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請問這裏是哪裏?我……怎麼會在這裏?”蘇華把滑下的被子向上拉了拉,擡頭看向門口。

“嗯,我看看。”護士小姐低頭用手拂過光片,在彈出的光幕中飛快地尋找着,“有了。21-11牀,證件姓名蘇華,送醫時間是一月一日,原因是身體應激反應昏迷。呵呵,真沒看出來,你這麼大個子,還會突然昏迷,還昏迷了三天,今天都一月四號了。”

“我突然昏迷?”蘇華瞪大了眼睛。

“是啊,這上面是這麼寫的。嗯,不過上面還寫你醒了就沒事了,可以出院了。”護士小姐笑嘻嘻地,指着光幕上的一行文字說道。

“你不是護士嗎?怎麼什麼都不知道?我的衣服在哪裏?”

“人家是實習護士嘛,今天剛被通知提前轉正,還沒來得及交接呢。你的衣服?哦,對,在牀下面的儲物盒裏,你用掌紋掃描一下就可以打開了。”護士小姐有些委屈,又看了看光幕,指出了蘇華衣服的所在地。

蘇華站在醫院厚重的自動玻璃感應門後面,看着門外空曠的街道,很快掃描消毒系統消毒完畢,感應門自動開啓。蘇華邁步走了出來,看着這空曠的街道,突然有些不知何去何從。一月四號的早晨十點,這三天真是有些離奇,莫名在街上昏迷,醒來已經身在市區最大的醫院,醫院裏唯一的接待人員就是那個一問三不知的實習小護士。應激反應昏迷,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病名,從來沒有聽過。蘇華捶了一下頭,還是決定直接去公司上班,已經無辜礦工了兩天,希望沒出什麼事情纔好。

“掌紋掃描正確……瞳孔掃描正確……體重在合理變動範圍內……身份確認完畢。早上好,蘇華。”呆板的人工語音響起,實驗室的鐵門滑開,蘇華邁步進了自己所在的實驗室部門。

“嘿,蘇華,早上好。這兩天去哪裏了?請假也不說一聲,你的那個實驗還好我給你看着了,不然早廢了。”蘇華一進門就被迎面捶來了一拳。

“有點事情,沒來得及。實驗謝謝你。”蘇華點點頭,走進更衣室。

尤晨跟着進來,靠在更衣櫃上看着蘇華:“我說,你別總是這麼冷淡行不行。好歹我們也共事好幾年了吧,怎麼請假還不打個招呼,害得我還以爲你出了什麼事情呢,要不是看見伊恩還是那副波瀾不驚的樣子,我還真就以爲你出事了。”

蘇華聽見伊恩的名字,正在穿衣的手頓了一頓,隨即笑道:“能出什麼事,偶爾請個假而已,用得着這麼大驚小怪?”

“別人請假不會,你請假就說不定了。進來幾年我還沒見你請過假呢。”

“這不就見着了。”蘇華帶好帽子,拿出口罩掛在嘴上,轉身朝外走去,“我去做實驗了。”

“實驗實驗,還真是個工作狂。”尤晨一個人在後面嘀咕,蘇華當做沒聽見徑直走了出去。

蘇華戴着淺褐色鏡腿的無邊眼睛,盯着看着光幕上不停變幻的數據,間或皺着眉頭,在旁邊的一堆儀器上按下幾個按鈕。房間裏的燈光爲了看光幕方便已經被調到了最暗,口罩和帽子已經被卸下,光幕的光明明滅滅打在蘇華白皙的臉上,看不清五官,只看得見鏡片後蘇華的一雙眸子十分明亮。

忽然,蘇華像是感應到什麼似的,轉頭朝玻璃門處張望,透明的玻璃門外是空無一人的走廊,走廊上明晃晃的燈光照得四周纖毫畢現,蘇華看了一會,有些疑惑地晃了晃腦袋,又把注意力轉回了光幕上。

在蘇華實驗室外走廊的拐角處,一個高大修長的身影在不急不緩地走着,略長的微卷頭髮隨着步伐的邁動而而輕微的飄動,稍稍有些低着頭,被長長的額發遮住了大半個臉龐,看不清表情,只有抿的緊緊的嘴脣似乎泄露了主人的一絲心思。

