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嶽策此刻正閉着眼,彷彿在不斷熟記。少女見此也是欣慰,

至少也還有點認真的心麼,從這一點上,本姑娘先暫時認定你是我的神主了。

此刻的嶽策也正如同少女所想的一樣,將哪吒所傳授的控器之法完完全全地記在腦海裏,並且嶽策感覺到在自己每領會到這法門中的一個要出之時,身後的封神榜似乎便隨着自己的血脈而一陣跳動,雖然對於這如同超能力一般的力量無法置信,不過這種感覺實在是無法言明,而且嶽策的領悟的速度卻是在不斷加快,身後的封神榜便如同一點點融進自己的身體一樣……

又過了一段時間,

當天快要矇矇亮的時候,在哪吒略帶期待的眼神之下,嶽策睜開了眼睛。

哪吒察覺到嶽策身後的封神榜不知何時消失,出口問道:“完全明白了麼?”

嶽策卻是一臉苦笑,道:“雖然到現在對這個世界的力量還是有點懷疑,不過確確實實——”

一伸手,金光一閃,那道熟悉的卷軸出現哪吒的面前。

雖說覺得嶽策的天資不錯,不過沒想到對於道的領悟這麼快。哪吒心中咂舌。

“那你現在打開試試?”哪吒繼續要求。

“對於這個你們口中的至寶,我現在只有大致的瞭解的作用,關鍵之處還是無法理解,或許是因爲我對世界還是有點無法接受,加上這件至寶也並不是攻擊類型的,所以目前來看,我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正在使用他。”

“也就是說你現在只能拿出來,那不就是說這道封神榜只是廢物麼?”哪吒一個白眼。

嶽策聞言卻是高深莫測一笑,“這到也不是——你伸出你的左手看看。”

哪吒將信將疑地將左袖捋開,卻是看到在自己這白淨細嫩的膀臂上有着一個奇怪的圖案。像蓮花又不太像,像雲朵也不算,總之就先當做一個奇怪的圖案。

“這就是你與我立誓的證明了,我的左手也一樣,你看。”

就算是這樣,本姑娘也沒什麼感覺奇怪好吧!

“雖然不知爲何,我卻能明白這兩個能夠共鳴,至於作用,也不太清楚,或許以後就能明白了吧。”

哪吒又道,“那還不是什麼用都沒有嗎?”

“那就要說到第二個作用了。”說到這,嶽策面色則是有點複雜,有點壞笑又有點嚴肅。因爲——

“哪吒,話說回來,以後的事先不說,你還要帶我去一趟東海。”此時的嶽策的面容則是完全嚴肅了。

“東海?”哪吒一愣,接着恍然大悟,臉色一陣青,“你怎麼知道?難道說這就是說這封神榜的作用。”

當然,嶽策此刻的心內也是有點複雜,這封神榜別的不說,這第二點就開始不科學了,被簽在榜上的人的簡歷檔案居然一五一十地印在嶽策的腦海裏,而因此嶽策也具體明白了此時的情況。

哪吒的人生已經有一處很重要的地方被自己改變了!

割肉還父,剔骨還母。

沒錯,就是這一處,雖然這個世界的哪吒的性別跟那個自己所知的哪吒的不同,不過遭遇卻是幾乎相同的。因爲哪吒打死夜叉李艮,打傷敖丙,大鬧龍宮的事最後被龍王逼迫還了父母精血。

不過這個事情卻是由於那架波音74的亂入而改變了。但是——

嶽策能夠感覺到手上的封神榜的勸告,就是帶着哪吒去東海瞭解這段恩怨。這對雙方都有好處。

“去東海?”哪吒聽到嶽策的勸說,卻是第一次有點猶豫,“本來本姑娘都決定以死謝罪了,不過還不是你的那隻怪鳥搗的亂啊!現在本姑娘就算去東海也沒什麼用啊!打傷了三萬多的蝦兵蟹將的怎麼還?難道還要接着自殺嗎?”

