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此同時,秦羿大勝伊通五萬精兵的消息,也迅速在寶羅城傳開了。

“大人,大人!”

一個守將慌慌張張的闖入了城主府,驚的正心神不定的卡洛爾一個激靈。

“幹嘛慌慌張張的,有話直接說。”卡洛爾很不爽道。

“秦侯回來了。”

“回來了。”

守將上氣不接下氣道。

“回來了多少人,戰果如何?是不是輸的很慘,成光桿司令了。”卡洛爾連忙大喜問道。

隨着重新回到城主府坐在這把寶座上,喝着最美的酒,享受着極致的奢華,卡洛爾心裏是有打算的。

他與秦侯不過是口頭協議,再者這年頭實力爲王什麼協議那都是虛的,如今路西法已經被關在府庫,他完全可以當他的太平城主,他甚至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一旦秦侯落敗,不僅僅要守住寶羅城不能放,還要主動進攻,打下愛羅城,然後想辦法搶到足夠的錢,然後歸隱。

所以,秦侯是勝是負,對卡洛爾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不,不是。”

“秦侯全軍凱旋,他利用飛羅沼澤生吞了伊通五萬大軍,若非是一通馬快,這會兒怕是早成了秦侯的刀下亡魂。”守衛喘了口氣道。

“什麼?”

卡洛爾大驚。

旋即,無力的坐在椅子上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伊通無能,誤我大業啊。”

伊通敗了,而且還敗的這麼慘,如此一來秦侯就有着足夠的實力,而且士氣是不可阻擋的。

“秦侯現在何處?”

卡洛爾問道。

“這纔是關鍵,據悉秦侯大軍勝利後,直接往咱們的寶羅城開了過來。”

“估計這會兒已經快到城下了,大人快做決定吧。”

守將皺眉道。

卡洛爾摩挲着鬢角,情況已經很明顯了,秦侯果然是想借着這波大勝直接來接收寶羅城了。

給還是不給?

卡洛爾亂了。

按照約定,他是應該給的,但這把寶座卻是再也沒有了。

不給,憑藉着守軍死守,也是可行的,憑藉着寶羅城的精銳守城利器,確實可以堅守一陣。

但他已經沒了守城的資本,首先伊通不會再來救,寶羅城已經孤立無援,其次府庫關着路西法,他也不敢去打開,更爲關鍵的是,城裏斷水了。

隨着時間推移,這就是座死城。

“傳令三軍嚴陣以待,等我號令。”

卡洛爾下令道。

……

秦羿騎着高頭大馬,當先來到了寶羅城下,並進入大炮的射程區域。

“侯爺,不能再往前走了,卡洛爾那小子要想玩花招,咱們就成靶子了。”

塔里木提醒道。

秦羿劍眉一揚,眼中綻放兩點寒芒,傲然笑道:“卡洛爾是個聰明人,他是不會選擇跟我作對的,相反,咱們大軍直接到城下,也是我對他的最後信任,他能看明白。”

“鐵盾兵,前面開路。”爲了安全起見,塔里木仍是下令盾兵先行。

兩萬大軍壓到了城牆下,城牆上的士兵全都是嚴陣以待,每個人的神態緊繃,他們很清楚,底下的人是友還是敵,全看卡洛爾的一句話了。

卡洛爾到了城牆上,沒敢露頭,只是遠遠掃了一眼秦羿的軍威。

但見大軍士氣高昂,心裏已經虛了大半。

“大人,打不打,他們就在城下,一通大炮下去,保管全都化成灰了。”

一個將領請示道。

“打什麼打,如今咱們的水源斷絕,又無增援,就算打光了他們,他不把水源恢復了,咱們還得是死路一條。”

“哎,還是按照約定來吧,降了,否則怕是搞不定路西法,連咱們的三成財物也拿不回來了。”

卡洛爾無奈道。

衆將跟着他一同下了城牆。

吱嘎!

大門洞開,卡洛爾一衆出城,卡洛爾當先拱手拜道:“恭喜侯爺,斬殺伊通大軍,威武之師戰無不勝,還請入城。”

“我還以爲大人這城門開不了,我果然沒看錯你,你是個聰明人。”

秦羿揚起馬鞭指着卡洛爾,冷森森笑道。 “侯爺說笑了,卡洛爾一介庸人,豈敢與日月爭輝,從現在起,寶羅城就是您的了,卡洛爾願聽侯爺使命而從。”

卡洛爾謙卑笑道。

“我等亦願聽從侯爺號令。”

衆將齊齊道。

“入城。”

