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凡走下舞池,周圍聚攏的人羣自動給他讓開了一條路,他們不停的叫好鼓掌,倒讓陳志凡像是從戰場凱旋歸來的戰士一樣享受無上榮光。

等陳志凡下了舞池,氣氛才慢慢開始冷卻,很多人都對剛纔陳志凡的神級舞步稱羨不已,依舊興高采烈的討論着。

一些人已經過來向陳志凡討教或者來稱讚他了。

dj也是個有眼力見的人,下一首音樂遲遲沒有響起,等到陳志凡的餘溫散的差不多了,才放出了音樂。

卻是一首舒緩的樂曲,再挑剔的人也沒提意見,因爲確實很適合現在的氣氛,現在他們需要緩慢的舞步來消化陳志凡帶給他們的震撼。

陳志凡則不管身後事了,一一打發走好多批找他說話的人,他徑直走向角落裏羅通最先坐下的那個散臺。

此時那個桌子已經人滿爲患,黃虎、梅靜姝、羅通、沙雅都在,他們的目光追隨着陳志凡,一直等到他走到他們這邊爲止。

“怎麼了?都看着我,我臉上有花嗎?”陳志凡故意問道,然後邊自來熟般拿起個高腳杯,又拿起旁邊已經打開只剩下一般多的紅酒,倒了半杯,一仰頭,一飲而盡。

“好酒!”美酒下肚,陳志凡不禁痛呼了一聲。

然後他看着酒杯,惋惜的說道:“可惜我這大老粗,品不出是什麼酒,不會又是那個用爛了的82年的拉菲吧?”

紅酒瓶上一堆拉丁文,陳志凡是完全看不懂的。

不過他憑藉自己的味蕾,能感覺到這酒非常不凡,不像是國內山寨的,或者國外的雜牌。

“那是我的杯子……”梅靜姝眼睜睜看着陳志凡拿走自己的杯子,然後對着自己脣印的地方喝了酒,她看得是臉紅似血,可不知道爲什麼,她自始至終,沒有組織,而是看陳志凡喝完了之後,才弱弱的說道,只是那聲音,小到她自己都快聽不見了。

陳志凡不以爲意,裝作沒聽到,舌頭還故意在自己的嘴脣上舔了一圈,像是在回味某人的脣舌味道。

這充滿暗示性的動作,瞧在梅靜姝眼裏,更是羞不可耐。

陳志凡的調情行爲大家都看在眼裏,不過男歡女愛很正常,自然沒人說什麼。

“哪兒那麼多82年的拉菲,現在基本都有價無市了,有這酒的人都不會出手,人家要自己收藏呢。”沙雅慢條斯理的品了一口手中高腳杯裏殷紅似血的紅酒,癟了癟嘴,說道。

“沙小姐說的不錯,確實是這個樣子。”黃虎在一旁嘴巴咧了咧,表示贊同。

“那老黃你倒是說這是什麼酒啊?你拿都拿出來了,還怕我們知道嗎?”陳志凡看到黃虎不溫不火的樣子,不耐煩的說道。

黃虎聞言苦笑了一下,連忙解釋:“哪兒會瞞着你們,只是你沒問,我不敢說啊。”

他語氣裏有些開玩笑的意思。

陳志凡笑着瞪了他一眼:“還不敢說?我又不是紀委的,你又不是當官的,你怕什麼?”

“是羅曼尼康帝啦。”黃虎噶你今道出酒名,怕陳志凡糾纏不休。

“羅曼尼康帝?好像聽說過的樣子。”陳志凡聽到之後,愣了愣,苦思冥想,好像覺得在哪兒聽說過,可一時又想不起來。

衆人都笑着看着他,也沒人向他解釋,讓他好難受。

沙雅更是笑而不語,等了一會兒,卻是笑道:“小凡子,別想了,回頭上網查一下就知道了,我倒是想和你算算賬,你瞞得我們好苦啊,想不到你還是一位舞林高手呀!”

