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軒走過來,要他和陌兒分開一年,他做不到。

“這是唯一的辦法。”

南司樂淡淡的看了沐雲軒一眼。

回頭看着蘇紫陌,“丫頭,你先收拾東西明天一早就讓黑鏡和紅歡送你上白虎山山頂,等你修煉一年之後,正好是和龍婆約定的日子,如果師公算得沒有錯的話,你那個時候能找到你孃親的最一片精元。”

“師公……。”

蘇紫陌嘟着脣,一臉祈求的看着南司樂,怎麼都不願意到山頂上去待一年。

“陌兒,聽話!師公知道你不願意,可是這一次容不得你拒絕,離魔靈甦醒還有一年的時間,只有擁有淬鍊靈體的人才能殺了魔靈。”

“師公,陌陌要的是解除那個詛咒,和魔靈有什麼關係呢?”

蘇紫陌想不通,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想想她都覺得頭痛。

“你覺得魔靈和你沒有關係,可是魔靈和塔木族有關係,仇天霸當年因愛生恨的人就是你的孃親。”

南司樂說明了原因。

蘇紫陌蹙眉,她們上一輩的事情爲什麼要她來承擔,這日子沒發過了,蘇紫陌只覺得心裏煩躁不已。

“丫頭,你孃親費勁了心思才扭轉了一切,黑色,紅歡,你們也去準備,明天一早,我親自送你們上去。”

“是,司樂前輩。”

拐個和尚做相公 南司樂看了一眼沐雲軒。

“你跟老夫來一下,老夫有話對你說。”

說完,南司樂大步往門外走去。

沐雲軒不捨的看了一眼蘇紫陌,轉身跟着出去。

難道僻靜的角落,南司樂才停了下來。

他沒有回頭,而是背對着沐雲軒。

“老夫明白你心裏在想什麼?你和丫頭之間有緣有份,分開短短的一年對於你們來說不算什麼?”

“前輩,雲軒可以在白虎山和陌兒一同修煉啊!前輩也說過,等陌兒的修爲追上我的時候,我們可以合體修煉的。”

沐雲軒急急的說道,他真的沒有辦法和陌兒分開。

“以前我是這樣想的,可是老夫出去了一趟,回來之後改變了之前的決定。”

南司樂說着,轉過身來看着沐雲軒。

“你不想永遠的失去丫頭,就讓她在白虎山山頂潛心修煉。”

“前輩什麼意思?”

聽到南司樂話中有話,沐雲軒眼眸瞬間凝重起來。

“以前老夫以爲只要聚齊妍兒的精元,讓丫頭擁有妍兒的所有修爲,就能解除你們沐家的詛咒,可是老夫這幾天去淨壇裏觀看了許久,發現了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庚桑瑤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毒辣,她居然在詛咒中又下了一道詛咒,解除詛咒者的下場就是死。”

“啊!”

沐雲軒驚訝的身子猛的一震,眼底濃濃的悲傷瞬間騰起,痛苦和害怕一寸一寸的凌遲着他的心,解除詛咒陌兒會……!縱然是在心底,沐雲軒依然不敢說出那個字來。

“真是一山還比山高,老夫真是失算了。”

“前輩,那可有什麼辦法就陌兒。”

沐雲軒急急的說道,他能把他叫出來,一定是有什麼可以應對的辦法。

“老夫會用這一年的時間去尋找破解那個詛咒的辦法,你什麼都不用做,只管好好修煉,你們沐家的神池是一個修煉聖地,銀株草能讓你的修爲晉升得特別快,你把這瓶藥劑帶回去,倒在神池裏,它自會發生它的作用,一年之後的明天,你來接陌兒去玉龍村見龍婆,你要記住,這一年的時間裏,不管天下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與你和陌陌無關,你們要做的就是在魔靈和君臨天融爲一體時,修煉到玄魂階巔峯期。”

“前輩,真的會有破解那個魔咒的辦法嗎?”

