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說你和小師傅來我們村子的目的嗎?”我此時不知道要聊些什麼,只好隨便找一個話題說道。

“我說我不知道,你會信嗎!”莊欣然突然擡起頭看向我問道。

“我信!”我很堅定的說道。

“爲什麼?”莊欣然有些驚訝的看着我。

“應爲你是一個孝子,我相信你是一個好人。”我更加堅定的說道。

“好吧,你贏了!”莊欣然從牀上的枕頭下面拿出一封信遞給我說:“小師傅早就知道你會打聽她要去哪裏,所以早就準備好了,誰知道你到現在纔來。”

我有些尷尬的接過信,莊欣然的話是什麼意思。還不是說我這麼笨,這麼晚才把思緒整理清楚。

我拿過信就要打開來,這時候莊欣然突然站起來說:“在你看這封信之前,我說一下我的看法,不知道可不可以。”

“好啊,你說!”我把信放下,笑着對莊欣然說道。

“你知道你爲什麼會倒黴,又爲什麼會來到這裏嗎?”莊欣然坐在牀上看着我說道。

“難道是小師傅所爲?”我突然感覺到一種陰謀的感覺,我說爲什麼我工作好好的,爲什麼會被辭職。我女朋友對我很好,爲什麼突然和我說分手。難道都是小師傅暗中操控,可是我從來沒有看過小師傅啊。

“也不全是小師傅所爲,是你女朋友把她身上的黴運轉移給你,她感到愧疚纔會和你分手。不過把你女朋友身上黴運轉移的人,卻是小師傅。”莊欣然平靜的說道。

“不,不可能。我女朋友很愛我,她怎麼會把自己身上的黴運轉到我的身上。”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莊欣然,我的記憶裏我女朋友一直很好。她溫柔體貼,大方可愛。雖然有時候有些小脾氣,但是總體還是好的,她還是愛我的。

“人在死亡面前,愛情就不算什麼了吧。你們的事情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你的女朋友找到了小師傅說最近倒黴事不斷。小師傅看她眉間有黑雲,就知道她黴運纏身。

擺脫黴運有三個辦法,第一就是直接把黴運轉嫁到他人身上。第二種是做好事,用好的因去化惡的果。第三種就簡單直接,不過價錢很貴。但是你女朋友直接選擇第一種,把黴運轉嫁到了你的身上。

當時小師傅還不知道轉嫁的人是你,後來看到你的照片,才決定將計就計的。”莊欣然眼裏帶着一絲憐憫說道。

聽完莊欣然的話,我心裏那種傷感和痛楚,莫名的消失了。我心裏一直都有些愧疚於我的女朋友,在上海她對我很照顧。後來她提出分手,我雖然很難過,還是不會怨恨她。

現在我的心徹底的打開了,以後我的心再也不會因爲她再痛了。

“將計就計?小師傅來我們村是一個什麼計劃。”我現在對於小師傅的計劃,比對她更加的感興趣。

“小師傅的目的我也不知道,我這次陪她來,也是想要見見道可道師父的,只可惜他這麼早就離開了。

我看到的小師傅一直在幫你,你還知道那個神祕的地方嗎?她把你引導哪裏,就是把你的血換成道血。因爲想要得到道血八卦圖的認可,身體裏面必須要流着道血纔可以。

那本書也是小師傅指引你拿到的,現在你一定看不懂,但是有一天你一定可以看懂上面的文字。

還有三爺爺只攻擊你,不攻擊別人,也是小師傅的意思。她主要是逼出你的潛意識,讓你可以傳承道血八卦圖。

至於小師傅做這一切的目的是什麼,我不清楚,她也沒有說。如果說她全部是爲了培養你的話,我也不會相信。”莊欣然笑着站起來打開窗簾說:“我要說的就這麼多,你是一個聰明人。”

莊欣然的話讓我從新認識了小師傅,我本來以爲是爺爺一手把我拉進爺爺的棋盤上的,現在才知道原來拉我進入爺爺棋盤的人是小師傅。

小師傅一步一步的把我從一個平凡的人,變成一個不平凡的人。我不知道是要感謝她,還是要記恨她。

小師傅利用了我達到她的目的,可是爺爺又何嘗不是,利用小師傅來達到他的目的呢。

我現在對小師傅不知道是什麼感覺,說氣恨她吧?她只是想要得到自己的東西罷了。如果不記恨吧,她得到的那個東西,又是我必須要拿來拯救我村子未來的東西。

壁畫上的巨大黑影已經出現了,我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想要打敗他,就要如壁畫中那樣,利用紅色長盒子裏面的東西。

