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笑:“這是命令。”

我和朱允炆纔剛剛到陳家村門口,他們就跑來阻止我們了,很明顯,我們被監視了,這讓我很不爽。

我和他們都心知肚明,不過我現在不再是那個隨波逐流的人了,他們越是要阻止,我就越要將他們拉入水中,至少讓他們明白,我不是他們手中的玩物。

“是!”這兩人面色十分不快,不過以服從命令爲天職的本性讓他們只能這麼回答。

車上行駛將近兩個小時,到了葉家外時,葉家的人早就全都在葉家門口等待了。他們恐怕早就收到了風聲,現在是在故意等待我們。

孔無端和晉悅二人在車上等着,我和朱允炆下車,見葉家的人全都穿着道袍,倒不失他們是龍虎宗在外的家族的身份。

我們下車,葉家人個個警惕非常。

“上次也是他們兩個人,攪了葉千夜的訂婚儀式,還殺了家主。”葉家有人在嘀咕了。

同樣是我們兩個人前來,這一次,不知道會捲起什麼樣的風雲。

我和朱允炆站在他們對面,還沒開口,葉家暫時替代家主的葉玄站了出來:“陳浩,你已經將我們家主殺了,也將葉千夜送入了監獄,覺得還不夠嗎?”

我看了看,說道:“我沒有太多的時間陪你們在這裏玩,今天我來只有一個目的,葉家應該從江南消失了,今天你們只有兩條路,要麼改成陳家的附屬家族,要麼消失。”

“你太狂妄,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別忘了,我們身後還站着張家和龍虎宗,你確定今天要在這裏鬧事?趕快離開這裏。”葉家人多勢衆,加上背景比較雄厚,根本沒有怕我。

朱允炆搖搖頭:“不見棺材不落淚,陳浩不願殺人,我可不在乎,你們最不應該的就是找了一個奪走朕龍鱗的人作爲後臺,你們應該付出代價。”

鐵蹄聲響起,朱允炆早早就將他的人給放了出來,將葉家團團圍住了。

葉家人臉色果然大變,上次他們應該見識過朱允炆的這支軍隊了,但是這次的神色明顯不如之前那麼恐懼,這次,只是忌憚而已。

我和朱允炆都已經明白有貓膩了。

果然,在朱允炆將鐵騎放出來之後不久,葉家的人讓開一條通道,身後有十來人徐徐走了出來,乍一看,竟然是張家家主爲首的張家人。

葉玄見張家家主出現,哼哼笑道:“不好意思,陳浩你來晚了,我們已經歸入張家了,如果你還想要我們葉家,就跟我們新家主談吧。”

張家家主身着一套黑色長衫,大晚上很容易認成是浴袍。依舊戴着口罩,只露出了蒼白的上半邊臉,以及那雙攝人心魂的眸子,他走出來後,目光掃視了朱允炆羽林軍團一眼。

眸光到處,鬼馬嘶聲慌忙叫了起來,連連後退。

朱允炆大喝一聲:“有朕在,你們怕什麼?”

張家家主應該是笑了,卻沒有笑出聲來,此時開口:“陳浩,之前看在張嫣的份上,我給過你機會,不過你沒有珍惜……”

說完咳嗽了幾聲,緩了緩才繼續說道:“爲了不讓張嫣傷心,今天我依舊給你一個機會,將這個落魄皇帝留下,你現在可以走。”

我看了朱允炆一眼,說道:“你即便是鬼帝,也不至於是這麼多鬼魂的對手,朱允炆是我朋友,我們既然來了,就沒準備單獨回去。”

朱允炆不快瞪着我,而後說:“沒有人能成爲朕的朋友,不過今天可以原諒你。”說完對張家家主說道,“將龍鱗還給朕,朕也可以饒你一命。”

“你覺得呢?”張家家主反問一句。

朱允炆頓時大怒,手一擡,怒吼道:“一個不留,全都殺掉。”

這裏有幾百人,全部殺掉,消息根本掩蓋不住,不過既然已經來了,就不要考慮後果。

他的羽林軍團雖然懼怕張家家主,卻還是持刀喊殺,衝了上去。

葉家人迅速後退,根本無抵抗之人。

而張家家主目光漸漸變得冷冽起來,走到了最前方,朱允炆的羽林軍團到了他的面前時,戰馬竟然停滯不前,不敢妄動半分了。

轟轟幾聲,最前面一排的鬼兵和鬼馬在接近張家家主的幾秒後,化作了煙霧。

僅僅是氣勢,就嚇住了這數千的鬼軍,張家家主的實力,跟我們果真不是一個檔次的。

“千年前我便是陰司鬼帝,從我手上喪生的鬼魂足有上萬,我爲鬼中帝皇,僅僅是你們這些鬼魂,也膽敢近身?”張家家主沉聲說道,而後爆喝一聲,“跪下。”