…………

蘇華邁着輕快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糟了糟了,今天做實驗又忘記了時間,回家晚了又要被伊恩唸叨。好幾天沒看見伊恩了,說好的一號晚上一起慶祝都食言了。莫名消失了幾天也沒能通知他,他肯定擔心了。蘇華來到了與伊恩同住的宿舍樓下,仰頭看着八樓的窗戶中透出的燈光,心裏浮現出一絲溫暖。好幾年了,每次回家看到窗口透出的燈光還總是會感動,雖然不是家人,可是每次回家有人等候的感覺真好。

可當蘇華掃描了掌紋,打開大門之後,他很快就意識到他錯了,回家有人等候的感覺並不一定很好,至少今天不好。

在正對玄關大門的地方,擺放着一套沙發,沙發上坐着一個男子,背對着大門。在聽見大門被打開的聲響之後,男子站起身,轉身抱拳靠着沙發,擡頭看着蘇華一言不發。

“嗯…伊恩,我回來了。”蘇華撓了撓頭,背手關上大門,換上拖鞋走了進來。

“蘇華,你能解釋一下,你無故消失76個小時又18分鐘的原因嗎?”伊恩終於開了口,用波瀾不驚,不冷不淡的語氣詢問。

“這個…伊恩,你要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蘇華略略低眉,斜撇着頭,不敢看向伊恩。

“好,我相信你。不過我想你最好還是解釋一下。”伊恩仍然保持着蘇華進門的姿勢,絲毫未變。

“伊恩,我在街上暈倒了,被送進了醫院。所以纔沒能趕回來,我不是故意要在你生日當天食言的,你一定要相信我。”蘇華略微仰頭看着伊恩,用十分無辜地語氣說道。

“暈倒了? 末世膠囊系統 怎麼回事?”伊恩終於不再保持同一個姿勢,而是上前幾步,皺着眉低頭拉住蘇華上下查看。

“我也不知道,不過應該沒什麼大事,我醒了醫院就讓我出來了。”蘇華安撫地拉着伊恩的手臂,把他拉到沙發上坐下。

“真的沒事?有空還是去檢查檢查。”伊恩鬆了一口氣,隨即想起什麼又拉住蘇華,“不過你今天早晨就來公司了,怎麼也不先來找我。”

“我這不是沒事嘛。何況沒什麼大事還特地到尖端組去,不太好。”蘇華有些不自在,伊恩和他不同,是公司尖端實驗組的組長,他一箇中級組的小組員怎麼也不願意沒事去尖端組找伊恩。

伊恩瞭然地點了點頭:“好吧,這次我就原諒你。不過你應該知道,這幾天我有多擔心。”

蘇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心想真該讓尤晨來看看,伊恩究竟還是不是那個他口中的冷漠酷哥:“我看你是擔心沒人做飯吧。”

伊恩一本正經地點點頭:“的確,這個也值得擔心。人工合成營養劑怎麼可以和你的手藝相比。就算有污染,我還是願意吃你做的飯菜,大不了多吃點中和劑而已。”

不管經歷多少回,蘇華還是對伊恩如此直白的思考迴路驚詫不已,大笑着輕捶了伊恩一下:“你這傢伙。”伊恩接住蘇華的拳頭,看着他的眼神中帶着連自己也沒有發覺的溫柔。

夜已經很深了,隔壁房間的蘇華早已經沉入了夢鄉。伊恩坐在自己房間的辦公桌前,房間的燈沒有打開,只有辦公桌前的一盞檯燈照亮了一小片地方,伊恩額前黑色的碎髮在燈光的照射下近乎透明,可也在臉上打下了一大片陰影,反射着燈光的臉龐下半部分越發顯得膚質晶瑩如玉,頜骨如刀削,輪廓分明。那副幾乎遮住半個臉龐的厚重黑框眼鏡已經被摘下放在桌上,陰影中的一雙細長眸子是現今世間少見的純黑,眉峯高挑,眼珠漆黑如墨,深邃非常。