說着就揪住了陳志凡的耳朵,沒怎麼用力,而且陳志凡身爲殭屍,根本就沒感覺的,但他還是齜牙咧嘴的,作出了一副疼痛難忍的樣子。

梅靜姝看得好是心疼,可她覺得和陳志凡的關係還沒到位,就又不好上去勸,只能在旁邊幹看着,可眼睛了的着急怎麼都掩飾不住。

而在不怎麼正式的場合,沙雅經常“小凡子”“小凡子”的叫他,和他肢體直接開些小玩笑,陳志凡也已經習慣了,所以並沒有說什麼。

當事人都無所謂,梅靜姝更沒法管了。

羅通聽到沙雅的胡說,也是連連點頭,大有深以爲然的樣子,然後他說道:“是啊,你小子真不地道,每次來夜店你都說這說那,總之不想來的樣子,我們還以爲你不會唱歌跳舞怯場呢,沒想到原來是藏着一手,扮豬吃老虎啊!”

“誰說不是啊,我還在上面扭腰甩臀跳得不亦樂乎,恐怕在他眼裏,一定很可笑吧,幸好跳完《比利珍》前面那首舞曲,我就下場休息了,否則,我可能要和你爭,那到時候,臉都丟光了。”沙雅說着就捂住了臉,彷彿沒臉見人一樣。

大家都笑了起來,黃虎更是從一開始就一直笑而不語。

梅靜姝剛纔只顧着害羞和擔心,都沒表達自己的傾慕之情呢,現在聽沙雅羅通這麼一說,也一臉花癡相的看着陳志凡,目光很是迷離。 隨後,夜雲澈在小雅的小臉上吧唧親了一口。

「那我就送給你一個吻吧。」

小雅揉了揉自己臉上的口水,抬頭茫然的看著他,她怎麼感覺自己好像吃虧了呢。

接著,夜雲澈的那些好友們都來了,看到桌子上堆的這麼多寶貝,一個個都震驚的瞪大眼睛。

「天啊,你過個生日簡直比我們家的老祖宗收到的禮物還要多!你也太厲害了吧?」

正在這時,賓客們也一一來到。

一個個的大人物接二連三來到這裡。

本來夜雲澈的生辰沒有對外宣傳,但不知為何他過生辰的消息居然被流了出去,於是各大門派的人源源不斷的登上門來恭賀。

「慕容大人,慕容夫人到!」

「天啊,慕容大人也來了?」眾人驚訝,暗幽這一家人也太受歡迎了吧?

慕容大人還親自送上禮物。

眾人驚嘆,估計整個龍王城中誰也沒有他兒子這樣,生日宴會這麼有氣派了。

「慕容夫人,請問清清呢?她今天怎麼沒有跟著您一塊來?」夜冰依看向慕容夫人道。

慕容夫人為難的說道,「其實,夜小姐,我跟你實話實說了吧,清清那丫頭她想要跟你們一起去彩翼學院,不過卻被我們拒絕了,因為我們始終覺得她一個女孩子家,還是相夫教子比較好。

上一次,清清偷偷跑出去,把我們一家人都給擔心壞了,這一次,說什麼也不想讓她再出去了,女孩子還是踏踏實實的過日子比較好。」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夜冰依聞言,自然不好說什麼。

只好淡淡的點點頭,表示理解。

然而心中卻是無奈一嘆,看來即便清清你生了個那樣不拘的性子,卻還是難逃這樣封建的社會啊。

看來,她有必要親自去見清清一面了,她親自問問她的意見,如果她願意跟她走的話,她會毫不猶豫的帶她走,哪怕是得罪了慕容大人和慕容夫人,畢竟誰讓她現在已經是她的人了呢。

她的人,她自然要管到底的。

可是哪有多少人能像她一樣,能這樣能夠爽快的去追求自己喜歡的人和事情?

