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對著曲天馳喊了一聲,曲天馳聽到秦穆然的聲音以後,應了一聲,便是看著面前的花和尚,臉上露出笑意道:「好了禿驢,爺不跟你玩了,該結束了!」

「你放屁,佛爺弄不死你!」

花和尚聽到曲天馳這話,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跟曲天馳打了這麼久,花和尚感覺自己的體力都要被掏空了。

這傢伙難道就一點都不累嗎?而且怎麼越戰越強!

現在再突然蹦出這麼一句話,這不是在打擊人嗎?何著一直都在玩我呢?

想到這裡,更加的火冒三丈,下手也是更加的狠。

「哎呦!可以啊!動怒了啊!」

曲天馳感覺到花和尚身上氣勢的波動變化,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道。

「受死吧!」

花和尚懶得再跟曲天馳廢話,一記鐵拳直接朝著曲天馳的面門打了過去。

「靠!小爺我靠臉吃飯的,你竟然打我臉!打人不打臉,打臉傷自尊沒有聽說過嗎!靠!」

曲天馳看花和尚朝著自己的臉打了過來,也是火了,當即探出一手,沒有任何躲避的便是迎上了花和尚的拳頭。

「嘭!」

悶聲傳來,卻是曲天馳一掌握住了花和尚的拳頭,隨後用力,赫然掰斷了他的拳頭。

「八極,貼山靠!」

誰都沒有想到,曲天馳會對花和尚使用這一招,而聽到曲天馳用這一招以後,一旁觀戰的雷凱也是瞪大了眼睛,看著身旁的秦穆然,驚道:「老大,你偏心!」

曲天馳的八極貼山靠,在最短的距離便能夠爆發出最強大的力量,正好,花和尚自己主動送上門來了。

這一擊,可謂是摧枯拉朽,再加上曲天馳一手拽著花和尚呢,根本就不給他飛出去的機會,全部的力量都在瞬間傾瀉在了花和尚的身上。

花和尚的骨骼承受不住衝擊,節節崩裂,而他的五臟六腑更是在剎那被震碎,整個人瞬間沒了氣息。 那是在做夢一般,魔王它是何等的強大,豈是小小的任務參與者可以與之抗衡的,魔王它如果想殺一個任務參與者,那麼只是它的一個念頭而已,但是,魔王它卻不能殺掉李肅,因爲,李肅所學習的《陰陽玄法》,裏面有一個。

有一個道法是可以保護自己的,保護自己不受到妖魔鬼怪的突然傷害,就是那種致命的傷害,一般的情況下,還是不會觸發的,只是在李肅遇到妖魔鬼怪有生命危險之時,到那時候,它纔會觸發,所以,魔王它是無法直接抹殺掉。

抹殺掉李肅的,這是真的,這不是假的,要不然的話,魔王它應該早就對李肅下手了,不過,這個事情也不一定,也許魔頭它不會,反正,大家只要知道,魔王它不是什麼好“人”就行了,它是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它是殘忍的。

秦風現在已經是死了,他的屍體還在門那裏,地上大量的血,也證明了他的死亡,李肅和劉美熙還有葉黎三人,他們三人是親眼目睹了秦風他的死,同時也是非常震撼的,一個大活人,突然一下就死了,還死得那麼慘,真的是。

真的是死無全屍,哎,一個字慘啊,兩個字很慘,三個字非常慘,好了,秦風他這個任務參與者的戲份就到此爲止了,儘管他之前好像也沒有多少戲份,但是,現在是完全沒有了,只是李肅和劉美熙還有葉黎三人,他們三人的。

他們三人的心裏面有點難受而已,但是,人死不能復生,秦風他既然已經死了,那麼大家就算是再傷心,他也不可能活過來了,所以,不過話又說回來,要不是有秦風他的話,那麼現在死的就應該是李肅和葉黎還有劉美熙三人。

他們三人中的其中一人了,還好,是運氣啊,真沒想到,原來第二道門竟然這麼恐怖,直接就死人,進都還沒有完全進去,就死了,等等,難道說,是不是因爲這是第二階段,所以,和二有關的東西,它都很危險很恐怖,可秦風他。

