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掌蘊含了可怕的力量,我竟然驚懼的不能動彈,更有種死到臨頭的絕望感覺。

“父親……”

矢澤大喊一聲。就在老魔君那一掌就要落在我身上的時候,他身形一晃,攔在了我身前。

“你當真瘋了……”老魔君頓時大驚,但收手不及,只能盡力撤回了些力量,但那一掌仍舊打在了矢澤身上。

“噗……”

矢澤被打得往後飛去,我也被他撞擊的跟着他往後飛,最後,我撞在牆上,他撞在我身上,身子往前一倒,“噗”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我感覺肚子有些隱隱作痛,但沒空多想,慌張的問矢澤:“矢澤你怎麼樣?”

話出口,我才驚覺,我竟然可以開口了。

我猶豫是不是該馬上跑出去追劉素妍,跟她說尹梵的事情……

矢澤擡頭,微微的撇向我,嘴角掛着一抹蒼白的笑意,問:“你在擔心我?”

“是,我擔心你。”我說出口,卻自己馬上就愣住了,我擔心他。難道,我已經不恨他了?

矢澤嘴角的笑意放大,道:“我這一掌,總算沒白挨……”

說着,他卻又突然身子往前一傾,“噗”的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後,眼看就要往前栽倒。

“矢澤……”我驚慌的喊出聲,趕緊騰出一隻手來,用一隻手抱着孩子,一隻手去拉他。

我剛要拉到他時,一個黑影掠了過來,一把扶住了矢澤。

“你這逆子,你簡直要把老子氣死!”

是老魔君,他扶矢澤坐穩,然後,自己也盤腿坐下,然後雙掌打出。按在矢澤身上,頓時,矢澤身上閃起耀眼的白光。

寶寶被那白光刺到眼睛,張嘴哇哇大哭起來。

我趕緊哄他:“乖、乖,寶寶不哭哦……”

這時,胡媚走過來,沒好氣的瞪着我道:“你還不趕緊抱着孩子走開,孩子這樣哭會影響他們的。”

我看看矢澤的背影,抱着孩子起身,離開了那房間。

“砰……”

我一出來,胡媚就把門給關上了,好像我是瘟疫一樣。

我苦笑,看看寶寶,他已經停止了哭泣,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

我對他笑笑,然後抱着他回到了我們的房間。

給寶寶換了紙尿褲,又餵過奶,他就閉着眼睛睡了,而我的腦子一直有些混沌,擔憂矢澤會不會有事,又覺得我真是可笑,他堂堂魔界君主,怎麼會因爲那一掌就怎麼樣……而且,我有什麼立場擔心他,我跟他根本毫無干系!

一直到天色黑下來,我都沒能見到矢澤。

“咚咚……”有人敲門。

我心裏立刻有些歡欣,難道是矢澤?

我道:“進來。”

門被推開,卻是送餐的侍女。

把飯菜端上桌之後,那侍女就退下了。

我看着滿桌豐盛的飯菜,還有兩副碗筷,心裏不由得更亂了。

胡亂吃了幾口飯菜,我寶寶洗了澡,然後便準備睡覺。

剛躺下,我突然問到一陣異香。

那香味沁人心脾撩人心魄,從我鼻孔裏進入,蔓延到我四肢百骸。讓我有種飄飄然的感覺……不對勁,這香味有問題!

我想要爬起來,卻發現我根本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甚至連手指頭都不能動彈一下。

“吱呀……”

突然,原本關閉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是誰?

劉素妍?

還是,胡媚?

我拼命挪着眼珠子去看,卻是眼睛都咧抽風了,還是不能看到來人究竟是誰?

“咯咯……”一陣銀鈴般的笑聲響起,我立刻就明白了,來的人是胡媚。

我心裏頓時升起一陣寒意,她這是,要對我下手了?

知道把我帶離矢澤身邊無望,又看見矢澤爲了我變成那個樣子,她怎麼可能會放過我?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正驚懼萬分,突然,我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從牀上坐直了起來,然後,機械般的伸出手,抱起了寶寶,下牀,走到胡媚的面前。

她又用那種毒蛇一般的陰冷的惡毒的眼神看着我,嘴角微微勾起,帶出一抹冰冷的笑意。對我道:“走吧,我送你上路。”

上路……她果真要對我下手!

