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子則在旁邊說道,這火龍是不會傷害到我們的,放心好了。聽着六子的話,我這才放下心來,靜靜的調整好心情觀看着眼前驚心動魄的畫面,胖子的火龍靈符究竟能不能改變現狀的局勢,而最後生存下來的究竟是那餓鬼還是我們?答案即將揭曉了,我感覺自己手心裏都是汗水。緊拉着鐵衣和六子向後退,可身後便是落幡了,退無可退,我說道,“六子這火龍會不會把整個房間點燃,在燒了那黑筋之後,順便把我們幾個也順帶着燒烤了啊?”

六子則在旁邊說道,這火龍是不會傷害到我們的,放心好了。聽着六子的話,我這才放下心來,靜靜的調整好心情觀看着眼前驚心動魄的畫面,胖子的火龍靈符究竟能不能改變現狀的局勢,而最後生存下來的究竟是那餓鬼還是我們?答案即將揭曉了,我感覺自己手心裏都是汗水。緊拉着鐵衣和六子向後退,可身後便是落

看着鐵衣和李振砍瓜切菜的斬殺着眼前茂盛的黑筋,我尋思着,這東西雖然看起來滑膩噁心,十分恐怖,不過好像也並不是無解的,我這噬冥捕手提煉自悍婦街斗的的《十二字真言》裏的“扯”字訣倒是十分應景,當務之急便是將這密密麻麻的黑筋清理完畢,再徹底解決了那已經瞎眼斷腿的針咽餓鬼。

“還別說,這針咽餓鬼這吃貨還真不是白吃的,肚子裏一肚子零碎,真是麻煩。”揮舞着菜刀桃木劍,踏着七星罡步的胖子李震喊了一句。

而戰鬥力明顯比我還渣的六子道士則在我們身後看護着李振的那些家當。嘴裏啃着饅頭,就着雞腿,一直問着有沒有水,聽那打嗝的聲音估計會噎死,每個人都忙着手裏的活,沒有人迴應。

我光顧着扯斷那些襲向我的黑筋,卻未曾發現這東西好像越來越多。還是鐵衣說了一句,“這東西好像能瞬間繁殖似的,每砍斷一部分,便會迅速生長,甚至加粗。”

這時候,我只是注意鐵衣的話,又被一根黑筋纏繞住了身體,通過體感我發現不對勁,我用手一摸,立馬着急的大喊,“我擦,這東西好像開始長刺了,千萬別被纏住,不然定然是千瘡萬孔了。”

要說緊急關頭,還是鐵疙瘩冷靜,大聲喝止道“先撤,這東西還在變異,我們越斬殺越多,而且越難對付。”說着,我們一邊繼續着手裏的動作一片向後退去。

直接到接近六子守護的牀板祭臺的時候才匯合到一起,幾個人都是汗溼衣衫,大汗淋漓,如同剛纔水裏撈出來一般。

我尋思着,這東西果然不是我想象的那般好對付,看來我們現在還是不能貿然出手,頓時陷入兩難境地,若是不動手的話,這東西距離我們越來越近,等到佈滿整個房間的時候,我們也逃不掉。若是繼續動作的話,這黑筋加速生出劍刺,若是被纏繞在身體上,也是必死無疑。

好像,前後都是死路了!

我看了看鐵衣,皺着眉頭,神情嚴肅。

我看了看胖子,好像在琢磨着什麼事情,嘴裏自言自語的也聽不清楚在說什麼。

我有看向六子,這傢伙讓饅頭噎的臉色發白,我長嘆一聲,指了指地上,“六子道長,您這胃口還真是讓我佩服,對面有隻這麼噁心的玩意兒,您還能吃的這麼酸爽,那裏有剛剛做法剩下的米酒,趕緊喝點,別一會噎死在這,傳出去多尷尬!”

六子順着我的手,看見地上的那半瓶子米酒十分激動,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激動的撲過去,隨着喉結的上下襬動,鼓動鼓動的喝下不少。

胖子一看,趕緊喊着:“別都喝完了啊,我還有用啊!”

隨着六子的表情回覆症狀,不在呈現被噎的瀕臨死亡的表情,我們又看着漸漸靠近的黑筋,這個時候已經形成了一堵牆,一睹黑筋蠕動的牆,看這架勢用不了多少時間便會充斥滿整個空間,我們已經看不見黑筋背後的那隻殘廢的針咽餓鬼了。

聽李振說,剛剛爲了防止這針咽餓鬼暴走。而加持了落幡神咒的威力,我看了看身後原本六子進來的位置,已經看不見門了,四周都是密佈的金黃色落幡。

胖子說,只有徹底斬殺這隻針咽餓鬼後方能收回道法,不然的話,這東西跑出房間,這裏將生靈塗炭,會死很多人,那樣的話,我們的罪過可就大了,就算死了,也會進入獸道淪爲禽獸,所以才用了這沒有後路的最高加持,縱然我們戰死,這餓鬼也逃不出去!也就是說,我們要出去,必須要斬殺了這隻鬼獸!

