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傷口處理了一下之後,他取出了一瓶靈液用來清洗傷口的殘餘的血液。隨後又服下了生肌丹,疼痛纔有所緩解。不過疼痛轉變成了癢麻感,低頭望去,林寒發現自己的手臂的被切掉的那部分肉正在迅速的長回來。

看來這個世界的丹藥還是很厲害的,當時清聖子給了他許多不同種類的丹藥,說是以備不時之需,現在來看,還真的都用了。

“誰在那兒?”一道清脆的女聲傳來,林寒連忙將自己身的衣服換了一下,省的自己那露出一個胳膊的樣子有些嚇到人。誰讓這個世界的女人封建的很呢?

林寒剛剛收拾好自己的外觀,一個身影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

兩人看到對方的一刻,林寒懵了,對方傻了。

“林寒!你怎麼來的!”師傅的結界非同小可,林寒到底是怎麼出現在這裏的?

是楠兒,她看到林寒之後,直接迎了來,一臉激動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的天,他只是在逃走時想到了一下柳楠兒,沒想到那玉簡將自己送到了柳楠兒身邊。

“你不是因爲想我過來看我的嗎?”對林寒的回答,柳楠兒自然是不滿意的,她的眼睛眯了起來,一股風雨欲來的架勢。

“額……呵呵,當然,當然是因爲想你纔來的。”林寒連忙改口,這姑奶奶的脾氣如何,自己自然是知道的。

柳楠兒悶不吭聲的盯着林寒許久,忽然冷不丁的笑了出來。“好了!故意嚇你的,看把你給嚇得。我在跟你開玩笑呢!師傅這段時間回層仙境去了,你留下來陪陪我唄。”柳楠兒黏了來,剛剛纔抱住了林寒的胳膊,忽然感覺手感不太對,低頭一看,鼻尖才嗅到了一絲異樣的氣息。

“怎麼回事!是誰傷了你!”柳楠兒臉色丕變,注意到了從林寒身切下來的那塊帶血的廢肉。語氣裏盡是陰冷的氣息,聽的人不寒而慄。

“不是人,是屍體,還是一個會變異的怪物。”千隻的喪屍變成了一隻屍狼,那種生物,書籍應該會有記載纔對,只是他對這個世界太不瞭解,所以不知道那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屍體能傷你?難不成,是暗黑族的?暗黑族,能夠變異的屍體……”起林寒的一無所知,柳楠兒已經知道的很多了,畢竟這段時間在師傅的監督下,進步飛速。

“你知道那是什麼怪物嗎?其實那怪物也沒有傷到我,只是它的血液濺到了我的手臂,我的手臂被腐蝕掉了。”林寒開口問了一下,那麼可怕的一個怪物在加碼帝國帝都城外,爲什麼都沒有人去管管。

“血液還有腐蝕的作用,你是在哪兒碰到那些怪物的?”柳楠兒繼續追問。

霸道總裁嬌寵妻 “加碼帝國帝都的城外。”林寒如實回答。

“加碼帝國?那不是暗黑族的勢力嗎?你跑那兒去做什麼?”雖然她古獸一族從不戰隊,但是私底下還是跟光明族較交好,聽到暗黑族這個名字,會心生厭惡。

“阿荼姐姐被抓了,我去找她。”林寒解釋。

這番解釋聽得柳楠兒臉色變了變,“什麼!阿荼姐姐被抓了!她沒事吧!”柳楠兒一臉的擔憂。

寵妻有癮:總裁請吃藥 “自然沒事,我去了一趟,是查到她相安無事才離開的。”

“那好。”阿荼對柳楠兒來說也是猶如至親一般的存在,若不是她護着自己,她又怎麼能夠在冥界肆意妄爲呢?

所以對阿荼,柳楠兒早已不是用類似親情來形容了,而是濃濃的姐妹情來形容。

“楠兒。你師傅是係數那個族羣的?”楠兒的師傅之前總是自稱本皇,想來應該是不得了的大人物。

這偌大的一片大陸,封皇的根本沒有幾個,但是封皇的女人一共有兩個,到底她師傅是那兩個女人的誰呢?

