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櫻拜託了凌渡的攔截,朝我掠來,看到李不開的時候,只是微微一愣,瞬間搭上我的手腕,“走。”

接着我就感覺到一股力量直接把我朝天空拉上去,那鬼煞見狀想要出手阻攔,卻聽到身後凌渡的聲音,“放他們走。”

“喂,主人等等我啊。”

李不開叫着,直接竄了過來,我朝大殿裏那些支持我的人點了點頭,記下了他們的樣子。

瞬間便從這大殿之中離開了,一路直上雲霄,耳邊風聲凜冽。

我心裏有很多疑問,想要詢問櫻。

但還是被壓了下來,我想等到她開口告訴我。

“喂,太不夠意思了,我救了你,你就這麼把我扔下了?”

李不開追了上來,看我的眼神帶着責怪。

我淡淡一笑,這傢伙從綠蛋裏出現之後,我就一直搞不清楚他的身份,不過這次能夠出手救我,在我心裏對他也少了許多芥蒂,我能感覺到他本心不壞。

“把上次從輪迴大殿拿到的東西交出來。”

櫻冷聲道,卻叫李不開臉色一變,“不給,這東西我留着有用。”

櫻沒有繼續索要,反而看向了我,一臉的凝重,“這一次玄學界峯會大比,雖然你出盡了風頭,但同時也樹立太多的敵人。”

我不可置否的點點頭,同時心裏也暗下決心,這次救出小青之後,不到五品之境絕不出來見人。

“實話跟你說,小青從輪迴通道出來,應該是去了我們的世界。”

“你們的世界?”

我心裏一驚,難道小青和櫻不是人類麼?

“在二百多年之前,地球的玄學界不是現在這個樣子,那個時候這裏龍脈富足,靈氣充沛,誕生了很多七品境界的高人,只是他們不滿足七品,想要追求更高的層次,達到所謂的長生,於是那羣七品之境的高手,強行將華夏的龍脈抽取掉,以他們無上的力量造就了一片新的世界,與地球不在同一界,他們想以此來追求所謂的七品以後得境界,乃至長生。”

我聽到這個消息極爲震驚,甚至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是來自哪裏的?”

我震驚道,櫻是小青的前世,小青輪迴到了那個地方,就證明櫻是從那裏來的。

“對,我從那裏來……”

櫻低聲道,眼神之中透出一種感慨的感覺來。

“還有你看到的所謂張天正也不是真正的七品,而是僞七品,就是因爲華夏大地上龍脈稀少的原因。

至於那滅生教裏,我也摸不清楚他們的底細,據說當初那些七品高手建立異界的初衷就是躲避滅生教的威脅,所以對於滅生教,你還是小心一些好。”

這個消息無疑更是一個重磅炸彈,我強行旁自己的思緒變得清晰起來,只覺得那些所謂的七品,似乎並不是終點……

“本來這次你是以峯會前五的身份,擁有去那個地方的修煉權,但現在跟張天正攤牌了,我只好親自帶你去了,一會兒你無論遇到什麼,看到什麼都不能驚慌,一切都要聽我的。”

我點了點頭,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竟然被櫻帶到一片山川之中。

我早已不知道這片山川具體是何地,從落下來的時候,我就覺得這裏透着一股神祕和危險的感覺。

李不開也對這裏有些好奇,他卻根本沒有一點危險的意識,落下來之後,到處亂竄,絲毫沒有忌憚之意。

櫻帶着我們在山與山之間穿梭遊走,直到我的眼前出現了一棵巨大的柳樹。

這柳樹就像一幢寫字樓一般大小,透着古樸和神祕。 柳樹看起來年代也很是久遠,進入到了這裏就跟換了一個世界一樣。

櫻讓我們停下,她腳下的步伐變得特殊了起來,每一步都恰好踩在了結點上一樣,震得他心中就跟鼓雷一樣。

“這棵柳樹就是進去我那個世界的入口了。”

不等櫻的話說完,一尊巨大的樹木腳踩大地,駭人的氣勢直逼而來,看的我滿頭冷汗,這東西出現的太過於突然了,“櫻怎麼會出現這個鬼東西?”

