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就是這次事情的罪魁禍首了,這個死嬰就是這個法醫從女屍的肚子裏取出來的。”

陳若唯點點頭,然後略顯擔憂道:“爲了避免屍變,還是將他直接燒了的好,畢竟現在這裏要是被人發現了,必然是轟動性的新聞,還是一把火燒了,一了百了!”

我點頭贊成,目前沒有什麼比這個方法更好了。

於是我們開始忙碌起來,將那幾缸黑狗血都搬下去,放在了車的後備箱裏,然後從車裏放出了一大壺的汽油,澆滿了整個屋子。

這個時候天色暮白,我們點火之後下樓的時候天邊已經開始翻出白肚皮,一股極寒的冷意讓我不由得渾身一顫,鑽進車裏便直接開往了趙半仙喪葬公司。

一路上我根本就沒有說一句話,因爲太困了,我一上車靠着椅子便睡着了,至於這棟小區的頂樓着火是如何處理的,我卻是不關注,因爲我們燒的時候是將這些屍體碎屍都放在屋子的中央,而且我們下樓後不久便報了火警。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我只感覺眼睛都不能睜開,渾身無力。

躺在牀上醞釀了許久我才堅持坐了起來。

“你醒了?”

陳若唯穿着一身旗袍,看上去格外的吸引人,要不是我沒有經驗,絕對會就地陣法此女。

我點點頭,然後陳若唯便下去給我端了一碗養氣補血粥,我很快喝完,感覺好多了,也清醒了不少。

吃完了粥,去洗了個澡,才真正的清醒。

“老闆給我說了,讓我五月七日那天幫你!”

陳若唯坐在靠窗的位置,手裏拿着一本時尚雜誌隨意的翻閱着。

我點點頭,便沒有說話,現在我感覺很亂,我要回去好好的消化一下,開啓了煞穴之後,我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在發

生某些不可思議的變化。讓我不安的是昨晚開的煞穴,現在竟然只是在手掌的中心只留下一個小黑點罷了,並且我完全不知道怎樣使用。

陳若唯並沒有留我,說小芳和張丹已經回到了那公寓之中,而朵朵則是被陳若唯裝在一個小書包裏,交給了我。

我雖然不擔心朵朵會對我不利,但是要是我將朵朵就這樣呆着進入學校的話,恐怕有些不妥。不過最終我還是揹着朵朵回到了宿舍。

一回到宿舍,我便感覺又有一股睏意襲來,於是乎我將朵朵放在牀頭,然後倒頭就睡。

我醒來的時候,便看到站在我牀邊的蕭子卓,他正將那小書包拿在手上,就要打開。

“不要打開!”

我豁然驚醒,要是蕭子卓將小書包打開的話,說不定當場就要嚇死,畢竟那裏面裝的可是一個人頭,血淋淋的人頭。

蕭子卓被我這突然的一聲,嚇得不輕。

我坐起身奪過小書包,連忙轉移話題。

“老蕭,昨晚睡得怎麼樣?”

蕭子卓點點頭,然後略微有些擔心道:“不過範明似乎睡得不好,今天一早聽說生病了,現在在醫院住着!”

“病了?”

蕭子卓點點頭,然後一臉神祕的問道:“老楊,你小子藏得夠深的,你什麼時候會抓鬼了,也不告訴我一聲,你這是把我當外人了呀!”

我苦笑一聲,然後解釋道:“老蕭,你這就冤枉我了,我真纔開始學,而且就算我之前會,和你們說了,你們不把我當做神經病纔怪。”

蕭子卓點點頭,然後臉上突然十分凝重道:“老楊,小彤真的會化作厲鬼,來殺我?”

我點點頭,儘管這個事情恐怕現在的蕭子卓難以相信,但是事實就是這樣。

“我還是不相信,老楊我還是那句話,要是真的李彤化作了厲鬼,我希望你不要趕盡殺絕。”

我笑了一聲道:“放心吧,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對了老蕭,你沒事將往生咒背熟了,到時候如果能夠化解李彤的怨氣,我還是希望你能親自來超度她,也算是對你這三年感情的一個交代如何?”