秦羿笑了笑,領着大軍緩緩入城。

惡魔霸少的逃寵 塔里木等上了城牆拔掉黑羅王旗,換上了大秦騰龍旗,很快城牆上龍旗飛揚,寶羅城在經過多天的拉鋸戰後,最終以秦羿勝利駐軍而得以告終。

大軍入了城,嚴守規矩,並未像其他攻城得勝的大軍在城中進行燒殺擄掠,對於民衆秋毫無犯,不僅僅如此,還在當天晚上恢復了供水。

只用了短短三天,寶羅城就完全恢復了以前的光景。

無論是老貴族還是城中的百姓,都習慣了秦軍的嚴明,由於府庫被封,民衆自發的捐出酒肉提供給大軍,軍民進行了大聯歡,城內則是煙花漫天,慶祝着得到了新生。

城主府內。

秦羿正在查看黑羅地獄圖,如今從風城起,整個北方几座大城全部落入了他的手中。

他離黑羅王朝的首府黑羅城,中間只隔了一座象羅城。

打下象羅城,便可揮師黑羅王城,抹殺這頭早已昏昏欲睡的“野獸”。

“侯爺,卡洛爾求見。”

塔里木道。

“先不急着見他,我問你,咱們上次俘虜的那幾個伊通的將領,提出交換人質的事有動靜了嗎?”

秦羿問道。

“我派去了使者,到現在還沒有回覆,不過我看希望不大,伊通是出了名的瑕疵必報,咱們越重視米勒,他捏的也就越緊,少不了要討價還價,想換回米勒怕不簡單啊。”

塔里木搖頭嘆息道。

“這樣也好,如果他真看重米勒,至少可以確保米勒的安全是無虞的。米勒的價值越大,也就越安全,這事你得讓人盯緊跟進。”

“等等,我有法子了,你再去聯繫布魯斯,就說我要拿路西法交換米勒。”

“如此一來,咱們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放路西法離開了。”

秦羿靈光乍現,恍然道。

“太好了,我這就去聯繫布魯斯大人。”

“嗯,順便把卡洛爾叫進來。”

秦羿道。

卡洛爾走了進來,笑眯眯的諂媚拱手拜道:“侯爺,路西法已經困了好幾天了,咱們是不是該有所行動了,要不然這府庫起不出來,城內大軍怕是得斷糧啊。”

“你不是擔心大軍斷糧,是擔心你那三成的財富飛了吧。”秦羿笑道。

“侯爺真是瞭解我,我確實是心急的很,你看我這人平庸,在這派不上用場,還不如早點滾蛋,省的礙了侯爺您的眼不是?”

卡洛爾厚着臉皮道。

“那我也實話實說吧,這府庫我還真不敢開,你知道的路西法是地獄第一高手,他要跑了出來大開殺戒,你我人頭都得落地。”

秦羿聳了聳肩道。

卡洛爾麪皮一緊,驚道:“那,那怎麼辦,府庫就這麼幹耗着,路西法在裏面呆一千年,咱們就等一千年,一萬年?”

總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原則上來說是這樣的,所以我纔要把路西法交出去,讓人把這個禍害領走。”

秦羿笑道。

“你開什麼玩笑,伊通那幫人都巴不得路西法早點死了纔好,怎麼可能再救他。”

卡洛爾不解大叫。

“想要路西法死的人有很多,但想要他活的人也很多。”

“你唯一要做的是,把城中火力最猛的大炮圍着府庫排上一圈,剩下的事,就是等着領錢了。”

秦羿道。

卡洛爾無比失望,他是真心希望路西法死了,否則以這傢伙的脾氣,回頭非撕了他不可。

不過現在想不了這麼多,先把錢拿到手再說,也只能這麼辦了。

卡洛爾拿錢的心態是比較積極的,一天的時間,就把大炮全都擺好了,整個府庫完全在火力的覆蓋下,一旦開火,無數的火炮可以瞬間把任何一個人秒殺。

防衛擺好,那就是跟路西法談了。

怎麼談,如何談,是個很複雜的問題。

不過秦羿總歸是有法子的。

……

路西法在府庫裏已經關了整整七天,作爲地獄的主宰,被囚禁的滋味每一天都比一個世紀還長,尤其是路西法發現他的墮落之劍,在府庫最薄弱的一環,消耗了近六成的氣力,卻依然無法破穿府庫的鐵壘,他的脾氣愈發暴躁,心愈發的凌亂、痛苦。

最痛苦的不是漫長的囚禁生涯,而是他發現,他不再是無敵,不再是主宰了,一個小小的卡洛爾就可以打敗他。

他不想認輸,但心卻在一遍遍的告訴他,他真的老了,這個天下玩不動了。

他此刻最想的不是將卡洛爾、秦羿碎屍萬段,而是自己的天使城。

他想回到那座金碧輝煌,絕對效忠自己的城市,沒有戰亂,沒有謀害,沒有貧窮、痛苦,一切就像天堂裏當初那樣和睦。

“路西法大人!”

