。m. 葉知秋殺不出重圍,形勢越發嚴重。

譚思梅等鬼童子都已經是強弩之末,叫道:“老大,我們頂不住了,這樣耗下去也是死,不如讓我們拼了吧!”

“少廢話,都給我躲進紙符裏!”葉知秋喝道。

“我們進了紙符,老大不是更加艱難?如果要死,今天就讓我們先死!”許兆麟叫道。

兩個鬼王也一起大叫:“誓死追隨老大,魂飛魄散也在所不惜!”

葉知秋有些感動,卻瞪眼道:“還沒到生離死別的地步,都矯情什麼?滾進來!”

鬼童子和鬼王卻集體抗命,圍着葉知秋,對四周的鬼兵展開廝殺,就是不進紙符。

葉知秋沒撤,只好帶着大家繼續向前衝。

四周鬼霧茫茫,不辨東西南北。

葉知秋也殺得麻木,心裏暗道:“我們在外面打得天昏地暗,怎麼狐國一點動靜也沒有?難道狐國也效仿冥界對待龍虎山,見死不救,趁機削弱道門力量?”

就算狐國的人不管自己,夭桃也不會如此無情吧?爲什麼夭桃還不請求出兵?

正在胡思亂想之間,忽然聽見鬼霧之外一聲巨響,恍如天破!

這似乎是青丘狐國結界破裂的聲音。

楚江王的聲音大叫:“不好,狐國的兵將殺出來了,大家分兵抵抗!”

葉知秋心裏一喜,青丘狐國,終於沒讓自己失望啊!

鬼童子和鬼王們,也是精神一振。

葉知秋一轉身,衝着天破聲傳來的方向衝去,吼道:“冥界老鬼休走,我們還沒分出勝負!”

但見前方有人影衝殺而來,爲首一人正是夭桃。

夭桃九劍合一,勢如破竹,帶着蘇珍幼藍和柳煙小太歲秦毛人,殺透鬼兵重圍而來,哭叫道:“葉郎,葉郎!”

柳煙也在東張西望,大叫:“知秋!”

“我在這裏,我沒事!”葉知秋心裏感動,急忙衝上去會合大家。

“葉郎”夭桃一聲大叫,撲在葉知秋的懷裏,淚染衣襟。

“大家不要擔心,我沒事。”葉知秋安慰着大家,趁機休息一下。

夭桃擦乾眼淚,說道:“青丘國主帶着五城長老傾巢而出,決戰冥界老鬼。葉郎,我們一定會勝利的。”瞧,那個離了婚的女人

葉知秋點點頭,擡眼看,但見劍氣縱橫,如流星雨一般射落在冥界隊伍裏。

冥界鬼兵慘叫不斷,陣腳大亂,開始向西南方向撤退。

狐國生靈衆多,個個道行不弱,萬劍齊發的情況下,冥界立刻頂不住。

當然了,這也是葉知秋消耗了冥界的戰鬥力,否則,冥界不至於一觸即潰。

青丘國主帶着狐國兵將,鋪天蓋地涌來,追殺不停。

天"seyu"明,冥界鬼兵終於全部退去。

但是野馬嶺上,依舊鬼氣瀰漫,暗無天日。

葉知秋盤腿打坐,在鬼氣中修煉,調理自己的內丹。

夭桃等人都守在一邊,默默等待。

天明時分,葉知秋打坐結束,站起身來。

夭桃拉着葉知秋的衣袖:“葉郎,感謝你爲我們守住狐國門戶……如果不是你擋住冥界老鬼,我們也不急調集大批兵將,不會這麼順利擊退冥界老鬼的……”

葉知秋搖搖頭:“說這些幹嘛?現在形勢越來越危急,夭桃,你們回去吧,我還要去辦事。”

“葉郎你不回狐國嗎?”夭桃眼圈一紅。

“是啊知秋,你不回狐國,又要去哪裏?”柳煙也覺得意外。

葉知秋笑了笑,將近期的事說了一遍,又說道:“我現在,負責整個人間道的道門安危。我躲在狐國,不像話。”

總裁前夫,如狼似虎 現在的葉知秋,也等於是新任的道家天師了。

的確,他不能躲避。

而且這次和冥界撕破臉,冥界未必不會遷怒於茅山和龍虎山,所以葉知秋要有佈置。

柳煙說道:“那好,我們跟你一起吧,多少……可以幫點忙。”

“是啊葉郎,我也要跟着你!”夭桃說道。

葉知秋搖搖頭,說道:“無極之亂很快就要波及青丘狐國,柳煙和夭桃,身上都有雪兒的靈氣。到時候,只有你們可以憑着感覺,帶着青丘狐國的人,避開無極殺氣。如果你們走了,青丘狐國怎麼辦?”

