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眼的時候,我發現它並沒有追上來,它離我們已經有一段距離了,當我第四眼回頭看的時候,就發現已經看不到它的身影了,第五眼的時候,也是一樣的,也就是在剛纔不久,所以,我才叫大家停一下。”

“那,那它會不會是回去了”,“回去了,呵呵,蘇姍你認爲可能嗎”,“人家就只是隨便說說的嘛,你那麼兇幹嘛”,“李肅,那你覺得,它會去哪裏了。”

“這裏那麼大,要找一個東西,的確是不容易,但是,還好它有提示”,“哦哦,對了,它好像是說,找有金屬的地方”,“嗯嗯,是的,找有金屬的地方。” “我的手機也沒有信號”,“你是不是傻,我手機沒有信號,那你的手機怎麼可能會有信號”,“奇怪,才五點多啊,怎麼這天看上去馬上就要到晚上了似的。”

“是才五點多鐘啊,這什麼鬼機吧天,就要黑了”,“我的肚子餓了”,“被你這麼一說,我感覺我的肚子也餓了”,“李天、蘇姍,你們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在任務世界裏的時候,好像根本感覺不到餓。”

“哎肚子好餓啊”,“蘇姍,你別說了好不好,算我求你了,你每次一說,搞得我本來已經忘記餓了,結果,又被你給提醒了”,“切,自己肚子餓了,還怪我提醒的,真是不知道羞恥。”

“好好好,我現在不管你是什麼嘴,神嘴也好,烏鴉嘴也罷,總之,你呢,儘量少說點話,還有就是,不該說的,不該問的,看到什麼又像什麼的,你通通都不要說,明白了嗎。”

“嗎賣批,老子想說什麼,是老子的自由,你特麼的也要來管”,“這就完了,時間什麼的,還有要在那裏多久,都不說了嗎,草你大爺的”,“老師村,看來全村都是老師啊,哈哈。”

“劉美熙,你能不能不要再鬧了,你還沒有鬧夠是不是”,“你是誰啊,你怎麼知道劉美熙她沒有騙我們大家”,“你是”,“你特麼的,你躲我們身後嚇人幹嘛,還有,你難道是什麼人,跟蹤我們是要做什麼。”

“我靠,老子原本好心想提醒你們,結果你們都不管老子了”,“我日,你們跑那麼跑,也不等等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你們別忘記了,如果我死了,那麼你們也得跟着陪葬的。”

“我們這跑的方向對不對啊,是不是去老師村的路”,“我,我有點跑不動了”,“你們兩個都別說了,難道我還能跑得動嗎”,“我擦,不見了,大家注意,小心一點。”

“李天,都是你,都是你無緣無故的要去問它是不是老師,你看現在好了,它真的變成老屍了”,“我怎麼知道,我就是好奇問問,誰知道它還真的就是老屍。”

“還不是之前你說,我們沒有等你嗎,那現在就等你咯”,“行了,都趕緊的跑吧,誰跑在最後,誰就是小狗”,“肅哥,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變成小狗的”,“哎,哎,跑太快了,身,身體有點吃不消了。”

“我,我,我不行了”,“蘇姍,你也太弱了吧,我雖然是有點累了,但也還不至於說就不能再跑了,你這樣是不行的,你會拖累我們大家的”,“我恨你,李天。”

“恨吧,恨吧,你特麼的就恨老子吧,那你又能把老子怎麼樣呢”,“你,你給我等着,等回去了之後,看我不找人收拾你”,“算了,算了,你們兩個都不許再說了。”

“劉美熙,你說這路我們會不會走錯”,“應,應該不會吧,李肅,你說呢”,“不會的,路我們是不會走錯的,只是現在,情況有點不佳”,“已經不是路的問題了。”

“不是路的問題,那是什麼的問題”,“李肅,你先別說出來,讓我猜猜看”,“不是路的問題,那會不會是時間的問題,如果在天黑之前沒有趕到老屍村,我們就會死,是不是這樣。”

“大家小心,這些老屍好像移動速度都不是很快,我們只要打出一個口子,就可以跑出去了”,“李肅,謝謝你”,“這個時候,就不要說謝謝了,是應該的,我們現在還沒有到安全地帶,儘量小心一點。”

“陳婷,謝謝你”,“李,李肅,你幹嘛說謝謝”,“薛美美,你幹嘛”,“我沒幹嘛啊,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怎麼能怪我”,“你”,“怎麼樣,沒事吧。”

