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伸了個懶腰,此時我已經精力充沛,身體也恢復了。活動了一下筋骨,在屋前做了個第八套廣播體操後,我說:“喬亞,隨我上魔天嶺,楊離,在這裏看家。尤其是那匹大龍馬,千萬別丟了。”

楊離點點頭說:“這是一匹好馬啊!價值連城。”

“我就是爲了追它才累這樣的。”我指着一旁在吃上等苜蓿的大龍馬說。

“值了。”楊離的話很簡短。他說:“我的事你別忘了。”

我這才一拍腦袋說:“明白了,找刃風的媽,告訴她,你來了。”

楊離寫好了一個紙條,塞給了我。我打開一看,讀了一句:“小萱,你在魔天嶺還好嗎?……”

喬亞撲哧就笑出來了,楊離大臉通紅,搶過去摺好,塞回了信封,然後去找膠水粘去了。 我和喬亞就這樣大大方方上了魔天嶺,到了峯頂後,看着腳下的雲海,有一種不在凡間的錯覺。這裏給人的感覺完全和龍虎山不同,龍虎山是那種接地氣的所在,而這裏,似乎就是世外一樣。看那雲海,被陽光這麼一照,七彩斑斕的。

峯頂這時候被禁行了,但還是有大批的百姓在圍觀,其中不乏一些真人大能,大家都興致勃勃等着看笑話呢。我和喬亞沿着道路朝着魔天大殿的殿門而去,在廣場外就被攔了下來。

“站住,何事?報上名來。”

我呵呵笑着一拱手道:“聽聞近日小公主出嫁,魔天嶺與中玄城聯姻,可喜可賀,我是來專門祝賀的。對了,本王楊落。這是本王的王印!”

我舉着王印給他看,這侍衛頓時笑了,小聲說:“九幽王有所不知啊,因爲這件事,弄得不可開交啊!你進去後千萬別提這件事了,不然大家都難堪,進去吧。”

“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的只是一仙人,這件事,說不得啊!”他忍不住笑了下,說:“我不能說,你還是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和喬亞就這樣往裏走了,這位隨後喊了句:“妖族喬亞女王來訪,鬼族代理皇楊落到訪,內務請接待!”

聲音傳了進去,很快,出來了兩位侍女,到了門外行禮道:“恭迎兩位首領,請稍後。”

我笑着問:“爲什麼呀?”

“內務正準備桌椅,稍後便好。”

侍女回答完後,也就是三十秒,侍女後退分作兩邊,彎腰伸手道:“請進!”

我和喬亞這才進去了,這大門檻足有半人高,我進去後,扶着喬亞的手,她才擡腿邁了進來。我倆一入內,門就關了。

接着,我看到了張軍和張靜坐在一旁,納蘭英雄和納蘭清河坐在另一旁。我和喬亞的位置被安排在了張軍和張靜旁邊。而納蘭英雄和納蘭清河旁邊則是坐了小公主刃靈兒和她的母親。

刃風高高上座,是主人的位置。

我拱手道:“聽聞中玄城和魔天嶺聯姻,我是不請自來,專程來道賀的,本以爲趕不上了,沒想到這新娘子還沒被接走啊!”

納蘭英雄喊了起來,他一拍桌子指着我道:“楊落,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直目瞪眼問了句:“這從何談起?你大婚,我來道賀,這有問題嗎?”

這時候,刃靈兒的母親開話了,說道:“九幽王,這事出了個插曲啊!不是太順利。”

“哦?這到底是怎麼了?但是我來道賀,總不至於被罵吧!好歹我也是九幽王啊!”我不解地說。

納蘭清河呵呵笑着說:“楊落,你就別裝了,天下皆知的事情了,你就別在這裏賣乖了。”

喬亞立即說:“納蘭城主,我們快馬加鞭到了這裏,到了就緊忙上來這魔天大殿,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說:“挺好的啊!郎才女貌的,都是仙人巔峯,成真後做萬年的夫妻,生一大堆孩子,中玄城和魔天嶺可就都後繼有人了啊!”

這話說的給力不?我想,肯定都要氣死那納蘭英雄了吧!

果然,這小子沉不住氣,指着刃靈兒喊道:“你說實話,是不是真的有了那混蛋的孩子?”

刃靈兒罵了句:“他不是混蛋,我就是和他好了,有了骨血,你能拿我怎麼樣?”

刃風愁眉苦臉地說:“英雄賢侄,你就不要說氣話了,她哪裏有什麼那人的骨血嘛!本來就是個清白身子。”

“不,我已經和那林子豪有了肌膚之親了,我們互相親吻,你們沒看到嗎?”

我笑着說:“林子豪?可是我九幽城的林子豪啊?這林子豪來自人間界,風流倜儻,如果公主喜歡林子豪,我倒是可以給你們做主。只不過,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呢?”

