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雲泣剛纔被烏魯木的一個分身相救,已經恢復原狀。

如今他的視線已經完全被眼前的龍族三兄妹們所吸引,十足的一個科學狂人。

在他身旁的烏魯木嘴角露出一絲淡笑,面對着龍族三人的攻擊完全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揮手間便將他們吐出來龍息撥到一旁。

龍大,龍二咬牙切齒地看着這一切,但卻無可奈何,畢竟兩者之間的等級實在是相差太多了。

“這就是仙的實力麼?這果然是一場超越了我們能力的戰鬥!”

龍大、龍二又猛攻了片刻,卻發現連對方的衣角都碰不到,心中不由有些氣餒。

不過當它們轉頭看向滿臉瘋狂的龍三時,再次發動攻擊衝向烏魯木。

此刻的龍三渾身鮮血,身上佈滿深可見骨傷痕,甚至連頭頂的一隻角都已經摺斷,不過她卻越發的瘋狂,完全不顧自己性命衝向烏魯木。

“不會,我不會就這樣將父親交給你的!”

龍三眼前的景物已經開始模糊,用龍語一聲長吟,眼中閃過一片金光衝向烏魯木。

“龍元?老三瘋了麼?她居然要動用龍元!”龍大驚呼出聲,呆立在了原地。

龍元,龍族本源,不僅包含了真龍的血脈之力,而且還有龍魂之力,可以說是龍族的根本。

如今龍三提取出了自己的龍元,很顯然是存了拼命的念頭,也難怪龍大會如此失態了,要知道之前他們和龍王還屬於死對頭啊!

龍三使用龍元的舉動讓四周的人們一驚,甚至就連原本波瀾不驚的烏魯木的臉色都有些變得難看起來。

wWW ✿тt kān ✿c○

只見龍三化作光龍衝向烏魯木的分身,那分身不在戀戰,轉身勒起一旁同樣震驚的柯雲泣便向着本體的方向衝去。

“該死的,女人都是瘋子!”烏魯木的本體也有些焦急,低聲咒罵一句,捨棄了龍王,帶着趙小川向着旁邊移去。

趙小川此刻也有些震驚,雖然他現在受制於人,可依然感受到了龍三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力量,那股力量純淨聖潔,最關鍵是十分的強大,甚至讓他的靈魂都有了一絲危機感。

“老三……”

原本憤怒反抗的龍王擺脫了烏魯木天眼的控制,恢復了自由,但卻一動不動的停留在空中,眼神複雜的看着離他越來越近的龍三。

“老三……你終究還是我的孩子啊!”

他喃喃自語,想到了曾經和龍三,不,是和所有自己孩子們在一起的場景。

當初的他爲了跟隨第二代拋家棄子,如今的他已經成爲孤家寡人,這是他自找的,他不怨別人,因爲他沒有資格,但他也絕不後悔,因爲第二代輪迴者值得他這麼做。

他現在唯一的遺憾,唯一的恨就是無法完成曾經的心願,讓龍族恢復昔日的輝煌,讓這個世界恢復正軌。

“啊~六道歸位,輪迴逆轉,天門,開!”

正當所有人以爲龍王被解救時,龍王忽然仰天咆哮一聲,原本百丈長的身軀發出耀眼的紫金色光芒,瞬間暴漲十倍,百倍。

一頭真正的巨龍出現在衆人眼前,山一般的巨爪,百十丈長的龍鬚,房屋一般大小暗金色的瞳孔。

威風凜凜,霸氣外漏,強大的氣勢席捲全場。

不遠處的烏魯木大喝一聲,三道分身歸一,堪堪抵住了迎面而來的威勢。

柯雲泣悶哼一聲,嘴角流出一絲鮮血,直直向着地面墜去。

冰面上攻擊着人類,渾身被黑霧籠罩的藍雨欣被金光照到,身上的黑霧瞬間化爲飛灰,她立刻尖叫一聲,向着遠處遁去。

龍神之威,恐怖如斯!