“我”,“自己小心一點,死了可別連累我們啊”,“薛美美,你”,“李肅,你們先不要說了,後面的老屍追上來了”,“嗎賣批,真的是倒黴,出來旅個遊也能遇到這樣的事情,真是日了苟了。”

“啊,我不行了”,“哎,就你屁事多”,“肅哥,你還生氣嗎”,“任務提示特麼的還不來,這都已經進了老屍村了,難道要我們一直像這樣跑下去。”

“李天,任務提示既然沒有來,那我們就先跑跑停停,相信它應該會來的”,“李肅,你怎麼知道,它就一定會來,再就是,如果我們都死了,那它來不來又有什麼關係了。”

“我操”,“李肅,我們現在怎麼辦”,“特麼的任務提示還沒來”,“大家聽我說,接下來我們千萬不要分開,就算是死,我們大家也要死在一起”,“肅哥,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

“好,我們大家死也要死在一起”,“大家小心一點,儘量不要和老屍硬抗,能躲就躲,估計任務提示也快要來了”,“蘇姍,你跟緊我,其他人自己小心一點。”

“跑不掉了”,“小心”,“肚子好餓啊,要是來一輛車,車上有食物的話,多少錢我都買”,“好了,馬上就不用捱餓了”,“操他嗎的,這麼晚纔來,老子都快餓死了。”

“不能全部拿出來嗎,一件感覺好少”,你以爲是你家啊,還全部拿出來,有一件就不錯了,做人不能那麼貪心,知不知道”,“哼,李天,難道你不想全部把它們拿出來嗎,還說我,我還不知道你心裏是怎樣想的。”

“我操,不依靠它,難道我依靠我自己去對付鬼嗎,開什麼國際玩笑,沒有想笑的慾望,哭的慾望倒是有了”,“李天,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都說效果不穩定了,你還笑得出來。”

“任務世界倉庫,他們應該是知道了裏面有什麼東西”,聽到這裏,李肅越來越覺得,可能他們纔是真正進入無限流恐怖驚悚世界裏的主角,而自己和蘇芯琪她們都只是配角或者龍套。 “好險,終於進來了,薛美美那個丫頭應該不能進來吧”,“怎麼打不開了,看到李天那個混蛋剛剛纔進去”,“別,不要,你不要走過來,等我先靜一下,之後馬上看你,好嗎。”

“不是,我是剛纔追一個人,看他進了這裏面,然後門又打不開了,所以,纔到你這裏來的,哦,對了,你也是任務參與者嗎”,“蘇姍,他們還沒回來,會不會是遇到危險了。”

“我,我也不知道,他們應該沒事吧”,“蘇姍,我想去找他們,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好不好”,“那個,美熙,我不想去,我還有點害怕,我在這裏等李肅他醒過來好了。”

“蘇姍,那你不去,我自己一個人去了”,“美熙,你還是不要去了,要是萬一等下他們回來了,你又不見了,那該怎麼辦”,“不會的,我就在附近走走,隨便看看,不會走很遠的。”

對“任務參與者”這五個字,李肅他是再熟悉不過了,只是,讓他又想起,之前和自己一起進入任務世界的人。

“我,我可以不玩嗎”,“可以,真的可以嗎”,“啊啊啊,怎麼還不醒過來啊”,“我能不能不跳啊。”

“我想應該是吧,接下來,我們先各自回家,然後晚上再一起出來見面”,“回家,李肅你看一下,我們現在是在哪裏,高速公路上啊,怎麼回去”,“我日,手機還沒有信號,草他大爺的。”

“我的手機也沒有信號”,“你是不是傻,我手機沒有信號,那你的手機怎麼可能會有信號”,“奇怪,才五點多啊,怎麼這天看上去馬上就要到晚上了似的。”

“是才五點多鐘啊,這什麼鬼機吧天,就要黑了”,“我的肚子餓了”,“被你這麼一說,我感覺我的肚子也餓了”,“李天、蘇姍,你們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在任務世界裏的時候,好像根本感覺不到餓。”

“哎肚子好餓啊”,“蘇姍,你別說了好不好,算我求你了,你每次一說,搞得我本來已經忘記餓了,結果,又被你給提醒了”,“切,自己肚子餓了,還怪我提醒的,真是不知道羞恥。”

“有一點點餓了”,“估計車是不會來了”,“我都快要餓死了”,“我靠,終於來了,我現在就巴不得趕緊進去,至少肚子不會餓啊,尤其餓死,還不如被鬼殺死。”