蕭子卓點點頭,然後出了寢室。

我看着蕭子卓離開的背影,就知道他的心中亂極了,我起牀喝了一杯子開水,便開始研究那無名的線狀古書。

不知不覺天已經黑了,張亮打了幾次電話讓我去吃飯,我都推脫了,說還有事情要幹。這本無名的線裝書是越看越覺得這個世界極爲的神奇,上面竟然還說世界上真正的有妖、魔、神的存在,這完全顛覆了我的認知觀。

在看了書中介紹的很多的治鬼的方法之後,我對制服那李彤是更加的有信心了,可是面對那死嬰,我卻是感到一陣恐懼。

按照書中的記載,這種兇胎惡鬼力量極爲的強大,成了氣候之後陰煞之氣能夠瀰漫一座二三線城市,極爲的恐怖。而且像這樣的兇胎,他們甦醒之後,就只有怨氣,沒有任何感化的可能性,只有將他徹底毀滅。

接連的六天我除了每天早晚的體能鍛鍊,便都在寢室宅,哪兒也沒去。隨着不斷的閱讀,我發現陰陽之道完全是暗合了天道,極爲的恐怖。

只是想要掌握好卻是很難,特別是裏面說的一些神奇的陣法、符文,我都是一竅不通。

第七天了,今天是李彤的頭七,按照農村的習俗叫做頭七還魂夜,但凡的死了的人頭七都會回去看一下自己的親人。

而李彤卻是不同,今天他必定會屍變,化作一隻厲鬼。

ωwш▪ttκд n▪¢O

一大早我便起來了,然後跑步到趙半仙喪葬公司,找到了也已經起牀坐在沙發上剛纔吃完早餐陳若唯商量對策。

最終我們確定了晚上由她先看着這個死嬰,而我主要去負責先將李彤收拾了,可以滅也可以化解怨氣,超度亡魂。

這一天似乎過得極快,很快就到了晚上的八點,我叫上了蕭子卓,還有剛從醫院出來的範明一起去找到李彤的屍體。

李彤的父母一直沒有聯繫上,所以李彤的屍體暫時就一直停在了停屍房。

一路上範明幾次藉故想要離開,我和蕭子卓根本就沒有理睬他。這次我能不能在李彤弄死範明的這段時間裏佈下大陣,救出蕭子卓還是一個未知數,原本這件事就是因爲範明而起,根本就不可化解,就算化解也範明也需要死。

而這一切都沒有給範明說,因爲我覺得沒有那個必要,既然你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就應該要受到相應的懲罰。

夜寂靜無聲,這家醫院更是顯得有些詭異。

這個時候我掏出了兩粒眼珠子。

“拿去,吞服下去,你們就能在六個小時內看到所有的鬼,這樣就算遇到了鬼你們也不至於徹底的被動。”

當我將兩個血淋淋的眼珠子交到兩個人的手上時,範明第一個被嚇得渾身發抖,差點就將那血淋淋的眼珠甩出去。

而一邊的蕭子卓緊閉雙眼,強忍着一口嚥了下去。

“範老師,你可以不吃,但是你要知道李彤化作厲鬼之後第一個便是來找你,你都不能看到她,你怎麼防他,所以你現在第一步便是開冥途,這是最簡單的一種,直接吞服了浸泡了黑狗血的眼珠子就能在六個小時看到一切鬼了。”

範明一聽頓時又是臉色大變,連忙點頭,然後強忍着吞嚥下去一顆沾滿了黑狗血的眼珠子。

“楊同學,你的身後……”

範明剛剛吃了眼珠子便一臉驚恐的看着我的身後,我自然知道我身後是李冰,昨晚李冰來找我說是來幫我收拾這個厲鬼的,所以也就跟着來了。而這個時候我那小書包裏的朵朵也是蹦彈着,似乎是讓我放她出去,我一把按住朵朵,生怕朵朵一出來,立馬就嚇傻了兩人。

而蕭子卓看到範明的舉動,也是一轉頭,頓時臉色大變。

“啊!老楊,你的身後有……有……”

我連忙擺手道:“不要怕,這位是我的朋友,這次她是來幫我們的。”聽到我的說話,李冰才露出淡淡的微笑,不過這樣的微笑落在蕭子卓和範明的眼裏卻是陰森可怖。

而就在這個時候,李冰那一身原本白色的長裙瞬間變得煞紅。

“楊森兄弟,不好了!”

