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過三巡,陸離的話也多了起來。

“不錯,本座一直相信有真愛,而且已經找到了。”沐雲軒幸福一笑,他們的第四個孩子,還有幾個月就要出聲了。

而洛瑤,也在這個時候帶着兩個丫鬟過來。

聽到陸離的話,她心裏更加的生氣。

在看看那一身風姿瀲灩的蘇紫陌,她做的烤肉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她真的是他的真愛嗎?

她不相信,天下的男人都是,有幾個是經得起誘惑的。

哼!烤肉哪有雞湯養人!

她看着沐雲軒,換上了一副溫柔的表情。

她曼妙的身姿蓮步輕移,緩緩走到沐雲軒面前。

“夢魘,這是你最喜歡雞湯,你嘗一嘗吧,以前我每次給你做,你都很喜歡喝的。”

洛瑤示意丫鬟把雞湯和幾盤她的拿手小菜放到桌子上。

沐雲軒卻沒有看一眼,目光專注在自己心愛的人身上。

陸離一看雞湯上飄着一層金黃色的油,他不喝嘴就膩了。

“洛瑤,你下去吧!我們會好好吃的。”陸離看着沐雲軒不說話,便開口說道。

他的脾氣一向這樣臭。

就是出去了這麼年,依然是一樣的。

“陸離郡王,我想和你一起吃。”

洛瑤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是深深的看着沐雲軒的。 聽着洛瑤的話,陸離有些爲難了。

他今天就想和夢魘一起吃飯,一起喝酒,不想別人一起吃。

看看那表嫂多有自知之明。

安安靜靜的在一旁烤着烤肉,對於他們的話,從不插一句嘴,把時間留給了他和夢魘。

而洛瑤望沐雲軒的目光中,充滿了追憶之色。

可順着他的目光看去,他的目光卻聚在那抹紅色的身影上。

“洛瑤,今夜是本郡王和……”

洛瑤沒等陸離將話說完,快速的坐到沐雲軒的旁邊。

她那堅定的目光直視着沐雲軒,如秋水般的眸底,掠過一抹執著之色。

沐雲軒卻瞬間起身,看着陸離。

“陸離,你也得差不多了,回去休息吧!陌兒累了。”

說完,不等陸離回答,沐雲軒快速的朝着蘇紫陌走去。

他墨黑的眼底,那眼神中充滿溫和之色,關切之意盡顯。

小女無憂 “陌兒,我們回去吧!”

他溫柔的聲音,專注着他臉上的神情,很迷人。

令她的心中充滿了溫暖,溫柔的笑意在眼底醞釀。

聯盟之魔王系統 “你吃飽了,我們就回去吧。”蘇紫陌脣角邊浮現出一絲溫柔的笑意,帶着一股內斂的自信。

兩人相擁着離開,那恩愛的場景,令人羨慕。

洛瑤尷尬又心痛的坐在原地。

她那眼波流轉間,閃動着陰沉的怒火與恨意。

“洛瑤,夢魘在在一百年年前就沒有給過你希望,即使他現在回來了,他也不會給你任何的機會的,他爲什麼會走出去?就是因爲他想去找一份屬於他自己的真愛,他現在找到了,你應該祝福他纔是。”

陸離本就沒有醉,洛瑤野心,他看得清清楚楚。

只可惜,夢魘已經找到自己喜歡的真愛了。

陸離的話,讓洛瑤微微的怔了怔!

“陸離,那又怎樣,爲了夢魘,我可以委屈自己做妾室的。”

那女人已經死了,她就不相信自己還鬥不過一個死人。

她看着那消失在拐角的身影,她如寒潭般陰沉的眸底,掠過一抹執著之色。

“我已經提醒過你了,你最好不要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夢魘只對自己在乎的人有感情。”

只怕她連做妾室的機會都沒有。

夢魘,不是一個會納妾的人。

他想要的就是那一份真愛,若是納妾了,呵呵!

那夢魘也不用出去了。

“洛瑤,夢魘是不會喜歡大祭司和巫師的,你知道嗎?他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才帶回了那個女人,他對她,比稀世珍寶還要好,他人雖然陪着我在這裏喝酒,可他的目光一直都是看着他的妻子的,你覺得他會納妾嗎?”陸離冷笑的看着她。

這女人若是不早一點點醒的,只怕會出事。

洛瑤的心,狠狠地抖了一下。

帶着幾分咬牙切齒說道:“陸離郡王,我的事情不用你擔心,你管理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至於我和夢魘的事情,你只要不在中間離間我們,我會很感激你的。”

洛瑤憤怒的起身,帶着兩名丫鬟離開。

夢魘,當年是你救了我,是你把我帶到這裏來的,你就應該對我的一生負責。 “我,離間你們?”陸離不可思議的指着自己,目光卻憤怒的看着洛瑤的背影。

“我看用不着我離間,你也沒那個機會了。”

陸離端起一旁的桂花釀一飲而盡。

香醇的口感讓的瞬間覺得很滿足。

總裁的貼身下堂妻 都怪洛瑤,要不是她來了,夢魘也不會那麼快就走了。

“表嫂會釀製這麼好喝的酒,你會嗎?你不會?你只會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教訓人,整的自己就是這裏的女主人一樣似的,你就是一個花瓶。”陸離藉着酒勁,心裏帶着幾分怒氣,第一次發起牢騷來。

隨即!

