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不是故意的,因爲夢魘……”

說到這裏,我閉上了嘴。我要怎麼說,跟陰鷙解釋我被夢魘利用回到了過去準備殺莫雨桐然後又和 他戀愛一場嗎?!說出來我都不信,何況是現在腹黑到不肯新人任何人的陰鷙大叔呢!

“反正,我不是故意的就對了!”,我笑着撥開陰鷙的手,而後目不轉睛的望着他。“叔,見到你真的是太好了!我……真的好開心!”

陰鷙聽了我這話,眼中有一閃而過的錯愕,而後一把推開我。“我們之間的交易取消,以後,你不許再去冥界,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大叔,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兇?!一夜夫妻百日恩啊!”,對於陰鷙冰冷的態度,我還依舊堆着笑臉。

“哼!和我發生關係的女人多如過江之鯽,而你根本片刻不曾入得我眼!”,陰鷙冷笑,“所以,別自擡身價!能配做我陰鷙女人的,只有莫雨桐一人!”

……

(本章完) 我不是沒心沒肺的人,縱使我再沒心沒肺聽到這句話也會難過。

“可是,莫雨桐已經有夜煞了!她是絕對不會愛你的!”,我蹙緊眉頭,目不轉睛的望着陰鷙。“你怎麼這麼死心眼?! 我想你幫我擋桃花 追了幾萬年,還不夠嗎?!難道……難道你不能放下嗎!?前面是絕路,希望在轉角,也許你能遇到更好的!”

“在我陰鷙的心裏,莫雨桐就是最好的!”,陰鷙大吼,而後眼睛微微眯了起來,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望着我嘴角上揚。“你怎麼突然這麼關心我?!你,不會喜歡我吧?!”

既然陰鷙這樣問,我就索性承認好了,反正我是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把他給追回來的!

“我不喜歡你!我是愛你!我不僅愛你,我還要你也愛我?!”,我昂起下巴,毫不畏懼的對上陰鷙的眸子。

聽了我這話,陰鷙哈哈大笑起來,而後伸出手攬住了我的腰,在我猝不及防之際低下頭吻住了我的脣,那動作極其的粗魯,甚至故意在用牙齒去咬。儘管如此,那強烈的悸動,依舊讓我的心裏翻江倒海起來。

當我感覺到嘴脣有腥鹹的液體流出,陰鷙悻悻的放開我。

“跟我做了一次,就愛上我了?!那你的愛也太廉價!而且現在我就可以告訴你,縱使天底下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會愛上你!”,陰鷙說着一把將我推開,“所以,死心吧!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什麼心機,今天都要清清楚楚的警告你!不許踏足冥界,不許靠近雨桐!否則,我一定會……”

“會怎樣!?”,我終於忍不住打斷了陰鷙的話,死死的盯住他的眼睛。“會殺了我嗎?!你來啊!你殺啊!能殺了我,算你的本事!陰鷙,我今天也告訴你了!不管你愛不愛我,我都愛你!你不讓我去冥界我偏去!你不讓我靠近雨桐,我就非要和她睡一張牀!請你搞清楚,縱使你不願意承認,我的身份卻依舊是莫雨桐的乾女兒,你的小侄女!我的自由不需要你來插手,就算我愛你也不可以!懂了嗎?

!”

吼完這些,我神清氣爽,然後在陰鷙隱忍怒火的視線中倒退幾步拍了拍自己的手,緩緩的呼出一口氣。

“面對困難誓不低頭的纔是初五!從現在起,陰鷙大叔,我追定你了!從現在開始,我要一步不離的跟着你!”,我揚起脣角,像是帝王宣佈自己的主權那般。

“哼!你如果有這個本事,隨便! 龍血戰神 如果你有興趣欣賞我和別的女人歡好的話,我倒是不介意你一起參加!”,陰鷙似笑非笑。

這句話,很簡單,可是經過我的腦補便無比的香豔,於是當一股濃烈的醋意泛上胸膛的時候,我拿起鞋子徑直砸向陰鷙,可是鞋子還沒有接近,便被消弭成灰。

“給了你那麼大的能力,你就只能使出這點本事嗎!?”,陰鷙冷笑。

怎麼,聽陰鷙這話,彷彿是根本沒有感覺到我的能力消失了?!好吧,看來又是梵埜搗的鬼,他就喜歡故意給我找茬!