可秦風他就是沒注意到這一點,當然,李肅他好像也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算了,反正是要死一名任務參與者的,那麼就隨便吧,看開一點,在任務世界裏死人,在任務世界裏死個人,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沒必要去想太多,甚至是。

甚至是,自己什麼時候就死了,這個都不知道,還去關心別人的生死嗎,好吧,李肅他確實是這樣的,他不是不怕死,還是那句話,他就是想盡力而爲,爭取多救一個任務參與者,但還好的是,他到現在爲止都還沒有死,也不知道。

也不知道是他運氣好,還是其他的什麼,反正他到現在爲止還沒有死就對了,其他的,就不要去多想了,比如他爲什麼一直都沒死呢,等等之類的,秦風死後不久,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又來了,“任務參與者葉黎,在剩下的。”

“在剩下的三道門中,可隨意進入其中的一道門,進去之後,會聽到任務提示”,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這樣的說完了,又是任務提示,又是進去之後,現在誰還敢隨意選擇啊,如果沒選好的,那麼馬上就死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事情了,像秦風他那樣,還沒進去就已經死了,第二階段果真不是那麼簡單的,甚至是,恐怖啊,可怕啊,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的話,也已經是有點問題了,它之前不是說,進去之後,會有任務提示嗎,那麼問題就。

那麼問題就在於,在於秦風他還沒有進去完啊,那怎麼就死了,這不是太坑了一點嗎,哎,魔王它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坑了,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它好,接下來是葉黎了,那麼她會怎麼樣,她會不會也像秦風他那樣,還沒進去。

還沒進去完,就死在門口了,李肅的心情,此時是非常不好的,眼睜睜的看着秦風他一下就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是那麼的突然,那麼的直接,那麼的血腥,它,魔王它,它難道就沒有一點點愧疚之心嗎,嗯,它是真的沒有,要不然。

要不然的話,它就不會那樣做,它不是人,它是魔,竟然是魔,那當然不能拿它和人比,人是有感情的,而它,它是沒有的,它有的只是草菅人命,接下來葉黎也必須得選擇一道門進去了,那麼,看她自己的運氣了,這個事情。

這個事情,誰也幫不到她,是死是活,李肅他,就連他自己都不能再,更別說是去幫助其他人了,幫助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了,先顧着自己好吧,第二階段,現在纔剛剛開始,就已經有人,有任務參與者死掉了,那麼接下來,還會。

還會再死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嗎,李肅、劉美熙,他們二人能否活着離開任務世界,現在,程陌他已經在門裏面了,而秦風他,他也已經死了,葉黎她接下來也馬上就要進入門裏面了,五個任務參與者,現在死的死,緊張的緊張。

而李肅他也是沒有任何辦法,魔王它既然說了要進門,那麼就必須是要進去的,這是任務,也是唯一能夠活着離開任務世界的憑證,沒有完成任務,那麼是無法回到現實世界的,程陌他現在還是在慢慢的行走,彷彿他現在就是一個。

就是一個老人一樣,一個走不動的老人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他沒有拄根柺杖,要不然的話,還真的是有點像,幾十米的距離,他硬是走了一分鐘,還沒走到一半,並且估計他,如果要想走完的話,那麼還得花一、兩分鐘的時間。

葉黎此時也選好要進哪道門,還是第五道門吧,葉黎她覺得第五道門是最好的,那麼她就準備進去了,到底,第五道門是不是最好的呢,還是很危險的話,不,第五道門它即使是再危險,那它也危險不過第二道門吧,要知道。

要知道,第二道門它可是還沒有進去就會死人的,秦風他就是這樣白白的死掉了,他輕輕的死,就如他輕輕的來。 曲天馳用極其強大的力量,瞬間便是將花和尚給解決了。

「老大,你這個偏心的太厲害了吧!」

雷凱臉上滿是嫉妒地說道。

他修鍊的是形意拳,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將自己的八極拳教給了曲天馳。

難怪這個傢伙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樣了,何著有著必勝的絕技啊!

