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齊一聽,快速的閃身出現。

“哥,剛剛巫族那個老巫婆來了,被齊兒劃傷了她的手臂。” “就在剛纔嗎?”

“嗯。”

蘇齊點了點頭。

蘇櫟犀利的眼眸微凜,自己的感覺是真的。

蘇齊看着哥哥沉思的大眼裏,眼裏清澈如水,純淨得一塵不染,仿若小溪,流淌着一絲歡快!

哥哥的修爲越來越強了,這是值得開心的事情。

過了一會,蘇櫟滿是睿智的眼眸裏靜靜的看着蘇齊。

“齊兒,她很有可能是來抓我們兄妹三人去當人質的,絕對不能讓她如意,讓馨兒去你的乾坤藍寶瓶中修煉,調養身子。”

蘇櫟最擔心的就是馨兒。

他那睿智而冷淡的目光裏,鐫刻着刻骨銘心的不捨,交織着對悲歡離合的憂傷。

重生俏軍嫂:首長,放肆撩 讓馨兒一個人在裏邊修煉,他有多心疼,可眼下他們不能時時刻刻保證馨兒的安全,這是唯一的辦法,孃親和爹爹都不在家,他絕對不能讓馨兒受到任何的傷害。

“知道了,哥,你安心修煉,齊兒保證,在也不躲起來了。”蘇齊淡然一笑,他是有些接受不了,自己辛辛苦苦找回來的生死魔圖會對孃親一無所用。

這讓他非常非常的絕望。

“沒出息!”蘇櫟冷聲說了一句,快速的轉身,只是一轉身,他的眼底迸出一股悲傷。

他小小的身影匆匆離去,那匆匆而行的腳步,彷彿瀲灩着匆匆步履的憂傷。

?“沒出息就沒出息唄!”蘇齊嘟囔着小嘴。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蘇齊一雙如清水般明亮的大眼裏,充滿了希冀和以往的自信。

沒有了生死魔圖,他還有一雙拳頭和一身的寶物可以幫助孃親呀!

蘇齊心裏頓時豁然開朗,快速的往丹房外走去。

明月軒裏。

莫雲天和穆欣妍看到蘇齊出來。

兩人心裏瞬間放心了不少。

莫雲天比較瞭解齊兒的脾氣。

知道他聽了生死魔圖的事情以後,心裏會變得很難過。

可他很快就會想明白的。

“爺爺,阿婆,馨兒呢?”蘇齊一回來就問道。

“齊兒,想通了?”

莫雲天目光關切的看着他。

蘇齊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

一提起這件事情,他明亮的大眼瞬間黯然失色。

蘇齊冷靜的回答道:“爺爺,想通了,沒有生死魔圖也沒有關係,齊兒還有其他的寶貝可以幫助孃親。”

穆欣妍心痛的目光心疼的看着蘇齊,那眼中飽含着煎熬之意。

?蘇齊略顯遲疑,但還是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穆欣妍和莫雲天。

兩人一聽,相視一眼,眼中都是濃濃的傷心。

看着他們眼中的擔憂,蘇齊清了清嗓子,緩緩說道:“爺爺,阿婆,你們不用擔心,齊兒剛剛傷了她的手臂,但馨兒的修爲低,齊兒不能把馨兒留在外邊,齊兒要把馨兒送到乾坤藍寶瓶中修煉。”

穆欣妍上前幾步,看着蘇齊認真的問道:“齊兒,櫟兒,你和你哥哥一定要去巫族嗎?”

蘇齊一聽,突然笑着故作輕鬆的回答道:“阿婆,要去的,作爲兒子,怎麼可以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孃親有危險而不顧呢。”

?

? “真孝順,你孃親的福氣,也是阿婆的福氣。”穆欣妍心裏特別開心,三個孩子都很出色。

這一世陌兒的路雖然坎坷,可很幸福。

“阿婆,這是必須的。”蘇齊大眼笑得眯成一條縫。

等哥哥修煉到乾坤印十階他們就去。

他相信哥哥的能力,在加上有丹藥的輔助,哥一定能很快修煉到的。

“齊兒,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啓程?”

