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表情嚴肅的說道:“四周好像有情況,我們被什麼盯住了。”

雲離趕緊跟着點頭。

我沒他們那麼敏感,所以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蔚軒眉頭緊皺,眼珠挪動幾下。說道:“是幻夢獸,大家小心點,千萬不要回頭。”

幻夢獸曾經聽姥姥說過,一種類似人的變異野獸。

至於怎麼樣才能變異成幻夢獸我不知道,但知道的是,這種獸喜歡站到人的身後,等着那個人回頭。

只有回頭看了夢幻獸的眼睛,就會昏迷,然後進入它給你製造的夢裏。

一般法力高強的人很快就能破解他製造的夢境,但對於普通人來說,想破解就會很難。

如果無法破解,那麼就將永遠活在夢裏。

更簡單點說。就是一睡不醒,但又沒死。

我全身警惕起來,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火符。

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能回頭。

蔚軒說道:“幻夢獸基本沒有攻擊性,我們繼續前進吧。 我有一個小黑洞 只要別回頭就好。”

十七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走去。

突然後面一隻冰冷的手拍在我的肩膀上,嚇得我全身打了個寒顫。

正要回頭時,想起不能回頭。趕緊又把頭扭正了。

肯定是那隻幻夢獸在拍我,千萬別被騙。

整個人戰戰兢兢的往前走着,蔚軒一直走在我旁邊瞟着我。

“你在害怕?”

我硬撐着,說道:“沒有……”

沒有回頭的對着背後發動了一張火符。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正好噴到幻夢獸。

火符剛發動完,就又感覺自己肩膀上被拍了下。

嚇得我趕緊扯住了蔚軒的衣角。

蔚軒斜眼看了我一下,然後又看了下我扯住他的手。

我趕緊放手,一本正經的說道:“咳咳……我不怕……”

然後面向前方,但眼睛一直在瞟着蔚軒,想知道他臉上的表情。

居然瞟到他嘴角上揚了一下。

看到我出醜他就那麼高興嗎?

這要是放在平時,看到他笑我肯定會很高興。但這個時候,總覺得他在嘲笑我。

就在我還在想着他與司芊玥的關係和他剛纔的笑容時,餘光突然瞟到司芊玥正湊在蔚軒的耳邊。

“你真不打算回頭嗎?”

司芊玥的聲音迴盪在我耳邊。

沒想到她會跟到這。

龍血聖尊 蔚軒冷冽的說道:“什麼事都不能太過分,不要以爲你是女人不就不敢對你動手……”

蔚軒的話剛說完。就發現他身後的司芊玥消失不見。

正當我緊皺眉頭,想着她接下來會怎樣的時候。

卻發現背後一涼,司芊玥出現在我背後,脣瓣貼到我耳邊。說道:“沒想到我們堂堂軒王會爲了你而動怒……你面子可真不小,如果……”

她突然停頓一下,語氣更加陰鬱的說道:“如果我現在殺了你,他會是什麼表情呢?”

蔚軒臉色立馬陰沉下來。眉頭緊皺,冷聲道:“你敢……”

我則立即拿出火符,準備發動時,手腕被他抓住。

“少給我搞一些小動作。我跟那些低賤的小鬼可不一樣。”

我瞬間就愣住了,沒想到她這麼厲害。

十七和雲離則停下腳步。

十七大吼道:“我們人多,你也是夠膽大……”

司芊玥沒有理會,只是繼續說道:“要不要試試……”

說完便拿出一隻銀針,刺向我的胸口。

我立即擡起另一隻手,準備去攔住那根銀針,可是手被一隻枯瘦的手抓住。

“幻夢獸……難道這隻獸是司芊玥放出來的嗎?”

