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就在不久之前,卡羅爾,蕭香和樂雲霄這三位八部衆的成員,以及距離帝梵國最近的大意國聖騎士軍團,也都率領各自的勢力,進入了帝梵國,成爲了第三批完成第一關的隊伍。

而德志國的美杜莎,北蘇國的生化戰士隊,島國的天照戰隊,目前都沒有相關動向。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幾天,最出彩的隊伍,並不是暗中團滅了古跆拳道戰隊我我們,也不是打殘了降頭師軍團的卡羅爾,而是,巴國的人造戰士隊! 人造戰士隊,從南北美大陸出發,一路所向披靡,各個中小國家派出參加世界靈戰的隊伍,幾乎全都被人造戰士隊剷平了,當真是聲勢浩蕩,一時無二!

如今,人造戰士隊,也進入了歐羅巴大陸,距離目的地帝梵國,已經不遠了,而且,如果美杜莎和生化戰士不插手的話,人造戰士隊,很快便會完成第一關,至於天照戰隊,他們應該還在等着我們……

聽了龍星夜對我說的這些情報之後,我的大腦也開始飛速的運轉了起來……目前爲止,只要我們不在路上遭遇美杜莎,生化戰士,天照戰隊和人造戰士隊,那我們應該就能很順利的進入帝梵國,闖過第一關!

看來,我們反其道而行之,直接去宇宙國,團滅了古跆拳道戰隊的行爲,的確是給卡特敲響了警鐘,最關鍵的是,卡羅爾那傢伙還給我們來了一記神助攻,直接把伏擊我們的降頭師軍團給打殘了,這也讓卡特不得不收縮力量,以求在第二關有所作爲。

至於天照戰隊……我早在當初讓李東搞證件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對策,我們,絕對不會和他們遭遇的!

卡特想保存實力,我也想,第一關,只是開胃小菜,真正的生死決戰,第二關纔會開始呢!

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後,我便對龍星夜半開玩笑的說道:“你告訴我這麼多情報,難道不算違規嗎?”

“違規?我,包括外出收集情報的龍軍人員,都已經被開除軍籍了,我們現在最多隻能算是民間組織而已!”龍星夜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十年前,我們就吃過這方面的虧,老老實實的和他們打世界靈戰,可惜,對手卻是背後耍陰,這一次,我們也學會了他們的招數,大家一起耍陰,看誰能玩的過誰!”

“不錯,你的思想方面,有很大的進步,最起碼不再墨守成規了!”我暗諷了龍星夜一句。

不過,龍星夜似乎並不打算和我鬥嘴,只是笑着說道:“對了,你的朋友,李東,有些東西讓我交給你!”

“李東怎麼會把東西給你?”我頗爲意外的說了一句。

“因爲,自從你離開了紅葉之後,我就去了錦繡,而且,我現在就在錦繡!”龍星夜很得意的笑了起來,“爲了不浪費時間,你說個地方,我派凌雲把東西給你送去吧!”

“送來之前,你最好幫我訂八張洲際長途列車的票,就用李東給你的那些東西去訂,我相信,你應該已經打開看過了吧?”

聽了我的話之後,電話另一邊的龍星夜立刻愣了數秒鐘,數秒鐘之後,待到龍星夜回過神來,這才沉聲對我說道:“楚風,你該不會是想直接坐洲際長途列車去歐羅巴大陸吧?天照戰隊至今還沒露面,我懷疑,他們就在神州的某處埋伏你們呢!”

“我是要直接去歐羅巴大陸,但是,我們不會和天照戰隊碰面的……”我神祕兮兮的笑了起來,“用李東辦好的假證,給我們八個人訂八張由石市出發,經過蒙省,進入北蘇國,再由北蘇國直達歐羅巴大陸大意國的洲際長途列車票!” “你這傢伙……竟然想到了繞道北蘇國,由北蘇國進入歐羅巴大陸,這樣就完全避開了還在神州苦苦等待的天照戰隊,而且,你們還是用的假證訂票,又瞞過了其他國家的情報人員,虧你能想出這麼偏門的辦法!”龍星夜不由的苦笑了起來。

“這票,能不能訂成功,就得看李東的證,有幾分真實度,也得看龍大組長,有多少能耐了!”

“證件我已經幫你試過了,沒問題,只要我使點小手段,就能讓你們過了安檢……”龍星夜頓了頓,便繼續說道:“可是,你們借道北蘇國,就不怕遭遇到生化戰士隊?他們,可要比天照戰隊難對付多了!”

