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似乎並不急,就像一隻老貓戲耍着一隻老鼠。

“咔咔咔!”

寇靖昊慌張急促的按動着定位儀上面的求助按鈕。

然而,沒有絲毫的反應。

金陵冷笑道:“沒用的,低級動物!”

不多時後,一個強壯的身體,在山坡旁的懸崖下墜落。

而金陵,則穿上了毫無破損的防風衣褲。

重生醫武劍尊 快步趕到幾公里外,這纔打開直播功能,一如既往,沉穩的開始趕路。

彈幕裏,盡是寇靖昊和江子涯無人機失靈的突發事件…… 不僅僅是觀衆們在討論,極限荒野大賽的主辦方更是亂成一鍋粥。

大賽所用的無人機是經過嚴格檢測的,一路走來,也確實印證了這黑科技的強大。

第一次出現失誤,是在大沙漠上。

江子涯和壬晴兒在神山內部,無法選擇退賽。

但是有驚無險的過去了,主辦方雖然有推卸責任的嫌疑,但是暗地裏,則是把對無人機的檢測達到了苛刻的程度。

然而,就在嚴格檢測後的又一場比賽,無人機又出事了。

還是兩個連續出了問題。

上次大沙漠是無法退賽,但是還能看到影音。

這次倒好,直接消失無蹤,直接啥都沒了。

兩組搜救小隊緊急出發,直奔兩架無人機消失信號的位置而去。

主辦方承受不起這種失誤。

就在外面亂成一鍋粥的時候,江子涯已經來到了洞內洞。

外面的山洞,不過是滄海桑田,地殼變遷之下,撕裂的一層巖壁。

裏面的,纔是真真正正的山洞。

空曠,深遠,不知幾許。

江子涯眼前一片漆黑,便在揹包裏拿出一直捨不得使用的手電。

這玩意沒法在野外充電,主辦方給每個人備了一個,想來也是知道,這一片區域的危險性,便於選手應急使用,但是絕對沒法一直使用。

手電調成散光,讓江子涯的視線可以看得更廣闊一些。

陰暗,清冷,但是絕對不潮溼。

山洞也並不是江子涯以爲的,是整個山體的空隙。

而是一彎弧形的長廊。

遠處不知多遠,看不到盡頭,但是寬廣的程度,也就夠兩輛大卡車並排而行。

到處都可以看到人工的痕跡。

地面很平,沒有坑坑窪窪。

巖壁兩側,刻滿了浮雕,雖然已經辨不清顏色,但是輪廓都很清晰,沒有絲毫的破損。

臨他最近的,也就是這條彎廊的最內部,刻畫着兩隻帶着骨翼的怪物,狼不狼,狗不狗的模樣。

一個沖天而上,一個盤旋而下。

分別張開大嘴,即將吞掉兩個圓球形的圖案。

江子涯心裏第一印象,就想到了天狗食月這個典故。

但是,這分明是兩隻天狗,一上一下,難不成把太陽也吞了?

這幅圖案很精美,在這兩隻天狗中間的空隙處,刻滿了美麗的鮮花,枝繁葉茂的大樹,翩翩起舞的俊美男女。

甚至於,江子涯看到裏面還有帶着翅膀,很像是飛機的東西,後面噴着火,栩栩如生。

這是一個繁華的世界,美麗而自由。

然而,接下來的浮雕則徹底改變了風格。

那是一羣人,手裏拿着長矛和刀劍,混戰在一起。

地上到處都是屍體,到處是滾落的頭顱。

雕刻者是如此的認真仔細,哪怕每一個滾落的頭顱,都雕刻的一絲不苟,古老的壁畫之中,很少有如此寫實的景象。

“咦? 農門春暖:我家娘子是村霸 不對啊!剛纔的圖還會飛,怎麼到了這裏,就全變成大刀長矛了?”

江子涯疑惑着自言自語道。

轉而,似乎想通了什麼,急忙快走幾步,來到走廊的另一側,打着手電看過去。

果不其然,這相對的兩幅圖,才應該是連接的。

這幅圖案上,上下的兩個圓球消失了,繁華茂樹全都變了模樣。

要麼凋零無葉,似乎已經徹底死去。

要麼,便長得巨大無比,長長的枝條上面拴着人類的屍體,要麼就是盛開的妖豔巨花,竟然帶着尖利的牙齒,將人吞吃其中。

一座座建築倒塌,大地上成爲了一片片廢墟。

一些凌亂隨風的斑點,結合地面上的一些痕跡,江子涯很容易判斷出,那是皚皚白雪。

日月間的世界,被大雪和奇怪的植物覆蓋了。

“是了!文明和科技,在大自然面前,是如此弱不禁風!難怪第三幅圖是刀劍長矛,那種野蠻的廝殺。”

