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油錢過路費以及住宿費,最多也就花三千塊錢。

也就是說,用兩天的時間,他就可以掙到七千塊錢,這可是一筆大買賣。

“好的!沒有問題!快上來吧!”司機趕快向秦巖招手。

秦巖也不客氣,拉開副駕駛的門,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葉曉倩坐到了後座上。

“你們不是本地人吧?”司機一邊說話,一邊通過後視鏡偷偷地看葉曉倩。

他覺得葉曉倩太漂亮了,比那些電視裏面的明星都漂亮。

“別亂看啊!小心眼睛瞎了!”

超神術士 秦巖本來就對司機沒有好感,因爲他是看到葉曉倩才停的車,現在司機居然敢偷瞄葉曉倩,這讓秦巖有種媳婦被流氓惦記的感覺。

司機打了個哈哈,轉過頭不敢再看葉曉倩,不過心裏面卻對秦巖恨之入骨。 半天后,司機開車將秦巖和葉曉倩送到了帝都。

下了車,秦巖立即拿出通信符開始聯繫邱邵。

緊接着,秦巖又給慕容雪菡打去了電話,詢問慕容雪菡和李天霸在哪裏?

接到秦巖的電話,慕容雪菡特別高興:“主人,你最近去哪了?爲什麼一直打不通你的電話?”

這幾天在龍虎山,秦巖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我去辦了點事,你和李天霸還好吧?”

“我們都很好,主人,我們一直在萬國大酒店等你。你什麼時候過來?”

“不了,我還有事情要辦,你和李天霸也幫我去辦件事……”

緊接着,秦巖將他們需要辦的事情告訴了慕容雪菡。

“主人,你放心吧,我和李天霸絕對不辱使命。”

“嗯!注意安全!”掛斷電話,秦巖靜候着邱邵的消息。

十幾分鍾後,邱邵給秦巖傳來了通信符。

看完通信符,秦巖擰起了眉頭,他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秦巖,怎麼了?”看到秦巖臉色灰暗,葉曉倩的心也懸到了嗓子眼。

她覺得孩子的原魂肯定出事了,否則秦巖不可能這樣。

秦巖嘆了口氣,將通信符交到了葉曉倩的手中。

當葉曉倩看完通信符後,整個人都矇住了。

在我買下銀河系之前的日子 秦巖關切的問:“葉曉倩,你沒事吧?”

葉曉倩回過神,一把抱住秦巖傷心無比的說:“秦巖,你快想想辦法,救救我們的孩子。”

秦巖嘆了口氣,咬住嘴脣說:“我們去應約吧!”

因爲道派違反了百年前的協定,鬼域和邪靈殿要各大道派給個說法,各大道派就將所有的過錯都推到了秦巖的頭上。

鬼域,道派和邪靈殿三方聯合起來舉辦了一個公審大會,公審的對象就是秦巖。

由於他們一直沒有聯繫到秦巖,就用秦巖孩子的原魂作爲誘餌,想脅迫秦巖現身。

“可是你連各大道派的人都不一定能搞定,更何況現在又多了一個鬼域和邪靈殿,你覺得你能行嗎?”

葉曉倩此刻既擔心自己的孩子又擔心秦巖,她是左右爲難。

如果他們不去公審大會,他們的孩子必死無疑。

如果他們去了公審大會,雖然能保住孩子,但是秦巖卻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無生。

“有些事情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們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更何況我們要救的還是我們的孩子。”秦巖拍了拍葉曉倩的肩膀,讓她不要擔心。

一天後,秦巖帶着葉曉倩來到了風雲山。

在來風雲山之前,秦巖做了一些安排,也算是給自己鋪了一條後路,至於管不管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剛剛來到風雲山山腳下,秦巖就感覺到有人盯上了他。

他眯起眼睛,跟着感覺向目光所在的地方望去。

他看到不遠處矗立着一塊三米高的巨石。

這塊巨石上面刻着“風雲山”三個大字。

原來,這塊巨石不是普通的石頭,而是一個石頭邪靈。

從石頭的紋路來看,這塊石頭至少在這裏矗立了上千年。

也只有經歷過上千年的風吹雨打日曬,這種死物才能通過吸收日月精華,天地靈氣而變成邪靈。

秦巖假裝並沒有看出這塊石頭邪靈,帶着葉曉倩向山裏面走去。

當秦巖走到石頭邪靈旁邊的時候,邪靈從背後伸出一隻石手,攔住了秦巖的去路:“請出示你的邀請函。”

“我沒有邀請函。”

“沒有邀請函?沒有邀請函你來這裏幹什麼?難道你不知道這裏正在舉行公審大會嗎?”石頭邪靈傲慢無比的說。

隨身空間之一品農家女 其實他早就知道對方是秦巖,只不過他想刁難一下秦巖。

與此同時,石頭邪靈將秦巖來到風雲山的消息通知給了邪靈殿的幾位長老。

“我就是你們準備公審的秦巖。如果你不讓我進去那我就走了!”

