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揮舞著閃爍著寒光的利爪,安格列斯直接向外將氣浪刀光扒開,沖向了秦穆然。

「鏗!」

安格列斯來到了秦穆然的近前,狼嘴直接咧開,流出哈達子,好像秦穆然已經成為了他的籠中之物。

秦穆然看到安格列斯好好的人不當,非要當一個畜生,尤其是現在這個樣子,那叫一個噁心啊!

「滾!」

秦穆然一刀再次橫空劈落,刀光蔓延而下,將安格列斯覆蓋在了其中。

「嘭!嘭!嘭!」

爆炸開來的刀光瞬間將他千刀萬刮,但是無奈安格列斯的皮毛實在是太厚了,刀光也只能夠將他表面的皮毛給剃光了。

一時間,安格列斯看起來就跟沒有毛的大尾巴狼。

那樣子別提有多麼的滑稽了。

「哎呦,別說,你光頭還挺帥的!」

秦穆然看著安格列斯這個樣子,打著趣說道。

「秦穆然!」

安格列斯摸了摸自己被秦穆然的刀光剃光的腦袋,一聲怒吼。

「我要你死無全屍!」

「你這話我都聽得耳朵快生老繭了!」

秦穆然故意掏了掏耳朵,很是不屑地說道。

「死!」

安格列斯光著腦袋再次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秦穆然索性直接將破曉刀給收入了伏天戒之中,也衝上前去,要試試看安格列斯這狼化以後,到底有多強。

「嘭!」

一拳不帶任何花式地轟擊而出,與安格列斯的狼爪撞擊在了一起。

兩拳相對,拳勁的餘波轟轟烈烈朝著四周擴散。

巷子里的圍牆,似乎都要承受不住這餘波的力量,開始龜裂開來。

「轟噹!」

圍牆終究還是太脆弱了,承受不住利郎,轟然坍塌。

無數的灰塵瀰漫,一時間,小巷子里塵煙四起,兩人被覆蓋在其中,看不清身影。

「殺!」

安格列斯見秦穆然如此自大,眼中泛起滔天之火,他沖了上去,化成一道流螢,攻擊向了秦穆然。

秦穆然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回家洗洗睡了,抱著陸傾城造娃。

也不想再跟安格列斯耽誤時間,既然安格列斯這個時候主動送上門來,要是再讓他跑了,秦穆然這三個字估計就真的要倒過來寫了。

「好了!你秦爺爺還要趕回家交作業呢!就不跟你玩了!」

秦穆然見狀,體內,《元龍訣》的古武心法開始自動運轉起來,丹田微微一震,勁氣順著丹田之中涌了出來,蔓延至全身。

勁氣外放,秦穆然的背後展出一道無形的雙翼,騰空而起,懸浮在半空之中。

「死!」

秦穆然雙目一凝,鋪天蓋地的威勢向著沖向自己的安格列斯碾壓而去。

安格列斯本來滿懷壯志,要將秦穆然撕裂,可是當他奔到一半,卻是發現自己的身軀被定住了。

下一秒,秦穆然如同天神降臨,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嘭!」

秦穆然一指緩緩點出,安格列斯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呢,只感覺自己龐大的狼人身軀被一輛疾馳的轎車給撞到了一般,倒飛了出去,砸在了地上,出現一道深坑。

「元龍拳!」

安格列斯的狼人化身落地,秦穆然連給他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一道元龍拳轟擊落下,拳頭探出,伴隨著龍吟之聲,龍威瀰漫,壓的安格列斯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嘭!」

元龍拳落在了安格列斯的身體之上,安格列斯身體抽搐,一動不動,全身卻是迅速的綻放出光芒,一道一道的裂紋,看起來就好似破碎的龜甲蔓延在他的全身。

爆炸聲響傳來,安格列斯的狼人之軀直接炸開。

「消失吧!」

秦穆然控制氣場,不讓安格列斯炸開的碎肉濺射向四處,避免明早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勁氣一展,所有的安格列斯碎肉便是直接被絞殺成了碎末,風一吹,直接隨風飄蕩,不見任何蹤跡! 歐陽聲音雖然小,但在場的那一個不耳聰目明,很多人結合歐陽的話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確實是個廢物,擁有龍骨和得到天眼的機會,不過卻便宜了趙小川!”李正義小聲附和道。

蘭天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沒有說話。

“哼!李正義,歐陽,你們想幹什麼?如果打架的話,我諸葛第一奉陪到底!”

