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那個女鬼發出一陣慘叫,向後退了幾步,但是又很快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小云,去把屋裏的大地藏王輪迴圖和地藏王經拿出來。”陳雲聽罷立馬便取出了大地藏王輪迴圖和地藏王經,並將輪迴鋪開來放在了地上。

“孟飛,你也過來幫忙,把桌上的幾盞蓮花燈點燃放在四周。”孟飛聽後,也連忙照着坐了起來。

終於,所有的蓮花燈都點燃了,緊接着,七老太太三人便躲進了屋內,只見那個女鬼奮力地想要衝進屋內,去一次又一次地被擋了回去。

“哼——死老太婆,沒想到你還蠻有能耐的嗎、、、、弟兄們,我們一起上——。”一瞬間,無數的遊魂野鬼一擁而上,但均被光牆擋在了外面,無法進入。

“哼——妖孽,我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但是你們這樣在人間害人就不對了,你們這些小鬼沒有閻王的批准同意就在陽間傷人性命,是要被打入無間地獄的永不超生的喲。”

“哈哈哈哈哈——死老太婆,你說的是他們吧、、、、。”隨着女鬼的手指看去,那邊遊動着一大堆鬼魂,那些鬼魂紛紛看了過來。

“哈哈哈,我們可是不一樣的哦、、、、只要可以去投胎、、我們可以不擇手段的、、。”赫然見看見那個那個女鬼,和那些個鬼魂們渾身都帶着水、、、、

“你們是水鬼——好哇,那就更應該好好對付你們了,省得你們再害人。”說完,七老太太便盤着腿坐了下來,口中默唸了起來。

“啊——啊——。”一時間所有的遊魂野鬼紛紛捂着頭朝後退去。

“別念了、、、、死老太婆、、、。”一時間,所有的遊魂野鬼紛紛消失不見了。

七老太太這才停口,將大門關了起來,並在大門上貼上了符咒。

“七奶奶,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孟飛結結巴巴的說道,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鬼,他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會真的有妖魔鬼怪的存在。 “孟飛,今天可是三破日,是大鬼節,鬼門關大開的日子,所以你這個時候不在家裏跑出來,是很危險的事情。”

“什麼——還有這種事。”孟飛顯得很是吃驚。

“好了,孟飛,你這麼急着來有什麼事情嗎?”

“對了,我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前不久我碰到了一個奇怪的老爺爺,他很厲害唉,一下子就算出了我和你之間的全部事情唉,我什麼都沒有和他說過,就打了一下招呼而已。他還告訴我,我們兩個是有機會在一起的,他說馬上就要到什麼天狗食日的日子了,只要我們在天狗食日的那一天舉行一次復古式的婚禮就可以衝破相生相剋的詛咒了,但是會折壽二十年之類的,不過我一點也不在乎可以活多久,因爲人本來就有一死的嘛,沒有人可以永永遠遠的活着的、、所以、、。”

“、、、、、、。”

“你們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嗎?”

“不、、不、、沒有、、你說的非常對、、呵呵呵、、。”陳雲和七老太太不由笑道,心想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老頭。

“對了,孟飛、、你這個樣子、、那你爸媽他們怎麼辦、、我們這樣是不可以的、、你爸媽會很傷心的、、、。”

“呵呵,他們從來都沒有真正關心過我,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想我爸媽他們會理解我的。”孟飛不再說話了,這一個夜晚顯得格外的漫長,好不容才天亮的。

次日,他們伸了伸懶腰,走了出去,陳雲沒有去上班,而孟飛也沒有去他工作的地方,兩個年輕人一直都待在七老太太的家裏,聽七老太太講解陰陽之事,畢竟昨晚的事可是發生的真真的,由不得不信了。鬼神是真正存在,有陰間、有鬼神、也有地獄、自然也有因果報應了。

