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蕭名毫不退讓的逼人目光,以及無法反駁的熱血之言,一向以能說會道出名的劉中強頓時一陣語塞,面露詫異之色的的望着蕭名,他實在無法想象,爲什麼明明是一種形爲,一件事情落入兩人的眼裏,卻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和觀念。而且蕭名說的話中還用上了最鋒利的言辭。只要他承認自己是一箇中國人,就無法去進行反駁,更無法再去說張若寒的不適之處。所以他只能無奈的嘆出一口氣,無力的道:

“一名真正強大的球員。他的遠投並不是在無人看防的時候投進去的,他的扣籃更不是面對空氣時砸進去的,那小子如果真的有你說的這麼偉大,今天晚上一定會讓所有觀看本場比賽的人們記住他,反之……..”

說到這裏,劉中強突然停了下來,意味深長的看了蕭名一眼,然後轉身向豐田中心的媒體入口處擠去。

蕭名看了看劉中強的背影。向身邊因兩人的爭論,而有些迷惑的世球各地球迷們,送上一個棄滿歉意的微笑後,發力向前擠去,緊緊跟住劉中強,心下認真思量着劉中強沒有說完的話,

反之證明他蕭名是錯誤的,也就證明劉中強對張若寒的指責是正確的.

…..

蕭名好不容易的擠到媒體入口處,舉起採訪證,經過複雜的驗明證身後。終於進入了豐田中心的內部,並從一名nba官員手裏,得到了每名有資格進場採訪的記者們。 數據廢土 才能獲得的全明星mvp選票。

蕭名在球館通道內幽藍的燈光下,凝視着選票附屬頁上,全明星球員名單裏的ruohanzhang幾個黑色的英文字母,在心中最真誠的祝福道:

“加油啊張若寒,快向所有人證明你的個性、你的叛逆,兼因你是一名敢愛敢恨的中國球員,更擁有讓所有質疑你的人們,徹底閉上嘴吧的強大實力!”

蕭名緊握自己不住顫抖的右拳,左手拿着拿着神聖的全明星選票。萬分期待的向前走去。

他相信所有了解張若寒、支持張若寒的人們,此刻都和他一樣。正在無聲的祝福中,等待張若寒帶把他們帶入最讓他們激動的心顫瞬間。

…..

張若寒坐在東部明星的選手更衣室裏。突然有些身處夢中的錯覺。

此時他眼中的隨便某名球員,都是他以前在國內打大學生聯賽時,饒饒上口的nba球星。

沒想到,此刻他卻已經擁有了和他們並肩作戰的機會,更擁有了讓他們中的某些人都非常羨慕的首發出場資格,實在很讓張若寒感到自豪,因爲這一切的一切全是中國球迷給他的,要不然以他這樣的新秀球員身份,有什麼資格去參加這個世界上最頂級的籃球比賽。

即使張若寒有信心在一對一,並且是他先開球的情況下,擊敗更衣室裏的任何人,但論起在全世界球迷裏的知名度和影響力來說,他還遠遠不入這些nba裏的頂級老鳥們。

…..

張若寒拿起由銳步公司贊助的東部明星紅色球服背心,向頭上套去,他的腦袋還沒有裝出背心,就感覺到一支溫暖而結實的手掌拍在他的肚子上,向他讚道:

“很漂亮的腹肌。”

終於把腦袋探出領口的張若寒,看了一眼贊他腹肌很漂亮的人,發現正是他的偶象阿倫艾費森,不禁面帶喜色的說道:

“謝謝。”

“不用謝,我說的是實話。”已經換好球服的艾弗森,坐在張若寒的身邊,向張若寒打趣道:“張,你最近真是風光,但卻害苦了別人。連續獲得兩個獎懷的喬什史密斯,在你的中場即興表演下,完全失去了原有的風光,不但拿到了一個受之有愧的mvp獎懷,更在累死累活的衛冕扣籃大賽冠軍成功後,被很多看過新秀挑戰賽的觀衆們,稱他的扣籃不夠激情更不算精彩,據我估計那小子現在肯定在家中,一邊抱着兩個獎懷,一邊大聲的罵你壞話。”

“有這麼誇張嗎?”