“呸呸呸,你個烏鴉嘴,李天,你就不能說些好的嗎”,“哎,舒服多了”,“李天,你那個烏鴉嘴,這次可不要再亂說話了”,“切,我這是神嘴好不好,什麼烏鴉嘴,你特麼的會不會說話。”

“好好好,我現在不管你是什麼嘴,神嘴也好,烏鴉嘴也罷,總之,你呢,儘量少說點話,還有就是,不該說的,不該問的,看到什麼又像什麼的,你通通都不要說,明白了嗎。”

“嗎賣批,老子想說什麼,是老子的自由,你特麼的也要來管”,“這就完了,時間什麼的,還有要在那裏多久,都不說了嗎,草你大爺的”,“老師村,看來全村都是老師啊,哈哈。”

“管它是不是全村都是老師,我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對不起,大家,這次我也沒把握,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或許我們只要走,就能到老師村了,因爲它這次沒有限定時間,也沒有給任何的提示。”

“那麼,我們接下來走便是了”,“對對對,聽肅哥的,接下來我們走便是了”,“走走,別在這耽擱了,老子還想着去老師村看看,到底是不是全都老師呢。”

“大家有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對”,“劉美熙,你說你,沒事能不能不要突然嚇人啊,難道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

“不是啊,你們有沒有發現,我們的身後好像多了一個人”,“不會吧,我草它大爺的,這還沒到任務地點啊,鬼難道就出現了。”

“劉美熙,你能不能不要再鬧了,你還沒有鬧夠是不是”,“你是誰啊,你怎麼知道劉美熙她沒有騙我們大家”,“你是”,“你特麼的,你躲我們身後嚇人幹嘛,還有,你難道是什麼人,跟蹤我們是要做什麼。”

“你住在老師村裏”,“那正好,我們就是要到老師村去”,“不如大叔你就帶我們過去吧,一起”,“老師村,那大叔你是老師嗎”,“大家快跑,他是鬼。”

“李天,都是你,都是你無緣無故的要去問它是不是老師,你看現在好了,它真的變成老屍了”,“我怎麼知道,我就是好奇問問,誰知道它還真的就是老屍。”

“哼,都這個時候了,李天你,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啊”,“我恨你,李天”,“那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怎麼辦,還能怎麼辦啊,繼續走唄,先到了老屍村再說。”

“你們是不是忘記了,這次任務它說什麼了”,“說什麼了,它說什麼了”,“任務世界倉庫啊,它不是說了嗎,第二次任務,就給我們看看任務世界倉庫啊,怎麼到了現在都還沒有看到什麼倉庫,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它給坑了。”

“是啊,我也剛剛想起了,之前太緊張了,都把這件事給忘記了”,“對對對,是有一個什麼任務世界倉庫,我和美熙都討論了好久呢。”

“大家先別說了,看看後面是誰來了”,“我操,竟然追上來了,你們幾個還愣着幹嘛,還不趕緊的跑啊。”

“還不是之前你說,我們沒有等你嗎,那現在就等你咯”,“行了,都趕緊的跑吧,誰跑在最後,誰就是小狗”,“肅哥,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變成小狗的”,“哎,哎,跑太快了,身,身體有點吃不消了。”

“我,我,我不行了”,“蘇姍,你也太弱了吧,我雖然是有點累了,但也還不至於說就不能再跑了,你這樣是不行的,你會拖累我們大家的”,“我恨你,李天。” “什麼事情啊,李天你也是夠了,之前不想起,現在又想起了,我們都準備進村了。”

“它既然還沒有發佈任務提示,那麼我們也只好先進村再看看了”,“啊,現在就進村啊”,“蘇姍,你別那麼害怕嘛,弄得我也跟着你一起害怕了。”

“好,我們大家死也要死在一起”,“大家小心一點,儘量不要和老屍硬抗,能躲就躲,估計任務提示也快要來了”,“蘇姍,你跟緊我,其他人自己小心一點。”

“跑不掉了”,“小心”,“肚子好餓啊,要是來一輛車,車上有食物的話,多少錢我都買”,“好了,馬上就不用捱餓了”,“操他嗎的,這麼晚纔來,老子都快餓死了。”

“不能全部拿出來嗎,一件感覺好少”,你以爲是你家啊,還全部拿出來,有一件就不錯了,做人不能那麼貪心,知不知道”,“哼,李天,難道你不想全部把它們拿出來嗎,還說我,我還不知道你心裏是怎樣想的。”