“三萬多?怎麼會那麼多?”嶽策則是有點驚奇,“你怎麼做到的?”

寫寫小說就無敵了 指了指身後的渾天泛海綾,哪吒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那是我忘了這條渾天綾天生對水有相生相剋的作用,所以……”聲音越來越小,幾不可聞。

嶽策:“……”

那之後也就是哪吒現在已經完全不需要蓮花化身這一辦法了,提起蓮花化身,嶽策突然想到了一個人。

“那你有沒有想過找你師傅太乙真女?”

提起太乙真女這個師傅,哪吒更加委屈,低着頭,“或許師傅也認爲哪吒做錯了吧?否則最後也不會對哪吒袖手旁觀。”

聽到哪吒第一次用哪吒這個名字來自稱,覺得新鮮的同時,嶽策感到這個太乙真女應該對哪吒從小就很寵愛吧。

“要不我們就先去一趟乾元山?”嶽策提議。

哪吒鄙視:“你連飛都怕,難道要走過去麼?”

“當然是走過去了。”嶽策抹了一下頭上的冷汗,理直氣壯。

看着天色不知不覺地亮了,看了看不遠處的陳塘關城,哪吒站起身,拍了拍衣服,又望了望南方。

“金光洞麼?”哪吒低語,再次看向嶽策,“既然你得到了封神榜,就應該知道了未來的封神大戰也必須要參與,如今浪費時間來處理哪——本姑娘的私事,你不覺得無聊麼?”

嶽策也站起來,又一次打量着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笑道,“我也是第一次來這個世界,也不知道怎樣才能回去,而你是我在這裏認識的第一個人,我已經當你是我的朋友啦,所以朋友的事肯定要管啦!”

“……”聽着嶽策的話,少女不知道該用一副什麼樣的表情來對待,一副複雜的樣子。

“朋友麼?”

“那好吧,不管師傅同不同意,咱們就去一趟乾元山金光洞,求師傅原諒。——用走的。”哪吒重新恢復一副元氣少女的樣子,一指南方。

“歐耶!加油”嶽策在一旁打氣。“那咱們立刻出發……嗯?”

剛前進幾步,不見後面的動靜,嶽策納悶的同時,回過頭。

哪吒在這一瞬間突然撲了上來。

“……算了,就當本姑娘欠你的吧!”聲音的無奈但卻無法隱瞞害羞。

溫軟的嘴脣貼了上來,擠壓着嶽策的上下脣瓣。

嶽策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同時,只是覺得冷玉生香,少女的身體也是一陣酥軟,而後——

兩人的左手的那道奇異的紋路同時光芒大震。

返回2006 誓言正式成立。

遙遠的崑崙山。

玉虛宮內。

坐在高處的一位威嚴御姐望着站於下方的銀髮少女,淡淡說道。

“子牙,你與爲師學道時間也久了,不過你仍有塵緣之劫要經歷,這一次下山你且去參與封神大戰,助西周伐紂。爲師賜你打神鞭與四不像兩件寶物,你且去吧!”

“弟子謹遵師尊之命。”銀髮少女接過兩件寶貝,便果斷離去下山。

看着自己這遠去的最小的徒弟,威嚴御姐則是一陣欣慰。

雖然在自己衆多徒弟衆中,銀髮少女雖然境界不算高。不過——、

想到這,威嚴御姐不禁感嘆起來。

子牙,你可是這場封神之戰的重要參與者啊…… 這晝舞大陸雖然遼闊,不過大海與山脈卻是佔了五成,而其餘的才能算的上尋常百姓所居住的城鎮或者山村。

就比如這處名爲清水的城,小城遠離朝歌,所以看似動亂也還沒有到達這,並且這裏也是屬於南伯候鄂崇禹的管轄的封地之內,一切都還是繁華富盛。

而此時正值清晨這段最清新的早晨,綠意盎然,城內的百姓也是

一男一女正走進這清水的城門,男子穿着一身與周圍人不同的服裝,白色大褂一直延到膝蓋之下,顯得與周圍人不同,並且一臉好奇寶寶打量着這既看似古色古香又高大雄偉的城池,而一旁身穿紅裙並且身後飄着紅綾的少女則是無奈地扯着男子向裏走去。

不用說這兩位便是嶽策與哪吒。

哪吒一邊看着四周的建築一邊叮囑着嶽策:“看來當物之急是帶你去換一套衣服,畢竟你這種奇裝異服實在太惹人注目了。話說你們那個世界打扮的都這個樣子麼?”

