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你告訴我這是不是真的。”

我半天才點點頭,因爲這個時候我看似乎看到了三爺爺從牀上坐了起來,然後對着我微微笑了一聲,站在我身後的小蝶在我的肩頭輕輕一拍,頓時我眼前的幻象瞬間就如一個氣球一般,爆開了,三爺爺依舊躺在牀上,那一臉的黑氣總讓我感覺十分的邪乎,可是我卻又是說不出來是什麼原因。

“哎……”

楊東長長的嘆息了一口氣,將我拉倒一邊道:“這件事不能怪誰,我聽叔叔說你昨晚睡覺了一直說胡話,說爺爺的死是你造成的,其實你知道嗎,我前天去成都辦事的時候,爺爺便叮囑了我很多的事情,還說自己活不成了,還不知道能不能熬到我從成都回來,還說你馬上就要回來,果然我前天一到成都,就聽到爺爺給我打電話說你回來了,那個時候我不以爲然,但是等到我接到你爸的電話說是爺爺已經斷氣了的時候,我才知道爺爺早就知道自己會死。”

我聽到了楊東的話,心中更是震驚不已,這樣一說的話,三爺爺能夠預測道自己的生死禍福,這樣的人還不是高人那誰纔是高人。

整個上午我都坐在那裏思考着這件事件,三爺爺之前說我回來,然後他就活不成了之類的話,這樣隨便的組合,便能看出端倪了。

看來我這次的命劫,絕對不是自己心中想象的那般,究竟命劫是什麼我還尚未預測,不過三爺爺的死也給我預警了。

我看着站在那裏不斷忙碌的父親,一顆心更是懸得厲害。

趙半仙曾經對我說的奶奶的籌劃安排,都在一一的變成了現實。爲了這個不知道方向的活命機會,奶奶做出了太多的犧牲,犧牲了奶奶,犧牲了母親,犧牲了三爺,或許接下來便是父親……

我盯着父親,目不轉睛,生怕會漏掉一些細節問題。

這個時候八兩叔走到我的面前,如今的八兩叔雖然不在是我第一次見到的那個八兩叔,但是我沒有絲毫的牴觸心理。

“這件事你怎麼看?”

八兩叔上前來便兀自點燃一支菸。

現在能夠和我聊這些的也只有八兩叔了,我連忙將我的想法給八兩叔說了一遍,然後還將我在墳場遇到了大蛇的事情都給八兩叔講了一遍。

八兩叔點點頭,然後對着我道:“走,帶我去你發現你三爺爺的地方,我倒要看看,如此惡毒的手段究竟是什麼人施展出來的!”

“惡毒的手段?”

我心中猛地一顫,難道三爺爺不是自然死亡,而是有人在暗中加害於他,要置他於死地。

八兩叔點點頭,然後笑着道:“你三爺爺是被人施展活祭之術,強行活祭的,所以如果的經驗沒錯的話,你三爺爺到了陰間,會受盡磨折才能轉世投胎,畢竟活祭是最惡毒的活葬之術,可是這樣的惡毒的活葬之術已經在幾百年前就消失了,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呢?”

“活葬之術?”

扭過頭看着八兩叔,八兩叔又是猛吸一口煙,然後解釋道:“這是上古一個叫做葬的陰陽師自創出來的一門陰陽術,乃是斷絕後路,永世不投胎的邪惡術法,但是這種術法也有一個最大的好處,便是陰魂永生不滅!”

(本章完) 陰魂永生不滅!

當聽到八兩叔說的這句話的時候,我完全被震驚到了,陰魂永生不滅,那就相當於永生,那這個在背後對三爺爺施展活祭之術的人,究竟是害了三爺爺,還是幫了三爺爺?

“只是我一直沒有想通,你三爺爺怎麼會被人活祭,活祭之術可是要真正的陰陽師才能對別人施展。”

說到這裏八兩叔臉色猛地一變,當即問道:“你三爺爺,也是一個陰陽先生?”

我搖搖頭答道:“不知道,不過三爺爺當年說奶奶教過他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其實這句話是我編的,八兩叔這麼一問,我的心中便已經確定了三爺爺絕對是一個陰陽先生,而且還不是那種簡單的陰陽先生,至少也是和八兩叔一個級別的吧。

八兩叔看了一眼四周,然後小聲的湊到我的耳邊道:“活祭之術還有一種施展的方法,那便是自己對自己施展,不過施展活祭之術,至少也要準備三年才能施展。 最強天醫 如果你三爺爺真的是一個陰陽先生的話,那隻能你三爺爺距離真正的陰陽師只差一步!”