我臉色大變,因爲不用李冰說,我已經看到了範明和蕭子卓的身後出現了一道紅影,半邊腦袋都沒有,一雙黑洞洞的眼眶鮮血直流……

(本章完) “老蕭,跑!”

我大吼一聲,隨手便抄起書包裏揹着的一把桃木劍,猛刺過去,桃木劍是隨便在趙半仙的屋裏選的一把,被我事先用五彩雞血泡了半天。這會兒一劍刺出,威力還是不錯的,那原本就要伸手猛地朝着範明抓去手掌瞬間被我彈開,我一把扯住範明,便將他扯了過來。

“李彤,只要你放下怨念,我可以幫助你找一戶好人家投胎。”自然我根本就沒有辦法找什麼好人家投胎,只是這個時候我已經只有這樣先穩住李彤。

而被我拉過來的蕭子卓和範明已經是瘋狂的朝着醫院的樓梯跑去。

我剛一轉過身,那李彤便化作了一道陰風消失了。

“我靠,李冰姐,先去找到那厲鬼,拖住她,我和朵朵去把他們兩個人追回來。”

李冰點點頭,原本一身雪白的灌花長裙瞬間變得緋紅,連頭髮都是血紅一片,在那慘淡的月光之下迎風吹拂,我心中一凜。

“楊哥,我們也快點,那厲鬼現在氣勢極強,因爲他的身上還殘留着之前那兇胎的氣息,所以李冰姐姐單打獨鬥恐怕不是她的對手,我們得快點找到跑了的兩人,不然他們必死無疑。”

朵朵漂浮在走廊上,慘白的燈光讓她的頭顱顯得更加的豔麗,我看到了朵朵那原本一頭烏黑的長髮此刻卻是猩紅如血。

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窗外吹進的冷風,然後跟着朵朵便朝着之前二人跑走的方向而去,沿着那長長的走廊,我感覺四周的陰氣集聚的上升。

朵朵那血紅色的長髮隨着道道陰風飛舞起來,而四周的陰氣此刻猶如是翻騰的巨浪瘋狂的涌動。

“朵朵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我感到不妙,這一股陰煞之氣,極爲的嚇人,我敢斷言,絕對不是那李彤能夠引起的。

朵朵臉上寫滿了緊張。

“楊哥,這裏距離停屍房不遠,而之前那李彤在停屍房呆了足足七天,和裏面來來往往的屍體建立了一些微妙的感情,而且這所醫院本來就經常的死人,所以陰氣極重,恐怕是李冰姐姐已經和那個叫做李彤的女鬼交手了!”

我心中猛地一顫,這件事情要是在讓這所醫院裏的陰鬼參合了的話,就不好辦了。

就在我心中擔憂的時候,我聽到了一聲慘叫。

“朵朵,走!”

我一馬當先,朝着樓下衝去,朵朵在前面開道,我有陰陽眼自然不懼任何的鬼遮眼,對着眼前那一條長長昏黃的走廊猛地吐了幾口吐沫,頓時耳邊傳來了一陣鬼吼之聲。

一分鐘之後,我來到了二樓的走廊盡頭處,在那裏我看到了抱作一團的蕭子卓,還有已經被一身血紅長裙的李彤逼入了一個角落的範明。

我清晰的看到了那早已經一臉蒼白的範明,還看到了那笑的有些滲人的李彤,正對着範明伸出那修長的紅指甲。

“老蕭!”