他左手撐額,右手拿着一個小小的如拇指蓋般大小的晶瑩薄片,一下一下地上下輕拋,眼神沒有焦距,似乎在想着什麼。在又一次拋起薄片,再接住之後,伊恩拿起薄片,放在燈下仔細查看,芯片在燈光照射之後,在空中顯現了這樣一排字:s級生物治療芯片。人工智能等級ⅲ級,具有初步自我意識,一定程度的自我控制能力。植入體內效果:良好。後果:危險。適用人羣:無不適用人羣。

伊恩把薄片放進桌上的一個盒子裏,再把盒子照原樣蓋好,喃喃自語說道:“雖然有些危險,不過這是唯一能通用的了。” 「你他媽給我下來,馬上!」

看著激動地唐宋,人群著實懵逼。要知道,平日里唐宋給人的感覺都是很穩重的,即便是裝逼的時候,也透露著沉穩。

這麼激動,還是頭一次看到,還真讓人有點不適應。

就連郁可詩都吃驚,真沒想到他還有這樣情緒化的一面。平常,他從來不把自己的情緒表露在臉上。憤怒,他會用笑容掩飾。悲傷,他也會用笑容掩飾……

人群一片安靜,一幫老師也不敢說話,安分的看著。

樓頂上的周流陽卻一直在哭,一身肥肉不停顫抖。看得出來,他確實很絕望,也確實想死,只是有點害怕下邊的唐宋。

萬一等下跳下去,被唐校醫接住,是不是要被暴揍一頓?

有王海翠的前車之鑒,周流陽真有點慫……

唐宋喘了一會,漸漸冷靜下來。抬起頭,再次大喊:「你先下來,我給你看看。如果實在治不了,再死也不遲。相信我的能力,那麼多人我都能治好,不在乎你這個。王海翠,黃東,他們都是我救過來的。聽我的,下來。」

周流陽擦拭淚水,哽咽喊著:「治不了了,我看過了,真治不了了。讓我死吧,我再也不想糾結了。」

「你……」唐宋相當憋悶,咬著牙左右看了看,雙眸忽然閃爍精光,「好,死就死!你放心,你死了之後,我會把你的事情公布出去,讓全校……不,全國都知道。你別想著什麼轉世重生,我讓你永世不得超生。你知不知道,只要靈魂還在被嘲笑,一輩子都沒辦法投胎!信不信由你,快點跳吧,我跟他們解釋。」

潤了潤喉,唐宋忽然拉高聲音,「都聽好了,他之所以跳樓,是因為……」

「不要說,別說!」周流陽激動地大叫起來,「求你別說,給我最後一點尊嚴吧。」

唐宋抬頭白了一眼:「尊嚴?都死了還要個球尊嚴?我最後問一次,下不下來?給你十秒時間後退,要不然我真說了。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什麼情況!」

鳥毛的,動不動就玩跳樓,好玩嗎?

周流陽滿是猶豫,悲痛的擦拭眼淚,可真是絕望得很。其實,他真的很想往前一步,一頭紮下去。

可是一想到死後的名聲,想到要被嘲笑,他慫了。

畢竟是最要臉的年紀,什麼都沒有沒有,唯獨不能沒有面子……

「十,九……」唐宋冷冷的開始倒數。

人群紛紛捏了一把冷汗,周流陽那樣子可是真想跳樓,這樣刺激,確定不會出事?

後邊一個老師按捺不住焦急的喊著:「周流陽你聽他的,快下來啊。有什麼話我們慢慢說,別衝動……」

「……三,二……」唐宋冷冰冰的繼續喊著,看到周流陽還是沒動,忽然拉高聲音,「都給我聽清楚了,他是因為……」

「我下去,我下去,別說!」周流陽大驚失色的叫著,滿是驚慌的往後退,「我不跳了,不跳了,別說!」

這反應,讓眾人懵逼了。到底因為什麼,竟然甘願放棄自殺?

唐宋鬆了口氣,趕緊跑向樓梯口,擠過人群飛奔上去。其實,他也沒底,畢竟不這死胖子是真打算死!

