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果不是一般的神速,那少年的臉色很快紅潤,而且周身又開始散發出元氣,實力正在恢復。

見到有效,唐宋也是暗暗鬆了口氣,轉而給其他人也喝下藥水。

南宮老人一幫也是重重的吐了口氣,可算是救過來了,要真出什麼問題,帝都只怕要大亂!

一轉眼,二十九個人都吃了藥水,都開始恢復。台下又是一陣熱鬧,有鬆了口氣的,有喝彩的,也有猜測與議論的。

三國之暴君呂布 站在舞台中央,看著那些人慢慢好轉,唐宋又多了幾分自信。看樣子,自己的鮮血還是跟以前一樣,無敵!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可這個作弊利器對他來說非常有用……

「果真是一等一的天才。」一個渾厚的聲音忽然飄蕩,卻聽不出從哪裡發出,只能確認是個中年人。

熱鬧的人群頓時安靜下來,南宮老人幾個驚駭的四處張望:「是青華宗宗主!」

唐宋一抽,不是吧,宗族親自前來?

他還想著,白溪這種來了,意味著青華宗來的人不是很高大上,怎麼宗主親自來了?

這可就尷尬了,剛才自己說的那些話似乎有點難聽……

沒等多想,那個聲音繼續飄蕩:「此毒名叫夜色,無色無味,可通過皮肉進入體內。不過,並不致命,只是讓人元氣被壓制,就像是消散一般,十二個時辰之後自然恢復。你既能解毒,我自會答應你的事。」 這就尷尬了……

唐宋是頭皮有些發麻,感覺好像,裝逼裝大了,萬萬沒想到這毒是會自己解除。

不過有一點倒是猜對了,確實是青華宗下毒,而且他們也確實是在試探自己。

掃了一眼熱鬧的人群,唐宋咬著牙,拱手道:「宗主倒是乾脆,晚輩佩服。我的要求很簡單,青華宗開放對外煉丹,給帝國內所有需要的人煉製丹藥,僅此而已!」

人群更是沸騰,好多人興奮叫起來。唐先生大義啊,竟然是為了這事!

要知道,青華宗一直都很神秘,就知道他們的丹藥很好,卻不是一般人買得到。他們的丹藥要麼出現在皇宮,要麼就是萬寶靈,一般人真買不起……

「可以!」天華的聲音再次傳來,「此事我會與聖上商定,青華宗會信守承諾。」

唐宋大喜過望,趕忙拱手道:「多謝宗主!」

「你的天賦很可怕,好生爭取,兩個月後,我們自然會見面。南宮先生,他有資格了。」

隨後便沒了聲音,舞台下方更是炸得厲害。青華宗對外開放煉丹,這對他們來說可是天大的好事。

唐宋卻有些奇怪,略帶皺眉的回頭看著南宮老人幾個,發現他們都是一臉複雜的樣子。尤其是木老頭,一副咬牙切齒的,好像要把自己會生吃了一樣。

什麼鬼,宗主說自己有資格了,什麼資格?

「你先回去。」白館主忽然壓低聲音,「看著陣勢,你若是不走,等會要出事。」

唐宋這才發現,台下一群人充滿熱切的盯著自己,那眼神可真是,看得他心頭一陣發毛。

一群熱血粉,感覺要爆!

不等多想,黑館主已經抓住他的肩膀,趕緊帶著他閃身離開。不出所料,兩人剛飛起,下邊一群人就興奮的往舞台上沖,護衛根本攔不住。

堪比殭屍進攻,那個瘋狂啊,而且還伴隨著尖叫,比現代的腦殘粉還要誇張……

回頭看著混亂的舞台,唐宋頭皮發麻。還真忽略了這個問題,解放煉丹,這可算是一個大事情。這個世界沒有明星,但他們更容易腦子發熱!