嶽策此刻纔看着身上的白大褂,有點不好意思道:“也不是啦,這是我因爲對醫生的太過喜愛,額,醫生就是你們所說的郎中或者大夫啦,所以個人不管是在醫院工作還是平常都喜歡穿着醫生大褂的。怎麼?我覺得挺帥的。”

怎麼說呢?就是有點過於拉風,讓人不想與你走在一起……

哪吒這時下決定,繼續拖着嶽策向前方走去,“不行,我看還是必須帶你去這裏的衣莊鋪幫你重新做件衣服。看這清風城還算不小,應該會有的。”

向路邊的行人問明衣莊的具體方向,嶽策兩人便向指的方向走去。

半路上,哪吒想起來問嶽策。

“對了,嶽策,你說你懂郎中?”

“當然,實習醫生,也就是準醫師,如果不是這次的事件,應該就是實習醫生了!”嶽策一臉自傲的說道。

因爲從小的身體虛弱,體質一直屬於兩天小病,五天大病。家人爲此華夏滿市走,但是一直也沒有什麼顯著的效果,不過倒也奇怪的是,直到後來由於隨着年齡的增長,不但嶽策的這種體質消失了,而且因此嶽策也對醫學有了深深的喜愛,以至於後來也因此出國留學,更進一步的去研究醫學。

來到這個世界的嶽策有時候就會想,如果實在在這混不下去,不如自己開個醫館算了,雖然自己主要學的是西醫,不過對於中醫方面,最基本望聞問切的還是明白的啊。

“不用作白日夢了,本姑娘也從來不生病的,因爲仙將自從修煉後就是爲了躲三災,長生不老的。而且在修煉的仙將之中,有專門的爲了輔助而修煉仙醫術的仙將,哪需要你說的那麼麻煩。”哪吒在一旁出言打擊嶽策。

“你以爲所有的百姓都會請的起所謂的仙將的麼?”嶽策卻是嚴肅地否定,原來的那個世界就算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職業中,光是電視上以及業界傳聞的就不禁讓自己一陣作嘔。自己怎麼也不想到,居然有的醫生能夠爲了一己之私,做出高價售藥甚至亂開藥的事。做醫生第一方面的醫德就完全的不過關。

“雖然不知道這裏的貨幣交換的方式以及價值,但是相比之下有富人就應該有窮人吧,富人生病可以找醫生,窮人生病呢,即使是找到醫生,你能確定醫生就能正眼相待麼?”

哪吒看着眼前的嶽策不似平常笑嘻嘻的模樣,而是一副從未有過的正經樣子,想了想,自己是總兵的女兒,二是自幼拜仙爲師,雖然沒有過疾病的痛苦,但是看到嶽策的樣子,不禁也嘆息:“知道啦,知道啦,本姑娘不該嘲笑你行了吧?如果能安全度過這場大劫,你就當你的醫師行了吧?綢緞鋪到了,先幫你換件衣服可以把?”

不知不覺,在兩人交流的時候,目的點就已經到了。

一座不算大也不算小的衣莊店,裏面的顧客也是濟濟一堂,看樣子名氣也不算小。

嶽策看着眼前的牌匾,讚歎“瓊衣莊,名字既不麗豔也不俗氣,倒有一股天上織錦之意。就從這名字,咱們就去這裏買衣服吧?”

剛要進去,便看到身後的哪吒卻是皺着一副眉頭,目不轉睛地看着衣莊。

“怎麼了?”