我要打敗這個黑影,讓村子未來的那一幕永遠無法到來。

我看着手裏的信,走出了莊欣然的房間。不知道小師傅在信裏會說些什麼?是告訴我她做這一切的目的,還是告訴我她現在的地址。

我快速的走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迫不及待的打開了小師傅給我的這封信。

(本章完) 我激動的打開信封,伸手去拿出裏面的信。可是我摸了一會,也沒有摸到什麼信。我奇怪的拿起信封倒過頭抖了抖,也沒有看到信封裏面有東西掉出來。

“我暈,這裏是空的,該不會是被莊欣然拿出去了吧!”我閉上一隻眼看向信封裏面,果然什麼都沒有。

不過說信被莊欣然看過倒是有可能,被她拿出去了一定不可能。而且我剛纔打開信封的時候,信封是被粘死的,根本就沒有打開過的痕跡啊。

小師傅給我一個空的信封?難道有什麼寓意。意思我不要瞎折騰了,到頭來都是一場空?還是信封裏面有玄級。

對,一定是信封裏面有玄級。我快速的撕開信封,果然在信封的內側看到了三個字,青城山。

青城山?這不是瘦子的老家嗎,難道小師傅去了青城山!我又找了信封裏外面,確定沒有其他的信息之後,我才把信封丟在了牀上。

信封裏面只寫了三個字,青城山。這個意味着什麼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青城山一行我必須要去。就算小師傅不在哪裏,一定也可以知道一些小師父的線索。

第二天一早天才矇矇亮,我揹着一個揹包,躡手躡腳的從房間裏面走出來。小穎還在牀上熟睡,我一直打地鋪睡在牀邊,所以不會驚動她。

我最害怕的就是驚動老爹,如果被他發現我要出去,打死我都有可能。

我小心翼翼的經過院子,終於來到了大門口。我輕輕的推開大門,突然發現一張臉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的天啊,你想嚇死我啊!”我看清楚這個人是莊欣然之後,連忙關上了大門,抱怨的說道。

“我就知道你會選擇不告而別,你可是才結婚不久哦,你捨得你老婆嗎?”莊欣然跟在我的身後微笑着說道。

“我和她只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實。不,連夫妻之名也沒有,我不承認這門婚姻。”我瞥了一眼莊欣然,不悅的說道。

“哎呦呦,瞥了這麼幹淨幹嘛?我就不相信你那麼猴急的一個人,和你老婆在一起那麼多天,就一點什麼都沒有發生!”莊欣然一臉壞笑的看着我說道。

“我猴急也是對你,對我有感覺的女人。對她我敢對天發誓,我絕對沒有碰她一根手指頭。”聽到莊欣然這麼一說,我連忙看向她,舉起右手豎起三根手指大聲的喊道。

我的舉動,瞬間讓我們之間的氣氛變得尷尬起來。莊欣然臉色微紅的低着頭不知

道要說些什麼。

我也一時間不知道要這麼搭話,就這樣我們一直往火車站走去。太陽在天邊露出了一點頭,紅色的光芒快速的照射出來。

“哇,好美的日出啊,我還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好看的日出呢。”莊欣然看向日出大聲的叫喊道。

“真的很美,像你一樣,給人一種舒服的美。”我看向天邊的日出,不經意的說道。

等我說出來,發現我們之間的氣氛又變得尷尬起來。我這是怎麼了,爲什麼要說這些啊?

“只有這裏纔會有這麼美麗的日出,以後回去再也看不到這樣的日出了。”莊欣然看着不斷升起的太陽,有些惋惜的說道。

“這個好辦,你以後就在這裏生活,我天天陪你看這麼美麗的日出!”我笑着拍了一下胸口說道。

當我說完看到莊欣然那張臉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又錯了。以後天天陪她看日出的那個人是她的什麼人?是她男朋友,是她老公。