沐雲軒現在什麼都不想,他只想讓陌兒沒事,什麼天下,什麼魔靈都與他們無關。

“雲軒,老夫曾經說過,這一世會讓這個丫頭平平安安的度過她的一身,破解她身上的詛咒我來想辦法,你也收拾一下,回皓月國去吧!”

說完,南司樂轉身離開,虛影虛幻了幾下,便沒了蹤影,沐雲軒卻呆呆的愣在原地,他該怎麼辦?他該怎麼辦?他沐雲軒自認爲能雲翻覆雨,卻讓自己心愛的女人陷入無妄之災中,不,他不會讓陌兒出事的,沐雲軒轉身,緩解了臉上的情緒,往秦滿天住的宮殿走去。 “師傅,師叔。”

沐雲軒一進蛟河殿,就看到秦滿天和黎子夫在下棋。

秦晉鵬在一邊神色慵懶的看着他們下棋。

看到沐雲軒進來,秦滿天發現他臉色有些不對勁。

“雲軒,看你這麼急,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師傅,師傅幫軒兒看看,能不能解除這無字硃砂紙上的祕密。”

沐雲軒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細節,說不定這裏邊有解除陌兒身上詛咒的蛛絲馬跡也說不一定。

秦滿天一看,沒有接過沐雲軒手中的硃砂紙。

黎子夫好奇的伸頭看了看,大眼瞪了瞪沒有說話。

秦晉鵬靜靜的坐着,神情悠然。

“軒兒,這裏面沒有什麼重要的祕密,這是你祖先隨意寫下來的一份手稿,無非是對邪魔歪道的憎恨還有不滿而已,我曾經聽你師公他老人家提起過一百年前發生的事情,你的祖先本事好意救了一名女子,誰知道卻救下了一名不滅邪魔,他十分後悔懊惱纔會在這硃砂紙上寫下了前因後果,怕後人知道,他才用這硃砂紙寫的,你在晨光升起時,把硃砂紙倒立着,對這晨光,你就能看到上邊寫些什麼了。”

“師傅,那你知不知道巫族給我們沐家下的詛咒的事情。”

沐雲軒突然覺得師傅有事情瞞着他。

“是巫族下的詛咒,你師公知道,但是那個能解除詛咒的人一直沒有出現,你師公他老人家也沒有其它辦法,能解除詛咒的人就只有陌兒。”

秦滿天說的一臉的淡定。

沐雲軒心知,在師傅這裏,他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他就自己去尋找吧!

“軒兒,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馨兒在泡藥浴,你要不要進去看看她。”

黎子夫衝着沐雲軒的背影喊道。

“師叔,你好好照顧馨兒,軒兒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沐雲軒頭也不回的離開。

“看軒兒的樣子,好像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大概是吧!”

秦滿天沒有多說,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沐雲軒的身影。

“鵬兒,去修煉吧!”

“是,爹爹,等馨兒泡完藥浴,我也剛好修煉好!正好可以陪馨兒玩一會。”

秦晉鵬起身,笑得一臉的柔和。

“哈哈……!那個小丫頭最近幾天和你可玩得來了,有鵬兒在,等回三清山以後,可就熱鬧了。”

“嗯!”秦晉鵬點了點頭離開。

“對了,師兄,白斂那個娘娘腔哪裏去了,這兩天怎麼沒有見到他的身影?”