龍二,龍三三人沐浴在金光之中,感到體內的龍元在飛速增長着,臉上露出錯愕的表情。

龍三身上的傷口快速癒合,暴動的龍元漸漸平息下來,並且同樣開始瘋長起來。

龍三平靜地看着眼前的巨龍,眼中的神情比之前的龍王還要複雜千百倍,低聲道:“這纔是我認識的龍王,我們海族的庇護神!” 賽場之上。

曲天馳面色冰冷,看著開普獅被人抬下去后,他的目光,冷冷落在艾琳娜身上。

「出手吧!」

曲天馳冷冷說道,只有簡簡單單三個字,沒有多餘的廢話。

「小哥哥,好強的氣場,我心裡都開始有點兒忍不住喜歡你了……」

艾琳娜擺手弄姿,嫵媚說道。

「可惜,我不喜歡騷氣太重的女人,所以,別指望我會憐香惜玉,手下留情。」

曲天馳冷聲說道。

他的話,讓艾琳娜神情一愣,目光中閃出几絲殺氣。

曲天馳的話,無疑激怒了艾琳娜,她作為太陽宮的護法,太陽神阿波羅的手下的得力親信,這麼多年以來,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說自己。

艾琳娜眉頭一翹,渾身勁氣外放,露出隱藏的殺氣,令人望而生畏。

「是嗎?」

「希望待會兒求饒的時候,你也能說話這麼硬氣。」

阿琳娜冷聲說道。

話音落下。

艾琳娜運轉渾身勁氣,快速出手,朝曲天馳正面攻擊過去,因為實力強悍,以至於所過之處,連空氣都被煽動的波盪不息。

看到對手已經出手,曲天馳自然也不甘示弱,周身散發出強大勁氣,飛身而出,化成一道黑影,迎了過去。

兩道身影,同時朝對方發出兩團強大的勁氣,兩股力量,正面碰撞。

砰!

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后,兩人已經近戰纏在一起,雙方都不留餘力,互相攻守。

艾琳娜雖然踩著一雙高跟鞋,但是並不影響速度,飛起大腿,朝曲天馳迎面橫掃。

攻勢將至。

曲天馳身體后傾,躲過艾琳娜一個橫掃后,仰身而起,揮拳朝艾琳娜胸口一記重拳打去。

拳頭落空。

在雙方几十回合攻守過後,誰都沒有佔到便宜,賽場之上,陷入一片僵持鏖戰。

他們兩個人,一個是太陽宮阿波羅的護法,一個是冥王殿哈德斯的護法,兩個人都算得上是真正的強者,誰的實力都不弱,無論誰想取勝,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刻。

在貴賓席上,秦穆然泰然坐在沙發上,靜靜看著賽場上兩人的較量,神情自若。

「老大,看架勢,他們兩個恐怕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不如,我出手幫幫忙?」

雷凱低聲問道。

曲天馳和雷凱雖然同為冥王殿雙曲星,但一文一武,各有所長,可是單論武力而言,雷凱的實力要在曲天馳之上。

「不用,這麼久沒見,讓我看看曲天馳這小子實力到底有了多少長進。」

秦穆然淡然說道。

「老大,這個女人的身手不簡單,而且下手狠毒,我是擔心……」

雷凱說道。

顯然,他是擔心曲天馳不是那個女人的對手,一旦失手,結果肯定很悲劇。

「不用擔心,我心裡自有分寸。」

秦穆然回道。

雖然,曲天馳想要取勝很難,但艾琳娜想要戰勝曲天馳,也同樣不是件容易事,對於兩個實力相當的人,曲天馳即便不能取勝,想要全身而退,並不是什麼難事,所以秦穆然並不擔心他的安危。

坐在一旁的格林傑等人,看著場上兩人比試,都露出驚愕的目光。

這種場面,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秦先生,想不到你的手下,居然還有這等實力強悍的強者……」

格林傑語氣欽佩說道。

秦穆然悠然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水,微微濕潤嗓子,笑道:「你想不到的事情,還有很多,哈哈……」