莫雲天問道,眼中閃過一絲黯然。

他現在什麼都幫不了陌兒了,還可以幫陌兒照顧好馨兒。

爺爺,等哥哥修煉到十階我們就離開,哥哥的修煉天賦比齊兒的好要好呢,一天一階不會有問題的。”

蘇齊比較對着這一定比較自信。

莫雲天蹲下,拉着蘇齊白嫩的小手,柔聲道:“齊兒,你和你哥哥去就好,馨兒爺爺還是有能力保護好的,讓馨兒一個人多孤獨,爺爺和你阿婆會在明月山莊等着你們回來的。”

蘇齊一聽,自然很高興:“爺爺,謝謝你!這樣馨兒還能過的開心一點。”

莫雲天點了點頭,這是他唯一能做的。

“放心去吧,馨兒不會有事的。”穆欣妍也在一邊說道,多年前她就一直希望陌兒成婚以後可以享受一下兒孫滿堂的日子了,現在終於是有了。

“妍兒。”突然,一聲飽含喜悅的聲音傳來。

穆欣妍快速的轉身看去,漂亮的容顏上顯得十分激動。

“師傅!”穆欣妍激動的喊道。

南司前輩笑着點了點頭,“妍兒,太好了。”

南司前輩也很激動。

“那小丫頭還是做到了。”

“是的,師傅!妍兒真是不孝,讓師傅擔憂了這麼久。”

穆欣妍一臉內疚,師傅當年親眼看着她死去,可想而知,他的心裏非常痛苦。

南司前輩走近她幾步,激動地說:“妍兒,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前輩。”

“師公爺爺。”

莫雲天和蘇齊也走過來打招呼!

“好,好,現在你們一家終於團聚了。”南司前輩無比的開心,依舊精明的目光裏,是難掩掩飾的激動之色。

只是在看向穆欣妍的時候,他的目光微微怔了怔!

“妍兒,你的修爲……”

穆欣妍一聽,一臉的不在意,淺淺一笑:“師傅,妍兒提前醒來,修爲都沒有了,不過這不要緊,現在有云天陪在妍兒身邊,不會有事的。”

南司前輩點了點頭,妍兒能回來,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妍兒,不怕,修爲我們可以在慢慢修煉。”

穆欣妍點了點頭,她現在只要安心的等着陌兒回來,亦或者是在等幾年,她們一家都會團聚的,至於修爲,她本就不是一個爭強好勝的人,修爲有沒有不要緊,已經轉化神魂體,她的容顏不會在變,有這些就足夠了。

“陌兒那丫頭已經去巫族了,是不是?”他夜觀天象,陌兒的命星已經滅了。

“嗯!”穆欣妍沉痛的點了點頭。

“那丫頭命運如此,只能看她的造化了。”

南司前輩也無能爲力,他也想不到,庚樂羽會留了一手。 “師傅,陌兒她……”

穆欣妍含着眼淚,始終說不出那個字來。

南司前輩眉宇之間滿是擔憂,沉重地道:“妍兒,陌兒已經和九曲太乙契約了,放心吧,各有各的福分。”有的事對於他來說,也非常的困難,不過各有各的善緣。

穆欣妍含淚的眼睛望着南司前輩,目光中流露出的傷心和無助之意。

她們都無能爲力!

她的女兒從現在開始只能靠她自己了。

明月山莊大廳裏,幾族的人突然聚在一起。

念飛雲看着大家,說道:“各位,巫族滅了我們幾族,我們和巫族之間,有不共戴天之仇,現在莊主已經去了巫族,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必須去幫助族長。”

“我同意這樣做。”

賀蘭君和尤溪也點了點頭,兩人首當其衝。

蘇紫陌多次救他們的性命,這份恩情,他們不會忘記,族人的仇,他們更不會忘記。

“我們也同意,只要滅了巫族,我們就能回家了。”

阿喬和晴兒也表態了。

“我也同意。”北冰雅琪也點頭同意。

她的命是齊兒救的,就是不看這一點,在巫族滅了他們族的份上,她也要去給族人報仇。

這裏有六族的人,翼族和精靈族和青槊族沒有被巫族攻擊,但他們其他巫族卻遭到了重創。

當然,凌風若是不去,他們也不會勉強。

鳳雅此刻很緊張,她看了看衆人,又看了看一臉沉着的凌風,她並不希望凌風哥哥去。

他們是木塔族的分枝沒錯,可從來沒有什麼交情。

即使現在木塔族的族長回來了,以後也不會有太多的焦急。

“我也去。”