“我師傅是古獸族的族長。”楠兒如實相告。

“古獸族族長?獸皇米舒?”林寒對這幾個聖皇階品的大能之名還是如雷貫耳的。

“嗯,是米舒沒錯。”楠兒點點頭。

林寒忽然想到了在自己空間裏的冰晶鳳凰,現在白妖妖轉世成爲了一隻仙胎鳳凰,而冰晶鳳凰一族,本是稀有的存在。若是被別人發現自己空間裏藏着三隻冰晶鳳凰,指不定會鬧出多大的麻煩。

如果能夠將這三隻鳳凰放到這裏交給米舒照顧,應該會好一些。從之前她對楠兒的態度可以看出來,她對古神獸都很是愛護,本身她自己也是古鳳凰。

鳳凰一脈,在這片大陸是頂了不起的血脈,或許將他們留在這裏,是最好的選擇。

“林寒,林寒在想什麼呢?”林寒陷入了沉思,直到耳邊傳來了楠兒的叫喊聲,他才幡然回首。

“我這裏有三隻冰晶鳳凰,帶在身實屬不便,你幫我問問你師父,是否願意收留。”林寒開口問了一句。

“冰晶鳳凰!你說的可是早絕跡大陸的冰晶鳳凰!”柳楠兒大吃一驚,身爲古鳳凰的一員,師父沒有少在自己面前提起鳳凰支脈的事情,每每提起冰晶鳳凰一族忍不住唉聲嘆氣,感嘆命運不公,讓冰晶鳳凰一族滅絕了。

沒想到林寒這裏竟然還有三隻! 因爲此事事關重大,柳楠兒只能提早給自家師傅傳遞消息了告知她這件事情。

米舒在得到消息之後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從層仙境趕回來,可當她看到林寒時,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次好心放過你,現在你竟然自己送門?”米舒的眼睛危險的眯了眯,當發現林寒身的靈力竟然恢復的時候,眼底閃過一抹驚愕。不過很快恢復了,這小子的運氣不錯,自己施加在他身的封印也能消除,看來是有一點斤兩。

“前輩不要誤會,我此番前來,是爲了將這三隻冰晶鳳凰送到你這裏來的。”林寒滿頭黑線,這女人還是一如既往的恐怖。

“哦?冰晶鳳凰在你手裏?”米舒挑眉,看了林寒一眼。隨後回到自己的位置,直接半躺了下來,撐着腦袋,一副想看看林寒到底想要搞什麼幺蛾子的模樣也是讓林寒有些醉了。

“都在這裏,不過冰晶鳳凰畏熱,它們懼怕炎熱的環境,你這裏四季如春,對它們來說還是有些折磨的。”林寒說完,心念一動,將空間裏包括白妖妖在內的三隻鳳凰釋放了出來。

忽然轉換了一個環境顯然讓三隻鳳凰都有些不適應,尤其是公母兩隻鳳凰,更是有種驚愕的感覺。擡眼一看,發現林寒在他們的身邊時,它們也稍稍的鬆了一口氣。

“果然是!”米舒眼底閃過一抹驚喜,連忙起身走近了這兩隻鳳凰,在仔細的觀察了一番之後,她將目光兇狠的投到了林寒的身,“你這麼點的修爲,竟然敢讓冰晶鳳凰認你爲主!找死!”鳳凰一族,怎麼能夠認低弱的人類爲主!

米舒怒不可遏,話音落下要對林寒出手。但是卻發現這三隻冰晶鳳凰嚴嚴實實的擋在了林寒的面前,“認主之事是我們自願,請你不要爲難我們的主子。”鳳凰一族跟別族不同,此生一旦認定一個主子,那會只忠於一個主子。這是古神獸纔有的忠誠,現在許多異獸都是沒有這樣的忠誠度了。

“自願?你們自願認這個修爲你們低了兩個等階弱雞當主子?”米舒的語氣裏寫滿了不相信,顯然是不願相信林寒竟然會有這樣的魅力讓冰晶鳳凰認他爲主。

“他一點都不弱!他叫林寒,是一名煉丹師,他用了天界那不到百年的時間從一個凡人修煉到了這樣的修爲!這樣的人,怎麼能夠用弱來形容!”最義憤填膺的當屬白妖妖,本來她對林寒護的緊,這女人竟然敢公然羞辱林寒。這讓白妖妖沒法忍,直接開口爲林寒辯駁。