聽到這裏,我眉頭緊皺,我不是第一次聽到距離真正的陰陽師只差一步的說法,但是這一步究竟有多難,我暫時並不知曉。

一上午我都坐在這兒不斷的思考着這個問題,直到午飯之後,小蝶找到了我,說是父親在祖墳那邊等着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我心中有些驚疑,帶着無盡的不解來到了祖墳,來到我家祖墳的時候,父親正端正的跪在地上跪拜着爺爺的墳。

我一走進也是跪在了地上。

“森兒,來了呀!”

我點點頭,擡頭的一瞬,我分明看到了父親的雙眼通紅。

“爸,你哭了!”

“沒,只是昨晚沒有休息好,今上午燒水的被煙燻了。”

我沒有在繼續說話,半天父親才指着爺爺身後的一個空檔處說道:“看到沒,這個地方便是我死後的葬身之所。”

我渾身一緊,不解的看着父親。

突然之間我感覺到了父親似乎也不是那麼的平凡,在他的身上一定隱藏着什麼,這個當了幾十年的老農民,似乎並不是表面上的那麼簡單,他的身上有着一股讓我捉摸不透的氣息。

“人都有一死,你三爺爺生前就經常愛說一句話,死並不可怕,怕的便是死後魂滅,所以你三爺爺選擇了活葬自己。”

“什麼,爸,你也知道活葬之術?”

“活葬之術?什麼活葬之術?我不知道,但是前天,就在你回來的頭一天,你三爺爺來到了我們家,對我說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最後說,你回來了,他便離開了,他不想自己死的不明不白,所以他要活祭自己,還說希望我能將原本我的這個位置留給他!”

我看着面前站着的父親,每一次我想要對父親產生那種神祕的感覺的時候,又會被父親的言行給徹底打破。

“那父親覺得此事可行還是不可行?”

父親緩緩的搖搖頭道:“你奶奶當年叮

囑過我,這塊墓地上只能埋葬我們家的人,你三爺爺雖然與我們有點血緣關係,但是他並不是屬於我們這個家庭,所以我並沒有答應。”

“那,三爺爺,難道也要葬在亂葬崗上去,那裏埋葬的都是我們幾個村子的人。”

父親有些無奈的點點頭,然後輕聲道:“楊東請來的陰陽先生說了你三爺爺必須儘快下葬,所以我們準備明天一早便下葬,今晚上我和楊東爲你三爺爺守靈。”

我一聽,心想八兩叔這麼厲害的陰陽先生都在這裏,實在不行我都可以爲三爺爺下葬,楊東還去城裏找的什麼陰陽先生這不是白掏錢嗎,心想着我便要回去看看這個陰陽先生是和何許人也。

但是當我回去看到陰陽先生本人的時候,我頓時覺得這個人還真是就值這個價格,因爲來的不是別人,而是蒼龍閣的小北。

和小北在一起來的還有兩人,站在他身後穿着一身粉紅色旗袍的女子我認識,乃是當日帶着小蝶和葛青峯上崑崙的尹小涵,而站在小北身後的一個身材高大的年強人,我便不認識了。

一看到小北,小蝶也是心情大好,因爲小北帶來了在崑崙山錄得兒子的視頻,小蝶看了都笑的合不攏嘴,到最後竟然掉下了眼淚。

我知道她想兒子,我同樣想,而且我馬上就要度命劫,能不能過得去還是一說。

小北告訴我說他身後這位乃是蒼龍的核心成員,聶蒼龍。我和聶蒼龍自我介紹了,聶蒼龍大笑一聲,說早已知道我的名頭,這一次完全就是衝着我來的。

小北一看到三爺爺的屍體,眉頭便是微微皺起。

這一次小北並沒有穿他那一身古樸長袍,長長的頭髮也是完全的藏在了他戴着的帽子之中。一身乾淨的休閒裝,配上一雙適腳的休閒的帆布鞋,真是走到哪裏都是比較的顯眼,在加上在他的身邊跟着一個溫良如雲的尹小涵,他們一走進停放三爺爺的房間,那些原本在屋子裏悼念三爺爺的村民都是朝着他們三人看來,絲毫不隱藏自己眼中的驚訝。

小北幾步走動三爺爺的面前,然後出手扣住了三爺爺的手腕,接着一指點在三爺爺的眉心,好半天小北才鬆開手,隨後快步的走到我的身邊,在我的耳邊小聲道:“換個地方說話!”

