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回答,心說陳文認識的都是什麼人吶,自己都會法術了,還讓我來保護?

李琳琳呵呵笑了笑:“就算再厲害,要是被人打上一槍一樣會死,我這次來是和奉川張家做生意的,他們家黑道勢力強大,而且做生意很不規矩,這纔想請人來保護,你是陳文的弟弟,應該不會怕了吧?”

她都這麼說了,我就算怕了也不能說怕呀,違心恩了聲,摸了摸我身上的那把槍,雖然不敢開槍殺人,但是嚇嚇人還是可以的。

不過沒預料到她是和張家來做生意,早知道死活也不活答應陳文了。

李琳琳又說:“對了,你知道奉川的趙銘嗎?”

那不是趙小鈺的父親嗎?她問他做什麼?

最新章節已更新

“知道。”

李琳琳又說:“那你知道他家在哪兒嗎?聽說他是商業奇才,我想去拜訪拜訪他。”

這李琳琳既然跟陳文認識,人品應該過關,再說經商的人多認識認識其他人並不是壞事兒,問她什麼時候去。

她剛好現在有空,就讓我現在帶她過去。

趙銘雖然生意很忙,但是一日三餐都會在家裏吃,我們這個時間點過去,剛好能碰上他們吃午飯的時間。

生意人有生意人見面的方式,我不大懂,只能在旁邊站着,起碼在表面要做個保鏢的樣子。

趙銘和李琳琳相聊甚歡,我看了看時間,估摸着趙小鈺這個時間段也會回來了,果然,老人機還沒放進兜裏,汽車發動機聲音傳來。

趙小鈺風風火火進了屋子,陳文就跟在趙小鈺的身後。

本想看陳文和李琳琳的好戲,不過他們見面跟我想得不一樣,只是對視一下,之後李琳琳就自我介紹起來,然後伸出手與趙小鈺握手。

李琳琳伸手那一瞬間,我在她的手腕上看見了幾個刺青小字,雖然沒看清楚是什麼字,但是跟趙小鈺手腕上的刻字很相似。

回頭看向陳文,陳文以眼神對我示意,讓我別說話。

我默默看着。

李琳琳並沒在這裏停留多久,連坐都沒坐,聊了一陣就離開了,我屁顛兒屁顛兒跟着一起出去。

返回酒店,我找了個藉口出去,撥通了陳文的電話:“哥,李琳琳到底什麼來頭?她手腕上的刺青是什麼?”

陳文回答說:“她的刺青跟趙小鈺的刺青一樣,都是生辰八字,我正在查關於刺青的法術。你保護她的同時,一邊盯着她,如果她有什麼離奇舉動的話,立馬通知我。”

我恩了聲,再問:“你們不是認識嗎?我看她對你有那麼一點意思,看她面相應該不是什麼壞人吧。”

陳文呵呵一笑:“難道怪人會在臉上寫上壞人兩個字?”

正說話時候,李琳琳走了過來,我聽到聲音馬上改口風說:“媽,我在工作呢,一會兒再打給你。”

說完掛掉電話,回身見李琳琳站在我身後。

我笑了笑,李琳琳也一臉笑意問:“給你媽打電話呢?”

我恩了聲,她又說:“晚上我跟張家的人要談生意,你跟我一起去吧。”

張家生意都是張嘯天的父親張家成在搭理,猜得不錯的話,今天晚上見的就是他。

正好我也想見見張嘯天那個被逼得爲張家下苦力的父親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李琳琳之後進屋收拾文件,我跟在她身後,她看似隨意問道:“你哥怎麼跟在趙小鈺的身邊?難道他在保護趙小鈺?”

