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兒似乎睡了過去,從黃昏到晚上八點,都依偎在葉知秋的懷裏,一動不動。

葉知秋也不敢動,生怕吵醒了雪兒。

忽然,柳雪猛地驚醒,呆呆地看着葉知秋。

“怎麼了雪兒,是不是妖尼姑來了?”葉知秋急忙問道。

“不是,是我做夢了,又夢到了以前的那個宮殿……”柳雪緩緩說道。

“就是夢裏面那個天上宮殿?是不是又夢到那道驚雷了?”葉知秋問道。

柳雪定了定神,說道:“是的,又夢到了那一道驚雷。但是,我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關於九天玄女的事情。”

“什麼事?可以說嗎?”葉知秋問。

“當然可以說了……好像記得,那次絕地天通,發生了很多事,大混戰。有些人上天去了,有些人卻留了下來,比如共工,比如我。”柳雪看着天空,說道:

“共工似乎也想上天,但是天梯斷了,他上不去,氣得撞山。那個天梯,似乎就在不周山上,不在崑崙山塔格峯……或許九天玄女也多次嘗試上天,但是都被那道天雷打了下來。”

葉知秋皺眉,問道:“天上是什麼樣子?是傳說中的天庭嗎?”

柳雪想了想,說道:“崑崙山上,應該還有崑崙虛,崑崙虛上面,似乎還有日月神山……但是沒有天庭。”

華夏傳說中,崑崙山共有九層,其上有崑崙丘、崑崙虛,有日月神山。

“爲什麼崑崙虛和日月神山,現代的科學技術,都發現不了?難道不在地球上?”葉知秋不大相信。

也有考古學家和歷史學家認爲,崑崙丘崑崙虛和日月山,只是崑崙山的別名。

“對於蒼茫宇宙來說,人類現在的科學,是非常無力,非常可笑的。冥界也同樣存在於時空之中,科學也發現不了。”柳雪沉吟了一下,又說道:

“崑崙虛和日月神山,一定存在,而且通道就在崑崙山和不周山一帶。或許它們不在地球上,或許它們就懸浮在地球上空,只是人類看不見。這個發現不了的地方,就被你們道家佛家和冥界,稱爲天庭。”

葉知秋也搞不懂天上地下的真相,點頭道:“好吧,等那個妖尼姑來了,我們再看看她說的天上,是什麼地方。”

柳雪點點頭,站起來活動筋骨。

漸漸的,夜色更深。

柳雪忽然一驚,縱身向南遁去,口中叫道:“知秋,應該是妖尼姑來了!”

“追!”葉知秋也早有準備,隨即遁走,閃電般消失。

向南三裏,空氣中有一道裂紋,從東而來,向西而去。

這就像輪船在水面上駛過一樣,有一條波浪的痕跡。以葉知秋和柳雪的道行,自然可以感覺到空氣中的異常。

“妖尼姑,把柳煙留下來!”葉知秋捕捉到這道裂紋,急忙和柳雪調整方向,飛遁而去。

“煙兒別怕,我和知秋來救你!”柳雪也高聲大叫。

“哈哈哈,柳雪,我讓你在塔格峯頂等我,你怎麼在半路上攔截?”前方的空氣中,傳來大笑,正是電話裏那個女聲。

不過,對方的速度也很快,只能聽到她的聲音,卻看不見她的身影。

自然,柳煙的身影,就更加看不到了。

葉知秋心急似焚,使出全部修爲,奮力去追,踏空而行,罵道:“王八蛋,你有種就停下來,決一死戰!”

“葉知秋你作死嗎,你可知道我是誰,竟敢罵我!?”前方的聲音帶着怒氣,威嚴無比。

“我管你是誰,哪怕是如來佛祖,無緣無故地抓走柳煙,我也誓不罷休!”葉知秋喝道。

“放肆,我是南海觀世音,你家茅山老祖見了我,也得頂禮膜拜!”那聲音大怒。

“妖尼姑,你要真的是南海觀世音,就現身一見!藏頭露尾不敢見人,我看你連南海觀世音座下的小妖,都算不上!觀世音菩薩,是你這樣的行徑嗎,卑鄙無恥!”葉知秋毫不畏懼,繼續大罵。

“孽障,看我法寶,叫你以後知道規矩!”

