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當汽車抵達公寓時,眼前的一幕讓四人說不出一句話。

很顯然她們低估了粉絲的人肉能力。

粉絲能夠找到容幼儀試婚紗的地點,自然也能夠找到容幼儀在錦都的住所。

此刻公寓樓內被潑上一大桶紅油漆,大門上還寫了一段話。

【不準結婚!】

【結婚殺全家!】

「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脅,那些人是有毛病嗎?」

容幼儀整個人瑟瑟發抖,顯然是被嚇得不輕。

魔女打臉攻略 事情的發展趨勢比她所想到的更加嚴峻。

秦凌予走到一邊,立刻拿出手機發送一條簡訊。

容幼儀顧念他們是粉絲,不願意下重手。

但那些喪心病狂的的人對於他而言是陌生人,他決定對容幼儀負責,就必須保證她的安全。

這些恐怖人員通通都要在所里留下案底!

「幼儀,為了你的安全考慮,實在不適合住在這邊,不如今天和我一起回家吧?」

姜南初勸說道,萬一晚上粉絲過來,真的太可怕了。

「一個禮拜后,她就是我的妻子,再住別人家不方便。」 “呦呵?你是不服是怎麼着?”

“人家不僅不服,還要反抗呢~!”

“哈哈哈…”

那羣小混混頓時鬨堂大笑。

小八攙扶着蘇夢妍,輕輕地將她抱到了店裏,然後緊緊的關死了店門。

“呦~這是要動手啊?!”那個領頭人見狀嘲諷道。

“哈哈哈~就憑你?你看你瘦的和個猴子似得,跟我們八個人打?!”

“哈哈哈哈…”

又是一陣鬨堂大笑。

這時,小八眸子凌厲,瞬間動了。

那領頭的人正仰天大笑,小八抓住了這個機會,如鬼魅一般在人羣中穿梭。轉瞬間衝到了那人面前,舉起拳頭“咚”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

那人還沒反應過來,就感到臉上傳來一股劇痛,身體失去平衡一下子飛了出去。

“哈?!”

全場譁然,所有人都震驚了,沒人看清他是什麼時候繞到他們身後的。

那領頭的人躺在地上不斷地抽搐,嘴裏已經開始往外噴着白沫。

“草!給我上!”

人羣中有人一聲令下,這羣小混混頓時衝了上來,朝着小八舉起拳頭就打。

小八冷靜面對,一個凌空跳躍就蹦到了桌子上,一條如鋼鞭一樣的長腿朝着那最前面的人劈了下去。

“咚”

wWW_тт kдn_℃ O

一腳劈在了那人肩膀上,那人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小八沒有停,緊接着腿一下子環住了那人的脖子,他整個人凌空轉了過去,一把摁住了那人的頭,一個飛踹踹到了身後的那個人。

“咚”

那人直接被一腳踹飛出去。

見到這兒所有人都驚住了,那剛猛的一腳最起碼要有三百斤的力量,那個一百幾十斤的大小夥子直接如同紙人一樣被踹飛了出去,可見力量之大。

一瞬間就躺下了三個人,所有人都停在了原地,再不敢輕舉妄動。

“你,你是什麼人?!”小混混中的一人,顫顫巍巍的問。

小八冷哼一聲:“哼!我?我叫小八~姓八名八,你們可以叫我爸爸!還要再來嗎?!”

“哎呦我的媽呀~”

聽到小八這話,那羣小混混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丟盔棄甲四處逃竄了…

店內的店主,趴在牀上驚愕的看着外面的打鬥,這時蘇夢妍清醒了過來,捂着頭一點一點的站起來推門走了出去。

“哎?”小八見到蘇夢妍出來了,踉踉蹌蹌要跌倒的樣子,連忙跑過去一把扶住了她。

“小,小八?”蘇夢妍倒在小八懷裏,捂着頭迷迷糊糊的問。

“你怎麼又喝酒啊?今天你這是去哪了?”小八責備着將她攙扶到了店內。

那胖店主正一臉茫然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兩個人。

“老闆,給您造成的損失,我會賠償您的!能給泡一杯蜂蜜水嗎?”