跑到樓頂,周流陽蹲在通風口哭泣,真的跟個小孩一樣。

沉了口氣,唐宋把後邊的鐵門關上,這才慢慢走過去。

沒有安慰,坐在周流陽旁邊。四處張望,忽然感慨著:「沒想到樓頂風景還不錯。」

周流陽哪有心思欣賞什麼風景,哽咽的抽泣著:「我抬不起頭了,我不是男人了……」

唐宋翻著白眼,抬起手狠狠抽了一下他的腦門:「知道錯了吧,讓你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

這死肥豬也真是坑爹,年紀輕輕就陽脫了……

陽脫,其實就是最嚴重的陽痿。簡單點,硬不去來!

唐宋一直都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老惦記著周流陽那猶猶豫豫的樣子,後來才反應過來。

冷情總裁的新婚愛妻 他凹陷的雙眼裡帶著幾分暗淡,耳朵發紅,整個人也很臃腫。而且,他的眉毛在脫落,也沒見有鬍子,這不明擺著是陽脫的表現?

再聯想到他來找自己的時候,一副吞吞吐吐又不敢說,肯定是已經知道情況很嚴重。而且唐宋斷定,這胖子非常要面子,要不然也不會這麼猶豫。

所有的線聯繫起來,唐宋就猜到這丫肯定會想不開。沒曾想,剛回來就見到他站在樓頂上了……

「嗚嗚,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再也不擼了。」周流陽哭得跟淚人一樣,鼻涕都給噴出來,「我也老是提醒自己,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嗚嗚……」

唐宋側頭看他那悲痛的樣子,想哭又想笑。把自己給擼成陽脫,僅此一人!

這丫頻率到底得多大啊!

再次狠狠抽了一下他的腦門,唐宋鬱悶道:「行了,別哭了。放心,我把門鎖了,他們上不來,也聽不到。你跟我說說具體的情況,從幹什麼時候開始,從什麼時候發現身體不正常。」

擦拭鼻涕眼淚,周流陽哽咽的解釋起來:「我,我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了。好像是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洗澡的時候無意中用手搓了一下,然後就……就走上了不歸路!」

媽蛋,完全忍不住!

唐宋強忍著笑出來的衝動,乾咳兩聲:「然後呢?」

周流陽卻沒覺得好笑,悲痛欲絕的繼續:「一開始覺得很爽,可那時候因為年紀小,覺得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基本上就是一周偷偷來一次。上了初中,我發現根本管不住自己的手。我……我幾乎每天晚上都躲在被窩裡……以前,我長得並不胖,可到了初三,莫名其妙就開始發胖,我就覺得不對勁了……嗚嗚,我沒得救了。」

「哭個球啊。」唐宋又抽了一下他的腦門,憋著笑的瞪眼,「繼續說,死都敢,還不敢說?」

抽泣了一會,周流陽才痛苦的繼續解釋:「去年,我就感覺它經常起不來了,還偷偷買了很多地黃丸。我也在努力,可是每次睡覺都時候,根本就忍不住。只要一躺下,我就忍不住動手。就算它不硬,我……我也把它給弄噴。」

說著周流陽還一臉的委屈,「每次結束,我都覺得好失敗,明明沒那麼爽。可下次的時候,又憋不住了。」

噗!

唐宋實在憋不住笑出來,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別提多難受。

這就是傳說中的,路前銀如魔,路后聖如佛…… 「嗚嗚,唐校醫你別笑,」周流陽哭得更加傷心,眼淚完全不用錢,「我,我其實還沒破處。」

沃日!

「咳咳咳……」唐宋劇烈咳嗽著,差點沒憋出內傷。就這,還叫處?

小學三年級,也就是十歲左右,特么到現在高三,八年了。 極品全能保安 八年啊,多少英雄豪傑死在他手上……

周流陽委屈的捲縮著肥胖身子:「真的,我沒上過女人,連親都沒得親過,拉手都沒有。別看我平常都跟他們吹,還說我經常去約炮,其實……我都是看那種小電影,閱片無數。」

說著說著,周流陽竟然還有點小驕傲,「不是我吹,只要你發一張圖,我都能找到是從哪部片出來的。基本上,某國的女尤我都認識!」

唐宋斜眼鄙視:「穿上衣服你還認識嗎?」

周流陽一怔,忽然發現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穿上衣服,還認識嗎?