“生化戰士隊?他們應該和卡特勢不兩立纔對吧?”我輕聲笑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想,生化戰士隊,應該不會傻到和我們爲敵吧?”

“不錯!”龍星夜大笑了起來,“你們直接去石市火車站吧,我讓凌雲去那等你們,恰好,最近的一班洲際列車,不久之後就會開動了!”

“好!”說完這句話,我便掛斷了電話。

由於我和龍星夜的整個通話過程,我都開了免提功能,所以,衆人也都聽清楚了我和龍星夜這麼長時間的通話,當我掛斷電話之後,衆人便嘰嘰喳喳的議論了起來……

“我們去宇宙國的這幾天,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

“不過,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最起碼,我們沒有那麼多對手要面對了!”

“還有,楚風,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已經制定好了繞道北蘇國的計劃?”

“包括你讓我們拿走那些古跆拳道戰隊參賽者的機票,是不是也想掩人耳目,讓其他勢力以爲我們會從宇宙國,直接坐飛機,飛往歐羅巴大陸?”

聞着衆人雜亂的聲音,我也只能不斷的點頭了,因爲,我根本沒法挨個回答他們!

“還好,我們將機票都帶了回來!”陳泰一邊說着,一邊從懷中摸出了那幾張飛機票,“我都把這事給忘記了,若不是剛纔你和龍星夜交談,我還真可能把這幾張飛機票帶到歐羅巴大陸!”

“正所謂,計劃沒有變化快,機票,現在已經不太重要了,包括我們之前在宇宙國小心翼翼的極力僞裝自己,又時不時的刻意暴露行蹤,都只是我爲了迷惑卡特而已……”我頗爲無奈的聳了聳肩,雙手一攤,有些不滿意的說道:“誰能想到,半路殺出了個卡羅爾,破壞了卡特的部署,也破壞了我戲耍卡特的計劃呢?”

“被卡羅爾這麼一攪,絕大部分勢力,都已經進入了帝梵國,我們的阻力,已經被降到了最低點,什麼陰謀陽謀,現在都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我們借道北蘇國,然後去歐羅巴大陸的計劃,這條通向教廷的路,如果沒有意外發生的話,我們便可以毫髮無損的進入到第二關了!”

我頓了頓,繼續說道:“我真不知道,是該感謝卡羅爾好呢,還是該埋怨他好呢?”

“當然是感謝他了!”胡墨微微一笑,道:“不過,話說回來,楚風,你能想出這一連串的連環計,實在是難得,也許,我們真的能夠在世界靈戰之中,笑到最後……” 雖然,我戲耍卡特的計劃最終並沒有成功,但卡羅爾的橫插一腳,倒是打亂了卡特的部署,讓卡特將南洋國和南印國的兩股勢力,全都調回到了帝梵國,再加上被我們團滅的宇宙國古跆拳道戰隊,如今,還在伺機埋伏我們的,也就只剩下島國的天照軍團了!

正駕駛着小巴的石乾坤,轉過了頭,對着車內我賊笑一聲道:“楚風,你說,我們要不要來個反蹲?把天照軍團滅了之後,再去教廷?反正時間來得及!”

“暫時不要節外生枝!”我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石乾坤的提議,“靈兒現在重傷未愈,我們團隊的戰鬥力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削弱了,而且,如果我們去反蹲天照軍團,與天照大戰的話,勢必會暴露我們的底牌,這對於我們之後的路,會產生很大的影響,各大勢力,尤其是卡特,絕對會針對我們的能力來作出相應的部署,到時候,我們連出其不意的機會都沒有了!”

“楚風說的對!”胡墨贊同的說道:“我們對於那幾支主要的競爭對手,根本就不瞭解,也無法作出針對他們的計劃,如果,我們在這時候暴露了底牌,被卡特抓到了破綻,那我們接下來的第二關,甚至是第三關,將會舉步維艱!”

“當我什麼都沒說過!”石乾坤自討沒趣的聳了聳肩,便專心的開起了車。

一路上,大家的情緒似乎都很輕鬆,絲毫沒有因爲各路強敵的出現而產生慌亂,甚至,我還沒拿出了龍星夜提供給我們的資料,開始研究起了各個對手,包括那些勢力的態度,關係,以及傳說中那些異種族所擁有的特殊能力等等……

從九仙集團的貨輪拔錨起航,再到我們迴歸神州,以及從津市到石市的這一路,雖然漫長,但卻異常平靜……

知道朝陽初升之際,石乾坤駕駛的小巴,已經緩緩的駛入了石市火車站。

小巴還沒停穩,凌雲的身影,便已經出現在了小巴之前了!