一聲爆喝聲響起,緊接着衆人眼前一花,剛纔和紅毛巨爪戰鬥的諸葛第一齣現在郝大寶面前。

只不過此刻的諸葛第一滿身灰塵,頭髮也亂蓬蓬的,顯得有些狼狽。

“小姑姑!”郝大寶叫道。

“一會再聊!”諸葛第一轉頭對郝大寶說道,然後又看向衆人,尤其是歐陽和李正義,森然道:“二位,以大欺小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李正義呵呵一笑,將頭轉到一邊。

歐陽和諸葛第一對視片刻,拉着歐陽琪琪打算離開。

然而就在此時,歐陽琪琪叫道:“爸,你放手!我要和大寶哥哥在一起,現在他需要我!”

周圍人先是一愣,然後看向歐陽琪琪的目光有了變化,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

郝大寶也望着滿臉焦急的歐陽琪琪,心中感到升起一絲暖流。

“你.。。”歐陽看着倔強的歐陽琪琪,想要發火,但似乎想到了什麼,嘆息道:“罷了,罷了!這些年我沒有怎麼管你,現在再管你着實有些可笑了!”

說完,歐陽便帶着落寞的背影向着遠處走去。

蘭天皺眉,他知道歐陽年輕時爲了貴族學校失去了很多,甚至連臨死的妻子都來不及看上一面。

這些年暗地裏將歐陽琪琪和歐陽若蘭兩個孩子好不容易拉扯大,不過歐陽若蘭前段時間已經死了,只留下歐陽琪琪。

原本他作爲老朋友應該幫他一把,但奈何觀念問題,根本插不上山,另外還有天眼的事情.。。

不過他們心中的矛盾雖然很多,但當他看到歐陽的模樣時,心中還是認不出升起一絲悲涼。

他知道自己這股悲涼來的並不是沒有理由,而是他想到了自己,想到了這些年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蘭雨欣成長的事情。

他內心甚至有種希望,希望歐陽琪琪可以重新作出選擇,選擇歐陽,至少不讓他又無所依,至少讓他完成一個父親最後的心願。

然而有些事情是不會因爲個人意願而改變的,整如別人的思想你也無法改變一樣。

歐陽琪琪雖然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但還是奔向的郝大寶。

“大寶哥哥,你不要在意!爸爸只是說的氣話,我們肯定會在一起的!”歐陽琪琪來到郝大寶身邊解釋道。

歐陽琪琪還只是十五六歲,臉上有一絲童稚,但說出的話卻認真無比,讓周圍人不由一愣!

“現在的孩子啊!”

還單身多年的諸葛第一看到歐陽琪琪的舉動,臉上有些不自在,口中嘟囔了一句,希望歐陽琪琪可以剋制一些。

歐陽雖然走開,但實際上耳朵一直注意着身後,聽到歐陽琪琪的話,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了。

“氣話?我說的纔不是氣話!我永遠不會認同這個傢伙的!除非他變得和趙小川一樣強大!”

原本有些同情歐陽的蘭天無語,變得和趙小川一樣強大?這怎麼可能,要知道輪迴者每一世只有一個人!

其他人也覺得歐陽這是小孩子的表現,不由掩嘴笑出來聲。

“這歐陽以爲輪迴者是量產的麼?怎麼說出這麼幼稚的話!”李正義哭笑不得。

“老小孩兒,老小孩兒,果然越老越容易說一些小孩子說的氣話啊!”星兒摸了摸小寶的腦袋,輕聲笑道。

經過歐陽這一打岔,原本凝重的氣氛頓時輕鬆了不少。

只是並沒有人發現此刻的郝大寶眼中露出一絲複雜的目光看着身旁還在發呆的趙小川。

“大寶,你說若曦會不會有危險?”

趙小川察覺到了郝大寶的目光,緊張的問道。

郝大寶臉色變了幾變,眼神漸漸地變得冰冷下來。

他轉過頭去,並沒有理會趙小川,而是一把推開了與歐陽琪琪之間的距離,喝道:“歐陽琪琪,你以爲你是什麼人?憑什麼認定我就喜歡你?”

“恩?大寶,你不喜歡她?”諸葛第一轉頭好奇地問道。

“喜歡她?憑什麼?要知道我可是御鬼盟郝家的大少爺,她算什麼東西!一個有着瘸腿老爹的小姑娘?哈哈,真是可笑!”

郝大寶大聲笑道,周圍人都皺起了眉頭看着雙眼含淚的,滿臉委屈的歐陽琪琪。

歐陽琪琪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抽泣道:“大寶哥哥,我知道你喜歡姐姐,但是姐姐已經死了.。。”

“你閉嘴!”郝大寶心中一痛,怒道:“死了又怎麼樣?難道你天真的以爲若蘭死了,你就可以取代她了麼?”