雷凱覬覦秦穆然的八極拳不是一天兩天,每次秦穆然都不教給自己,竟然教給了曲天馳。

“我偏心啥了?”秦穆然看著雷凱問道。

「我讓你教我八極拳,你都沒有,你竟然教給老曲!」

雷凱吃味地說道。

「你說這個啊!若是可以,我幹嘛不教給你,我要是教給你八極拳,你的形意拳會達到現在的地步嗎?」

秦穆然白了雷凱一眼。

「雖然說藝多不壓身,但是我們練武的,跟其他的手藝人又不一樣,夏國的武術博大精深,若是能夠專一一門,遠比學的雜要厲害的多!」

秦穆然說明了自己的用意道。

「老曲他雖然身手不錯,但是他沒有正規精通的武術,我才教給他八極拳的!你以為八極拳好練嗎?你是沒有看到老曲當時是怎麼吃苦頭的,半邊身子都撞樹撞的血淋淋的時候,你沒有看到吧!我看到了!」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難道那時候是……」

雷凱驟然想到當初有那麼一段時間,看見曲天馳走路都有些怪異,自己甚至無意中碰到了曲天馳的身體,他都疼的倒吸冷氣。

雷凱當時還以為他不舒服,現在想來,原來是因為修鍊。

「形意拳與八極拳都是夏國武術的瑰寶,你們兩個人若是都能夠精通,怎麼進入不了宗師之境!」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老大,我知道了!」

雷凱瞬間羞愧的低下了頭。

其實他的天賦很高,要不然在冥王殿也不會成為雙曲星之一,但是他平日里就是大大咧咧,一副玩物喪志的樣子。

「等這次青竹幫的事情解決以後,我要給你們兩個加練!我有種感覺,不僅夏國現在不太平,恐怕西方地下世界也要不太平了,你們只有自身更強了,才能夠更加的安全!」

秦穆然擔憂地說道。

「老大,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曲天馳走了過來,拍了拍雷凱的肩膀,道。

「不要讓不讓我失望,而是不要讓你們自己失望!」

秦穆然鄭重地說道。

「是!」

眾人點了點頭。

看著地上應天正和花和尚的屍體,秦穆然便是轉身打了個電話,隨後帶著幾人上了車,向著龍鱗的總部駛了過去。

如今,陳波這個大患已經剷除,青竹幫明天肯定會亂作一團,休息一天,讓他更加的亂,等到第二天,就是龍鱗出擊的時候。

這一次,車行駛的很快,沒過多久,便是回到了龍鱗總部。

當劉嘯看著滿身是血的秦穆然等人,嚇壞了,以為秦穆然受傷了,連忙讓陳龍去找龍鱗的醫生過來。

秦穆然看到劉嘯那個擔心的樣子,立刻阻止道:「不用了,我沒什麼事,讓醫生看看我兄弟吧!給他包紮下!」

秦穆然說道。

「沒事?然哥,你可全身是血啊,你可不能出事啊!」

劉嘯以為秦穆然在硬撐,有些不放心地接著道。

「不是我的血,是陳波的血,他被小刀劈成了兩半,血濺了老子一身!」

秦穆然一想到這個,就有些鬱悶。

本來他是打算全身乾乾淨淨去,乾乾淨淨回來的,哪裡想到小刀會這麼不按照套路出牌,自己出手就把陳波給斬了,那鮮血濺了他一身。

「小道?他不是一直在龍鱗嗎,他什麼時候出去過?」

劉嘯看著一旁的道將行,疑惑地問道。

「道爺我啥時候出去過!沒啊!一直在和小白喝酒呢!」

道將行搖了搖頭說道。

「我說的是小刀,不是小道!對了,嘯哥,給你介紹下,小刀,以後就是我們的兄弟了!」

秦穆然將身旁的小刀介紹給劉嘯道。

「小刀?難道就是陳波手下的三大高手之一?用刀的高手!」

劉嘯知道小刀,聽到秦穆然說小刀加入龍鱗,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不過再想想秦穆然那個強大的挖人能力,瞬間,劉嘯又覺得自己不是在做夢了。

這裡可不少以前都是秦穆然的敵人,但是現在呢,還不是被秦穆然的魅力所折服,站在這裡稱兄道弟!

