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突然冒出來的男子,感受到他身上強大的氣息,南寧德不由瞳孔微縮了一下。

說實話,他雖然目空一切,很少有人能夠被他放在眼中,但是眼前這個男子實在是太出色了。

剛才,他一來就看到他了,但是,看到這個長得比他還英俊的男子,他就下意識的將他自動忽略了。

他果然沒有看走眼,他的實力也非凡,他一出現,他便能感覺到他身上的強大實力。

不過,敢和他挑釁,他註定只有死路一條。

「你又是什麼東西?報上你的名號來?」南寧德冷冷的說道。

帝玄胤穿的是他一貫的便服,沒有穿彩翼學院的衣服,所以南寧德還不知道他是從哪冒出來的。

「本尊的名字,又豈是你這種垃圾配知道的?」囂張的語氣,霸道的口吻,帝玄胤墨發飛揚,俊美的臉龐恍若天神,高大的背影挺拔,擋在夜冰依的跟前,為她遮風擋雨。

一雙瀲灧的紫眸冷睨著南寧德,更像是在看著一個死人。

眾人心中不由暗贊,這人好強勢,霸道!

蛟龍學院的人也被帝玄胤給驚艷到,但很快便搖了搖頭,暗道,此人真是不自量力,他肯定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什麼都不懂。

也不打聽打聽他們南師兄是什麼人,居然敢跟他們南師兄叫板,他是嫌活的太長了嗎?

其他的學生也都被帝玄胤的霸道給征服,但是欣賞歸欣賞,他們還是想說他太年輕。

人家南寧德可是一個幻夢之境四階的高手啊,而他只不過是從彩翼學來的小人物而已,聽說還是剛入門的,他居然有這麼大膽的挑釁南寧德,真是不知死活。

隨即他們又聳了聳肩,根本不擔心帝玄胤會吃虧。

畢竟他們一早就知道,帝玄胤他們這些人可是收了那強大的爺孫幾人,爺孫加起來,南寧德肯定不會是帝玄胤的對手。

然而帝玄胤並不是這麼想的,他敢站出來,那不僅僅是因為他作為一個男人和丈夫的職責所在,還因為他有把握打敗對方。

當然了,倘若看到自己的女人被欺負,都不敢出頭的話,那他還有什麼資格說愛她? 朗朗天空,紅日普照,朵朵白雲,在天邊悠然飄過。

一陣鈴音,突兀地在羣山上空響起。片刻後,一道橫空劃過的人影,輕飄飄落在了一座高不過兩千米的劍形山峯頂。

呼呼風聲裏,看着手機屏幕上所顯示的名字,陳志凡眼裏灰芒一閃的同時,手指一動,就按下了綠鍵。

電話一接通,他就迫不及待的將手機舉到耳邊輕聲問道:“晴子,你還好嗎?”

電話那頭,響起了六角晴子稍顯幾分激動的輕柔嗓音:“志凡,你沒什麼事吧?之前打你電話,怎麼都打不通呢!”

脣角掛着幾許溫和笑意的陳志凡輕輕點了點頭:“我怎麼會有事。之所以沒有接到你的電話,是因爲手機並沒有在我的身上。”

語氣微微一頓後,他挑眉繼續說道:“好了,其他的事情先不多說。你現在情況怎麼樣?不要擔心,我已經在去你那裏的路上了,再等我幾分鐘就好。”

羣山之間,樹林環繞的石質小樓裏,接到了自己男人電話的六角晴子神情激動的收回了注視窗外的目光:“你現在就要過來嗎?太好了,我等你!不過你不要太擔心,現在這裏已經沒有事了,還有,路上小心些,千萬不要太着急!”

“好的,我會小心的,等我。”心裏鬆了一口氣的某青年,嘴裏柔聲說了兩句後,笑着掛斷了電話。

手機剛剛放下,他又微皺眉頭搖了搖頭:“應該問一下晴子她具體位置在哪裏的?”