柳煙皺眉不語。

夭桃也是一愣,左右爲難。

葉知秋又說道:“而且,冥界說不定還會捲土重來,聲勢更大。所以你們大家還是留在狐國吧,你們在這裏,我也放心。”帝傾仙顏

“可是我們不放心你。”柳煙說道。

“我的背後,還有天下道門,怕什麼?”葉知秋一笑。

夭桃拉着葉知秋的手:“葉郎,你什麼時候纔會回來?”

“上次和雪兒說的百日之期,我一定會來。”葉知秋說道。

衆人又說了許多話,這才戀戀不捨地分別。

夭桃帶着大家,一步三回頭地走進魔鏡幻象洞裏。

葉知秋一咬牙,遁出野馬嶺,直奔茅山。

……

茅山乾元觀裏,茅山三老和夏偉玲許佩加等人都在。

大家各自面色凝重,沉默無語。

“師父,我回來了!”門外忽然傳來葉知秋的聲音。

衆人一喜,一起迎了出去。

葉知秋向師父師叔和夏偉玲見禮,一一稽首。

鐵冠道長嘆氣,說道:“冥界發來鬼碟,說你對抗冥界,斬殺鬼兵無數,知秋……”

葉知秋點點頭:“師父,冥界說的不錯,是我乾的。”

鐵骨道長皺眉:“如此一來,陰陽兩界之間的默契和合作,徹底斷了,今後是敵非友,只怕我們道門的處境更難啊。”

葉知秋點頭:“大真人仙遊之前,跟我談過,已經對冥界不抱有幻想了。大真人的意思,讓我們消滅十殿冥王,重新扶植聽話的老鬼,控制整個冥界。師父師叔,夏道長,我們和冥界已經徹底撕破臉了,大家做好準備吧。”

鐵襟道長苦笑:“冥界勢大,我們怎麼準備?現在的三清門下,也就我們茅山和閣皁山了。大廈將傾,一木難支,我們兩派這點人,又能做些什麼?”

葉知秋看看大家,說道:“所以我們不能等死,我打算去冥界酆都城!”

鐵冠老道眯起眼睛:“你現在去酆都城,要幹什麼?難道你想憑着一己之力,挑翻整個冥界?”

6.25日,第四更,補昨天的。

有微那個信的書友,搜,念響靈異故事,參加暑期活動啊,獎品是純銀小豬佩奇吊墜,活動簡單,得獎容易!

〔本章完〕 夏偉玲等人也各自不解,一起看着葉知秋。

葉知秋搖搖頭:“目前還沒有這個打算,但是我可以偷襲,摸一摸冥界的底,也讓他們不得安生。”

鐵冠道長擺手:“我們目前實力不夠,不適合主動挑釁冥界。你雖然修爲很高,但是孤身深入,也是凶多吉少。好比冥界的老鬼,哪怕是地藏王菩薩,也不敢來單挑我們茅山。這是主場客場的問題,不能忽視。”

衆人紛紛點頭附議。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這件事……再說吧,對了幾位師尊,大真人臨終前告訴我,說我們茅山仙人洞裏,藏有天罡地煞玄門神功,是不是這樣?”

幾個老道對視一眼,紛紛苦笑。

鐵骨道長說道:“古老相傳,是這樣的……但是沒有誰見過,也不知道所謂的玄門神功,在什麼地方。”

“我知道!”許佩加忽然站了起來。

衆人一呆,一起看着許佩加,眼神狐疑。

許佩加是茅山派最年輕的弟子,老傢伙們都不知道,她怎麼會知道?

許佩加得意地一笑:“我這幾天,幾乎天天泡在仙人洞裏。我發現,那個石雕怪陣裏面,時不時地會有符文顯示出來,只是……我看不真切,我覺得,那一定是某種功法。”

葉知秋思索了一下,說道:“那好,我再進仙人洞看看,或許有機緣。”

“葉師兄,我陪你一起!”許佩加說道。

“我也去耍耍!”龐昊說道。

葉知秋點頭:“行,大家各自沐浴焚香,然後去仙人洞。”

許佩加和龐昊大喜過望,各自沐浴去了。

葉知秋也沐浴一番,換上了一身乾淨的道服,戴上道帽,按照標準的道士打扮,在祖師爺神像前敬香。

其實葉知秋不喜歡穿道袍,感覺就像古裝戲的演員一樣。

而且道袍寬大,下襟垂地如長裙,打仗的時候特不利索!