蔚軒立即轉身朝司芊玥抓來。

我趕緊大叫道:“別回頭……”

可爲時以晚,眼看着蔚軒慢慢閉上眼睛。倒在了地上。

司芊玥並沒有把銀針刺入我的心臟,反而放開了我。

我立即跑過看着蔚軒的狀態,已經忘記了幻夢獸的存在。

“蔚軒……”

剛叫了一遍他的名字,就看見面前出現一雙發綠的眼睛,隨後便昏迷了過去。

……

醒來時發現自己在一間小公寓裏,正躺在一張陌生的牀上,周圍的一切都是那麼陌生。

在房子裏走了一圈,依然沒想起來這時哪裏。

“我剛纔不跟蔚軒他們一起在樹林嗎,怎麼會到這來……”

突然一個男人抱着一個孩子開門而入。

“蔚軒?”

那個男人跟蔚軒長得一模一樣,只是眉眼中透出的氣質不同,一點都沒有那個蔚軒的霸氣。

他笑道:“你睡醒啦,我剛帶孩子去散了下步。看到你睡着了,所以就沒有叫你……”

孩子?什麼孩子,我還婚都沒結,怎麼會有孩子。

“誰的孩子,你是誰,我這是在哪?”

他疑惑的看着我,說道:“你怎麼了,我是蔚軒呀,這是我們的孩子,我們在家呀,怎麼突然問這種問題。” 他疑惑的看着我,說道:“你怎麼了,我是蔚軒呀,這是我們的孩子,我們在家呀,怎麼突然問這種問題。”

瞬間感覺整個人都迷糊了,大聲說道:“你不是蔚軒,絕對不是……”

他趕緊放下孩子。說道:“你怎麼睡一覺就成這樣了。”

然後他走過來拉住我,摸了下我的額頭,說道:“你是不是中邪了?”

中邪?對了,蔚軒是隻鬼,還有小白,十七,雲離……他們都不是平常人。

“我要回我原來的世界,我要回去……我沒有中邪,你是假的,這裏的一切都是假的,你,蔚軒。應該是隻鬼,不是人。”

我推開他就往門外走,他拉住我說:“你說的那只是夢,世界上沒有鬼。那只是迷信,這就是你的家,你還能去哪?孩子你不要了嗎?”

他剛說完,孩子就哭了起來……

他的哭聲那麼真實。我走過去抱起孩子,看到孩子的確跟我很像。

難道那一切真的只是夢嗎?怎麼感覺那一切也是那麼真實。

到底哪是夢哪是現實。

“我們什麼時候結婚的,怎麼認識的……你知道我的兩個閨蜜嗎?”

他認真的回答道:“我們結婚一年多了,怎麼認識的,真的不記得了嗎?”

我皺着眉點着頭。

他有些靦腆的說道:“那次你和你閨蜜去酒吧,認識了我,但那次由於我們兩個都喝醉了,兩個人就……早上我走時覺得很虧欠你,於是就在你化妝桌上放了一萬多,後來你找到了我,於是我就試着跟你交往了,沒想到……真的會走在一起……”

整個人瞬間一驚,怎麼都變了,難道那一切真的只是一個夢嗎?

他看到我沒有說話,於是走過來抱住我,說道:“你怎麼會一覺醒來就成這樣了,正好……你的兩個閨蜜呆會會來我們家吃飯,你可以問下她們。”

我的兩個閨蜜,是姍姍和孟瑤嗎,他們不是……

我坐在牀上看着熟睡的孩子。感覺腦子一片混亂。

之後來我們家的真的是姍姍與孟瑤,而且還問了很多關於我們的事。

她們說的那麼真,而且我們的關係還是那麼好。

我想回到那個冷峻的蔚軒身邊,但下意識又感覺這邊纔是真的。 萬古天帝 世界上怎麼會有鬼呢。

在這裏生活了幾天,蔚軒一個人上班養活我和孩子。

我只要每天照顧下孩子,然後跟閨蜜逛逛街,做做美容。

生活很悠閒。但總覺得心裏空空的。

慢慢的我就忘了那個欺負我的蔚軒,忘記了那邊的一切。

這纔是真實的,那什麼鬼怪只是夢……

一天天就這麼過去……

“噫……我手上怎麼一直帶着這個鐲子,好像很古老的樣子。”

