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嚴錫應。

“嚴大哥是哪裏人啊?”楊暖暖問。

“江城人。”嚴錫回答。

“噢,原來不是帝都本地人。”楊暖暖說。

“……”顧栩嘴角帶着輕笑,默默的看着聊的火熱的嚴錫和楊暖暖。

“那你來帝都是爲了什麼事呢,要是又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就儘管說,我一定會盡力的。”

楊暖暖道。

“實不相瞞,我此次來帝都是爲了找個有慧根的徒弟。”嚴錫誠懇真摯的道。

“徒弟!”楊暖暖驚喜的道。

“找什麼樣的徒弟啊?”楊暖暖興奮的問。

“師門已經敗落,傳到我手裏門下僅剩一人,那個人還失蹤了。”嚴錫說。

“爲了使我門中降妖除鬼的祕技不失傳,就此消失,我特意來地大物博的帝都找尋有慧根的徒弟,以後這個徒弟是要接我衣鉢的。”

嚴錫說。

“……”楊暖暖認真的聽着嚴錫說。

“什麼樣的人是有慧根的呢?”楊暖暖問。

其實她更想問:你看我怎麼樣,夠不夠格做你的徒弟。

“主要看緣分,和命中有無。”嚴錫回答。

“呵呵。”顧栩看着一臉正義的嚴錫,他單手捂嘴笑出了聲。

嚴錫居然能把這些話說出口,他果然不是人!

嚴錫現在在顧栩眼裏就是一個小丑,異常詼諧搞笑的小丑!

“噢。”楊暖暖似懂非懂的點頭。

“江華卿的車就在前面,我們是到她車前停嗎?”

一直默默無聞的司機開口問。

“就在這停吧。”顧栩說。

“女神江華卿。”楊暖暖充滿期待的看着外面道。

她瞬間就把嚴錫之前的話語消化成碎渣。

楊暖暖覺得緣分什麼的最不靠譜了,而且她深知自己有幾斤幾兩,所以她纔不會想着認嚴錫爲師傅。

“女神,哇哈哈。”楊暖暖說着想着興奮之情便難以壓制。

車子停了半天,也無人下車,對面豪華的房車裏寂靜一片,江華卿的人似乎也不着急。

“楊暖暖!”顧栩厲聲喊她。

“恩?”幹嗎啊,楊暖暖疑惑的轉頭看着顧栩。

“再不下車打開車門,我就把你說鎖在這裏。”顧栩道。

不僅是把楊暖暖鎖在車裏,而是把楊暖暖和嚴錫鎖在一起……

“是是是,對不起,對不起,我馬上下車。”楊暖暖連連道歉。

楊暖暖連滾帶爬的下了車,下車之後,她先是習慣性的四處張望。

四處張望有兩個原因,一是看看周圍有沒有鬼怪,二是看看周圍有沒有顧栩的私生飯。

確定沒人之後,楊暖暖走過去,伸手拉開了車門。 楊暖暖打開車門,顧栩擡頭看着心不在焉的楊暖暖。

女神在哪呢?

楊暖暖站在車邊,她的視線一直在江華卿的車上。

楊暖暖半天沒有聽到車裏有動靜,她轉過頭奇怪的看着顧栩。

“顧大影帝,您怎麼了,爲什麼還不下車?”

楊暖暖看着耍小孩子脾氣的顧栩,她耐着性子彎腰笑問。

“你很喜歡江華卿?”顧栩問。

“對啊,對啊,她可是我女神。”楊暖暖連連點頭回答。

“希望你能一直愛着你女神江華卿。”

顧栩勾脣淡笑說。

楊暖暖並沒有聽出顧栩的弦外之音……

“她可是我追的第一個女星,我當然會一直追隨她,支持她了。”楊暖暖說。

“……”顧栩看了一眼楊暖暖,他不言不語的下了車。

顧栩站在車邊,他理了理自己的外套,將西裝的扣子扣好,他邁步往江華卿的車走過去。

顧栩走了兩步發現楊暖暖沒跟上,於是他回頭看。

楊暖暖依舊站在原地,她也看着顧栩。

“嚴大哥不和我們一起走嗎?”楊暖暖問。

“他有病,不能吹風見人,就讓他在車裏等着我們。”顧栩回答。

“那小張呢?”楊暖暖問。

小張是開車的司機。

“小張留在車裏照顧他。”顧栩回答。

“噢。”楊暖暖應。

“走吧。”顧栩說。

“恩。”楊暖暖點頭,她小跑着跟上顧栩。

“顧先生您好,我是江華卿的經紀人肖柳。”

一直站在車外等待顧栩的肖柳禮貌的對顧栩打招呼。

肖柳打扮很俗氣很老土,年齡大約在四十歲左右。

她扎着俗氣的馬尾辮,身上穿着的黑色職業套裝,衣服看起來很有年份了。

腳上一雙三釐米高的圓頭黑色高跟鞋,看起來也像是上個世紀的產物了。

肖柳臉上的皮膚很白,嘴巴也不紅潤,整個人看起來病怏怏的,一點活力都沒有。

“你好,我是顧栩。”顧栩說。

“恩。”肖柳冷着臉點頭。

“這位是?”肖柳看着跟在顧栩屁股後面的楊暖暖疑惑的問。

平時顧栩出席活動,一般身邊跟着的都是王心,肖柳對王心也很熟悉。

今天是她見楊暖暖的第一面。

“我的助理。”顧栩回答。

“噢,你好。”肖柳對楊暖暖打招呼。

“你好,你好,我是楊暖暖。”楊暖暖興奮的問好。

“請顧先生上車吧,時間不早了。”

肖柳說着走到車之後門處,打開車門。

“謝謝。”顧栩走過去上了車。

楊暖暖麻利的坐進了副駕駛座,肖柳是司機。

“好久不見。”

“恩,好久不見。”顧栩說。

緊張的楊暖暖雙手握着系在胸前的安全帶,她豎着耳朵聽後面的動靜。

肖柳看着車慢慢的駛出地下停車庫,車廂裏安安靜靜的,一股異香時不時都鑽進楊暖暖的鼻腔裏。

“啊,好香啊,這就是女神的味道嗎?”