這聲一出,戰馬上的鬼兵紛紛墜馬,他們既然是鬼魂,就根本抗不住鬼帝的威風。

朱允炆身上皇氣也漸漸釋放了出來,手裏拿出了另外一小塊玉石,轟然捏碎,玉石化作煙霧沒入了他的身體。

朱允炆身上頓時恐怖異常,不過還未動身,張家家主已經到了朱允炆面前,他的那把血泣刀,已經刺入了朱允炆的胸膛。

速度太快,我們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朱允炆呆呆問了句:“你怎麼做到的?”

張家家主刀鋒轉動,往上一挑,朱允炆半個臂膀都被削掉了。

靈魂的痛苦不亞於肉體痛苦,還可能有超越,朱允炆吸了口涼氣,還沒來得及發出痛呼聲,張家家主的刀卻已經到了往他脖子上劈砍了過去。

見狀,我迅速拔出了在黑牢之中得到的古劍,咣噹一聲,雖然擋住了張家家主的刀,但我手臂也被震得發麻。

各自後退幾步,我站在了朱允炆前面,朱允炆開口:“護駕有功,有賞。”

“賞你妹,那玉石還有沒有?給我一塊。”我說。

“沒了,奪回龍鱗,你可以馬上擁有堪比你兄長的力量。”朱允炆說。

張家家主卻笑了笑:“你那把劍,殺的人不在少數,劍是好劍,但是,你沒機會用。”

在他發動下一波攻擊之前,眼神突然大變,迅速往後退去。

葉家外面鬼力漫天,活人在這氛圍之中,根本受不了。

張家家主怒喝一聲:“是誰在干擾本帝做事?”

話音落下,薛家軍,不,陳家軍出現,雖然給陳文分去了一半,但是我帶着的這一半,依舊有四萬多人。

四萬鬼軍齊現,這裏好似成了人間地獄。

張家家主也在瞬間蒙上了紫色的天罡戰氣。

“這是……陰兵嗎?”有人怔怔發問。

在這個世界上,貌似也只有陰司纔有這麼大本事,聚集這麼多的陰魂,而且穿戴統一,戰氣恢弘,只有陰兵才能做到這點。

張家家主眉頭緊皺,目光在四處觀望,他依舊在尋找控制這鬼軍的人,所有人也都跟張家家主一樣。

“家主,這是您喚來的陰兵嗎?”葉家有人發問。

張家家主回身擺臂將問話的人打倒在地,而後喊道:“閣下,這是我與他們私人矛盾,還請不要插手,鬼軍雖然強大,但是在陰司陰兵面前,不堪一擊,望閣下三思。”

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隨時調動陰司兵力的大印在我手上,其他即便是陰司的鬼帝,想要調兵,也要用正規的程序,不能隨時從陰司調兵出來,也就是說,現在,他是無法調動陰兵跟我抗衡的。

張家家主很自信,認爲只是處理我們,所以就沒有帶着陰兵過來。

當張家家主問完後,這四萬鬼軍單膝跪下,甲冑兵器敲擊得清脆作響,震懾力十足,而後齊聲高呼:“參見陳將軍。”

此言一出,葉家以及張家的人都愣住了,他們沒反應過來這支鬼軍嘴裏的陳將軍到底是誰。

張家家主最爲精明,立馬就明白了,不過卻神色怪異,能從張家家主眼中看到這種神色,十分少見。

“原來是你。”張家家主開口,將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

其他人也在張家家主這一句話之後明白了過來,陳將軍就是我,這支鬼軍,是我聽從我的命令的。

我舉起的古劍,喊道:“此人便是陰司的酆都大帝,陳家軍聽令,若此人膽敢妄動,立即蕩平葉家。”

匹夫之勇難當千軍,張家家主本事再大,他能殺掉這四萬多鬼魂?