用力的想取下這隻手鐲,但不管怎麼弄,就是取不下來。

仔細看了下手鐲,好多劃痕……

腦子裏突然顯現一些奇怪的畫面……

頭開始發疼,疑惑的嘀咕道:“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雨澄。你怎麼了,買個手鐲怎麼買成這樣了。”

“你要敢再傷這隻手鐲分毫,我絕對讓你生不如死。”

腦海裏閃過這句話,讓我瞬間想起來一個熟悉的面孔。

“蔚軒……”

我一直喜歡的是那個經常調侃我,但暗地裏不知救了我多少回的蔚軒。

而不是這個整天忙工作,根本不管我的蔚軒。

馬上跑回家,買了一些畫符需要的材料,然後畫了張破解環境的符紙。

一切都記起來了,我看到了幻夢獸的眼睛。

發動了這張符紙,突然感覺眼前一黑。

等再睜開眼時,發現大家都圍在我身邊,叫着我的名字。

見我醒來。蔚軒緊擰的沒慢慢打開,欣慰的看着我。

神醫佳婿 “過了多久?”

十七拍了下我的肩膀,說道:“不錯,能出來已經很不容易了。就是時間有點長,三個小時了。”

在夢裏過了三個月,外面居然只有三個小時。

“放心……幻夢獸已經被解決了。”

“小白?你們來啦……”

小白走過來,瞪了眼蔚軒。然後溫柔的說道:“我會保護好你的,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心一顫,低頭沉默了,每次都讓這麼多人爲我擔心。

蔚軒臉色低沉的看着小白。說道:“我會照顧好她,不用你煩心。”

小白冷哼一聲,說道:“你照顧好你的未婚妻就行,澄澄有我……”

小白剛說完,就聽見一道動聽的聲音飄來。

“沒想到你居然醒了,我還以爲你會永遠被關在夢裏。”

我緊握着拳,說道:“抱歉,沒有如你所願……”

蔚軒站起身。雙眼充滿殺氣的瞪着司芊玥,說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司芊玥則大義凌然的說道:“我也是關心你,想看看這個讓你爲之受苦千年的女人道底有些什麼本事。”

她的話剛說完,我就愣住了。什麼是受苦千年。

難道蔚軒千年前的認識我?

可是我纔將近二十歲,怎麼會……

瞬間感覺心臟一扯,難道……

是前世?

司芊玥繼續說道:“像他這麼髒的女人,到底有什麼好留念千年的。不但身體髒,連血液都是髒的。”

她頓了下,繼續說道:“你可別忘了,她以前可是做……”

她的話還沒說完。小白和蔚軒同時對着司芊也跑去,充滿殺氣。

司芊玥冷笑一聲,就離開了這裏。

“可惡……”小白緊握拳頭,顯得很不服氣。

我起身。看了蔚軒一眼,問道:“她剛纔那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千年,爲什麼說我不但身體髒,連血液都是髒的?你們到底要滿我多久?其實你們接近我也都是有原因的,是嗎?”

就像姥姥說的那樣,每個對我好的人都可能是有目的的。

這點我在展葉和姍姍身上已經見識過了。

蔚軒和小白沉默了片刻。

小白說道:“沒錯……我們在千年前就認識你,不……那不是你,而是你的前生。”

果然是這樣。蔚軒對我的恨也不是對我的,而是對那個已經不存在的前生的。

可他對我的好呢,難道也不是對我的嗎?

“我前生叫什麼?到底是做什麼的?”

爲什麼蔚軒和小白要打斷?

蔚軒聲音低沉,帶着些許恨意的說道:“佘姬……”

但他沒有回答我後面的問題。

聽到這個名字我瞬間驚呆了,沒想到蔚軒一直唸叨的佘姬就是我的前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