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君肯定不知道無晶的小心思。

“我盡力吧。”婉君紅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兩人經常在一起玩,已經成了很好的朋友了,婉君沒有想到無晶這麼大氣。

餘生掠愛不知遲 無晶把婉君送回宮,直接就出門了。

無明王回到寢室的時候,看到婉君,兩人非常的尷尬。

婉君坐在牀榻上,無明王坐在椅子上盯着婉君,婉君嘟着嘴在等無明王去她那裏,無明王此時心跳的非常的快,他同樣等着婉君能夠主動一些。

婉君見無明王遲遲沒有動作,以爲無明王會跟以往一樣睡在椅子上,她把牀榻上的牀簾放了下來,寬衣準備睡覺。

無明王沒想到婉君會跟往常一樣,放下簾子準備自己睡覺。

無明王在櫃子裏拿被褥的聲音非常的大,無明王躺在椅子上,遲遲睡不着。

婉君同樣也是一直聽着無明王的動作,自己閉着眼睛就是睡不着,無明王呼吸的聲音她聽的都特別清楚。

“本王今天太累了,不想睡椅子了。”無明王從椅子上坐了起來。

婉君笑了一下當沒有聽到。

無明王生氣的走到牀邊,掀開了簾子,直接躺在了牀上。

冷心總裁的廉價新娘 婉君睡覺的時候,留了一半的位置給無明王睡。

無明王本以爲婉君對他依舊熟視無睹,看到牀鋪上的位置後立馬明白了。

無明王從婉君的後背環抱着她。

“看來無晶今天來了以後還是有變化的。”

要是知道她發現了能有這麼大的改變,他早就讓她來了。

婉君拉着無明王的手,“以後你一直保護着我嗎?”

婉君本來以爲無明王是爲了她體內的靈力,纔會娶她的。

但是無明王這麼久以來的表現太君子了,直接俘虜了她的心。

“我們已經成親了,別人保護你,我能願意嗎?”無明王用力抱緊了婉君。

婉君同樣轉身抱着無明王。

“如果你對我不好了,我就走,你不準阻攔我,以後不準再關着我了,我想去哪裏你必須讓我去。”婉君嘟着嘴說道。

“誰限制你的自由了,明天我找她們算賬,你是王后,誰敢阻攔你!”無明王笑着說道。

“就是你,就是你。”婉君假裝生氣的說道。

“以後不會了,你想去哪裏跟我說,我帶着你去。”無明王寵溺着說道。

“好啊!”婉君笑着說道,其實心裏想着有你多不方便啊,就算是出去也不會帶着你。

無晶根據婉君給她的信息,在四象搜索秦巖的靈力,果不其然秦巖竟然在四象的天牢內。

婉君的感應還是很準確的,怪不得婉君會對她講秦巖的事情,怪不得會擔心秦巖的安危。

無晶直接出現在了牢房內,秦巖被點了啞穴,看到牢房內出現了大美女,秦岩心裏自然是非常歡喜的,尤其是秦巖很久沒有看到過美女了。

無晶看着秦巖,“你是婉君的哥哥?”

秦巖被無晶的話問暈了,婉君怎麼可能有四象的朋友呢,秦巖點了點頭。

“你不會說話嗎?”無晶有些好奇的問道,她來的時候沒有聽到婉君說她的哥哥是個啞巴的事。

“啊!啊!”秦巖搖了搖頭,用手亂比劃着。

他的意思是告訴無晶他不是啞巴,他是被點了啞穴,自己沒有辦法解開。

秦巖亂比劃一通,無晶根本就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你別比劃了我看不懂,我來救你出去。”

秦巖一聽無晶要救他出去,立馬不幹了,他本來就是故意進來的,此時要是把他弄出去,不是搗亂嗎?