“是。”喊聲震天。

這支軍隊原本就經過了無數廝殺,且我早就和他們說過,我們接下來要對付的,是陰司的鬼帝,他們也都有準備了,知道面前這個是酆都大帝,非但沒有害怕,反而戰意恢弘,能感覺到他們那份渴求戰鬥的心。

張家家主神色凝重,這支軍隊跟以往的不一樣,他們在之前,是懼怕陰司鬼帝的,但是他們在出黑牢之前就已經知道了,他們的敵人將是陰司的鬼帝,所以,現在他們眼中的神就站在他們的面前,他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掰倒這個所謂的神。

“家主。”旁邊有人上前在張家家主耳旁問話,“現在怎麼辦?”

張家家主哼哼笑了聲

:“沒想到幾天之前你還只是個廢物,現在成了一個人物了,不過,你這些兵力,在陰司軍隊面前,不堪一擊。”

“至少現在又用,交出龍鱗,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我說道。

這話從我口中說出來,連我身邊的這些鬼兵都驚呆了,對面可是鬼帝,即便我們將他堵住了,他也是鬼帝,我們只是凡人,他是神,凡人可以跟神這麼說話?

“這可是鬼帝,你敢跟鬼帝這麼說話?”葉家有人跳出來了,他們信了剛纔張家家主口中的話,真的認爲我身邊這支軍隊不堪一擊。

張家家主心裏清楚,回答說道:“今日你佔據優勢,我可以將葉家讓給你,不過,想要從我身上拿到龍鱗,卻是做夢。”

說完揮揮袖子:“我們走。”

帶着張家那些人準備離開。

葉家人十分詫異:“家主。”

“從今日起,陳浩是你們的家主。”張家家主說道。

鬼帝服軟了,是的,鬼帝服軟了,這在所有人眼裏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這……怎麼可能。”葉家人驚歎,“家主,您是鬼帝,何懼這幾萬的鬼兵。”

在已知世界之中,鬼帝根本是難以戰勝的存在,統管百萬陰兵,怎麼可能在幾萬的陰魂之下服軟。

他們不明白,我和張家家主心知肚明。

如果動手,他的能力或許會將這裏的人解決很多,但是他肯定也會受到重創,只能服軟。

他們越是發問,張家家主眉頭皺得越深,一言不發帶着他的人離開。

“攔下他。”所有人都以爲,這是張家家主給我的恩惠,纔會把葉家讓給我,卻沒想到我會在這種時候繼續發難。

陳家軍立馬列陣攔住了張家那些人的去路。

張家家主低沉的笑聲傳出,而後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很狂妄,很囂張。

衆人的壓力都不小,逼急了鬼帝,那可是翻手覆滅百萬陰魂的下場,更何況我們這些人。

“你就不怕我帶着陰兵蕩平你陳家?”張家家主停住發笑,轉頭問我。

我根本不怕:“陰司兵權,不止你一個人掌控着,更何況,外面還有一枚治都總攝印。”

陳文和張家家主都是鬼帝,兩人權力一樣,再加上在別人眼裏,陳文手裏還有一枚可以隨時調動陰司兵力的大印,所以,總體來說,陳文的權力,似乎還要壓過張家家主。

張家家主目光陰冷看向了我:“你很聰明,我與陳文鬥了一千年,只在他上任鬼帝的時候敗給他一次,沒想到,這一次竟然輸在了你的手上。”

說完他取出了龍鱗,丟給了我。

如果說剛纔是鬼帝服軟,現在就是鬼帝認輸了,千百年來,誰能見過這種情況?

他將龍鱗給了我,而後陳家軍才讓開道路,他們隨後離開。

我暫時將龍鱗給收了起來。

在場靜若寒蟬,我打量可幾眼葉家的人,說道:“從今天開始,葉家成爲陳家的附屬家族,一切行動,以陳家的命令爲準,敢有違抗,殺。”

葉家人被我最後一喝嚇得身體猛顫,連鬼帝都只能暫避鋒芒,他們有什麼能力反抗?

“葉玄,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我問他。

葉玄恍恍惚惚回答:“知道,知道。”

毒後出逃:惡魔皇上真霸道 我隨後將陳家軍軍魂收走,葉家的人這才鬆了口氣。

不過我卻笑了笑,取出了玉葫,將裏面原先被關在黑牢的那些陰魂放了出來。

這些纔是真正的鬼魂,當這些鬼魂被放出來的時候,葉家人的心再次被提到了嗓子眼兒。

“到底有多少鬼魂……爲什麼之前說陳浩不過只是個普通人。”

“別說話。”

他們的討論盡入我的耳朵。

這些陰魂也足有上萬,這種盛況,只能在陰司才能見到。

我回頭看向陳一和陳二,說道:“你們二人,帶着他們在這裏守着,不準任何人進入葉家,也不準任何人從葉家出來,直到陳家的人前來接替。”

“是,大人。”這上萬陰魂齊聲應道,神色滿是激動,陳一問我,“大,大人,這是葉家嗎?”