聽着聽着,他們也懂了很多,與此同時他們好奇的事就是,那陰間居然也和陽間差不多,本來他們是不相信的,聽七老太太這麼一說,早已是驚得目瞪口呆了,沒想到陰間也這麼現代化,比陽間還要高科技呢。

更令他們震驚的還是中國地府和日本地府之間的一些事情,七老太太也知道一些,總之是日本地府數百年來一直被中國地府以各種各樣的理由打壓着,一開始中國地府顧着在三界中的一些面子,不太讓日本地府難堪,不把事情搞大,但是經過南京大屠殺的那一件事情後,中國地府便更加肆無忌憚的找日本地府的茬了,總之是三天兩頭找各式各樣的理由進行一次打壓,爲此日本地府已經多次派使者來進行友好交流了,哪知閻王爺愛理不理的樣子,不但喜怒不定,連誰的賬都不買,還痛打了那個使者一頓。

用中國地府的話來講,好不容抓到了一個可以正大光明的打壓日本地府的理由,哪裏肯輕易放手呢,用他們的話來說,這一次即便把事情搞大了也沒事的,就算玉帝董事長過問,也有足夠的理由反駁回去了。

聽了這麼多,陳雲和孟飛簡直是笑的前俯後仰,好半天才停下來,隨後七老太太更是講起了地府選撥鬼仙的一些規矩和要求,除了年齡規定了在18-25歲之間,不得低於18歲和超過25歲之外;還有五官是否端正,生前品行如何,容貌好不好,夠不夠資格;第三便是生前的功過了,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大功勞,以及學問如何;第四就是仔細觀察,有無膽識和魄力,成爲鬼仙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超強的魄力和膽識,臨危不懼最重要,要知道如何去壓制自己的對手;第五熟讀地府的法律法規以便進行考試。

所以在地府參選鬼仙的鬼魂不在少數啊,各個都是極其優秀的,但是難免會有一些勾心鬥角的在裏面,誰都會這個樣子的,爲了把比自己優秀的對手擠下去,引起閻王爺的注意和重用纔是最關鍵的嘛,誰會去管用的方法對不對呢,只要自己的目的達到就行了。

爲此,甄選鬼仙可是層層把關吶,幾乎每一關都會有不少鬼魂被宣佈淘汰下來,那些淘汰下來的鬼魂也不必太灰心的,他們已經付出了極大的努力了,所以會被安排去投胎,到好人家去享福的。或者留在哪個鬼仙的身邊做助理或是打雜的,要是運氣好或是會拍馬屁,得到鬼仙的引薦升職也不例外的。

成爲鬼仙之後,就可以考公務員了,考公務員又是一件極難的事情啊,也是個難關,因爲陰間的公務員特別難,考上了自然沒話說,日後當法官、部長、、、、不用說,考不上也是投胎去又或是留在原來的崗位繼續工作。

另外在陰間菜鳥被老鳥欺負、打壓那是經常有的事,很正常。運氣好的、會拍馬屁的興許就會得到上司、領導的賞識,而受到提攜升職或是獎勵,要是比較笨的那一種,可能生生世世就這麼平平淡淡過了。

聽到這裏,孟飛和陳雲喝了一口茶,沒想到陰間的事情聽着聽着竟然一點也不可怕嘛,陳雲不由決定了似地點了點頭,一旁的孟飛握住了她的手錶式支持。

“小云,不管你怎麼樣,我都不會離開你的、、、我會一直陪着你的。”

“孟飛、、、、你不怕嗎?”