很明顯,這次我們與針咽餓鬼,只有一方能活着出去。

“我說李道長,現在這形勢來看,我和鐵衣估摸着是沒什麼大招了,你說怎麼辦啊,這黑筋越來越多,趕緊的想辦法啊!”我焦急的看着旁邊的這胖子。

這個時候,一直在深思的鐵疙瘩,突然說了一句,“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這黑筋應該是怕火的,剛剛在斬殺這些黑筋的時候,就有這想法。”

胖子點了點頭,說道“剛剛金光靈符傷了這餓鬼的時候我也有這種感覺,幹了這一堵黑筋牆的話,再殺那餓鬼,估計難度就小很多了,這最後的掙扎看來我也的下大招了!”

說話間,這李振從懷裏掏出一個金色的符紙,像是十分愛惜的樣子,說道:“這是我師父當年留下的火龍金符,一共兩道,一張在我師弟謝天那裏,一道在我這,這符我嘗試了很多年,卻始終沒有效果,要說用了還真捨不得,可現在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今天麻痹的算是賠了老本了!”

我看着這傢伙十分痛苦的表情,下意識的說道,“小氣鬼,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財迷,趕緊的用啊,再不用掛在這不是更浪費?你知道這人生最遺憾的事情是什麼嗎?告訴你吧,就是人死了錢沒花了,人死了寶貝沒用了!”還別說,聽着我的思想教育,這傢伙終於決定出大招了。

這傢伙要我們都向後退去,身體貼着後面的牆壁,看着差不多了,李振也終於有動作了,左手擎着那道金色符籙,右手揮舞着菜刀桃木劍,伴着快速的嘴脣動作,搖頭晃腦的樣子。牙齒髮出了陣陣渾厚的咬牙聲響,典型的一口鋼牙狀態,

對於胖子咬牙的動作我十分不理解,難道這傢伙是在展示什麼叫心痛的咬牙切齒嗎?我看着旁邊十分激動的六子,這小子自打剛纔聽說李振用火龍金符的時候便激動的差點失控,一直唸叨着什麼三生有幸,點正霸氣之類的話。

“六子,你師兄那咬牙切實的是在幹嗎啊?

是在心痛那符籙嗎?”我好奇的問着六子道士。

六子看着我像是粉絲看見偶像的表情說道,“不懂得別瞎說,我師兄那叫叩齒,就是通過上下牙齒叩擊,這是爲了積神聚神,這東西分爲左叩,右叩,中叩,我師兄現在叩的是中叩,也叫法鼓,主要是以天之力斬殺人間邪佞。然後,討伐鬼靈之事用左叩之法也叫天鐘。制伏邪惡集百神用右叩之法,也叫天磬。”

聽着六子的話,我感覺十分好奇,第一次聽說還有這麼古怪的道術。

隨着李振中叩的停止,胖子像是揮着菜刀桃木劍,振振有詞的向前跨出一步,然後側身向右探出一步,再退回一步,再向右一步,之後又一次向前探出一步,最後向着東南方向探出一步後終於停了下來,這玩意,好像有點東北大秧歌的感覺,加上李振的豐腴身體感覺十分喜慶似的。

這次,倒是不用我再問,六子自己回答說,“我師兄現在用的是天罡步伐,這是罡步中招式最簡單卻也是最難練習的,我練了很多很多年一點進展都沒有,我師兄真是天才了不起。”看着六子道士這仰慕的表情,我差點吐出來,這玩意難道真有這麼玄乎?我纔不信。

這個時候站定的李陣面對黑筋肉牆,徑直將手中的火龍靈符拋在半空中,奇怪的是這符籙竟然懸在空中定住不曾下落,十分奇妙,完全違背了牛頓被砸了一蘋果的物理定律。

然後李震左手快速捏着一個極爲複雜的指訣,只見李振.左手五指指尖朝上,中指與無名指彎入掌心內側,大姆指、食指、小指,也朝上後定住手勢,朗聲念道:火臨身,不燒身。水臨身,水不淹。有人念得觀世咒,三災八難一齊消,急急如律令後,右手桃木劍直接指向懸在空中的火龍靈符。

一道火光頓時在空中乍現開來,明亮的火焰十分刺眼,照亮了整個空間,這燃燒的符籙在空中拉伸延展,當符紙完全不見的時候,這火光慢慢彙集,漸漸的竟然真的在空中出現了一個龍首的形象,雖然具體看不清細節,但這剪影來看定然是龍無疑了,這視覺效果十分震撼,我頓時感覺掌心開始出汗,我一低頭看見自己的噬冥捕手還在燃着,瞬間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趕緊趁着衆人被火龍吸引的瞬間,暗暗在掌心啐了些口水,熄滅了噬冥捕手。

我心理抱怨着連這死胖子的招數都比我顯得高大上許多啊。

看着眼前這碩大的火龍頭在空中舞動,帶出了道道火光,我生怕這玩意兒把我們幾個點着,就算沒有被這針咽餓鬼殺了而自己燒死好像更加丟人吧。

我趕緊拉着鐵衣和六子向後退,可身後便是落幡了,退無可退,我說道,“六子這火龍會不會把整個房間點燃,在燒了那黑筋之後,順便把我們幾個也順帶着燒烤了啊?”