當即,石乾坤便打開了小巴的車門,我們幾人也是陸續走下了小巴。

“楚大師,龍組長讓我交給你的!”凌雲一見我走下了小巴,便連忙屁顛屁顛的跑到了我的身邊,雙手捧着一沓整件和車票,恭恭敬敬的遞給了我,“還有十幾分鍾,洲際列車就要開動了,你們趕緊上車吧!”

我接過了凌雲遞過來的證件和車票,一臉笑意的對他說道:“謝了!”

“楚大師,各位,龍組長讓我轉告你們,此行,千萬小心,若是不行,當退!”凌雲的身體站的筆直,習慣性的想要朝着我們打軍禮,只不過,他的手臂纔剛擡到了一半,就尷尬的放了回去,因爲,我們大家現在,都不是軍人了,而是爲了國家而戰的幕後英雄!

“知道了!”我滿意的看了凌雲一眼,說實話,凌雲這傢伙的變化,的確很巨大,甚至巨大到,連我都有些敢相信,我眼前的人,會是那個曾經無比跋扈的二代!

人,總是會變的,或早,或晚,都會有這麼一天……

旋即,我便將車票和證件分發給了衆人,而後,衆人便風風火火的衝進了石市火車站。 最終,我們還是趕上了那列通向歐羅巴大陸的火車,而且,龍星夜爲我們訂的還是軟包車廂,還是那種兩間單獨的包間,剛好我們八個人,四人一間。

我,陳泰,石毅和傀儡祖乙,住一間,而石乾坤則有幸與三大美女住一間,不過……不管怎麼說,石乾坤與三個女人住在一起,都會有很大的不方便,所以,石乾坤這傢伙倒也識趣,二話不說,直接鑽進了我們幾個人的包間。

還好,祖乙是傀儡,這傢伙不僅沒有神志,而且根本不需要休息,他只要找個角落在那一站,也就成了,四張牀,自然被我,陳泰,石毅和石乾坤四人瓜分了……

漫長的路途,是極其無聊的,但我們大家,卻又非常享受這難能可貴的平靜時光,一路上,我們穿過了大草原,越過了國境線,見識到了冰雪之國北蘇國,沿途更是將北蘇國的風土人情和建築景觀,看了個遍!

其實,坐火車也有坐火車的好處,雖然慢了一些,但卻讓我們能夠真正的體會時間的存在,而不像是飛機,只有白茫茫的雲霧,完全沒有任何的觀賞性!

列車行駛了五天四夜,我們八人,也是儘可能的避開世界靈戰這個話題,儘量讓各自的神經,都放鬆下來……

直到五天之後,火車在歐羅巴大陸,大意國的首都羅城,停了下來。

我們八人,跟隨着人羣,走下了火車,離開了羅城火車站……這還是我第一次來歐羅巴大陸,這一的一切,都與神州截然不同,建築風格,風土人情,衣着打扮,以及,大街上來來往往的金髮碧眼的人,都帶給了我無盡的視覺衝擊!

話說回來,這次來的是歐羅巴大陸,通用的語言是英語,我們的團隊之中,除了不能說話的祖乙之外,其他人,全都會講英文!

看來,吃陰陽這碗飯,也得先把語言學習好,不然的話,這次的世界靈戰,可真就要丟人了……

我們一行八人,也只是在羅城火車站附近轉了一圈,略微的感受一下歐羅巴大陸的氣氛,便攔了兩輛出租車,直奔羅城境內的國中之國,帝梵國教廷而去!

半個小時之後,我們八個人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帝梵國境內了!

帝梵國,又叫做先知之城,其實這帝梵國,雖然是國,但佔地面積卻是極小,別說和石市相比,我估計,就連西鎮,都比帝梵國大!

所以說,當我們踏入帝梵國的境內之時,那巍峨,廣闊,莊嚴,肅穆的教廷,便映入了我們的眼中……貌似,帝梵國除了佔地面積極其廣泛的教廷之外,還真就不剩下什麼了!

“走吧!”我指了指那片巍峨如皇宮一般的建築羣,“那就是我們的目標,教廷了!”

“今天好像是世界靈戰開啓的第九天吧?距離結束,還有一天的時間,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隊伍趕不上十日之期……”石乾坤的嘴角上,揚起了一抹莫名其妙的笑意。

當然了,對於石乾坤話中影射的勢力,我們都知道,就是島國的天照軍團!

