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好期待爲省工院加油的所有人,閉上嘴的那一刻啊!

…..

“觀衆朋友們,比賽剛剛開始不到五秒鐘的時間,就由省工院十三號選手,張若寒一次空中側身摺疊後猛然展開的扣籃,而超前進入到白熱化階段!後面的精彩逞度,真是讓我有點不敢想象!就讓我們一起摒住呼吸,靜候爆風雨的道來吧!看看到底誰纔是真正的最強之人,最強之隊!”張元握着麥克風,完全的憑着自己的感覺在做着解說,每一個離口的字,瞬間就被巨大的歡呼聲淹沒的無影無蹤。雖然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大增加了解說的難度,可是在張元的心底,還是渴望着比賽會因爲更加精采的場面出現,而爆起更大的歡呼聲!

…..

“雨雯啊,張若寒打起球來,真是太帥了!不知你家古加泥,會怎麼應付啊?”金娟鬆開了抱着蘇雨雯的雙手,向蘇雨雯問道。

蘇雨雯沒有注意到金娟話中的潛意,隨口答道:“我家古加泥,肯定在也自信不起來了!”

等等,我家的?

暈!

“死丫頭,你胡說什麼啊,”意識到不妥之處的蘇雨雯,滿臉通紅的向金娟的脖子掐了過去。

“我什麼啊,我什麼都沒有說?是你自己說的,你家的古家加泥!哎,原來我們雨雯是一個這麼不害臊的女孩,呵,”金娟故意取笑道。

“那是你的話,帶出來!不是我自己想說的!”蘇雨雯解釋起來。

“這可不好說,說不定是你心中本來就有這個意思,或者很在乎古加泥,才接上去的!你就不要掩釋了,呵,大家這麼好的姐妹,你的事情,我一定會支持的!”金娟笑嘻嘻的說道。

“哼,你在胡說八道!我先聲明一下,我可跟他沒有任何關係,對他的事情也沒有任何興趣!”蘇雨雯轉過頭,滿不在乎的說道。可是她的目光卻在無意中觸及到運着籃球的古加泥時,非常關心的想道,

傻子,看到沒有,

張若寒實在太厲害了,

如果真的不行的話,不要太勉強啊!

……

比賽繼續開始,

張若寒站在自己的半場上遙望對手的時候,彷彿看到了五團燃燒的火焰,在向前一點一點的逼進,不禁於嘴角邊揚起一抹滿意的笑容,

看來,自己這次閃電般的扣籃秀,收到了不錯的效果!。

緩緩的彎下腰,兩眼向外流露出冰冷寒意的張若寒,緊緊的鎖定着五團火焰!,

華橋,你們是火嗎?

如果是的話,我張若寒便是萬載不化的,萬年玄冰!

ps:做人要厚道,看書要投票,謝謝!^_^

鬱郁林中樹2005.9.21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雷公栗失敗了。

雖然早就預料到可能失敗,但雙希還是不可避免的難受起來。

「暮暮。」九皇子看著臉色陰沉的雙希,心裡有些擔心,「你沒事吧?要不然,我們不做雷公栗了?」

雙希沒有回答九皇子,她把鐵銚中的栗子一個個撿起來,然後一個個的剝開。大部分的栗子都黑了,而且用手指一捏,栗子就裂開了。明顯這種是過熟了。還有少部分栗子的顏色呈暗黃色,雙希也嘗了這種栗子。

雖然有點老,口感有點澀,但是味道要好多了!

看來主要問題是烤的時間了。剛剛她腳痛,被九皇子抱進房間施救,一直沒有管這些栗子。所以才造成大部分的栗子是焦黑苦澀的。那麼這次再試,應該可以成功吧。

「暮暮?」

九皇子又問了一次,他看著雙希沉默不語的樣子。

他的心裡更擔心了,看來暮暮在宮裡生活的很不開心。他一定要向父皇求娶她,等他出宮建府,暮暮就能自由自在的生活了。想到這裡,九皇子去拉了雙希的手。

「啊……」

雙希正在思考怎麼控制火候和時間的問題時,她的手就被九皇子拉住,她的心裡一驚。為什麼要突然拉她的手啊……

「暮暮,要是覺得熬不下去。我一定會陪你的。」

……

九皇子這樣說,雙希不知道該怎麼應答。九皇子喜歡秦暮暮嗎?所以才會對她這麼好?還對她說這樣的話。

但可惜她又不是秦暮暮。她也不知道他們的過往。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她對九皇子沒什麼特別的感覺。雖然九皇子是一個好人,但這不代表,她就要接受他啊。