張若寒驚訝的道,這兩天他都陪在小云和夜沫昕子的身邊,盡情的遊玩,沒有怎麼在意全明星週末的活動。雖然他也知道自己中場時爲了反抗伍德森,所作出的即光表演,讓很多人記住了他,不過他還真沒想到,他一時的即興表演,卻引起了如此大的後續風波。

“我沒有誇張。都是事實。 至尊神魔 “艾弗森讚道:“說句實話,你當時幹得實在太漂亮了,我們所有到場觀看比賽的球員。都被你小子振住了,狂呼你小子太有個性了。”

“是嗎。呵”

張若寒靦腆一笑,對於自己偶象的誇獎,覺得非常受用。

“好了,快換衣服吧,一會出去練練球,咱們來個雙箭齊下,爭取一上來就給西部的傢伙們,一個勁力十足的下馬威!”艾弗森憂鬱的雙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望着張若寒。雖然很多nba老球員們,都把全明星比賽僅僅當成娛樂,但對於向張若寒、艾弗森,這種只要一拿起籃球,就決不會嘻笑的人來說,任何一場比賽他們都會全力以付。

張若寒用力的點點頭,示意自己完全贊同。

“好,就這樣說了,我到我的衣櫃前聽聽音樂,你快點換。換好我們一起去球場。”艾弗森非常友善的對張若寒說道,向他這樣孤傲的人,只喜歡和他擁有同樣性格的人。而張若寒這好擁有這一點,所有在第一次交手過後,兩人便成爲了經常會電話聯繫的朋友。

“ok。”

張若寒應了一聲,在艾弗森離開之後,穿上球褲,接着又穿上了散發着幽光的“飛翔”,用力拉緊鞋帶後,走到艾弗森的旁邊,和艾弗森一起跑向此時還沒有上座的籃球場。

剛剛跑到球場上。張若寒擡眼望去,四周空蕩蕩的。遠處看臺過道上只有幾名球館內的工作人員,近處的球場上也只有他和艾弗森。

艾弗森抱着籃球。在張若寒的面前跳起來,升起最高點後,輕輕的一撥籃球,剎時一道優美的孤線飛進了籃框裏。

“刷”

籃球和籃網磨擦所產生的輕響,在此刻的球館內,顯得異常清晰響亮。

投完籃的阿倫艾弗森,自投自搶,衝到籃下,撿起了籃球,雙手大力一推,將籃球向張若寒傳去。

“試試手感吧,一時我們想個戰術,如何突襲西部的籃下。”艾弗森退出底線,看着張若寒

張若寒接球后,輕拍兩下,在空蕩的球場內引起了巨大的迴音,然後接回彈地而起的籃球,縱身跳南,非常舒服的撥出籃球。

籃球脫離張若寒的手指後,應聲鑽入籃框裏。

“不錯的手感,看來今天你也是奔着那個而來的!”艾弗森眼中閃爍着亮光,向前一步,抱住落下的籃球,若有所指的望着張若寒。

“什麼那個?”

張若寒不解的道。

“mvp!”

艾弗森的眼中,射出一道熾熱而明亮的光芒,死死盯着張若寒;“在nba全明星比賽裏,除了奧尼爾等幾個爲爲數不多的球員之外,大數的mvp獎懷都是屬於後衛的!在這個不講究大範圍戰術配合的全明星比賽裏,沒有任何位置的球員能夠比後衛球員更加閃亮!我相信,你非常渴望獲得得它吧!”

艾弗森響亮的話語,在張若寒耳邊迴盪着,徹底揭示出此刻的張若寒心中,最渴望獲得的東西。

張若寒並沒有立即回答艾弗的話,而是像艾弗森做了一個要球的手勢。艾弗森瞬即將籃球傳向張若寒。

“啪~~”籃球落入張若寒的雙手中,空蕩的球館內響起一聲胞響。

張若寒貪婪的撫摸着籃球的表皮,心中涌起了一股莫大的激動,

今夜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一個跳板,經此一役後他絕對相信,全世界爲數三十九億的觀衆們必將記住他張若寒,更將看着他張若寒在nba的全明星賽裏爲了他自己,也爲了夜沫昕子的生日禮物,更爲了所有投他票、支持他的球迷們,向全明星比賽裏的最高榮譽,發起最強的衝擊!