她走去將烤架上已經考好的肉端過來吃。

重生豪門寵婚:梟寵不乖嬌妻 “嗯,又嫩又香,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烤肉呢,難怪夢魘比我吃的還要多。”

陸離自言自語的說的,沒良心的傢伙,一走就走了那麼多年,就留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裏。

他當時就應該和他一起走,說不一定,他這個時候也找到他的真愛了。

他也就不用看着他們在他面前秀恩愛了。

這回他回來了,換他出去找。

陸離心裏不斷的想着。

靜謐的花園裏,是不是傳來他的嘟囔聲,令整個靜謐的夜空顯得有幾分生機勃勃的。

回到二樓寬大的房間裏,蘇紫陌坐到寬大的檀木雕花牀榻上。

沐雲軒在一旁洗漱。

她靜靜的地注視着他動作,溫柔的目光中,充滿了愛意。

沐雲軒回頭,正好撞進她那滿含愛意眼底,他瞬間猶如心靈交匯。

他微微一笑,快速的走過去。

“陌兒,爲何這樣看着我。”不過他喜歡她的目光專注着他。

“因爲愛你呀!”蘇紫陌調皮的說了一句,她眉梢帶笑,溫婉的看着他。

沐雲軒目光微微一怔,一抹激動醞釀在眼底。

他快速的坐在她的身邊,溫柔的凝視着她。

“陌兒,你可知道,聽到你說這句話,我的心,會激動很久才能平復。”

蘇紫陌含笑不語。

她很少對他說這樣的話。

她們之間,一直都他愛她多一些。

沐雲軒看着她,一臉寵溺的神情,輕聲問道:“陌兒,我們在這裏睡還是去空間指環戒裏睡?”

說完,他低頭,吻了上了她的脣,冰涼的觸感,讓他溫熱的脣倍感舒服。

想深入的探入,又怕引火上身。

他今夜喝了一些酒,被禁慾許久的他,此刻快要把持不住自己的。

“陌兒。”他靜靜的擁着她。

蘇紫陌微微退開了一些,她那烏黑明亮的眼睛,永遠都是一副水汪汪的樣子,眼神清澈,明如秋水,眼底時刻盪漾着溫柔的笑意。

她對着他低聲說道:“雲軒,回空間指環戒裏吧!”

“好!”他的聲音裏帶着暗啞的迷離。

到了空間指環戒裏,蘇紫陌在沐雲軒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沐雲軒聽了以後,覺得不可思議!

“陌兒,真的可以嗎?”

“嗯!”蘇紫陌帶着幾分羞澀,笑着點了點頭。

他今夜喝了酒,她一向知曉他的性格。

而下一秒,沐雲軒輕柔的把她抱在牀榻上。 “陌兒,我……”

“放心吧,你按照我教你的做就可以了。”

她對着他溫柔一笑,現在其實是可以的。

他今夜喝了酒,不滿足他,只怕他會一夜耳鬢廝磨,她也別想好好睡。

“陌兒,我會很好小心的。”

說完,沐雲軒低頭,快速的隼吸上她嬌豔欲滴的紅脣。

不一會,傳出沐雲軒粗重的喘息聲……。

第二天午時,兩人都還未起牀。

蘇紫陌一身慵懶的看了看一旁的漏斗,已經是午十了。

她偏頭看了一眼沉睡着的沐雲軒。

微微一笑。

雲軒已經有很久沒有睡到這個時辰了。

而沐雲軒,昨夜得到了滿足,直到此刻還睡得很沉。

蘇紫陌微微起身,摸了摸肚子,又大了一些。

蘇紫陌微微蹙眉。

長的這麼快,是因爲這裏的玄氣很充足嗎?

突然,她手摸着的地方,被孩子踢了一下。

“寶寶,怎麼了?孃親已經起牀了,一會帶你出去曬曬太陽去。”

蘇紫陌說完,孩子又踢了兩下。

蘇紫陌瞬間笑得一臉幸福。

“看你在肚子裏的動靜就知道,一定比你二哥還要調皮,你要是在調皮,孃親可要操心勞力了,你二哥被孃親打的可不少哦,你若是調皮,也會被孃親打小屁股的。”

突然,寶寶又踢了兩下。

這兩下有些重,蘇紫陌感覺肚皮都有些脹脹的。

寶寶似乎在表達自己的不滿。

“調皮鬼,你這樣踢孃親,可不好,踢得有些重了哦。”

蘇紫陌話音一落,再次被孩子踢了一腳。

這一腳卻輕了許多。

“不錯嘛!還知道聽話。”蘇紫陌緩緩坐起身子來。

沐雲軒快速的將她圈入懷中。

“陌兒,再陪我睡一會兒。”

蘇紫陌微微蹙眉。

“雲軒,這都午時了,還睡呀?”蘇紫陌低頭,含笑的看着他。

平日裏他很早就起牀了。

“陌兒,就一會。”他很久沒有像今日這樣貪睡過了。

“好,你睡吧,我就在一旁陪着你。”

蘇紫陌又躺會牀榻上去。

沐雲軒眼底閃過一絲腹黑,卻緊緊的擁着她。

想到昨夜,他滿臉幸福。

就這樣,沐雲軒又睡了一個時辰才醒過來。

帶着蘇紫陌出了空間指環戒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蘇紫陌一看,一天又要過去。

其實,這裏神祕的時間空間,蘇紫陌很想把它解開。

“我都來了第四趟才見到人,你們倆躲哪去了?”陸離一進門就問道。

“躲哪去你不管,本座有事和你談。”沐雲軒今日心情很好,語氣也十分和善。

“好!我也有事和你說,可這一天到晚都沒見到你的人影。”陸離看着沐雲軒開心的神情,別有深意的笑了笑,這到底要多多喜歡,纔會這樣的幸福。

蘇紫陌看了看他們兩人,“你們聊,我出去曬曬太陽。”

蘇紫陌的手,輕輕撫摸着肚子。

這小傢伙總踢她,一定是悶了。

“陌兒,不安全,我很快就和陸離談完了,然後我再帶你出去。”沐雲軒不放心,陌兒現在毫無保護好自己的能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