「慕容院長,禹大師道!」

很快,眾人又是一陣驚呼。

「慕容院長?天啊,慕容院長都親自來了?」

慕容大人和慕容公子也很驚訝,他們的老子和爺爺居然都親自來了,這小公子的臉面可真大呀。

隨後,慕容院長把禮物送上。

送禮物的人是院長大人後面的夜瑾瀾。

風凌正要接過禮物,夜冰依卻先一步上前,抬眸細細的打量著夜瑾瀾。

夜瑾瀾抬頭對上她的眼眸,溫潤一笑,「夜師妹,請問有什麼事情么?」

夜冰依對上他的眼睛,心裡就更加堅信,沒錯,就是這雙眼睛,昨天晚上那個救她的人,肯定是他沒錯了。

她要找他問清楚,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可以去別的地方聊一下嗎?」夜冰依主動邀請道。

夜瑾瀾微微頜首,並沒有拒絕。

兩人身後有一雙眼睛犀利的發現了自己的妻子跟人家走了,頓時臉一黑,隨後,帝玄胤招來風凌。 陳志凡相信,現在就算叫梅靜姝去開房,她也會想都不想就同意的。

可惜陳志凡不是有低級趣味的人,在他眼裏,必須得完全把她的心給征服了,讓她按捺不住的投懷送抱,這樣纔算是真正的泡妞!

接着他一看黃虎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突然想到了什麼,他似笑非笑的看向了一旁故作高人模樣,不發一語的黃虎,笑罵道:“就你老小子瞭解我,知道我會跳邁克爾傑克遜的舞,然後又打燈又放碟的是不是?”

說起來,黃虎確實是知道他會跳邁克爾傑克遜的舞的。

曾經有一次他們出去玩,在市中心廣場那邊,陳志凡一時興起,和一個正在直播邁克爾傑克遜舞蹈的主播鬥舞,把人家秒了個渣都不剩,最後那主播灰溜溜的關播走人了。

那主播在網上挺火的,直播間的人都在打聽陳志凡這個舞技厲害,人又帥的踢館小哥是何許人也,可惜陳志凡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並沒有趁熱打鐵的炒作,否則搞不好他可以轉行幹主播了,一個月小几萬不是夢!

那主播不可謂不厲害,可在陳志凡的舞步面前,如同小兒麻痹一般,根本高下立判。

所以黃虎就知道陳志凡跳邁克爾傑克遜的舞蹈很厲害,就特意爲他安排了剛纔那一出。

“啊,我做錯了嗎?”黃虎聽到陳志凡的話,張嘴叫道,看起來是怕他生氣,其實眼睛裏的笑意擺明了他是故意這樣做的了,他也是算準了陳志凡不會爲難他的,畢竟大大的露了一回臉不是。

有些人,一輩子就是欠一個揚名立萬的機會,結果蹉跎半生,落的什麼都沒有,而少年得意,他不相信陳志凡不喜歡他這樣做。

陳志凡接下來的話果然證明了他的猜想是正確的。

“錯倒是沒錯,跳了這場舞,我感覺自己也舒服了許多,可問題是你丫開燈光的時候先看一下行不行,或者先通知一下我啊,老子摳鼻屎的樣子都被照得一清二楚了,要不是後來我使盡渾身解數,力挽狂瀾,肯定要被臭雞蛋爛白菜轟下臺的!”陳志凡一想到一開始四周的羣情激憤,就有些心有餘悸的說道。

大家聽陳志凡這麼一說,都樂不開支,黃虎卻是臉色一板,解釋道:“我明明吩咐好光束慢慢向你移過來的,也好讓你有個準備時間,可小劉卻一下子就把燈光打向了你,現在想起來,我覺得他是不忿我對他工作的干預,故意讓你難堪呀,嗎的,我看他這dj肯定是不想幹了!”

