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玄御和魅月兩人也驚訝的對視一眼,依依已經出來了么?

可是他們為什麼沒有見到。

「我弟妹呢?她出來了嗎?」

「她早就過來了啊,比我們來的還早呢,難道你們沒有碰到她嗎?」這話一出,他們幾人齊齊驚呆了。

怎麼回事?他們明明是從一個出口出來的,然而卻碰不上面,這也太詭異了吧。

而此時,夜冰依這邊爬來的蝙蝠越來越多。

怎麼都趕不走。

韓如煙已經奄奄一息,身上一片狼狽。

皮膚變得全部都是黑壓壓一遍,慘不忍睹,痛得她渾身瑟瑟發抖。

可是在她身邊的夜冰依卻是毫髮未損,和她成了鮮明的對比。 趴着趴着,鬼撲滿忽地一對小眼珠子一轉,小屁股俏皮的扭了扭後,小嘴微張,一點赤芒嗖的一下就從它的嘴裏飛了出去,然後飄飄蕩蕩着,一頭就扎進了水晶球裏。

正在認真打量手上玉牌的陳志凡,忽然被眼前閃現而出的七彩燦爛光芒狠狠晃了一下眼睛。

低頭看着趴在水晶球上的小傢伙,仰頭看着半空七彩絲帶的那副陶醉小模樣,他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的暗自感嘆道:看不出來小東西還是一個追求色彩絢爛的視覺動物哪。

呃,動物?嗯,鬼撲滿應該勉強算是動物吧。雖然它這個品種的動物,或許只是出現在上古甚至荒古時代的神話傳說裏。

陳志凡在腦子裏小小跑了一下火車後,收攝心神,將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手上嬰兒巴掌大的雪白色玉牌上。

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遍後,某青年心念一動,馭使一點神念直接進入到了玉牌裏。霎時間,一個無盡冰雪世界突然就撞入到了他的心神世界。

臉色陡然一變的陳志凡,眼裏倏地爆閃出縷縷紫金光芒,最後更是忍不住嘴裏發出了一聲驚呼:“這是……”

午夜過後的鋼鐵叢林大城市,霓虹燈雖依舊閃爍,街道上車流行人卻漸漸稀少,於是各大繁華街區顯得多了一絲的寧靜,少了幾分的喧囂。

在距離紫櫻花拍賣大樓兩個街道的路口位置,之前那兩個冒死經歷了一段天降屍體場景的警察,正沒精打采的守在一條隔斷街區的警戒線邊上。

伸腰打了一個呵欠後,長着一張猥瑣臉的中年警察朝年輕警察說道:“你在這裏守着啊,我去車裏眯一會兒。”

шшш ☢ttκΛ n ☢c○

看着轉身朝停在街邊的一輛警車走去的前輩,同樣感覺很困的年輕警察張了張嘴後,又頹然低下了頭。沒辦法,他就是一個才從警校畢業的小菜鳥,乾的就是吃苦受累的活。

“唉,今晚出的這是什麼任務啊!被嚇慘了不說,居然連車都被砸壞了,這都下半夜了,居然還要守在這裏,警察的工作,真是不好乾!”一邊嘴裏抱怨着,年輕警察一邊眯眼望向了遠處街尾的方向。

忽然,他神情微動,隱隱約約聽到了一陣引擎聲從街尾拐角處傳了過來。

“得,估計又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開着跑着躥過來了。”沒好氣的嘀咕了一聲後,年輕警察振作起精神站到了警戒線前面。

果然,過了沒一會兒,一輛敞篷紅色跑車就載着一男兩女三人一路呼嘯着,由遠及近迅速朝着這邊疾馳而來。

揮手示意車子停下來,年輕警察板着臉用公式化的態度說道:“對不起,前方已經封閉,請繞道。”

“封閉了?”開着跑車的是一個面相還稍顯稚嫩的小青年,聽到年輕警察這麼一說,伸出脖子往前面望了望說道,“什麼時候的事情?我剛纔開過來的時候都還一路通暢啊。”