雙希覺得,自己有必要和九皇子說清楚。和她有牽連的人越少,她就越安全。而且九皇子喜歡的是秦暮暮,要是有一天秦暮暮歸來,他就會後悔了。這一切就更麻煩了……

「九皇子啊。」雙希掙脫了他的手,並且拉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正所謂男女授受不親。您還是跟奴婢保持一點距離。這樣對您,對奴婢都好。」

「暮暮,你不用在我面前自稱奴婢的。」九皇子的神色一下變得黯然,「你和我、子安、少嶺,我們都是幼時的玩伴。」

幼時的玩伴?原來他們四個是這樣的關係,難道他們看起來很熟的樣子。但九皇子現在還是認不出她是誰?看來,他們一定很多年沒有見過了。

「您也說,那是幼時了。奴婢現在的身份是乾元宮的宮女。而您是主子。」

「暮暮……」

「奴婢還要為皇上預備下午的膳食。如果還不開始,那奴婢就會受罰了。」

雙希知道,這樣說會讓九皇子很傷心。因為他看起來真的很喜歡秦暮暮。但是雙希覺得,為了自己的安全。也就只能暫時傷這位九皇子的心了。

不過,九皇子是好人嘛。他看起來對秦暮暮也不錯,他們又是幼時的玩伴,相信他應該不會怪罪她的。

「那暮暮,我先走了。我們不會就這樣結束的。」

九皇子又盯著雙希看了一會,然後一言不發的離開了……

還好離開了,雙希舒了一口氣。但是九皇子臨走前的那句……

我們不會就這樣結束的……

這句話怎麼這麼讓李雙希不寒而慄呢?這句話聽起來就像……「我不會放過你的!」

真的很滲人,雙希趕快去摸了摸還有些餘溫的鐵銚。鐵銚傳來的餘熱,讓雙希的身子重新暖了起來。好舒服……如果再冷一點,她應該在這院子里,邊爆栗子邊吃,一定會很暖和的。

自從入宮一人獨居后,她除了要面對皇上的時間,多數時間都在這裡。她感覺自己彷彿又回到了鄉間一樣。看來,在宮裡,也不完全是讓她難受的東西啊……

不過,現在沒時間感嘆了。雙希拍了拍自己的臉,試圖讓她的注意力集中一點。

雙希又去處理了一些栗子,又重新點了火。這次看看,她用較短的時間來爆栗子,味道會不會好一點。

很快,那種如雷鳴一般的聲音又出現了。雷公栗,雷公栗,真是好名字,生動又形象。

只是,現在她能夠把栗子拿起來了嗎?是應該現在拿呢?還是應該等聲音消失之後再拿呢?雙希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抉擇。在她猶豫之間,鐵銚內的栗子發出的聲音,漸漸小了。看來,時間已經為她做出選擇了。

