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爲人那麼善良,至少我是不相信她是這種人。如果連張曉甜這種老好人都出來害人,我都不知道該相信誰了。

我正在腦子裏分析這件事情,宋晴似乎是哭累了,下巴靠着我的肩膀問我:“蘇馬桶,你知道住在這間寢室的另一個人是誰嗎?”

在我們的學校,宿舍分配還是很人性化的。

一間宿舍可以住四個人,不會顯得空蕩蕩的,也不會很擠。

已知的搬進來的有我跟宋晴,還有張曉甜,那總共才三個人。我想宋晴說的應該就是這第四個人,我剛剛從鬼門關裏逃出來,實在懶得思考,就問:“是誰?”

“硃紅!”宋晴也不賣關子,直接就說了。

我都愣了,腦子裏所有其他的想法都中斷了,專注去想硃紅的事情。

硃紅不是被抓進局子裏了嗎?

她怎麼還能還能成爲我們的室友?

不,我不能往這個方向去想,硃紅殺人的手法是巫蠱娃娃。也就是所謂的蠱術,沒有使用任何的兇器,只是用詛咒殺人。

現行的法律中,還從來沒有認可詛咒殺人這一說。

所以,要是硃紅家裏背景實力還不錯。她是很有可能,關上兩天就被放出來了,甚至緊緊只是送去盤問了一番,就和那個案子沒有半點關係了。

我眉頭微微一蹙問宋晴:“你是怎麼發現的?”

“在睡之前,我就知道是硃紅乾的。”宋晴起身走到一個放着一摞教課書的書桌前,銳利的目光看着我,“這個鏡子陣布的太好了,張曉甜沒那個膽子。我就懷疑,是另外一個我們的新舍友乾的。我就翻了一本,她留書桌上的書看了一眼。”

宋晴說着,翻開了那本桌面上的大學語文,正對着我。

就見到那本書的第一頁,就寫着書主人的名字:硃紅。

我責怪她早不跟我說這件事,現在硃紅跟我們一個寢室,以後還有什麼好日子過?宋晴反而笑我是豬,腦子沾到枕頭就睡着了,她哪有時機告訴我啊。

我想想也對,我自從懷了寶寶,就變得嗜睡起來。正常人一天睡八個小時就夠了,我睡十二三個小時,還嫌不夠。

“那……你又是怎麼發現我被噩夢壓着?”我看她身上出的汗,整個人都好像浸透到水缸裏了。這時候,我人也緩過勁兒了,抽了幾張抽紙,幫她把身上的汗擦了擦。

宋晴突然盯着那根房樑,低沉了聲音說道:“房樑壓着胸口悶,心跳又加速,我就被驚醒了。醒來才發現頭上還壓着房樑壓身的局,我想喊醒你,可你……”

遲疑了一下,宋晴才慢慢的說道:“蘇芒果,那時候你已經沒氣兒了,我……我真的是嚇蒙了,根本就叫不醒你。我真的以爲你死了!”

說着說着,宋晴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她低下頭說道:“我不瞞你說,我第一反應就是打120,然後……打電話給你爸媽。”

我明白了,宋晴發現我沒氣兒了,都對我絕望,想打電話通知我媽媽了。我沒說話,身上已經開始冒冷汗了,這個局是相同時弄死我跟宋晴啊。

宋晴在上鋪,我在下鋪,真是一箭雙鵰啊。

要不是宋晴機靈,我可能就在夢中被鷙月給掐死了。

我說:“要不是你聰明,挪開了牀,我就死了。小晴,現在沒事了,這事兒過去了,你也別多想了。我們還是想想晚上吃什麼比較好……”

“不是的!”宋晴突然變得很激動,她遲疑了半天,才又壓低了聲音說,“我拿出手機想打電話的時候,耳邊就出現幻聽,有個小姑娘和我說話,讓我想辦法幫你遠離這個局。她說你只要儘快遠離這個局,就從夢魘中醒過來,就……不會死了!所以我才……我纔想辦法把牀移開的!” 「砰!砰!砰!」

「噗!哐!哐!」

……

一腳一個!