緊挨着這幅圖,應該就是第四幅。江子涯急忙錯開幾步,仔細觀望過去。

這幅圖很像是山海經上面的青牛圖,圓形的輪廓,一整塊的陸地。

到處都是奇形怪狀的生物,帶着翅膀的老虎,馬腿人身的怪物,長着人頭的老鷹,長長細細舌頭,卻有着人臉的蟒蛇,而最多的,更像是一些昆蟲,江子涯從沒見過的昆蟲,模樣很像寒武紀生命大爆發時期的那些產物。

它們追逐,狩獵着每一個兩條腿走路的人類,一如人類曾經騎馬彎弓,追逐那些野鹿。

這是個混亂的世界,物種與物種之間,似乎沒有了清晰的界線。

江子涯看不懂,但是心裏隱隱有些難以言表的戰慄。

轉回身,走到另一側,看向第五幅圖。

依舊是荒涼的世界,大地冰冷而蕭瑟。

然而,那些奇怪的植物和殘忍的怪物都不見了蹤影。

只有極少的人類,跪拜在地上,任那天空之中降落的巨大影子收割者他們的生命,沒有任何反抗。

第六幅圖極爲簡單。

只有一雙精緻到纖毫的手,還有一個打開的盒子。

盒子裏面飛出十個光球,騰躍飛天。

那收割人命的巨大影子,在這十個閃耀的光球下消散無蹤。

然而,那些跪拜的人類,沒有絲毫的雀躍和歡呼。

第七幅圖,似乎可以一眼望穿。

荒涼的世界,愈加荒涼,連剩下的極少數的植物和野獸,也都變成了一堆堆乾枯的柴草和白慘慘的骸骨。

河流被蒸乾,湖水變成地坑,廣闊的海洋越來越小。

第八幅圖,略微複雜,一如既往的惟妙惟肖。

那是數量比之前圖案之中,更加稀少的人類,散落在這廣闊,荒涼,炎熱的世界之中,零零散散。

或是在爲一彎水流拼殺,或是跟隨着海水消失的腳步,死亡亦或是哀嚎。

第九幅圖,場景大變。

十個肆虐天空的光球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漫天陰沉濃厚的雲霧。

那是江河湖海被蒸發起來的水汽。

它們凝結在大地的上空,已經徹底飽和,濃密的快要變成懸空的大海。

第十幅圖,緊接着上一幅圖。

飽和的水汽終於不堪重負,傾瀉而下。

整幅圖都是在大雨之中,大地之上,到處都是瘋狂的洪水,只有少數幾座山峯堪堪露出水面。

第十一幅圖,又是關於人類的畫面。

稀少的人類,在四面八方,或乘船或步行,向着大地上最高的地方匯聚着。

地面有走着走着,跌倒在一邊,再也站不起來的人類,但是沒有人去拉他一把,每個人都呆若木雞。

洪水之上,有很多巨大的海獸,吞舟之魚,將一艘艘船隻咬在利牙之上。

第十二幅圖,也是這裏的最後一幅浮雕。

只有一座高山,下面四周全是飄蕩的洪水,似乎只有臥身之地。

在這裏,只有一個人。

他盤膝坐在山頭上,手裏捧着一個晶瑩透剔的立方體,笑看着四周近在咫尺,齜牙咧嘴,把頭伸出水面的那些恐怖的水獸。

莫名的,江子涯很自戀的感覺,畫面上這個帥氣的小夥子,和自己長得有一丟丟的像…… 之所以稱爲十二幅圖,那是因爲中間有着明顯的分界線。

但是,其實每幅圖都很巨大,裏面內容繁多,以次序演示時間的演變。

比如最後這幅圖,裏面的男子,最終是消失在大地的最上方,只留下一個影子。

但這並不一定是代表飛翔,因爲在中心國的古代,一直沿襲上南下北的方位演示。

所以,這個男子,和自己貌似有點像的男子,也有可能最終是走向了極南之地。

複雜的十二幅圖,似乎演示了幾種人類神話傳說之中的共同災難。

天狗吞噬日月,這應該是傳自與中心國神話以及北歐神話之中。

兩個地區,一東一西,都有天狗食月的神話傳說。

不過,似乎北歐的神話更貼近一點。

畢竟第一幅圖,整個世界觀,很像是北歐神話,諸神黃昏的開始。

中心國的天狗,在那裏被稱爲哈提和斯庫爾。

諸神黃昏的末日之戰,先兆便是日月無光。

大地陷入無盡而漫長的寒冬,四面八方颳着強勁的風雪,大地冰封。