我恩了聲:“今天開始,就沒有葉家了。”

對於鬼魂來說,這些世家是他們的噩夢,現在竟然會被他們看管,頓時有了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

“大人,您知道嗎,在以前,我們連想都不敢想,在這些人的眼裏,我們不過是他們的工具和武器,從沒想過我們會有這麼顯赫的時光。”陳一十分激動。

回頭看了看其他鬼魂,他們也都一樣,我說道:“你們的目標不是世家,而是陰司的閻羅殿,眼光要放高一些,跟着我,我會讓你們享受以前從沒享受過的榮光,也不是在別人那裏能享受得到的。”

隨後離開這裏,回到陳家村後,連夜召集陳家人道陳家宗祠集會。

以前對他們從沒有過要求,這一次是讓他們正裝出席,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鐘,所有人就都到了陳家祠堂。

(本章完) 陳文張嫣他們都也都出席,不過只是過來湊湊熱鬧,看看而已。

第一個到的是九爺和李小青,李小青儼然成了陳家的管家,雖然我沒多過問,但是也能看出來,她是在兢兢業業工作,且跟我相識,陳家自然不會虧待她。

等到陳家人都來齊了之後,我站在宗祠上方問道:“陳家養屍地,建得怎麼樣了?”

沒多少人回話,李小青此時出來,遞給了我一份文件,說:“養屍地由陳家自己家監造,投資不多,因爲沒有請外人,所以進度並不是很快,現在工程只進行了三分之二。”

我恩了聲,對李小青的及時捧場十分感謝,說道:“你過幾天安排幾個陳家的人去奉川以及巴蜀,奉川趙家、巴蜀陳家,都歸入世家陳家。”

他們都有耳聞,不過那裏是我個人資產,他們無法過問,現在我將他們歸入陳家,他們倒是有些意外了,因爲歸入陳家,那兩家的資產,就不是我一個人的了。

我想得不一樣,只要歸入陳家,他們就有了依靠,別人想要對這兩家動手,就要掂量掂量了。

“我安排嗎?”李小青不大確信。

我點點頭:“你去安排。”

“陳家的事情,怎麼能由外人安排?”果然有人跳出來了。

“怎麼,你反對?”我瞪了說話的人一眼。

他馬上改口:“不,不,您安排就好。”

之後我將那兩個玉葫蘆交給九爺,九爺不解:“這是什麼?”

我說:“一會兒您帶着這兩個玉葫去葉家,現在葉家已經是陳家的附屬家族了,我在那裏留了些鬼魂看守,這兩個葫蘆是容納鬼魂的,您去了之後,接管葉家。”

我說完,陳家人大多發出了不屑的聲音,葉家即便有兩個人不再作用,但是實力也比陳家來得雄厚,且這在無聲無息之間,我就說出葉家已經歸入陳家,他們誰能相信。

“家主,您別開玩笑了,我們能明白家主你想做出業績的心理,畢竟你還年輕,這種謊言,很容易被戳破。”陳家長輩開口。

九爺卻對我十分相信:“你說的是真的?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剛纔。”我對九爺畢恭畢敬。

九爺嘴角有些顫抖:“看來,我是對的,陳家將要在你的手上發揚光大了。”

“九爺,您真的相信這個小子的話?”

九爺回頭答應:“是,他不會對我說謊。”

在這段對話之後不久,孔無端和晉悅兩人進入宗祠:“他說的是真的,就在剛纔,他帶着四萬鬼軍,一萬陰魂,從張家家主手中奪得了葉家。”

“你們是誰?怎麼可以隨便進入陳家宗祠,出去!”有人怒喝。

孔無端拿出了七殺總會的勳章。

衆人看見這勳章,立馬就認出了,世家和七殺總會各自忌憚,見後有些吃驚,不過語氣好了不少:“原來是七殺總會的,來我們陳家做什麼?”

孔無端看了看我,說道:“就在剛纔,你們家主帶着我們去了一趟葉家,他所說的,都是真的。而我們接到上面命令,向陳家公佈你們家主身份的。”

陳家人目光轉移到了我的身上,奉川發生的事情,他們知道的有限,畢竟是七殺總會插足了,想

要封鎖消息很簡單。

不過,現在突然公佈我的身份,怕是有所圖。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