尼姑的聲音傳來,隨即,一道亮光,迎着葉知秋飛到。

那東西大放白光,嗚嗚嘯響,看形狀,似乎是一朵白蓮。

葉知秋現在的速度極快,半空中不易躲避,乾脆一咬牙,運起天罡紫氣護體,直接撞了過去!

斜刺裏光芒一閃,柳雪的無極符飛到,搶先撞在白蓮之上。

波地一聲響,對方的白蓮撞散,花瓣散開以後,化於無形,而無極符回到了柳雪的手裏。

由此看來,無極符的威力,稍勝於對方的白蓮。

“她根本不是觀世音,知秋別跟她廢話,追!”柳雪說道。

“哈哈哈,柳雪,你是九天玄女轉世,與我本是舊日相識,也曾經一起喝茶賞花,閒步天庭,爲什麼也不認識我,形同陌路?”尼姑大笑。

“我不認識你這種藏頭露尾,假冒別人名號的小人!如果你真是觀世音,好啊,見了我,你也該頂禮膜拜纔對!爲什麼如此不懂事,惶惶然如喪家之犬?”柳雪哼了一聲,緊追不捨。 在華夏國的道家神仙體系裏面,九天玄女是女媧娘娘的徒弟,和太上老君平級,比觀世音的輩分要高。

因爲女媧娘娘和鴻鈞道人平級,與陸壓道人和混鯤祖師合稱創世四祖。

而太上老君,只是鴻鈞道人的徒弟。

如來佛祖,是混鯤祖師的徒弟;

按照這個體系算起來,九天玄女和道家的太上老君,和佛家的如來佛祖,都是師兄妹的關係。

觀世音又是如來佛的弟子,自然就比九天玄女低了一輩。

前方的尼姑哈哈大笑,說道:“柳雪,我們不說閒話,等你重回仙班,我們再慢慢敘舊。前面就到塔格峯了,你們當心點,別撞着山。”

“這麼快就到了嗎?”柳雪一愣。

這番急速遁行,不知不覺已是千里。

葉知秋也感覺到前方氣流不對,急忙順勢向上,叫道:“雪兒,應該是到了,向上走!”

“不着急,我會在山頂上等着你們的!”尼姑大笑,聲音漸漸遠去。

柳雪和葉知秋並行,忽然扯了葉知秋一下,放緩速度,低聲說道:“知秋,這妖尼姑的道行,在你我之上。我們合力,也未必是她的對手……”

人家帶着柳煙向前遁行,算是負重前進。

而葉知秋和柳雪是空手前進,沒有負擔。

雖然如此,葉知秋和柳雪還是追趕不上,可見對方的道行,遠勝於自己。

“那怎麼辦,有沒有別的辦法,幹掉她?”葉知秋問道。

“乾坤膽凌厲無比,無堅不摧,等我們到了塔格峯頂以後,你找機會偷襲,應該有希望。”柳雪低聲說道。

“好,我記住了。”葉知秋點頭。

其實葉知秋剛纔就想放乾坤膽了,可是一直看不見妖尼姑的身影,無法確定目標!

而且,葉知秋也擔心誤傷柳煙。

柳雪又捏了一下葉知秋的手,繼續低聲說道:“還有,這個妖尼姑的身上,帶有地獄死氣,絕對不是觀世音……我看,她更像是地獄來客。”

“地獄來客?”葉知秋皺眉,說道:

“我沒有感覺到他的地獄死氣,但是看她剛纔打出的白蓮,的確有佛家慈悲之意,隱隱剋制我的殺氣。地獄之中,誰有這份道行?”

柳雪被提醒,低聲驚呼:“地獄來客,佛門大能……莫非是他?”

從地獄而來,用的是佛門功法,道行又極高。

這幾個條件一結合,答案就出來了!

那就是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

葉知秋也同時想到了地藏王菩薩,驚得渾身冷汗,說道:“不可能吧?他怎麼會是女身?而且,他向來慈悲,以普渡衆生爲己任,爲什麼要對付我們?”

如果真的是地藏王菩薩,那葉知秋幾乎要絕望了!

