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陳沖手掌吃痛,因爲生鏽的長釘摩擦力太大,一時半會根本拔不出來,被怪物連同木條一起,從掌心抽走,而在此過程中,一根細小的木屑劃破了拇指。

紅眼怪物不僅沒有痛覺,甚至各項感覺也都沒有,否則不可能任由木條掛在後腦勺搖擺不停,並毫無所覺。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傢伙轉過身的第一反應依舊就是攻擊,沒有任何停頓與間隙。

穿書之男主修仙小說的小炮灰 “快閃開。”

陳沖一邊躲閃,一邊提醒黑貓,免得被紅眼怪物誤傷,非死即殘。好在黑貓也不傻,動作不僅靈活,甚至避開了怪物的可視範圍,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若是有意,那這小傢伙可就太聰明瞭。

另一間房子裏的紅眼怪物彷彿在爲這場你死我活的追逐擂鼓,咚咚咚的砸門聲就像砸在陳沖心坎上,心驚膽戰。

“照它這樣砸下去,早晚會破門而出,倒時候可就真的麻煩了。”陳沖靠着一張單人牀與紅眼怪物周旋,時而從上方翻過,時而鑽過牀底,累得夠嗆。

反觀怪物,完全就是永動機模式,毫無乏力的跡象。

“嗎的,擂臺上的拳擊手打累了還能休息一會兒!”陳沖汗如雨下,既要不停躲避,還要忍受惡臭,簡直是身心俱疲,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過,隨着時間推移,他逐漸發現了一絲異樣,那就是手裏拿着的手電筒。這東西一直就握在右手,哪怕之前雙手需要撐住木條,也沒有將其扔掉。它是唯一的光源,也是保證自己不會撞牆的重要原因。

而且因爲自己始終在移動的緣故,所以手電筒的光束將房間照得一閃一閃的,很可能就是這個原因,才導致另一個房間的怪物一直無法安靜下來,畢竟貓眼的作用是相對的,外面能看見裏面,裏面也能看見外面的亮光。

當然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每當光束無意中閃過紅眼怪物的眼睛時,它的動作都會出現極其短暫的停頓。

這種停頓並不明顯,只是因爲出現的次數多了,才暴露出來。

陳沖眼神一狠,決定嘗試一下。

他主動伸手掐住怪物的脖子,任由對方推着自己不斷後退撞在牆上,接着迅速擡起右手,在怪物張開嘴巴咬向自己的同時,果斷將光束對準了它的眼睛! 陳沖猜測得沒錯,紅眼怪物雖然能看見景物,但依舊會被強光影響,而一旦失去眼睛的輔助,它就會像斷電的機器人一樣,喪失攻擊性!這也與白眼怪物的特性相同,失去音源,就會變得極爲安靜。

趁着怪物的力量減弱,迅速擺脫控制,而紅眼怪物果然沒有任何追擊或是轉身的舉動。

但他沒有放鬆,而是站在怪物身後警惕了約莫三十秒後,才緩緩鬆了口氣。

“眼睛的適應時間不可能這麼久,而導致怪物仍然沒有攻擊跡象的原因除了目標消失之外,還有它壓根就沒有記憶,否則不會不知道房間裏還有自己的存在。”陳沖蹲在地上調整呼吸的同時將手電筒倒扣在地上,防止光線吸引怪物的注意力。

與此同時,對面房間的砸門聲也一同消失,整個走廊徹底安靜下來!

‘任務結束時間:00:09:42’

快速查看一下剩餘時間,他完全沒有了休息的想法。

“兩個小時逃離公寓,一樓的大門又無法用鑰匙打開,甚至連撬開窗戶木板的工具都有,這顯然是想逼自己上樓!”

汗水彙集在下巴尖搖搖欲墜,有些癢,陳沖順手抹掉,“如果真是這樣,一樓與二樓已經探尋過了,根本沒有出去的方法。至於三樓,無論有沒有紅眼怪物的存在,都不可能從這一層破窗逃走,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也是半死不活。那麼唯一的方法,很可能藏在公寓天台!”

這並非憑空瞎猜。

試想一下,從進入公寓開始,自己便沒有任何停頓,所有時間都耗費在尋找出路上面,期間還要擺脫白眼怪物與紅眼怪物的糾纏,如此這般,便已經剩下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十分鐘還能將剩下未搜完的三樓搞定嗎?萬一沒找到出路,那麼還有時間搜索上面一層?

這不符合邏輯!厄運任務規定的時間根本不允許自己這樣做!

“跟緊我,不要再亂跑,否則我們兩個就出不去了。”陳沖極其嚴肅的提醒黑貓一句。

時間所剩無幾,必須全力一搏了。

黑貓仍不敢發聲,但它知道當前形勢嚴峻,所以迅速靠了過來,隨時待命。

陳沖不再多言,帶着它緩緩靠近背對自己的紅眼怪物,然後一點一點朝門邊橫移。

怪物眼角與門口幾乎是在一條線上,所以當一人一貓出現在視線範圍時,立刻‘活了’過來!