“哦?”這倒是稀,百年不到的時間,從一個凡人修煉成了仙人。

單這一點來說,林寒的確了不起,米舒因爲白妖妖的一番話,對林寒有了一種刮目相看的感覺。

“白妖妖!”柳楠兒在聽到小鳳凰的聲音時,乍一聽還以爲自己聽錯了。可對方的聲音怕是窮極她一生都不會忘掉的。咬牙切齒的盯着白妖妖,末了將眼神狠狠的掃向了林寒。

那一記試圖殺人的模樣着實將林寒給嚇得不輕,他有些頭皮發麻。

米舒不語,靜靜的看着自家徒弟跟林寒他們之間的暗潮洶涌。

“你不覺得自己應該跟我解釋一下?好端端的一隻狐狸,怎麼成了一隻鳳凰?”成爲鳳凰算了,還一隻被林寒隨身帶身,柳楠兒有種醋桶打翻怎麼都弄不回來的感覺。

“柳楠兒!”柳楠兒的聲音一出來,白妖妖才意識到原來她也在身邊。

兩個女人同時將殺人一般的眼神落在林寒的身,林寒有種頭疼欲裂的感覺。

“林寒!解釋一下!”

“麻煩你解釋一下!”兩人幾乎是一同開口,對着林寒吼了一句。

林寒扶額,選擇不說話。

“你這傢伙還對林寒不死心嗎?都說了,他是我的人!”柳楠兒快要氣瘋了,林寒好大的膽子!竟然將這個狐狸精帶在身邊。

“你的人?你們名正言順嗎?我可是林寒明媒正娶的妻子。”白妖妖絲毫不示弱,直接嗆了回去。

我天……他能不能現在逃走?

林寒有種快要崩潰的感覺。

“明媒正娶!林寒!你竟然娶了白妖妖!”柳楠兒的聲音拔尖,一副恨不得將林寒給碎屍萬段的感覺。

“我可以解釋一下的。”林寒連忙打算解釋,哪知道柳楠兒根本不聽。手裏變出了一把劍,直接朝着林寒刺了過來,“我說過,你若敢當負心漢,我殺了你!”

“不要!”眼看着那劍尖要沒入林寒的身體,白妖妖尖叫了出來。

不過劍尖終究還是沒有進入林寒的身體,被人直接給擋下了。

“師傅,你爲何要攔我!”柳楠兒想也知道,是誰阻止了自己。

“你殺了他,這三隻鳳凰也會死。”天寵跟主子一旦締結的契約,如若不抹去契約的話,那麼主子死,天寵也會死。林寒死了米舒倒是無所謂,但是她不能讓三隻鳳凰死。

原本打算強行取走林寒滴在它們身認主的精血,可看樣子,是不行了,因爲這三隻鳳凰壓根沒有取消契約的打算。

“當初是你在婚禮悔婚還要殺了林寒跟你們的孩子的!現在你居然有臉來指責林寒爲什麼娶我!柳楠兒,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白妖妖快要被柳楠兒給氣瘋了,小小的身子直接擋在了林寒的面前,怒視柳楠兒。

“孩子……我們之間,有孩子了?”柳楠兒微微一愣,顯然是有些消化不掉這個事實。

“你怎麼好像記不得的樣子?”白妖妖皺眉,這女人怎麼好像一副失憶的樣子。

“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寒,這狐狸精說的是不是真的?”柳楠兒不信。

“她說的是真的,不過那不是你楠兒,是另外一個你。”林寒長嘆一口氣,開口回答道。

“另外一個我……”柳楠兒一臉震驚,顯然有些消化不掉林寒跟自己所說的話。 “爲師來幫幫你吧!”見柳楠兒如此迷惘的模樣,米舒嘆了一口氣。 擡起手,如蔥白般細長的手指在柳楠兒的眉心輕輕的一點。

一股強大的靈力猛地灌入了柳楠兒的腦子裏,喚醒了柳楠兒再世爲人之後的記憶。

得知了那些記憶之後的柳楠兒身子忽然軟了下來,跌坐在地。雙眼呆滯的看着地面,完全陷入了無的痛苦之。

林寒想要阻止,但是已經太晚了。

那段記憶對他對她來說,都是無痛苦的存在。

柳楠兒的畫面定格在她拿劍穿透林寒胸口的畫面,心裏不忍去想,那時的林寒,會有多麼的絕望多麼傷心。難怪,難怪會讓白妖妖乘虛而入,人在情感最脆弱的時候,的確容易被別人入侵。