我和小北一直走了很遠,小北才長長嘆了一口氣道:“你三爺爺並沒有死,這不過是他的脫身之法罷了,不用明早了,就今晚吧,今晚將你三爺爺埋了,墳地選在哪裏的?”

我指着不遠處一個山頭上道:“就是那裏了,我們村裏的人幾乎葬在那個山頭。”

小北點點頭,然後只是看了一眼那個山頭,隨後道:“此山頭可以葬下,不過今晚上你三爺爺肯定要來找你,到時候你手裏握着這一枚銅錢就能看到他的真身了,但是你要記住不管你看到什麼都不要說話,否則會嚇着你三爺爺的,我想你三爺爺既然在你的命劫前活祭自己,絕對也是在爲你的命劫做準備,看來當年你奶奶佈下的這盤棋很大呀,我們閣主說了,只要你度過命劫,你便是我們蒼龍閣的下一

任繼承人,好好努力吧!”

聽着小北的話,我總覺得小北的話中有着無限的拉攏之意,但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度過命劫。

我點點頭並不說話。

重生之遊戲大亨 果然楊東十分聽從小北的話,下午的時候便開始將三爺爺的棺木從城裏運了回來,然後爲三爺爺穿戴好,便入了棺材。

入棺之後,小北便開始用封棺之術,封印了整個棺材,然後在下午六點的時候,便埋入了亂葬崗。我們這裏的人對這些東西十分的相信,所以沒有任何人有異議。

處理好了這一切,已經是晚上的九點過了,我們大家一起吃過了飯,便各自休息去了,村民們也是七七八八的走了,整個桌子上就剩下我、父親、楊東、八兩叔和小北。

“大家也都早點休息,我再去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森兒你招呼着你的朋友!”

八兩叔抽完一根菸然後道:“森兒我們出去走走吧!”

我自然知道其中的意思,當即點點。

“東子哥,你今天也累了,早點休息!”

楊東坐在那裏,點點頭,又自兀自的倒了一杯白酒咕嚕咕嚕喝下,然後對着我們揮揮手。

並沒有說話,我知道東子哥心中的苦,三爺爺一輩子也沒享過福,三婆婆在生下兩個兒子便死了,而三爺爺辛辛苦苦將兩個兒子撫養成人,卻是沒想到都是結婚生下了孩子之後出去打工,雙雙意外離世了。留下還是嬰兒的東子哥和他姐姐,早幾年東子哥的姐姐更是嫁到了北京,家裏就剩下東子哥和三爺爺。

而如今……

我看着滿眼通紅的東子哥半天沒有說出話來。一邊的八兩叔和小北並沒有說什麼,轉身便走出了門,我也是跟着他們緩緩的走出了門,想到了下午的時候我、父親還有東子哥跪在三爺爺的墳前的時候,我竟然沒有哭出來,不知道爲什麼或許是因爲我聽到了三爺爺陰魂永生不滅。倒是父親和東子哥哭的一塌糊塗,看着父親滿臉的痛苦,雙眼通紅,我心中便將父親也是那神祕的陰陽先生的念頭徹底的打消了。

一出門,我們三人便徑直朝着亂葬崗而去了。

我手上緊緊握着小北交給我的那枚銅錢,然後一個人走在最前面,在我身後的小北和八兩叔在進入亂葬崗之後便躲藏在了一個墳頭,用結界符將自己包裹住。

站在三爺爺的墳前,因爲是新墳,所以香火鼎盛,而且三爺爺在這幾個村的威望都是極高,所以前來祭奠三爺爺的人特別多,不過這個時候已經都走完了,但是三爺爺的墳前插滿了還在燃燒的香蠟。

“三爺爺,你要是沒死,就出來見見我,如果真的是有人害你,你就告訴我,我一定幫你報仇。”

“三爺爺,我知道都是因爲我,你才活祭自己的,我知道你並沒有死,我好想你出來和我見一面……”

就在我說着話的時候,突然我面前那原本亮着火光的燭火瞬間完全的熄滅了,不遠處出現了一個咳嗽聲,這個聲音是那麼的熟悉。

“三爺爺……”

(本章完)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我的心之中一驚,畢竟這會兒的三爺爺已經不再是我今早之前見到的那個從小朝夕相處活生生的三爺爺了,而是一個鬼,一個活祭了自己,然後保留了自己陰魂的陰陽大師。

我難以想象三爺爺以前是什麼人,但是我知道在與我相伴的二十四年裏,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小老頭,做事有些魄力,所以成了土門村的村長,就這樣。直到今天,下午的時候,我才知道三爺爺也是一個陰陽先生。