飛回到風華館,黑館主也是鬆了口氣,略帶苦笑的打量著唐宋,道:「你小子可真是,不知道你的名氣有多大。」

唐宋尷尬苦笑:「我沒想那麼多,當時就想著青華宗這麼做有些過分,誰知道……你還是回去看看吧,免得出事。」

黑館主點點頭,什麼也沒說的轉身又飛走了。

這可真是尷尬,事情變化有點快,反而把自己突破的這等好事忘記了……

尋思了一下,唐宋朝著後院禁閉院走去。依然有兩個人守著,見到他回來,兩人反倒奇怪:「比試完了?咿,不對啊,不是十個時辰,怎這麼快?」

唐宋輕聲解釋:「出了一些意外,比試已經提前結束,館主送我回來的。怎樣,這兩題張明武可還好?」

「那小子當然好啦。」 玄幻之葬天神帝 左邊的男子撇嘴應道,「好吃好喝,修為又提升了,根本就是在裡邊閉關修鍊!」

「可不是,把我們眼饞的,唐先生,你是不是該給我們幾顆丹藥補償補償?」右邊的男子挑著眉頭。

唐宋哭笑不得,掏出兩枚丹藥給他們,隨後便走進去了。

張明武的問題,唐宋已經跟聖上聊過。聖上自然沒什麼問題,只是說,總要長點記性。正是如此,唐宋才一直沒有讓館主把張明武放出去,當做是閉門思過吧。

推門進去,張明武坐在床上修鍊。幾天不見,還真白胖了一些,看得唐宋不由翻白眼鄙視。

睜開眼見到唐宋,張明武立即爬起來,咧嘴笑道:「來啦,我可等了你好些天。」

唐宋斜眼鄙視道:「你在這不挺好么,吃好喝好,看樣子實力還提升了一些。」

「啊哈,也是托你的福。」張明武老臉發紅,因為沒了顧慮,這兩天還真有點舒坦……

坐在床上,唐宋也沒有隱瞞,輕聲道:「你的問題,我跟聖上談過了。聖上也答應放過你,不過有些條件。」

「你說。」張明武立即吞咽著口水,雙眼藏不住興奮。本以為這次死定了,誰曾想竟然還有救……

看了他一眼,唐宋微微嘆道:「第一,從這裡出去之後,你便要進宮,十年不得離開皇宮。」

張明武一怔:「這,什麼意思?」

唐宋沒有解釋,繼續道:「第二,你要發誓,今生要效力於帝國,永世不得背叛。作為條件,一,聖上會給你安排老師,你以後將是帝國的棟樑,跟帝國的丹師一塊。二,你的家人,帝國也會幫忙照看,該有的官職什麼的,不會吝嗇。具體,你進了宮,聖上會跟你說。」

「這,這……」張明武徹底懵了。

唐宋還以為他難受,嘆道:「這已經是我能爭取到最好的條件,你做錯了事,總歸是要付出代價。自由,難免會少一些……」

話沒說完,張明武忽然噗通跪在地上,兩眼帶著淚水,顫聲道:「唐先生,我……多謝!」

重重的磕頭,讓唐宋有些意外,不禁問道:「你不覺得過分?十年都在皇宮內,那可是相當於軟禁。而且,你這輩子都只能給帝國辦事,可以收毫無自由可言……」

「不,唐先生你錯了。」張明武抬起頭來,擦拭著眼角淚水,「你應該說,聖上給了我極大地恩惠。我能入宮學習,是我的福分。我能給帝國效力,那是跳過了選拔!」

「額……」唐宋頓時無語了,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看,失去自由確實是極大地損失。可站在張明武的角度,那簡直是天大的好處。

他參加選拔,本來就是為了能得到帝國的青睞,如今不就正好做到了?

看樣子,聖上看中了這小子的天賦,當然,也算是給自己一個非常大的面子!