也不知道那羣等着伏擊我們的天照軍團,會不會連第一關都通過不了,便直接被淘汰出局了?

“無所謂!”我聳了聳肩,一邊朝着教廷的方向邁出了步子,一邊語氣輕鬆的說道:“就算天照軍團能夠在十天之內,趕到教廷,那第二關,我也會送他們回島國,或者,乾脆就送他們下地府算了!”

聽了我的話,衆人也是發出了一陣輕笑,很顯然,我們幾個人,對於這次的世界靈戰,都很有信心,這可是個好現象!

沒多久,我們一行八人,便漫步走到了,那猶如古代城池一般的教廷正門之前,而此時,一名身穿紅色大袍,蓄着山羊白鬍子的老者,正肅穆的站在正門前,似乎,是在等人…… 我們八人的到來,也讓那名彷彿睡着了的老者,略微的恢復了一點清醒……

便見那老者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當他見到了我之後,那雙渾濁的眼瞳,竟陡然綻放出了一抹精光,緊接着,那老者便用不太標準的神州話,對我說道:“來自神祕東方的楚風?”

“是我!”我微微驚訝的看了那老者一眼,我發現,他的眼瞳之中,盡是睿智的光芒。

“我叫盧卡斯,在世界靈戰的第二關開始之前,我是所有參賽者的引路人!”名喚盧卡斯的老者輕輕的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和藹的笑容,“你們進去吧,一直走,走進大殿,教皇大人,在等着你們。”

盧卡斯說完,便微微的側過了身,爲我們八人,讓出了一條通向教廷內部,那座最高,最雄偉的大殿的路!

盧卡斯此舉,在我眼中,倒是沒什麼,可是,在那些將教廷當作了景點,並且始終徘徊在教廷那座拱形的城門之外的遊客們,卻是不然……

“我的天……身爲紅衣大主教的盧卡斯大人,竟然爲那幾名東方人讓路了!”

“發生了什麼?教廷不是禁止任何教廷之外是人進入嗎?爲什麼那幾名東方人可以進去?”

“你沒看到嗎?是盧卡斯大人親自爲他們讓的路,而且,盧卡斯大人爲了遷就他們,還說了神州話!”

“這是大新聞!馬上給新聞記者打電話!從未開放的教廷,好像要開放了!”

“我懂神州話,我聽到了盧卡斯大人說,教皇大人在等着他們!”

“我的天……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件?”

聞着四周那嘈雜的聲音,我的心中,也有了大概的瞭解……

教廷,作爲最神祕,最崇高的信仰之地,是根本不對教廷之外的人開放的,也就是說,普通人,這一輩子,恐怕都沒有機會踏入教廷半步!

從盧卡斯爲我們讓路開始,就已經註定,我們八個人,今天,絕對會成爲羅城各大報紙的頭版頭條!

還有盧卡斯,他竟然是教廷的紅衣大主教?

雖然我不知道教廷內部的等級是如何劃分的,但從四周民衆對於盧卡斯的敬意來分析,紅衣大主教,在教廷和帝梵國,應該擁有很崇高的地位纔對!

教廷直接派出了紅衣大主教來擔任參賽選手的引路人,由此可見,教廷對於這次的世界靈戰,也是極爲重視的!

不過,這些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的任務就是,確保全員不死的情況下,盡力爲國打贏這場羣雄匯聚的大戰!

我走在最前,而陳泰,胡墨,李靈兒等七人,則是一字排開,並肩跟在了我的身後,雖然我們的人數不多,與巍峨的教廷城牆相比,也實在渺小,但我們八人所散發出的那種氣勢,卻是絲毫不遜色教廷的巍峨城牆,以及莊重的古建築羣!

當我們八人,齊齊的邁入了教廷的那座拱形正門之內的時候,也就代表,我們神州隊,已經順利的通過了世界靈戰的第一關!

就在這時候,我的身後,突然傳來了胡墨戲謔的嘲笑聲,“楚風,我看你剛纔的表情,好像不清楚紅衣大主教的身份吧?” “不清楚……”我很乾脆的點了點頭,我們幾個人之間的嘲笑和諷刺,都是善意,尤其是經過了這段時間的相處,大家已經完全的融入了團隊之中,相互挖苦,也算是我們的日常之一了。

“姐姐先給你科普一下吧!”胡墨清了清嗓子,一邊跟着我朝着那座最雄偉的建築物走去,一邊解釋道:“教廷內部的等級制度,是非常嚴格的,金字塔的頂端,自然是教皇,而教皇之下,是審判長大人,教皇負責統御整個教廷,審判長則負責統御四大聖騎士與十大紅衣大主教,當然,這些人,總的來說,還都是聽命於教皇的。”

“四大聖騎士與十大紅衣大主教的身份,是持平的,也就是說,這十四個人,算是整個教廷的第三把交椅,只不過,各自負責的方向不同罷了!”