哪吒卻是一副摸不着頭腦的樣子,低低地說道:“總覺得這家店,有點奇怪,不過具體哪裏奇怪?我也不知道。”

“那就別想了,我現在都有點好奇這個世界的衣服有怎樣的式樣呢?對了,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還是問你一句,錢你帶了吧?”

哪吒聞言:“……錢?那是什麼玩意?”

嶽策:“……”

“不會吧!你應該知道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我怎麼會有這個世界的貨幣啊!難道你要我將這紅色老頭紙交給他們換衣服嗎?”嶽策大叫,他從都沒想到居然在最關鍵的時候出了一個最重要的錯漏。

而哪吒卻是一臉無畏,爽快地笑道:“放心啦,以前我在陳塘關城去酒樓吃飯,去綢莊買衣服從來不花錢的……相信這裏的百姓也是一樣的好客吧……”

“那是因爲你母親是總兵的緣故吧!算啦我們今天還是回去,照這樣來說,我們今晚又要露宿街頭,已經吃了四天野味了,四天啊!而且還是叫不出名字的野味啊!”說完,嶽策便要回頭,卻一把被少女拖住了。

億萬繼承者追妻:九十九次說愛你 “放心啦,既然來進去吧,先看看有沒有適合你的衣服再說,實在不行就用你身上的這白大衣換就是了,看你這身衣服的質地不是我們這個世界,或許他們會感興趣吧!”從某種方面,哪吒也屬於與嶽策同一類型的人,樂觀過頭了。

看來要穿霸王衣了……

無奈的嶽策只好膽戰心驚跟着哪吒進了這所謂的“瓊衣莊”。

剛進衣莊,便有一位店內夥計的男子迎了上來,笑容滿面地說道。

“兩位客官,看樣面生啊?來本莊,不知要選用什麼樣式的衣服呢?”

哪吒只是指了指身後的嶽策,一邊打量其他處,也不看夥計,“本姑娘就不用了,你就幫我身後這傢伙找身適合他的衣服吧。”

“好嘞,看客官這幅好身材,本店的衣服肯定有適合您的!不過從客官身上這白色衣服的與衆不同外,看來也只有瓊衣區內的衣服適合你了……”

聽名字就覺得,應該是最貴區的衣服,爲此,嶽策只能一臉複雜的笑容。

“……啊,是啊。”

看樣子,穿霸王衣的罪名要穿定了……

果然,當來到瓊衣區內,看着眼前五顏六色,各種各樣華麗、古樸的衣服,看着夥計對每一件衣服吹的天花亂墜,唾沫四濺。好似天上地下,就是帝王世家,神仙專用的了!

“客官,說了這麼多,不知您要選哪一件了呢?”

“哎,那個,哪吒姑娘,你也別光打量了啊,好歹幫我選選啊……”嶽策拍了拍哪吒。

而哪吒則是事不關己地說了一句,淡淡說道:“這傢伙倒是挺喜歡身上的大衣款式的,你就照着這件用你們店內最好的料子來一件吧。”

夥計一聽,立道:“好嘞,不過,瓊衣區的一般都是由我們莊主親自制作,所以能不能在訂做之前,能不能先交一下訂金。”

嶽策:“……”

不好,重點來了。

嶽策咳嗽一聲,看向哪吒,眼神無比嚴肅:“哎,人家叫你付押金呢,你倒是‘付’啊!……”

哪吒沉思了一會,問夥計:“押金多少?”

“不多,就七個玄靈石。”

“喔,原來是七個石頭啊,你等等啊,本姑娘去莊外面找一下看有沒有石頭,嶽策你先留在這。”

“不用了,這種事,還是我來做吧,我出去找吧,你留在這,哪吒你本事大,溜得比我快,還是我去吧!”

“那更得本姑娘去了!”

“這種事怎麼讓姑娘家去做呢!還是我這個男人去吧!”

“……”

“……”

看着眼前忽然爭執起來的二人,機靈的夥計立馬明白了怎麼一回事,不過依然滿臉笑容,以一種柔和的聲音問道。

“二位是不是忘記帶錢了?”