“我不怕,只要和你在一塊,我什麼都不怕、、。”陳雲頓時熱淚盈眶了起來。

七老太太點了點頭將一本書遞了過去,示意他們可以多看看多學學。就在這時,書裏面掉出來一張小地圖,孟飛小心的撿起了那張小地圖看了起來。

“七奶奶、、、好舊的地圖哦、、這地圖是幹什麼的用的呀?”陳雲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其實奶奶我也是聽我的爺爺說起過這地圖的事,不過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據說,在當時康熙時期,有一位很的康熙爺信任的欽天監,那位欽天監本身也是出身陰陽世家的,道法高深,他用先天演卦算出大清將來會有難,也算出大清會滅亡,還和一個女人有關,於是康熙爺在臨終之際便做出了一件不爲人知的驚人事情,他在那個欽天監的幫助下將自己體內的護身金龍給逼了出來,並將自己的護身金龍封入了一把金劍中,並讓那個欽天監世世代代傳下去,直到大難來臨之時取出來急用。因爲但凡是上天所認定的帝王,即是真龍天子,體內都會有一條護身金龍護身,任何妖魔鬼怪都無法靠近真龍天子的,康熙是、乾隆也是、漢武帝也是、、、。”

“那後來呢、、、、?”二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但凡心有不甘的人,死了以後都會將自身的一口氣留在身體了,久久不願離去,我們稱之爲怨氣,而這股怨氣一直憋在死人的胸口裏,經過日積月累的修煉,很快屍體就會變成殭屍的,與此同時,也會修煉成精,很厲害的。更不要說像慈禧那種不甘心就這樣死掉、放棄榮華富貴的人了。” “可是當年慈禧不是死了嗎、、、臨死之前還說了善言啊。”

“你們不懂,那只是一時的,慈禧老佛爺爲了能夠死後繼續享受榮華富貴,將大量的金銀珠寶帶入了清東陵內,她早就算好了一切,留下了一口怨氣,希望以後能有人去盜墓,替她打開木棺,她就好化爲殭屍重返人間了,可是她也沒料到,那些人會毀壞她的身體,既然無法化爲殭屍重生,那麼她的一口怨氣自然也就離開裏清東陵了、、、可是更可怕的就是一旦她的怨氣找到了棲身之地就可以通過修煉慢慢壯大,這樣就是所謂的成精了、、、聽爺爺說祖上一直就有留傳着這樣一件事情,聽說那個欽天監的後人爲了以防對方的怨氣衝出人世禍害人間,而特地打造了一間巨大的地下墓室,並請了無數的人工巧匠在墓室裏打造了一幅充滿魔力的壁畫,將那團怨氣生生世世封印在了壁畫當中、、、永不見天日。”

“什麼——這是真的嗎?”

“慈禧太后的怨氣真的被封印在了一幅壁畫裏面。”陳雲和孟飛不由瞪大了雙眼。

“真真假假誰又說得清楚呢、、、、這地圖據說就是那個地下墓室的地圖呢。”

一時間,二人不由看了看這幅地圖,不再說話了。

“而那把金劍就是用來鎮壓慈禧怨氣所用的,到如今也成爲了一件神器呢。”七老太太笑着喝了一口茶,沒有再說下去。

時間飛快的流逝着,隨着天狗食日的那一天的到來,陳雲和孟飛在七老太太的指點下領取的結婚證,並正式採用了古代的婚禮儀式舉行了婚禮,這是這是一場沒有任何親人祝福的婚禮,婚禮完畢,七老太太爲孟飛開了陰陽眼,這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

令一旁的林曉茜和陳雨都鬆了一口氣。

“姐姐,恭喜你了哦,祝你幸福啊。姐夫,你可要好好照顧我姐哦。”陳雨樂呵呵的說道。

“我知道了,你也要乖乖的去投胎哦,畢竟那纔是最重要的,下輩子一定要投個好人家。”孟飛笑着說道。

“我知道,不用你說,林姐姐也會幫我的,對吧,呵呵、、、、不過,姐夫,你可別欺負姐姐哦,要不然,我可是會來找你算賬的喲。”

“我知道了。”

