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裡面有女人?這怎麼可能?

「什麼女人?」他問道。

「不不不……不是女人,是一隻野貓,這隻貓好肥,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廖科繼續說道。

「一號!不太對勁……」一旁的一個暗部的人提醒道。

每一個小組內部稱呼自己的人都是用號碼來稱呼。

被叫做一號的男人仔細地看著廖科。

「肖功勛是什麼情況?」他問。

「肖功勛……他,他居然暗戀我,在沒經過我的同意他就奪走了我的處男之身……我好害羞!」廖科喃喃低語。

聽到這傻子都知道有問題了,一號簡直是不可思議!

自己的催眠還從來沒有失效的時候,這次是怎麼了?

「醒!」他打了個響指。

廖科眼睛一瞪,他直勾勾的看著面前的人。

「你是什麼人?」一號詢問。

「我是你爹……」廖科回答。

一號猛地站起身,他馬上扭頭四下看去,這個廖科明顯就是一個普通人,他是絕對不可能抵抗自己的催眠的,一定有一個高手干擾了自己的手段。

他的目光落到了樂天的身上。

樂天睜開的眼睛早就閉上了。

「別裝了……為什麼要打擾我們的詢問!」一號哼了一聲。

樂天理都沒理,他依舊閉著眼睛。

「如果你再不睜眼,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一號手一揮。

幾個人馬上圍住了樂天,他們不但會一些異術,自身的實力也是不低的……

其中一個突然向樂天伸出手,可是他卻抓了一個空。

「咦?」這個人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手。

他明明就看到樂天在他的面前,可是卻沒有抓到什麼東西,他的手穿過了樂天的身體。

「幻象?障眼法?」

一號哼了一聲。

他眯了眯眼睛,這個傢伙還挺棘手的!

「你想阻擋我們暗部的調查?」他看著樂天的影子。

他知道樂天人早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可他依舊沒動,只是對著自己的同伴使了個眼色。

地上躺著的樂天依舊沒有動,也沒有回答他。

「天羅地網!」

其餘幾個人快速的佔據了幾個角落,他們的手裡拋出了一個銀色的小網,看起來這種低級的天羅地網是暗部的標配。

「現身吧……你跑不了。」一號站在天羅地網的中間。

樂天的影子突兀的消失了。

一號還真的有點疑惑了,這個人去哪了?

騎驢仗劍 「一號,天羅地網裡面沒有東西。」四號提醒道。

如果被天羅地網罩住,他們是會有感覺的,現在天羅地網裡面除了一號,根本沒有別人。

一號靜靜地站在中間,他在思索,這個傢伙到底要幹什麼?

四號突然感覺自己有點擠的慌,他奇怪的看了看身邊,身邊什麼都沒有啊。

「喂!你踩我腳了。」

一個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卧槽!」

四號嚇了一跳,他差點連天羅地網都扔了。

所有人都看著四號。

樂天突然出現了,他笑呵呵的看著這幾個人。

「幹嘛?即使你們是暗部,你們也沒有權利私自對其他人普通人出手吧?」他問道。

「你到底是敵是友?」一號謹慎的看著樂天。

這個傢伙剛剛這一手就不簡單了,如果真的起了衝突,他們不能保證自己可以拿下對方,或者絕對保證自己全身而退。

「如果我是敵人……你覺得剛剛你們該倒下幾個?」樂天反問。

一號一愣,他一揮手,其他幾個人收起了天羅地網。

「你有什麼目的?」他看著樂天。

「我的目的很簡單,我和他都偷了一點古董,我不想這件事被別人知道……僅此而已。」樂天很光棍的說道。

夫人你人設崩了 他估計暗部不會在意這些東西,因為施紫竹他們就不在意。

一號眼光閃了閃,果然不再去提這件事。

「你們要去東海古墓?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去了,現在裡面的危險程度高的可怕。」樂天看著一號。

「你進去過古墓,和我說一下裡面的情況。」一號開口了。

「不好意思,這個我可真的是無可奉告,我們走的那條路已經被千斤閘門給封死了,其他的路我也不清楚……不過那古墓里的機關極其的陰毒,並且裡面最重要的東西已經沒了。」樂天攤了攤手。

「你說的是帛簡?」一號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帛簡在哪?」一號問。

「一個叫西塞的老外帶走了,這個老外以前在山海市大學裡面當教師,被我發現他的目的之後,他就失蹤了,說實話……我也沒想到他會在這古墓里出現,這個人的手下有不少的人,都是雇傭兵!」樂天簡單地說道。

一號看著樂天,良久之後他點了點頭。

「謝了。」他痛快的轉身離開了。

樂天看了看那個內勤小女警,這姑娘睡得真香,他又看了看廖科,廖科的問題也不大,他在自己柳葉的壓制下,大腦的記憶系統幾乎沒有受到傷害。

不過樂天估計這傢伙不睡個一天半天是不會醒的。

樂天突然有了一個極其惡搞的想法,他將廖科搬到了拘留室裡面的小床上,然後將小女警也搬上了床,就放在廖科的裡面。

將兩個人搞成相互擁抱的姿勢。

搞好之後,樂天笑呵呵的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大搖大擺的關上了拘留室的大門離開了。

至於這一男一女醒了之後會發生什麼,那就要看老天爺怎麼想了……

樂天離開了山海市警局,隨意找了個早點攤就準備吃點東西。

一個姑娘毫不客氣的坐到樂天的對面。

樂天看了她一眼,毫不猶豫的想要起身離開……這個姑娘的飯量巨大,他可請不起,即使是早餐他也請不起……

「你要是敢走……那就別怪我不客氣!」蟲蟲惡狠狠地哼了一聲。

樂天停下了腳步。

「你想怎麼不客氣?」他看著蟲蟲。 蟲蟲仔細地想了想。

「首先我要追求你!」她說道。

「我拒絕!」樂天毫不客氣的說道。

「如果你拒絕……那我就開始殺你身邊的女人!你接觸一個我就殺一個!將她們全部殺光,你就會喜歡我了。」蟲蟲看著樂天。

樂天吸了口冷氣。

如果這個女人真的想要這麼做,自己還真的是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

畢竟一些小蟲子也是致命的!