日月無光,世界從此便沒有了溫暖和光明。

爲了生存,爲了資源,首先瘋狂的是人類本身。

對愛投降 他們互相殺戮,爭奪着一切可以果腹的食物,和可以保暖的衣服燃料。

黑暗之中,魔鬼的寵物降臨大地,它們追逐吞食着人類,粉碎着一個又一個靈魂。

隨後,衆神降臨,大地成爲了神和異獸的戰場,硝煙瀰漫,甚至於最後兩敗俱傷。

而最後那個虛幻而龐大的影子,江子涯猜不到那是什麼意思,因爲在北歐諸神黃昏的記錄之中,並沒有那一段。

若是聯想一下,江子涯覺得,那似乎更像是S經啓錄之中,最高神降臨人間的情景。

天地無光,神懲罰着每一個墮落,背叛,不再信仰他的人類。

最有趣的是,接下來的十個光球,明顯是中心國十個太陽的傳說,然而這個傳說卻是緊挨着神之降臨。

而且,看圖幅的時間延續,表示的意思應該是,這十個太陽,將那片巨大的影子吹散消失。

這看起來似乎是拯救人類的義舉,但是打開盒子的人,只能看到一雙手,卻不知那是誰。

獨寵萌妻 然而,這種拯救的後遺症,便是另外一場災難。

那就是生命之源,水的消失。

這正是,陰極陽生。

大自然的道,從未改變過,哪怕是神也不曾將其改變。

陽極陰生。

水蒸發一空,大氣層下的水分子達到飽和,一場無邊的大雨降臨人間。

極陽終至極陰。

這樣的大雨,這樣的洪水,可以泯滅一代文明的洪水,江子涯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史前大洪水。

這是記載於全世界,每個神話典籍之中的故事,就連科學家的考察結果,也是一致的。

那就是,在一萬年前左右,的的確確,有一場全球大洪水發生。

諾亞方舟也好,女媧補天也罷,都是發生在那個時期。

看洪水圖的意思是,這個世界,最後只剩下一個人,而這個人去了天外亦或是極南之地。

但是,結合中心國神話和北歐諸神黃昏,則勉強可以猜測。

這個人,應該是去了這個已經毀滅的宇宙的極南端。

江子涯記得,諸神黃昏的結局就是,殘存下來的唯一,到了正在毀滅的宇宙的極南端,那裏有一片從未有人到過的藍天。

人類這一代文明的新世界,便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惡少的私有寶貝 世界各地,對新世界文明的開始,神話傳說並不一致。

但是,卻都是在末日神戰和大洪水之後。

大禹的息壤治水。諸神黃昏維達的極南新世界。S經的諾亞方舟。蘇美爾文明的正方形大船(與方舟形容接近,那是YLK沙漠地區出土的五千年前的楔形文字泥板記錄)。

希臘文明的宙斯降罰,普羅米修斯的兒子鳩凱琳造方船,拯救生靈的種子。Y度的摩奴法典,苦行僧摩奴造方船拯救生靈。

巴比倫的貝爾神惱怒世人,決定用洪水毀滅人類。伊阿神偷偷吩咐一位河口老人制造方船,備下生命種子。

古墨西格的文書《奇馬爾波波卡繪圖文字書》說:“天接近了地,一天之內,所有的人都滅絕了,山也隱沒在洪水之中……”

瑪雅聖書記載:“這是毀滅性的大破壞……一場大洪災……人們都淹死在從天而降的黏煳煳的大雨中。

可以很負責任的說,全世界二百五十四個主要民族,八十四種語言區域裏,全都有大洪水的記載,而且在時間上,神祕的默契吻合。

其中大多提到方舟,有的只提到船。

中心國算是比較奇特的,提到了兩種神物,那就是息壤和河圖洛書。

而中心國自古有天圓地方之說,息壤爲方,原來亦是方舟。至於河圖洛書,在現代科學的發現下,卻是與銀河系的旋轉圖一致,只是觀察角度相反。

那麼,是不是證明,息壤方舟爲載體,河圖洛書爲地圖的一場大逃殺呢?

諸神黃昏的維達,到了崩潰宇宙的極南之地,開創了新的天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