壯漢接連踢出三腳,白大衣的孫悟飯和另外一黑一綠兩個大衣,連悶哼都沒有來得及發出,身體就飛了出去,狠狠撞在牆壁上,昏死過去。

龍道一看到這一幕,嘴角禁不住一陣抽動~眼角直跳。

社會!真社會!這貨絕對是狠角色,人狠話不多~

「不過……他為何不踢我?」

龍道一後背已經冒出了冷汗~努力握緊手中的長劍~隨時準備拚死一搏~

「呵呵,泥是不是奇怪,我為何不打你?」

……

「難道~你看上我了?」

……

「呵呵噠,你小子還挺幽默,調皮!我告訴你,我之所以不打你,是因為~」

壯漢被龍道一的回答給氣笑了,隨即指著自己肋下的狹窄貫穿傷,咬牙切齒的說:

「因為,你給我這一劍最狠!我不想,你死的那麼容易~哼哼,我要折磨你!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你就先去死吧!」

龍道一趁著說話的功夫,暗暗調整著氣息,終於抓住這個機會,用盡所有的力量沖向了大漢~

「天真!無邪!啪!」

大漢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不屑,腳步微挫,避開刺來的一劍,隨手一巴掌拍在龍道一持劍的右臂肩頭。

「咔擦~噗~噗通~」

龍道一肩膀發出骨骼斷裂的脆響,一口鮮血噴出,身體和長劍重重落地。

「最後,有什麼想說的,給你個機會,快點說,因為!我要撕掉你的舌頭!」

大漢抬腳踩住龍道一的頭,還認真的碾了碾~

「…我~今天要死了吧~

呵~」

龍道一艱難的張開嘴,臉部死死貼在地上的他,能夠清晰的看著,看著自己的鮮血,就在自己眼前,緩緩會聚成小溪~

……

「要死了…我還沒好好的跟小西告白~

小西!!!」

龍道一腦海中浮現出安幕西的一剎那,突然想起來,好像……安幕西就下榻在這個酒店的吧!

那麼…此時她在哪裡呢?她在的話,前輩一定也在,那麼,前輩出手,眼前這貨應該不算什麼吧?

「我要這個時候,大聲告白,讓她聽見的話,那萬一我沒死成,以後豈不是很沒面子?

那麼…!前輩!」

……

「小子!不說是吧,那就別怪我沒給你機會了!」

壯漢獰笑著單手提起龍道一的衣領,就像提著一隻氣球,輕描淡寫,毫不費力。

說話間,就要伸手去扯他的舌頭!

「不…你等下!」

龍道一連忙出生阻止!

「好!你說!不過,我得給你點懲罰!」

壯漢說著,一拳打在龍道一肋下,肋骨斷裂的聲音傳來,龍道一嘴角再次溢出鮮血~

這一拳,很重!

後悔,怎麼一開始就沒注意,這家酒店就是安幕西所在的酒店呢~

「安!幕!西!前輩!救我~」

龍道一強忍疼痛,拼盡所有氣力,喊出這麼一句話!

「……!還有救兵?」

壯漢察覺不對,舉起拳頭,又是一拳打在龍道一胸口,隨即,像丟破麻袋一樣,將他摔在走廊上,生死不知。

……

事實上,在龍道一心裡想念安幕西的時候,安幕西已經察覺了。

當時,房間里是醬紫的:

「瀟瀟,我出去了!」

「不……」

「聽話!」

「不要!」

名門貴妻:冷少強寵午夜新妻 「……我給你唱首歌好不好?」

「嗯~」

「我們一起學貓叫,一起喵~」

董瀟瀟眼睛一番,昏了過去~

……

「宿主,機智!快去維護世界和平吧~」

……

壯漢丟掉龍道一的同時,安幕西剛好從房間走出。

「喵的!打完人就想走了?」

「!!!美!嘿嘿嘿,美!」

聽到身後的聲音,壯漢回頭,然後,眼睛就直了……

他覺得今天簡直是他最爽的一天,不僅歷經生死關頭,絕境突破,還來了一波反殺,接著又有絕世美人送上門,人生巔峰有木有~

此時此刻的他,已經不擔心被追捕了,六星,已經是如今世上最頂尖的戰力,整個世界,六星高手不過百餘人。

如今身處這個東方的古老國度,六星也不過十來人而已,而這京城,絕不會超過三人。

正面剛肯定不敵,可如果要逃跑的話,卻很是簡單容易,因此,他毫不擔心時間不夠用。

至於下面那些四星,渣渣而已,來多少,殺多少~

……

「美人兒~跟我……」

「喵!」

一聲惟妙惟俏的貓叫傳來,大漢頓覺頭腦一陣恍惚~身體瞬間不受控制!