年輕警察一對眼睛在那兩個打扮火辣的漂亮小妞胸前,悄悄掃了好幾眼後說道:“如果剛纔你是從這裏經過的話,那恭喜你,你的運氣非常好。”

輕輕甩了一下頭,將剛纔見到的那屍橫遍地的恐怖場景從腦海裏甩掉後,他繼續說道:“但是現在這裏真的已經被封鎖了,所以還請你們配合我們的工作,繞道前行。”

其中一個爆.胸小妞在好奇的望了前方一眼後,嬌滴滴的問道:“帥哥,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嘛?能不能通融一下,我們可是很趕時間的呢。”

年輕警察在深深盯了小妞的胸一眼後,裝作一臉嚴肅的正聲說道:“抱歉,事關機密,不能告訴你們。”

“咳咳……”這個時候,一陣刻意的咳嗽聲從他的身後響起。然後,中年警察一臉肅然的扶着腰帶上掛着的槍套走了過來。

“你們在幹什麼?警察辦案,閒人退散。”板着臉,他站在跑車邊上沉聲輕喝了兩聲。

少頃,中年警察忽地上半身前傾趴在了車門上,那張猥瑣的臉幾乎都要放在了那個爆.胸小妞的身上,然後語帶幾分神祕的低聲說道:“美女,知道前面爲什麼被封鎖了嗎?我告訴你們啊,那都是爲了你們的安全着想。”

跑車小青年扭頭瞄了他一眼,看着那張猥瑣的臉徑直衝向了自己車裏的女人,一種自己的東西被別人覬覦的不爽感立馬襲上了心頭。

“嘟”的一下按響喇叭嚇得那個老警察離開了自己的車後,小青年迅速啓動跑車掉頭離去。剛開走沒多遠,他舉起右手朝着兩個警察豎起了自己的中指。

兩個小妞見狀,從車裏齊齊站起來,回身一臉嬉笑的雙雙豎起了自己的右手中指不說,其中那個爆.胸小妞更是在收回中指後,雙手一把唰的一下就扯下了自己胸前的小吊帶,將一對碩大的雪丘徹底暴露了出來。

“嘶……”年輕警察瞪大了雙眼嘴角微張,一絲口水差點都流了出來。

反觀中年警察就表現很是淡定了,半眯雙眼看了幾眼後,搖頭嘆息說道:“唉,現在的年輕人,實在是太不尊重人了……嘖嘖,又大又挺,絕對是假的。”

“假的?”年輕警察一臉不相信的看着他說道,“前輩,你怎麼就那麼肯定是假的啊?萬一人家就是有那個本錢呢?”

“所以說年輕人要多見識才好啊。”中年警察臉上表現出一副反正閒着也沒事,就好好給你上一課的教導表情說道,“你是不是光看那小妞的白了?難道就沒發現非常的挺嗎?”

“挺還不好嗎?”年輕警察不忿的反駁了一句。

中年警察搖頭一臉的不屑:“你見識太少了,以後要繼續努力才行。又大又白可以,又挺又白也行,但這又大又挺,就明顯很不正常了。”

“怎麼就不行了?”年輕警察一臉的不服氣,“難道就不允許人家天生就又大又挺嗎?”

“行啦,我懶得跟你這個沒有經驗的小子浪費口水!”中年警察瞪了他一眼說道,“給我好好守着啊,千萬別放任何一個人過去,要是出了問題,可別怪我沒警告過你。”

靠,這工作是我們兩個人的好不!暗自腹誹了一聲後,年輕警察雖不情願,但也只能挺胸大聲迴應道:“知道了,前輩。” 韓如煙眼中瞬間閃過一抹不甘,憑什麼受傷的總是她,為什麼?

為什麼夜冰依好好的,受傷的卻只有她自己。

那些該死的蟲子,為什麼只咬她呢?

夜冰依一邊用劍驅除韓如煙身上的蟲子,一邊想著有什麼方法能儘快除掉這些蟲子。

突然腦中靈光一閃。

掌心唰地燃起一團火焰!