“小雨,這下你該放心的回地府了吧。”林曉茜笑眯眯的問道。

“恩,我知道了。”陳雨決定了要回到地府,走自己該走的路,不再逗留陽間了。

“林小姐,等一下。”七老太太一邊說着,一邊走進了屋內取出了一輛雪白色的紙保時捷,老太太將紙保時捷點燃了、、、、一瞬間,一輛白色的保時捷便停在了林曉茜和陳雨的面前,陳雨看傻眼了,連陳雲和孟飛也看呆了。

“我說老太婆、、、、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林曉茜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心裏頭可早已是樂開了花了。

“不好意思,林小姐,之前我也有冒犯您的過失,希望您能夠笑納,這是我的一點點心意,也希望您別記恨我老太婆,能夠幫幫我的女兒,救救她,好嗎?”七老太太哀求的說道。

“我說老太婆,你好大的膽子啊、、、居然膽敢賄賂鬼仙、、難道你不知道閻王爺最討厭的就是貪官污吏嗎、、、陽間貪官多也就算了,陰間可是對所有貪污受賄把控的十分嚴厲的哦,你可別害了我呀。”林曉茜嘴上這麼說,心裏頭卻也盤算着。

怎麼回事呢,原來是她辛辛苦苦的在地府這麼工作,工資也還說得過去,只是最近來地府報到的遊魂野鬼實在是太多了,比以往劇增了好幾倍,還不都是陽間那所謂的世界末日和所謂的穿越劇給鬧的,好多青少年爲了什麼所謂的穿越而去自殺,另外還有就是歡歡喜喜去投胎,結果硬生生的被殺死在母體裏的那些個鬼魂們,個個怨氣沖天,有好多揚言要去陽間找父母或是殺死自己的醫生報仇呢。

工作量是漲了,可是工資一點都沒有漲上去的意思,地府裏不少官員心裏頭很不是滋味,那些自殺而死的鬼魂們已經全部被打入畜生道了,全部是投胎做豬,八百年以內不得投胎做人。平時她林曉茜也比較喜歡去逛地府的汽車市場,黑幫所開設的,只是看而已,要說買、、、、那是不可能的了,眼下有人這麼大方送自己車子,她能不仔細掂量掂量嗎?

她心想到底該不該收下呢,這要是開回去,非得把包倩倩她們給羨慕死不可,可萬一閻羅大人看見了,知道自己收了七老太婆這麼大的禮來替陸青求情,那可不是受賄了嗎、、、、可是又有什麼事情能夠瞞得過閻羅大人的陰陽鏡呢?

想了很久,林曉茜才決定開回去,於是,她立馬打開車門坐了進去,見狀,陳雨也連忙坐了進去並關上了車門。

“既然這樣,那我也就勉強收下了你這份大禮,你的事我會盡力的。”

“小雨——一路走好、、、我們再也見不了面了、、、、。”

“姐,放心吧,別哭喪着臉了,生死本來就天理循環的事,沒有誰可以逃避的掉的,或許我們下輩子還會見面也不一定啊。”

就這樣,在人間的日子終於結束了,林曉茜駕着車飛快的駛去了、、、、、

城隍廟裏,城隍老爺子和閻羅老爺子面對面坐着,一旁的老吳和朱玥是一言不發。

“城隍,我真是搞不懂你這個老傢伙,你幹嘛幫一個小鬼,她和你非親非故的,你這葫蘆裏頭到底賣的是什麼藥啊?”

“閻羅呀,我不這樣做,你怎麼肯出來呢,都這麼多年了,那件事還讓你生氣呢,算了吧,就當賣我個面子怎麼樣?”

“哼——我以爲是什麼事呢,這件事是我的事,你好像管多了吧?”

“我知道你好面子,可你要是再不肯放了陸青,只怕那個七老太婆會做出更加可怕的事情呢,到時候要是再做出什麼過頭的事情引起神界的注意,那可就不好了啊,這老太婆會爲了女兒,不惜一切代價的。”

閻羅老爺子不說話了,他知道這是在給他臺階下,到時候就以七老太婆救女心切,而做出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迫使他放了陸青,與其到時候搞得很難堪下不來臺,還不如這樣做他也算不失了面子,何樂而不爲呢。老爺子沒說什麼,只是帶着朱玥消失回地府了。

“城隍大人,這樣能行嗎?”