毒后歸來之家有暴君 在冥界,地藏王是最厲害的高手。

人家身在冥界,但卻不是鬼,是佛啊!

“我也不敢確定,至於女身,以他的道行倒是好解決,或者是奪舍附體,或者是法力幻化……”柳雪沉吟了一下,說道:“等我敲山震虎,詐一詐她!”

“也好,看她如何反應。”葉知秋點頭。

柳雪仰頭向上看,忽然高聲叫道:

“前面的妖尼姑,我已經知道你的身份了!明明是普渡衆生的地藏王菩薩,爲什麼假扮女尼,挾持我的妹妹?幽冥教主,大願地藏王菩薩,這麼高的身份,欺負一個尋常女子,說不過去吧!?”

“哈哈,柳雪你真會猜。我明明是觀世音,你卻說我是地藏王。”對方大笑。

“不承認也沒用,我已經看透了你的本相。”柳雪冷淡,繼續瞎咋呼。

可是眼前一晃,已經到了塔格峯頂。

“且住!”那尼姑一聲大喝,三朵白蓮,封住了葉知秋和柳雪的去路。

葉知秋和柳雪也一起停住,站在塔格峯山巔之上,注目打量。

那個尼姑帶着柳煙,站在五丈外的一塊岩石上。

尼姑三十多歲的樣子,面如滿月,潔白無瑕,臉帶笑意,卻又端莊嫺靜,果然是寶相莊嚴的觀世音形象。

“姐姐,知秋——!”柳煙在尼姑的控制下大叫,道:“你們快走吧,不用管我,這尼姑太厲害,你們保重自己就好!”

“煙兒別怕,我們會救你的。”柳雪急忙說道。

“柳煙你冷靜一點,一定沒事的。”葉知秋也安慰着柳煙,同時摸出了乾坤膽,背在身後,準備尋機下手。

尼姑微笑,說道:

“柳雪,你其實不用緊張,我帶走柳煙,也沒打算傷害她。相反,我是度她去天上成仙的,你應該感謝我纔對。世人都想得道成仙,長生不老,可是有幾人能夠做到?現在,柳煙不打坐不參禪,不練功不煉丹,就可以直接登天,還不知道要羨慕死多少人呢!”

柳雪笑道:“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你若真的是好人,就把我妹妹放了。她不想成仙,只想做凡人。”

尼姑搖頭:“我不會放你妹妹的,而且,我還要把你帶上去,這是我下凡的任務。”

柳雪冷笑:“少吹牛,天梯已斷,天路閉塞,就算你是觀世音,也無法開天門而下凡;就算你下來了,也回不去!”

尼姑擡手向上指:“子時天門開,我就可以把你們兩姐妹帶回去了。”

柳雪繼續和尼姑打嘴仗,笑道:“你想把我帶上去,我想把你留下來,看來,必有一戰啊。”

葉知秋乘此機會,緩緩移動,尋找攻擊的角度。

尼姑也嘿嘿冷笑:“柳雪,在我面前,你根本沒有一戰之力。我看你還是配合一點,跟我一起走。我沒有惡意,只是奉命接你回去,因爲你本來就不屬於這裏。”

呆萌影后別想逃 柳雪哦了一聲,又問:“奉命?奉了誰的命令?”

“等你回去了,自然就知道。”尼姑說道。

“妖尼姑,接我一招!”葉知秋忽然發作,飛遁到尼姑的身後,右手向前一推,口中大喝!

剛纔,葉知秋一直揹着手,乾坤膽在掌心裏急速轉動,此刻殺氣已成。

尼姑很是警覺,帶着柳煙嗖地縱起,直奔高天,罵道:“臭小子,你竟敢暗算我!” 錚!

乾坤膽裏面的殺氣放出,化作一道耀眼的閃電,又好似一條銀龍,劈向半空中的尼姑!

“好厲害!”尼姑看見殺氣襲來,大是驚駭,空中向左轉身,試圖躲避。

可是這乾坤膽上次被葉知秋噴血,已經認主,和葉知秋的本命法器赤元劍一樣,隨着葉知秋心意而動,有自動追蹤的靈性!