所以他的目標,只有艾弗森品中的mvp!。

張若寒深吸一口氣後,向艾弗森用力點點頭,示意自己要就是它,然後忘情的向對面半場上的籃框衝去,更在踩在禁區線上的一刻,心潮澎湃的躍起來,最大聲的吼道:

mvp!

你將屬於中國球迷~~~~~~~~~~!

宮闕重深 ps:有票的砸來,支持小鬱,自己也加分,謝謝!

。 六點整的時候豐田中心球館大門正式向所有球迷打開。已在豐田中心外圍苦候半天的球迷們心臟雖在狂跳着,可還是井然有序的一個接一個手持球票通過票檢程序,緩緩進入豐田中心裏面。

那些沒有球票的球迷們,則在欣賞完一個多小時前的球員進場後,開始再次尖叫連連的目送衆多美國娛樂界的明星,以及nba退役球員協帶家屬進場。

鋪在特別入口處前的紅色地毯上不時閃過一道接一道的星光,相信今夜的豐田中心必將迎來建館以來最星光璀璨的一個夜晚。

……

小云和夜沫昕子在紅牛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通過票檢後手牽手的走進豐田中心。

現在是晚上六點半鐘,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兩個女孩自我估計算是進場比較早的,誰知當她們剛剛走出二樓的出口,便發現到她們的估計有多麼的錯誤。

豐田中心球館的看臺四周上早已座滿了觀衆,一眼望去全是聳動的人頭,根本看不到什麼地方還有大面積的空座。

這些球迷可真積極的!

二個女孩在心下不約而同的感嘆一聲,開始尋找起座位,幾分鐘後,兩個女孩終找到了她們的座位,然後走過去,坐在各自的座位上。

“昕子姐姐,你有沒有發覺今天晚上豐田中心似乎和前天晚上所不同?”小云擡頭張望着四周,向身邊的夜沫昕子問道。

夜沫昕子點點頭,她也發覺到今夜的豐田中心和前天晚上的不同之處。因爲在兩人的目光所及之處,到處都是零零散散的五星紅旗以及親切的黃種人面孔。

兩個女孩在心下估測了一番,此時的豐田中心內近兩萬個座位中至少有二千個座位上坐着來自於美國各地的華人。簡直帶個兩個女孩一種今天晚上不是要舉行全明星比賽,而是要舉行中國隊和要世界聯隊打比賽的錯覺,着實讓兩個女孩在驚愕中感到萬分自豪。因爲此時的豐田中心已經快變成了龍的傳人,向全世界各國人民展現金龍風彩的最佳舞臺。

“昕子姐姐。這種感覺真好!”

小云從不遠處的幾名留學生手中,接過一隻皮光紙糊的國旗,忘情的揮舞着,自豪的說道。

“是的!”

夜沫昕子同等自豪的用力點點頭。

。。。。。

時值七點五十九分,豐田中心球館內近二萬觀衆,電視機前近四十億觀衆,都在耐心的等待着全明星週末的最後一道大餐開始。

一分釧後,球館中央大屏幕上的時間輕輕跳到了八點整。原本明亮的豐田中心內部突然一黑,所有觀們的心情都隨着眼前的突然一黑而不由自住的激動起來,緊接着八道明亮的聚集光燈驟然從天而降打在空無一人的球場上,而在這時兩條金光閃閃的巨龍從兩邊的球員通道內竄出,張牙舞爪的遊動在球場上。

兩條巨龍的每一片金屬質地的鱗片上,都散發出一種塵世間最高貴、最神祕的生物所特有的、讓人心顫的神聖氣息,盡情的在球場上做出翻騰、旋轉等動作。

明明是遨遊在人們的眼前巨龍,卻帶給所有人一種其實是盤旋在他們心中的錯覺。

“中國龍~~~~~!”

現場的兩千多名華人首先不能自以的驚呼起來。

緊接着來自於全美各地以及全世界各地的球迷們,本能的用各自不同系別的母語同樣驚呼起來。

剎時,整個豐田中心球館的內部。完全沉浸於一片全場觀衆對中國巨龍的不住讚歎、驚歎聲中,更在兩條巨龍的尾巴緩緩退入球員通道時,不約而同的站起身。爲休斯頓火箭隊別出心裁的開場表演,送上了雷鳴般的掌聲。

雷鳴般的掌聲中,從球館的上方冉冉落下一個顆球型的物體,內裏像是充溢着空氣,極其輕盈的在n多不解的目光中,緩緩落向球場的正中央,這時,兩條剛剛退入球員通道的金色巨龍,突然以更快的速度飛躥出來。

在所有人不住顫抖的興奮目中。一起張開碩大的龍口,撲向了那顆球型的物體。

“啪!”