“走一步算一步吧,他自己明白,這樁公案是該了了,不然太無辜了,上面的意思。”

很快,林曉茜所駕駛的保時捷已經駛入了鬼門關,這一路上引來了不少鬼魂們激動的目光,這也是,畢竟這也很拉風的嘛。

車停了下來,地府不少官員職員紛紛探出頭,滿臉的吃驚。把個包倩倩她們看的簡直是呆住了,紛紛圍了上來。

不過林曉茜卻沒有半點耽擱,而是直接拉着陳雨朝閻羅大人的豪華別墅走去,走進了客廳,閻羅大人已經在裏頭等着了,連朱玥也在,看到陳雨回到地府,閻羅大人很是高興。

林曉茜果然不負所望嘛。 “對不起,我觸犯了法律,不該擅自跑去人間的,閻羅大人要是懲罰我,我絕對沒有任何意見的。”在林曉茜的示意下,陳雨連忙認起了錯。

“呵呵,其實你在陽間的所作所爲我都看在眼裏的,這裏面的種種原因,我也沒必要太過計較的,對於你的行爲,我也不會追究的。”閻羅老爺子樂呵呵的說道,陳雨這才舒緩了一會兒。

“謝謝,閻羅大人,但我還有一件事想求您,不知道您能不能、、、、、?”

“什麼事,說吧。”

“就是人間的七老太太,她實在是太可憐了,還有陸青,這麼多年過去了,閻羅大人您就大人有大量,放過她們吧?”

陳雨苦苦哀求道。

只見閻羅老爺子的臉瞬間就僵硬了下來,不停地喝着茶,朱玥嚇得臉色大變,天哪,這、、、、、陳雨怎麼敢提這件事了、、、、、

完了、、完了、、這明明就是活得不耐煩了嘛、、那件事就是閻羅大人面前最受信任的執法官員、公務員也不敢說呀。陳雨這不是在找罪受嗎?

她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呀,就不怕閻羅大人遷怒與她嗎?

“曉茜、、、曉茜、、陳雨這是、、、是不是瘋了呀、、敢提這件事、、?”朱玥小聲地衝林曉茜說道,林曉茜笑了笑。

“閻羅大人,我覺得陳雨的話有道理,陸青無辜在地府受罪也太可憐了,您呀,好歹是個英明的神,和凡人計較什麼呀,您大人有大量,放了陸青吧。而且要是七老太太去閻羅廟到處向那些香客說您的壞話,那豈不是毀了您的英明嗎?”林曉茜沒有理會朱玥,也和陳雨一起懇求起來。

喂喂喂、、、不是吧,林曉茜、、你怎麼也跟着發鬼瘋了啊、、沒看見閻羅大人的臉色已經變的那麼難看了嗎?

“拜託,曉茜,陳雨發鬼瘋也就罷了,怎麼你也跟着瞎摻和了呀、、、完了、、完了、、真的是沒事找事做啊。”林曉茜毫不理會朱玥的話,只是和陳雨一起看着閻羅老爺子。

老爺子臉色鐵青的站了起來,桌子上的一個茶杯瞬間便裂開了。

шшш● T Tκan● ¢ o

“你們、、再給我說一遍、、。”朱玥瞬間身體僵硬了,大叫不妙,閻羅大人真的生氣了。

“是,閻羅大人,我們是想請您放了陸青,讓她重獲自由,回到陽間和她的母親團聚、、陸青真的太無辜,希望閻羅大人能夠赦免她。”林曉茜和陳雨一邊緊張的看着閻羅大人一邊擔心的說道。