“我操,不依靠它,難道我依靠我自己去對付鬼嗎,開什麼國際玩笑,沒有想笑的慾望,哭的慾望倒是有了”,“李天,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都說效果不穩定了,你還笑得出來。”

“我日,這都是些什麼貨,水貨嗎”,“再看看,老子就不信了,沒有一件好的東西”,“嗎賣批,之前咋不送一碗飯來,我要煮熟的幹嘛。”

“玩不下去了,就連傳說中的神仙水,都這麼的坑,需要任務參與者自己去試試,這是什麼鬼,萬一不靈,那怎麼辦,賠一條命給我嗎,真的是,鬱悶啊。”

“蛋痛,真的是蛋痛,你自己也知道,需要大量,那你還給我們這麼少,什麼意思,請問。”

“那個,美熙啊,你說這童子尿、童子血的,感覺還是挺厲害的,不知道那個,會不會也有這麼厲害啊”,“蘇姍,你不會該是想說,那個吧”,“不知道,到時候可以試試,怎麼,難道你還是那個。”

“這舍利子感覺是巨坑啊,一旦擁有它,就等於是把我們給全部出賣了,餵它們吃下去,談何容易,可能它們還沒吃下去,我們自己就先被它們給弄死了。”

“只想說一句,沒有最坑,只有更坑啊”,“繼續啊,老子倒要看看有多坑,全部來啊”,“老師村,什麼鬼”,“老師村,真的有這樣的村子嗎,全部都是老師。”

“好吧,我儘量不多問”,“它說要在天黑之前趕到,那我們大家現在就走吧”,“對了,之前道具還沒給我們,就讓我們開始出發了”,“我選,破爛的桃木劍。”

“說完了,到我選了嗎,那我選破碎的八卦鏡”,“我選方向感不穩定的羅盤”,“我選墨斗線好了”,“到我了,那我選硃砂好了,我感覺硃砂還是不錯的”,“金錢劍。”

“噢,沒什麼,就是隨便問問,那大叔你,是住在老師村裏面嗎”,“那老師村裏面有些什麼好的風景地方沒有”,“那你們那裏有些什麼樣的風景啊”,“錢,我們身上沒有,怎麼了。”

“沒錯,我們身上是沒有帶錢”,“大叔,怎麼了”,“什麼東西最多,那肯定是老師啊,老師村老師村,那當然是老師最多啊,不過,你問的包不包括人。”

“那就是老師了”,“對了,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一下”,“那個,老師村裏面的人,都是老師嗎”,“不是老師也會變成老師,這是什麼意思啊。”

“好了,李天,我們不要一直問這位大叔了,趕路也辛苦的,讓大叔休息一下吧,有什麼要問的,我們等下再問”,“你怎麼了,你忘記我之前和你說的話了。”

“我不是擔心,我而是很擔心,這可是關係到我們所有人的性命,李天,我希望你要有點分寸,這真的不是在現實世界裏,你要明白這一點”,“大叔,你們老師村裏面有村長嗎。”

“那,村長年齡多大了”,“李天”,“大叔,不好意思,我這位同學,他就是問題多,您不必理會他”,“大叔,你看前面的那個村莊,它是不是,就是老師村了。”

“像人咯,像大叔咯,不然還像什麼”,“大叔”,“終於要到了,走了這麼久了都”,“老屍村,我擦,是老屍村啊,不是老師村嗎”,“走吧,我們先進去,暫時應該不會有危險的。”

“大家小心一點,我總感覺有點不對勁”,“陳婷,你能感應到危險嗎”,“有是有一點點,但是不是很多”,“我們大家走慢一點,前面的房屋好像是更多了,我怕會有危險,大家儘量小心一點。”

“就是,就是,憑什麼你就可以和李肅他一起睡,我們三個就不可以呢”,“這樣吧,男生跟男生住一間,女生和女生住一間,大家覺得怎麼樣。”

“抱歉,我不搞基,你還是找別人吧”,“說真的,我還是覺得有點害怕,要不,我們大家就都住一間房間好了,你們看,這樣行嗎。”

“噢噢,薛美美啊,我不怎麼累,我想先出去一下”,“呼、呼,還好出來了”,“哼,討厭,多陪人家一會都不行嗎”,“李天,我先告訴你,晚上睡覺的時候,你要是敢亂來,我就跟你拼了。”