那些蟲子看到火焰,果然立即嚇的倒退了出去。

夜冰依心中一喜。

將火焰釋放出更多,很快,那些蟲子就退了出去,重新爬回了水中。

可是韓如煙見到那些蟲子消失了之後,不僅沒有高興,反而還失聲痛哭了起來。

哭的撕心裂肺。

她想到自己如此的凄慘,又被折磨成這樣,為什麼,為什麼上天對她如此不公?

她活著幹什麼?她還不如死了算了。

「好了,閉嘴,不要哭了。」夜冰依無奈的搖了搖頭,丟給了她一件乾淨的衣裙讓她穿上。

自從知道了韓如煙不是什麼好東西之後,她在她的心目中,形象已經完全崩塌了,再也不是那個讓人疼惜的小妹妹了。

她如今能夠帶著她一起出來,已經是她的母性大發。

「你是不是也很討厭我,覺得我很討厭……」韓如煙突然楚楚可憐的望向夜冰依,低聲說道。

「你很在意嗎?」夜冰依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很討厭,說不上,但也絕對不會喜歡她就是了。

韓如煙又哭出聲,道:「我喜歡御哥哥,我想和他在一起,嗚嗚嗚……我真的好喜歡他,長這麼大,他是我第一個喜歡的男子,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算讓我當他的小妾,我也願意……只要能跟在他身後,我什麼都不介意,夫人,你能幫幫我么?」

夜冰依聞言,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一言不發的冷眼看著她。

「真的……夫人,求求你了,我是說真的喜歡御哥哥,求求你幫幫我吧,我願意和他生兒育女,什麼都願意……」

韓如煙伸手扯住夜冰依的手臂,輕輕搖晃著,滿臉哀求。

夜冰眉頭皺得更加深了,眼中甚至閃過毫不掩飾的極度厭惡之色。

「如煙,知道嗎?愛情是不可以討價還價,更是不可以強求的。

一個人不喜歡你,哪怕你說再多也不喜歡你。

希望你能夠有自知之明,若是再執迷不悟,那樣,只會讓人厭惡。

而對你自己,也沒有一分好處。」

「不是,不是這樣的,他也喜歡我……我做錯了事情,他都會原諒我,御哥哥一直都照顧我,對我很好的,我什麼都不在意,我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好了,你幫幫我好不好……」

「夫人,御哥哥他平時對你很好,什麼都聽你的,你能不能幫幫我?你要是去說,他一定會答應你的。」

夜冰依眼神越發冷凝,終於忍無可忍,大喝一聲,「閉嘴。」

夜冰依沒好氣道:「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情,我並沒有什麼權力干涉!

如煙,我們同樣身為女子,我勸你一句,人要活的有些尊嚴,否則只會讓人噁心。 看着中年警察又打算返回車裏睡覺,心裏有一絲不爽的年輕警察眼珠子一轉,忽地揚聲說道:“前輩啊,我聽說今晚之所以要封鎖附近幾個街區,是因爲紫櫻花拍賣大樓里居然有毒氣泄漏。”

臉上擺出一副佩服神情的他,歇了一口氣後繼續說道:“前輩你人脈這麼廣,一定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吧,那大樓裏有毒氣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被一句人脈廣搔到了癢處的中年警察,精神陡地一振,瞌睡瞬間就沒有了。

幾步走到年輕警察的跟前,臉上浮現出幾許得意的他大聲說道:“好歹我也當了二十幾年的警察,認識的人嘛,肯定是要稍微多一點的。這消息嘛,當然也比你這個菜鳥知道很多啦!”

朝着紫櫻花大樓的方向望了一眼後,中年警察湊近年輕警察耳邊低聲說道:“這事我只告訴你啊,下了班可別到處亂說。紫櫻花那邊,的確是出了很大的問題,聽說已經毒死好幾個夥計了!”