我瞪大了眼看着她,飛快道:“如果我現在出了事情,那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矢澤一定會想到是你害了我。”

“咯咯……”她冷笑一聲,道:“別拿話嚇我,我早有準備,我已經給你下了攝魂香,你身體的控制權現在在我手裏,我會把你帶到一個很高很高的地方,然後,叫你從那地方,跳下去……”

“你跳下去之後,下面會有無數的妖魔等着啃你的血肉食你的魂魄,你很快,就會連點渣都不剩!”聞言,我頓時毛骨悚然,她是想,把我弄成自殺的樣子!

果然是狐妖,陰險狡詐到了極點,今天發生的事情,的確能讓我有足夠的理由自殺……

“哈哈哈哈……走吧!”她說完,得意的笑了幾聲,然後轉身上前。

我的腳立刻就跟上了她,完全由不得我做主。

我跟着她走出房間,經過迴廊的時候,旁邊有人經過,我趕緊張口想大喊救命。

但是,我原本想喊的救命兩個字,出口卻變成了:“混蛋!”

對方怒瞪着我,但卻不敢對我說什麼,只在我走遠之後,小聲的罵了一句神經病!

我的眼淚一下就出來了,心裏更是止不住的一陣絕望,怎麼辦,我連開口求救都不能。這裏又是魔界魔宮,我除了認識矢澤,其他的人我根本一個都不認識!而矢澤現在又受了傷,我還能指望誰來救我?

我跟着胡媚,上了魔宮黑色電梯,電梯冉冉上升。一直沒有停頓,大概十來分鐘之後,“叮……”一聲響,電梯門開了。

“到了。”胡媚嬌笑着上前走出了電梯,我的腳也緊跟着她走出去。

一出去,便走入了一片白茫茫的雲霧當中……我驚懼的想。這是什麼地方?

突然,胡媚揮動了一下袖子,頓時,雲霧散開,我這纔看見,這原來是個很寬闊的天台,放眼看出去,可以看見一座座黑色的山巒匍匐在腳底下……這裏,居然是魔宮的頂層!

她說,要讓我從一個很高很高的地方跳下去!

我回想起當時矢澤剛帶着我進入魔界時候的情形,入眼是連綿起伏的羣山,羣山之中最高的一座,就是魔宮的所在,而魔宮的建築體,更是高聳入雲端……

胡媚難道想讓我從魔宮頂上跳下去?

我全身的神經不由自主的緊繃了起來,從這地方跳下去,我又失控的不能使出法術,等落地,我恐怕會摔成一灘肉泥……

下面還有無數妖魔鬼怪等着我,他們會把我和寶寶吃的一乾二淨連魂魄都不留!

我眼珠子下移,看見了寶寶可愛的小臉,心裏頓時痛的要命,我死也就罷了,可是寶寶,我的寶寶那麼小那麼可愛,怎麼能夠以這麼悲慘的方式死去,還有我肚子沒出生的小棉襖……

走了一段,胡媚的腳步突然停住,我也跟着她停住,然後見她對我笑道:“我就送你到這兒了。”

她說完,我的腳又開始往前走。

我驚懼的看着前面,再走,我就真的要跳下去了……

“胡媚我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我威脅到你我死就足夠了,我的孩子是無辜的,求求你放了他……”我飛快的說出口。

然後,我的腳停住了。

我不由得欣喜,難道,她願意放過我的孩子?

卻馬上就聽到她說:“放了你的孩子,那你這自殺就顯得不夠逼真了,還是讓他陪着你死吧……”

她說完,我的腳便繼續往前走。看着離天台的邊緣越來越近,我的心臟簡直要從嘴裏跳出來,更是驚懼的簡直要魂飛魄散,從沒有感覺自己離死亡這麼近,近的只有一步之遙!

終於,我站在了天台邊緣,有隻手緊緊的攥住我的心臟,讓我有種窒息的感覺,我心裏狂呼吶喊:不,我不能跳下去,我不能讓我的寶寶死的那麼慘!

電光火石之間,我的腳已經邁了出去。一腳踩空,我的身體頓時往下撲……

我竟然,真的要死了!