秦巖擺了擺手,直接坐在了牢房的地上,無晶再不懂秦巖的比劃也知道秦巖的意思。

“你竟然不想出去?你在這裏做什麼?”無晶有些不解的問道。

秦巖對着無晶不停地指着他的喉嚨,最後秦巖看着無晶笑了,他拿着手指在地上寫到,“我被點了啞穴。”

無晶看到後,尷尬的笑了,“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爲你是啞巴呢。”說完幫秦巖解開了啞穴。

如果是大世界,那邊的人法術低,他是可以解開別人給他點的穴的,畢竟他的法術最高。

“謝謝美女了,對了,婉君現在在哪裏?你不是四象的人嗎?”秦巖終於能夠說話了,一下子問了好幾個問題。

“婉君是我的嫂子,我哥是無明王,我是大耗族人,我來是幫我嫂子傳信息給你的,這個是她給你的。”無晶平日裏很少給陌生人聊天,她今天不知道爲什麼會跟秦巖這麼客氣。

“什麼?她還小呢,怎麼就結婚了?”秦巖有些着急的問道。

無晶此時是有些尷尬的,她剛開始見到婉君的時候,也是這麼想的,她覺得自己的哥哥老牛吃嫩草了,但是自己的哥哥可是蓋世英雄,配婉君那個小丫頭片子綽綽有餘。

“你別這麼大反應好不好,我哥對她很好的。”無晶看着秦巖不滿的說道。

“我知道了,勞煩你回去後告訴你哥,如果他敢欺負婉君,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秦巖無奈的說道。

無晶像是聽了天大的笑話,“哈哈哈哈”大笑了起來。

以秦巖的法力還想對他哥哥不客氣,簡直是癡人說夢,他們大耗族隨意一個大將軍都能把秦巖給捏扁了。 不過畢竟秦巖是婉君的哥哥,秦巖就算是法術低,她也不能把話說的太過了。

“我會轉達的,希望有這麼一天。”無晶忍住笑意說道。

秦巖知道無晶肯定是在笑他的法力,他可是九陰九陽之身,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金身。

他學什麼都比其他人快,他的法術修煉到巔峯是指日可待的事。

“我在這裏是有事要辦,你不用管我,你先走吧。我不是被他們抓起來的,我是故意被他們弄進來的。”秦巖對無晶說道。

他可不想無晶把他當成草包,如果被女人這麼想的話,自己還有什麼顏面啊。

“你有什麼事情,我幫你吧。”無晶強忍着自己的情緒。

在她看來,秦巖就是死鴨子嘴硬,自己落得這般田地了還這麼死要面子。

“我就是想見到炎亞新,我只有犯事,進這裏面才能夠見到他。”秦巖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找他做什麼啊!”無晶聽說過炎亞新,但是跟他並不是很熟,無晶的師兄跟炎亞新是很好的哥們。

如果秦巖有什麼事情的話,根本不用在這裏受罪了,她可以把人約出來跟秦巖見一面。

秦巖把自己的目的跟無晶說了,他能夠看出來無晶的法力絕對不亞於木景年,他在想無晶以後有可能是他的靠山。

在自己能力還不強大的時候找個靠山並不是丟人的事情,而是一件聰明的事情。

“你還真是有意思,自己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也不掂量下自己的法力,操心的事情還挺多。”無晶明顯對秦巖參與木景年還有金家小姐的事情有所不滿。

或許現在不想結婚,沒準結婚後兩人在一起生活了就願意了。

彩虹深處的記憶 “我自己惹出來的事情,他現在有事情,我怎麼能夠坐視不管啊!”秦巖說的自己有些委屈。

“這個木王也是有意思,讓你去冒充自己兒子下聘,如果兩人成親的時候,真的是木景年去結婚,他們發現不是同一人,到時候他只能圓謊啊!”無晶笑着說道。

“他們這裏結婚的時候新娘是見不到新郎的,金家到時候會派人把金家公主送到木家,到時候誰會在意新郎的長相啊,時間又長了,雖然我長得比他帥一點。”

秦巖此時也不知道爲什麼有無晶在身邊自己的底氣也足了。

他知道無晶肯定是婉君派來幫助他的,他此時作爲大舅哥的身份,有什麼事情無晶不會坐視不管的。

“原來是這樣啊,我覺得就算是不見面,人家也會發現不是同一人的,到時候肯定熱鬧。”無晶無所謂的隨口一說。

“我來就是希望這個炎亞新能夠跟金家結婚,木景年沒事了就好了。”

“這件事情不是你能夠解決的,你的法術也太低了。”

“你不是幫我來了嗎?有你在這裏這件事情肯定能夠辦成。”秦巖笑着說道。

“你倒是不客氣,我哪裏有那麼多的時間幫你做事情啊!”