就在兩張龍口一起咬住圓球的一刻。無數道探照燈的光術,接連打在圓球和兩條龍頭上。剛剛還掌聲四起的豐田中心突然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在無聲的等待中,目不轉晴的望着球場中央。

只見其中一條龍頭的操控者在聚集光燈下,緩緩放下手中的龍頭,以及一張憨厚、老實的笑臉,堅立着高大的身影,向場觀衆致言道:

“歡迎大家在這個美好的夜晚來到美麗的休斯頓市,今天我和另外一名參加全明星比賽的中國球員,一起爲大家獻上了雙龍戲珠的表演,以中國人最隆重的方式,預祝大家能渡過一個身心愉悅的夜晚。”說到這裏,姚銘將手向旁邊一揮,示意他身邊的另外一名龍頭操縱着開始講話。

“昕子姐姐,那是若寒哥哥嗎?“小云非常激動的拉着夜沫昕子的手,顫聲道。

夜沫昕子點點頭,沒有說話,同樣激動的望着球場中央,顯然和小云一樣沒有收到任何有關張若寒和姚銘要上場表演舞龍的消息。

雖然明眼人一眼便可看出,兩條金龍在退入球員通道後,更換了龍頭的操控者,可這並沒有什麼重要的,重要的是那種意想不到的驚喜,已完全被這突然其來的表演,傳遞到在場的每個觀衆心中。

另外一條龍的龍頭操縱者,放下手中的龍頭,露出一身紅色的東部球員球衣,以及一張年輕而充滿自信的堅毅臉龐,略顯激動的用英語說道:

“女士們。先生們請大家拿出你們的球票,小心的撕開裏面的夾層,便可以看到一個紅色的紙片。這是火箭隊送給大家的抽獎禮卷。大家可以在比賽結束後按照上面的數額,去競換同等價值的獎品。希望大家今天晚上可以看得開心,更可以玩得開心。”

說罷,兩名中國球員在全場觀衆的歡呼聲着緩緩退場。

所有到場的華人集體在球館內萬分自豪的揮舞着雙臂。

因爲他們不僅從這項表演上看到了精彩的中國式舞龍,更看到了不久之後即將展開的,兩名中國球員的同場對決。

在這屬於世界球迷們最高舞臺上,竟讓他們看到了兩名中國球員的對決,這是一種何等的榮耀和自豪啊!

……

舞龍後的開場表演還在繼續着,可對於所有在場的華人來說。這些表演已毫無什麼精彩可言!

此刻的他們只想快點看到,再快一點的看到,兩名中國球員同場競技的耀人時刻。

……..

表演之後的張若寒跑回更衣室內,開始靜下心,全身心的準備另外一場更加重要的表演。

從不久前的奧尼爾口中,他能夠感受到這場看似平靜,彷彿無傷大雅的全明星比賽裏,其實暗藏何等巨大的互相攀比暗潮。

很多實力球大的球員都在不禁意的言語、嬉笑中,透露出有意染指只屬於全場最佳男主佳的不二榮耀。

只不過,除了艾弗森以外,沒有任何球員能想到。剛剛以一年級球員的身份,加入nba裏的自己,竟然也在觀望着全場比賽裏唯一不二的榮譽。更比所有人都要志在必得!

他有太多的理由,要把這個唯一不二的榮譽收入懷中。而且艾弗森也告訴了他,這裏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個表演舞臺,只要是張若寒能想的得,並能作得出的動作,就儘管拿到這個舞臺上去秀出來。

一旦讓大多數握有mvp票選的記者們,腦海中只剩下張若寒一個人的身影時,張若寒就可以拿到他想要的東西了!

…….

這有什麼難的嗎?

張若寒自問道。

他的嘴角邊露出一個淡淡地笑容,看似非常平靜的身體。緩緩跟在所有東部球員之後,向球場上走去。然而在這個看似平表靜的身體中。那個最自信,最瘋狂的某種東西。卻在一邊燃燒着張若寒體內的每一滴血液,一邊最大聲的吼道

不難!