我叫了一

聲,蕭子卓那驚慌失措的臉上頓時擠出了一絲笑容,然後想要站起來朝着我跑來,但是似乎是被嚇慘了,連站起來都有些困難,於是乎直接在冰冷的地面上猛地一滾,我一步上前,扶起了蕭子卓。

“老蕭,你沒事吧?”

“老楊,你可來了,我……”

我能夠感覺到蕭子卓渾身都在顫抖,額頭上的汗一股股的流下。

“沒事,老蕭,你放心。”

蕭子卓點點頭,然後蹲在我身邊的一個角落裏,我一步上前,朵朵一下子飛了出來,蕭子卓頓時大吼一聲,兩眼一翻,昏了過去,朵朵朝着我吐了吐舌頭,我無奈的苦笑一聲,然後便看那範明開始不斷的撞牆。

我知道他定然是遇到了鬼打牆了。

俗話說的好:人見鬼不能嚇,鬼見人不能笑。

而這範明是兩樣都佔了,我知道這個範明今晚是必死之局了,本來我就對這個範明沒有什麼好感,也沒有任何的交情,自然不會貌似出手相救,只求李彤將範明弄死之後,怨氣會減弱。

這個時候我就看到了範明不斷的用頭撞牆,血水早已將他那張蒼白的臉染得血紅,而且一邊撞一邊還在大吼救命。

李彤轉過頭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看到我並沒有動,那張原本就恐怖的臉上頓時顯現出了猙獰的殘酷,一伸手便朝着那範明抓去,而那範明的身子依舊在不斷的撞向牆壁,但是當那修長的手指抓住範明後背的瞬間,範明整個身體猛地一顫。

在那慘白的燈光下,我幾乎是清晰的看到了範明的後背的皮被直接撕了下來,嘩啦啦……血水飛濺一地。

啊啊……

不等範明慘叫,李彤另一隻手已經直接抓住了範明的脊骨,就在我的面前,猛地一抽,嗡的一聲,便那脊骨硬生生的抽了出來,範明的身體頓時捏做一團,鮮血直冒。

朵朵的頭放在我的肩上,我清晰的感覺到了朵朵的心裏都是有些害怕的,這個時候我不禁想到了那線裝古書上說的,怨鬼怨氣盈虧之說,就像此刻的李彤,生前就積滿了對於範明的怨恨,死後更是被人開腸破肚,取了尚未出世的孩子,而當她化成厲鬼的那一瞬間,她便是尋找奪走自己孩子,害死自己的罪魁禍首,便是曾宇翰和範明,而曾宇翰已經是煙消雲散,連魂魄都沒有留下,進而李彤將自己所受到的一切痛苦,自己的一身兇怨之氣都發泄在了範明的身上。

而正是由於這樣的發泄,纔將自身的兇怨之氣得到了釋放,她的力量也在漸漸的減弱。

而此刻的範明跪在地上,就是一團軟肉,但是他還沒有死,一雙驚恐的眼睛呆滯的望着我,看得我心中發麻。

李彤將範明的骨髓一點點的捏碎,那捏碎骨頭的聲音,讓我渾身發憷。

咯吱咯吱……

李彤又是一把捏在了範明的脖子上,範明的身體猛地一顫,嘴裏不斷有着血泡子冒出,他已經不能發聲了,

但是他並沒有死,我從他那雙死灰呆滯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出他的痛苦。

嗤噗!

突然李彤將癱軟如泥的範明提起來,用重重的扔在地上,一把便洞穿了範明的肚子。

一把就扯出了一條大腸,鮮血已經飛濺而出,滿地都是,而李彤並沒有停手,她伸出另外一隻手插進範明的肚子裏,然後猛地朝兩邊一扯。

哧啦……

肚皮被直接撕開的,就如撕開紙片一般的簡單。我看着胃子不斷的翻騰,渾身汗毛倒豎。

這可是直播碎屍呀,而且還是徒手。

“怎麼沒有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孩子……”

李彤一邊瘋狂的將範明的內臟扯出來,那被扯出的血淋淋的胃竟然飛到了我的腳下,我頓時忍不住乾嘔。

“孩子,我的孩子……啊……”

李彤將範明的內臟撕碎一地,最後還直接抓住範明的腦袋,直接將他那連着一張皮的破碎身體扔下了二樓,當李彤轉過身來看着我的時候,那雙血紅的眼睛已經暗淡了些許,但是那一身緋紅的長裙,在加上她手中抓着的一段大腸,看着讓我作嘔的同時,一股不祥的預感升騰而起。

我心底並不是害怕,而是噁心和擔心。

“死,你們都要死!”