輕聲嘟囔了一句後,陳志凡身形一晃,然後再次沖天而起,朝着前方十幾公里外的一座高三千多米的大山飛了過去。

石質小樓裏,美玲和美姬眼巴巴看着六角晴子臉上帶着笑的放下了手中的手機。

一旁,筒新川收回注視窗外的目光,轉而看向了六角晴子,那張皺紋密佈的老臉上掛滿了七分疑惑、三分慶幸的瞪眼說道:“外面的那些人,真的全都走了?”

他的話音剛落,美芝就推開門匆匆走了進來。

隨手關上門後,她脣角帶着幾許笑意的凝聲說道:“小姐,我已經看過了,圍住我們的忍者,一個不剩全都離開了。”

“實在是太好了!”聞言總算是把心落進了肚子裏的筒新川,伸手捋着自己頜下鬍鬚不無欣喜的揚聲輕嘆了一句。

少頃,他看着像是纔想起來一般,看着六角晴子揚眉問道:“小泉先生怎麼說?我剛纔好像聽到你說先生他要過來?”

看着六角晴子輕輕點了點頭,筒新川情緒激動不已:“小泉先生要是過來的話,那就更好了!”

眼含幾分鄙視的瞥了他一眼後,美玲漂亮的臉蛋上浮現出幾許惑然的恭聲說道:“小姐,你說剛纔那些人爲什麼又突然全都撤離了?”

“我也不知道。”臉上流露出好幾分不解的六角晴子,彎眉微皺的柔聲回了一句。

與此同時,在那座高不過幾百米的小山山頂,六角今川心有不甘,又着實感覺不解的看着那個中年男子疑聲問道:“長老,爲什麼家主大人他又突然打電話說把人全都撤了?”

中年男子兩眼俯視山腳,身形一動不動,直如一尊人形石雕。

就在六角今川感覺有一絲不耐的時候,他忽然開口沉聲說道:“家主做事,自有他的道理,我們只要聽命行事就可以了。”

聞言臉色微微一變的六角今川,適時挺直胸膛垂下了頭:“長老,是我冒犯了!”

中年男子回頭看了他一眼,笑了一笑後,點了點頭。

略微沉吟了一下後,中年男子眼裏幽光倏然一閃:“我倒是大概知道家主他爲什麼會取消此次行動。”

語氣一頓,他伸手指着山下輕揚了一下眉頭:“你知道在那棟石樓裏的人是什麼身份嗎?”六角今川搖頭。

“一個女人。”中年男子收回了自己的手臂,“一個年紀跟你差不多的女人,唔,準確一點來說的話,應該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

“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六角今川不無奇怪的皺起了眉頭,“長老,那我就想不通了,爲什麼家主大人他要讓你抓走那個女孩子,但是又改變主意讓我們把人全都撤走?還有,那個女孩子是誰?爲什麼家主大人要讓我們去抓她?”

“更多的我不能告訴你。”中年男子眨了眨眼,“我只能說,那個女孩子和上代的大首領有很大的關係。而家主他之所以會突然改變主意,應該是受到了長老會的影響。”

和上代大首領有關係?六角今川心裏微微一動,腦海裏,迅速浮現出一道矮小單薄的可憐身影來。

不過就算是上代大首領的女兒又如何,一個失去了父親庇佑的小女孩而已,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去多看哪怕一眼。

暗自搖了搖頭後,他面上浮現出一抹冷色的將視線從山腳下移到了天邊:唉,本來以爲能爲家主大人做上一件祕密的私事,可現在看來,明顯就是白走一趟了。

“走了。”揮手看了六角今川一眼後,中年男子當先朝着小山的另一邊縱身躍下。

“好的,長老。”一臉恭謹的應了一聲後,六角今川最後看了山腳下不遠處的那棟掩映在樹林裏的石樓一眼,隨即跟着躍下了小山。

一座高三千多米的大山山巔,陳志凡身上袍角獵獵作響的輕輕閉上了雙眼。

一道道靈念,如同一根根無形的透明絲線般,瞬息之間就覆蓋了方圓數十公里的區域。

身上氣息好似山間清泉般汩汩往外漫延的他,在過了幾秒鐘之後,驀地睜開了雙眼。

“靠,總算是見着活人了。嗯,不管了,先去問問再說。”