居然還有這麼個內情,陳志凡倒是沒想到這茬,有些無語。

“算了吧,我開玩笑的,你又何必斷了人家飯碗。”陳志凡擺擺手,說道。

畢竟又沒有實質性的傷害,這種事你和他計較什麼。

黃虎卻是一言不發,他心裏打定主意要讓小劉這個不識好歹的東西滾蛋了。

眼見氣氛有些微妙,沙雅就靠過來陳志凡的身邊,挽住他的手臂,說道:“你要好好教我一下怎麼跳舞……”

我怎麼教?我能說我只學過幾遍就能這樣跳嗎?肯定沒人信的,可問題是事實確實如此,他只能歸功於這是身爲殭屍的優勢,只有全身僵硬,才能如魚得水般跳好殭屍舞……啊不,機械舞。

一旁的梅靜姝看到沙雅和陳志凡這麼親暱,心裏蠻不是滋味的,她嘟着嘴,皺着眉,轉過身,一個人生悶氣。

陳志凡拗不住沙雅的所求,但也拒絕了沙雅要求他上舞池教她的請求,這麼嘈雜的環境,根本就不能手把手的教好不,其實最主要的是,陳志凡也不想佔她的便宜,實在是對她的平板身材沒興趣,不然管他教得了教不了,先把豆腐吃了再說。

陳志凡就和她說着一些關於邁克爾傑克遜舞蹈的注意事項。

他雖然學舞蹈的時間不長,但事實證明舞蹈這東西確實靠天賦,他理解體會的東西比沙雅這半吊子強得多,三言兩語說的很透徹,讓喜愛跳舞的沙雅受益匪淺。

正說着話呢,靠近門那邊傳來陣陣嘈雜的聲音,隔的有些遠,也聽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陳志凡眉頭一皺,起身看了過去,卻被人山人海的身體擋住了視線,根本什麼都看不見。

不然以他的眼力,肯定能看清楚發生了什麼的。

黃虎也墊腳望了一下,也沒看到什麼,這時他身上的對講機響了起來。

“老闆,老闆,有人來鬧事?”對講機那邊的聲音很吵,說話的人也很急切,看來事情有些麻煩。

有人來鬧事? 霸上黃子韜 誰這麼大的膽子,黃虎好歹混了這麼多年,在地下世界也是有一點面子的,他以前開在舊城區那麼混亂地方的酒吧,據陳志凡所知,就一直太平無事的,簡直稱得上夜店的楷模了。

怎麼到了治安更好的市商業中心這裏,還有人來找他的麻煩?

黃虎聽到對講機的聲音,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然後又向陳志凡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說道:“志凡,真是不好意思,失陪了,你們先玩着,我處理好那邊的事再過來。”

“嗯,別管我們,你去吧,記住不要鬧出什麼事來,解決不了就由我來出馬。” 躁動的青春 陳志凡點了點頭,然後話裏點明不希望他把事情鬧大,畢竟黃虎如果真鬧大了,那麼誰的臉上都不好看,他身爲人民警察,自然要管控事態,不希望事情朝着不可控的方向發展。

而且這段時間相處下來,陳志凡覺得黃虎這人還算可交,所以他這裏出事情了,他也打算幫把手,不想袖手旁觀。

黃虎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答應了一聲,就向酒吧門口那邊走了過去。

羅通剛纔對講機的聲音很大,大家都聽到了有人鬧事,不過沙雅羅通一臉淡定,梅靜姝表情也沒多大變化。

看樣子都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羅通沙雅自不必說,他們經常和稀奇古怪的事打交道,殺人放火什麼的也見多了,這種酒吧裏鬧事的事情,根本不會讓他們皺一下眉頭。