不過,就算失敗了。應該也不會像第一次那樣難吃。雙希把鐵銚從火堆上拿開。這次栗子的表面沒有變黑。那麼裡面應該也沒有吧……

雙希趕緊撥開栗子的外殼,這次的栗子,顏色很好看。看來,她成功了!栗子雖然有點燙,雙希還是馬上丟進了嘴裡。

「這種粉糯糯的感覺……」

雙希趕緊剝了一堆塞進嘴裡。這種溫溫熱,軟糯糯的感覺充斥著她的嘴裡,好舒服,好好吃啊……

原來雷公栗的要訣就是,等聲音漸漸小了,再將栗子拿出來。

雙希掌握了秘訣,一時特別開心。她就放了很多在鐵銚上。雙希的院子一時滿是雷鳴之聲。

將雷公栗做好,裝盤,給皇上供膳的時間就要到了。雙希趕緊清理好院子,帶著雷公栗就往皇上的寢宮去了。

「暮暮姑娘,看來你還是做到了啊。」

「嗯,還好做到了,要不然又得麻煩嬤嬤了。」

張嬤嬤見到雙希按時帶來,皇上想吃的雷公栗,心裡也十分滿意。她還以為,這小姑娘今天要因為栗子,就被皇上責罰了。看來是她多慮了。

「那嬤嬤,這栗子就交給您,您幫我呈給皇上吧。」

「姑娘不如自己去。」張嬤嬤笑著對雙希說,她又看了看四處,壓低聲音對雙希說道:「姑娘要把握機會。宮女做一輩子,於你不是什麼好事。」

自己去?雙希覺得,也許她是應該勇敢一點了。

雙希捧了栗子,進入內殿。皇上正坐在榻上閉目養神。

「皇上,暮暮姑娘帶栗子來了。」

皇上張開眼睛,並沒有說話,只是示意胡內侍將栗子呈上來。雙希將栗子遞給胡內侍,胡內侍接過,剝了一個栗子,交到皇上的手心裡。

皇上將栗子放入嘴裡,半晌,他才把栗子咽了下去。

然後他說道:「秦氏暮暮,杖二十。」

……

什麼!皇上居然要杖打她! 雙希不懂,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就這樣被人拉了出去。

胡內侍看著眼前的一幕,也是震驚不已。之前在御花園,秦暮暮做出那般沒規矩的事情。就算不是行刺,那種情況下獄或賜死都是不為過的。那時皇上都只是罰她做了宮女,沒有傷她半分。可今天是怎麼回事?

就因為她做的雷公栗不好吃嗎?皇上以前可不是這樣的。為了一道栗子,就要杖打丞相之女?

「皇上,這可是嬌滴滴的女子。以前也不過是養在深閨的孩子罷了。何以對她施以重手?」

「你是對朕的做法有異議?」

「不……皇上的所有決定都是英明的。」

看來,今天這頓板子,李雙希是非挨不可了……

因雙希是女子,所以執刑人是張嬤嬤。行刑之處,所處之人也全都是宮女。

「姑娘,為何一進去,就落得這般下場?皇上一向仁愛,但今日居然要賜你杖刑。」

「暮暮不知……」

不爭氣的,雙希的眼淚又全部冒了出去。這梨花帶淚的模樣,還真是觸動張嬤嬤。真的要打這個小姑娘嗎?杖刑這麼重,還是二十杖,這打完了,這身嬌肉貴的小姑娘,估計也得血肉模糊了……

「姑娘,所謂皇命難為。」張嬤嬤也有些為難,「我會儘力保住你的性命。」

「謝謝嬤嬤。」

張嬤嬤開始打了。

第一杖落到雙希的身上時,她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能喊,不能喊……

漸漸的,雙希感到滿口的腥甜味,身上的疼痛反而不那麼明顯了。她要忍住,不能再哭、不能再哭出來,偏偏這樣想著,她的眼睛就越發乾澀腫痛起來。不能再哭……絕對不能再哭出來……

「暮暮姑娘,你還聽得見我說話嗎?」

「我……我還好……」

已經第十九杖了,雙希有點意外,她居然堅持下來了……

預想中的最後一杖,卻沒有落在她的身上。這種感覺反而讓雙希越發難受了……

「嬤嬤。還有一杖。」

「你就這麼想被打嗎?」

這聲音是男子的,還帶著幾分蒼老。此刻,李雙希腦子是混沌的,她已經分不清,這聲音到底是誰了。

她抬起頭,向上看去,一道明黃色站在她的面前。那是……

「皇上……」雙希的唇顫抖著,「暮暮……暮暮不知道,為何讓皇上動氣……」

雙希痛的渾身有些發麻,她已經忘記,自己在皇上面前,應該自稱為奴婢了……她只是記得,她要裝成秦暮暮。

此刻,她就是秦暮暮。

「那栗子是你所做?」

「是……」

原來真是栗子不合皇上心意嗎?

「很好吃,但不是朕心裡的那份味道。」

皇上心裡的那份味道?雙希聽到這裡,仍是糊裡糊塗的。栗子不就是栗子的味道嗎?

雙希感覺頭開始發脹了,連帶著眼睛都有些看不清了。

心裡的味道,到底是什麼。雙希還沒有想清楚這個問題,她的頭突然脹了幾下,有一種想吐的感覺。難道是痛也會轉移嗎?