三爺爺一步步從亂葬崗的深處走來,他一身的鬼氣,一身的穿着和平日裏一樣,看着首先便是咧嘴一笑,這個時候我早已不在乎什麼鬼對人笑,便沾因果的說法,我也是咧嘴一笑,然後再叫一聲三爺爺。

三爺爺點點頭,並沒有用聲音答應我。

看着三爺爺佝僂着身子一步步的朝着我走來,顯得極爲的怪異,我纔想起小北說的,三爺爺活祭自己還有一個可能就是他這具身體已經用到了極限,需要更換一個宿體。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三爺爺就有可能和八兩叔一樣,原本就是一個陰魂,然後存活了很多年。

一念及此,我一把捏住那枚銅錢。

頓時眼前的三爺爺開始一點點的變化,只見眼前的三爺爺變成了一頭雄鷹,渾身都是烏黑的羽毛,他一步步的朝着我走來,整個身軀都在無數的鬼氣之下緩緩的漂浮起來,一雙眼睛蒼老卻深邃。他耐人尋味的看着我,突然閃動了一下翅膀。

我連忙將那枚緊握的銅錢鬆開,這會兒又恢復了平日裏那個三爺爺的樣子,三爺爺看着我,笑着道:“我就知道你是個聰明的孩子,這是我早已既定的命,三爺爺今日必死,不可避免,還有四日你的命劫便將到來,這幾天你一定守護好你的父親,他不能死。”

說話這句話,三爺爺便在我的面前突然之間騰空了,而在我的眼裏則是化作了一隻雄鷹,翱翔在了漆黑的夜空。

三爺爺一離開,小北和八兩叔便走到了我的身邊。

我們三天看着夜空許久,八兩才說道:“你三爺爺不簡單,他其實早已經發現了我們,哎,或許我們的結界符在他那雙鷹眼路,形同虛設吧。”

“楊森,你可知道你三爺爺的來歷?”

我搖搖頭,對於三爺爺我還真的不知道。

小北點點頭,然後看着那廣袤的夜空笑了一聲道:“看來今夜又將是一個不眠夜了。”

說話之間,八兩叔也是點點頭,二人轉身便朝回走,而我則是站在亂葬崗上,心中久久不能平息。

眼前這一片高高低低的墳不知道有多少年代,我一眼望去,除了陰氣以外,卻是沒有任何的其他的鬼魂在上面遊蕩。

這本身就是一件怪事了。

就在我轉身的時候,卻是看到了我的身後站着一個人,嚇我一跳。

“相公,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這裏?”

小蝶的出現讓我懸着的心才緩緩放下,我一步步

走向小蝶,這會兒的小蝶懸空着,我一眼便看出來這會兒的小蝶是一個陰魂的存在。

“小蝶,你……”

“沒什麼,在亂葬崗上我只能這樣行動,恐怕就算是鬼皇也不敢在這亂葬崗上亂來吧,更何況我的身軀還埋在這裏呢?”

說話之間小蝶飛到了那衆多墳墓之中的一個小土包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裏就是我當年的墳了。”

我心中滿是驚奇,一想到在古水河上看到的那個溺水的小蝶,我便會有一種莫名的心疼,此刻站在我面前只是陰魂存在的小蝶告訴我,當年他便是被父母安葬在這裏,而後才被奶奶將墳遷到了古水河的下游,這裏有着她父母當年留給她的一樣東西。

當我問到什麼東西的時候,小蝶卻說時間還未到,讓我明晚十點在這個地方等他。

我只得悻悻而歸。

回到家中的時候,小蝶已經在牀上睡着了,看着那熟睡的小蝶我便知道之前的小蝶是陰魂之身來找我的,我進屋睡到小蝶的身邊,看着那熟睡之中的小蝶,我緩緩將她攬入了懷裏,小蝶身上究竟有着多少祕密,他父母會留什麼東西給他?