「嗯,只不過,現在小刀是我們的兄弟了!」

秦穆然看了眼小刀,肯定地說道。

這一眼,便是讓小刀的心中一暖。

自己不過剛剛投靠秦穆然,按照一般的人,肯定心裡還是有些防備的,畢竟之前自己可是敵人。

但是秦穆然呢?秦穆然如此肯定的話語,卻是給了小刀這麼大的肯定,讓他如何不感動?如此大的信任之下,小刀心中暗自發誓,這輩子,他的命就是秦穆然的人!

現在自己沒有任何的親人,是秦穆然給了他尊嚴,是秦穆然給了他第二條命,也是秦穆然給了他信任,秦穆然便是他的唯一親人!

小刀心中的想法,秦穆然自然是不知道的,不過,秦穆然收了小刀而沒有殺他絕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日後小刀在秦穆然的征途之中起了很大的幫助,甚至留下了一段「神話」。

「小刀兄弟,歡迎你加入龍鱗!」

秦穆然都說小刀是兄弟了,劉嘯自然也不會有什麼隔閡。

更何況如今正是龍鱗需要人才的時候,小刀的加入可以說是如虎添翼。

真的不知道,到時候對上青竹幫的時候,青竹幫的那群人見到小刀在龍鱗這邊,會是什麼反應,會不會驚掉一地的下巴呢!

「今晚大家都大戰了一番了!走!我們去吃飯去,格林酒店,我買單!」

秦穆然振臂一呼道。

「老大威武!」

雷凱和曲天馳早就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尤其是現在時候已經不早了,開著的飯店也沒有幾家了,聽到秦穆然要請他們去格林酒店,頓時樂了。

「我打電話給小濟濟!」

道將行知道格林酒店是紀凌風的酒店,當即便是拿出手機撥打了過去。 他就不能再幫助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了,就好像現在的程陌,李肅不是就不能再幫助他了嗎,還有秦風也是一樣,他就是死在了李肅的面前,李肅也無能爲力,李肅也沒得辦法,那麼葉黎,也是一樣,到了這個時候,任務參與者們。

任務參與者們就只有靠自己了,生死就是全憑自己掌握了,別人幫不了,程陌他現在還沒死,那是因爲他走得慢,如果他走得快一點,或者就算是,他和平時走得一樣快,那麼他此時也應該死掉了,其實,這五道門,它都是有。

它都是有共同之處的,只是現在任務參與者們還沒有發現而已,當然咯,現在纔剛剛開始嘛,沒有發現那也是正常的,要是說,現在任務參與者們就已經發現了的話,那說明任務參與者們也太厲害了一點,所以,很明顯,大家還是。

大家還是沒有那麼厲害的,但是,李肅他好像看出了一點什麼來,可也不太確定,但是,李肅他到時候想試一試,因爲這畢竟可是關係着任務參與者們的生命啊,自己不去試,那麼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他們會知道嗎。

不,他們很有可能現在還沒有想到,還沒有想到這裏來,李肅他對其他的任務參與者,那還是已經多多少少有點了解了,所以,李肅他認爲,他認爲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恐怕是還沒有想到,但估計,他們還沒有想到,就已經死了。

所以,自己等下必須要試一下了,並且還得儘快了,要不然的話,哪怕是自己猜對了,可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死了,那也是無濟於事了,時間,時間在此時又是到了非常重要的時候,自己先去試試,如果猜對了的話,那麼其他的。

那麼就告訴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了,嗯,希望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快點來吧,然後是自己先,而不是劉美熙她先,等等,第二階段任務,李肅他到底能不能說話,如果他不能說話的話,那他怎麼去告訴劉美熙,怎麼去告訴其他的。

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是哦,如果不能說話,那豈不是也是白搭,因爲那時候時間肯定不多,而打手勢,劉美熙她也未必看得懂啊,我去年買了個表,魔王說:哦,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估計就算是李肅他真的猜對了。

但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那可能也是沒有活下去的可能了,是啊,不能說話的話,何況到時候時間也不多,那也是沒法告知其他任務參與者的,還有一個就是,秦風他已經死了,而程陌他也進去了這麼久了,也不知道是生還是死。