櫻冷俊俏的臉色一沉,腳下的步伐恰好踩在了最後一個結點上。

“不可入。”

對面這顆不同尋常的巨樹發出沙啞的聲音,威嚴霸道,看似普通的樹幹瞬間化爲一柄鋒利亮堂的斧頭,只要我們敢闖入就是一個生死的下場。

我看到櫻手中一陣晃動,一隻虛浮五彩顏色的眼睛出現在了手中,對着前方的巨樹拋射了出去,不多不少恰好卡在了巨樹中心那個細小的槽口上。

如果不是櫻做出了這個動作,恐怕我也不會發現,後面巨樹手中的利劍慢慢恢復到了枝葉的狀態,對着櫻恭敬的行了一禮,便消失不見。

隨後櫻讓我們緊跟着她,這纔來到了那柱柳樹的下方,以我現在的風水知識也渾然看不懂這裏的佈局。

隱於天地中,變化莫測,剛纔那個成精的巨樹必然是守護這個柳樹才進化而成, 這種陣法在黃帝內經中記載的都很少。

經過櫻的解釋後,我才知道這裏就是一個龐大的陣法,把這柱柳樹和方圓十幾裏都包圍了起來,這種大手筆恐怕也只有爺爺能做的到了吧。

“真的都成精了。”

自從做了那件錯事後,基本上鬼魅,各種奇異的事情都接觸過,像這種成精的樹木還是很少見。

“走了,我們要抓緊時間了,裏面的情況不容樂觀。”

櫻面色微冷,她站在柳樹內部中心的位置,一滴黑色的血液順流而下。

下方的平滑的木頭上凝結成了一組繁雜的陣紋,我不過偷偷的看了一眼,便發覺整個靈魂都要被吸入到了裏面一樣。

我匆忙間死死的咬住了舌根,眼中變得清明瞭起來,太可怕了。

“記住柳樹就是進入那方世界的屏障,穿過這個陣法就可以進去了,裏面分別有十二個山頭,每個山都有一個七品老祖。”

我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希望小青不要出什麼事纔好,想到之前的那些日子,我心情愈發的急切了起來。

一聲撕裂聲穿來,空氣彷彿被一股恐怖的吸引力抽離了一般,身體不受控制被吸入了進去。

肌膚脹痛,腦袋發暈,當我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另一個世界了。

天空灰沉,放眼四周是無盡連綿的山脈,我有些着急,櫻當時可沒有告訴我,進來後會分開的,看來只能是我一個人去行動了。

“不要遇到一些危險的東西就行。”

反正我不知道走了有多久的時間,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座古鎮中,看着其中人來人往,不一般的熱鬧。

這裏的地方也是奇怪,我來到了一家看似是客棧的地方暫時的住了下來,經過我現在的經驗來看,這裏沒有那中奇怪的東西。

灰沉搖曳的燭光照亮了房間,不知道怎麼的我竟然就這樣一直盯着看了下去。

燭光緩緩的變換了起來,一張慘白色的臉浮現而出,半張臉已經是血肉模糊的那種,發冷的笑聲傳盪到了我的耳朵中。

我知道的意識很是清醒,儘管我現在實力在三品,我身體依舊不能動的那種,眼看着這張血肉模糊的臉就要撲到我身上的時候。

體內涌來一股能量,頭腦一清,這裏哪還是客棧,這裏就是荒郊野外,之前拖掉的衣服凌亂的灑落在草地上。

一股陰風吹來,整個森林發出生冷的樹葉聲,我匆忙穿上衣服,哪裏還敢在這裏停留,那就是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

剪刀被我死死的握在了手中,這樣我纔有一絲安全的感覺,在淡淡月光的照射下,勉強能看的清前方的路。

我死命的跑了起來,因爲我已經感受到了後方一充滿陰冷氣息屍體就趴在不遠處的土丘上。

就在剛纔穿衣服的時候,一雙略帶猩紅色的眼睛從余光中浮現而出,不由的心裏發沭了起來。

當我越過了一個山頭的時候,腳下變得發軟了起來,我運起體內的力量撒開腿繼續跑了起來。

轉了一圈,我又轉了回來,還是剛纔起身的那快草地,不等我緩口起氣的時候,眼前的畫面變了起來。

一個妙容女子朝着我慢步走了過來,妖嬈的身段,高挑的身段,嘴角淺淺的笑容讓我小心臟不爭氣的跳動了起來,簡直要把我的魂都要勾走了。

她的眼睛很是好看,一眨一眨的,在她的柔軟的小手下,我已經忘記了這是那裏,雙眼變得迷離了起來。

冰涼的嘴脣印在了我的嘴巴上,我忘情的吻了起來,什麼事情都忘記了。

不知到過了多久,腦袋就跟針紮了一樣,眼中瞬間恢復了清明,哪裏是妙齡女子, 這根本就是一個屍體,血液從她的嘴巴中慢慢滴落。

詭異恐怖的感覺一涌而起,恐懼的情緒從我的心底瞬間蔓延起來,撒開腿跑了起來。

剛纔我身體中的陽氣不知道被這巨女屍吸走了多少,現在根本就無法動,一個踉蹌我一頭扎倒在了地上。

雙眼間滿是紅色的血無,後面那具古屍上散發出濃郁冰冷的氣息,一雙腐爛的雙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脖頸,嘴巴一口咬住我的脖子上,我奮力的掙扎了起來。