“我不想和你說話了!我要走了,晚上見!”,說到這裏,我脫下另外一隻鞋,而後光着腳往小區裏面走去。

“初五,別挑戰我的耐性!如果,晚上我在冥界看到你!必定不會手下留情!”,陰鷙這話隨着我擡手砸去的另外一隻鞋子消失在黑霧之中。

混蛋!簡直是混蛋!這個活了好多好多萬年的老怪物!爲什麼這麼變態這麼混蛋?!可是,我卻愛上了這麼個變態,豈不是更變態?!

氣呼呼的回到家中,纔開門,梵埜便遞來一雙拖鞋讓我穿上。

“呵呵,我就說嘛!他根本不愛你,你以前和他的那些,已經被遺忘在了時空的縫隙中,再也尋不回來了!”,梵埜坐到了沙發上,打開電視一臉的樂呵。

翻了梵埜一眼,我一屁股坐到了他的旁邊。“老傢伙!你到底想怎樣?!你不幫我,也不能害我!”

“沒有良心的小東西!你小時候多皮,死了八百多回都是我救的你,我能害你?!”,梵埜不悅的望着我,一巴掌打在

我的頭上。 猛男誕生記 “你本來就是凡人,不該擁有那些異能!如果你真的有決心和陰鷙在一起,就得憑自己的力量去爭取,爭取到,算你走狗屎運!爭取不到,就乖乖待在我身邊!”

“梵埜!”,我突然變了臉色,乖巧的摟住梵埜的肩膀靠了過去。“梵埜,你看啊!你都老大不小了,該考慮終身大事了!不如,你出去隨便找個人談戀愛,不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我的身上好不好?!哎呦,你又打我!”

“死丫頭!你說什麼呢?!戀愛,是能隨隨便便談的嗎?”,梵埜說到這裏,拿起打了半個身子的毛衣繼續打了起來,一臉的認真。“再說了,我心裏只有解語!”

“你們這些男人全部眼瞎了嗎!?”,我一把奪過梵埜手中的毛衣,將針一把抽掉丟在了地上。“我這麼好的一個姑娘,你們都看不見,卻偏偏喜歡莫雨桐!”

“哎呀,我好不容易打好的,你又給我弄亂了!”,梵埜瞪了我一眼,感覺小心翼翼的將針拿起來重新一點一點的穿了進去。

“梵埜!作爲一個佛,你能不能有點追求?!能不能?!”,我掐着腰大吼起來。

“哼!例假快來了吧?這麼狂躁!我回房間織毛衣,不理你!”,梵埜說着,根本不理會我的白眼,直接進去了他自己的房間。

哦買噶!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

整個半天都不開心,直到晚上敖烈拎着一件紫色的小禮服含笑站在我的家門口。

“初五,換上衣服,一起走吧!”,敖烈望着我說道。

我也不矯情,叫敖烈進來坐下,便拎着衣服進去房間換掉。隨便理了理微卷的頭髮,我連妝都沒有化便走了出來,看到變成曹院長的梵埜正笑眯眯的拉着敖烈的手拉家常。那副模樣,當真裝的極像那種盼着女兒快點結婚的糊塗老爸。

“好了好了!我們走!”,我上去硬生生的將敖烈的手從梵埜的手裏拽出來,而後瞪了他一眼徑直離開了家。

……

(本章完) 和熬了進入了通往冥界的電梯,我卻不似往日的那種輕鬆,每下一層,我都能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像是被萬箭齊發一樣的穿過,那疼痛不是一過性的,而是越發的劇烈。且,我身體暴露在外的皮膚像火烤,如霜動一樣的感覺。 Boss兇猛:老公,喂不飽 忽冷忽熱的交替,瞬間讓我的的身體支持不住,只得拽住敖烈的手腕纔沒有讓我倒下去。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異樣,敖烈一把勾住我的腰將我拖住。

“初五,你怎麼了?!你怎麼會有這樣的反應!?”,敖烈緊張的望着我。

“沒事,等下去就好了!”,我硬生生的扯出一絲笑容。

作爲一個人體,進到冥界是有這樣的不良反應的,不過還好,敖烈身上的佛氣可以稍稍庇護我!等到完成了這個過程,到達了冥界就會恢復正常的。

忍着冷熱交替的痛苦好不容易到了最後一層,當那電梯還沒有打開的時候我便慌忙跑了出去,而後彎着腰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

喘了好久,感覺到一隻手輕輕的放在我的背上,並且往裏面緩緩的輸送清爽的氣息,我轉過臉對着敖烈笑了起來。

“謝謝哈!”

“沒事!願意爲你效勞!”,敖烈彬彬有禮的跟我鞠躬。

“德行!”,我輕輕打了一下敖烈,“我倒是很迫不及待的去看看你弟弟和弟媳的婚禮有多麼的隆重呢!”