葉黎她現在也進去了,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出來的機會,那麼,那麼就剩下自己和劉美熙兩個人,如果說,能救下劉美熙她,那也心滿意足了,李肅在心裏這麼想到,是啊,能救一個都不錯了,還有就是,自己能夠不死都可以了。

還去想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搞不好等下李肅他沒有猜對,那麼他自己也自身難保,別說去救劉美熙了,先救自己吧,哎,在這種情況下,就不要想着如何如何去救別人了,因爲,在別人的心裏面,可能此時都沒有你了。

李肅你明白嗎,你要明白的,別以爲你有主角光環,就可以一直亂來,就可以一直去冒險,小心你哪天也死了,並且還是真的死了,當然,知道說這些,知道說這麼多,也是沒有用的,因爲李肅他不會聽,因爲他有他自己的原則。

其實啊,都是什麼狗屁原則呢,如果自己人都死了,那麼,那麼要原則又有何用,做給誰看,知道知道,你李肅不是做給別人看的,你是真心的,但是,在別人的眼中,也許你現在這樣,就是在做給別人看的,因爲,別人他不是你。

你明白嗎,在任務世界裏,是很危險的,可能隨時就死了,所以,你應該做的,你要的,那就是好好的活下去,爭取活下去,活過第十次任務給大家看看,證明一下你自己,任務世界其實也沒有那麼可怕,也還是可以活着離開的。

李肅心好,這一點,我們不怪他,但是,如果他一直用自己的性命去救其他人,其他任務參與者們的性命的話,那麼,就應該要,要好好給他真正的說一下了,他這麼做,到底對他來說,有什麼好處,我們大家不是經常說,有。

有那麼一句話嗎,沒有好處,你說什麼說,沒有好處,你要我幫什麼忙,沒有好處,你找我幹嘛,唯利是圖,沒有一點點利益,請不要來找我,我還有事,我很忙的,你去找別人吧,是啊,相信基本上都是這樣的,有本事,誰敢。

誰敢說自己沒有,當然咯,這是開玩笑的,相信大家有還是有的,也許正好就是你,但是,像李肅他那樣的,試問一下,又有幾個,有沒有呢,不要任何好處,不要任何利益,甚至是,拿自己的性命去救別人,這樣的人,請問。

請問一下,有幾個,有沒有,除了李肅他之外,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這個任務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世界,從最開始,我們大家就可以看到,那時候李肅他還沒有恢復道法,但他也還是有一顆捨己爲人的心,第一個恐怖任務。

放衣櫃、女屍,雖然說,到後面的時候,李肅他也只能躲起來,但是,在之前,他看到那兩個學生,其中有一個學生摔倒在地了,他還是奮不顧身的跑回去,幫助了那個學生,雖然說,最後還是死了,但李肅他的的確確是盡力了。

他沒有道法,他鬥不過那隻女屍,所以,他只好這樣了,最後的時候,只能躲在放衣櫃裏,這不是膽小,而是。 這不是膽小,而是智慧,難道明明知道出去會死,還要出去送死嗎,那不是捨生取義,而是白白送死,因爲,死得不值得啊,還有就是,就算自己死了,那也是對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沒有一點點的幫助,所以,死可以,但是要。

但是要死得其所,那樣的死,它不是死得其所,而是白白送死,好了,李肅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們大家接下來繼續看文,葉黎她走進去之後,也看到了一條和程陌他在第一道門裏看到的路,一模一樣的路,甚至是,就連。

就連牆壁上的火把,都是一樣的,這完全就是同一個地方嘛,怎麼會這麼像,魔王設定的,就是魔王設定的,簡直一模一樣,但是,它其實也有不同,只是要看任務參與者們能不能發現了,等等,每一個任務參與者都只有自己的。

都只有自己的這條路,那麼其他任務參與者的路,又怎麼會知道呢,既然不會知道,那又如何能發現有哪裏不同呢,這就是魔王它的設定,它是想一條路殺死一個任務參與者,五條嘛,那麼剛好殺死五個任務參與者,包括李肅在內。