“聖騎士和紅衣大主教之下,便是騎士和主教,再之下,是勇士和信徒!”

“這,就是教廷內部的等級制度。”

聽了胡墨的話之後,我不由的出言接了一句,道:“這麼說,教廷派出了紅衣大主教,親自來教廷的正門前迎接我們,已經是很高的殊榮了?”

“殊榮,只是其一,我估計,教皇是害怕某些隊伍,在教廷門前大打出手,這纔會派出紅衣大主教來震場的!”胡墨輕笑一聲,道:“紅衣大主教的實力,很強,絕對能震懾的住這些參賽選手!”

“的確,紅衣大主教很強……”陳泰很是時候的插了一句話,“記得,當年,我父親還是夜叉的時候,倒是與上一任的某位紅衣大主教交過手,雖然父親略勝一籌,但也受了暗傷,再加上之後又不斷征戰,這才讓阿修羅有了可乘之機!”

被陳泰這麼一說,我就更加好奇了,當即問道:“你父親……什麼境界?”

“與紅衣大主教決戰的時候,父親是大天位後期!”陳泰很平靜的說道。

“我的天!大天位後期!”我還沒說話,石乾坤就先喊了起來,“這麼說來,紅衣大主教,最差也是大天位中期巔峯,甚至是大天位後期!”

“那教皇……”陸茗軒頗爲正色的揚起了頭,望向了那座無比巍峨,甚至遮擋住了半個太陽的大殿。

“教皇的實力,無人知曉!”陳泰茫然的搖了搖頭,“不過,能見教皇一面,算是幸事,也算是機緣!”

就在我們幾人說話之際,我已經率先踏上了石階,當即,我便微微的側過了身,對衆人說道:“走吧!我們的機緣,就在裏面!”

話音落地,我已經躍上了石階,直奔邁出了步子,走進了那座巍峨的宮殿之內……

這座大殿的內部,很寬敞,二十幾根古老的石雕巨柱,將整個大殿都撐了起來,雖然其中並沒有太名貴奢華的裝飾,但這裏那古香古色,充滿了歷史底蘊的畫像,擺設,裝飾品,卻是將這座大殿,襯托的極其氣派!

值得一提的是,大殿之內,並沒有高科技的燈光,而是用數不盡的蠟燭,所散發的搖曳燭火來照明的!

當衆人的視線,都被大殿氣勢和佈局吸引的時候,我的目光,已經落到了大殿的最深處之中……

那裏,有一張彷彿由黃金打造,並且鑲嵌了無數寶石的座椅,而座椅上,則有一名穿着白色大袍,髮鬚皆白,臉上滿是褶皺,全身露在外面的皮膚,猶如古樹之皮一般蒼老的老者。

說到這裏,我就必須要提一下了,這名老者,十分的蒼老,而且周身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就像是……一名垂垂老矣,而且命不久矣的普通老人!

難道說,他就是傳說中,統御教廷,深不可測的……教皇? 在這一瞬間,我茫然了!

那老者,真的是教皇?

我不知道!

我也不敢妄加揣測,畢竟,那是傳說中的教皇!

此時,我望着那名垂暮老者,已然失神,而其餘衆人,也收回了觀賞的目光,注意到了金椅上的老者,無一例外,大家都和我一樣,怔怔的望着那名老者,空氣,彷彿在這一刻,都凝固了那般……

就在這時候,那老者,卻突然開口了,而且,用的竟然是極其標準的神州話……

老者的聲音,很輕,很淡,很縹緲,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一般,“你們……可以稱呼我教皇……你們……是神州的代表?”

原來,這老者,真的是教皇!

“是!”我重重的點了點頭,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了起來。

神州的代表,沒錯,我們這次,不僅僅代表着個人,也不僅僅爲了追捕牛頭,更不僅僅是爲了拿到白玉牌,我們,還是代表整個神州而來!