想著,唐宋略帶尷尬的摸著鼻子:「好吧,我還想著你可能不自在,沒想到……你也不用謝我,既然聖上給了你機會,你便要好好珍惜。你的修鍊天賦雖然沒那麼強,可你有腦子不錯。」

張明武依舊跪著,鄭重道:「是,我一定銘記在心,多謝唐先生,多謝!」 啪的一聲,劉宇突然撲倒在了河水裏,事發突然,我和李慕顏都嚇了一跳。“師兄!”李慕顏着急的喊道,跑到劉宇撲倒的地方想要把他扶起,我也急忙過去。

不過很快的劉宇就從水裏竄了出來,只不過他的手上抓着一條掙扎的魚,魚被他捏死了之後,仍回了河水裏。“剛剛被幾隻吃人肉的怪魚咬到了腿,我把它們弄死了。”他手上帶着血,看來真的是被咬到了。

看他沒事,我和是鬆了口氣,這時候水裏的動靜越來越大了,那些吃人頭的怪魚正在往我們三個這裏游來。“它們已經游過來,我們趕緊走。”劉宇說道,意思三個拼命的往岸上跑去。

但不管怎麼說,在水裏我們肯定是跑不過魚的,很快的我們三個就在離岸邊還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被魚羣給圍住了。那些怪魚很兇殘,一條接着一條的從河水裏跳起來,往我們三個身上撲來。

我們三個只能背靠着背,對付那些跳出水面撲向我們的怪魚,不過除了跳出水面的魚,水裏也還有向我們攻來的魚。我們只能是一邊對付那些跳出來的魚,一邊在水裏不斷的踢腳,面前阻擋一下怪魚在水裏的攻擊,但效果不是很大。

沒一會,我手上、背上、腳上都被那些怪魚給咬傷了,劉宇和李慕顏的情況也和我差不多,這些怪魚的數量這麼多,繼續下去我們三個只有死路一條。 國民男神晚上見 這麼多怪魚一起吃我們,估計沒一分鐘我們三個就可以都只剩下三具白骨。

心裏着急的要命,不停再想辦法,但一時間真的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

這時,又有一條怪魚趁我不備,咬到了我的手臂上,我痛得齜牙咧嘴,一把抓住了那條可惡的怪魚。奇怪的是,我剛抓住它,還沒用力它就已經死了,嘴裏還再冒着青煙。

疑惑低頭一看,才發現河水裏我附近漂浮着不少死魚,這些怪魚是怎麼死的我一頭霧水。 夜夜強寵:惡魔,輕點愛 忽然我想到了什麼,除了被我抓到殺死的那幾條怪魚之外,其他的魚好像都是在咬了我之後死去的。

難道我的血能讓這些怪魚死?爲了印證這個想法,我拿出短刀,劃破自己的手掌,把血放到河水裏。果然,摻着我血液的地方那些怪魚根本不敢靠近。

這下我樂了,有辦法讓我們三個甩掉這羣吃人肉的怪魚回到岸上了。

“師兄,這些怪魚怕我的血,你和師姐跟着我走。”我說道,然後一邊把血從手掌擠出來,一邊往河岸走去。

劉宇和李慕顏趕緊跟着我,那些怪魚果然不敢再繼續跟來,很快的我們就回到了岸上。回到岸上後,我們三個都累得坐到了地上,身上有不少地方都被那些怪魚給咬傷了。

特別是劉宇的一條小腿,被咬下了一大塊肉,血還再流着。李慕顏一臉擔心,急忙給他簡單的包紮了一下。我也簡單的把手掌給包紮一下,就起身去找小黑貓。

之前在跳下河水的時候,我在跑的途中把小黑貓藏在一個隱蔽的石頭後面,小黑貓毛髮本來就是黑色,只要不動,那些鬼蝶絕對發現不了。因爲要潛進水裏的緣故,我不能還繼續抱着它,所以只能這麼做,希望她沒事。

找了一會,終於走到了我把小黑貓藏在後面的大石頭那,但等我過去找了一圈,卻沒看到小黑貓。我頓時急了,慌忙在四周找了一遍,還是沒找到小黑貓。

“喂,你是不是在找她?”突然,身後傳來卓海的聲音。

我嚇了一跳,回頭看去,只見到卓海手上舉着小黑貓。臉上帶着冷笑,看着我問道,童玲雨和其父親李子凡在他身旁站着。心情瞬間沉了下來,緊張的看着他手裏的小黑貓,憤怒的喊道。