我意識這一次真的是模糊了起來,我想到了爺爺,也想到了小青,我還有許多事情還沒有完成。

忽然間,一道璀璨的光亮瞬間而至,脖頸間一輕,我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在我失去意識前,我看到一個身穿古代衣服神祕女子緩步朝我走來。

溫暖,舒服,我猛的一下子睜開了眼睛,身下是雜草鋪成的墊子,我急忙起身不知名動物做的皮毛滑落在了身下。 我沒有事,看來我屍被那個女子給救了,那個女子呢?

由於失血過多,我差點整個人癱軟在了地上,當我走到茅草屋門口看到一個人坐在外面,我提起的心放了下來。

“請問姑娘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救我?”

我手中的剪刀被我拿了起來,生怕這個女子也是女鬼幻化而成,畢竟這個世界我還是不夠熟悉。

“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先走了。”

在我還沒來的急挽留的時候,這名神祕女子已經消失在了茫茫黑夜中。

這下我就慌了神,我人生地不熟的,就我這個小身板,不說了趕緊先收拾東西了。

月光照射下的大地,愈發的冷輕起來,想到之前的那個古代女子屍體,我跟她無願無仇的,爲何就找上了我。

真的是欲哭無淚,現在我也不敢隨意亂跑,在我謹慎仔細的尋找下,翻越了一個山頭後,躲進了一個隱蔽的山洞中。

我端正的盤坐在洞中,洞口已經被我用一塊石頭給緊緊的封死住,這下誰也不能進來了。

櫻曾經說過,她們這個世界的龍脈特別的多,我運起了黃帝內經,空氣中濃郁的能量朝着我彙集了起來。

這一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晨曦,我穿戴好起身,經過這一夜的修煉後的,我感覺自己的四肢都充滿了力量,這種提升跟之前是大爲不同的,這就說明這個世界跟櫻說過的一樣,特殊。

走在草叢繁茂的山野間,走了幾個小時也沒有看到一點人煙的地方,不得不說就連上次看見那個村莊也是幻覺。

我心中破口大罵,這次出去後一定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什麼五星級酒店,酥嫩的叫花雞,想到這不由的口水直流而下。

臨近中午,憑藉我現在的腳力來說已經足夠能找到村莊了,但是我還是沒有找到。

站在太陽下的我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子的寒意,身上直愣愣的一股子冒着冷汗,這種情況下根本就不用多想。

身體上的汗毛被陰冷的氣息衝擊下,直接硬了起來,我眼睛急速的轉動了起來,四周依舊還是老樣子。

“肯定又是上次的那具古屍,真的陰魂不散,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剪刀進過我昨天靈力的潤養後,上面的寒芒也隨之冒了出來,這下我的把握更大了起來,就算打不過也應該可以保命的吧。

令我奇怪的是,身上冰冷的寒氣居然消失不見,我按捺住心中的疑惑,朝着遠方望去。

“該死。”

我心中一緊,匆忙朝着森林深處跑去,這次跑的速度比之前要快不知道多少倍。

那前方竟然是昨天晚上遇見的那具古屍,她朝着我盈盈一笑,慘淡的笑容,加上血肉模糊的臉,最讓人驚恐的是,那具古屍竟然有十個一模一樣的。

“桀桀桀。”

伴隨着恐怖的笑聲,硬生生的鑽進我的耳朵中,我運起黃帝內經也不過阻擋一二,看到這個陣勢,這個具古屍怕要把我搞死。

“天地爲玄,般若清明……”

我嘴巴不斷念叨起來這些繁奧的口訣,體內的靈力順流而上,我的腦海中不自覺出現這些口訣,清靈術。

清靈術,破除一切虛妄,至之真理之上,黃帝內經後面幾乎都被封印住,還好關鍵時刻沒有出任何的差錯。

後面的鬼魅之聲呼嘯而至,後背被這股邪氣襲來恐怕早已經發紫,這下我不敢再馬虎,面色一沉。

手指按照八卦六門,四大方位捏了過去,在我極限的運轉下,我三品實力的靈力已經被耗費的七七八八。

眼中精光一閃,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在一瞬間變成了璀璨的金色,我轉頭朝着後方看了過去。