無晶怎麼着也是大耗族的大公主,此時被秦巖這個小崽子使喚,心裏怎麼能夠平衡,如果不是看婉君的面子,她是不會理會秦巖這樣的人的。

“我最可愛的妹妹嫁給你哥哥了,咱們怎麼說也算一家人了,互相幫助是應該的吧!”秦巖笑着說道。

“你有什麼好的辦法嗎?”無晶覺得既然秦巖來找炎亞新肯定是胸有成竹的,同時也有些佩服秦巖的膽識。

“如果金家小姐意中人換了,勢必會跟金王說,到時候金家悔婚勢必對木家有所虧欠。”

“你想的挺好,據我所知金家的公主對木家三子一往情深,怎麼可能說變就變了呢?”

“這個就要靠炎亞新配合了,還有就是要買通金公主身邊的侍女。”秦巖此時邊說邊笑。

“有意思,你是想讓侍女在金公主的耳邊吹耳邊風?”無晶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說對了一半,吹風不可能只吹一邊。”秦巖畢竟生在人類世界,炒作對他來說簡直是小意思。

木景年本來也是威名在外,深受所有四象女孩子的喜歡,如果他出點負面的影響,那麼他在人們心目中的形象就會大打折扣。

秦巖跟木景年的身高體型本來就很像,他又懂易容之術,到時候整成木景年的樣子做點壞事,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那好,我現在就去安排你跟炎亞新見面。”無晶說完就消失了。

秦巖整個人驚呆了,他還沒有看到過如此厲害之人,此時秦岩心中竊喜認識了這麼厲害的人。

無明王可是出了名的魔頭,他的妹妹來到四象,炎亞新知道後自然是不敢怠慢。

無晶找到自己的師兄,他的師兄直接派人去約炎亞新了。

得知大耗族公主來了以後炎亞新立馬來到了無晶師兄的府上。

無晶師兄是暗黑神之子,黑倫君,從小在桃園島學習法術,兩人師從白金神。

“黑倫兄,好久不見。”炎亞新來到黑倫府上後,客客氣氣的跟他打招呼。

“炎兄,我來給你介紹一位貴客,這位是大耗族公主無晶。”

“你好,無公主。”

“你好,炎王子!”

“無晶是我的師妹,她來這裏是想見你!”黑倫笑着說道。

“想見我,我這麼榮幸嗎?”炎亞新從來沒有跟大耗族有什麼交集,他知道大耗族的實力,整個四象跟大耗族相互剋制着。

“是這樣的,我的一位朋友在炎王子的府上,我來是爲了幫他。”無晶微笑着說道。

“我府上?是誰啊?”炎亞新覺得有些奇怪,他自己府上的人什麼背景,他自己最瞭解了,有無晶這樣朋友的人,他肯定是知道的啊。

“他剛被你關在天牢內。”無晶顯得特別的開心。

愛劫難逃,傅少執念成魔 “公主說的可是木景年?木家三王子!”炎亞新問道。

“就是他,但是他並不是什麼木景年,他是我的朋友秦巖,他自身法術非常的低,他來這裏就是爲了木景年跟金家公主的婚事而來。”無晶把秦巖的目的說了出來。 “原來不是他,我還奇怪呢,他法術怎麼那麼低,我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把他給抓起來了。”

“還請四王子能夠先把他放出來,讓他當面跟你說,畢竟我不太瞭解事情的經過,還是他來說吧。”

“我這就命人去把他帶過來。”說完炎亞新給自己的貼身侍衛耳邊輕語了幾句。

“無晶,我怎麼沒有聽你說過在四象有朋友呢?”黑倫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也是剛認識的,我哥哥娶妻了,他是我嫂子的哥哥。”無晶笑着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亞新兄你膽子還真大,連無明王的大舅子你都敢抓起來。”黑倫笑着說道。

“黑兄你就拿我開玩笑吧,我不是不知道嗎,我要是知道我哪裏敢動他啊!”炎亞新笑着說道。

當獄警畢恭畢敬的請秦巖出來的時候,秦巖就知道無晶肯定是見到炎亞新了。

他被侍衛帶到了黑倫的府上。

“你們怎麼帶我來這裏了?”秦巖有些疑惑的說道,他怕炎亞新偷偷的處理了他,其他的人都不知道。

他還想着多活幾年,以後統治了四象呢,現在可不能死了。

“四王子在這裏,還有您的朋友都在此處。”