尼姑一轉身,那一道凌厲的殺氣,也隨之轉向,如影隨形,電馳而去。

柳雪也同時縱起,橫空攔截尼姑的去路,喝道:“妖尼姑,還我妹妹!”

“你休想!”尼姑大喝,揮手打出三朵白蓮,一朵撲向柳雪,另外兩朵迎向葉知秋的乾坤殺氣!

噗噗!

乾坤殺氣劈中白蓮,勢如破竹,從白蓮中穿過,繼續射向尼姑。

“這是乾坤膽!?”尼姑驚叫!

感情到現在,尼姑才認出來葉知秋的神器。

然後尼姑話音未落,一條右臂已經被斬斷,直墜下來。

葉知秋射出的殺氣,也漸漸勢弱,兜了一圈,回到葉知秋的手裏,鑽進乾坤膽中。

“赤元出鞘,飛劍斬兇!”葉知秋一揮手,赤元劍又飛了上去。

乾坤膽雖然厲害,但是卻不能連發!

這是一個很要命的缺陷,否則,葉知秋再一發殺氣過去,完全可以斬殺妖尼姑!

柳雪的無極符,擊落了剛纔的白蓮,也追着尼姑而去。

尼姑給乾坤膽斬下一條手臂,不敢戀戰,向着高空急遁,罵道:“葉知秋,我是千手觀音,你斷我一手,又有什麼用?”

“孽障,我看你是百足之妖,休走!”葉知秋雙眼冒火,和柳雪一起展開風遁,緊追不捨!

風遁之術,有風就可遁行。

所以,雖然身在塔格峯頂的高空之中,葉知秋和柳雪的速度,還是非常快。

尼姑帶着柳煙繼續向上飛昇,笑道:“來吧柳雪,前方就是天門,我帶你重回仙班!”

“妖尼姑,把我也帶上!”葉知秋大罵。

WWW●тtkan●¢ 〇

“柳煙柳雪兩姐妹,原本就是龍華會上的人,所以纔有資格回去。”尼姑哈哈大笑,又說道:“臭小子,你凡夫俗子,身上俗氣未除,也想昇天做神仙?做夢去吧,哈哈哈!別說是你,就算是現在的龍虎山天師,也進不了仙班。”

葉知秋繼續追,一邊罵道:“你少放屁!要說雪兒是九天玄女轉世,還有些捕風捉影的根據,可是柳煙和天庭有什麼狗屁關係?”

“你個凡夫俗子懂什麼?柳煙以前,是天蓬元帥豬八戒的小老婆,哈哈哈……”尼姑大笑。

“妖尼姑閉嘴,看我乾坤膽!”葉知秋又氣又怒,再次轉動乾坤膽,恨不得立刻斬殺這個尼姑!

轟——!

可是就在此刻,腳下的塔格峯頂上,忽然爆發出一聲巨響!

柳雪急忙回頭看,卻見一道沖天黑氣,洶涌而來!

“知秋,下方有變,當心一點!”柳雪大叫。

“雪兒,現在不管下面,只管上面,殺了妖尼姑,搶回柳煙再說!”葉知秋大叫,繼續向上飛遁。

下面是什麼妖孽,葉知秋現在管不了,只想救回柳煙。

柳煙在尼姑的挾持下大叫:“姐姐,你和知秋快走,這尼姑一定有陰謀,你們不要管我,當心被她暗算!”

“煙兒別擔心,我就是要看看這尼姑的陰謀!”柳雪說道。

此刻,柳雪的心思和葉知秋一樣,什麼都不想,只想着妹妹。

柳雪自然也知道妖尼姑有陰謀,但是顧不上許多。

尼姑大笑:“我的陰謀就是帶你們姐妹重回仙班……葉知秋,你送到這裏也可以了,回去吧。最好回去以後皈依佛門,每天吃素唸經,求我保佑你,讓你和柳雪柳煙,有來生相見的機會,哈哈哈!”

“死尼姑,放了柳煙,我留你一個全屍,還會每年給你燒紙的!”葉知秋的乾坤膽急速轉動,殺氣漸成。

根據目前的感應來看,再有兩三個呼吸的時間,殺氣就可以再次放出。

尼姑哈哈大笑,口氣中都是輕蔑不屑。

上方的虛空裏,忽然有金光一閃。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