“算了,天就快黑了,還是先回去吧”,“誰啊”,“是我,薛美美”,“美美,怎麼了”,“沒事,就是有點悶,過來找你們玩玩”,“啊,李肅他之前就離開了,那之前你怎麼不早點和我們大家說。”

“那你們說,現在該怎麼辦纔好”,“怎麼辦,還能怎麼辦,要不然我們就一起去找唄。”

“不對,應該沒有人才對,如果有人,那他爲什麼不出聲,難道他不能出聲,也不對,就算是不能出聲,那他也應該可以製造出聲音纔對,他應該可以動纔對,這麼早就睡着了,不可能的,明明感覺像是被盯着一樣。” 如果自己離開了,那麼,有時候就沒人來照顧父親了,張美華的表弟是家中的獨子,沒有弟弟妹妹,也沒有哥哥姐姐,如果有,或許張美華的表弟也想去外面大城市看看吧,待在大山裏,那麼這一生也就差不多是這樣了。

由於不能去大城市發展,張美華的表弟有一天晚上,獨自一人走到了後山禁地,後山禁地是老一輩的人給後人說的,無論如何也不要再去後山了,後山對於張美華表弟這輩的人來說,簡直就是一個不可靠近的魔鬼。

後山很陰森恐怖,張美華的表弟在十八歲那年,第一次到了後山,那本叫做《陰陽玄法》的書,就是在後山撿到的,如果,張美華表弟的父親沒有身體不好,那麼,張美華的表弟也就不會去後山了。

也就不會撿到那本書了,因此之前才說,或許這就是註定的,註定張美華的表弟能夠去到後山撿到這本書。

張美華在沒有出嫁之前,曾經到過好幾次表弟的家中玩,張美華比表弟大七歲,今年二十九,表弟有天生陰陽眼這件事,張美華她是在一次到表弟家玩的時候知道的,表弟可以看見那些東西,當時張美華還嚇了一大跳。

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那些東西,但她知道,表弟是個老實人,不會騙人的,所以,之後回去了,便找了一些資料看了看,最後想到,表弟他有陰陽眼,有陰陽眼的人才可以看到那些東西,有的陰陽眼是天生的。

偽萌寶寶:總裁的失憶嬌妻 而有的陰陽眼也可以通過後天的開光去達到可以見鬼的效果,但很明顯,表弟他是天生陰陽眼,開光是需要很多錢的,表弟家還不至於爲了讓表弟見鬼而去花大錢開光,所以,最終張美華她才確定,表弟就是天生陰陽眼。

只要今晚張美華她沒死,那麼明天一早,她就一定會打電話給她的表弟,表弟小時候也喜歡研究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其中就包括道術,但表弟雖然有天生陰陽眼,但道術那還是小孩子過家家的,沒有真材實料的。

張美華她是不知道而已,現在的表弟,已經是個道法高深的“世外高人”了,原來後山是真的有邪物的,張美華的表弟在把《陰陽玄法》全都學會了之後,又再次的到了後山,在後山與三隻邪物打鬥,最終還是表弟贏了。

《陰陽玄法》裏記載的是道家最高深的道法,但張美華的表弟在與後山的邪物作鬥爭時,儘管沒有受傷,但還是感覺到了後山邪物的強大,若不是自己還是純陽之身,恐怕會和那三隻邪物同歸於盡。

張美華的表弟在與後山那三隻邪物打鬥時,沒有心慈手軟,最終將那三隻邪物打得魂飛魄散,不知道爲什麼,當時表弟竟然沒有一絲的憐憫之心,或許,在對付鬼怪邪物的時候,表弟他也會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平日裏的那份仁慈,在對付邪物時,完全的看不到了,最大的原因,估計還是,如果對邪物仁慈了,那麼當時死的就是自己了,張美華的表弟或許當時心中就是這樣想的,自己不能死,如果自己死了,那家裏面就。

“今晚先放過你”,女鬼說完,便從臥室裏飄了出去,它身上的怨氣有點深,已經足以讓任何人都能看見它了,所以,此時它假裝活人到酒吧喝酒去了,至於能不能真的把酒喝進肚子裏,這就不是張美華她所關心的了。

“來,美女,我們再喝一杯”,夜晚的酒吧,裏面人很多,各式各樣的人也都有,他們在這裏,都有一個共同的愛好,那就是,喝酒,沒錯,喝酒對於我們來說,並不陌生,但來酒吧的人,真的心裏面是想單純的過來喝酒嗎。