“哼——呵呵呵、、、我還以爲你們想要什麼求我什麼呢,原來是因爲陸青的事情呀、、呵呵呵、、早說嘛、、搞得我會吃你們一樣,那麼擔心幹什麼、、其實那個丫頭在我這裏也沒什麼用處了,我正琢磨着放她回陽間去呢,只不過找不到合適的理由罷了,說到底我也是被自己的這個面子給絆住了,這麼多年也委屈那個丫頭了。唉,我同意放了她,你們送她回陽間吧。”誰知閻羅老爺子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的大轉變,這倒讓朱玥有些頗感意外了。

“真的嗎,閻羅大人,您真的赦免她了、、、。”林曉茜和陳雨一臉激動的問道。

“是啊,其實我老早就想放了她了,就是拉不下這張老臉承認罷了,而底下的官員呢又沒有一個敢來提的,所以才拖了這麼多年,其實我又不是沒有後悔過當時衝動的行爲,卻被大家搞得我好像老糊塗、不辨是非一樣、、哈哈,罷了罷了。”老爺子笑了起來。

閻羅大人——朱玥心頭一熱,閻羅大人還是和一千多年以前活着的時候一樣,一點都沒有變那個性格。

陸青自由了,她被林曉茜親自安排送回了陽間,她恢復了神智,和她的母親團聚了,母女兩個百感交集,更加珍惜彼此在一起的生活了,當然也希望陸青能夠幸福開心的生活了。

對於陽間的那些個事情,林曉茜都看在眼裏,她最在意的就是何夢怡了,當她看到何夢怡和阿仔在一起結婚生子的場景時,心裏頭不由暖暖的,她突然覺得前所未有的幸福感,這種感覺她似乎從來都沒有過,這種感覺彷彿已經失去已久,但是現在又竄出來。

林曉茜愣住了,她不得不開始反思自己,看着這冷冰冰的陰曹地府,沒有一絲溫暖色彩的地方,沒有生老病死,沒有情感溫暖,只有她看不盡的嚴厲懲罰和酷刑,還有那不得不遵守的枯燥乏味的法律法規,她的生活一成不變,再看看人間的生活,難道那就是她心裏頭一直在嚮往的地方嗎?

呵呵,說到底,在地府她什麼都體會不到,相反在人間卻可以切切實實的體會到什麼是做人的快樂,想到自己的前世,不但是個人人討厭的煞星,還短命,她什麼都沒有體會過,就連最基本的父愛母愛,她都沒有理會到過,更不用說所謂的友情和愛情了,她更是想都不敢想。

呵呵,這對於她林曉茜來講不得不說是一個遺憾吶。看來,她終究是什麼都沒有得到啊——

就在這時,腦海中一個念頭飛快的閃過——辭職,去人間投胎做人去。這樣做真的好嗎、、、她能放得下哥哥還有包倩倩她們嗎?

就在她下定決心要這麼做的時候、、、、、、

“誰說你什麼都沒有得到的,你和人間的凡人一樣幸福嘛。”一個聲音傳來,林曉茜轉過身,只見是哥哥法官程濤。

“哥哥,你怎麼來了,不用忙了嗎?”林曉茜疑惑的問道。

“我抽空過來找你,結果包倩倩說你來望鄉臺了,就也過來了唄,不想卻被我聽到你心裏頭的真正想法了。”程濤眯着眼說道。

“哥——我、、、。”林曉茜無語了。

“你聽我說,我知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這望鄉臺可以看到人世間的生活場景,我知道你渴望什麼,你渴望親情,渴望人世間那種父母的關愛對嗎,同時,你也渴望擁有一大堆的朋友,擁有屬於自己真正的友誼,一個完整的友情,另外你對人世間愛情也充滿了渴望,可惜了你活着的時候沒有一樣曾經擁有過,相反還處處招人厭惡。”

“哥、、、我、、、。”