身後那具屍體身上纏繞着衆多的魂魄,表情猙獰地看着我,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屍體上竟然能夠圍繞衆多的鬼魂。

根據師傅遺留下來的黃帝內經中闡述道,只有在極陰之地,吸取九陰之氣,並且死前無法善終,執念變爲了厲鬼,逢人便吸魂奪魄。

“我滴個乖乖。”

我猛地身體一纏,這古屍的實力已經達到了起碼四品以上的境界了,嘴巴呼出的氣體在空氣中依然凝結成了冰霧。

這一刻我什麼都不管了,根本就不是我能對付的,要是李不開在的話就好了,這中鬼物他應該會有辦法的。

慢慢的整個天空化爲了黑色,我體內的血液不在流動,身體猛然間不受控制,腳下一軟,一腳踏入到了血潭之中。

我就這樣看眼睜睜的看着自己不斷的往下深陷了下去,饒是我現在的實力竟然在此地沒有任何的用武之地。

女屍充滿駭人血肉模糊的臉對着我笑了一笑,我意識完全的沉寂了下去,體內的陽氣不斷減少了下去。

“醒醒。”

身體被人不斷推搡着,在劇烈的晃動下,我哇的一聲吐了出來,污雜的黃白物吐了一地,當我看到身旁那道身影我知道再次被她給救了。

“你是什麼人?”

想到上次遇見那具可怕的古屍就被這個女子所救,這次還是,我心聲警惕,就連身上的髒污也顧及不得。

“我看你是被嚇傻了吧?”

她噗嗤一聲對着我笑了起來,一雙青蔥的小手在我的額頭上摸了摸,她感嘆了一聲。

“你莫非不是我們這裏的人吧?”

我急忙的搖了搖頭,這種事情我是不會承認的,櫻又不在這裏。

經過短暫的交流後,我才知道這個女孩叫做羅楠,我現在處於的位置是封魔地,這裏由於在不知多少年以前,發生過詭異的事情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了。

“真的不知道你家人怎麼看你的,就這樣讓你隨意的跑出來了。”

我搪塞的把這個話題給轉移了過去,我心中一陣冷汗,這個小妞真的不是好糊弄的,我把身上的髒污都清理掉。

我經過向羅楠打探後,卻知道這個世界已經儼然發展成了另一個類似於地球的樣子,除了科技方面的發展沒有之外,其他的並沒有區別。 之後在路上我才知道羅楠要回村落,我連忙擺着笑臉說着自己迷路了,羅楠不得不說是一個熱心腸的好女孩。

在路上羅楠不時拿出了羅盤,她拿出羅盤時不時算計了一下方位,然後才帶着我一點一點的朝着外圍走了出去。

“這次幸好我要找一株草藥,不然你恐怕就要死兩次了。”

羅楠雖然不算十分的好看,但是她身上的獨有的氣質讓人覺的很是舒服。

“你這個羅盤做什麼用的。”

我問出了心中的疑惑,羅楠告訴我這個羅盤是用來探路用,封魔地光靠簡單的便識方法一輩子都走不出這裏。

在羅楠的帶領下我們終於走出了封魔地,在路口殘破的石碑上寫着封魔地三個大字,這個三個子通體鎏金抒寫,上面這道字寫出來的勁道感覺和爺爺很是相似。

這三個大字已經契合了天地之勢,我看了已經都差點被吸引了進去。

“看來爺爺的實力已經不是我所能想象的境界了。”

想到爺爺,我情緒不自覺升騰了起來,一股憤怒的情緒充斥在胸口,實力,爺爺等我成長起來,我就一定可以把你救出來。

走過了蜿蜒曲折的山路後,遠處天空飄來了渺渺雲煙,似乎前方有一座村落,前方羅楠給我簡單的介紹了起來。

前方就是她從小居住的地方,村落這裏只有們這座村落,在往大的說就是領地了,她也不過去過一次。

我知道這裏是十二七品老祖製造的世界,一切都是古代的規格來走的,我基本上都瞭然與胸。

簡樸的村落出現在的在我的視野範圍內,我和羅楠朝着村口走了過去。

“嘿,這不是羅楠嘛,大早上的就回來了。”

一名老汗操着滿口黃牙,肩上放着扁擔望向羅楠,擔子中放着一些平常稻草,看來這裏的生活也跟我們沒有什麼區別。

“三叔還行,這是我從封魔地帶出來的小子,要不是我,這小子就回不來了。”

我看到三叔的臉色聽到封魔地三個子後,臉色一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