凌風最終開口了。

“算我一個。”

突然正廳外,青蓮帶着檀燁然進來。

檀燁然一身白衣風華絕代,一雙燦若星辰的眸子裏,帶着淡淡的笑意。

“燁然。”凌風見到檀燁然,非常的開心,幾族當中,他們青槊和翼族是走得最近的。

“凌風,沒想到你們已經到這裏來了。”

檀燁然開心的看着凌風,隨即看着大家自我介紹。

“各位族人,在下是翼族少主,檀燁然,之前也去過幾族。”

大家互相打招呼,一致達成協議。

大家一起前往巫族幫助蘇紫陌。

“既然你們都決定了,一會飛鸞就去找齊兒,跟他說一下,我們一起去巫族。”

念飛鸞看着幾族人這般團結一致,心裏非常的開心。

在巫族的眼中,他們是如螻蟻般的存在,輕而易舉就被他們給滅了族,滅族之痛,不共戴天,這仇一定要報,一定要給死去的族人一個交代。

在坐的人當中,天族是最慘的,幾乎沒有剩下幾個族人了。

“凌風哥哥,我們要不要傳信跟族長說一聲,畢竟這是大事。”

鳳雅提議到,族長一定不會同意凌風哥哥去冒險的。

“我的事情你少管。”

凌風冰冷的低聲吼道。

冰冷的語氣,讓鳳雅感覺到心驚肉跳的感覺。

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了這非比尋常的氣息,這件事全靠大家自願,不去的,他們也不會強求。 “凌風哥哥……。”鳳雅一臉委屈。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凌風哥哥怎麼可以這樣說她。

“回去,再不回去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從凌風的口氣中,大家都聽得出,凌風對這位鳳雅姑娘十分的厭惡。

鳳雅一聽,心裏也生氣了,可聲音依然很溫柔,:“凌風哥哥,你想怎樣對鳳雅不客氣呀?鳳雅是擔心凌風哥哥。”

凌風的臉色瞬間又陰沉裏幾分,那墨黑的星眸裏,帶着淡淡的厭惡,警告道:“鳳雅,我已經說過好幾遍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若是怕,就回青槊族去,沒有人會攔着你。”

鳳雅用力咬了咬脣,只有疼痛能讓她清醒,“那鳳雅也陪凌風哥哥一起去。”

鳳雅心裏下了決心,若是此行蘇紫陌死了,一切都會回到原點的。

她和凌風哥哥一起歷練,同生共死,她就不相信凌風心裏會感受不到她的用心。

“隨你!”凌風對鳳雅無話可說。

“既然大家都決定了,我這就去找族長和齊兒說。”

念飛鸞起身,快速的往明月軒的方向走去。

青蓮一看,笑了笑,莊主也不會是一個人,還有這麼多人在幫助她。

青蓮轉身,她要去找青楓。

明月軒裏,馨兒已經睡午覺起來了。

穆欣妍和莫雲天,齊兒正在陪着她聊天。

院中一片其樂融融的場景。

“族長,前輩,齊兒,馨兒。”

念飛鸞走過去一一打招呼。

“飛鸞,過來坐,我們正教馨兒念順口溜呢。”

穆欣妍目光柔和的看向念飛鸞。

天族的人一向心思最純真,她一向喜歡。

“多謝族長。”

念飛鸞坐到他們對面,柔聲道:“族長,齊兒,我們幾族的人都決定好了,和你們一起去巫族。”

蘇齊一聽,是挺開心的,可是……。

“飛鸞姨,我們這次要面對的人不簡單,可能是我們遇到的最可怕的對手,今日齊兒還和她碰面了,她讓人看着就像地獄裏來的魔鬼,非常可怕。”

蘇齊提醒道,他們想去幫助孃親,他很開心,可是讓她們去了無端的送命,他又很傷心。

念飛鸞臉色變了變,她也知道那個人不簡單,可是這一場惡戰早晚要面對。

“齊兒,我們大家齊心合力,一定能大獲全勝的。”

念飛鸞給自己信心,不管巫族的異術有多詭異,他們天族的異術也不一般。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