六子則在旁邊說道,這火龍是不會傷害到我們的,放心好了。聽着六子的話,我這才放下心來,靜靜的調整好心情觀看着眼前驚心動魄的畫面,胖子的火龍靈符究竟能不能改變現狀的局勢,而最後生存下來的究竟是那餓鬼還是我們?答案即將揭曉了,我感覺自己手心裏都是汗水。看着鐵衣和李振砍瓜切菜的斬殺着眼前茂盛的黑筋,我尋思着,這東西雖然看起來滑膩噁心,十分恐怖,不過好像也並不是無解的,我這噬冥捕手提煉自悍婦街斗的的《十二字真言》裏的“扯”字訣倒是十分應景,當務之急便是將這密密麻麻的黑筋清理完畢,再徹底解決了那已經瞎眼斷腿的針咽餓鬼。

“還別說,這針咽餓鬼這吃貨還真不是白吃的,肚子裏一肚子零碎,真是麻煩。”揮舞着菜刀桃木劍,踏着七星罡步的胖子李震喊了一句。

而戰鬥力明顯比我還渣的六子道士則在我們身後看護着李振的那些家當。嘴裏啃着饅頭,就着雞腿,一直問着有沒有水,聽那打嗝的聲音估計會噎死,每個人都忙着手裏的活,沒有人迴應。

我光顧着扯斷那些襲向我的黑筋,卻未曾發現這東西好像越來越多。還是鐵衣說了一句,“這東西好像能瞬間繁殖似的,每砍斷一部分,便會迅速生長,甚至加粗。”

這時候,我只是注意鐵衣的話,又被一根黑筋纏繞住了身體,通過體感我發現不對勁,我用手一摸,立馬着急的大喊,“我擦,這東西好像開始長刺了,千萬別被纏住,不然定然是千瘡萬孔了。”

要說緊急關頭,還是鐵疙瘩冷靜,大聲喝止道“先撤,這東西還在變異,我們越斬殺越多,而且越難對付。”說着,我們一邊繼續着手裏的動作一片向後退去。

直接到接近六子守護的牀板祭臺的時候才匯合到一起,幾個人都是汗溼衣衫,大汗淋漓,如同剛纔水裏撈出來一般。

我尋思着,這東西果然不是我想象的那般好對付,看來我們現在還是不能貿然出手,頓時陷入兩難境地,若是不動手的話,這東西距離我們越來越近,等到佈滿整個房間的時候,我們也逃不掉。若是繼續動作的話,這黑筋加速生出劍刺,若是被纏繞在身體上,也是必死無疑。

好像,前後都是死路了!

我看了看鐵衣,皺着眉頭,神情嚴肅。

我看了看胖子,好像在琢磨着什麼事情,嘴裏自言自語的也聽不清楚在說什麼。

我有看向六子,這傢伙讓饅頭噎的臉色發白,我長嘆一聲,指了指地上,“六子道長,您這胃口還真是讓我佩服,對面有隻這麼噁心的玩意兒,您還能吃的這麼酸爽,那裏有剛剛做法剩下的米酒,趕緊喝點,別一會噎死在這,傳出去多尷尬!”

六子順着我的手,看見地上的那半瓶子米酒十分激動,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激動的撲過去,隨着喉結的上下襬動,鼓動鼓動的喝下不少。

胖子一看,趕緊喊着:“別都喝完了啊,我還有用啊!”

隨着六子的表情回覆症狀,不在呈現被噎的瀕臨死亡的表情,我們又看着漸漸靠近的黑筋,這個時候已經形成了一堵牆,一睹黑筋蠕動的牆,看這架勢用不了多少時間便會充斥滿整個空間,我們已經看不見黑筋背後的那隻殘廢的針咽餓鬼了。

聽李振說,剛剛爲了防止這針咽餓鬼暴走。而加持了落幡神咒的威力,我看了看身後原本六子進來的位置,已經看不見門了,四周都是密佈的金黃色落幡。

胖子說,只有徹底斬殺這隻針咽餓鬼後方能收回道法,不然的話,這東西跑出房間,這裏將生靈塗炭,會死很多人,那樣的話,我們的罪過可就大了,就算死了,也會進入獸道淪爲禽獸,所以才用了這沒有後路的最高加持,縱然我們戰死,這餓鬼也逃不出去!也就是說,我們要出去,必須要斬殺了這隻鬼獸!