“把她給我。”

聽了我的話,卓海哈哈哈的大小起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就是李啓明吧,真沒想到我們天羽閣還沒去找你,你自己卻送上門來了。”

童玲雨臉上的表情此時倒是沒什麼變化,只是警惕的望着我,倒是我父親李子凡眼中露出了驚訝之色,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嘴脣微微動了幾下,似乎想要對我說什麼,但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我也沒急着捅破我和他的父子關係,目光轉向卓海。“把小黑貓還給我,不然我不客氣了。”我握緊拳頭,咬牙說道。

“哼,就憑你這小子能做什麼,沒想到之前一直在外面跟蹤我們就是你。我倒是小瞧你了,還以爲那個沙靈術法就能夠擺平你們了,想不到你們竟然還跟着進到墓裏來了,膽子挺大呀。”卓海單手提着小黑貓,冷笑着朝我走了過來,然後一腳踹到我肚子上,讓我跪倒在地上。

“光憑你一個人應該跟不到這裏,說你的其他同夥呢?”卓海抓着我的頭髮,瞪着我問道。

我一臉憤怒的瞪着他,咬牙切齒,沒有說道。他也怒了,一巴掌拍在我臉上,頓時臉上火辣辣的。“還挺有骨氣,你到底說不說?"

這時,童玲雨開口了。“他應該還有兩個同夥,剛剛在那些鬼蝶沒暴動之前,我就發現他們了。他們三個應該也跳進河水裏了,他的另外兩個同伴要麼是被那些怪魚給吃了,要麼是拋下他走了。”

“死了更好,走了也沒事,反正我們只要抓住他就行,把他帶回去上頭一定會很高興的。”卓海想了一會,臉上露出陰冷的笑,說道。

他提着小黑貓的兩條後腿,在我前晃了晃,說讓我好好跟着他們,要是我一有什麼奇怪的舉動或者不聽話的話,他就立刻弄死小黑貓。

小黑貓此時在他手上,我是敢怒不敢言,雖然不情願,但也沒辦法。

忽然,我看到兩個身影悄悄的在往我們在這邊靠近,我知道那是劉宇和李慕顏。不過劉宇的小腿受的傷挺嚴重的,李慕顏多少也受了些輕傷,加上我父親李子凡跟我和小黑貓都在卓海和童玲雨的手上,他倆應該暫時不會現身救我們。

這樣也好,就讓他倆在暗地裏跟着,我就假裝屈服,和卓海他們一起走,正好看看他們要找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大家晚安! 連著兩天,唐宋都沒敢踏出風華館半步。實在是聽雲藝他們說得有些誇張,當時舞台周圍那可真是暴亂,一群人瘋狂的喊著他的名字,都快把他當神靈了。

唐宋真的很無奈,他是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變成超級大明星,粉絲無數!

選拔已經徹底結束,自然而然的,他拿到了第一名。只不過,他這個第一名反倒顯得不那麼重要,畢竟都在預料之中。反而是後面的排名有點奇怪,也不知道風華館是依靠什麼打分,好多人的分數都很低,而且也不是實力強就在前邊。

不過,聽楊叔說,大部分都某了個好前程,林朗還直接進了帝國的百華院,那好像是最好的修鍊學院。有些則是被大勢力看上,亦或者進入大家族當謀士。

總的來說,這次選拔效果還是不錯,基本上有點天賦的,都得到了相應的讚賞。

讓唐宋奇怪的是,這幾天宮裡也沒見有人來找自己,當初宗主說自己有資格了,到底是什麼意思?