很明顯,不是的,“喝就喝”,一個二十歲左右的漂亮女孩,這時又拿起手中的酒杯,接着就準備一口氣把酒杯裏的酒給喝光,她是一個人來的,在之前不久,被同樣是在酒吧裏喝酒的幾個男子給叫到了一起。

這個漂亮女孩酒量還挺大的,一連喝了五大杯了,還沒有要醉的樣子,看起來,平時也沒少喝酒,估計這點酒量對她來說,真的是小菜一碟,旁邊坐的幾個男子,心裏面都在想,這個妹子酒量還真大,連喝五杯氣都不喘一下。

“看來得給她來點料,要不然這一晚上都不會醉了”,幾個男子中的其中兩個人,這時到了廁所抽菸,邊抽菸,其中一個人邊向另外一個人商量着,“要不就這樣辦了”,見對方沒有回答自己,之前說話的那個人。

這時又說着,彷彿心裏下定決心了,“等等,反正現在時間還早,也許再過一下,她就不行了,你也知道,那東西也要花錢,能省則省,實在不行了,那到時候再用,也不遲”,二人最後商量好,便又一起走出了廁所。

“嗨,來,乾杯”,幾個男子腦海中在想什麼,這個女生不可能不知道,但她就是不說,她只顧喝她的酒,這酒都是那幾個男子出的錢買的,到時候結賬也一定是那幾個男子來結賬,所以,可以放心的喝,能喝多少是多少。

“哎,都喝了多少杯了,怎麼還不醉”,這次說話的,就是之前在張美華家中將其老公殘忍殺害的那隻女鬼,它的目的很簡單,只要這個女生喝醉,然後那幾個男子將她帶去賓館或者是家裏,對其圖謀不軌。

那麼,到那個時候,這隻女鬼就會出手了,只要這隻女鬼一出手,那幾個男子就都別想再活下去了,下場就是和張美華她的老公是一樣的,撕成碎片,像這種事情,這隻女鬼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之前它就已經。

殺人,它覺得很快樂,尤其是殺該殺的人,不過,張美華的老公確實是死得有點冤枉,只不過是買了一套房,結果就,這隻女鬼不僅僅是怨氣深,性情也比較的兇殘,屬於那種殺人不眨眼,眨眼不殺人的厲鬼。 “大家小心一點,我總感覺有點不對勁”,“陳婷,你能感應到危險嗎”,“有是有一點點,但是不是很多”,“我們大家走慢一點,前面的房屋好像是更多了,我怕會有危險,大家儘量小心一點。”

“我和肅哥住一間,你們四人睡一間”,“我沒意見啊”,“不可能,憑什麼要我們三個和李天他住同一間,而你自己卻和李肅睡一起。”

“就是,就是,憑什麼你就可以和李肅他一起睡,我們三個就不可以呢”,“這樣吧,男生跟男生住一間,女生和女生住一間,大家覺得怎麼樣。”

“抱歉,我不搞基,你還是找別人吧”,“說真的,我還是覺得有點害怕,要不,我們大家就都住一間房間好了,你們看,這樣行嗎。”

“這樣也好,人多就不怕一些了,蘇姍,你說的對”,“不行,我要和我的肅哥一起住,單獨住一間房間,你們四人住一間就好了,別囉嗦,誰有意見,我們就出來打一架。”

“我沒意見,四個人就四個人唄”,“那個,我,我也沒意見”,“那就先這樣吧,今晚,我們大家儘量小心一點”,“肅哥,你過來坐啊,走了一天的路了,也應該累了吧,過來坐一下休息一會。”

“噢噢,薛美美啊,我不怎麼累,我想先出去一下”,“呼、呼,還好出來了”,“哼,討厭,多陪人家一會都不行嗎”,“李天,我先告訴你,晚上睡覺的時候,你要是敢亂來,我就跟你拼了。”

“切,老子還不稀罕呢”,“李天,你什麼意思”,“算了好不好,你們別吵了”,“李肅他說,今晚可能會有危險,那我們要不要輪流睡覺”,“輪流睡覺有什麼好的,依我看,我們還不如輪流做那種事,哈哈。”

“算了,天就快黑了,還是先回去吧”,“誰啊”,“是我,薛美美”,“美美,怎麼了”,“沒事,就是有點悶,過來找你們玩玩”,“啊,李肅他之前就離開了,那之前你怎麼不早點和我們大家說。”