秦巖轉過身作勢要走。

石頭邪靈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立即攔住了秦巖:“哦!原來你就是那個犯罪分子啊。”

葉曉倩有些看不過去了,她憤憤不平的說:“什麼叫犯罪分子,你嘴巴放乾淨一點。”

“怎麼?他擾的我們邪靈殿不寧,還不允許我們說話嗎?”

因爲秦巖的事情,邪靈殿最近被鬧得雞犬不寧,各大道派的人以及鬼域的各類鬼紛紛來到了邪靈殿。

這讓邪靈殿很多普通民衆十分不滿。

秦巖擺了擺手,對葉曉倩說:“算了,我們還是趕快進山吧。”

暗寵成癮:早安,BOSS大人 拉住葉曉倩,秦巖沿着進山的小路向山上走去。

沿途上秦巖看到不少邪靈,它們有的躺在地上吸收日月精華,有的躺在地上吸納天地靈氣。

以前秦巖以爲邪靈都生活在遠離世俗的地方,但是此刻他才知道,原來所謂的邪靈殿居然就坐落在風雲山上。

沿着山間小路走了十幾分鍾,秦巖來到了懸崖邊。

懸崖崖底深不見底,什麼也看不清楚。

“秦巖,我們不會是走錯了吧,我們怎麼會來到懸崖邊上?”

秦巖拿出羅盤,向上面看去。

根據上面的提示,他們所走的路線並沒有錯。

就在這時,天邊飄來兩片彩色的雲彩。

當兩片雲彩飄到秦巖和葉曉倩的頭頂後,立即化作人形落在秦巖他們身邊。

看到這兩個邪靈,秦巖十分驚訝。

秦巖見過石頭、梳子、銅鏡、畫卷等物品,通過千年的修煉化成邪靈,卻從來沒有看到過雲彩會化作邪靈。

雲彩雖然也是死物,但是它們畢竟隨着空氣在流通。

在此過程中,它們必然會流失一部分,或者是增加一部分,很難維持原有的現狀,所以它們很難形成邪靈。

但是秦巖卻不知道,一些非常厲害的人通過祕術,可以控制住雲彩的形狀和大小,再通過上百年的祭煉,是完全可以將雲彩煉化成邪靈的。

這兩個雲彩邪靈,就是這麼煉化來的。

她們兩個是翩翩少女,不但腳步輕盈,而且身姿婀娜,走在路上就像踩在了棉花上。

“公子,您就是秦巖吧?”其中一個雲彩邪靈給秦巖請了一個安。

秦巖點了點頭。 “那請你們跟我們來吧!”

雲彩邪靈先是對秦巖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然後揮起衣袖化成一道狹長的雲橋,從懸崖上一直延伸到懸崖底。

秦巖這時才弄明白,原來他們沒有走錯地方,邪靈殿在懸崖底。

秦巖拉起葉曉倩的手,走上雲橋,一步一步的向懸崖下面走去。

葉曉倩一邊走一邊在心中暗想:真沒有想到世界上居然會有這麼神奇的事情?