我怎麼又說這樣的話啊,我今天是怎麼了,難道就是來破壞氣氛的。

我低着頭不敢看莊欣然,我知道她現在臉色一定很難看。我還是快點走到火車站,快點離開這裏吧。

“你是不是愛上我了。”我低着頭,快速的向前走了,此時莊欣然突然從我的後面問道。

莊欣然突然這麼一問,我一下子愣住了。難道被莊欣然發現了,難道我真的對莊欣然有意思。

“喂,你怎麼突然停下來了啊!”莊欣然沒有想到我會突然停下來,一下子撞到了我的身上。

“對,對不起!”我緊張的對着莊欣然道了一句歉,又連忙走開了。

我現在心裏真的很亂,我承認我喜歡上莊欣然了,她的性感,她的美麗,她的性格都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是我不可以愛上她,雖然我不承認我結婚了。但是畢竟大家都知道我結婚了,如果我真的和莊欣然談了,我成什麼人了。

我懷着一個忐忑的心來到了火車站,我快速的跑到售票處買了兩張去青城山的火車票,然後帶着莊欣然在候車區等候。

我們剛來到候車區,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這個人看到我之後,也連忙跑了出來說:“我在這裏等你多時了,你們怎麼纔來。”

“你等我們多時了?你怎麼知道我們今天會來火車站。”我看着蔡大力,不解的說道。

“呵呵,祕密!”蔡大力一把搶過我手裏的火車票,看了一眼

就快速的奔向售票口。

“你想幹嘛?”我看蔡大力的舉動,更加的納悶了,難道他也要和我一起去青城山?

結果十分的明顯,很快蔡大力就拿着一張前往青城山的火車票,坐在莊欣然的旁邊。

蔡大力剛坐下就從包裏拿出吃的遞給莊欣然,還各種的獻媚,找莊欣然聊天。

我靠,原來是爲了莊欣然來的啊。我看着莊欣然和蔡大力聊得十分的開心,我心裏就十分的不舒服。

不過再怎麼不舒服,我也沒有辦法,人家一個未婚,一個未嫁。我雖然不承認自己結婚了,但是名義上也是一個有老婆的男人。就算我再怎麼吃醋,也只好忍着了。

我氣憤的開始看向四周,突然我又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這個人竟然是瘦子。瘦子今天爲什麼也來這裏了,我今天要出發可是臨時的決定,爲什麼她們都會知道呢。

瘦子在候車廳裏面看了一會,終於還是鎖定了我們。他笑着跑到我們的面前說:“好巧啊!”

好巧?我真的有種蛋碎的感覺。你明明在哪裏找了半天,現在跑過來說好巧,鬼他媽的纔信你吧。

“哇,真的好巧,你要去哪裏啊!”蔡大力見到瘦子,開心的揮着手說道。

“我回家,待了這麼多天了,也該回去了,你們要去哪裏啊!”瘦子笑着坐在我的身邊說道。

“我們真的是太有緣分了,我們正好也去青城山。正好你哪裏的人,不如這次就做我們的導遊如何!”蔡大力激動的說道。

“這個自然沒有問題,去青城山,我保證讓你們吃好,玩好,精神好。我現在去一下廁所,失陪一下。”瘦子再次笑着對我們揮了揮手說道。

我看了一眼瘦子奔跑的方向,那裏是什麼廁所,那分明是售票處好不好。而且他們低劣的小動作,也低劣的太明顯了把。竟然把票拿起來揮動,然後問人去哪裏。車票上青城山三個大字,就算是高度近視都可以看得見。還舉動那麼高,這分明就是告訴瘦子我們要去哪裏,讓瘦子也去這裏地方啊。

瘦子顯然和蔡大力是串通好的,他們都不知道我要去哪裏,他們只知道我今天早上會走。今天第一個發現我要走的人是莊欣然,而且昨天只有她一個人知道我看了小師傅的信。

難道是莊欣然告訴他們說今天我要離開,而且我要離開,他們爲什麼都要跟着?他們到底有什麼目的,難道我即將面對的又是一個新的謎!