雖不知道她這麼問的目的,不過還是沒有跟她說實話,而是說:“不是。”

沒有給解釋,解釋太多露出的破綻也多,說得模棱兩可,她自己會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李琳琳也沒問太多,之後帶着我一起往張家的一處娛樂產業所在地趕去。

還沒下車,這建築外面等候的黑大漢就站了起來,李琳琳一笑:“看見沒,這就是張家做生意的風格,張家抓鬼,知道氣勢的重要性,一開始就準備給我們一個下馬威。”

“正常生意不至於這樣吧。”我嘀咕了一句,認爲李琳琳也不是做什麼正常生意的,不然哪兒會弄得跟黑社會談判一樣。

李琳琳微微笑了笑,沒有爲我解釋這句話。

我跟在李琳琳身後進入,有祕書在等我們了,不過卻把我攔下來:“閒雜人不能進去。”

“他不是閒雜人。”李琳琳說,帶着我進去。

進入其中,這裏是一處會議室,張家成坐在桌子旁邊。

張笑笑抱着文件站在張家成的身後,見我後先是詫異,然後微微笑了笑,因爲這裏是正式場合,並沒有跟我打招呼。

我也沒和她說話,李琳琳之後將手裏準備好的文件放在了桌子上,直接說:“這是收購的條件,你看看吧,要是同意就籤個字。”

她遞出文件的時候,我清清楚楚看見了她手腕上的刺青。

辛酉、壬辰、丙辰、己巳。

這八個字跟趙小鈺身上的刺青一模一樣,生辰八字相同的人很多,但是都刻在身上就有些問題了,而且,這兩個人還見了面。

李琳琳將文件遞上去之後,張家成看都沒看,直接說:“拒絕,不用談了,你們李家在巴蜀勢力雖然大,但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你們還沒本事逼迫我們張家按照你們意願辦事,你們可以走了。”

李琳琳人畜無害一笑:“既然你拿不定主意,我就直接去找張洪波,家裏只給我了兩天時間,現在我還能跟你們好好談,不過要是你們一直不同意,就別怪我用特殊手段了。陳浩,我們走。”

我聽她這番言論,皺了皺眉,這語氣一股江湖氣息,果然如陳文說的,壞人不會在臉上寫壞人兩字。

出了這裏,卻被樓下的這些混子給攔了下來。

“你們想做什麼?”李琳琳冷冷說了句。

這幾個混子說:“上面剛纔交代下來,你帶誰來都可以,就是不能帶陳浩來,你可以走了,陳浩你留下。”

李琳琳回頭看了我一眼:“你得罪他們了?”

我跟張家何止是得罪,簡直就是勢不兩立的地步。

我恩了聲,原本以爲李琳琳會幫我,不過她卻說:“既然是你和張家自己的事情,我就不方便插手,你自己處理吧,晚上你不用過來,明天早上再來。”

說完果斷上車離開,我看得錯愕無比,這也太絕情了吧,好歹我現在也在爲你打工啊,就這麼走了。

李琳琳走後不久,這幾個漢子圍了上來,我正準備讓張嫣附身時,張嘯天出現在這裏,喊:“住手。”

“張少。”這幾個漢子迴應。

張嘯天剛出現,張家利從這建築裏面走了出來,並沒針對我,而是對這張嘯天說:“難道就因爲他幫張笑笑說過一次話,你就準備倒戈了?”

張嘯天看着張家利冷笑一聲:“張家的黑道勢力是我們這一脈控制的,玄術方面不管你怎麼處理,我不插手。但是黑道方面,你插不了手。”

張家利也凝視張嘯天:“作爲後輩,你就這樣跟我說話?”

“在我爺爺面前,你是長輩。我爺爺不在,我拿當長輩,你纔是長輩,不拿你當長輩,你也少在我面前擺長輩的譜。”張嘯天直接撕破臉皮,氣得張家利臉色連連改變。

咬牙切齒好一陣:“在你眼裏你妹妹最珍貴是吧?你殺了我兒子,就別怪我拿你妹妹抵債。”

“你可以試試。如果我妹妹少一根毫毛,你就準備變成行屍吧。”