眼瞳深處一點灰芒閃過之後,某青年嘴裏一聲輕呢,然後整個身體倏地化作了一團輕煙,朝着十幾公里遠外的一處三面環山的山谷飄了過去。

既然知道晴子暫時沒事,他也就沒有太趕時間,於是在花了五分鐘之後,才飄飄悠悠着來到了那個山谷的谷口位置。

山谷整體成水滴狀,面積大概有十個足球場大小,其內林木幽幽,水氣瀰漫,間或聽到有聲聲雀鳥脆鳴的響起。

而在陳志凡來時的路上,距離他發現的山谷直線距離兩百公里遠的天空,接連十幾架或大或小的直升機,正擺出了一副氣勢洶洶的架勢,朝着這邊嗡然飛來。

在當先那架體積最小的嶄新直升機機艙裏,秋山原看了藤田直樹一眼,然後眉間帶有幾分憂慮的悶聲說道:“主人,你說我們還趕得及嗎?” 夜冰依伸手抱住帝玄胤的手臂,滿臉的幸福之意。同樣高傲的冷睨著南寧德。

你是什麼蛟龍學院的又如何?照樣把你打趴下!丟了什麼也不能失了面子。

她就喜歡她家夫君這種霸氣,就喜歡他身上的這種男人味道。

她家親親夫君真是太優秀了,而且對她更是好的沒話說。

看吧,把這些女人們都羨慕嫉妒的。

在場的女子們確實被帝玄胤的美貌所吸引,尤其是看到他如此霸道的站出來護住自己的女人,一個個更是不由羨慕。

若是她們將來也能找到這樣一位好男人,她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嫁了。

夜冰依笑嘻嘻的望著她們,好像在炫耀說,再看也不是你們的,是我的。

「你是在找死!」看到夜冰依和帝玄胤夫妻兩人不把他放在眼裡,南寧德渾身的怒氣暴漲,冷厲的瞪著她們。

壓力擴散四方,在他旁邊的人,都感受得到他的壓力。

夜冰依也瞬間覺得呼吸有些緊促,畢竟她一個幻夢三階的和四階無法相比。

別說她了,就連上官雲燁幾人也感受到一絲壓迫的力量,往後倒退。

眾人也紛紛受不了往後退。

一時間,場中央就剩下帝玄胤和夜冰依夫妻兩人,加上剛才買東西送的爺孫五人。

但很快,南寧德的臉色就越變越難看,因為他發現了這幾人並沒有因為他釋放出的壓力而後退。

臉上也沒有露出任何難看,並且,他們只是幾個無名小卒而已,卻都是穩穩噹噹的站在那裡,這怎麼可能?

南寧德簡直不敢相信,這些沒有名字的人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野猴子,在他的面前居然也能扛得住?

他咬了咬牙,更加用力的釋放出龐大的壓力,狠狠的逼向他們。

他就不信這個邪了!

夜冰依身子漸漸有些動搖,快要支撐不住,帝玄胤伸出一隻手托住她的腰,往她的身體注入靈力。

隨後他寬大的袖袍揮動,更加澎湃的力量釋放而出,和南寧德的形成了一股漩渦,在空中嘩嘩作響。

南寧德瞬間瞪大眼睛,怎麼可能?!

他居然也是世界的幻夢之境四階,這怎麼可能,他們這麼不起眼的人,居然也是幻夢之境四階?他怎麼不知道?