李彤的聲音十分的難聽,就像是一個掉光了牙的老妖婆一般。

我一把將昏倒的蕭子卓抓起,然後猛地掐住他的人中,蕭子卓雙眼豁然睜開,看到我腳下血淋淋的胃子,和眼前一地的內臟,頓時轉過就是一陣狂吐。

“老蕭,快到我身後來,尼瑪這李彤怨氣大太了,幹掉了範明竟然身上的怨氣竟然只是消失了十分之一。”

蕭子卓此時哪裏還敢含糊,連忙躲在我的身後,儘管他害怕朵朵,但是總比對面那個渾身是血的李彤安全得多。

“死!你們都要死!”

李彤的聲音在夜裏格外的滲人,蕭子卓渾身顫抖得厲害,我幾乎能夠感覺出他已經嚇尿了,只是不知道這是第一回還是第幾回了。

“李彤,有仇報仇,有怨抱怨,你已經手刃了範明,你還想怎麼樣!”我從小書包裏取出桃木劍,對着李彤,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自己直面一個厲鬼。我幾乎都不知道桃木劍是不是像書上寫的那樣,一劍就能斬掉厲鬼。

朵朵看到我拿出了桃木劍,突然飛了起來,似乎有些畏懼。

“死!”

李彤突然大吼一聲,渾身怨氣陡然暴漲,那一刻我臉色大變,身子本能的後退。

此時朵朵大吼道:“楊哥,快,咬破中指,將血塗在桃木劍上,照着這女鬼的眉心刺!”

鬼的眉心又叫做鬼門,乃是厲鬼的怨煞之氣匯聚之地。

我大吼一聲給自己壯膽,狠下心一口咬在自己的中指上,忍住疼痛在桃木劍上有力一劃,抓起桃木劍就對着眼前那飄來的李彤迎了上去……

(本章完) 哧啦!

桃木劍瞬間便洞穿了李彤的手心,李彤慘叫一聲,身子剎那之間便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心中一顫,連忙一把抓住蕭子卓便朝着樓下跑。

此刻我的心中不斷在想着一個問題,李冰去了哪裏?而且之前那恐怖的陰煞之氣究竟是些什麼東西,那道真的就是這座樓道里死去的陰靈?

當我跑到一樓和二樓的轉角處的時候,我頓時感覺手上竟然已經是空蕩蕩的了這纔不過幾步路的工夫,難道之前我抓住的手不是蕭子卓的,而是……我不敢想,當即將手上的桃木劍猛地揮出,眼前頓時明亮了,那慘白的聲控燈照亮了我眼前的樓梯。

我心中擔憂至極,連忙跑上樓梯,便看到李彤已經伸出那鋒利指甲的手抓住了蕭子卓的脖子,蕭子卓不斷的掙扎,而一邊的朵朵則是咬着李彤的耳朵不斷的向外扯。

“住手!”

就在李彤那鋒利的指甲猛地開始生長的瞬間,我大吼一聲,同時中指再一次在桃木劍上一劃,一劍對着李彤的腦袋刺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李彤突然渾身猛地一顫,轉過身,那抓着蕭子卓的手瞬間鬆開,一把便抓住了桃木劍。

嗤嗤嗤嗤!

那鬼手被桃木劍上的血液不斷的腐蝕着,但是這個時候的李彤卻是對着我微微的揚起了嘴角!

我臉色大變,連忙一拳爆出,那李彤還沒有對着我笑出來,便已經被我一拳打飛。

“老蕭,上次讓你背的往生咒背的如何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