“我沒有向取代姐姐,我只是,只是.。。”歐陽琪琪辯解道。

“只是什麼?”郝大寶打斷了她,譏諷道:“像你這樣的女人,小爺玩多了,你們的心思小爺早就看透了!”

衆人聽到郝大寶越說越不像樣子,臉上充滿了不解,因爲對於他們來說,到了他們的境界,這些年輕人的力量只是衡量他們的一個標準,他們更注重的人品。

這郝大寶雖然有些不成器,但是人品方面確實不錯!

只是人品確實不錯的郝大寶怎麼會變成這樣?這讓他們不解,更讓諸葛第一怒道:“大寶,你閉嘴!你知道你在說些什麼麼?”

“說些什麼?我自然知道!”郝大寶應道,然後轉頭看着停下來,氣憤的望着他的歐陽,向着地上啐了口痰,罵道:“老傢伙,我郝傢什麼天地寶材沒有,還稀罕你的天眼石!你是不是有些太高看自己了?還有小爺說過要你的天岩石了麼?現在天眼石又不在小爺身上,你憑什麼那小爺我出氣?”

歐陽氣的渾身顫抖,大吼一聲,向着囂張的郝大寶衝去,但還沒衝到他身邊便被蘭天擋住了。

“轟!”

歐陽的前面猛然爆炸開,所有人都看向諸葛第一。

“忘了介紹!這是我的小侄子,我是她的小姑姑!”諸葛第一道:“歐陽,你我雖然以前有交情,但是如果你想要傷害我的小侄子,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原本秦穆然是不想殺死安格列斯的,但是想到安格列斯留著也沒有什麼用,以他現在狼化的狀態,要套出些什麼估計也沒有多大的用處,就索性殺了便是。

這種西方異能者,留著便會多一分的危險,尤其是他的實力,堪比化勁大能。

在中海,除了自己出手,恐怕沒有一個人能夠留得住安格列斯。

秦穆然解決掉安格列斯,看著四周空蕩蕩的黑夜,一步踏出,整個人便是消失在黑夜之中。

此時,中海大酒店的地下擂台賽現場,因為安格列斯的逃跑,以及秦穆然的追趕,大家彼此的心裡都在揣測到底秦穆然能不能將安格列斯抓住。

畢竟安格列斯雖然在與秦穆然交手的過程中佔據了下風,可是之前他的戰鬥力是有目共睹的,可以說是三名外國異能者中實力最強的。

再加上他的速度,秦穆然想要追趕上去恐怕有些困難。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秦穆然的身影卻是出現在了大家的視線之中。

全場突然安靜了下來,大家大眼瞪小眼地看著秦穆然。

尤其是許家的三兄弟,看到秦穆然以後,差點直接要從包廂里跳出來好好確認下。

「大哥,他怎麼會……」

許成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許明浩問道。

「許家…..哎!」

許明浩咬牙切齒得看著秦穆然說道。

沒有想到,許家的第一次毀滅來自於秦穆然,這一次都快要成功了,可偏偏還是毀在了秦穆然的手中。

秦穆然是不是跟許家有仇!每次都是因為這個煞星功虧一簣。

秦穆然緩緩走到了擂台的中央,說道:「安格列斯已經被我殺死了!許家,你們敗了!」

秦穆然的最後一句話,猶如重鎚一般砸在了許家眾人的心中。

終究,事情還是發生了!

若是安格列斯沒有死,秦穆然不會說出這麼肯定的話的,而且看秦穆然那雲淡風輕的樣子,十拿九穩。

「秦穆然!」

許明浩牙齒緊緊咬在一起,如果可以,恐怕他現在恨不得就將許明浩給生吞活剝了。

「許家主,你的謀算落空了!」

秦穆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看著許明浩說道。

「可惡!」

許明浩氣的直接將手邊的茶杯摔碎。

「咔嚓!」

茶杯破碎,熱水和茶葉濺射一地。

「一切可以結束了!」

秦穆然說完,便是走下了擂台,回到了龍鱗的包廂之中。

沒過多久,秦穆然的手機便是響了起來。

拿起來一看,赫然是徐建國打過來的。

「徐老哥!」

秦穆然接了電話,對著電話說道。

「秦老弟,剛才發生什麼事情了?」

徐建國很想知道安格列斯到底死沒死,急忙問道。

「安格列斯已經被我殺死了!」

秦穆然簡單地說道。

「真的?」

徐建國臉上露出一抹喜色,就在剛才,他也在懷疑秦穆然是忽悠大家的,但是現在通過秦穆然的親口確認,還是想要再三確認。

「騙你幹嘛!」

秦穆然無奈地苦笑一聲。

「你現在來我這裡,有事跟你說!」

徐建國聽到秦穆然的確認,點頭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