米舒只幫柳楠兒恢復了轉世爲軒轅愛之後的記憶,並沒有恢復她身爲風瑟仙尊的記憶。因爲那一部分記憶已經徹底的從她的生命剝離了出來,此時的柳楠兒,是一個單獨的個體,不是風瑟的一個轉世。

“我沒事,楠兒,我現在還好好的,我沒事。”實在不忍看到柳楠兒如此,林寒繞過了擋在自己面前的白妖妖,走到了柳楠兒面前,開口安慰了一句。

柳楠兒沒有回答,低着頭的模樣也讓林寒看不清她此刻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只感覺她整個身子顫抖的很厲害,林寒剛剛打算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忽然,她擡起了頭,林寒這才發現,她早已淚眼斑駁。

伸出雙臂,她直接抱住了林寒,“對不起!對不起林寒!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她努力的去回想記憶力自己爲何會突然對林寒出手,可是絞盡腦汁都想不出,到底自己爲什麼會那麼做。腦海裏剩下了林寒難以置信悲痛眼神盯着自己的模樣,幾乎快要將她折磨瘋了。

柳楠兒泣不成聲,林寒心疼不已,緊緊的將她抱在懷裏。

看着兩人相擁的一幕,白妖妖內心深處是五味雜陳的。一方面她真的很嫉妒很嫉妒柳楠兒能夠如此輕而易舉的擁有林寒對她的愛。一方面又爲林寒感到高興,他跟柳楠兒之間的誤會解除了,他應該是最高興的一個吧。

米舒沉默不語,這兩個人明明都是修行之人,怎麼還將情感看的這麼重?

米舒皺眉,有些不太高興。

“我知道我傷了你,是我的不對,但是你也不能找白妖妖來氣我啊!”柳楠兒好不容易停止了哭聲,擡起頭,一臉委屈的看着林寒。

“我對妖妖,不是拿她當工具的感情,我是真的對她動心了。對不起,楠兒。”一個爲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不要命的女人,林寒怎麼能不感動。

雖然知道這句話說出來楠兒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但是他不能對妖妖不公平,她爲了自己付出了那麼多,他怎麼忍心再傷她一次。

“呵呵,男人啊……”米舒聽完,直接輕笑了出來。

三心二意,朝秦暮楚本是男人的特性,自己這個徒兒太傻了,只有太傻,纔會將自己的感情放到這樣一個男人身。

柳楠兒的眼淚一下子凝滯在了眼眶裏,眼神變得無的難看。

而白妖妖聽完林寒的話之後,眼底盡是感動。

自己這麼多年的付出,總算有了回報。

“這不是真的,對不對?林寒,你騙我的對不對!當初不是你說的嗎?一個人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一個人!你現在這算什麼!”柳楠兒雖然知道是自己有錯在前,但是她還是無法接受林寒在心裏有她的同時還愛了白妖妖的事情。

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她?

“對不起。”林寒低頭,他知道,是他違背了當年的承諾。

“我不要聽對不起!你告訴我,我跟她,你選誰!”柳楠兒將矛頭直指白妖妖。

“我不能再讓妖妖受傷了……我不想做這個選擇。”林寒一本正經的回答。

“你不想做選擇,難道你還想要坐享齊人之福嗎?”米舒冷笑一聲,冷嘲出聲。

米舒的話讓柳楠兒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我師傅說的對嗎?你想要坐享齊人之福?”