“隆重!非常的隆重,絕對出乎你的想象!”,敖烈說着揮了揮手,引着我往前走去。

我以爲所謂的隆重會是那種豪門或者大明星的婚禮一樣,可是沒有!進了別墅的花園,完全沒有結婚的喜慶氣息,以前是怎樣,現在還是怎樣連一個大紅喜字都沒有貼。原先,我還想着是不是冥界結婚不興紅色而是白色,關鍵進了大廳連個白色的輓聯都沒有。

所有的人,都板着一張臉,彷彿辦的不是喜事,而是喪事一般!

“我說,你們冥界都是這麼結婚的嗎!?”,我狐疑的望向敖烈。

敖烈撇撇嘴。“大美人說了,就跟

平時一樣,她愛嫁不嫁!”

哈哈!這倒是明擺着不給青嫙面子,當她可有可無的。

敖烈拍拍我的肩膀,走到另外一邊和夜煞打招呼,而正在沙發前和子柒芷芊她們一起喝茶的雨桐看到我倒是漾起了笑臉。

“初五,你來了?”,雨桐迎了上來,握住我的手,而子柒和芷芊也笑眯眯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是,乾媽!”,我對雨桐微笑點頭,如今對着她的臉早已經沒有了當場的怨念。

可是,我望着雨桐,眼珠子卻在四處亂轉,尋找着陰鷙的身影。當我的餘光無意間落到那個正從大門跨進來的身影時,我一把摟住了雨桐,極其的親密。

“乾媽啊!我都沒有見到新娘子呢?!還有我那新郎二哥呢?!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祝他們百年好合呢!”,我笑眯眯的說到這裏,挑釁的眼神對上陰鷙冷漠的眼神。

“初五,看到你這樣說,我真的很開心!”,雨桐拍了拍我的手,“從今天起,我們家族就多了一個新成員,是你!卻不是青嫙!”

雨桐說完,使勁的拍了拍手,所有的人都聚攏了過來。

“今天,名義上是熾烈的婚禮,實際卻是我莫雨桐的認親會!初五,以後就是我的女兒,也就是冥界的小公主!”,莫雨桐說到這裏,對着夜煞點點頭。

夜煞一揮手,原本空蕩蕩的大廳立馬變成了夜宴的現場,燈光搖曳,樂聲響起,那兩邊的桌子上是各種各樣的食物依舊酒水飲料。

可是,就在衆人隨着莫雨桐的揮手各自散開歡笑着去到各個角落的時候,我卻看到陰鷙眼睛始終依依不捨的落在她的臉上,那眼中的深情讓我酸楚,因爲曾經我也擁有過這樣的至愛情深。

我收回目光,卻無意看到了雨桐的鬢角,儘管似乎已經極力掩飾,那白髮卻比層級更加的濃密。

莫雨桐,真的要壽終正寢了嗎!?

想着這裏,我剛想問,大廳內的談笑聲卻立刻停止下來,而後我尋着雨桐的視線望去,看到了一臉燦爛的熾烈

握住青嫙的手緩緩的走了進來。

看着強裝甜蜜的青嫙,我在心底冷笑。長的妖媚,穿什麼都那麼漂亮,特別是那對呼之欲出的胸脯!可是,在場所有的人,沒有一個在意的,除了那個熾烈將她當做掌心的寶。

熾烈突然看到我,眼神有些尷尬,我決定解除這種尷尬顯示我的大度的時候,敖烈突然攬住了我的肩膀,帶着我走向熾烈和青嫙。

原本,我還想下意識的掙脫,卻在看到青嫙眼中的妒恨之後,依偎了過去。

“二哥,二嫂!”,我笑眯眯的望着面前的兩個人,“真的沒有想到,咱們成不了情人,卻成了兄妹!這緣分,真是妙不可言啊!”

“謝謝!”,熾烈硬是從嘴角扯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青嫙的目光落在了敖烈攬在我肩膀的那隻手上,而後眼中的憤怒逐漸放大。

“既然你承認我是你二嫂,那就證明我是你的長輩,所以,該行跪拜之禮的吧?!”,青嫙微笑着望向閻君,“閻君陛下,貌似冥界族譜是有這麼一條吧?!”

“咳咳咳!那個,好像是有!不過,都是十幾萬年前的族譜了,現在新新社會,不需要計較那麼多了吧!”,閻君明顯在給我打圓場。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閻君陛下這麼說,恐怕會令衆人不服吧!”,青嫙提高音量。

因爲,在場的除了夜煞家的至友親朋,便是青嫙的親人,雖說雨桐不重視青嫙,可是那些人都算是冥界的老臣子,所以顏面上還得過得去。於是,幫着青嫙的紛紛點頭稱是。

當所有的人將目光投向閻君的時候,閻君怔了一下,望向我。“初五,你小,就隨便拜拜吧!”