。。。。。

“下面出場的是來自於山貓隊的中國球員,若寒。張~~~~~”

隨着現場dj一聲激昂的招喚,張若寒緊握自己的雙拳,忘情的向世界上最大的表演舞臺跑去。

他不會讓所有到場的中國球迷失望,只會讓近四十億nba的觀衆,徹底的記住他張若寒!

…….

西部首發球員出場名單。

前鋒,明尼蘇達森狼隊凱文·加耐特,火箭隊特雷西.麥格雷迪;

後衛,洛杉機湖人隊科比。布來恩特,鳳凰城太陽隊史蒂夫.納什.

中鋒,火箭隊姚銘。

西部首發球員出場名單。

前鋒:奧蘭多魔術隊前鋒格蘭特。希爾,克里夫蘭騎士隊勒布朗.詹姆斯。

後衛:費城76人隊阿倫·艾弗森,夏洛特山貓隊若寒。張。

中鋒,邁阿密熱隊,沙克。奧尼爾

。。。。。。

總裁大人好粗魯 姚銘和奧尼爾站上中圈,所有場內場外的球迷們都摒息以待的望着兩人,靜候比賽的開始,不料,西部去年的首發後衛,今年的首發小前鋒麥格雷迪,突然跳進中圈,向裁判嚷道

“等一下,姚你站錯位置了,今天和沙克跳球的應該是我,不是你。” 奪妻蜜愛狼總裁 說着,麥格雷迪還動起手來,一臉認真的把姚銘拉到了中圈外面,他反而站到了奧尼爾的身前,伸出手臂,用力壓着奧尼爾的肩膀。示意奧尼爾蹲下一點,不要超過了他。

奧尼爾非常配合的蹲在地板上,甚至還用雙臂抱着腦袋。

麥格雷迪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奧尼爾。一掘屁股,向奧尼爾身上坐去。想坐在奧尼爾的頭上,結果卻被靈活的奧尼爾躲開了,“一不小心”坐在地板上,引起了全場球迷的鬨笑。

所有人都在歡笑聲,以及極其輕鬆隨意的心態裏,等待真正的跳球開始。

每個人都知道這只是一場輕鬆、暇意的表演賽,而場上的球員們也像以往那樣,在第一次開球時作起秀來。

鬨笑聲浙止後。姚銘和奧尼爾同時站進了中圈。

主裁很搞笑的一邊盯着麥格雷迪,一邊走進中圈,彷彿正在擔心麥格雷迪會不會又過來搗亂,還好格雷西這次並沒有過來搗亂,於是主裁把籃球用雙手推向了空中。

姚鳴和奧尼爾同時發力跳起,衝向開始下落的籃球。

“啪~”

鼓足勁,絕不想在老對手面前拱手稱臣的姚銘,全力跳起後,搶先拍到了籃球。

站在西部這邊底線後面的蕭名,本能的舉起手中的照相機。打算抓拍全場比賽的第一個進球,

籃球隨着姚明的手掌,劃出一道虛影。被西部全明星隊的得分後衛科比布萊恩特一把接住。

“小蕭,不要急,這只是場演賽,精彩的都在後面,剛開始的時候,這些大明星們都不會認真打的。”劉中強根據自己以往的輕驗,向身邊高舉相機的蕭銘說道。因爲去年的全明星比賽裏,很多明星們都在剛開始的比賽裏,即使能輕鬆投進的情況下。故意沒有投進去。

“哦”

蕭名想想也對,去年的那場比賽他也看了。剛開始時確實很搞笑,沒有什麼精彩可言。因此他放下了手中的照相機。

科比接球后,滿臉輕鬆的運球走到東部半場的孤頂上。

艾弗森立刻從三分外內一步跨出,擋向了科比。

兩人不論在什麼比賽裏,都是喜歡互相較勁的老對手,這一次,也絕不會另外!

科比擡頭看了艾費森一眼,嘴角邊揚起一個自信的笑容,正思考如何玩這球時,突然看到艾費森彎下腰,向一支離弦的箭般,飛快地向自己撲來,目標直指自己運在左手下的籃球。

“靠,竟然玩真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