“我讓他出去辦點事情,可能今晚就會回來了。”

“哦,那我們繼續下棋。”

黎子夫一臉的悠閒自得,最近他過的很開心。

“好!”秦滿天修長的手指夾起一枚白子落下,黎子夫一看,眼眸微驚,不敢大意,有聚精會神的下棋。

“陌兒。”

回到子陽宮,看到蘇紫陌纖細的身影正在收拾東西。

沐雲軒心裏一陣陣痛苦吞噬着心。

他走過去,從身後緊緊的擁着蘇紫陌。

“陌兒,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沐雲軒痛苦的呢喃着,把臉深深的埋在她的秀髮裏。

俊逸的臉上全是痛苦的神情。

“雲軒,只是暫時分開一年而已,一年的時間在修煉的時候過得很快的。”

蘇紫陌轉身面對他,她也好捨不得他,可是爲了他們以後能過的更好,一年的時間算不了什麼,雖然沒有一種選擇是十全十美的,沒有一次決定是萬無一失的,但是你不學着去嘗試,永遠都改不了自己的宿命,不管撿到的是芝麻還是西瓜,同樣的是一種得到。

“陌兒……。”

沐雲軒一點一點的把她擁緊,就像要把她揉進骨子裏和自己相融合一樣。

“雲軒,你快把我勒死了,你怎麼了?是不是師公對你說了些什麼?”

蘇紫陌懷疑是師公對他說了什麼?雲軒纔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沐雲軒一聽,身子微微呆滯,他快速的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陌兒,沒有,前輩只是讓我好好修煉,我只是捨不得離開你,我已經習慣了有你在在我身邊的日子,你不在我的身邊,這一年我都不知道自己要怎麼過。”

沐雲軒垂眸,深深的看着她。

“你啊!不是說就分開一年嗎?人生之執,執於不甘,人心之難,難於不清,習不習慣全在於你的心,你只要一想到我們一年之後會更好,你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蘇紫陌柔聲安撫沐雲軒,纖手伸到沐雲軒的俊臉上,輕輕描繪着他的輪廓,她的男人長得真好看,是她心中的男神呢?

“陌兒。”沐雲軒快速的捉住她的小手,深情的看着她,想到一年以後的結果,他希望這一年就是一輩子,這一年永遠都不會過去。

“雲軒,不要這樣,人生不是用來妥協的,退縮的越多,讓你喘息的空間就越少,如果我們不去努力,一些幸福的東西就會離我們越來越遠,現在我們沒有回頭路可走,不管我們要經歷什麼?只要能堅持到最後,就不會辜負我們曾經的努力。”

蘇紫陌抽出他大掌裏的手,用自己的手包裹着他的大手,他的手掌很厚,握住她的手時,讓她覺得很安心。

沐雲軒深深的注視着她,心裏痛得讓他說不出話來。

蘇紫陌笑了笑,拉着他做到凳子上。

“雲軒,在沒有遇到我之前,你的生活如一杯白開水,可是遇到了我以後,那杯白開水裏面就像放了糖一樣的甜蜜,有時候我經常在想,我的魅力還挺大的,讓你這麼一個富可敵國,又高高在上的男人在我身邊轉,想想我就得意着呢。”

蘇紫陌得意又擠眉弄眼的說道,她的樣子滑稽又可愛。

沐雲軒被她逗的一下就笑了起來,“你啊! 獨家溺愛,纏上失憶新娘 還是這麼自戀。”

他忍不住輕輕的捏了一下她紛嫩的臉頰。 ♂!

第四百二十七章:離開一年“陌兒,只有你覺得幸福,我纔會幸福。”

兩人相視一笑,眼裏溢出幸福的光芒。

蘇紫陌笑得極爲燦爛,女人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找到一個寵你的男人,而她已經找到了。

慢慢的,天空中烏雲密佈,感覺天一下子黑了下來。

“雲軒,好像要下雨了,我們得走快一點。”

“呵呵!陌兒,看來已經來不及了。”

沐雲軒笑着拉着蘇紫陌走到一家屋檐下,很快,雨點就落了下來。

天空也一下就變得沉悶起來,而沐雲軒和蘇紫陌卻非常的開心。

兩人站在屋檐下,蘇紫陌突然看到一家的籬笆邊種滿了薔薇花,在雨水的沖刷下,漂亮的花瓣瞬間變了形。

“轟隆隆……!”緊接而來的雷聲也加大了雨勢。

蘇紫陌清了清嗓子,念道:“一夕輕雷落萬絲,霽光浮瓦碧參差,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曉枝。”

“陌兒,你還會應景作詩這詩……,”

“不是啦! 追愛99天:教授大人,惹不起 雲軒,我這是借用別人的,呵呵!”