一瞬間,我腦子裏掠過了無數畫面,小時候跟外婆在一起艱苦但幸福的時光,長大後一個人艱難的孤苦的生活,遇到夜君深之後……

夜君深,矢澤,顧浩天,夜蕭寒,曹麗華,尹梵……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在我腦子裏閃現。耳邊有如虎嘯一般的風聲,還有凜冽的空氣朝我撲面而來!

雖然無數次跟死神擦肩而過,但從沒想過,我竟然會這麼悲慘的死去,帶着我的兩個寶寶!

眼看離地面越來越近,我緊緊抱着寶寶,閉上眼,等待那痛苦的可怕的時刻來臨…… 突然,有人接住了我……我睜開眼一看,竟然是夜瀟寒!

看見這張熟悉的臉孔,我的眼淚一下就出來了,“蕭寒……”

謝天謝地,我跟寶寶都不用死了。

夜瀟寒給了我一個安撫的笑容,帶着我翻轉過身,然後往一邊飛去。

半把個小時後,我們落在了一個偏僻無人的山坡上。

夜蕭寒放開我,有些生氣的問:“嫂嫂你剛剛是在做什麼。你怎麼能不把自己和孩子的性命當回事?”

他以爲真的是我自己要自殺……我趕緊開口解釋道:“不是我要尋死,我被人下了攝魂香,被控制着才從魔宮頂樓的天台上跳了下來,我怎麼可能會尋死而且帶着孩子跟我一起死?”

夜蕭寒恍悟:“原來是這樣……”

“我先幫嫂子把攝魂香解了。”

他說着,擡手,將手掌按在我的額頭,開口唸了一段咒語,然後拉住我左手的一根手指頭,用風刃劃開了一個傷口,頓時,傷口裏流出了深藍色的液體,應該就是攝魂香的毒素。

幫我解了攝魂香的毒,夜蕭寒愧疚的看着我,道:“都怪我那天沒能攔住那魔頭,才讓嫂嫂受驚受苦。更是險些連命都丟了!”

“那魔頭實在卑鄙,竟然對嫂嫂用這樣的手段!”

夜蕭寒這是以爲害我的人是矢澤……我想開口把真相解釋給他聽,但想到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萬一胡媚不放心,殺下來想確認我到底死沒死,發現我跟夜蕭寒的蹤跡,那我們可就難以脫身了!

我夜蕭寒道:“先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魔界吧,以免節外生枝。”

這個食神來自地球 夜蕭寒點頭,道:“嗯,我這就帶嫂嫂走。”

他拉上我,一腳邁出去,我們便進入了空間隧道中。

怕他把我帶回冥界,我趕緊對他道:“蕭寒你直接把我帶到陽間吧。”

聞言,夜瀟寒十分驚訝,問:“爲什麼?”

我沉默了一瞬,道:“我現在回冥界已經沒什麼意義了……”

“難道大嫂打算放棄我大哥?”夜蕭寒驚異的看着我問。

夜君深……一想到他,我的心臟就隱隱作痛,更回想起,劉素妍說:他根本就一點都不在意我跟寶寶的死活,在我們生死不明的時候,他竟然在跟劉素妍做……

我咬咬牙,憋住心裏的情緒,道:“不是我放棄他,而是他放棄我,他心裏根本沒有我只有那女人,我現在回到冥界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我還是回到屬於我的世界,過我該過的生活吧。”

夜蕭寒看着我,眸光閃了又閃。最終道:“好吧,既然大嫂已經做出了決定,那我就送你回陽間。”

大概七八分鐘的時間,我們就從魔界回到了夜家莊園。

夜蕭寒憐愛的看了看寶寶,對我道:“嫂嫂保重,我走了。”

他說着,轉身,一腳踏進黑洞中……

“蕭寒等等……”我急忙叫住他,還有重要的事情沒跟他說呢,他這麼急着走。

聽見我叫他,他退回來,轉身問我:“嫂嫂還有什麼事?”

我看着他,輕聲說出口道:“我有個辦法能對付劉素妍。”

鵬妖 聞言,夜蕭寒臉上顯出驚喜,問:“什麼辦法?”