(本章完) 瘦子買完票回來正好趕上火車開啓,我們四個人走上了火車,由於我和莊欣然的票是一起買的,所以我們是鄰座。

蔡大力的票距離我們不是很遠,可是瘦子的票,就距離我們有段距離了。蔡大力見我和莊欣然坐在一起,他有些不開心的跑到我們的面前坐了下來。

“先生,這個位子好像是我的吧!”一個身材好辣,外表嫵媚的少女提着一個很美的小箱子走到蔡大力的面前說道。

“我……”蔡大力本想說我們換一下好嗎?可是他的眼睛看到面前這位美女的時候,他兩隻眼睛瞬間直了,嘴巴張得大大的,口水都從嘴角流了出來說:“我是裏面這個座,您請坐。”

“謝謝!”美女禮貌性的說道,十分優雅的坐了下來。

“花癡!”莊欣然看到蔡大力的樣子,扭頭看着我這邊說道。

“的確很花癡!”我也鄙夷的看了一眼蔡大力,然後就看向了車窗外。不是我不想看面前的這位美女,只是我現在腦子亂的很。

當然還有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莊欣然,身邊有一個美女,再去看其他的美女這是最大的忌諱。我纔不會像蔡大力那樣傻,面對一個長期的,一個短暫的,小爺自然會選擇長期的啊。

接下來,蔡大力自然運用他的追女本領。可惜的是這位美女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而且接下里又來了一位蘿莉型的女子,說蔡大力的位子是她的。

蔡大力自然是希望交換,可是這個蘿莉女說什麼也不要換。最後蔡大力羨慕嫉妒恨的看了我一眼,無奈的走開了。

新來的蘿莉女也十分的美麗可愛,她的氣質絕對的卡哇伊,是我喜歡的類型。 我的大灰狼先生 名門新妻 我都被自己的好運氣給折服了,四個人的對面坐,竟然三個大美女,還是把我包圍在裏面的。幸福來的太突然了,我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我正在開心的時候,突然感覺口袋裏面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我的手機自從來到家裏就沒有響過,一是農村沒有信號,二是農村根本就沒有人用手機。

我十分的好奇,誰會在這個時候找我呢。我拿出手機,看到手機上QQ頭像在閃爍。

我打開QQ一看,原來是蔡大力這個小子發來的信息:“你臭小子真走桃花運了,記得給兄弟留一個啊!”

“是桃花運嗎?我看是桃花劫吧!”緊接着一個QQ在我們的下面說道。

我操這是,我現在纔看清楚。我現在不是在和蔡大力聊天,我現在是在一個QQ羣裏面。這個QQ羣的名字叫帥靚四俠,而下面出現的那個QQ號,看頭像就知道是瘦子的。

“你妹,誰把我拉近這個羣

的,羣名也太那個了吧。”我有些鬱悶的說道。

“羣名太霸道了吧,這是我取的。這個羣裏只有我們四個人,以後聊天方便。”蔡大力發了一個壞笑的表情說道。

“奶奶的,QQ這東西,猴哥我還不怎麼會玩,我來研究一下。還有小軒你要注意了,你最近有桃花劫。” 奉子追妻:爹地,上! 瘦子斷斷續續發了六七條,才把這一句發完。

“你就是羨慕小爺吧,小爺纔不信什麼桃花劫呢!”我得意的說道。

“對啊,有那麼多美麗的女子,就算是桃花劫我也願意啊。不是有句詩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蔡大力花癡的說道。

我笑着退出了QQ羣,沒有想到蔡大力竟然用這樣的方式,方便我們聯繫。只是莊欣然爲什麼沒有說話呢?我可看到我們四個人的QQ頭像都是亮的,也就是說,莊欣然也在線。此時她還在玩着手機,難道她對我們的話題不感興趣。

我也沒有多想,人家女孩子不喜歡聊這樣的話題很正常。我把手機放在口袋裏,依舊看向窗外。我不敢看向面前的兩位美女,她們真的是太好看了。我怕我看了之後失態,這樣在莊欣然的眼裏也就和蔡大力沒有什麼區別了。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要躲避,就可以躲得了的。我突然感覺到有一隻腳在我的腿上輕輕的摩擦,她沒有穿鞋,滑嫩的皮膚碰到我的腿時,刺激感是那麼的明顯。

我驚恐的往後坐了坐,可是火車上座位空間十分的狹小。就算我坐到了很後面,她的腳還是很容易夠到我的腿。

腿上的挑逗讓我有些慾火焚燒的感覺,我現在可是童子之身,微微的挑逗足以讓我欲罷不能。而且昨天我才被莊欣然挑逗的不行,現在我真的有種想要發泄的衝動。

對面坐着兩個女子,面前的桌子還有桌布。這個桌布很長,根本就看不到裏面是誰的腳。

我臉色微紅的看向對面的兩位女子,她們都在低頭玩着手裏的手機,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我真的想掀開桌布看看是誰的腳,可是又怕被我身邊的莊欣然發現。