“哦!”

我正準備跪下,可是青嫙卻突然拉住了我。

“隨便拜拜?!據說,需要磕頭,磕出鮮血,才能表達敬重,不是嗎!?”,青嫙高昂的昂起下巴,“我倒是無所謂,可是熾烈是冥界的殿下,可不能薄了他的面子讓他日後擡不起頭!”

……

(本章完) 此語一出,熾烈卻微微變了臉色,伸出手想要制止卻被青嫙的一個眼神硬生生的抵回了所有的動作。

“那麼妹妹,你不會讓你二哥爲難吧?!”,青嫙故作無奈的握住我的手,“其實,我也不想你傷了你的花容月貌,可是規矩就是規矩!你要是讓熾烈在衆人面前擡不起頭,以後,我和他將永無寧日!這個家,也永無寧日啊!”

靠!這就是在威脅我是不是?!知道我會顧全大局,一定會妥協?!可是,我他媽已經妥協了,我不是要跪嗎?!可是,讓我磕頭磕出血,不是爲難我嗎!?一,我怕痛,二,我是凡人,三,沒有異能傷口染上了冥界的陰寒之氣,輕則折壽,重則丟了性命!”

可是,所有的人都在虎視眈眈的盯着我,若是我不做,莫雨桐等人的真的會顏面無存的!

我小心翼翼的將延伸瞥向陰鷙,卻看到他眸子中閃出的冷漠,除了冷漠盡是鄙夷!

“小侄女,爲了咱們家族,這點委屈,你應該可以承受吧!”,陰鷙突然插嘴,卻引來了雨桐和敖烈不滿的目光。

陰鷙他看不起我!他在鄙視我!也是,我要是連痛都怕的話,我還有什麼勇氣和毅力追回陰鷙讓他愛上我?!我他媽連死都不怕,還怕痛?!

想到這裏,我輕輕掙脫敖烈的胳膊,而後緩緩的跪在了地上。

“初五,拜二嫂,二哥!”,我雙手扶地,正猶豫着額頭怎麼撞下去會比較不疼的時候,卻感覺到一隻手突然拽着我的頭髮狠狠的撞在了地上。

伴隨着劇痛的是腦袋裏面的嗡嗡聲,而後我的整個世界都在瘋狂的搖晃。一陣嘈雜之後,我被拽了起來,而後還沒有等我調整好焦距看清面前的人,便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液體淌了下來,直接漫進我的眼睛,紅了我的視線。

“初五,初五!”,我聽到有人叫我,那個聲音忽近忽遠。

而後我轉過頭,看着熾烈死死的抱住上躥下跳的青嫙。

“不要拉我!我這樣是一勞永逸,不想她一下一下的痛!不好嗎?!”,青嫙指着我的鼻子大吼,“敖烈,你現

在是她大哥,你離她遠一點,別碰她!”

青嫙大叫着,上來就去拽住那雙扶着我的手,而後整個場面都混亂了起來。

好,是吃醋了!你吃醋歸吃醋,爲什麼把氣撒在我的身上?!虧得我現在沒有異能,否則分分鐘秒殺你信不信?!可是,現在的我,能站穩都屬勉強。

於是,乘亂,我搖搖晃晃的走出大門來到花園的角落扶着一顆大樹暈頭轉向。

感覺到頭上的疼痛劇烈的蔓延,我伸手想要去摸,卻被一隻大手狠狠的打掉。擡起頭,對上陰鷙的眼睛,我便將視線挪到了別處。

“裝可憐呢!?”,陰鷙冰冷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耳邊,“以你的異能,可以自我治癒,你現在流着這些血給誰看?!”

聽了這話,我一把抹掉了額頭上面的血,睜大眼睛望了陰鷙許久,卻依舊什麼話也沒有說出口。只是一把推開他,徑直往大門走去。

“怎麼?被戳穿了,無地自容,想要逃走?!”,陰鷙一把捏住我的下巴,眼中的冷當真是寒了我的心。

可是,只是這樣便要放棄嗎?!當然不可能!既然我已經選擇了這一步,就一定會勇敢的走下去,不死不休!

“是!我就是有陰謀詭計!你能怎麼樣!?”,我伸出手指戳了戳陰鷙的胸膛,“還有,你以後對我最好客氣一點!否則,我一定會告訴我那親愛的乾媽,你強暴我的事情!”