“就在八百里無人區認識的。”

我皺着眉說:“什麼時候?據我所知,林子豪修爲僅僅是七品道,他來八百里無人區,找死嗎?”

喬亞說:“可能是重名了,此林子豪非彼林子豪,對了,他有什麼特徵嗎?”

“我不知道,他,他易容了。”刃靈兒說,“不過,他有一房大夫人。”

我哦了一聲說:“那就不是了,林子豪尚未娶妻。可惜了,我是多想公主能嫁到我們人鬼族啊!”

納蘭英雄皺着眉說:“楊落,你什麼意思啊?難道我不算是人嗎?”

我一聽,拉了個苦瓜臉的樣子說:“我可沒說,你覺得自己算是人就是嘍!”

“你找死!”這納蘭英雄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

納蘭清河喊了句:“你放肆,坐下。”

納蘭英雄指着我說:“他……”

“他現在代理鬼皇一職,你想怎麼樣?”納蘭清河瞪了納蘭英雄一眼,隨後對着刃風拱手道:“小兒性情直爽,魔君海涵!”

魔君哈哈笑着說:“我就是喜歡英雄的直爽,不像某些人,陰陽怪氣,陽奉陰違,滿肚子的壞水兒。”

張靜一聽哈哈笑着說:“貌似這話說的是九幽王大人啊!”

我笑着說:“魔君,你看不慣可以不看啊!我可沒求着你看,你要是不歡迎我,我走就是了。”

夫人這時候說話了:“九幽王莫怪,既然來了,就多坐坐好了,剛好大家在討論這婚事是不是要進行下去的問題,你也給個意見。”

此時,外面又喊了句:“幽冥谷東三城城主,李紅袖來訪,內務請接待!”

內務們又開始忙了,很快,把李紅袖迎了進來。李紅袖坐在了我的旁邊。身後幾個高手立在了後面。

李紅袖坐下後又站了起來,拱手道:“聽聞小公主和中玄城少主大婚,特來……”

刃風打斷道:“住嘴,你來多少天了當我不知道嗎?說這些有意思嗎?”

李紅袖哈哈笑着說:“知道了啊,那我不說了。真沒勁,好歹讓我說完你再反駁啊,真不痛快啊!”

我指着李紅袖說:“你來晚了,我都說了一道了。”

“楊落,你一品仙了啊!恭喜恭喜啊!”李紅袖順嘴就來了這麼一句。

這句話一說出來,所有人都把目光投了過來。納蘭英雄最先反應了過來,伸手指着我說:“就是他,那個人,就是他。”

刃風哼了聲說:“楊落,喬亞,你倆還有何話說?”

喬亞撇撇嘴,我聳聳肩說:“不需要說啥啊,和我沒一毛錢關係。”

刃靈兒這時候也反應過來了,指着我的鼻子說:“原來是你這個廢物啊!”

“不得無禮!”刃風喊了聲。

我這才站起來說:“小公主確實需要好好管教了,我本是無辜之人。誰想這小公主二話不說,強吻了我不說,還說要給我做二夫人,這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了,魔君,夫人,我想你倆也要給我個說法吧!”

“你還要臉嗎楊落?難不成你還要魔君給你精神損失費嗎?”納蘭英雄不屑地哼了一聲道。

我這時候一拱手說:“請魔君補償我精神損失費,那件事對我造成了極大的心理陰影。現在我都不敢看漂亮姑娘了,心裏老是擔心被姑娘強吻,真的嚇尿了!”

“我呸!”納蘭英雄站起來就對着我來了這麼一噴。

魔君這張臉直接黑了,他指着我說:“你,楊落,你還能要點尊嚴嗎?你不要臉,我還要呢!”

“正因爲我要臉,才必須討回個公道,被強吻這件事不可能就這麼算了的。”我咄咄逼人起來。

夫人這時候站了起來,說了句:“九幽王,你是不是想我家靈兒對你負責啊?我看這個主意還是不錯的。”

“娘——”刃靈兒拉了下夫人的袖子。

夫人看着我說:“好吧,我們靈兒對你負責,你入贅我魔天嶺好了。”

我笑着說:“夫人你在開玩笑吧,我好歹是九幽王,還沒淪落到入贅誰的地步。”

“既然這樣,我就把靈兒嫁給你好了。”夫人隨即就給我堵回來了。

我這才明白,自己鑽進了夫人設計的套子裏了。我趕忙說:“事情不是這樣的,……”

靈兒的臉紅透了,看我的時候又朝我瞪眼睛。

夫人說:“那你說怎麼辦?不是這樣的,又是什麼樣的呢?”

我說:“我不要精神損失費了,也不要賠償了,這件事到此爲止吧!”