第三天,唐宋正在房間里煉丹,房門敲響了,外邊傳來雲藝的叫喊:「唐大哥,楊叔他們要走了。」

唐宋睜開眼,略帶無奈的起身出去。楊叔一幫人已經在院子里集結,雲藝也一臉的不舍。

見到他出來,楊叔不禁調侃道:「你小子可真是厲害,三天不出房門,吃喝都不用。」

唐宋苦惱的撓頭:「我也沒辦法,答應他們的丹藥那麼多,總得儘快煉製。怎麼,要回去?」

楊叔點著頭:「是啊,選拔已經結束,也玩了兩天,得回去了。此行倒也還算圓滿,雖然只有三人能留在帝都,不過賞賜倒是不少。最主要的是,帶他們出來見見世面。」

掃視一幫青年,唐宋深吸了口氣,鄭重道:「記住,你們沒有低人一等,你們都是天才,只不過還沒發揮自己的長處。不要因為這點小困難而氣餒,人這輩子誰沒點挫折?雷城的未來可都靠你們,你們強,雷城才會強大。」

一幫人頗為感動,這已經是唐宋第二次鼓勵他們了。實際上,在場的跟唐宋關係都比較淡,畢竟唐宋是突然出現,誰也不清楚背景。

唐宋繼續道:「但也不要驕傲,莫要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修鍊在於持之以恆,在於鍥而不捨,在於平常心。這一路回去,好好總結這次的經驗……嗯,我廢話有點多。」

說話間,唐宋掏出一個丹藥瓶子遞給楊叔,「楊叔,我也沒什麼東西,就丹藥多。你拿著,回去跟城主他們商量看看怎麼分。」

楊叔也沒客氣的接過丹藥瓶,拱手道:「我替雷城的百姓謝謝你了。這些日子,倒是白拿了你不少丹藥,哈哈……不多說,我們該走了,告辭!」

「唐先生,告辭!」

「楊叔,路上小心些……」

一幫人走出去了,就剩下唐宋跟雲藝幾個,當然,林朗跟楊兵留下。楊兵雖然沒能進百華院,可他被軍部相中了。

等到楊叔等人出去,唐宋才嘆了口氣,側頭打量著雲藝,道:「丫頭,你不回去?」

「不!」雲藝鼓著嘴,「我早都寫信跟我爹娘說了,不回去。林朗哥哥要留在帝都,我也要留在這。再說了,哼哼,我現在可是有錢人,那院子可是我的名字!」

一副得意的樣子,讓唐宋哭笑不得:「是,知道你有錢,還不都是我的錢?差不多也該搬過去了,福哥,那邊可處理好了?」

福哥點著頭:「今早就已經安排好,那楊管家倒也是厲害,院子里安排得明明白白。他說了,隨時可搬進去住。」

倒也沒看錯人,楊全成這人確實很懂得管理,他還真找了不少下人把院子打點得相當不錯……

「你們別亂跑,我先去跟館主他們說一聲,之後再收拾東西過去。」

唐宋剛說完,林朗便皺著眉頭:「我與楊兵也要過去?」

「哎呀林朗哥哥你傻丫,那邊可要比這邊好多了,幹嘛不去?」雲藝撇著嘴,「再說,所有人都走了,風華館怕是冷清得很,聽說還會關閉一段時間,自然不給我們留在這的。你要過幾日才能入宮報到,自然要去那邊住幾天。」

唐宋只是斜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的走出去了。看得出來,這個林朗還是很不服氣,骨子裡的傲氣依舊很濃……

去找白館主他們說了一聲,兩人早就知道唐宋買了院子,所以也沒說什麼。只是,唐宋臨走時,又剝削了他一層,要了二十枚丹藥。

說來也是迅速,到午後時分,整個風華館就變得冷清,就剩下一些傭人打掃院子。

也在此時,唐宋幾人從側門離開了風華館。

馬車上,雲藝按捺不住問道:「唐大哥,帝國怎沒給你安排個官職?按理說,你雖然早都跟皇宮那邊有聯繫,可終究拿了第一名,好歹也有個分配。 愛上獨宿情人 可是,榜單上就寫了你的名字,卻什麼職務都沒寫。」

唐宋立即斜眼:「鬼丫頭,又想著帝國分配府邸是不是?」

心思被看穿,雲藝咧嘴訕笑:「沒有沒有,我就奇怪而已,嘿嘿……」

她還真想著,帝國如果給唐宋分配職務,肯定要有個府邸。雖然現在已經有一個,可在帝都這種地方,誰會嫌棄院子多?