很明顯,這次我們與針咽餓鬼,只有一方能活着出去。

“我說李道長,現在這形勢來看,我和鐵衣估摸着是沒什麼大招了,你說怎麼辦啊,這黑筋越來越多,趕緊的想辦法啊!”我焦急的看着旁邊的這胖子。

這個時候,一直在深思的鐵疙瘩,突然說了一句,“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這黑筋應該是怕火的,剛剛在斬殺這些黑筋的時候,就有這想法。”

胖子點了點頭,說道“剛剛金光靈符傷了這餓鬼的時候我也有這種感覺,幹了這一堵黑筋牆的話,再殺那餓鬼,估計難度就小很多了,這最後的掙扎看來我也的下大招了!”

說話間,這李振從懷裏掏出一個金色的符紙,像是十分愛惜的樣子,說道:“這是我師父當年留下的火龍金符,一共兩道,一張在我師弟謝天那裏,一道在我這,這符我嘗試了很多年,卻始終沒有效果,要說用了還真捨不得,可現在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今天麻痹的算是賠了老本了!”

我看着這傢伙十分痛苦的表情,下意識的說道,“小氣鬼,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財迷,趕緊的用啊,再不用掛在這不是更浪費?你知道這人生最遺憾的事情是什麼嗎?告訴你吧,就是人死了錢沒花了,人死了寶貝沒用了!”還別說,聽着我的思想教育,這傢伙終於決定出大招了。

這傢伙要我們都向後退去,身體貼着後面的牆壁,看着差不多了,李振也終於有動作了,左手擎着那道金色符籙,右手揮舞着菜刀桃木劍,伴着快速的嘴脣動作,搖頭晃腦的樣子。牙齒髮出了陣陣渾厚的咬牙聲響,典型的一口鋼牙狀態,

對於胖子咬牙的動作我十分不理解,難道這傢伙是在展示什麼叫心痛的咬牙切齒嗎?我看着旁邊十分激動的六子,這小子自打剛纔聽說李振用火龍金符的時候便激動的差點失控,一直唸叨着什麼三生有幸,點正霸氣之類的話。

“六子,你師兄那咬牙切實的是在幹嗎啊?

是在心痛那符籙嗎?”我好奇的問着六子道士。

六子看着我像是粉絲看見偶像的表情說道,“不懂得別瞎說,我師兄那叫叩齒,就是通過上下牙齒叩擊,這是爲了積神聚神,這東西分爲左叩,右叩,中叩,我師兄現在叩的是中叩,也叫法鼓,主要是以天之力斬殺人間邪佞。然後,討伐鬼靈之事用左叩之法也叫天鐘。 要塞之賊主天下 制伏邪惡集百神用右叩之法,也叫天磬。”

聽着六子的話,我感覺十分好奇,第一次聽說還有這麼古怪的道術。

隨着李振中叩的停止,胖子像是揮着菜刀桃木劍,振振有詞的向前跨出一步,然後側身向右探出一步,再退回一步,再向右一步,之後又一次向前探出一步,最後向着東南方向探出一步後終於停了下來,這玩意,好像有點東北大秧歌的感覺,加上李振的豐腴身體感覺十分喜慶似的。

這次,倒是不用我再問,六子自己回答說,“我師兄現在用的是天罡步伐,這是罡步中招式最簡單卻也是最難練習的,我練了很多很多年一點進展都沒有,我師兄真是天才了不起。”看着六子道士這仰慕的表情,我差點吐出來,這玩意難道真有這麼玄乎?我纔不信。

這個時候站定的李陣面對黑筋肉牆,徑直將手中的火龍靈符拋在半空中,奇怪的是這符籙竟然懸在空中定住不曾下落,十分奇妙,完全違背了牛頓被砸了一蘋果的物理定律。

然後李震左手快速捏着一個極爲複雜的指訣,只見李振.左手五指指尖朝上,中指與無名指彎入掌心內側,大姆指、食指、小指,也朝上後定住手勢,朗聲念道:火臨身,不燒身。水臨身,水不淹。有人念得觀世咒,三災八難一齊消,急急如律令後,右手桃木劍直接指向懸在空中的火龍靈符。

一道火光頓時在空中乍現開來,明亮的火焰十分刺眼,照亮了整個空間,這燃燒的符籙在空中拉伸延展,當符紙完全不見的時候,這火光慢慢彙集,漸漸的竟然真的在空中出現了一個龍首的形象,雖然具體看不清細節,但這剪影來看定然是龍無疑了,這視覺效果十分震撼,我頓時感覺掌心開始出汗,我一低頭看見自己的噬冥捕手還在燃着,瞬間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趕緊趁着衆人被火龍吸引的瞬間,暗暗在掌心啐了些口水,熄滅了噬冥捕手。

我心理抱怨着連這死胖子的招數都比我顯得高大上許多啊。

看着眼前這碩大的火龍頭在空中舞動,帶出了道道火光,我生怕這玩意兒把我們幾個點着,就算沒有被這針咽餓鬼殺了而自己燒死好像更加丟人吧。

我趕緊拉着鐵衣和六子向後退,可身後便是落幡了,退無可退,我說道,“六子這火龍會不會把整個房間點燃,在燒了那黑筋之後,順便把我們幾個也順帶着燒烤了啊?”