哪隻腳還在不停的摩擦,而且她現在不限於腿肚的位置,而是慢慢的向上移動,甚至向那個地方移去。

我從來就沒有體會過這樣的感覺,雖然以前有女朋友,不過我從來沒有做個這樣的事情。我現在又緊張,又刺激,額頭全是汗水,臉色也紅的有些不自然。

太刺激了,我有些要忍不住了。無奈之下我只好把臉靠在桌子上,利用桌面的涼度來降低臉上的溫度。

“你臉色怎麼這麼差,是不是哪裏不舒服啊!”莊欣然見我趴在桌

子上,關心的問道。

小爺的確不舒服,被弄得脹痛難忍無法發泄怎麼可能會舒服啊。

“他不會有什麼病吧,現在發作了。”對面的嫵媚女,有些擔心的問道。

你丫的纔有病呢,不是你的腳我能這樣嗎?我雖然不知道是誰的腳,不過我相信一定是這個武媚女的。畢竟蘿莉女都是天真可愛型的,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我沒有事情,就是突然肚子痛。喝點熱水就好了,你能不能幫我倒一杯熱水來。”我痛苦的看向莊欣然說道。

我現在要把莊欣然支開,只要她走了,我就可以看看到底是誰在調戲我了。

“哦,好的!”莊欣然見我難受的樣子,連忙起身去幫我倒水。

就在莊欣然起身的時候,哪隻腳竟然抽走了。而且這個時候那個武媚女也起身準備離開。

你妹的,算你跑的快,有種你再來,看我抓不抓的住你。

我痛苦的趴在桌子上,剛纔的刺激讓我很難受,現在連坐起來都困難。

莊欣然很快就端着一杯熱水走了過來說:“來快點喝了吧。”

我接過熱水放在面前,我現在哪裏是想和熱水的,我現在想要發泄啊。

現在誰可以讓我噴發,那纔是真的救了我啊。我腦袋剛想要噴發,竟然就感覺到有人拉開了我褲子的拉鍊,然後出現一雙溫柔的手。

我瞬間驚恐的看着對面,此時對面竟然一個人也沒有。我剛纔明明記得武媚女想要走的,但是我沒有看到她離開啊。現在甚至連蘿莉女也不見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就在我不可思議的時候,突然一陣溫暖的感覺流遍我的全身。這是嘴脣的感覺,她竟然幫我……

“你怎麼了,是不是肚子疼的厲害啊!”莊欣然連忙看向我的肚子說道。

“不是的,我是突然感覺肚子舒服多了,我沒有事情。”我現在當然舒服啦,沒有什麼比這種感覺還要舒服的了。

我臉色也開始變得更加紅潤,就連額頭上的汗水也多了起來。我身體也不自覺的開始抖動,快,快,快噴了啊。

“你都這個樣子了,竟然還說沒有關係。”莊欣然擔心的起身向着前面的車廂跑去。

不要去,我真的沒有關係,我這真的是舒服的反應啊!

莊欣然剛跑出去,噴泉瞬間就噴發了。我全身的漲熱也在這一刻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身體無力的趴在了桌子上。

我感覺到她還沒有出來,好像在幫我處理一下。我突然感覺這個女的還蠻細心的,可是這個人是誰?爲什麼要這樣做呢?

(本章完) 我感覺身體恢復的產不多了,就快速的做起來。這個時候誰坐在座位上,一定就是誰做的。

我猛地一擡頭,發現對面兩個女孩子竟然都坐在她們的位子上。她們一邊喝着飲料一邊看着手機。好像剛纔的事情不是她們做的一樣。

我有些鬱悶了,我沒有見她們離開,更沒有看到她們回來。難道是她們兩個一起做的?這個不可能吧。就算我希望是,她們也不可能這樣做啊。

我突然發現了有些細節,蘿莉女的嘴邊竟然有一些晶瑩的液體。這個液體完全不是她手裏的飲料,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是蘿莉女。

我看完了蘿莉女,又瞥了一眼嫵媚女。發現她的嘴邊竟然也有一些晶瑩的液體,這個液體和她手裏的飲料也完全不一樣。

我瞬間就傻了,難道真的是她們一起做的。她們可是素不相識啊,竟然同時爲我做那個事情。這是爲什麼?她們的目的是什麼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