蘇紫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也是突然想起來的的,她連誰寫的都忘記了。

WWW⊙тт κan⊙¢ o

“對了,雲軒,這個給你。”

蘇紫陌從空間指環戒的用羊脂玉雕刻而成的兩個相思豆玉墜,玉質晶瑩剔透,沒有一絲雜物。

蘇紫陌很喜歡玉石,找到好的玉就會讓師傅雕刻成她喜歡的樣式留在身邊自己帶着玩玩。

“這是相思豆,很有意義的。”

“相思豆,名字還真有趣。”

沐雲軒把墜子握在手中,這是陌兒第一次送東西給他,他一定要好好珍藏着。

“走吧!雨小了,我們回去吧!”

機靈寶寶:呆呆孃親你別怕 “陌兒,還下着呢?淋雨對身體不好!”

踏出腳步的蘇紫陌又被沐雲軒拉了回來。

“雲軒,沒事,雨中漫步也是很浪漫的,你一個大男人還怕這點雨不成。”

蘇紫陌拉着他出來。

沐雲軒一聽,搖頭笑了笑,他有什麼好怕的,他是怕她被雨淋了會生病。

感覺她的手有些微涼,沐雲軒不由得微微緊握,用掌心的溫熱傳遞出一絲溫暖給她。

感覺到沐雲軒的用意,蘇紫陌心裏一暖,下意識的偏頭笑看着他,他對她越來越細心了。

沐雲軒回她一個燦爛又溫馨的笑意,蘇紫陌的心臟突然隨着那燦爛的笑意無規律的狂速跳動着,雲軒,希望很多年以後,你還能一直給我這種心跳的感覺……。

“對了,雲軒,你是怎麼知道我出宮的?”

“我去打聽櫟兒他們的消息以後回來找你,卻碰到了一個假扮你的女人,他們是衝着巫葵來的,不過我拿出巫葵來的時候,被君臨天搶走了。”

“被君臨天搶走了,以你的身手,回來君臨天輕易的從你手中把東西搶走嗎?”

穆總的福氣嬌妻 蘇紫陌意味不明的看了沐雲軒一眼,難道是……?

“還是陌兒最瞭解我,君臨天一定會氣得想殺人的。”

“呵呵!我就說嗎?我家夫君可真聰明。”

蘇紫陌仰頭看着他,一雙晶亮的眸子,明淨清澈,燦若繁星,白希無暇的皮膚在雨珠的襯托下更加的晶瑩剔透,玫瑰色的紅脣嬌豔欲滴引誘着人想犯罪,愉悅的笑聲連連回蕩,沐雲軒一路都是深情的注視着她,她的一舉一動,深深的洛在了他的腦海中。

回到皇宮以後,蘇紫陌又去見了馨兒,她沒有說自己要去多長時間,只是要出去一段時間,馨兒聽了各種解釋以後才安心下來。

之後,蘇紫陌又來了未央宮,這一次到是很順利,沒有在出現黑衣人。

一進宮殿,看到夜輕寒倚着牆壁倒立着。

慕容邵峯坐在一邊悠閒的喝着茶水。

看到蘇紫陌進來,他柔柔的笑了笑,拿起杯子給蘇紫陌也倒了一杯茶。

“邵峯,她這樣多久了?”

蘇紫陌知道夜輕寒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在想不出辦法的時候就會把自己倒立起來,等想到辦法以後纔會下來。

“已經半個時辰了。”

“哇!輕寒,你還是倒回來吧!想不出來就不要想了吧!你這樣讓血液倒流可不好!姐姐來了,你有什麼難題儘管說,缺銀子還是缺老婆,姐姐我全包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