看了一眼林朗跟楊兵,唐宋才輕聲道:「皇宮不是那麼好進的,我倒是希望不用進去。」

雲藝頗為詫異:「為什麼?能進皇宮,那可是意味著飛黃騰達,家族榮耀呢。」

唐宋暗暗苦笑,說得倒是簡單,可有沒有想過,進入皇宮之後要受限於人,還有各種明爭暗鬥?

皇宮這種地方,從來都不會缺少爭鬥,還都是心機……

正說著,馬車停下,唐宋心頭猛地一緊,趕忙從窗口探頭出去。還好,不是被圍攻,只是碰到了熟人,蕭良。

騎著馬兒過來,蕭良拱手道:「唐兄,恭喜啊。這幾日你可都躲著不見人,想見你一面真不容易。」

唐宋哭喪著臉:「蕭兄就別開玩笑了,我躲什麼你還不清楚?」

「哈哈……」蕭良按捺不住大笑起來,這幾日帝都之內熱鬧非凡,誰不知道赫赫有名的唐先生躲起來不敢見人…… 把我抓住之後,卓海拿了一根麻繩把我給綁起來,還把我推到了李子凡旁邊。我倆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然後都移開了目光,沉默着不知道說些什麼。

“卓海,你不是說這裏有我們要找的東西麼,現在就只剩下我們倆了,怎麼連那兩樣東西的影子都沒見到?”童玲雨沉着臉,開口問卓海。

“你急什麼,這裏這麼大,再好好找一會,肯定能找到我們要找的東西。”卓海看着自己被那些地下河裏怪魚咬傷的地方,輕描淡寫的說,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剛剛死去的那兩個同伴。

我目光往剛剛看到劉宇和李慕顏的地方看去,發現他倆此時已經不在那裏了,又在那附近找了一會,最後在一塊大石頭後面看到了他兩探出來的腦袋。

劉宇給我打了一個眼色,意思是讓我放心,他和李慕顏會一直跟在我們後面,一找到機會一定會出手救我和李子凡。我微微點頭,示意自己明白,心裏也平靜了不少。

這時,卓海突然過來踹了我一腳,讓我走在前面。我皺着眉頭,不滿的問往哪裏走,他指了指剛剛鬼蝶棲息的那棵大樹那裏,說我們過去那邊看看。

我頓時臉色一變,說那裏這麼危險我纔不去,要去他自己去,萬一要是還有鬼蝶,那我豈不是第一個遭殃的人。卓海冷笑一聲,說我現在已經是階下囚了,還有什麼資格和他討價還價,一腳踹在了的屁股上,讓我別廢話趕緊過去。

最後還是一旁的李子凡邁開步子先走了過去,卓海也推着我讓我緊跟着李子凡。

“你確定那邊有東西?”這時候,卓海突然回頭問了童玲雨一句。

童玲雨點了點頭,說應該沒錯,鬼蝶會在那裏,說明那裏一定有什麼重要的東西,爲了保護那東西鬼得纔會棲息在那裏。而且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他們這次要來的找的東西中其中一樣。

“希望如此。”卓海沉默了一會,纔開口回了一句。

就這樣,我們來到了先前鬼蝶羣棲息的那棵大樹那,走到這裏的時候我還是挺緊張的,謹慎的往四周看,就怕哪裏在冒出個鬼蝶。忽然,腦子裏這時候響起金蠶蠱鄙視的聲音。

“不就是鬼蝶麼,有什麼好怕的,有我護着你怕什麼?”

對呀,我怎麼忘了這一茬。我體內有金蠶蠱這個萬蠱之王在,鬼蝶既然也是蟲蠱,對我的應該沒有什麼威脅纔對,早知道我就不和他們一起跳進那個滿是吃人怪魚的地下河裏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