老闆見了,茫然的點了點頭,走進了屋。

隨即,小八將蘇夢妍攙扶到了屋內的一個包間裏,慢慢的將她放在了椅子上,蘇夢妍迷昏無力,倒在了桌子上。

沒一會兒,老闆就拿着大杯的蜂蜜水走進了包間。

小八見了,感激的接了過來,道:“謝謝!”。

那胖老闆笑了笑,就轉身出去了。

“哎,夢妍?哎?”小八搖醒了趴在桌子上的蘇夢妍。

“來,來先把蜂蜜水喝了~”

蘇夢妍一點一點的坐直了身子,迷迷糊糊的接過了杯子,“咕咚”“咕咚”喝了兩大口,又“噗通”一聲趴在了桌子上。

“唉~”小八見了一陣無奈的搖了搖頭。

天色一點一點徹底暗淡了下來。

小八見蘇夢妍一直在呼呼大睡,絲毫沒有要醒的意思,一直在這裏也不是個事兒,於是就一把背起了蘇夢妍。

“老闆,我是華南師範的,我叫小八。今天我先送她回去,明天我會再過來!你看怎麼樣?”小八揹着蘇夢妍,走到門口看到了老闆說道。

老闆笑着點了點頭,隨後兩人就出門了。

在路上。

“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喝這麼多酒!多危險啊~”

小八揹着蘇夢妍自說自話的走着。

“你說說你,兩天不見人,去哪兒也不跟我說一聲!”

“呵呵,你關心我啊?”

聽到這話,小八暮然愣住了,一點一點回過頭看去,發現蘇夢妍還在沉睡,只不過嘴角在微微上揚着,剛纔是說了一句夢話。

看到這兒,小八長呼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能不擔心你嘛!師傅說了,外面世界壞人太多,今天如果沒有碰巧遇到你,你說說你該怎麼辦?!”。

這時,小八感覺背後的蘇夢妍腦袋蹭了蹭他的後背,惹得他後背一陣撓癢。小八頓了一下,他已經不知道現在蘇夢妍是甦醒還是在沉睡。

沒多久,小八將她送回了宿舍。開門的是一個女孩,見到是蘇夢妍,臉上勾勒起了一個嫉妒的樣子,極其不情願的把她接了進去。

小八跳腳看見蘇夢妍回了臥室,自己也就放心了,轉身走下了樓。

天色大黑,校園路上寂寥無人。

小八一個人在路上幽幽的走着,時而會沉頭髮笑,時而會仰望星空。蘇夢妍安然無恙,此刻的他,心裏無比的暢快。

走着走着,暮然,背後傳來了一股子陰冷的氣息。

小八慢慢的轉身回頭看去,眸子金光閃閃,身前的人影露了出來。

“我就知道是你,你也做得太絕了!你差點把她弄死!”小八教訓着。

見那個白衣鬼影,聽到這話並無反應,頓了一會兒見她一點一點的擡起了手,指向東邊的方向。

小八心中疑惑,收了法眼,朝東邊看去。這時,在不遠處的黑夜中,一個身穿制服的女人,神情忐忑一點一點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

小八看那人眼熟,打眼仔細一看,居然是白天在導員辦公室裏見到的那個女老師!

看他神情忐忑,鬼鬼祟祟,這麼晚了他想幹什麼?

想着,小八藏匿到了路邊,看着那個女老師慌慌張張的從他眼前走過,就好像是在躲避着人一樣!

小八見那老師漸漸走遠了後,從灌木叢中走了出來,打開了法眼金光爍爍,尋到了那個怨氣女鬼。

見這時那個女鬼,居然耷拉着頭,擡手指着那個老師走去的方向。

…. 第463章你是不是該打開門照顧我

「秦大哥,現在是為幼儀的生命安全考慮,你不能通融通融嗎?」

「話沒有說完,住你那不合適,還是住在我家吧。」

秦凌予淡淡的說。

「這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住在你家,我絕對放心,既然這樣你們回去吧,我們不打擾了。」