“怎麼就毒死了呢!?”年輕警察一臉的駭異。要知道他們兩個可是最先到達大樓附近的,萬一要是當時碰巧吸入了毒氣的話……

後怕不已的他一擡頭,看到中年警察也是一臉心有餘悸的模樣。

兩人面面相覷了良久後,忽地不約而同咧嘴笑了起來。本以爲今晚自己兩人就是最倒黴的警察,可比起那丟掉了性命的幾個同行,明顯是走了天大的好運啊!

瞬間就心理平衡了的年輕警察,忽地湊到中年警察跟前低聲說道:“前輩,那你應該知道,那場詭異的大霧是人爲的吧?”

“人爲的?”愣了一下的中年警察不無驚奇的疑問了一聲,隨即眼珠子一轉後,咳咳了兩聲挺胸說道:“小子,你消息也很靈通嘛!不錯,那場大霧確實是人爲的,要不然現在這個季節怎麼可能會出現那麼一場濃厚的大霧。”

年輕警察聞言,呼吸急促的追問道:“那前輩你知道是哪個本土組織搞出的那場大霧嗎?我可是聽說在我們離開之後,竟然又足足死了差不多兩千人。嘖嘖,也不知道是誰竟然跟和黑龍會這麼一個龐然大物作對?”

“本土組織?又死了兩千人?”

眼底閃過一抹震驚的中年警察失聲低語了兩聲後,忽地瞪眼看着年輕警察皺眉低喝道:“我說你小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明明自己知道的事情,居然又反過來問我!嗯……你告訴我,你哪裏來的那麼多‘聽說’?”

“前輩,你可是冤枉死我了!”年輕警察漲紅了臉叫屈道,“我只是從一個同學那裏聽來的消息,但是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所以才向前輩你請教的啊!”

“一個同學?什麼同學?”中年警察一臉狐疑的說道,“你知道剛纔我們談論的那些消息,如果不是我們兩個親生經歷的話,即使是警備科的副科長一級,都是沒有知情權的資格嗎?”

“有這麼嚴密嗎?”年輕警察搔了搔後腦勺,一臉的疑惑說道,“但是蘭子她的確是這麼跟我說的啊。”

“蘭子?”中年警察聞言,那張猥瑣的臉上浮現出幾許猥瑣笑容的說道,“你小子行啊,平時不聲不響的,巡街碰到風俗娘都會臉紅的傢伙,居然都有女朋友了!跟前輩說說,上到什麼程度了?”

“前輩你可別亂說!”年輕警察一臉窘迫的擺了擺手,“我跟蘭子就是單純的同學關係而已,不是什麼男女朋友關係啦!”

伸手啪的一下扇歪了他的帽子後,中年警察豎起眉毛低聲沉喝道:“你小子竟然還敢騙我!這麼嚴密的事情她怎麼就偏偏告訴你,嗯?哦,對了,你說女朋友也是你的同學對吧?那她現在是在哪個部門啊?”

一邊扶正了自己的帽子,年輕警察一邊不忘再三糾正道:“前輩,我都說了,蘭子不是我的女朋友!”

最後在中年警察的瞪視下,他纔不情不願的說道:“前輩,我可以跟你說蘭子在哪個部門,但是你聽了之後可千萬別出去亂傳啊。”

“喲,這麼鄭重,莫非還是什麼神祕部門不成?”中年警察一臉不以爲然的說道,“安啦,你前輩我嘴巴可是很緊的,趕緊的,快說!”

“知道了。”年輕警察環顧了周圍一圈後,湊到他的耳邊輕聲說道,“蘭子她是在警備廳情報科,前輩,我只能說這麼多了。”

“警備廳情報科?”

中年警察一聲詫異過後,忽地臉上滿是和煦笑容的伸手在年輕警察肩上輕輕拂了一下,隨後用一種半是埋怨半是羨慕的說道:“小林啊,怎麼以前沒聽你說有同學在警備廳情報科啊?嘖嘖,那裏的人可個個都是精英,就算是拎出來一個打雜的,當着警備科科長一級的官員面,也敢指着他們的鼻子罵人呢!”