而且,他也能夠察覺的出來,這人像是剛剛踏進幻夢之境的。

因為他的根基並不太穩定,可是除此之外,卻還有一股更為霸道的氣息,旋繞在其中,讓南寧德心驚,這究竟是什麼古怪的力量?

南寧德哪裡知道,這是帝家血脈自身的能力。

帝玄胤身體中有著古老血脈神的後裔之血,再加上他也修了夜家的秘籍,兩者混合在一起,他的體質早就不是正常人能夠抗衡的了。

雖然帝玄胤是幻夢之境四階的,但是他的實力卻遠遠的超出了幻夢之境四階強者的本身實力。

震驚的不止是他,圍觀的各位學生也都震驚了。

他們都沒有想到,此人居然會是幻夢之境四階的。

冷青竹更是蹙著眉頭,原來她的直覺都是對的,他們夫妻兩人真的很不簡單。 隨後心中不由更加擔憂了起來,倘若他們真的是高手,那麼他們彩翼學院豈不是又多加了兩個厲害的?

那麼到時候,是不是她們青魚學院就要墊底了,這可怎麼辦呢?

她們每個學院的學生都為自己的學院著想,也是為了自己的名譽。

冷青竹向來心思縝密,想得比常人要多,所以,要解除她們墊底的噩夢,唯一的辦法就是……

她當即向夜冰依等人走了過去,沒錯,就是要拉攏她們,拉攏她們就是現在,如今便是最好的時機。

她在她們危險的時候出手幫助。

冷青竹為自己的機智而感到興奮,還好她有先見之明,之前便與她們交好。

現在她就算向她們示好,她們也只是以為她是出於關心,並不會以為她是想要攀附她們吧。

現在,就連蛟龍學院的她們都不放在眼裡,可想而知她們的實力有多麼的強大。

心中打定了主意之後,冷青竹望向飛鳥學院的學生,如今她們的敵人就是他們。

唰的一下——

南寧德拔出了劍,冷冷的指著帝玄胤,「我要單獨與你比試一場!」他的身上帶著渾厚的煞力,滿眼的不服。

他看到了帝玄胤那強勢霸道的氣息之後,更加點燃了他怒火,他一定要把他給打敗,狠狠的踩在腳底下,否則,他不服。

帝玄胤卻悠然一笑,「就憑你,還不配與本尊拔刀。」

火影之千葉傳說 什麼叫做侮辱?帝玄胤最是知道怎麼侮辱人了,這些話無疑把南寧德給氣個半死。

南寧德氣得頭頂都冒煙了,「該死的!」對方只不過是一個沒有人氣的小人物罷了,就算有點實力,又有什麼資格敢在他面前放肆?!簡直是找死!

倏然——

南寧德猛然揮袖,一股強橫霸道的力道向帝玄胤夫妻二人掃了過來,帝玄胤輕輕將夜冰依推向上官雲燁的身邊,然後便迎了上去。

刷刷刷——

帝玄胤身邊居然出現了數百把劍,直接把南寧德給包抄。

旋即砰的一下——

爆炸開來!

帝玄胤手中瞬間只剩下一把劍,剛才其餘的那些全部都是幻象。

老者突然輕咦了一聲,「這是凝氣?」

「什麼?」南寧德瞪大眼睛寧靜,那不是只有幻夢之境五階才可以做得到的嗎?

連他都不能做得到。

而他也並不懷疑老者所說的話,因為這樣凝氣手法,他也早就專心研究過很多次,但都沒有成功。

可惡!南寧德可恨的咬牙,不甘心,「這肯定不是真的,這只是旁門左道,看起來相像而已!」

南寧德突然又瘋狂的朝著帝玄胤撲了過去,帶著絕殺上意!