「你敢!」樂天惡狠狠地的瞪著蟲蟲。

「我有什麼不敢的……反正你又殺不死我。」蟲蟲無所謂的說道。

樂天沉默了足足三分鐘,他果斷地重新坐了下來。

「想吃什麼隨便點!我請客……」

蟲蟲看著這個非常識時務的男人,她笑呵呵的點點頭。

「老闆……先來十斤包子!」她大喊道。

樂天無語的看著蟲蟲,這特么幸好是吃早餐啊,這如果是吃晚餐自己又特么要變窮光蛋了。

「我說……你這個肚子里除了胃是不是就沒有別的東西了?」 重生極品紈絝 他看著蟲蟲。

「不是啊。」蟲蟲回答。

她一邊飛快的大吃,一邊對著樂天伸出手。

「幹嘛?」樂天問。

「帛簡的照片給我看看啊。」蟲蟲說道。

樂天拿出手機,翻出了那張照片,蟲蟲仔細地看了看,她馬上將這張照片發到了自己的手機上。

樂天拿回自己的手機。

「我提醒你,暗部又來人了……這次來了一個催眠的高手,你小心點。」他說道。

「你這算是關心我嗎?」蟲蟲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蟲蟲笑呵呵的點點頭。

「那我走啦……」她站起身快速的消失了。

樂天看著這姑娘的背影,這還真的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吃了自己一百多塊錢的早餐才是這個姑娘的真正目的吧?

「老闆結賬……」樂天喊道。

「好嘞!」

早點攤老闆笑呵呵的來了,樂天剛剛掏出錢,一隻手卻攔住了他。

「等等,等等,還沒吃完呢。」一個老外突然出現了。

樂天瞪著眼珠子,這些傢伙都是商量好的嗎?

一個走了,另一個馬上過來,這些傢伙是怎麼知道自己會出來吃早餐的?

早點攤老闆看了看這個老外,又走了回去。

「我說……暗部現在來了不少的高手在找你,你特么居然還敢留在東海市?」樂天看著西塞。

「別人怕暗部,我可不怕……」西塞哼了一聲。

樂天挑了挑眉,這傢伙一定還有什麼後續的手段。

「老闆……十屜包子。」西塞喊道。

「好嘞。」老闆喜滋滋的又端來了十屜包子。

西塞狼吞虎咽。

「難吃!太特么難吃了,這華夏的早餐就沒有麵包果醬嗎?吃這麼油膩的東西對身體不好……」他一邊吃還一邊嘟囔。

「你夠了啊,沒看老闆那邊菜刀都拿起來了!」樂天指了指。

西塞抬頭看了看,早餐店老闆的手裡的確拿著菜刀。

西塞撇了撇嘴。

「我們該談談了……」他說道。

「談什麼?」樂天看著西塞。

「我會繼續尋找其他的幾塊帛簡,在我得到其他帛簡的消息之後就會通知你,你要過來幫我!」西塞看著樂天。

「你就不怕我也得到了所有帛簡上的消息之後,我會捷足先登嗎?」樂天奇怪的問西塞。

「我不怕。」西塞很定的回答。

「為什麼?你如果把我當好人那你可大錯特錯了。」樂天看著他。

「你不是好人,但是你明顯對那個秘密並不感興趣,你是一個奇怪的人,是我見到的最奇怪的傢伙……沒有人會對永生不感興趣!你是一個例外。」西塞慢慢的說道。

樂天撇了撇嘴。

「你想去哪?」他問道。

「不知道,有一些消息出現的非常突兀,我要去考證一下,反正我不會一直麻煩你,除非到了關鍵的時刻。」西塞搖搖頭。

「那好吧……我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條件了,唯一的條件就是你不要再隨便殺人了,特別是我們華夏人!每次你得到的帛簡我只要一張照片,其餘的我都不要!」樂天說道。

西塞點點頭。

他不斷地大嚼小籠包,他的大嘴一張開至少可以塞三個小籠包。

十屜包子用不了十多分鐘就下了肚。

「呼……難吃啊。」西塞又吐了口氣。

他站起身看了看樂天,給樂天留下了一個聯繫方式,樂天也將自己的電話給了西塞。

兩個原本完全對立的人,居然成了一個口頭的合作夥伴。

沒有人提什麼簽訂協議,一個簡單的口頭合作已經足夠了。

西塞離開了,樂天看了看他面前堆成了一個小山的包子籠,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沒吃早飯呢……

「老闆……再來十屜包子!」樂天吼道。

媽的,以為自己不能吃還是怎麼的?

最後樂天足足付了三百塊錢的包子錢,他拎著剩下的包子返回了警局。

「幹嘛?」 曙光之門 蘇紫影看著樂天手裡的包子。

「帶給你的早飯,不吃早飯對身體的傷害很大。」樂天說道。

蘇紫影眨了眨眼,到是也沒客氣的接過來慢慢的吃著。

庄哲突然走了進來,他看到包子也毫不客氣地拿起一個就往嘴裡塞。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