六子則在旁邊說道,這火龍是不會傷害到我們的,放心好了。聽着六子的話,我這才放下心來,靜靜的調整好心情觀看着眼前驚心動魄的畫面,胖子的火龍靈符究竟能不能改變現狀的局勢,而最後生存下來的究竟是那餓鬼還是我們?答案即將揭曉了,我感覺自己手心裏都是汗水。

看着鐵衣和李振砍瓜切菜的斬殺着眼前茂盛的黑筋,我尋思着,這東西雖然看起來滑膩噁心,十分恐怖,不過好像也並不是無解的,我這噬冥捕手提煉自悍婦街斗的的《十二字真言》裏的“扯”字訣倒是十分應景,當務之急便是將這密密麻麻的黑筋清理完畢,再徹底解決了那已經瞎眼斷腿的針咽餓鬼。

“還別說,這針咽餓鬼這吃貨還真不是白吃的,肚子裏一肚子零碎,真是麻煩。”揮舞着菜刀桃木劍,踏着七星罡步的胖子李震喊了一句。

而戰鬥力明顯比我還渣的六子道士則在我們身後看護着李振的那些家當。嘴裏啃着饅頭,就着雞腿,一直問着有沒有水,聽那打嗝的聲音估計會噎死,每個人都忙着手裏的活,沒有人迴應。

我光顧着扯斷那些襲向我的黑筋,卻未曾發現這東西好像越來越多。還是鐵衣說了一句,“這東西好像能瞬間繁殖似的,每砍斷一部分,便會迅速生長,甚至加粗。”

這時候,我只是注意鐵衣的話,又被一根黑筋纏繞住了身體,通過體感我發現不對勁,我用手一摸,立馬着急的大喊,“我擦,這東西好像開始長刺了,千萬別被纏住,不然定然是千瘡萬孔了。”

要說緊急關頭,還是鐵疙瘩冷靜,大聲喝止道“先撤,這東西還在變異,我們越斬殺越多,而且越難對付。”說着,我們一邊繼續着手裏的動作一片向後退去。

直接到接近六子守護的牀板祭臺的時候才匯合到一起,幾個人都是汗溼衣衫,大汗淋漓,如同剛纔水裏撈出來一般。

我尋思着,這東西果然不是我想象的那般好對付,看來我們現在還是不能貿然出手,頓時陷入兩難境地,若是不動手的話,這東西距離我們越來越近,等到佈滿整個房間的時候,我們也逃不掉。若是繼續動作的話,這黑筋加速生出劍刺,若是被纏繞在身體上,也是必死無疑。

好像,前後都是死路了!

我看了看鐵衣,皺着眉頭,神情嚴肅。

我看了看胖子,好像在琢磨着什麼事情,嘴裏自言自語的也聽不清楚在說什麼。

我有看向六子,這傢伙讓饅頭噎的臉色發白,我長嘆一聲,指了指地上,“六子道長,您這胃口還真是讓我佩服,對面有隻這麼噁心的玩意兒,您還能吃的這麼酸爽,那裏有剛剛做法剩下的米酒,趕緊喝點,別一會噎死在這,傳出去多尷尬!”

六子順着我的手,看見地上的那半瓶子米酒十分激動,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激動的撲過去,隨着喉結的上下襬動,鼓動鼓動的喝下不少。

胖子一看,趕緊喊着:“別都喝完了啊,我還有用啊!”

隨着六子的表情回覆症狀,不在呈現被噎的瀕臨死亡的表情,我們又看着漸漸靠近的黑筋,這個時候已經形成了一堵牆,一睹黑筋蠕動的牆,看這架勢用不了多少時間便會充斥滿整個空間,我們已經看不見黑筋背後的那隻殘廢的針咽餓鬼了。

聽李振說,剛剛爲了防止這針咽餓鬼暴走。而加持了落幡神咒的威力,我看了看身後原本六子進來的位置,已經看不見門了,四周都是密佈的金黃色落幡。

胖子說,只有徹底斬殺這隻針咽餓鬼後方能收回道法,不然的話,這東西跑出房間,這裏將生靈塗炭,會死很多人,那樣的話,我們的罪過可就大了,就算死了,也會進入獸道淪爲禽獸,所以才用了這沒有後路的最高加持,縱然我們戰死,這餓鬼也逃不出去!也就是說,我們要出去,必須要斬殺了這隻鬼獸!