“不對,應該沒有人才對,如果有人,那他爲什麼不出聲,難道他不能出聲,也不對,就算是不能出聲,那他也應該可以製造出聲音纔對,他應該可以動纔對,這麼早就睡着了,不可能的,明明感覺像是被盯着一樣。”

“現在天已經開始黑了,這個時候出去,安全嗎”,“是啊,現在這個時候還出去,那跟找死有什麼分別,這個時候出去,不是去找李肅了,而是去找死的。”

“我看,這個時候出去,會很不安全,弄不好我們還沒有找到李肅,就已經”,“好,你們都不去是吧,那我一個人去”,“薛美美她真的一個人出去了”,“沒想到薛美美她。”

“哎,我還是不敢出去”,“肅哥,你在哪裏,你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我有點害怕,肅哥你快出來啊”,“那現在到底怎麼辦”,“我們是繼續留在這裏睡覺,還是出去和薛美美她一起找李肅”,“不,我們現在不能出去。”

“如果這個時候我們出去的話,那麼,第一,我們不一定能找到李肅和薛美美他們兩個,第二,萬一我們現在都出去了,然後他們兩個回來了發現我們又不在了,那,到那時,他們兩個一定又會去找我們。”

那些聲音也不是全無好處,至少讓李肅知道了自己身邊的這四個女生,她們的名字叫什麼,之前發現了什麼事情,經歷過什麼,之前應該大家都完成了一次任務,這算是第二次任務,但李肅覺得。

她們四人應該還是沒有多少經驗,像推理生路,到時候估計還是得自己來,那個叫做蘇芯琪的女生,好像稍微有點不一樣,但李肅覺得還是不能掉以輕心,生路有時候容易推斷,有時候也會將人帶進陷阱裏。

一邊在心裏想着,李肅還是像之前一樣,時不時的觀察着周圍的環境和動靜,偶爾也看看自己身邊的女生們,李肅發現,她們四個長得都挺漂亮的,有一個是外國人,但和自己國家的人,長得其實也差不多。

如果不說的話,根本看不出,“還有多遠啊”,走了差不多幾里路,這時南宮梓夕她有點抱怨了,也許,女孩子天生就是比較嬌貴吧,尤其是這南宮梓夕,她是最嬌貴的,當然,和她生長的環境也是有關係的。

大小姐,哪有不嬌貴的,也許人家是辛辛苦苦才投了一次大小姐的命運,不好好利用運氣享受一下,也許下一次,運氣就沒這麼好了,這個當然也是要選擇諒解的,“我們現在差不多已經走了幾裏遠了。”

“它說是十五公里,差不多走了十分之一左右”,李肅把真相告訴了南宮梓夕,雖然有點殘忍,但是,李肅他還是選擇告訴南宮梓夕,三十里路,現在才走了三里路左右,南宮梓夕她就有點快不行了。

那麼,剩下的那二十七里路,對於南宮梓夕她來說,就比較的殘忍了,這是真的,像之前我們也看到,蘇姍她體力也不是很好,但估計,南宮梓夕她比蘇姍還要嬌貴,才三里路就開始抱怨了。

之前蘇姍應該走了十來裏纔開始有點抱怨的,一對比起來,蘇姍還是要好多了,聽到李肅說,才走了十分之一左右,南宮梓夕瞬間就有點不開心了,她可能心裏面在想,人家都走了那麼遠了,怎麼才走十分之一啊。

沒辦法,事實和真相就是這樣,真的才走了三里路左右,現在應該是三里路多一點了,任務參與者果然還是要多加鍛鍊,不然,遇到危險了,走都走別人不贏,遇到厲鬼,有時候也是要講速度的。

不代表厲鬼它可以無限制的殺人,它們多多少少還是要受到一些限制,只是,任務參與者有時候會“幫忙”它們將限制解除掉,不過,那是屬於作死的行爲,李肅他好像十次任務還從來沒有過。 “我們這跑的方向對不對啊,是不是去老師村的路”,“我,我有點跑不動了”,“你們兩個都別說了,難道我還能跑得動嗎”,“我擦,不見了,大家注意,小心一點。”

“李天,都是你,都是你無緣無故的要去問它是不是老師,你看現在好了,它真的變成老屍了”,“我怎麼知道,我就是好奇問問,誰知道它還真的就是老屍。”