“是這樣的……”

我把我試探劉素妍,然後利用劉素妍心魔逼得她差點魂飛魄散的事情跟夜蕭寒說了,也把矢澤跟劉素妍合夥想害夜君深的事說了……

夜蕭寒驚詫的道:“沒想到,她竟然跟魔君勾結在了一起,這二人真是居心叵測。”

“幸好嫂嫂試探出了這樣的方法,這下我就不必擔心那女人再作怪了!”

我遲疑了一下。又道:“還有一件事!我懷疑,尹梵就是劉素妍前世的那個戀人。”

“怎麼可能?”夜蕭寒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看着我道。

我並不意外夜蕭寒會質疑我,因爲就連劉素妍自己都不相信,可是從種種跡象推斷來看,尹梵分明就是劉素妍前世那戀人。

我把我知道的證據和我心裏的推斷跟夜瀟寒說了,夜瀟寒的神情總算從不敢置信變成了懷疑。

我又道:“只要讓尹梵跟劉素妍碰面,那一切疑問就都解開了,或許,尹梵的出現還能化解劉素妍心中的仇恨,那一切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

聞言,夜蕭寒卻一點都沒有欣喜,反而一臉擔憂的道:“大嫂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我大哥瘋魔一樣的愛着劉素妍,他絕對不會放劉素妍走,但如果尹梵真的是劉素妍的戀人,劉素妍一旦跟他碰面,必定會擺脫我大哥跟尹梵團聚,但我大哥怎麼可能讓他們在一起,屆時,上一世的悲劇恐怕又要重演……那簡直是火上澆油。”

聽了夜蕭寒的話,我驚覺,我還當真是腦子秀逗了,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一點給忘了。

確實如夜蕭寒所說,只要夜君深還愛劉素妍,那事情就不容樂觀,只能以劉素妍徹底消失的方式終結。

我這麼想着,就聽夜瀟寒道:“現在看來,也只能讓劉素妍徹底消失,事情纔能有個瞭解。”

我們兩想到了一起……我點頭。實在沒辦法,也只能是那樣了。

夜蕭寒突然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問:“嫂嫂,如果劉素妍不在,你還願意回到我大哥身邊麼?”

幾乎沒有遲疑的。我搖頭道:“回不去了。”

我當然是愛夜君深的,也想回到他身邊跟他在一起,可是,他心裏根本就完全沒有我,就算劉素妍不在了。我回到他身邊,也只能是做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既然那樣,又何必回去受那煎熬呢?不如我一個人帶着寶寶過,就把過去的一切當做是一場黃粱夢。

夜蕭寒聽了我的答案,神情很是失落,道:“是我大哥對不住嫂嫂……那麼,我回去了,嫂嫂保重。”

夜蕭寒轉身要走,我又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馬上開口叫住了他。

“蕭寒,你能不能把我的樣貌改變一下,我怕魔君或者劉素妍會再來找我。”

夜蕭寒點頭,道:“可以,但是,我得回去一趟拿易容丹。”

易容丹……我想起胡媚給我的那顆丹藥,馬上從口袋裏掏出來,問夜蕭寒:“這就是易容丹麼?”

夜蕭寒接過聞了聞,道:“沒錯,這便是易容丹,嫂嫂把丹藥吞下,我這就給嫂嫂易容。”

胡媚竟然沒有騙我,真是造化弄人……

我把那丹藥吞下,夜蕭寒又叫我閉上眼,然後,我感覺臉上熱熱的癢癢的……過了片刻,夜蕭寒對我道:“好了,嫂嫂可以睜眼了。”

我睜開眼,擡手摸摸自己的臉,摸不出有什麼變化。

夜蕭寒道:“這面貌可以維持半年的時間,半年之後,需要再服用易容丹,否則便會變回原貌。”

半年……半年的時間,應該可以讓很多事情過去,讓很多記憶消退,足夠了!

“蕭寒。我媽就暫時拜託你照顧了,等事情過去之後,再麻煩你幫我把他送回來。”我道。

曹麗華跟着我目標就會變大,矢澤恐怕很容易就能找到我,所以還是讓她暫時留在地府好了,況且曹麗華跟着夜蕭寒肯定比跟着我要安全的多,等事情了結了,再讓她回來。

夜瀟寒點頭,道:“沒問題,我會照顧好伯母。那麼,我這就回去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