聽了侍衛的話,秦巖就放心了,看樣子無晶在這裏,看來多認識一些人還是有好處的。

秦巖此時不知道木景年已經出來了,正在四處找他,如果他知道了肯定非常的感動。

“大水衝了龍王廟,秦兄抱歉了!”炎亞新見到秦巖後笑着說道。

“沒關係的!”秦巖根本不知道炎亞新爲什麼這麼客氣。

“您可是無明王的大舅子,您怎麼不說出來啊,您要是說出來了,我肯定不敢怠慢您。”炎亞新看着秦巖一臉歉意的說道。

“我還以爲你當天就會召見我呢。”秦巖笑着說道。

無明王看樣子是很厲害的人,這個無晶這麼厲害,那麼她的哥哥肯定更厲害了,法術高了威名是很大,到哪裏了,人都會客客氣氣的。

現在見炎亞新這麼客氣,可見無明王是很大的人物。

“實在是抱歉了,我聽說你是爲了木景年的婚事而來,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本以爲木景年在向他示威,卻不曾想鬧了這麼大的一個烏龍。

“其實去金家下聘的人是我,木景年根本不同意這門親事。”秦巖看着炎亞新說道,他想看看炎亞新的反應。

炎亞新有些驚訝,沒想到木家竟然辦這麼糊塗的事情。

在他看來,秦巖一定不是普通的人,雖然秦巖的法力不高,但是從他認識的朋友就可以看出,他的交際面很廣泛。

他曾經在他父王的身邊聽說過,道皇已經凸顯出來了,但是他具體在哪裏他父王沒有說,炎亞新感覺秦巖有很大的可能是道皇。

“他不同意,他什麼意思,他想耍金家公主嗎?”炎亞新有些生氣。

“他不是這個意思,他已經有了意中人,他不想傷害金家公主,他還聽說四王子對金家公主很是上心,君子不是不奪人所愛嗎?”秦巖笑着說道。

“婚姻大事豈能兒戲,金公主怎麼可能會改變自己的心意呢。”炎亞新有些失望的說道。

“她改變心意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四王子只要配合我就好了。”

此時秦巖身邊有無晶,他現在想組建自己的公關團隊,創造輿論出來,對四王子炎亞新好的評論一定要傳的越遠越好。

“你能辦成這件事?”炎亞新沒有想到眼前的秦巖竟然這麼大的口氣。

感情這種事情怎麼能夠說變就變呢,如果讓他放棄金公主而娶其他人,他肯定是做不到。

同樣的,金家公主放棄自己心儀的木景年,跟他在一起,他覺得是天方夜譚。

“我也不能打保票,畢竟我不是金家公主,我左右不了她的思想。”秦巖微笑着說道。

炎亞新尷尬的又不失禮貌的笑了一笑,“我知道你是爲了我着想,感情這種事情真的不能勉強,我本以爲木景年以後會好好的照顧她,沒想到木景年已經心有所屬了,金公主嫁過去過的也不會開心,雖然你的想法我不是很贊同,但是爲了她以後的幸福我願意一試。”

“有了四王子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一定盡力去辦。”

一紙契約,惹上冷情總裁 無晶對炎亞新不熟悉,這個炎亞新對金家公主還真的挺好,明明知道她已經有婚約了,竟然想努力爭取一下,如果換做別人,肯定沒有這個想法了。

能夠努力一把的一定是真的喜歡,無晶自己幾萬歲的人了,對感情方面是一竅不通,炎亞新的癡情讓她非常的感動。

“你們的計劃看着好有意思啊,我決定了,我留在四象看到結果後再離開。”無晶笑着說道。

無晶的通透大方被炎亞新看在眼裏,他一直以爲大耗族沒有好人,今天無晶的表現讓他對大耗族有了改觀。

“太好了,有了無晶公主的加盟,這個事情離成功指日可待了。”黑倫笑呵呵的說道。

秦巖此時微笑着看着無晶,無晶碰觸到秦巖的目光時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就是玩鬧的,可不是辦事的,不要對我給予太多的希望。”無晶笑着說道。

“那我們一起去金家吧。”秦巖看着無晶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