不一會兒,秦巖和葉曉倩來到了懸崖崖底。

懸崖崖底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

一般情況下,人們站在懸崖下,擡頭看到的應該是高聳入雲的峭壁,以及只有巴掌大小的天空。

可是秦巖現在目光所及之處,根本沒有峭壁,而是一片廣闊的田野,以及無邊無際的天空。

似乎他們所在的地方並不是懸崖崖底,而是來到了一處一眼望不到邊的巨型農場上。

葉曉倩也對此嘖嘖稱奇。

在這巨型的農場上,不時有人從秦巖他們身邊走過。

“公子,請隨我們來!”雲彩邪靈幻化成人形,恭敬無比的對秦巖說。

秦巖點了點頭,跟着兩位雲彩邪靈向前走去。

幾分鐘後,雲彩邪靈將秦巖兩人帶到了一片玉米地中。

當秦巖和葉曉倩剛剛走入玉米地的時候,玉米地在瞬間幻化成一個宮殿,而他們就站在宮殿門前。

宮殿大門兩側站着十幾個邪靈士兵,他們目不斜視,筆直的站在原地,就像一個個視死如歸的勇士。

秦巖和葉曉倩從他們身邊穿過,走進了宮殿裏面。

宮殿裏面到處都是嘈雜的議論聲。

秦巖擡起頭向說話的人望去。

他看到宮殿的正面擺着一把大椅,大椅上面坐着一個懶散的中年男人。

在大椅兩邊,分別擺着兩排椅子。

左邊一排,坐着道派各個掌教;右邊一排,坐着鬼域的代表。

當他們看到秦巖進來後,全部轉過頭向秦巖望去,目光中閃爍着陰森的目光。

“秦巖,你看,徐思遠在那裏!”葉曉倩一眼就看到了徐思遠,她指着徐思遠咬牙切齒的說。

秦巖順着葉曉倩所指的方向望去。

與此同時,徐思遠也正向秦巖望來。

他們兩人的目光對視在一起,就像四柄鋒利的匕首擊撞在一起,爆射出無形的火花。

“殿主,秦巖到了!”雲彩邪靈盈盈拜下,對着坐在正面大椅上的中年男子恭敬無比地說。

邪靈殿殿主坐直了身子,擡起頭向秦巖望來。

“你就是秦巖嗎?”他摸了摸下巴,大有深意的看着秦巖。

不等秦巖說話,崔俊洛從椅子上站起來,指着秦巖大聲說:“高殿主,就是這個傢伙破壞了我們百年前的契約,今天我們一定要殺掉他。”

說罷,崔俊洛“嘿嘿”冷笑起來。

秦巖沒有想到崔俊洛也來了,剛纔因爲人太多,他沒有看到崔俊洛。

“對,我們今天一定要將他繩之以法。”衆閣派掌教從椅子上站起來,指着秦巖咬牙切齒地說。

上次對付異道者,衆閣派幾乎全軍覆沒,他將這筆債算在了秦巖的身上。

他卻不知道,令他們衆閣派大敗而歸的不是秦巖,而是龍虎山。

只不過是龍虎山將所有的一切都嫁禍給了秦巖。

秦巖沒有理會這些人,對邪靈殿殿主大聲說:“殿主,在事實沒有弄清楚之前,我應該還不是犯人吧?”

“不!事情已經很清楚了,你就是犯人,犯人就是你!爲了節省大家的時間,我現在正式宣佈你是破壞契約的罪魁禍首。”

緊接着,邪靈殿殿主打了一個響指:“來人,給我拿下秦巖!”

兩個魁梧有力的侍衛從門口走進來,一步一步地向秦巖走去。

他們目露兇光,恨不得將秦巖一口吞掉。

秦巖原本還想和他們講講道理,但是秦巖發現,對方簡直就是無賴,連辯駁的機會都不給他留,居然想直接將他拿下。

不過不到萬不得已,秦巖不願意出手。

因爲那樣只會得不償失。

“等一等!”秦巖舉起手大聲說。

“你還有什麼話說?”

“你們難道就不能給我一個申辯的機會嗎?”

“事情已經很清楚了!我想就沒有這個必要了吧!”邪靈殿殿主用慵懶的聲音說,眼神中滿是譏諷的笑意。

“好!既然這樣,請把我孩子的原魂還給我,並且將葉曉倩送出去!”

聽到秦巖的話,邪靈殿殿主分別和徐思遠等人,以及崔俊洛等鬼類對視了一眼。

隨後他們爆發出驚天動地的狂笑聲。

過了好一會兒,他們才停下來。

邪靈殿殿主搖了搖頭,譏諷地看着秦巖:“秦巖,你是不是太天真了?難道你沒有聽說過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道理嗎?”

說罷,邪靈殿殿主“哈哈”狂笑起來。

掬花拂塵 其他人也跟着“哈哈”狂笑起來。

聽到邪靈殿殿主的話,秦巖攥緊了拳頭,他沒有想到這些傢伙這麼卑鄙,不但要殺了他們父子倆,還要殺了葉曉倩。

“原來你們並不想放過我的孩子,而是想殺掉我們一家人!”秦巖冷笑起來,心中悲憤無比。

秦巖雖然知道這些傢伙非常卑鄙,但是覺得他們在大面上肯定不敢亂來,因爲他們要維持他們“君子”的形象。

可是現在秦巖才發現,他們此刻已經不再顧及他們的形象了。

“你們可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爲什麼要說話不算數。如果這件事傳出去,你們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嗎?”

葉曉倩故意激將對方,想讓邪靈殿殿主收回命令。

“你覺得會有人傳出去嗎?你覺得有人敢傳出去嗎?”崔俊洛翹起嘴角冷笑起來,不屑一顧的看着葉曉倩和秦巖。

葉曉倩的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煞白。

她緊緊的咬住嘴脣,憤恨無比的看着大殿上的每一個人。

“你們愣着幹什麼,動手啊!”崔俊洛越過邪靈殿殿主,給邪靈殿的兩個侍衛下命令。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