穿道袍的唯一用處就是兩個字,裝逼。

可是葉知秋現在是茅山派的掌門,又是龍虎山的主持,不穿道袍,又不大像話。尤其是這次進仙人洞,葉知秋希望有所收穫,只好打扮得正規一點,以示莊重。

上香完畢,葉知秋帶着許佩加和龐昊,前往仙人洞。

路上,龐昊說道:“知秋,如果我們找到……”隱婚總裁,愛你上癮

“叫我掌門!沒大沒小的!”葉知秋瞪眼。

“我……”龐昊臉色一紅,結巴無語。

許佩加笑道:“是啊龐師兄,你以後不能對葉師兄直呼其名了,天下道門,對他都非常尊敬,你嘻嘻哈哈的,不利於葉師兄樹立形象啊。”

龐昊鬱悶地點頭:“我知道了掌門真人。”

“這還差不多。”葉知秋得意地一笑。

其實葉知秋並非擺譜,只是龐昊這人大嘴巴,不給他一點規矩,以後會壞事。

假如大衆場合,葉知秋正在人模狗樣地裝逼,龐昊忽然提起以前一起玩尿泥的事,多尷尬?

三人來到仙人洞前,再一次上香。

然後,葉知秋開了鎖,整整衣服,進入仙人洞。

仙人洞還是以前的模樣,幽暗,靜謐。

葉知秋緩步而行,經過那個圓形大廳,來到石雕圓球陣前。

獨家婚寵:腹黑總裁暖萌妻 對着陣門再次稽首之後,葉知秋這才進入陣中。

龐昊和許佩加跟在葉知秋的身後,一言不發。

許佩加是仙人洞的常客,龐昊卻是第一次進來。

所以許佩加穩重,龐昊卻像做賊一樣,東張西望。

葉知秋走進石雕圓球陣的腹地,凝目掃視四周,並沒有看見任何符文,便問道:“小師妹,那些符文在什麼地方,你是怎麼看見的?”

許佩加說道:

“葉師兄,我是在打坐的時候看見的。而且我還發現,就算原地打坐一動不動,這個陣法也會運轉,把我們移動到別的地方去。你不信,可以打坐試試,入定以後醒來,就會有發現。”

葉知秋點點頭:“好,我打坐看看。”

龐昊和許佩加各自退開幾步,在葉知秋的側後打坐。

葉知秋道行高,很快便已經入定,進入冥想狀態。

三個大周天運行完畢之後,葉知秋心頭空明,緩緩睜開眼睛,眼神似空非空,看着前方。

恍惚中,眼前石雕像轉動,果然有符文接連飄出,在葉知秋的眼前次第閃現。足球雙子星

“天書?”葉知秋精神一振,用心來看。

可是符文閃現的速度極快,又是一個個零落的字符,沒有句讀段落,讓葉知秋一頭霧水。

這樣的符文,叫人怎麼理解?

葉知秋腦海一閃念,忽然出指,打出一道紫幽咒,來禁錮那些符文。

也算是歪打正着,葉知秋的紫幽咒打出去,對那些漂浮的符文,果然有禁錮作用!

符文流動的速度,立刻大幅減緩。

葉知秋心喜,再次注目細看。

符文次第閃現,終於有了句讀,卻是一首詩。

詩曰:“三清妙文數幾多,恩傳九天遍山河。五千四百八十五,半在人間半天羅。”

葉知秋皺眉,費了這麼大的事,讓我讀詩?

詩文的意思很容易理解,道家三清妙文,一共5485部,一半留在人間,一半還在天上。

天上的東西,肯定就是天書了。

可是,看不見天書所在,說了還不是等於白說?

葉知秋繼續看,卻見一道虛影,寬衣大袖驀然出現,頃刻間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道虛影,正是茅山祖師爺大茅君的形象!

“祖師爺?”葉知秋大吃一驚,慌忙站起,稽首來拜。

祖師爺的虛影卻笑着點頭,然後轉身便走,那意思,似乎召喚葉知秋跟他一起走。

葉知秋急忙遵命,正欲擡腳,卻發現雙腳如山一般沉重,根本不能移動!

情急之下,葉知秋飄然出魂,跟在了祖師爺的身後。

祖師爺在石雕像陣法裏左一轉右一轉,領着葉知秋出陣,來到一個石室中。

葉知秋站定,再次稽首:“弟子葉知秋,見過祖師爺。弟子無知,尚不知祖師爺元靈還在人間,請祖師爺治罪!”

大茅君轉過身來,點頭笑道:“你看到的,只是我的道影,並非元靈。”

“道影?弟子愚昧,不知道什麼是……道影。”葉知秋迷茫。〔6.26日,第一更。〕

〔本章完〕 祖師爺點點頭,說道:“道影是一種分身幻影,茅山術中有撒豆成兵,我便是其中一豆所化。”

“原來是這樣……弟子明白了,多謝祖師爺教誨!” 一念至情深 葉知秋立刻領悟。

眼前所見,是祖師爺的分身幻影,道氣凝結,故而稱之爲道影。

葉知秋也有撒豆成兵的本事,但是不能長久,不能像祖師爺一樣,讓其中一豆,長久保留自己的身影和思維。

祖師爺點頭,又說道:“我開創茅山一派,爲了防止傳承中斷,曾經設下陰陽兩條路,傳授弟子道法。如今,你們只知有陽師,不知有陰師,甚爲遺憾。”

“陰師?”葉知秋更是一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