張家利哼了聲,甩甩袖子走了。

張嘯天這才得以跟我說話。

“爲什麼幫我?”我問張嘯天。

wWW ●tt kan ●¢ ○

張嘯天回答:“你幫了我妹妹兩次,我欠你兩個人情,已經還了一個。”

張嘯天說完進入建築中,應該是去找張笑笑他們去了。

我打了輛車離開這裏,在車上實在想不透李琳琳的身份,就再次打電話給陳文。

陳文對我說:“如果你想風風光光回到陳家,甚至另立陳家,李琳琳就是最好的切入點。”

“爲什麼?”我問。

“她是陳紅軍的未婚妻,跟巴蜀陳家關係密切。另外,她的家族跟張家很相似,你可以找機會藉助李琳琳上位。下個月陳家老爺子大壽,你應該去。”陳文說。

李琳琳是陳紅軍的未婚妻?陳紅軍一農民模樣,跟李琳琳完全搭不上,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被撮合在一起的。

上次陳紅軍跟我說了陳家老爺子大壽的事情,被我拒絕。

沒想到陳文也知道這件事情,我說:“不去,沒什麼好去的。”

“去,風風光光的去,我也跟你一起去見見陳家的老太爺。”陳文語氣堅定地說。

“時間太倉促,我取不了什麼成就,就算去了,不也一樣會被他們排擠嗎?”我說。

陳文停頓了幾秒纔回答:“別忘了我是你哥,你想要張家,我就把張家打下來送給你。你就算是想要李琳琳的李家,我也可以把李家打下來送給你。如果你還不滿足,我可以讓這個鄉的城隍,這個縣的司殿都跟你一起去巴蜀陳家。”

這話霸氣至極,我聽得精神一崩,心裏卻滿是暖意:“你爲什麼要這麼幫我?難道就因爲小時候我叫了你一聲哥?不對,你也姓陳,你不會真是我親哥吧?”

也不知陳文現在是什麼表情,不過他卻說道:“你和我基因不對等,至少我不會認爲我弟基因會那麼差。”

我纔剛想感謝他幾句,他這句話立馬把我心中感謝的話給壓了下去。

掛掉電話返回了趙家別墅。

趙小鈺這個時候已經下班了,我沒在屋子裏看見陳文,心想他晚上肯定出去了,也就沒多問。

正想上樓,趙小鈺叫住了我:“色陳浩,爽了吧。”

“什麼爽了?”我詫異問道。

“那個李琳琳吶,你命犯桃花,肯定和她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趙小鈺賊眼問道。

我無意看到趙小鈺手腕上的刺青,驚覺有些變化,一把抓起她手腕細細查看,並用手指摸了起來。 江州靠在長江西岸,是益州南部少有的重鎮,討伐南蠻通常以這裡為大本營,城內囤積了不少錢糧兵械,嚴顏領兵一萬駐守這裡,起到安穩南方的作用。

要攻取益州,必須先拔除這顆釘子,同時可以補充糧草和軍械,江州城是鐵定要攻取的地方。

走舸換成快馬,三名倖存的士兵飛奔入城,他們帶來一個讓全城百姓震驚的消息,荊州大軍在十里以外的水寨登陸,意味著馬上將兵臨城下。

至於它們是如何躲過明崗暗哨,直插益南腹地,沒有人能給出合理的解釋。

「子度將軍駐守永安,不可能會讓荊州軍過來,就算永安失守,也會有事先通知的斥候,現在敵軍殺到城下才通報,誤了防守大事!」嚴顏聞之大悲,江州之重,無異於成都城外的涪關,萬萬丟失不得。