越說越激動的他,伸手攬住了年輕警察的肩膀熱情的輕聲說道:“小林啊,憑我的多年經驗來看,你這同學一定對你有意思。要不然的話,她不會把這麼嚴密的事情告訴你。聽我一句勸,努力努力,爭取早日把她給拿下。”

臉上不知是什麼表情的中年警察微微晃了一下頭後,繼續說道:“你要是有了一個身爲警備廳情報科情報員的女朋友,別說三年當上警備科的副科長了,要是抓住時機的話,五年當上科長都沒問題!”

年輕警察小林中野訕訕的搔頭不語。他不知道要是告訴前輩自己那個同學蘭子的父親,是警備廳高官的話,又會是什麼反應?

夜色下,層層烏雲從天邊快速涌了過來。立時間,天地一片齊喑。

赤鐵嶺百米深的裂縫空間裏,低頭看着手上的玉牌,眼裏充斥着無盡驚喜光芒的陳志凡,猶自一臉不相信的嘴裏驚呼道:“盤古大神在上,我的運氣有這麼好嗎?現在的地球上,有土靈石出現也就罷了,爲何連這樣的空間碎片都有啊!?”

少頃,他雙眉一擰。神海虛空內,神光閃耀,紫金卷軸徐徐展開了一角後,又慢慢的合上。

“這是什麼意思?”

隨着神念一寸寸掃過玉佩內部隱藏的碎片空間,剛剛還表現出一副大大驚喜模樣的某青年,此時臉上卻充滿了好幾分疑惑地自語了一聲。 你也知道他對你很好,那麼既然他不喜歡你,你為何要苦苦糾纏他?

難道你想讓他為難?

這就是你所謂的喜歡嗎?

真正喜歡的人,是應該做到讓他高興。」

「不要,我做不到……死也做不到,憑什麼放棄的是我,而不是那個女人!」韓如煙痛苦的捂著臉,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真是執迷不悟……」夜冰依無語。

「我不會放棄,死也不會的……嗚嗚……」

真是無藥可救。

夜冰依無語的轉過身,這丫頭一定是魔怔了。

現在她們能不能活著出去都是一回事,她卻還想著這些事情,也是夠愚蠢的。

「救命啊,家主,快救救我!」忽然一道光芒閃過,其中還夾雜著一道女子凄厲的慘叫聲。

夜冰依側目一看,發現是衝出來的姬夫人和姬家主。

兩人悲催的穿過結界之後,直接掉在那些小綠人的空間之處。

那些小綠人團團將他們圍觀。

他們可就沒有她這麼好的運氣了,那些人對他們拳腳相加,狠狠的揍著,快把兩人給打個半死。

姬夫人大聲慘叫,姬家主也好不到哪去。

他也被那些人團團圍住,不過情況卻比姬夫人要好得多了。

夜冰依看著他們,心中不由得意。

這兩個黑心的老傢伙,落到這個下場,真是活該。

「夫人。」韓如煙也聽到了這邊的動靜,抹了把眼淚,站起來,看向這邊。

夜冰依對她擺了擺手,示意她噤聲不要說話。

她並不希望姬家主能夠看到她。

韓如煙微微一愣,隨即明白了她的意思,眼中閃過一抹幽光,低頭不語。

夜冰依已經知道她以前做過的壞事,知道她是那個內奸。

她對她的態度,也早就改變。

她還阻止自己和御哥哥在一起。

所以日後,她從這裡出去后,一定會繼續阻止她們在一起。

誰阻止她和御哥哥在一起,她都絕對不能原諒!

韓如煙小手緊握,眼中一片堅定。

姬家主和姬夫人跟煉獄是有仇的,如果……

如果……

夜冰依現在一個人在這裡,如果姬家主發現了她,就會……

如果姬家主把她給殺了的話,那麼就再也沒有人阻止她們了!

韓如煙微微抬眸,眼中閃過陰森的光芒。

旋即轉過頭,大聲的朝著姬家主喊道,「我們這安全,你們快過來呀。」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