姜南初贊同的說,他們馬上就該是夫妻,的確應該多培養培養感情。

幾人在公寓外分別,容幼儀糊裡糊塗的跟著秦凌予前往他在錦都的秦公館。

婚色撩人:狼性總裁輕點愛 從前容幼儀就知道秦凌予在錦都的家,但是他喜歡冷清,一直不願意別人過來,所以這還是容幼儀第一次進入內部打量。

果然不愧是秦凌予式的裝修風格,客廳只有黑白灰三種顏色。

「家裡沒有女人的日常生活用品,稍後副官會買過來,先看會電視吧。」

婚迷不醒:全球緝捕少夫人 兩人坐在沙發上,秦凌予生疏的拿起遙控器,卻不知道該怎麼按。

「是這樣的。」

容幼儀接過遙控器很快打開,秦凌予手中還帶著容幼儀身體的溫度,他感覺半邊身體好像麻了一般。

「今日早上九點,有粉絲在錦都一生所愛婚紗店見到容幼儀,並在之後半小時進行圍堵活動。」

娛樂台女記者的聲音從電視那頭傳出來。

秦凌予知道容幼儀有些粉絲,想不到影響力居然這麼大,隨便一個電視台,都在播放關於她的新聞。

秦凌予來了興趣,他倒是想聽聽那些媒體記者究竟會怎麼說。

「我方記者第一時間從婚紗店附近的攝像頭中調取監控視頻,在圍堵時間十分鐘后,有一輛悍馬車抵達停車場。」

「請大家仔細看,悍馬車中出來一名男人,極有可能是容幼儀的未婚夫。」

「雖然視頻並不高清,但我們看得出來身形高大的男人來到粉絲面前,不知說了什麼,直接將粉絲嚇哭,最後還是容幼儀出面勸說。」

「看來容幼儀是嫁給一位脾氣並不怎麼好的男人。」

電視機那頭的主持人議論紛紛,秦凌予的臉色越變越差。

怎麼他娶了容幼儀,全世界都認為是容幼儀吃虧了呢。

「噗,我要被評論逗死了。」

「你看微博上面關於我們的話題。」

「有一位粉絲說,容幼儀,你要是被逼的,你就眨眨眼。」

容幼儀拿出手機笑的倒在沙發上。

「很好笑嗎?」

秦凌予黑著臉出現在容幼儀的面前。

「嗯,看上面還說你是什麼大老粗,網友的回復太雷人了。」

「讓你進入我家就是個錯誤,果然看到你,我絕對不會有好心情。」

秦凌予冷著臉按了按太陽穴,覺得心煩意亂,直接關閉電視機。

容幼儀原本掛在臉頰上的笑容蕩然無存。

因為兩人之間產生了最親密的關係,所以容幼儀天真的以為,秦凌予對待她會不一樣,但很明顯想多了。

兩人原本就是無奈之下才會成為夫婦,彼此之間沒有感情,他看到自己多半是厭惡的。

想到這裡,容幼儀放輕腳步準備出去,她還是不要礙眼了。

「又要去哪裡,還嫌給我惹的麻煩不夠多嗎?」

秦凌予一聲呵斥,容幼儀整個身體都抖了抖,眼淚立刻滑落臉頰。

「你哭什麼,我欺負你了嗎?」

「沒有。」

他不喜歡她,自然是連憐惜都不會有的了。

容幼儀大步跑上樓,將自己鎖進客房。

「這是誰給她慣出來的脾氣?」

「不清楚事實真相的粉絲,到處污衊我,她倒好,不幫我說話,反倒是笑。」

「我還覺得委屈呢!」

秦凌予自言自語,煩躁的一腳踹向茶几。

十分鐘后,副官送來食物和日用品,發現少帥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

「少帥,幼儀小姐呢?」

「你問她做什麼,和你有關係嗎?」

「哪裡涼快,哪裡待著去!」

秦凌予說完直接關閉大門。

「容幼儀,我給你五分鐘時間,下樓吃飯!」

僵持二十分鐘,秦凌予敗下陣來,沖著二樓喊道。

「不用了,我不餓。」

二樓傳來一道女聲悶悶的帶著鼻音。

「好,有本事一輩子別下來,別吃飯,餓死你!」

秦凌予氣憤的說,明明他想著兩人好好相處,誰知道剛開始就變成這副模樣。

另一邊,錦都別墅內,姜南初與陸司寒正在幫肉肉和憨憨洗澡。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