“跑!”

陳沖大喊一聲,正要舉起手電筒照向撲來的紅眼怪物時,意外出現!只見手電筒的光束極速閃爍幾下後,突然熄滅了!

“臥槽!”

陳沖氣得牙癢癢,只好硬着頭皮加速逃跑。

咚咚咚..

身後的紅眼怪物緊追不捨,落腳很重,樓板都好似震動了起來。

陳沖緊咬牙關,帶着黑貓一路往上逃竄,路過四樓時看也不看,繼續朝更高樓層跑去。

四樓很安靜,沒有半點聲音發出。

陳沖現在最擔心的不是身後的紅眼怪物,而是害怕樓上有白眼怪物聽到聲音後出現,攔住去路!

手電筒並非電量耗盡所以熄滅,而是因爲本身太過老舊,電路接觸不良造成。因此,陳沖到現在也沒將它扔掉,一邊上樓的同時,一邊順勢搖晃,萬一搖着搖着就搖亮了呢?

五樓..

六樓..

五樓與四樓一樣,沒有異樣,倒是路過六樓的時候,走廊上隱約能看見一個怪物,但它沒有動,應該是個背對樓梯口的紅眼怪物。

咔。

手電筒傳出一聲彈簧鬆動的聲音,緊接着,熟悉的暗黃光束出現,照亮了陰暗的樓梯。

陳沖大喜,想也不想對着身後的紅眼怪物一照,當它停下追擊後,趕緊帶着黑貓拐進另一層樓梯,同時伸手遮住光線,讓自己與黑貓徹底消失在紅眼怪物的視線範圍內。

‘任務時間:00:02:35’

哐當!

剛踏上七樓,陳沖最不想面對的東西出現了,一個從走廊深處推門而出的白眼怪物!

這怪物一出現,直接是手腳並用的爬了過來,速度比剛纔那隻紅眼怪物快了不止一倍!

陳沖頭大如牛,只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聲音消失的結果直接導致白眼怪物的速度慢了下來,並搖晃着乾癟的頭顱,似在判斷方位。

陳沖沒有絲毫放鬆,因爲持續的上樓與高度緊繃的神經令心臟劇烈跳動,咚咚咚的心跳聲宛如微弱的信號,指引着白眼怪物一點點靠近自己,越來越近,就差臉貼臉的抱在一起了!

喵嗷!

千鈞一髮之際,走廊深處響起一聲刺耳的貓叫,徹底引開了白眼怪物。

與此同時,陳沖不可置信的看着黑貓躡手躡腳的與怪物擦身而過,沒有發出絲毫聲音!

“看來這傢伙很清楚怪物的特性!”

這個想法只在腦中一閃即逝,趁着怪物離開,他趕緊帶着黑貓悄無聲息的繼續上樓。

想象中的八樓並不存在,因爲轉過樓梯拐角,出現在眼中的是一道開口朝外,半開着的鐵門。

顯然,天台到了!

呼。

站在天台,陳沖狠狠吸了口清新的空氣,那冰涼的感覺幾乎是在瞬間驅散了疲憊。然後,他纔將視線投向四周。

天台並不大,四周有女兒牆,一米來高。天空暗沉,看不見夕陽,就連遠處也跟着起了濃霧,只能隱約看見一些高聳的建築物藏在其中。

沒有汽車轟鳴,沒有人聲鼎沸,更沒有蟲鳥鳴叫,整座城市安靜得有些可怕。

陳沖帶着黑貓在天台的西南角上發現了一根連接外界的鋼纜!不僅如此,鋼纜上還有雙輪滑車、吊帶、緩衝裝置與防護裝置,完完全全是一套速滑設備!

伸手搖了搖固定在牆上的鋼纜,很牢固。而鋼纜的另一頭則延伸至濃霧之中,不清楚通向什麼地方。

“看來是要通過這樣的方式逃離公寓。”

剩餘時間不過三十秒,陳沖沒有思考的餘地,將吊帶穿在身上的同時不忘掛上安全鎖,然後抱起黑貓,直接滑了出去。

也許是因爲濃霧太重,陳沖在滑行的時候根本看不見具體有多高,速度有多快,只覺得雙手很冷,臉頰被凍得有些麻木。

“若是沒有鬼和怪物的存在,這絕對是一場美好的享受。”

耳畔的風聲呼嘯而過,陳沖還沒來得及感慨,突然看見前方的鋼索上吊着一個人!準確來說,應該是一個滑輪卡住,被困在半空的人!