而在外人的眼中,帝玄胤只不過是一個剛剛晉陞的,而南寧德早就晉陞到了四階,所以輸的人肯定還是帝玄胤。

但是夜冰依卻不這麼認為,因為南寧德有自己的實力,帝玄胤也有他自己的手段。

帝玄胤不是只靠實力。

南寧德剛才便已經出現了紕漏,所以按著這點紕漏,夜冰依也相信帝玄胤絕對不會就這麼輸的。 天高雲淡的天空,十餘架大小型號的直升機羣,在衆山之巔嗡然飛過。

居中的一架直升機裏,大鄉武夫收回注視機艙外的目光,轉而看着秋山原頷首說道:“不管來不來得及,我們都必須跟隨主人的腳步。”

隨着身上一股森然如獄的氣息閃過,他眼裏滾動着陣陣橙光的挺直了胸膛:“一定要謹記,我們就是主人手上的那把刀,刀鋒所向,至少在扶桑,任何敵人都將被我們所斬滅!”

眼裏烏光爆閃的秋山原和藤田直樹,嗨然垂首應道:“是,主人,我們都是大人手上最鋒利的那把刀!”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握着刀把的那個人,已經好似一團輕煙般輕輕落在了羣山環抱之間的那個山谷口前。

剛一落足在一片長滿了暗綠色齊腳踝深的草地上,陳志凡就將一點靈念投進了山谷裏。

幾個呼吸過後,他微微皺起了眉頭,然後身形一晃,乾脆直接朝着山谷深處飄了進去。

在剛纔的那番探知裏,佔地面積幾有十個足球場大小的山谷佈局,已經十分清楚的呈現在了腦海裏。

可是讓陳志凡頗感幾分失望的是,雖然山谷面積頗大,但是生活在其中的人,卻只有區區不過十人而已。

其中年紀大概在七八十歲之間的老人有四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有五個,剩下最後的一個,是一個不過十一二歲的小女孩。

這樣的一個組合,說是一大家子,但明顯性別構成不對。唯一的一個緣由就是,這是一個某組織或者是勢力隱居在深山裏的定居點。

而這個組織,或者是勢力,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他此次尋找的目標:甲賀忍者集團。

當然了,是與不是,問過就知道了。

呼吸之間,就深入山谷十數米的某青年,暗自在心裏嘀咕了一聲後,忽然一個停頓,站在了一棵成人腰粗、樹皮褐色的闊葉喬木下。

環顧了眼前一番林木蔭蔭、草綠花香的野外盛景,他終究是想起自己是一個外來人,不管這裏是不是甲賀那些忍者的其中一個據點,做人的基本禮貌,還是要稍微遵循以下的。

於是,在沉吟了片刻後,陳志凡輕吸了一口山谷裏清新的空氣,然後拔地而起,頃刻間就站到了身前的那棵高大的闊葉喬木樹冠上。

站在一叉只有成人拇指粗的樹枝上,他單手扶着喬木的樹尖尖,然後對着山谷中心一片掩映在茂密樹林裏的木屋羣提氣清喝道:“有人沒有?沒有的話,就吱一聲。”

喝聲如雷,幾秒鐘的時間裏,就在山谷裏肆意震盪了開來,然後在碰到山谷周圍的山體上後,又迅速產生回波,反向傳遞了過來。

霎時間,原本幽幽山谷裏到處都是充滿了安靜和祥和的氣氛,卻立馬被那陣陣迴音所徹底打破。

滾滾清音肆虐下,山谷上空驟然騰起了無數驚惶尖叫的各類雀鳥。

伴隨着一連串或清脆、或尖銳、或悠揚的鳴叫聲,顏色各異的鳥雀們紛紛撲扇着翅膀,朝着山谷外的山上四奔而去。

過了沒一會兒,目送着一隻紅嘴白羽短尾的小鳥,啾啾脆聲叫着,從自己身旁不遠的天空一飛而過,然後轉眼之間,就飛出了山谷的陳志凡,臉上漸漸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喲,速度不慢嘛。”身體好似一點重量都沒有般筆直站立在高高樹頂的他,眼裏倏地灰芒一閃的輕聲自語了一句。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