嶽策與哪吒同時右拳一拍左手,點頭讚歎夥計。

“對,對啊,!是忘了帶錢,多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哈哈…………”

“這樣說來,兩位就是來穿霸王衣的嘍?不用說了,小的明白了。三莊主,有兩位客官要穿霸王衣,向您請示——”

夥計突然向着後門的方向喊了一聲,便把守住前門,防止嶽策二人離開。

這時店裏其他正在工作的夥計們也紛紛停下了手上的活,盯向這邊,而一些客人也是放下了正在挑選的衣服,興高采烈地看着熱鬧。不過瞧他們的幸災樂禍的眼神,或許將嶽策哪吒二人已看成囊中之物,磨刀待宰了。

突然,一旁傳來“嗖”的一聲,一道身影如同一陣風地從後門來到前廳。

“居然有人敢來咱三娘娘的莊內穿霸王衣,活的一定不耐煩了!”

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隨着這陣風一起傳來。

而首先印入嶽策二人眼簾的卻是一把具有半人高並帶有金色龍紋的剪刀。

“好大的剪刀啊!”嶽策與哪吒不禁讚歎。

“剪了你們喔!”奶聲奶氣的聲音再度響起…… “剪了你們喔!”

這道奶聲奶氣的聲音不禁引起了嶽策與哪吒的注意,於是二人細眼望去。

雖然穿着一身水綠色的短裙,不過卻是過了膝蓋,兩道沖天辮,再配上稚嫩的臉蛋,再加上小巧玲瓏的身材,配合了身旁的一個幾乎等身高的剪刀。讓人的第一眼便是可愛,忍不住想上前摸摸頭。

“莊主,就是他們兩個,沒有錢居然也想來買莊主親自制作的衣服,實在瞧不起咱們的店了。”夥計似乎看到了瓊衣莊的主人一般,指着嶽策哪吒二人對着小女孩的方向稟報。

“喔?就是他們兩個麼?今天咱倒要看來是來一次殺雞儆猴,居然也敢在咱的莊上撒野。”小女孩聽着店內夥計的話後,雙手“咔嚓”“咔嚓”地撥動着金色的剪刀。

嶽策以一種親切的態度看着小女孩,上前“和藹”地摸了摸她的頭:“小妹妹,不能亂碰這樣危險的東西喔?雖然是這位大姐姐的錯,不過也要讓你的家人過來處置才行啊,你還小,來,大哥哥,這裏有塊巧克力,拿去吃吧。”

一邊將過錯不露痕跡地推到身邊少女哪吒的身上,一邊用身上殘留不多的零食來賄賂這家店主人的孩子,以爭取寬大處理,想想,自己真是太聰明瞭哎!嶽策明顯將眼前的小蘿莉看成是店主家的孩子了,卻沒注意到一旁的夥計們張得大大的嘴以及驚駭的臉。

“不好,三莊主最討厭別人說她小了,這一下,這對男女性命不保,起碼半條命是要交代在這了。”

“對啊,上次,就是有一個客人進來嘲笑三莊主的身高問題,結果被三莊主的金剪刀直接給剃了個乾乾淨淨,雖然說小命還在,不過看那樣子,這一輩子恐怕都碰不了女人了。”

“……”

……

此時,來不及看小蘿莉的眼神,起初向嶽策他們介紹衣服的夥計,卻是出了頭,指着嶽策二人,怒道:“你們眼睛瞎了麼,這位便是瓊衣莊的莊主,居然還敢說莊主小,不知道這是莊主的逆鱗麼?還不向莊主賠罪。”

什麼?這個小蘿莉是莊主?嶽策不禁睜大了眼睛。

“她,她,她,這小蘿莉是這家店的主人?開什麼玩笑。是吧,哪吒,你說這——”

剛想將這個笑話告訴身邊的哪吒,不過從剛剛就不出聲的哪吒卻是開口了。

“嶽策,恐怕這個小姑娘,就是這家店的主人,而且不光如此,還是一個修道者,修爲絕對要在紅色仙將甚至之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