很明顯,這次我們與針咽餓鬼,只有一方能活着出去。

“我說李道長,現在這形勢來看,我和鐵衣估摸着是沒什麼大招了,你說怎麼辦啊,這黑筋越來越多,趕緊的想辦法啊!”我焦急的看着旁邊的這胖子。

這個時候,一直在深思的鐵疙瘩,突然說了一句,“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這黑筋應該是怕火的,剛剛在斬殺這些黑筋的時候,就有這想法。”

胖子點了點頭,說道“剛剛金光靈符傷了這餓鬼的時候我也有這種感覺,幹了這一堵黑筋牆的話,再殺那餓鬼,估計難度就小很多了,這最後的掙扎看來我也的下大招了!”

說話間,這李振從懷裏掏出一個金色的符紙,像是十分愛惜的樣子,說道:“這是我師父當年留下的火龍金符,一共兩道,一張在我師弟謝天那裏,一道在我這,這符我嘗試了很多年,卻始終沒有效果,要說用了還真捨不得,可現在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今天麻痹的算是賠了老本了!”

我看着這傢伙十分痛苦的表情,下意識的說道,“小氣鬼,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財迷,趕緊的用啊,再不用掛在這不是更浪費?你知道這人生最遺憾的事情是什麼嗎?告訴你吧,就是人死了錢沒花了,人死了寶貝沒用了!”還別說,聽着我的思想教育,這傢伙終於決定出大招了。

這傢伙要我們都向後退去,身體貼着後面的牆壁,看着差不多了,李振也終於有動作了,左手擎着那道金色符籙,右手揮舞着菜刀桃木劍,伴着快速的嘴脣動作,搖頭晃腦的樣子。牙齒髮出了陣陣渾厚的咬牙聲響,典型的一口鋼牙狀態,

對於胖子咬牙的動作我十分不理解,難道這傢伙是在展示什麼叫心痛的咬牙切齒嗎?我看着旁邊十分激動的六子,這小子自打剛纔聽說李振用火龍金符的時候便激動的差點失控,一直唸叨着什麼三生有幸,點正霸氣之類的話。

“六子,你師兄那咬牙切實的是在幹嗎啊?

是在心痛那符籙嗎?”我好奇的問着六子道士。

六子看着我像是粉絲看見偶像的表情說道,“不懂得別瞎說,我師兄那叫叩齒,就是通過上下牙齒叩擊,這是爲了積神聚神,這東西分爲左叩,右叩,中叩,我師兄現在叩的是中叩,也叫法鼓,主要是以天之力斬殺人間邪佞。然後,討伐鬼靈之事用左叩之法也叫天鐘。制伏邪惡集百神用右叩之法,也叫天磬。”

聽着六子的話,我感覺十分好奇,第一次聽說還有這麼古怪的道術。

隨着李振中叩的停止,胖子像是揮着菜刀桃木劍,振振有詞的向前跨出一步,然後側身向右探出一步,再退回一步,再向右一步,之後又一次向前探出一步,最後向着東南方向探出一步後終於停了下來,這玩意,好像有點東北大秧歌的感覺,加上李振的豐腴身體感覺十分喜慶似的。

這次,倒是不用我再問,六子自己回答說,“我師兄現在用的是天罡步伐,這是罡步中招式最簡單卻也是最難練習的,我練了很多很多年一點進展都沒有,我師兄真是天才了不起。”看着六子道士這仰慕的表情,我差點吐出來,這玩意難道真有這麼玄乎?我纔不信。

這個時候站定的李陣面對黑筋肉牆,徑直將手中的火龍靈符拋在半空中,奇怪的是這符籙竟然懸在空中定住不曾下落,十分奇妙,完全違背了牛頓被砸了一蘋果的物理定律。

然後李震左手快速捏着一個極爲複雜的指訣,只見李振.左手五指指尖朝上,中指與無名指彎入掌心內側,大姆指、食指、小指,也朝上後定住手勢,朗聲念道:火臨身,不燒身。水臨身,水不淹。有人念得觀世咒,三災八難一齊消,急急如律令後,右手桃木劍直接指向懸在空中的火龍靈符。

一道火光頓時在空中乍現開來,明亮的火焰十分刺眼,照亮了整個空間,這燃燒的符籙在空中拉伸延展,當符紙完全不見的時候,這火光慢慢彙集,漸漸的竟然真的在空中出現了一個龍首的形象,雖然具體看不清細節,但這剪影來看定然是龍無疑了,這視覺效果十分震撼,我頓時感覺掌心開始出汗,我一低頭看見自己的噬冥捕手還在燃着,瞬間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趕緊趁着衆人被火龍吸引的瞬間,暗暗在掌心啐了些口水,熄滅了噬冥捕手。

我心理抱怨着連這死胖子的招數都比我顯得高大上許多啊。

看着眼前這碩大的火龍頭在空中舞動,帶出了道道火光,我生怕這玩意兒把我們幾個點着,就算沒有被這針咽餓鬼殺了而自己燒死好像更加丟人吧。

我趕緊拉着鐵衣和六子向後退,可身後便是落幡了,退無可退,我說道,“六子這火龍會不會把整個房間點燃,在燒了那黑筋之後,順便把我們幾個也順帶着燒烤了啊?”