陶醉的楊暖暖,心裏美滋滋的想。

江華卿顧栩互相打了一個招呼,就雙雙保持沉默。

“女神,再說兩句話啊!”楊暖暖急的滿頭大汗。

但是礙於身份,她不敢說話,不敢亂動,更不敢回頭看。

“好久不見。”沉默了許久,江華卿再次開口。

“你剛剛已經說過了。”顧栩靜靜的說。

“你還記得我們有多久沒見面了嗎?”江華卿問。

江華卿的聲音很乾淨,很透徹,很通透,要是她不演戲,去做一名歌手她也肯定會火的。

“啊,女神的聲音可真好聽啊。”楊暖暖陶醉的想。

“不記得了。”顧栩言簡意駭的回答。

“呵呵,是嗎?”江華卿輕笑反問道。

“……”顧栩沉默不語。

“我記得!”江華卿語氣肯定的說。

顧栩依舊不說話。

“我記得我們有多久沒見面了,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江華卿幽幽的開口。

“你是在威脅我嗎?”顧栩安靜的問。

“……”一直在注意聽他們聊天內容的楊暖暖,臉上陶醉不在。

這是什麼情況啊,女神竟然在威脅顧栩?

他們認識嗎?

楊暖暖心裏疑惑。

顧栩江華卿從來沒有合作過,這一點楊暖暖很確定。

“開什麼玩笑,我怎麼會威脅你呢?”江華卿不可置信的問。

她能威脅到他嗎?

好像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不可能……

“對啊,我就是開玩笑的。”顧栩扭頭笑着對江華卿說。

“啊!!!!!!!”

他們的車子剛剛駛出地下停車庫,熟悉的爆表尖叫聲就又出現了。

“女神,女神,女神!!!”

“男神,娶我吧!!”

“世界之大,獨愛華卿!”

“顧栩顧栩,宇宙第一!”

整齊浩蕩的引援聲,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

“咔嚓,咔嚓,咔嚓。”顧栩江華卿還沒下車,閃光燈已經練成一片海洋。

肖柳將車停在了紅毯邊,肖柳率先下了車,楊暖暖看着她,想了想也走下車。

肖柳去幫江華卿開車門,楊暖暖就連忙跑過去爲顧栩打開車門。

“顧大影帝,請吧。”楊暖暖說。

還沒有下車的江華卿聽到楊暖暖的話語,她轉頭,視線落在楊暖暖臉上。

江華卿看了楊暖暖半秒,她提着紅色的大裙襬下了車。

最後的對酒當歌 “……”顧栩隨後。

“啊!!!!!!!!!!”衝破銀河系的尖叫聲襲來。

楊暖暖只覺得耳朵發矇,腦子眩暈,粉絲們的熱情實在太恐怖了。

顧栩江華卿二人走上紅毯,江華卿穿着一身抹胸大紅色的豔麗長裙。

她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皮膚雪白,五官精緻。

江華卿漆黑的眼眸水汪汪的,柔情無限,一顰一笑間盡是女人特有的柔美。

她長的很精緻,氣質典雅,就如同古代養在深閨中的大家閨秀一般。

典雅的氣質之下,她又似乎帶着一股多情的邪氣。

她美麗像只妖精,任何男人見到江華卿,都會被她的美麗說折服。

女人在江華卿面前都會自愧不如。

“哇塞,女神好美啊!”楊暖暖癡癡的看着江華卿道。

媒體區的閃光燈沒完沒了,手裏拿着傢伙的記者,手指飛快的按着快門。

他們都不想錯過關於江華卿和顧栩的一點一滴…… 顧栩一身銀白色的西裝,他身形挺拔,英俊帥氣。

江華卿輕輕挽着顧栩,她臉上帶着輕笑,優雅的配合媒體記者的拍照要求。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江華卿挽着顧栩的手,一直停留在紅毯上。

記者們的拍攝要求,她是有求必應,這下可怕記者朋友們樂壞了。

他們都沒想到一直深居簡出的影后江華卿居然這麼善解人意,有求必應。

今天江華卿在紅毯上的表現,足夠八卦雜誌寫一個星期關於她江華卿的專欄專刊了。

顧栩耐着性子,臉上帶着乾硬的笑容。

“不耐煩了嗎?”江華卿笑意盈盈,她不留痕跡的輕聲問。

“……”顧栩臉上帶着官方的笑容,他對江華卿的話充耳不聞。

“如果你不耐煩了,我們可以馬上進去的。”江華卿說。

“江小姐,顧先生,你們再親密一點。”某男記者高聲喊道。

“對對對,再親密一點,再親密一點。”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