“你敢威脅我?!”,陰鷙一把抓住我的肩膀,目露兇光,而那粗魯的動作牽扯着我的頭更加的脹痛。

“叔,我不喜歡你現在的樣子!”,我淡淡的望着陰鷙的手,“再不放手,我現在就喊非禮!”

“你敢!”,陰鷙壓低聲音,眼中的霜寒更重。

“救命……”

喊聲還沒有叫出口,陰鷙便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嘴脣抿了抿,似有掐死我的意思。

“算你狠!”,陰鷙鬆開我,轉身就走。

“哈哈!小叔叔,好走不送啊!”,我對陰鷙招手,走回大廳,那裏似乎已經熄了戰火。

而這個時候,十一怯生生的走過來,拿出一條手帕捂在了我的額頭上。“初五,你沒事吧?!大嫂正在教訓青嫙呢!咱們看戲!”

看可十一一眼,我接過手帕捂住額頭,看到整個大廳音樂聲早已消失,而衆人各自散開角落,噤若寒蟬。

雨桐握緊拳頭,走到了青嫙的面前,還沒有等青嫙開口,擡起手就是一巴掌。熾烈見狀,想要維護,雨桐反手又是一巴掌。

這兩巴掌打的所有的人,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我還沒死你就敢這麼放肆?!若是我死了,這冥界不被你這女人攪的天翻地覆嗎!?”,雨桐一把抓住青嫙的頭髮,一腳踹在她的膝蓋上讓她尖叫一聲跪到了地上。

“母親!青嫙懷着身孕,你不能這麼對她!”,熾烈‘噗通’一聲跪下,抱住了雨桐的腿。

“逆子!冥界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孩子不是你的,你還裝作無知!你是想氣死我和你父親嗎!?”,雨桐一把抓住熾烈的衣服,痛心疾首。“熾烈!愛人,不是像你這麼愛的!若不是,我時日不多,我也不會……”

雨桐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見她突然昂起頭,噴出一口鮮血。那鮮血形成一層紅色的霧氣,將雨桐整個人包裹住,而後極快的散開之後,她已然變成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衆人愕然,可是最快衝到雨桐面前的不是夜煞,而是陰鷙,陰鷙抱着已是老態的雨桐,眼中盡是心疼。

那眼中的疼,對我來說卻是萬箭穿心,撕心裂肺一般的折磨。

“你怎麼了?!你到底怎麼了?!”,陰鷙目不轉睛的望着雨桐,眼中漫起一層薄霧。

“熾烈,你母親成全你,是因爲她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日子了!”,夜煞緩步走了過來,淡淡的望了陰鷙一眼便從他的懷裏接過了昏迷的雨桐。“所以,她才成全了你的任性!”

女尊之有衿莫寒 “怎麼會這樣?!母親!”,熾烈跪在地上,慌亂的望着高高在上的夜煞。

可是,夜煞只將深情的眼神落在了雨桐的臉上。“不怕,有我陪着你一起!”

……

(本章完) 現在便是莫雨桐壽終正寢的時候嗎?!

我丟下額頭上的手帕,走了進去,而陰鷙瘋了似的一把扯住夜煞的衣服。“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你的意思,雨桐會死?!”

“不是死!”,夜煞平靜的望着陰鷙,“是灰飛煙滅,永遠消失!可是,沒有關係,我答應過她,會一隻陪着她,無論生死!”

所以,這是要殉情的節奏嗎!?若是此生,我能遇到一個這樣的人,我死而無憾!

“其他人,全部給我滾!”,陰鷙突然大吼。

這一聲吼,所有的人瞬間消失,只剩下當事的夜煞、雨桐、陰鷙,還有敖烈兄弟兩,以及站在角落的我。

“真的沒有辦法救了嗎?!”,陰鷙的眼睛上泛起一層水霧,他皺緊眉頭望着夜煞。

“若是有,我定豁出去性命!可是,沒有!因爲,我終究不是梵埜的對手!”,夜煞說到這裏,眼淚從眼角滑落,肩膀顫抖起來。

梵埜?!是梵埜!解鈴還須繫鈴人,既然是梵埜所爲,他必能挽回不是嗎!?

看着敖烈和熾烈兩兄弟悲痛欲絕的臉,我有些心痛,可更讓我心痛的是陰鷙的表現,他那毫不掩飾的愛,幾乎可以腐蝕掉我剩下的最後一點堅強。

“是不是隻有梵埜纔可以救雨桐?”,在空氣中的悲痛已經濃稠到了極點的時候,我突然開口打破了平靜。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