「無礙,現在調度兵馬還來得及,馬上關閉城門,不再讓百姓入城!」副將鄧芝上前勸慰道,荊州軍遠來疲憊,現在已經是入夜時分,他們沒有能力直接攻城。

「死馬當成活馬醫,伯苗,馬上傳令下去,弩兵上城防守,緊閉四門不得出入!」嚴顏定了定神,無法及時逃入城內的百姓,只能忍痛割之。

於是整個江州城熱鬧起來,城頭火把閃亮,四處尋找敵人的蹤跡,勝過天邊的黃昏彩霞。

不到半刻鐘,敵軍紛至,身著淡藍色盔甲的荊州軍士氣高昂,他們列成陣勢,聽從統一號令。

「沒想到江州城如此堅固,看來急攻不得,必須先行打造攻城器械!」劉備遙看城上旗幟嚴整,城壁皆為磚石所壘,立馬攻城不太現實。

於是使人安營紮寨,又派一部分士兵前往深林砍伐樹木,好在南中水分充足,高大巨木較多,極易打造攻城器具。

袁尚帶著眾人視察營地,卻有探馬來報,有不明敵軍在部隊周邊活動。

「會不會是敵人的偵查部隊,命令各營派出小股部隊將其擊退!」袁尚不以為意,反正他們已經知道了我軍的行動,最好讓江州城內的百姓都知道,有利於策反敵軍。

劉備領命而去,乃使張飛,關羽各自出擊,俘虜敵軍小股部隊。

「嚴顏這個人我們都見過,雖然在席間他不怎麼說話,但是事事都有自己的原則,若其一意忠於劉璋,江州這個仗有點難打!」眾人圍著火堆,劉備提出自己的疑慮。

剛才圍著江州城轉了大半圈,北面臨水,南面依靠大山,東西兩面互不相通,且只有東面有布兵的平地,和山谷間的險關無異,確實是易守難攻,袁尚也在犯愁之中。

「最糟糕的莫過於,成都得知我軍進兵計劃之後,會派出大股援軍,在江州形成對壘之勢,對我們極為不利!」眼前還不算最壞,孫乾腦海里還有更糟糕的局面,前面不提是沒人開這個口,見劉備開口,他便順勢而語。

龐統從懷中掏出地圖,反反覆復仔細看了幾遍,最後又收回懷中。

「我聽說馬超、韓遂攻略函谷關,他們並沒有帶上張魯,這倒是上天賜我們一個好機會!」龐統望了望眾人,最後把目光停在劉備身上。

「鳳雛先生,你有話就講!」玄德有些不自在,總覺得龐統信不過他。

「我認為可派細作前往成都,散布張魯欲回兵攻略西川的謠言,防止成都大量遣派援軍!」在龐統看來,劉備與西川內部的勢力早有勾結,要不然也不會這麼輕易拿到這張寶圖,這件事情由他去辦最穩妥。

「妙計,真乃妙計,劉季玉對張魯向來忌憚,他寧可相信漢中發兵奪取西川,也不會相信荊州兵如此神速!」孫乾拍手叫好,無疑是在將劉備向火坑裡推。

「辦法倒是個好辦法,可是我軍在成都無人,散布謠言的事由誰去辦呢?」袁尚心裡非常清楚,在襄陽時劉備和法正、張松在書房裡密談了很久,地圖的交接也應該是在那裡完成的,他們不會沒有留下聯繫方式,以便進行下一步操作。

袁尚雖然沒有點他的名,畢竟還是自己的結義兄弟,玄德對他太了解,這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實眼巴巴的都看著他。

「盟主,劉備在川中還有幾個朋友,或許可以試試,成與不成我不敢擔保,但是我能夠保證儘力而為!」答應的同時不免給自己留一條後路,萬一事沒辦成,亦不算過。

「哎呀,這一路入川而來,荊州牧可是立了頭功,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會忘記,將來在陛下面前,我也絕不會為大哥謙虛!」為了安撫劉備那顆忐忑不安的心,袁尚只能給他畫個餅,暫時充充饑。