六子則在旁邊說道,這火龍是不會傷害到我們的,放心好了。聽着六子的話,我這才放下心來,靜靜的調整好心情觀看着眼前驚心動魄的畫面,胖子的火龍靈符究竟能不能改變現狀的局勢,而最後生存下來的究竟是那餓鬼還是我們?答案即將揭曉了,我感覺自己手心裏都是汗水。緊拉着鐵衣和六子向後退,可身後便是落幡了,退無可退,我說道,“六子這火龍會不會把整個房間點燃,在燒了那黑筋之後,順便把我們幾個也順帶着燒烤了啊?”

六子則在旁邊說道,這火龍是不會傷害到我們的,放心好了。聽着六子的話,我這才放下心來,靜靜的調整好心情觀看着眼前驚心動魄的畫面,胖子的火龍靈符究竟能不能改變現狀的局勢,而最後生存下來的究竟是那餓鬼還是我們?答案即將揭曉了,我感覺自己手心裏都是汗水。緊拉着鐵衣和六子向後退,可身後便是落幡了,退無可退,我說道,“六子這火龍會不會把整個房間點燃,在燒了那黑筋之後,順便把我們幾個也順帶着燒烤了啊?”

六子則在旁邊說道,這火龍是不會傷害到我們的,放心好了。聽着六子的話,我這才放下心來,靜靜的調整好心情觀看着眼前驚心動魄的畫面,胖子的火龍靈符究竟能不能改變現狀的局勢,而最後生存下來的究竟是那餓鬼還是我們?答案即將揭曉了,我感覺自己手心裏都是汗水。緊拉着鐵衣和六子向後退,可身後便是落幡了,退無可退,我說道,“六子這火龍會不會把整個房間點燃,在燒了那黑筋之後,順便把我們幾個也順帶着燒烤了啊?”

六子則在旁邊說道,這火龍是不會傷害到我們的,放心好了。聽着六子的話,我這才放下心來,靜靜的調整好心情觀看着眼前驚心動魄的畫面,胖子的火龍靈符究竟能不能改變現狀的局勢,而最後生存下來的究竟是那餓鬼還是我們?答案即將揭曉了,我感覺自己手心裏都是汗水。緊拉着鐵衣和六子向後退,可身後便是落幡了,退無可退,我說道,“六子這火龍會不會把整個房間點燃,在燒了那黑筋之後,順便把我們幾個也順帶着燒烤了啊?”

六子則在旁邊說道,這火龍是不會傷害到我們的,放心好了。聽着六子的話,我這才放下心來,靜靜的調整好心情觀看着眼前驚心動魄的畫面,胖子的火龍靈符究竟能不能改變現狀的局勢,而最後生存下來的究竟是那餓鬼還是我們?答案即將揭曉了,我感覺自己手心裏都是汗水。緊拉着鐵衣和六子向後退,可身後便是落

看着鐵衣和李振砍瓜切菜的斬殺着眼前茂盛的黑筋,我尋思着,這東西雖然看起來滑膩噁心,十分恐怖,不過好像也並不是無解的,我這噬冥捕手提煉自悍婦街斗的的《十二字真言》裏的“扯”字訣倒是十分應景,當務之急便是將這密密麻麻的黑筋清理完畢,再徹底解決了那已經瞎眼斷腿的針咽餓鬼。

“還別說,這針咽餓鬼這吃貨還真不是白吃的,肚子裏一肚子零碎,真是麻煩。”揮舞着菜刀桃木劍,踏着七星罡步的胖子李震喊了一句。

而戰鬥力明顯比我還渣的六子道士則在我們身後看護着李振的那些家當。嘴裏啃着饅頭,就着雞腿,一直問着有沒有水,聽那打嗝的聲音估計會噎死,每個人都忙着手裏的活,沒有人迴應。

我光顧着扯斷那些襲向我的黑筋,卻未曾發現這東西好像越來越多。還是鐵衣說了一句,“這東西好像能瞬間繁殖似的,每砍斷一部分,便會迅速生長,甚至加粗。”

這時候,我只是注意鐵衣的話,又被一根黑筋纏繞住了身體,通過體感我發現不對勁,我用手一摸,立馬着急的大喊,“我擦,這東西好像開始長刺了,千萬別被纏住,不然定然是千瘡萬孔了。”