渾身的雞皮疙瘩層層浮現,但已經避無可避,只能任由雙方越來越近,然後直接撞在一起,並推着前面那個人向前滑動。

與此同時,任務時間結束,當眩暈感出現之際,陳沖只記得那個人是個女人,而且是個皮膚白皙,長髮飄飄的女人! 陛下的CEO 陳沖並不知道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清楚到底滑向了何處,反正任務結束得很突然,當緩過神來時,自己已經回到了餐館二樓。

房間裏的燈應該是被鬼學生關了,目之所及有些暗紅,那是窗外照進來的霓虹。

“回家的感覺,真好啊。”

擡手狠狠伸了個懶腰,那種肌肉拉伸的爽感瞬間傳遞全身。接着,放下手,在經過臉頰時,好像有什麼東西輕輕劃過,有些癢。

陳沖微微皺眉,將雙手放在眼前一看,赫然是一手的頭髮!

身體像被電擊一樣猛的從牀上彈起,轉頭一看,牀上什麼也沒有,被子也整整齊齊的平鋪着。

“開燈。”

話音剛落,房間裏的燈光亮起,陳沖面色極其難看,尤其是發現手中一把亂糟糟的頭髮還在滴水時,渾身不由打了個冷顫。

平白無故的多出一把頭髮,這顯然不是正常的事情。

“看來羅茜已經纏上自己了。”將頭髮扔掉後,無名指上的鉑金戒指還在,而且不知是否錯覺,他感覺戒指戴得更緊了一些,幾乎沒有鬆動的痕跡。“或許隨着時間拉長,根本不需要羅茜出現,這戒指都能將手指弄斷。”

陳沖下嘴皮包着上嘴皮吹了吹額頭,嘴角浮現苦笑,看來明後兩天怎麼也得想辦法將這件事瞭解,否則一直帶着個結婚戒指也不是個事兒。

喵。

黑貓小心翼翼的從貓窩爬了起來,走路都有些不穩,似乎意識上還沒有完全轉化過來。

陳沖揉了揉小傢伙的腦袋以示鼓勵,雖然自己將它救了出來,可後者也在危急關頭出了份力,算是互幫互助吧。

簡單調整一下心態,陳沖站在牀邊點上香菸,同時心念一動,厄運遊戲的面板打開。

【恭喜你完成厄運任務‘絕命公寓’,獲得兩次轉動‘生死轉盤’的機會。另:你已解鎖下個厄運任務‘寂靜街區’,如需開啓,將消耗10000厄運值。】

“10000厄運值都可以兌換‘巧手(全篇)’了!”陳沖果斷忽略後半段信息。就目前而言,他並不打算再次嘗試厄運任務,也沒有能力在短時間內弄到這麼多的厄運值。

胖妃傾城 關閉消息,右上角的紅色感嘆號還在閃爍,說明還有信息。

【恭喜你,你已解鎖‘厄運達人’成就,獲得‘傳奇澱粉系列(限量)’。另:限量獎勵可用厄運值兌換永久獎勵,並有機會觸發特殊任務。】

傳奇..

陳沖眼睛一亮,在他的認知裏,只要沾上這兩個字,一定是好東西,畢竟傳奇豆瓣醬就是活生生的證明!

至於特殊任務,還是算了吧,在沒有解決羅茜的問題之前,就算自己手上有足夠的厄運值,也不會傻乎乎的去兌換永久配方,徒增危險罷了。

再次關閉信息,結果令人驚訝的是,感嘆號還在閃!

“這次的獎勵未免也太多了吧?”陳沖嘿嘿一笑,趕緊查看。

【極致的美麗伴隨極致的危險,燦爛的笑容化作永恆的冰霜,黑暗與混亂,黎明與夕陽。在死亡中重生,在重生時死亡,徘徊着,永恆不朽。恭喜你,你已獲得稀有助手,請前往查看..】

陳沖身體一僵,腦海中頓時浮現紅眼怪物與白眼怪物,暗道稀有助手不會是其中之一吧?若真是如此,這也太滲人了些!

掐滅菸頭,下意識看了眼感嘆號,沒有閃爍,說明再無其他信息,這讓他有些小小的失落,但也僅此而已。

返回主界面,找到‘道具倉庫’並迅速進入。

原本排在最末尾的道具是酸菜魚配方,如今卻多了五樣新增獎勵!傳奇玉米澱粉、傳奇土豆澱粉、傳奇紅薯澱粉、傳奇木薯澱粉以及一張助手卡片。

選擇卡片,卡片放大,在視野裏浮動。

與黑貓卡相同,新出現的卡片也是一張立體動態圖,其上不是怪物,而是一名身穿天藍色連衣裙,身體蜷縮如同沉睡的女人!

女人睫毛很長很翹,其上附着一層細碎的冰晶,彷彿被冰封萬年一樣。白皙細膩的肌膚散發着淡淡的冰霧,看着都讓人感覺寒冷。除此之外,她的五官精緻,紅脣玉鼻,標準的瓜子臉蛋,美得令人不可置信!