格林傑苦笑一聲,沒再多言,而是將目光放在擂台上,觀看著場上的比試。

十餘分鐘后。

場上的曲天馳和艾琳娜,已經先後交戰百十餘回合,雙方各自都已經使出了近乎全部實力,但仍舊沒有分出勝負。

艾琳娜柳眉一皺,抽身後退幾步,稍作調整。

「小哥哥,想不到你的實力還不低,居然能和我斗個平手,難怪剛才敢多管閑事……」

艾琳娜說道。

作為太陽神手下的兩大護法之一,她的實力已經足夠強悍,能和自己斗個平手的人,絕對算得上是高手。

曲天馳後退幾步,微微喘息,藉機快速恢復體力,同時調息體內勁氣,剛才全力以赴交戰百十餘回合,他體內已經消耗了大量勁氣。

「我也低估你了,不愧是太陽神的親信,實力果然厲害!」

曲天馳說道。

「看來,你要逼我出絕招,不過說實話,就這麼殺了,我還真是有點兒捨不得。」

艾琳娜嫵媚笑道。

話音落下,艾琳娜已經暗中運轉周身全部勁氣,在兩手間快速凝聚,形成兩個肉眼可見的能量團。

「受死吧!」

一聲輕呵,艾琳娜臉上掠過几絲殺氣,整個賽場四周的空氣,彷彿都要凝滯一般。

在賽場光線的映襯之下,兩個強大勁氣能量團,被艾琳娜隨手甩出,朝曲天馳正面砸來。

曲天馳神情臨危不亂,從容自若。

「有意思!」

「不過,你以為只有你有絕招嗎?」

「可笑!」

言罷,曲天馳劍眉一挑,嘴角揚起一絲冰冷笑意,隨即快速收斂勁氣,凝聚丹田之間,將渾身勁氣重新調整,便於發出最後一擊。

下一刻。

曲天馳打出一股強大的勁氣波動,瞬間四下蔓延,氣勢如虹,令人驚嘆。

兩股強大的能量,幾乎蘊含了兩人全部勁氣實力,隔空碰撞,整個賽場上,彷彿空氣都被這兩股力量排斥成了真空狀態,壓抑的讓人連呼吸都感覺有些吃力。

砰!

又是一聲劇烈的響動,擂台晃動,空中形成肉眼可見的力量餘波,四下散開,彷彿水面被濺起的波紋一般。

伴隨著餘波四散,站在賽場上的艾琳娜和曲天馳兩人,都被這股強大的餘波,震出幾十步外,雙雙摔落在擂台下的地面上。

餘波消散。

兩人都滿臉疲憊,額頭滲汗,身體彷彿都已經到了極限狀態,誰都無力再繼續打下去。

艾琳娜和曲天馳這場較量,無疑是以平局收場,這也說明,冥王殿和太陽宮的實力,相差無幾。 賽場上,艾琳娜和曲天馳雖然勝負未分,但格林家族出局,已是必然。

曲天馳出手,只是想要救下開普獅,並非正式比賽,所以輸贏並不重要。

此刻,坐在貴賓席上的格林傑,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秦先生,這次你又幫了我們格林家族一個大忙,我真是有些感激不盡……」

格林傑誠懇說道。

如果不是秦穆然讓曲天馳出手,開普獅現在已經和昨天那名西方大漢一樣,慘死在了艾琳娜手下,損失這樣一名古武強者,對格林家族而言是莫大的損失。

秦穆然翹起二郎腿,神情淡然,彷彿根本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謝可不是光嘴上說說的,我這人比較注重實際,哈哈……」

秦穆然開玩笑淡然說道,嘴角露出的笑容,像極了一名無利不起早的奸商。

「以後在格蘭塞堡城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秦先生儘管說,我們格林家一定鼎力相助……」

格林傑義氣說道。

秦穆然多次出手幫助過格林家族,這個人情,格林傑心知肚明。

此刻,坐在一旁的格林睿芸眉頭一皺,冷冷瞥向秦穆然一眼。

雖然沒有多言,但是表情彷彿是在說,本小姐第一次都給你了,你還想要我們格林家怎麼謝你?

秦穆然會意一笑,沒再多言。

格林家族對秦穆然也算是夠義氣了,否則也不會在東方娛樂城開業大典上,送上百根金魚。

而秦穆然讓曲天馳出手,其實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試探一下艾琳娜的身手,顯然,她的實力,並不在曲天馳之下。

此刻。

賽場上已經開始了下一場比試,不過秦穆然對接下來的比賽已經沒有了興趣,除了太陽宮之外,剩下的螻蟻家族,對華僑會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脅。

「格林先生,格林大美女,我想起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一下,所以我得先走一步了。」

秦穆然笑道。

「這才第一場比賽,後面還有四場,而且華僑會還沒有比試,秦先生不打算繼續看完比賽再走嗎?」

格林傑詫異問道。

秦穆然聳肩一笑,露出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沒有這個必要了,布朗家族已經出過場了,剩下的幾個家族勢力,即便聯手,也不是我們華僑會的對手。」

秦穆然自信說道。

「秦先生,你就這麼自信嗎?」

格林傑說道。

「沒辦法,自信源於實力,我身後這麼多強者,對付幾個螻蟻家族,想不自信都難……」

秦穆然嘚瑟說道。

有雷凱和冥王殿一眾強者在場,對付幾個打醬油的小家族,完全不用他秦穆然費心。

格林傑無奈一笑。

「秦先生既然這麼自信,那就先去吧,不過晚上可別忘了請我們吃飯的事情。」

格林傑笑道。

「哈哈……」

「放心,我說話向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晚上八點鐘,我讓李伯在東方酒店安排一下,到時候格林大美女一定要記得捧場……」

秦穆然笑道。

言罷。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