“路西法大人。”

府庫內,突然飄來了一個清幽的聲音。

路西法還以爲是自己出現幻覺了,以府庫的厚度,就算是主神來了,也不可能從外面傳音進來,那根本不是力量所能穿透的。

“是誰?”

路西法一陣毛骨悚然,驚問道。

“是我。”

路西法順着聲音望去,是一面鑲嵌的寶石的鏡子,裏面正浮現着秦羿的虛影。

“秦侯,你怎麼可能神識穿透結界,不可能。”路西法搖頭道。

“我確實穿透不了,但我自有法子。”

“你想回去嗎?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條是永遠困在這,一條便是跟我做個交易,我放你平安回去。”

秦羿問道。

“哈哈,是不是伊通的大軍到了,你坐不住了?”路西法冷笑道。

“不好意思,就在七天前,我在飛羅沼澤滅了伊通五萬大軍,另外有一件事說了你被傷心,伊通從始至終就沒想過救你,如果那夜敗的是我,我想這會兒伊通應該是以大功臣的身份,開始想着盤算得到你的墮落天使軍團了。”

“而且,在黑暗王宮、黑羅王宮內,伊通、貝利爾等人都在想着怎麼取代你,你知道的,他們真實想法是什麼……你真的沒那麼重要,我想你這些天也應該想明白了吧。”

秦羿無比冷漠的諷笑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路西法沉默了。

這段時間,他頻頻生出退隱之心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累了。

他發現一切都脫離了掌控,被視作養子、接班人的伊通耍心眼,他還沒死呢,就開始跳出來搶班奪權了。而貝利爾、卡洛爾之流根本就不足以信任。

所謂的強權,在危機時分全都成了浮雲。

秦羿說的是實話,這其中的內涵路西法感同身受,怎麼又能不明白。

只是他那早已斑駁、受傷的自尊不願意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罷了,地獄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

“路就擺在你面前,選擇吧。”

秦羿冷冷道。

路西法長長嘆了一口氣,他很想告訴秦羿,一切到這結束了。

但他不能,他很清楚,一旦失去了權利,他將什麼也不是,而一生夢想的天使城也就徹底的泡湯了。

他註定了只能擋一個鬥士,永遠的活下去,戰鬥下去,這樣才能保住他想留下的一切,才能保證自身的價值。

“讓你來交換人質,是誰的要求,是伊通嗎?”路西法沉聲問道。

秦羿笑了笑道:“你明白的,眼下最想你死的就是伊通與貝利爾了,你該慶幸還有一位忠誠的戰友,實話告訴你吧,是布魯斯。伊通抓了我手下一個參將,我跟布魯斯談判過了,用你交換那個參將,僅此而已。”

路西法一聽,勃然大怒,“什麼,我的身價就只配換一個參將?秦侯,你這是在侮辱我嗎?”

他原本還以爲秦羿會拿他換取城池或者更大的利益,沒想到卻只是一個小小的參將,這簡直是一種諷刺。

錯惹刁蠻小嬌妻 秦羿在鏡中的身影浮動着,聲音愈發的冰冷了:“路西法大人,我說過,你太高估自己了,事實上,我用你換一個參將,能不能成還是個未知數。因爲伊通未必就會放人,在他眼中,我那個參將遠遠比你更有價值。”

“對伊通來說,眼下最沒有價值的就是大人你了。”

秦羿無情道。

路西法手中的墮落之劍綻放着熊熊的黑白火焰,仰天發出一聲痛苦的怒吼:“伊通小兒,枉費我如此苦心培養你,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無情無義,可惡。”

“好了,這事成不成還不好說呢,你的命不在我手上,而是由伊通、貝利爾等人掌控,他們要是不答應,你這輩子怕只能呆在府庫直到化爲灰燼。”

“所以你最好祈禱你的好弟子能夠仁心大發,給你一條生路吧。”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一了百了,體面的離去。又或者用你的墮落之劍試圖打開缺口,祝你好運,路西法大人。”

秦羿淡淡一笑,身形從鏡子中消散了。

“伊通、貝利爾,你們兩個狗賊,想要褻瀆我、欺辱我,門都沒有,只要我能活着出去,定教你們碎屍萬段。”

路西法握着重劍,咬牙切齒的發誓。

城主府內,秦羿深吸了一口氣,神識從混沌鏡中抽離了出來,他的修爲雖然早已不如從前,但魂力卻依然很強大,藉助混沌鏡在府庫的尋常鏡上映射了神念,達到無損與路西法交流。

“侯爺,談的怎樣了?”塔里木與卡洛爾急忙湊了過來問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