“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你和妖妖,我誰都不能放棄。”林寒斬釘截鐵的開口,他不會放棄妖妖,也不會放棄楠兒。

他知道,自己這樣的確有很大的私心,但是這兩個女人,他真的一個都捨不得放棄。

“哈哈……這是我聽過最大的笑話,你放着我徒弟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女人不選,去選一隻公鳳凰!林寒,你可真行。”米舒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已經感動到不知如何的白妖妖,爆笑了出來。

聽到米舒的話,原本緊張異常的氣氛一下子瓦解了,尤其是柳楠兒一臉錯愕的看向站在不遠處的白妖妖。

“你……現在是公鳳凰?”柳楠兒有些想笑,但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哼,那是暫時的,等我飛昇仙尊時,有能力改變自己的性別。”白妖妖的傲嬌的扭頭,她早從這件事情的陰影走出來了,柳楠兒別想拿這件事情打擊她。

“啪!”的一聲脆響響起,林寒結結實實的捱了柳楠兒一記耳光,“你可真行!她現在都成男人了!你還不放棄她!”柳楠兒氣的渾身發抖,一想到自己竟然爭不過一個男人,有種鬱猝的感覺。

林寒只感覺臉頰一陣火辣,楠兒的這脾氣絲毫沒有改變,“我不放棄她,是她不曾放棄過我。”他身處險境,她沒有放棄過自己,以命相搏來救自己。他失憶時,在凡間五年的光陰,她天地下來回尋找自己過了足足五年的時間。她還甘之如飴幫自己養了那麼久的孩子,如此情深義重的人。他怎麼可能會放棄她。

“好!很好!林寒,你給我記得你今日說過的話!我柳楠兒,不會與人共侍一夫,你要她,便沒我!”柳楠兒毅然的開口,不管如何,要她跟別的女人分享一個男人,她做不到。 最終的結果自然是不歡而散,不過出於爲了那兩隻冰晶鳳凰考慮,林寒還是決定將那兩隻公母鳳凰留在了這裏,而白妖妖不願意留在古獸族跟柳楠兒待在一塊,所以還是選擇回到林寒的空間裏,跟着林寒一起離開了古獸族。 公母鳳凰自然是捨不得自己這個來之不易的孩子,但是這孩子是有自己的要求跟意識的。他們也知道,只有變得更加強大,才能保護自己的主子和孩子,所以他們也只能被迫選擇了分離,讓林寒帶走了白妖妖。而且他們深信,依照林寒的本事白妖妖是不會有危險的,而且還能在很好的環境下成長起來。

她深愛的男人,帶着別的女人離開了,卻將自己留了下來……

柳楠兒不敢相信,林寒最終的選擇會是白妖妖,站在古獸族的結界入口目送林寒離開,她已經潸然淚下。

“如若不是他將兩隻冰晶鳳凰交到爲師的手裏,爲師一定替你討回公道。”米舒伸手拍了拍柳楠兒的肩膀,開口安慰了一句。

“我會讓他後悔的!我一定會讓他後悔爲今天的事情做出選擇!”柳楠兒雙手握拳,不甘心的開口,“林寒!你給我等着!下次再見,我必定殺了你這個負心漢!”柳楠兒不甘的對着林寒的背影吼道。

林寒的身子微微的一動,沒有回頭,也沒有選擇爲自己辯解什麼。

在柳楠兒的心裏,已經將自己定義成了負心漢。但是她卻不知,在被她傷害的那些日子裏,自己究竟是如何走出來的。

若不是白妖妖一直守在自己的身側,怕是他會堅持不下來。

所以白妖妖,不能負。

“林寒,爲了我的事情,讓你跟她決裂了,你是不是很不高興?”空間裏傳來了白妖妖小心翼翼的聲音,她能夠感覺到林寒不開心。

“其實也沒有什麼不高興的,其實這樣攤開了說出來,很好。”林寒愣了愣,開口回答,“我不可能放棄你,這一點,她應該我更加清楚,我爲什麼會這樣做。”跟他相處了這麼久的時間,柳楠兒始終沒有懂過他,他的心裏也是很無奈。

“倒是你,你這麼跟公母鳳凰分開了,不會想念他們嗎?”畢竟這些日子,都是公母鳳凰在照顧着她,怎麼分開了,她不會捨不得嗎?