心說,乖乖,這公主簡直就是一魔怔精,還是給納蘭英雄比較好。我笑着說:“祝納蘭兄和小公主白頭到老,永結同心。”

刃靈兒直接站起來了,喊了句:“鬼才要嫁給你!”

她轉身就跑掉了,喬亞小聲說:“這是傷了自尊了。”

我是來偷定風神珠的,可不是來泡妞兒的啊!我站起來說:“累了,我想去休息了,內務府的人呢?能安排下客房嗎?”

刃風揮揮手說:“帶九幽王去休息吧。”

我們離座而去,李紅袖笑着說:“楊落,等下去找你談人生,等我哦!”

我笑着說:“我就喜歡和你這樣的漂亮妹子談人生了,等下去找我。”

“一言爲定。”

我知道,這李紅袖一定是找我有事情要談的。但是具體是什麼事情我還真的不知道,大概的思想還是清楚的,那就是破壞中玄城和魔天嶺的聯姻。

說實在的,我見到納蘭英雄就恨得牙根直癢癢。恨不得這就殺上中玄城去。

我剛坐下喝了一杯茶,李紅袖就來了,她一進來坐在了我的對面就說:“楊落,我有個消息,南宮燕還沒死呢,只不過也只是靠着一棵續命草在活着。這棵草的靈氣要是被吸乾了,枯萎了,估計南宮燕就要死了。所以,你必須在那棵草枯萎之前將她奪過來,找到救治她的辦法。”

我一聽頓時熱淚盈眶,天啊!南宮燕竟然還沒有死,這可是天大的消息,南宮燕,是我內心一個死結。我說:“也許,我爺爺有辦法。看來,也到了去中玄城的時候了。”

“中玄城好手衆多,你不要太過莽撞,明白嗎?”

我此時突然看着李紅袖愣了下,天河一號的cpu大腦一下就轉了個彎。我順口問了句:“是不是精靈族打算攻打中玄城?”

李紅袖也愣住了,看着我說:“你開什麼玩笑?楊落,你是不是瘋了?精靈族沒有一兵一卒,怎麼攻打中玄城呢?”

難道是我多疑了嗎?是我多疑了嗎?我甚至開始懷疑,李紅袖一直就是整件事的始作俑者,一切的一切都是爲了攻打中玄城子啊做準備,因爲這是很符合邏輯的。

但是,精靈族有高手嗎?沒有高手,就算是你有再多的士兵,也是無法撐起一片江山的。難道,他們的高手會是我嗎?

“好啦好啦,別胡思亂想了,還是儘快去救你的南宮燕吧!”她說完一笑,用手捅了下我的太陽穴說:“你腦袋裏整天胡思亂想啥啊?還精靈族攻打中玄城,中玄城的入口都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呢,怎麼攻打?再說了,中玄城乃陽氣充足的地方,精靈到了怎麼生存?不要亂想了。”

我知道,我可不是亂想。中玄城是陽氣充足,但是有了紫晶甲可就不一樣了。再說了,陰陽這東西是可以轉化的,天知道你們精靈族這麼多年在鼓搗什麼東西呢。

“嗯,我最近總是胡思亂想,看來這次回去後,是該去中玄城走走了。”我說完一笑說:“一起吃飯吧?”

“不了。”她一笑,摸摸我的臉說,“我先回去了,還有幾個城主陪我一起來的,我扔下他們可不太好。我先回去了,有時間到了陽間,我再約你,給我換個燈泡啥的,好嗎?”

“嗯,”我點點頭說,“一定。”

我預感到了,要出大事情了。

這裏天黑得晚,到了九點多才總算是黑透了,大家都睡覺了,但是我卻睡不着。我口袋裏還塞着楊離給我的信件呢。我必須把這封信送到小萱萱的手裏去。媽蛋的,老子也不認識這位老夫人啊!說知道她到底啥模樣啊!

我出了院子在林間散步,憑着感覺就到了一個湖邊,湖水清涼,發着陣陣寒氣。不遠處有個亭子,幾個侍女下班了在這裏聚着聊天呢。

我過去後,侍女們紛紛行禮。我笑着說:“你們都是伺候誰的呀?”

“我是伺候公主的。”

“我是伺候二夫人的。”

“我是伺候三爺的。”

“我是伺候老夫人的。”

總算是找到了,我笑着說:“我來沒別的意思,是來發福利的。”

說完,從懷裏拿出幾張銀票來了。…… 太可憐了。我在想,這位老夫人得多寂寞啊!一定是面黃肌瘦,頭髮花白。

當我走進紫雨軒的時候,看到一少女站在院子裏在對月興嘆他媽的呢。就聽她說:“真他媽的悶死了,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

我咳嗽了一聲,她這才猛地一轉頭,指着我要喊。

我趕忙說:“我是來見老夫人的,請帶路。”

她倒是愣住了,看着我說:“你認識老夫人嗎?”