翌日一大早,我們村又來了幾個人,這幾個我都見過,他們分別是楊天一和幾個天龍事務所的成員,其中一個楊天一隆重介紹給了我,叫做張駿雄。張駿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穿着和楊天一一樣,都是一身合身的名牌西裝,與楊天一不同的是,張駿雄戴着一副墨鏡,皮膚黝黑,看着有點像是經常在太陽下暴曬下形成的皮膚。

楊天一開玩笑說,張俊雄在我們事務所都叫他張小黑,他最擅長便是倒鬥,不過近些年沒怎麼幹過,都在事務所刺探消息,是天龍事務所消息的主要來源之一。

我點點頭,張俊雄給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有些沉默,他一來到我們村便開始四處觀看,還畫出了詳細的圖案,對於此我並沒有攔他,因爲這是一個陰陽先生應有的嗅覺。

下午的時候姬家的人也到了,姬家這次來的只有一個人,便是姬芳華,不過姬芳華帶來了一件姬家高手煉製的鎧甲,說是用一頭靈獸穿山甲的皮縫製而成的,畏懼巨大,就算是一個凡人穿上都能抵抗屍王的攻擊。

晚飯的時候,附近的幾家人都來我們家幫忙,我更是在下午的時候就讓張亮去就近的市場上買了一頭豬和許多的蔬菜運回來。

對於一下子這麼多的人來到我們家,農村的人都是好客,不過也有些人在說是不是我準備和小蝶姑娘結婚了,這些都是來趕吃我們的喜酒之類的……

三爺爺死了之後,自然村長的重擔就落在了父親的身上,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因爲三爺爺活在的時候就說過一句話,其實他當村長的許多點子都是我父親出的,而且我們家出了一個大學生,所以當村長當之無愧。

讓我有些意外的是,這一次父親沒有絲毫的拒絕,便直接答應了,而且說一定會當好這個村長,保護好這個村子。

就在晚上六七點的時候,我剛一離開家,便遇到了連夜趕來的四城。

這一次見到四城的時候,四城的傷都是恢復了,古月走在最前面,問了我幾句,便匆匆的趕往了小北在我家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搭建的一個搭帳篷裏。

我並沒有多心,心中想着和小蝶的約會,便一個勁兒的朝着墳地跑去。

我剛走沒兩步,便被人叫住了。

回頭一看,是銜着旱菸一步步走來的父親。

“爸……”

“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裏?”

父親看着我,有些不解的問道。

“我……”

我突然覺得可能父親和我所認識的世界並不在統一位面,當即止住了要說的話。

父親長長嘆了一口氣道:“去吧,記得早點回來,再過兩三天就是你二十四歲的生日了,既然你的這麼多朋友都在,我就張羅着,給我過個生日,從小到大也沒有好好過過生日,對了明天一早我去趟城裏,家裏你盯着點,胖嬸和劉嬸回來家給你們做飯,我已經和他們說好了。”

“去城裏幹什麼?”我有些不解的問道。

父親咧嘴一笑道:“保密!”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還和我玩點懸念的父親,父親說完便轉身往回走,嘴裏還在說讓我早點回去睡覺,明早就不叫我之類的話。

看着父親遠去的背影,我的心口一陣劇痛,我大叫一聲爸,可是父親已經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的四周一片漆黑。

難道這三天裏父親也會遭遇不測嗎?

究竟是什麼人在暗中操控這一切,我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痛,腦子瞬間出現了一幕幕的血雨,整個土門村連同周圍的幾個村子都下起了血雨,每一個人倒在那血雨之中,掙扎呻吟……

“相公!”

一聲相公讓我豁然驚醒,汗水早已溼透了我的衣襟。

“我都在亂葬崗等了半天了,你都沒來,所以我只有往回走來找你了。”

這一刻我看到的小蝶就是白日裏的那般,不再像亂葬崗上那般只是陰魂的存在。

小蝶拉着我的手飛快的朝着亂葬崗跑去,一邊跑一邊還說,相公今晚上可是決定小蝶命運的時候,能不能夠超脫鬼道,就看相公了。

“小蝶,我該怎麼做!”

“很簡單,相公只需要將我亂葬崗上墳中的東西挖出出放到我真正的墳墓裏就可以了,那樣我就能用我之前的身軀掌握那一股力量,從而超脫鬼道,徹底的超脫妖魔鬼道,真正的成爲奶奶的繼承人,就能更有把握幫助相公度過命劫!”

我心中不免震驚不已,但從這次這麼多的人匯聚我土門村我就知道自己的命劫絕對不會那般輕易的度過,我甚至連自己的命劫是什麼都不知道。小蝶的父親,我突然想到了陰間公寓外的那道鐵門,小蝶曾經說過,那道門是她父親所化。

難道這其中又有什麼牽連?

(本章完) 站在亂葬崗之上,四周陰氣陣陣,但是比起其他的墳地,亂葬崗上就是小兒科了。

小蝶站在亂葬場之外,突然咬破自己的中指,然後凌空劃出了一股古樸的符文,這個符文一出現的時候,整個亂葬崗上的墳墓都開始變化方位,瞬間形成了以小蝶那墳爲中心的同心圓。

“小蝶,這……”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