“沒辦法,我跟柳楠兒這樣水火不容的狀況你也看到了,而且你沒看到嗎?那個獸皇米舒竟然爲了我爹孃特地將古獸的核心之地變成了冰天雪地,若是我爹孃不留下,倒是對不起獸皇的招攬和保護了。“白妖妖搖搖頭,她跟柳楠兒之間這般水火不容的關係,加自己的修爲低下,怕是沒在她的面前蹦躂幾下被她弄滅了。而且,她想要的是一直陪在林寒的身邊。

所以留不留在古獸族對她來說一點事情都沒有。

“你既然已經決定留在我的身邊受苦,那咱們開始吃苦之旅吧!這裏距離煉丹學院還有幾個月的時間,我距離那一年之氣也還有大半年的時間,我不用化水珠瞬移了,當做修行,順便帶你看看這片大陸的風土人情。”林寒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好!”沒想到林寒爲了自己放慢了腳步,白妖妖又是一陣感動。

“你……又哭了?” 與凰爲謀 林寒隱約聽到了抽泣聲,這丫頭自從變成了嬰兒之後這麼多愁善感的嗎?

“沒有,是沙子進了眼睛。”白妖妖矢口否認,隨便尋了一個藉口。

“呵呵,稀,這冰天雪地的還有風沙迷了你的眼睛。”林寒忍不住調侃了一下白妖妖。

“林寒你好壞啊!”白妖妖無言以對,人艱不拆不懂嗎?

還故意拆穿自己,她這是高興才這樣的嘛。

林寒但笑不語,低頭把玩着手裏的火焰,這一路從古獸族出來,還算安全無虞。

這片大陸,光明一族的領地遠暗黑族要來的多。光明族內也是有大大小小不下幾十個小國家組成的,不過權利稍微高一些是某些大家族。這些大家族在這片大陸,絕對是能夠撼動大陸的存在。

林寒打算步行回煉丹學院是有自己的打算的,是打算依靠自己的實際經歷來徹底的瞭解這個世界。

這一路雖然只剩下了白妖妖一人來陪着自己,但是大多數,都是白妖妖待在空間裏修煉。而林寒則是在尋找一種能夠讓冰晶鳳凰出來面對炎熱天氣也能從容的丹方。

翻閱了一下從波雅那裏得到的丹方,林寒經過一個多月的鑽研,總算是找到了自己心裏想要的丹方。不過稍有不完美,又經過了幾十次的失敗煉丹,林寒終於在失敗三十次之後,成功的將那丹藥煉製來了出來。繼而去了一趟空間,將丹藥給白妖妖服下了。

白妖妖迫不及待的離開了空間,不過用本體的樣子出現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在林寒的幫助下她幻化成了一個小男孩的模樣。

林寒的能力有限,最多隻能將白妖妖變成這樣,誰讓她的仙階太低,還沒有達到能夠自由變身的標準,哪怕是在他幫助下能夠變成這樣,也已經算是萬幸了。

不過不得不說,是小男孩的白妖妖看起來也是面容可愛,一大一小的兩個人走在街,超高的顏值還是吸引了不少的注意。

“天蜜靈果!我要吃這個!”走在街,白妖妖對這一切的事物都很好,這光明一族的建築較偏歐式,這讓足不出去華夏的白妖妖對這裏充滿了好,開口讓林寒給自己弄了一串類似冰糖葫蘆的東西嚐嚐。

不過這東西看着像冰糖葫蘆,但是裏面所蘊含的靈力,絕對不是他們那裏的冰糖葫蘆可以的。

“好。”只要她喜歡,林寒自然幫忙做到。

“這個要用多少的靈石做交換?”這個大陸通行的“貨幣”是靈石,但是林寒身的靈石已經沒有了,不過還有一些低階的丹藥,丹藥跟靈石一樣好用。 “一塊紅靈石好了。 ”紅色靈石是這個世界最低品階的靈石,依次排開,是紅黃藍綠青藍紫,恰好是彩虹的顏色。這片大陸,是嫌少有自然形成的雨天,基本都是大能渡劫才形成的雷雨天氣。所以每次自然雨天過後若是有彩虹出現,那意味着有豐富的靈石礦產出現,許多人會聚集到那裏採礦。這是他們用彩虹的顏色來劃分靈石的等級的原因。

“你看,這個行嗎?”林寒拿出了一枚散仙級別以下可以服用的丹藥放到了對方的面前。

對方一看,兩眼發亮,立馬點了點頭,順便還將自己全部的天蜜靈果交給了林寒。

對了,這裏的人還有一個特質,是特別的實誠,做生意童叟無欺,會拿出對等的貨物來交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