李肅現在在心裏面分析,到底是不是自己做夢還沒醒,還是,自己還在原來的那次任務裏。

“哼,都這個時候了,李天你,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啊”,“我恨你,李天”,“那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怎麼辦,還能怎麼辦啊,繼續走唄,先到了老屍村再說。”

“你們是不是忘記了,這次任務它說什麼了”,“說什麼了,它說什麼了”,“任務世界倉庫啊,它不是說了嗎,第二次任務,就給我們看看任務世界倉庫啊,怎麼到了現在都還沒有看到什麼倉庫,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它給坑了。”

“是啊,我也剛剛想起了,之前太緊張了,都把這件事給忘記了”,“對對對,是有一個什麼任務世界倉庫,我和美熙都討論了好久呢。”

“我到底是誰,那個李肅,還有那些人,他們到底又是誰”,李肅印象中,好像沒有一個叫做李天、薛美美、陳婷、蘇姍還有劉美熙的人,“那麼,他們到底是誰,我又是誰”,李肅慢慢的開始有點不能接受這個事情了。

“大家先別說了,看看後面是誰來了”,“我操,竟然追上來了,你們幾個還愣着幹嘛,還不趕緊的跑啊。”

“還不是之前你說,我們沒有等你嗎,那現在就等你咯”,“行了,都趕緊的跑吧,誰跑在最後,誰就是小狗”,“肅哥,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變成小狗的”,“哎,哎,跑太快了,身,身體有點吃不消了。”

“我,我,我不行了”,“蘇姍,你也太弱了吧,我雖然是有點累了,但也還不至於說就不能再跑了,你這樣是不行的,你會拖累我們大家的”,“我恨你,李天。”

“恨吧,恨吧,你特麼的就恨老子吧,那你又能把老子怎麼樣呢”,“你,你給我等着,等回去了之後,看我不找人收拾你”,“算了,算了,你們兩個都不許再說了。”

“我們先休息一下,等下再接着跑,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要先趕到老屍村,等到了之後,應該會有任務提示的”,“我還年輕,我不能死,我這麼漂亮,家裏這麼有錢,我不能死。”

“劉美熙,你說這路我們會不會走錯”,“應,應該不會吧,李肅,你說呢”,“不會的,路我們是不會走錯的,只是現在,情況有點不佳”,“已經不是路的問題了。”

“不是路的問題,那是什麼的問題”,“李肅,你先別說出來,讓我猜猜看”,“不是路的問題,那會不會是時間的問題,如果在天黑之前沒有趕到老屍村,我們就會死,是不是這樣。”

“也不是時間的問題”,“不是時間的問題啊,那到底是什麼問題,李肅,你快說”,“我在心裏想,之前李天他問了是不是老師之後,那個大叔他就突然變成老屍了。”

“我的意思是說,它雖然懂得來追我們,但是它自身的速度並不是很快,所以,我們不用擔心會被它給追上,但是,我們跑久了,是會累的,然後我們就必須得休息一下,但在我們休息的時候,它竟然能那麼快。”

“能那麼快的就趕上來,所以,我懷疑它根本就不用休息,它的速度雖然是沒有我們的快,但是,我們每跑一段時間,就得休息一下,它就可以趁着這點時間慢慢的追上來,久而久之,搞不好它會比我們先到老屍村。”

“我之前要說的問題就是,看是誰先到老屍村,如果是它先到了,那麼,我們就危險了,如果是我們先到的話,那麼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李肅,其實你還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這次任務,會不會像上次的任務一樣,死一個人就等於是全部死掉”,“我討厭你們,你們竟然沒有一個人等我,我恨你們,恨你們所有人。”

“蘇姍,我可沒有,我是想等你的啊,只是他們都跑得那麼快,所以我才”,美熙,就只有你對我最好了,其他人都對我不好,我都懷疑,到底我們是不是同學。”

“蘇姍,如果你待會又跑不動了的話,你就和我們說,我們帶着點你一起跑,知道嗎”,“跑得好累啊,我想休息一下了”,“好,那我們先停一下吧”,“我們現在可是在任務世界裏啊,你能不能成熟一點,別那麼幼稚好不好。”

“我操,薛美美,老子玩遊戲,關你吊事了,老子花你錢了嗎,用你的錢買皮膚了嗎”,“我日,就上來了,薛美美,別鬧了”,“美美,算了,我們大家現在趕緊跑,等拉開了一段距離之後,我們如果累了就再休息一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