“你先聽我把話說完,曉茜,我能夠理解你內心的想法,我現在告訴你,你不用去羨慕那些凡人擁有了什麼,你應該看看現在的你,其實你什麼都有了,親情,你有我,還有秦浩,我們都是你最親的,友情,你有包倩倩她們,其實除了愛情以外,你都已經有了。凡人有酸甜苦辣,那是他們的一生啊,而我們也有我們的酸甜苦辣,只是與衆不同罷了,這就是人和鬼神的差別。”

“曉茜,難道你想要捨棄我們,去過人間的生活嗎,還有你剛纔那些:沒有生老病死,沒有情感溫暖,只有看不盡的嚴厲懲罰和酷刑,還有那不得不遵守的枯燥乏味的法律法規,你要明白這是你的責任,你身爲一個鬼仙的責任,你永遠都無法擺脫掉。就像神界的那些天神一樣,每天做一些重複的事情,還有一大堆孔洞的道理,枯燥乏味,你有看到他們拋下責任去凡間的嗎。你要記住了,越是討厭的事情就越是要有人去做纔對,如果每一個人都撿自己喜歡的事情去做,那人間豈不是藥亂套了。” “恩,我明白了,哥,我不會再有這種想法了。”林曉茜放棄了原本辭職的想法。

“嗯,那就好,你知道嗎,現在地府本來缺人手,你要是把辭職報告遞上去,閻羅大人非大發雷霆不可,他會認爲你爲了推卸責任,而跑到人間去享受去的。”

“我知道了,我不會辭職的,我會好好做自己分內事情的。”

“陳雨呢?”

“我已經送她投胎去了呢。”

“那就好,也算解決了一樁麻煩事。”

就在這時,一陣巨大的騷動引起了他們的注意,遠遠看去,是奈何橋上發生了一點小騷動,只見無數的鬼魂擠在了一起,誰也不讓誰。那些都是在排隊等着進孟婆莊喝孟婆湯的鬼魂們,對於他們來說每一次投胎都是極其不容易的事,所以容不得一絲一毫的意外,尤其是那些陽間的一些人流醫院,他們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有一些鬼魂被一次又一次的殺死在母體內,已經變得十分的兇悍,他們當中的有一些就會直接去陽間找父母和殺死他們的醫生報仇雪恨,不碎屍萬段、家破人亡誓不罷休,即便到了陰間也不會停手。

而這一次又是發生了什麼意外了呢?林曉茜和程濤在望鄉臺上靜靜的望着。

只見一個男鬼滿臉淚水的掙扎着,在所有鬼魂們當中擠着,而其他鬼魂們誰也不讓着他,這也難怪,排隊排這麼久總不至於要發生意外妨礙着自己去投胎吧。

就在這時,無數名警員紛紛上前一把將他按倒在了地上,周圍的鬼魂們紛紛上前毆打他,陰間的打羣架林曉茜不是沒有聽說過,只是沒有親眼見到過罷了,這不,就是了。這麼多鬼魂打一個,並不時的用腳去踩,有的狠狠地一腳一腳踩在那個男鬼的頭上,動手的男女老少都有,陰間就是這樣,沒有一絲一毫的同情心和情感,不會懂得任何的憐憫。

“啊——我求求你們了,讓我在走之前去陽間給我的親人報一個夢、、我只有這麼一個要求,也是我唯一的心願了、、我求求你們了,讓我去陽間吧,我保證不會給你們添任何麻煩的、、求求你們了——。”男鬼痛苦地大聲呼喊道。

“少廢話,都已經被打入畜生道了,還想着你生前的那些個親人啊、、、我勸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要不然可有的你受的了,我可不會給你客氣。”其中一個警員惡狠狠地說道。

其他的鬼魂們仍舊在不停地圍打着他,完全沒有停止的意思。

“幹什麼——幹什麼——想要造反是不是啊,保全,一個個全部都給我打,狠狠地打——。”白無常出現了,他的身後跟來了一大羣警員,那些個警員個個手裏揮舞着一根紅色的長鞭子。