「送她回去休息吧。」

這就是雙希聽到的最後一句話。之後她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秦暮暮被杖打的事情迅速傳遍了宮裡。曾經或嫉妒,或懷疑的那些人,此刻都安靜了。果然,皇上留下秦暮暮在身邊,就是要她做一個普通的宮女。不管秦暮暮何等出身,在皇上面前就是一個簡單的奴婢,一個掌膳的宮女。她從秀女被貶為宮女,也就是說明,她永遠失去了成為嬪妃的資格。

秦相原本還準備讓李雙希搏一搏。不管她是不是暮暮,是不是他的親生女兒。到底是從丞相府出去的,一旦獲得皇上的寵愛,福澤不還是降臨在丞相府嗎?雖然冒險,但可以一試。

可如今,李雙希被皇上杖責。誰都不知道原因,就連胡內侍都不明白,皇上為何杖責一個弱女子。

到底是聖心不可揣測,所以皇上的態度,誰也摸不準。

同時公主周子安知道這件事後,就立刻去李雙希的小院,探望那個不知為何就被責罰的可憐女子。

當公主來到這裡之後,她卻發現,另一個早就先她一步到了。

「九哥哥,你也來了?」

「暮暮被杖責,我怎麼能不來呢?」九皇子就站在院子,有些焦慮的望著房間,「可是……暮暮說想和我保持距離,所以我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周子安知道,她這位九哥哥,和她一樣,早就在幼時愛上秦家的暮暮。一雙兄妹愛上了另一雙兄妹。所以,雖然他們是不同母親所出,但卻因為年齡相仿,常在一起嬉戲。他們又共同愛著那對兄妹。這樣的特殊經歷,讓他們的兄妹感情遠勝於起其他兄弟。

「九哥哥。」周子安想到雙希傷的部位,還是選擇這樣跟他說:「暮暮傷的部位私密。九哥哥你是男子,還是不便進去。就由我去看看。然後再回來跟你說說吧。」

「這般也好。」

女子之間還是更好溝通,何況她還受著傷。也的確不能見太多的人影響精神。思及此,九皇子又對周子安囑咐了幾句。然後這位安公主才進去了。

等她進去,看到李雙希后。她才明白,杖刑不是一件小事。李雙希傷的很重,到現在都沒有醒。而她的傷口,張嬤嬤帶著葯為她上過了。

秦暮暮,你還真是……辛苦啊……

周子安與秦暮暮的友情,雖然是奇怪的建立在愛情上,但女子之間的那種相互憐惜,還是讓周子安對秦暮暮充滿了同情。

她的父皇一向仁愛,怎麼會這樣對暮暮呢?就是栗子做的不好吃,也不能這般啊?

周子安看到雙希的房間里,還有些做好的栗子。她剝了一個放進嘴裡。

唔……真好吃!周子安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栗子。早知道,秦暮暮這麼會做,她就把拿到的那些栗子,都送到李雙希那裡了。只是……栗子這麼好吃,為什麼父皇還要懲罰她呢?還要她受這麼重的傷。

周子安看到,床上的那個人還在昏迷中。她端起剩下的栗子離開了。

不管是朋友,還是心上人的妹妹,又或是做出好吃栗子的廚女。周子安覺得,至少要為秦暮暮的栗子正名! 推薦起點新作盟精品網遊戲,——————————————網遊之夢)))))大家沒事看一下。。呵挺好看的。

p:///k.asp?bl_id=33738

來了!

當五名已經燃燒起來的華大球員緩緩走過中場線時,用出籃球運動裏最基礎的防守戰術,半場盯人的省工員球員們,幾乎不分先後的狂吞了一口口水。

對方那一張張已經被自己等人,牢牢記於心中的面孔,正是代表着cuba裏最高水準的球員啊!

真的可以依靠這麼簡單的防守戰術,去防住他們嗎?

一絲疑慮,從省工員院球員們心頭上飛快劃過,片刻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回想一路走來,交院、合工大、浙大、上工程,哪支球隊不是銳不可擋的強隊啊!但是,所有妄想踏過自己身體的球隊,最後的結果,不還是被自己等人給防下來了嗎?

也許就像李華所說的那樣,最基礎的東西做的非常好後,往往會比什麼都有效吧!

那就先防了再說!

眼中精光大作的省工院球員,向各自對位防守的敵人,張牙舞爪的撲了過去,恨不得一口就把華大,完全的吃進肚子裏!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