「嗯哼!」

「噗……」

又是一聲性感嫵媚的「嗯哼」,大漢胸口如遭雷擊,一口鮮血噴出,身體搖搖欲墜。

「人!皇!拳!捶你胸口!」

安幕西向前猛衝幾步,一記直來直去,樸實無華的直拳,打在壯漢的左胸部位。

砰!!咔擦!轟~

大漢沒有任何反應,倒飛出去,狠狠的鑲嵌在牆壁里~胸口骨骼碎裂,塌陷下去,後背對應的位置,衣服破開一個原形的大洞,周邊還帶著不規則的纖維毛刺~

……

「我……靠~六星,竟然這麼弱的么?」

安幕西看著自己的右手,呢喃道,這是她在現實中,頭一次使用《黃帝內外經》和配套的《人皇拳》,沒想到,竟是恐怖如斯~

「叮!恭喜宿主,隱藏任務順利完成!」

喵的,人字拖,說得好,就怕世界突然安靜~

「宿主,你還是先看看龍小子吧~」

「!對哦~龍道一!」

……

安幕西呼喚了幾聲,龍道一沒有任何反應,幸好,還沒有斷氣…不過,他的傷確實非常嚴重~

環視四周,看著地上躺著的龍道一等人,牆上鑲嵌著的人,殘破龜裂的牆體,斑駁的血跡,安幕西心裡隱隱有些後悔。

如果,自己早出來一會兒……

來不及多想,打通了康寶的電話~

「康寶哥哥,你們快上來,龍道一他們傷的很重!」

「小西?你沒事吧?那個罪犯呢?」

「罪犯死了~」

「好,你沒事就好,我們馬上到!」

……

不多時,康寶,鐵鎚二人隨著一群大衣們沖了上來,將龍道一等六人,運下去治療。

兩個半嵌入牆體的大衣,已經沒有了聲息,身體已經冰涼。龍道一,孫悟飯等四人,還有著呼吸。

至於那個被安幕西修理的強壯罪犯,深深嵌入牆壁,摳,都摳不下來~ 「咳…丫頭!牆上這個……摳不下來的傢伙,是你幹掉的?」

頭髮花白的中將指揮官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了十八樓的打鬥現場。

他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己方的六個五星高手,兩死四重傷,現場除了安幕西之外,也再沒有旁人。

而熱成像設備捕捉普通人或許可以,但是對於五星六星高手的打鬥,就無能為力了。只因為他們的速度快如閃電流星,儀器根本無法捕捉。

然而,他對安幕西還是有所懷疑……目測眼前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娃娃,也就二十齣頭的樣子。

細皮嫩肉,細胳膊細腿兒的,如何能對付的了一個六星高手~

「唔~算是吧~」

安幕西第一次見這麼高級別的將領,說實話,內心多少有些小緊張,小激動。

雖然自己因為借了「前輩」的光,混了個少將軍銜,可畢竟不是貨真價實,更不可能讓她穿著少將軍裝大搖大擺的招搖過市。

「……這丫頭,忒不靠譜,這天大的事情,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嘛,什麼叫算是吧?」

老將軍一陣腹誹,不過他心中也在琢磨,能輕鬆解決一個六星高手,哪怕是一個受了傷的,剛剛突破的六星高手,那起碼也要有六星的實力啊~

龍家的嫡孫龍道一已經算得上天之驕子了吧?可即便是他,也才五星的實力。就這樣,在年青一代里,也算是絕對的拔尖兒人物。

這丫頭到底什麼來頭呢?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或者也是國家的人?越想越是疑惑……

「丫頭,你……可是隸屬什麼部門?」

老將軍忍不住試探性的問了句。

「唔~對了,我有這個~」

安幕西從衣服里取出她還沒捂熱的小本本遞了過去。

「安幕西,22歲…隸屬…軍銜~少……少將??!!!」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