「好,我馬上派人潛入成都!」劉備朝孫乾使了個眼色,這件事當然由他去辦。

於是孫乾朝眾人拱拱手,先行離開。

如果今天不是自己做在這個盟主位置上,估計劉備也會擇機入川,西川這些人將來到底是忠心於誰,這對袁尚來說是一大難題,他也只能盡心去籠絡那些人,讓其回心轉意。

眾人便在篝火前用過晚膳,又聊了一些次日攻城的事情,看天色不早,於是便讓他們各自散去。

「主公,請留步!」見袁尚欲回帳中,龐統急步跟上來,像是有話要說。

「走,進我營帳!」外面人多眼雜,小心為妙,於是拉著龐統便往前走。

兩人入了大帳,又令史阿把守帳門,袁尚這才坐了下來。

「西川之人與劉備串通一氣,主公要想把持益州,此等隱患不得不防!」龐統是個思慮周全的人,諸事之上劉備都露出了馬腳,這讓他更加相信,劉備在當盟主之時,便有向西發展的計劃,只是現在寄人籬下,不能施展拳腳而已。

現代的話說,劉備這是想借殼上市,他拿住西川的人才,到時候一聲喊,將袁尚趕下台,有了前車之鑒,這次他可絕不會手軟。

首席的獨家寵愛 「軍師的意思是,除掉劉備的計劃要提前了?」既然大家都有這個擔憂,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在益州這個荒郊野外,演一出兵變好戲。

「不不,拿下西川,我們還要多多仰仗劉備,我的意思是,江州不可智取,最好是硬拼!」

龐統這話袁尚有些聽不明白,能夠智取,為何還要硬拼?

「讓張飛多斬幾個西川大將,對我們有好處!」龐統好久沒有露出這般神秘的微笑,他內心的歹毒不輸於曹操麾下的任何人,幸好此等人才為自己所用,否則將是個大麻煩。

「你的意思是,讓西川之人都怕他?」劉備做惡人,自己做善人,以此籠絡西川諸將,也不失為一個上等的好辦法。

「對,讓張飛多殺幾個,以此激起西川諸將的仇恨,將他們緊緊團結在主公的麾下,形成兩個集團的對立,讓他們相互消耗,主公從中斡旋,便沒有人再敢打您的主意!」 “是不是淡了些。[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我說。

一個人可能是錯覺,兩個人就不大可能了,趙小鈺也覺得有些奇怪,不過也沒深究這事兒,我多留了個心眼兒。

晚上我毫無睡意,坐在趙家別墅門口思索去給陳家老太爺拜壽的事情。

趙小鈺洗完澡後靜靜來到我身後,一下壓在我身上,將我嚇得不輕,不過回頭一看,鼻粘膜立馬處於充血狀態。

“你穿得,挺清涼的。”我說。

趙小鈺微微一笑,也坐在我旁邊,問:“有煩心事兒?”

我恩了聲。

“跟姐說說,姐姐沒準兒能幫到你呢。”趙小鈺一臉笑意說,“要是你有事,姐姐就算拼了命都會幫你的。”

我的事兒她可幫不上忙,沒應她,坐在門口打量外面,趙小鈺呆了會兒,漸漸打起了瞌睡,最後直接斜靠在我肩上睡着了。

就算年輕,睡在這裏也會着涼,準備叫醒她,但是喊了幾遍她都沒有反應,我再看她的臉,長髮遮住半邊臉,露出的半邊如紙般蒼白。

她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前面,再看她雙手,竟是紫黑色的。最新章節已更新

張嫣剛纔就在旁邊,我忙問張嫣:“你看見什麼了嗎?”

張嫣搖頭說:“沒有。”

陳文筆記中有記載:凡失魂而死之人,雙目怒睜、臉色死白、指甲紫黑,檢測之法爲,默唸回骸起死,無量度人。今日校錄,諸天臨軒。無魂則閉眼,有魂則睜眼。

我馬上讓張嫣扶着趙小鈺,我在一邊念起了陳文記載的經文。

唸了一遍,趙小鈺真的就閉上了眼睛。

我心裏咯噔一下,心說完了,死了。

死了是什麼意思?就是以後再也不會在陽光下笑,再不會跟我開玩笑,**會化爲爛肉,不用一年就會變成白骨,無論以前多麼優秀,多麼漂亮。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