而梅靜姝比起他們也不遑多讓,不但不擔心,連好奇的神色都沒有,倒讓陳志凡驚奇了,他現在有些好奇梅靜姝到底是幹什麼的了。

陳志凡心裏斟酌着用詞,想要開口探知一下梅靜姝的職業,他一直想問,可是一直找不到機會,就拖到了現在。

他剛張了張口,那嘈雜的聲音卻越來越近,裏面隱隱有些爭吵聲,還有沉悶的擊打聲,竟有往他們這邊過來的趨勢。

實在太吵了,已經影響到說話的聲音了,連剛纔放的舒緩的音樂都被這陣聲浪壓了下來。

陳志凡把還未說話的嘴閉上,皺了皺眉。

黃虎這傢伙是怎麼搞的?連鬧事的都擺不平,還越鬧越大,真不知道他的酒吧怎麼開下去的。 「你去跟著你們夫人,看看她們到底談些什麼?」

本來他也可以親自跟上去,可是他現在要招呼這些大人,沒法走開,更何況,要是由他自己親自去跟蹤,被依依發現了的話,豈不是在說他不相信依依。

那樣顯得他太沒品了。

然而,這可就苦了風凌了,風凌心中哀嚎一聲,天呀,帝尊大人這是在坑小的么?

還不如直接殺了他算了,如果被夫人發現了自己跟蹤她,夫人肯定不會饒過他的。

心有猛虎嗅薔薇 然而對上帝玄胤威脅的眼神,風凌還是乖乖認命的去了。

空曠的場地,夜冰依定定的望著眼前這個身形修長,玉樹臨風的翩翩美男子。

率先開口道:「你昨天晚上為什麼要出手救我?」

夜瑾瀾看著她,嘴角勾起一抹淺笑,沒有反駁,「救便救了,哪裡有這麼多為什麼呢?」

夜冰依無語的撇了撇嘴,就知道他不會那麼輕易的就招了,隨後,她眼光犀利的望著他,「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上次拿我的血幹什麼?」

夜瑾瀾抬眸對上夜冰依審視的眼神,眼中閃過一抹溫柔,幽幽嘆了口氣,情不自禁的摸了摸她的腦袋。

這動作讓夜冰依微微一愣,難道她猜對了嗎?

她們兩個人真的是那種關係嗎?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

既然是那種關係,為什麼她們一個在這個大陸,一個在另一個大陸?

而躲在暗處的風凌看到這一幕,直接差點要跳了起來。

他震驚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會忍不住尖叫出聲。

還好是自己來了,否則讓帝尊大人看到夫人給他戴綠帽子,他還不直接瘋了呀。

可是,他就不明白了,按理說夫人不是那樣的人啊。

可是為什麼,這人敢輕薄夫人,夫人卻無動於衷呢?

難道夫人還真的想要包養小白臉嗎?

不對,哪家的小白臉能夠比得上他家帝尊大人啊?

風凌越想越糾結,急得抓耳撓腮,怎麼辦怎麼辦?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呢?他現在該怎麼辦!

要不要回去告訴帝尊大人?

他是帝尊大人的人,理應該去告訴帝尊大人,可是夫人平時對他也不錯呀,再說了,他也真的不希望這小兩口之間有什麼事情。

於是風凌決定暫時保留意見,再接下來看看再說。

他覺得夫人和帝尊大人的感情非常好,小三是沒辦法插足的,或許有什麼誤會也說不定。

嗯!然後風凌就靜下心來繼續觀察著。

夜瑾瀾摸了摸夜冰依的頭,半天才收回去,然後搖了搖頭,可惜的道:「真是失望了,你和我並沒有血緣關係。」

說完,夜瑾瀾便直接走了。

夜冰依瞬間呆住了,怎麼可能呢?

她幾乎已經猜到了答案,可是為什麼卻不是呢?他確定嗎?

夜冰依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風凌在背後看得一頭霧水,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那個男人走了后,夫人還有點失望呢?

隨後重新回到宴會上。

「龍王和龍後到!」

「什麼!!」眾人險些一頭栽倒!

我靠!龍王龍后也來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