好像,有點難啊!

沒等糾結,周流陽又哭了:「我連女人的手都沒牽過,這輩子就算活著也是單身狗……嗚嗚,有時候,左手牽右手都感覺好恩愛……哇!」

為什麼突然哭得這麼傷心?

周流陽也不知道,反正就想哭!

「哇,我都高三了還沒女朋友,他們都換了好幾個,嗚嗚……我有個同學沒讀高中,孩子都叫爸爸了,嗚嗚……我有個表弟才小學五年級都有女朋友,還說親過嘴。我,連我媽都不給我牽手,汪汪嗚……」

唐宋差點沒笑噴,這丫說話挺逗的,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渾身上下散發著高貴的狗氣,可不管怎麼樣,還是單身狗……

等他哭了好一會,唐宋才拍了拍他的肩膀,深表同情:「理解萬歲。來吧,我給你把脈看看還能不能治。」

周流陽這才伸出左手,手指上竟然生了老繭,而且還有點脫皮。

媽了個蛋,這麒麟臂真是,腐朽得可以!

仔細把脈了一會兒,唐宋眉頭緊鎖的鬆開,嚴肅沉聲道:「你這情況有點……哎!」

一看他這般模樣,周流陽就涼了,直接癱軟,嗚咽著:「我就知道,沒得救了。嗚嗚,要是還有下輩子,我再也不擼了。強擼灰飛煙滅,果然一點都沒錯。」

唐宋憋不住又抽了一下他的腦袋,笑罵著:「你丫的懂得挺多。還有救,不算非常嚴重。」

「真的?」周流陽立馬擦拭眼淚,可憐楚楚的盯著他,「你別騙我,都已經快一個月沒起來了。」

唐宋翻著白眼鄙視:「騙你有毛用?還能治,時間可能稍微有點久,最少得半年。前提是,從今天開始,管好你的麒麟臂。」

這死胖子畢竟年輕,還沒到真正無法修復的地步。不過這種病比腎虧還要麻煩,吃藥不是一般的多。

「你別騙我,嗚嗚……我還有救,還有救,哈哈……」周流陽瘋瘋癲癲的大笑起來,眼淚不停的洶湧,激動得跟個兩百斤的孩子一樣。

唐宋踹了他一腳:「坐下,聽我說完。」

周流陽重新坐下,臉上總算沒那麼絕望了。只要還能起來,半年算什麼。

沉了口氣,唐宋嚴肅道:「首先,從今天開始,加強鍛煉。你必須控制你的體重,壓制你的身體發福。第二點,禁慾,無論什麼方式,不管是手還是真上床,在可以我的允許之前,哪怕一次,都會前功盡棄。實在受不了,就去運動,通過運動轉移注意力。做不到,我幫不了你。」

「做得到,我一定做得到。」周流陽一把鼻涕一把辛酸淚,「這次要是還管不住,我真剁手!」

說得輕巧,唐宋可不相信。如果真能管,不至於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這玩意其實很毒,甚至比毒藥還可怕。在這個安逸的年代,不知道有多少青少年沉迷其中無法自拔。唐宋還見過,有人沉迷於棉被。從來不用手,就喜歡夾被子!

想要戒掉,就得跟戒毒一樣,要不然很難斷根。這也是為什麼,現在娘炮越來越多的原因,實在是從小就虛,沒底氣跟女人硬碰硬!

想了想,唐宋還是沉聲道:「你不靠譜,還是我來控制吧。在治療之後,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起不來,但你不用擔心。等過一段時間你真能控制了,我會讓它起來。」

「這……好吧。」周流陽也沒多想,只要能起來就行,「那,大概要多少錢?我……我得跟我媽說一聲。」

唐宋尋思了一會才回答:「讓你媽來跟我談吧,這個與你無關。總之有兩點你必須清楚,第一,我能治好;第二,你必須管好你自己!等我跟你媽見了面,才能確認治療方案。」

「嗯嗯嗯!」周流陽激動得內牛滿面,「媽蛋,這次我要戒掉,誰來都不好使。就算我最愛的波多野來了,我也不帶硬一下。」

說得相當有底氣,讓唐宋哭笑不得,這丫腦子裡都想什麼!