陳沖看得有些入神,近乎忘卻了時間,好在那種極致的寒意令他驚醒,這纔將注意力放在卡片下方的文字欄。

‘冰屍(珍貴)’

‘等級:無(可用特殊果實餵養)’

‘專屬技能:記憶領悟(一星開啓,主動技能)、致命攻擊(五星開啓,被動技能),其它技能未解鎖。’

‘當前狀態:休眠(可激活)’

‘溫馨提示:珍貴助手不同於普通助手,其具有極低機率的自主成長性,請注意引導。’

冰屍?死人?

看完助手簡介之後,陳沖心裏突然有些犯怵,他是實在想不明白,如此漂亮的女人居然會是一具屍體!

這種落差不可謂不大!

好在他如今也是‘見多識廣’之人,經過一開始的震驚後,倒是很快平復下來,開始思考簡介裏的細節。

從表面看,冰屍的等級不如黑貓,但兩者不同的是,它比黑貓多了一個提升等級的方法,並且隨着等級提升,還有對應的技能。

莫負輪迴 “記憶領悟暫不清楚有什麼作用,可致命攻擊光看名字就不是善茬,這也恰恰說明冰屍具有一定的攻擊性!”陳沖在房間來回踱步,顯得很是糾結,“黑貓雖然是普通助手,但它本身屬於玄貓,具有震懾鬼物的作用。可這冰屍能幹什麼?幫自己招呼客人?”

他搖了搖頭,“既然厄運遊戲都將它定義成珍貴助手,自己還在擔心什麼?大不了激活之後天天讓她蹲在廚房裏洗碗,這樣也不會引起外人的注意。”

一念到此,他直接選擇激活。

房間的溫度以極快的速度降至冰點,桌上的水杯傳出結冰的聲音,陳沖只感覺眼前一花,再看清時,冰屍已經站在了身前。

它的睫毛微微顫抖,緩緩睜開了眼睛。 那是一雙水藍色的眼睛,就像水晶一樣純粹,完全與屍體這兩個字沒有半點聯繫。甚至看得久了,還能從那雙美麗的眼眸中看見自己的倒影。

陳沖倒吸了一口涼氣,既有對冰屍容貌的驚豔,亦有對方身體散發出來的冰冷。他甚至覺得對方就是一臺移動的大功率空調!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知道眼前這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女人其實是一具屍體,但奇怪的是,它的身體沒有屍臭,皮膚也不見乾癟。甚至,若是能蓋住若隱若現的寒氣,簡直和常人無異。

“你能說話嗎?”陳沖面色古怪的問了一句,除開冰屍的容貌不談,就連身高都與自己相差無幾,完全達到了模特的標準。

冰屍的眼神有些呆滯,眨眼的時候,睫毛上的冰晶掉落幾粒,旋即紅脣微啓,半天也沒說出一個字。

“是不能說話還是不會說話?”他微微蹙眉,再次發問。

冰屍依舊沒有發出聲音,但片刻之後,陳沖突然露出驚訝的表情,只見冰屍竟然在模仿他剛纔蹙眉的模樣!唯一不同的是,自己的蹙眉是困惑,而它的蹙眉則更像生氣,顯然是模仿不到位。

“喵。”

恰在此時,黑貓小心翼翼的走了過來,先是謹慎的看了眼冰屍,發現沒有什麼威脅之後,纔開始圍着冰屍打轉,也不知是喜歡冰屍,還是喜歡冰屍散發的冰涼溫度。

冰屍微微低頭,齊腰的長髮披散下來,學着黑貓轉圈的同時發出一聲極具磁性的貓叫。

“喵。”

黑貓哪裏知道冰屍是在學習自己的聲音,傻乎乎的再次迴應一聲,然後,房間裏的畫風突變,一貓一屍就這般開始了無休無止的對叫。

“別叫了。”陳沖聽得頭皮發麻,趕緊制止黑貓。詭異的是,當他的聲音落下,冰屍也學着說了一句!

陳沖擠壓眉心,徹底無語。冰屍擠壓眉心,盯住陳沖。

陳沖坐在牀邊嘆氣,冰屍也過來坐在牀邊嘆氣。

陳沖冷得打了個哆嗦,冰屍不冷但也打了個哆嗦。

陳沖半晌無語,暫時將這個頭疼的問題拋諸腦後,重新打開厄運遊戲,並進入生死轉盤。

【你當前剩餘轉動次數:2。】

“能否解決上菜速度的問題,就看這兩次機會了!”心裏默默祈禱一番,果斷開始轉動。

轟隆隆..

他學着第一次轉動轉盤的樣子自行腦補出輪盤轉動的聲音,似乎是認爲這樣纔有畫面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