“我以爲,來的人會是張道一……”教皇好像自言自語,又彷彿陷入了某種回憶之中,足足沉吟了半晌,老者的目光,突然聚焦到了我的身上,“你叫楚風,是楚驚雷的孫子,神州隊的隊長,對吧?”

“你……認識我爺爺?”聞着教皇的話,我微微一愣。

“當年我遊歷神州的時候,曾指點過你爺爺,那時候,楚驚雷的年紀,還沒有現在的你大……”教皇微微的揚起了嘴角,他這麼一擠,那張滿是褶皺的臉上,又增加了不少皺紋,“好了……你們既然進入了教廷,那就代表,你們已經完成了第一關,現在,有人要退出的話,可以提出來,不然的話,直到第二關結束,你們都沒有機會再退出了……”

教皇話音落地,我便陷入了沉思,因爲,我在想,到底讓不讓李靈兒退出……聽教皇的意思,他好像是在詢問我,畢竟我是隊長,如果我提出,讓李靈兒退出的話,教皇,也許還真有可能答應!

可是,就在我沉吟之際,李靈兒卻突然出聲道:“無人想退!”

李靈兒聲音一出,教皇的目光,立刻從我的身上,轉移到了李靈兒的身上,並且輕聲出言說道:“李家後人,有膽色……你現在應該處於極度虛弱的狀態,以你這種狀態,參加第二關,生還的機率不大,而且,第二關,明天可就要正式開始了……”

這教皇,貌似還真挺神通廣大的,連李靈兒的認識,而且,他好像還認識李家的先祖,最關鍵的是,他竟然一眼就能看穿李靈兒的底細,連李靈兒的力量尚未恢復,都能察覺,當這是既神祕,又恐怖的人物!

“我不會死的!”李靈兒很堅定的望着教皇,一字一頓道。

“好吧!”教皇深深的看了李靈兒,旋即,又將目光定格到了我的身上,“我和你們說一下第二關的規則,以及教廷的禁忌……”

“在教廷內,禁制參賽選手發生任何形式的搏鬥,包括投毒,下巫,使咒,都不允許,一旦有人違規,那麼,違規者,教廷將會以重罪,將其處以死刑!”

“也就是說,只要回到教廷之內,任何仇恨,都要放下,但是,一旦離開教廷的範疇,那就不是我們教廷能夠控制的範圍了,你們,可以自行解決!”

“這是在教廷內部需要注意的事情,現在,我來說說第二關……”教皇緩了一口,輕輕的說道。 龍星夜之前說過。第二關,是由教廷制定的,具體的內容,教廷並沒有對外透露,所以,我們八個人,包括其他的參賽者,應該也都不知道。

而此時,教皇說要爲我們講一講第二關的規矩,我們八個人,自然也是豎起了耳朵,相信,之前進入教廷的其他隊伍,已經從教皇這裏,獲悉了第二關的規則了吧?

應該是這樣,而且,這也許就是先完成第一關的隊伍,佔據的優勢……先一步知道第二關的具體細節,也就多了一分制定針對計劃的時間!

不過,這些對於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早一步知道,晚一步知道,都無所謂……

書歸正傳。

教皇略微的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用那平淡無比的聲音,說道:“世界靈戰的第二關,是由我們教廷制定的,具體的內容是……由我,發動大預言術,打開通向另外一處平行空間的通道,而參賽者們,便以隊伍爲單位,依次進入那處平行空間之中,按照先後到達教廷的順序進入,最先到達的隊伍,最後進入平行空間,而最後到達的隊伍,則是最先進入……”

“進入平行空間之後,你們應該會經歷一次類似於跳傘的感覺,在下降的過程中,你們可以自行選擇降落地點……”

“至於規則,也很簡單……活着走出來,或者死在平行空間之中,不論任何手段,只要能在平行空間之中,堅持住十天,便可以獲得參加第三關的資格!”

“至於那處平行空間裏面有什麼……我也不知道!”

教皇一口氣說完了這麼一大番話之後,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足足緩了半晌,教皇才繼續開口道:“你們,懂了嗎?”

“懂了!”我微微一笑,教皇所說的第二關,其實和我在地府中的修行,差不多,都是類似於荒野求生的感覺,唯一不同的是,空間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未知,而我的身邊,不僅有隊友,還有對手,想要完成第二關,就只能在那片充滿神祕的空間之中,存活十天!

不過,我的腦中,也隨之出現了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那片神祕的平行空間,到底是什麼東西?

難道說,是某一處宇宙平行交叉點?

就像道村的沙河與祖乙大墓那般?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