“啊——啊——哇——。”一瞬間,鬼哭狼嚎的聲音便想起,那聲音簡直是恐怖無比。

“給我打,一個個都給我狠狠地打,都皮癢了是不是,都要投胎了,還不給我老實點,還給老子惹事,不打地他們皮開肉綻不準停。”白無常惡狠狠地命令道。

只見,所有的鬼魂紛紛倒在地上翻來滾去,痛苦地嚎叫着,身上的傷痕血肉模糊、、那些個警員仍在不停地抽打着、、、、、

不一會兒,孟婆走了出來,滿臉無語,雖然在陰間捱打是很正常的事情,就是好壞參半、功過相抵、自由活動的鬼魂們,稍有犯事的就會招來一頓鞭打的懲罰。可是這看着看着,也未免太慘了一點吧。

“夠了夠了,快住手吧、、、。”程濤和林曉茜一邊說一邊走了過去,白無常一見連忙微笑着走了過來,警員們也紛紛停了下來,那些鬼魂們痛苦地慢慢爬了起來。

“程法官,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呀,這不,這些刁鬼太不像話了,我正在教訓他們呢,您就來了、、林小姐好。”白無常賠笑着說道。

“白無常,以後要教訓也別下手太重了啊,你把他們打得這麼慘、、不過你還是比黑無常好多了,黑無常要是動起手來,只怕更加慘呢。”

“是是是,程法官說的是,我注意就是了。不過孫景陽平時也是這麼教訓他們的呀。”白無常無奈的說道。

“那個男鬼是怎麼回事啊?”

“唉,他呀,非要在投胎時先去陽間給他親人報個夢,程法官,您也是知道的,地府可沒有在投胎時先去陽間報夢的先例呀,要是此例一開,那麼其他的鬼魂們也會紛紛效仿的,那還了得。”

“嗯,確實。”程濤臉色難看起來。

“哥,這個男鬼的胸前怎麼還掛着一塊綠顏色的牌子呀?”林曉茜注意到了這一點,疑惑的問道,同時她還看見其他鬼魂們胸前也都掛着牌子,只是顏色不同而已,有的是紅色的,有的是藍色的,還有的也是綠色的。

“哈哈哈,我的妹妹呀,你是不知道,每一個投胎的鬼魂都會有分到的,輪轉部頒發的,每一個將要投胎的鬼魂都要去輪轉部用死亡證兌換輪迴證,要不然,沒有輪迴證是無法登記投胎的,同樣的也算是偷渡哦。然後輪轉部就會根據資料頒發給鬼魂們各自不一樣的一塊的牌子,這樣就可以了,所有鬼魂都是按輪迴證和那塊牌子來安排購買孟婆湯和投胎的。牌子有三種顏色,藍色的就是代表下一世投胎做男人,紅色的就是代表下一世投胎做女人,至於綠色的嘛,自然就是投胎爲畜生了,懂了嗎?”

“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我還剛剛聽說呢,抱歉,抱歉,我對於投胎的事情和程序完全就沒怎麼認知過,哈哈。”林曉茜不好意思的笑道。

“不過,這個男鬼看上去也挺可憐的,要不就破例一回吧,我看他、、、。”只見那個男鬼將一隻手放在胸前不停地念着什麼,應該是佛經之類的話吧。

“這、、、、好吧,既然程法官都發話了,那我也不好說什麼了。你——就隨你了,我就讓你去陽間給你家裏人報個夢,不過是有時間限制的,只有15分鐘的時間,有什麼廢話就快點說,知道了嗎?”白無常怒聲道。

“是、、是、、謝謝程法官、、謝謝林小姐、、謝謝白無常、、謝謝、、、。”男鬼連忙流淚感激道。

“別——我可什麼話都沒說,甭謝我了。”林曉茜搖了搖手說道。

卻見那個男鬼被帶了下去,程濤轉身便離開了,見狀,林曉茜也抓緊離開了,工作要緊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