要說緊急關頭,還是鐵疙瘩冷靜,大聲喝止道“先撤,這東西還在變異,我們越斬殺越多,而且越難對付。”說着,我們一邊繼續着手裏的動作一片向後退去。

直接到接近六子守護的牀板祭臺的時候才匯合到一起,幾個人都是汗溼衣衫,大汗淋漓,如同剛纔水裏撈出來一般。

我尋思着,這東西果然不是我想象的那般好對付,看來我們現在還是不能貿然出手,頓時陷入兩難境地,若是不動手的話,這東西距離我們越來越近,等到佈滿整個房間的時候,我們也逃不掉。若是繼續動作的話,這黑筋加速生出劍刺,若是被纏繞在身體上,也是必死無疑。

好像,前後都是死路了!

我看了看鐵衣,皺着眉頭,神情嚴肅。

我看了看胖子,好像在琢磨着什麼事情,嘴裏自言自語的也聽不清楚在說什麼。

我有看向六子,這傢伙讓饅頭噎的臉色發白,我長嘆一聲,指了指地上,“六子道長,您這胃口還真是讓我佩服,對面有隻這麼噁心的玩意兒,您還能吃的這麼酸爽,那裏有剛剛做法剩下的米酒,趕緊喝點,別一會噎死在這,傳出去多尷尬!”

六子順着我的手,看見地上的那半瓶子米酒十分激動,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激動的撲過去,隨着喉結的上下襬動,鼓動鼓動的喝下不少。

胖子一看,趕緊喊着:“別都喝完了啊,我還有用啊!”

隨着六子的表情回覆症狀,不在呈現被噎的瀕臨死亡的表情,我們又看着漸漸靠近的黑筋,這個時候已經形成了一堵牆,一睹黑筋蠕動的牆,看這架勢用不了多少時間便會充斥滿整個空間,我們已經看不見黑筋背後的那隻殘廢的針咽餓鬼了。

聽李振說,剛剛爲了防止這針咽餓鬼暴走。而加持了落幡神咒的威力,我看了看身後原本六子進來的位置,已經看不見門了,四周都是密佈的金黃色落幡。

胖子說,只有徹底斬殺這隻針咽餓鬼後方能收回道法,不然的話,這東西跑出房間,這裏將生靈塗炭,會死很多人,那樣的話,我們的罪過可就大了,就算死了,也會進入獸道淪爲禽獸,所以才用了這沒有後路的最高加持,縱然我們戰死,這餓鬼也逃不出去!也就是說,我們要出去,必須要斬殺了這隻鬼獸!

很明顯,這次我們與針咽餓鬼,只有一方能活着出去。

“我說李道長,現在這形勢來看,我和鐵衣估摸着是沒什麼大招了,你說怎麼辦啊,這黑筋越來越多,趕緊的想辦法啊!”我焦急的看着旁邊的這胖子。

這個時候,一直在深思的鐵疙瘩,突然說了一句,“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這黑筋應該是怕火的,剛剛在斬殺這些黑筋的時候,就有這想法。”

胖子點了點頭,說道“剛剛金光靈符傷了這餓鬼的時候我也有這種感覺,幹了這一堵黑筋牆的話,再殺那餓鬼,估計難度就小很多了,這最後的掙扎看來我也的下大招了!”

說話間,這李振從懷裏掏出一個金色的符紙,像是十分愛惜的樣子,說道:“這是我師父當年留下的火龍金符,一共兩道,一張在我師弟謝天那裏,一道在我這,這符我嘗試了很多年,卻始終沒有效果,要說用了還真捨不得,可現在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今天麻痹的算是賠了老本了!”

我看着這傢伙十分痛苦的表情,下意識的說道,“小氣鬼,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財迷,趕緊的用啊,再不用掛在這不是更浪費?你知道這人生最遺憾的事情是什麼嗎?告訴你吧,就是人死了錢沒花了,人死了寶貝沒用了!”還別說,聽着我的思想教育,這傢伙終於決定出大招了。

這傢伙要我們都向後退去,身體貼着後面的牆壁,看着差不多了,李振也終於有動作了,左手擎着那道金色符籙,右手揮舞着菜刀桃木劍,伴着快速的嘴脣動作,搖頭晃腦的樣子。牙齒髮出了陣陣渾厚的咬牙聲響,典型的一口鋼牙狀態,

對於胖子咬牙的動作我十分不理解,難道這傢伙是在展示什麼叫心痛的咬牙切齒嗎?我看着旁邊十分激動的六子,這小子自打剛纔聽說李振用火龍金符的時候便激動的差點失控,一直唸叨着什麼三生有幸,點正霸氣之類的話。

“六子,你師兄那咬牙切實的是在幹嗎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