此時,程陌他也終於快要到終點了,他真的是走得慢,幾十米的距離,硬是被他走了幾分鐘,到現在都還沒有走完,當然咯,他之前是在觀察,沒有走,是後面纔開始走的,不過,現在好了,他也快要到了,快要到終點了,只是。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終點呢,還是終點呢,怎麼好像感覺有點嚇人,是要死了嗎程陌他,不知道,這個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要程陌他走完這最後的距離,然後才能知道,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到底他能不能活下來,他的生死。

他的生死,彷彿也是已經註定了,一瞬間的事情,要麼生要麼死,就看程陌他自己了,好了,還是先等他走完再說吧,接下來我們繼續看看葉黎她那裏,到底她會不會學程陌的樣呢,也走得慢吞吞的,還是和平時一樣,就那樣走。

葉黎看到牆壁上的火把,害怕倒沒有,只是感覺有點不適應,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問題就出在火把上嗎,那怎麼這麼久了,程陌他倒沒有怎麼覺得呢,奇怪,沒理由程陌他一點反應都沒有啊,而葉黎卻又是有點不適應,彷彿。

彷彿那火把它會吃人一樣,其實,在這五道門裏,都是沒有鬼魂的,甚至是,任何邪物都沒有,但是,任務參與者的心裏面還是害怕,總以爲突然就出來一隻鬼魂了,但其實,都是他們自己嚇自己,哪有的事嘛,根本是不可能的。

就算現在跟大家說,其實大家的身後有一隻鬼,並且它也在看,而已它已經看上癮了,如果你沒有繼續讓它看的話,那麼它就會對你,嘿嘿嘿,是吧,就算是這樣說了,估計大家也不會相信,但是,信則有,不信則無,就看大家。

就看大家信不信了,到底有沒有,這個先不說,就說大家信不信,信嗎,大家,“我呸,要是信你,我吃完這碗屎”,還有的估計是,“嗎的,老子還真的相信你了,回過頭去看了一下,結果,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看到”,當然啦。

又沒有陰陽眼,你怎麼可能看見它,還是先吃完這碗屎吧,哦,不好意思啊,你不是剛纔那個人啊,啊啊啊,抱歉啊,抱歉,真的不好意思,“我信了你的邪”,信了某人的鞋,那還好,不是聞了某人的鞋,要不然的話,就尷尬了。

火把因爲沒有風吹動它,所以,它彷彿就是畫上去的一樣,像是畫在牆壁上的一樣,但是,它的的確確又是真的,是真的火把,只是沒有風而已,所以,它不會動,它不動還好,要是動的話,那葉黎她就會感到更加的不安了。

這條路,它其實是和程陌所在的那條路,是一樣的,是一樣長的,甚至是,這五條路,它們都是一樣長的,只是,它們的危險都不在同一個地方,有的在後面,有的在前面,現在已經透露這麼多,相信大家也差不多能猜到生路是。

哦,不不不,是死路,相信大家也差不多能猜到死路是什麼,甚至是,它的位置,任務參與者會在哪個地方遇險,會在哪裏死掉,估計大家已經猜到了,其實這個第二階段,它又簡單又危險,它的距離時間都不長,就那麼一點點路。

那麼一點點距離,甚至是,走得快的話,一分鐘都不用,就可以走完了,但是,任務參與者們,他們哪裏敢走得那麼快,還不是得小心翼翼的走,就好像現在的葉黎,她果然是學了程陌的樣,也走得無比的緩慢,甚至是,還走走。

還走走停停,好像生怕有危險了,不過還好的是,她沒有走一下就回過頭去看一下,要不然的話,她還會更慢,哎,估計她又得走幾分鐘了,好吧好吧,隨便她了,反正命是她的,小心翼翼那也是她,這一點不能怪她,不能怪她走。

不能怪她走得慢,因爲,要是萬一前面有鬼呢,那麼自己跑都跑不贏啊,葉黎她畢竟是女生嘛,怕鬼那也是很。

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所以,大家不要笑她哈,說句良心話,如果是換你來,那麼說不準你比葉黎她表現得還差呢,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大家說是不是,反正,大家沒有來過,大家可能不清楚那種在任務世界裏的感覺和感受。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