“當然認識,不認識我見個屁啊!你帶我去見就是了。”我大大咧咧說,很牛的樣子。

她點點頭說:“好吧,請隨我來吧!”

他帶着我到了一個亭子裏,說你等一下,我這就請老夫人來。我就坐下了,她沿着小路走了,很快,出來一個穿着白衣羅裙的美婦人,仔細一看,還是那丫頭,我就問:“你家老夫人怎麼沒來?”

她看着我說:“是你要見我嗎?我就是老夫人,我叫銘小萱。”

我都懵了,問她:“剛纔的丫鬟是你什麼人?”

“哦,那是我妹妹,在這裏小住幾日。她說你認識我,找我何事?”

我仔細一想就不太對啊!心說你忽悠我啊你,我說:“能把你妹妹叫來嗎?我有話對她說。”

她指着我說:“你太調皮了,你等我,我這就去給你叫。”

很快,她又換了剛纔那一身出來了,我看清楚了啊,這女的手背上青筋突起的地方都一樣,腕骨大小完全一樣,什麼他媽的妹妹,這女的在逗我玩兒啊!

“公子,你是找我嗎?姐姐剛纔說你找我,到底你是找姐姐還是找我呢?”

我說了句:“找你倆,我有些話必須對你倆說。”

“呃……”她直接尷尬了,隨後一撅嘴說:“不玩了,一點都不好玩。”

她氣呼呼坐在了我的對面,看着我說:“我就是老夫人,你找我幹嘛?告訴你,好事就和我說一說,不好的事情就算了,我最近心煩着呢。”

我心說,寡婦基本都心煩,很正常。

我拿出信來了,遞給了她說:“這是楊離讓我交給你的。”

她呆呆地看着我說:“楊離?誰是楊離啊?”

但是她還是把信接過去了,打開看完了後。傻傻地看着我說:“我說過這些話?我怎麼不記得了?”

我拿過信來看了一遍,大概意思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楊離很喜歡小萱,就表達了。結果小萱說,你努力,等你成真了,我就嫁給你。結果楊離成爲真人了,來魔界找小萱的時候,小萱已經嫁人了。據說還是包辦婚姻。

這位叫做小萱的老夫人問我:“楊離是誰呀?”

我不可思議地看着她說:“人家爲了你苦等了幾百年了啊!熬着還是童子身呢,你這裏孩子那麼大了,孫女都要嫁人了,你讓我情何以堪啊!”

小萱一拍腦袋說:“媽呀!好像是有這麼個人。他冷不丁就攔住了我,那時候我去天朝西湖遊玩,他就追着我,非要送給我他親手種的黃瓜,說很香很香。之後問我,可不可以追求我。”

她敲着腦袋說:“傻傻的,我看他可愛,就說小仙人啊,你太可愛了,我喜歡死你了,這樣,你成真了來魔天嶺娶我吧!我會等你的。”

她接着瞪圓了眼睛說:“這他也信了?這都幾百年的事情了,太大條了吧。”

我心說這可怎麼辦?這下整誤會了,你等了人家幾百年,人家根本不知道。你說你一個窮屌絲,偏偏愛上白富美,你這不是找虐是在幹啥?

“好歹你和他說句話吧,等你等了幾百年了,也爲了你努力修真成了真人了。結果想來魔天嶺娶你,你早就嫁人了。見都見不到,還差點被揍死。”我把那封信遞過去說,“交代一下吧,這個人已經毀了,不能再傷他了啊!”

“可是我爲什麼要見他啊?他很帥嗎?”小萱問了句。

“還行吧,成真人的男人應該都不難看吧。”我說。“好歹是三品真人大能,你見一下也不是很吃虧的吧!”

“這才幾百年?三品了啊!”她說,“記得見到他的時候不是七品仙就是八品仙,這晉級的確實夠快,要是沒有開掛吃藥弄得虛高,應該是付出了比別人十倍的努力,確實難得。”

“就是一散修,能有啥藥吃啊!”我說。“給個面子,見見吧!”

“你帶他來吧,我見他一面就是了,今晚正無聊呢,好無聊啊!他媽的!”小萱看着月亮又來了句。

我一看有戲啊,這如花似玉的美婦人,看起來也就十八九歲,楊離這廝算是有福了啊!這*要是拉成了,刃風啊,你可有的氣了啊!到時候給你弄一後爹,看你如何是好。要是你娘和人私奔了,看你怎麼對你的子民交代。這是不是因爲你不孝順,親孃才和野漢子私奔了啊?想想就解氣啊!

我立即就站起來,說等下就過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