高老莊 過了好一會,等到周流陽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唐宋才去打開鐵門。幾個老師趕緊衝上來,對著周流陽少不了責怪。當然,也沒敢說太多,生怕這小子又跳樓。

走下樓的時候,下邊一群學生興奮地歡呼鼓掌,搞得周流陽老臉發紅,低著頭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重新竄進車子,唐宋露出笑容:「可以走了。」

「走個屁啊。」郁可詩氣呼呼的翻白眼,「我爸剛才電話來了,等了大半天沒見到人,已經回去了。哼,臭男人,下次再這樣,我打死你!」

話雖如此,郁可詩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喂,他為什麼要跳樓?」

唐宋笑而不語,讓郁可詩平不由翻白眼,推開車門:「我才不想聽,滾蛋!」

準備下車,忽然又覺得不對,重新把車門關上,回頭冷冷的盯著唐宋,眼神相當犀利。

唐宋尤為納悶:「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著?先說好了,我肚子餓了,要去吃飯。」

「吃死你!」郁可詩沒好氣的冷哼,「食堂沒飯了!」

蹭飯就蹭飯,說得這麼理直氣壯幹嘛! 清晨,蘇華一睜開眼睛,就被湊在眼前無限放大的臉龐嚇了一跳,他猛然向後一仰頭,拉開和眼前之人的距離。

“伊恩,一大清早你湊這麼近幹什麼?嚇我一跳。”

伊恩從蹲在牀前的姿勢站起身來,一屁股坐在牀沿,右手壓住蘇華的被子不讓他起身,另一隻手舉着一塊薄片湊到蘇華的眼前。

“蘇華,你相不相信我?”

“自然是相信的。這是什麼?”蘇華把手從被子中拿出來,伸手去夠伊恩手上那乳白色晶瑩剔透的薄片。

在蘇華就要夠到的時候,伊恩猛然將手移開。“這個是高級智能生物治療芯片,最新研究出的產品。”

“治療芯片?尖端實驗組的新產品?”蘇華有些疑惑地問道。

“不錯。我可以保證它對人體沒有任何傷害,所以,蘇華你能不能讓我做個試驗?”伊恩滿臉的誠懇,不過一雙隱藏在厚厚的復古鏡片後的眼中卻閃着異樣的光芒。

“什麼試驗?難道你想把這個用在我身上?”蘇華詫異地睜大了雙眼。

“沒錯。裝上這個芯片之後,會自動檢測你的身體狀況並加以提醒和修正,絕對不會再發生之前那種莫名昏迷的情況。”伊恩低垂下雙眼,臉上露出一副落寞的表情,接着說道:“你突然消失的那幾天,我很擔心。”

蘇華瞬間被伊恩的這幅表情擊中了內心柔軟的部分,他探起了身體,伸手揉了揉伊恩的頭,柔聲說道:“既然你不放心,那就裝上吧。”

“真的?你放心,不會有問題的,我早就試驗過了。”伊恩的笑容再也繃不住,咧開了嘴。

伊恩小心翼翼地替蘇華注射了一針輕量麻醉,在蘇華閉上眼呼吸平穩之後,將蘇華的腦袋側放,露出耳後的皮膚。伊恩將乳白色的薄片拿在手裏,用力按下薄片的兩端,薄片鐺地一聲從左右兩側彈出薄刃,同時機械平板辨不出性別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s級生物治療芯片,編號003,擁有者伊恩,啓動。請將芯片置於接收者耳後部位。”

伊恩將薄片的薄刃靠近蘇華的皮膚,芯片上又傳來了聲音:“檢測到人體,融合開始。”乳白色薄片在說完之後咻地一下貼在了蘇華的耳後皮膚上,顏色開始變得忽明忽暗,薄刃割破了皮膚,暗紅色的血液流了出來,卻在流到薄片上的時候被薄片吸收,薄片開始急劇地閃爍着霓虹的光芒。光芒照得蘇華的側臉忽明忽暗,詭異無比。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