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出來,我看上的女人,我都會弄到手。”

羅塞蒂家的繼承人,已經是霸道慣了的性格,當然不會就此罷休。

上次在聚會上放過狄澈,那是因爲第一他不知道對方的底細,第二也因爲當時的場合並不適合自己隨便動手,而現在,醫院都被自己給圍了,已經沒什麼適合不適合一說了。

“那你就追到大陸的另一頭去吧。”

狄澈笑。

兩人聊起來,根本都沒注意到,緱明姿,還被兩人給晾在一邊,完全沒有搭理。

緱明姿自小就沒有受過這樣的忽略。

除了這一次,上一次她覺得自己被忽略,還是在宴會上,狄澈抱着黎姿離開的時候。

被忽略了一次就已經足夠了,居然還有第二次。

緱明姿張嘴,側頭攏了攏頭髮,想展現出自己最美妙的一面,將兩個男人的目光統統都吸引到自己的身上。

然而,讓她沒想到的是,她剛擺出個姿勢,就看見那個歐洲男人,隔着西裝的口袋,將槍口頂到了狄澈的身體上。

本來,這樣的動作,距離稍微遠上一點點都是看不見的,但偏偏,緱明姿想要博得狄澈的歡心,一直都貼着狄澈,就自然地將那男人的動作給看了個十成十。

她倒抽一口狄氣,往後退了兩三步。

狄澈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自己這個被槍指着的,都顯然要比那個看見人被指着的,要淡定許多。

“我既然能讓你進一次手術室,我就能讓你進去了,就出不來。”

魯道夫到底還是會多少顧忌一下影響,在那麼多雙眼睛看着的情況下,他只是輕輕地,在狄澈的耳邊,用中文說着他的威脅。

狄澈連眉毛都沒有擡,輕飄飄地說:“既然你懂點中文,那知不知道,中國有句古話:君子不奪人所好。

我敬你在這片地方上的勢力,不是我就真怕了你。”

魯道夫也笑了,也不知道他是在哪裏被養大的:“那狄先生知不知道,中國還有句古話,強龍不壓地頭蛇呢?”

“知道

。”

狄澈輕輕地笑,“可惜了,人已經回了我的地頭了。”

魯道夫臉色頓時一變:“你什麼時候把人給送走的!你的飛機明明……”

話還沒說完,魯道夫自己就反應了過來:“你沒用私人飛機。”

他用的是肯定的語氣。

“既然知道有人在盯着我,還這樣飛出去,我的智商,怎麼會和你一樣呢。”

狄澈鮮少和人爭吵,因爲他不需要。

他只要微微地沉下面孔,放狄了嗓音,自然所有人都只能戰戰兢兢地同意他的每一句話。

不過現在看起來,他激怒人的本事,到也是一流的。

那漫不經心的調子,輕輕地,緩緩地說出來,然後尾音還有個特別嘲諷的上挑,真是,能將死人給氣活了再去死一次。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你!”魯道夫到底是個粗人,就算是所謂的世家,也終究不能和泱泱大國的比底蘊,幾句話就叫狄澈說了個臉紅脖子粗,竟然接不下去。

他猶豫了半天,才咬着牙到:“狄澈,你是真不要命了?”本來兩人只是在嘴上磨皮,這會兒魯道夫說到了人身安全的威脅,自然就是閒的輸了一局。

“我的命,你還要不起。”

明明狄澈纔是被槍指着的那一個,但是他的口氣,到彷彿是他控制了全部的局面一般。

魯道夫沉默下來,看了看狄澈:“好,我給你個公平決鬥的機會。”

說完以後,他也不等狄澈的反應,扭頭就離開了醫院。

和來的時候,有那麼多人爲他讓開道路一樣,離開的時候,也是所有人,都忍不住目送他而去。

直到魯道夫的背影消失了,緱明姿才戰戰兢兢地走了過來。

別人沒有看清楚,她可是看得輕輕楚楚,那個人,口袋裏隨便都放了一把槍的人,怎麼可能是什麼善人啊!

“擎,澈……”緱明姿猶豫了。

她死乞白賴地留下來,留在狄澈的身邊,那是因爲,狄澈纔是她看中的,看了好幾年的,她最理想的丈夫。

她的未來,是要進入豪門做貴婦的,絕對不是爲了去守寡的!

想到這裏,緱明姿就淡定不下來了。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她雖然不是什麼君子,但也絕對不是沒腦子的。

現在狄澈的情況,她要是再不知好歹地跟着,萬一被流彈給傷到了,那怎麼辦?尤其是,兵荒馬亂的時候,她,她破相了那怎麼辦?

一想到這麼嚴肅的問題,緱明姿恨不能現在就離開意大利這個地方。

這種治安環境,還沒有中國的小縣城好,怎麼可以這樣呢

她要走,她必須走,而且是立刻,馬上。

但是……怎麼說出自己要走的事情,對於緱明姿而言,就比較麻煩了,畢竟,自己纔剛剛在狄澈的面前說過,兩人是一起的,自己是要留下來陪他的,才說完就走……

她在狄澈的心目中,基本就沒有任何形象可言了吧?

雖然,緱明姿已經開始覺得狄澈不適合自了,也不方便自己投資了,但是並不表示,緱明姿就要和狄澈撕破臉啊。

她向來是個長袖善舞,八面玲瓏的角色,逢場作戲也多了,本能就不想讓自己和狄澈的關係太糟糕,這樣的話,萬一,她是萬一,日後狄澈還能好端端地從意大利出去,那麼她還可以繼續地回他身邊。

婚不受色:老公愛的好凶勐 緱明姿想了這麼多,臉上的表情,因爲自己忘記控制了,也就跟着變化了好幾輪。

這麼多輪的表情,還真就沒有什麼重複了的地方,倒是怎麼看怎麼讓人覺得很有些意思起來。

狄澈看着她的表情,而緱明姿只是努力地想着自己要怎麼在不和狄澈撕破臉的情況下離開這裏,自然就被狄澈給看了個分明。

“明姿。”

醫生護士還都沉浸在剛纔魯道夫過來的時候帶來的那種令人糾結的情緒中,因此,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狄澈就那麼躺在走廊的擔架車上,本來是要被推着去手術室的,居然就因爲人們的恐慌而擱置了。

“我,我在的。”

緱明姿聽見狄澈喊自己就是一個哆嗦。

她現在可是想着離開呢,自然是萬分不想被狄澈現在的樣子給連累了,緊張到狄澈隨口叫了她的名字,她就哆嗦了起來。

“時間也不早了,你也累了,不如,就回去休息了吧。

反正我這裏也不缺個照顧的,你的心意到了就成。”

狄澈對緱明姿說話的語調,一貫都是委婉而溫和的。

緱明姿一直很喜歡他這樣的“君子風度”,但是,這個“君子風度”到了今天,緱明姿似乎纔有點明白過來,這種說話的方式,除了可以叫做“君子風度”以外也叫做,禮貌的疏遠。

這怎麼可能呢?她是他的最愛,是真愛,狄澈爲了自己可以這麼多年潔身自好,不結婚,也不玩女人,就算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女人,也不過是自己的替身而已,這樣的狄澈,怎麼會對自己禮貌而疏遠呢?

緱明姿搖了搖頭,試圖將自己腦中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給搖出去。

“怎麼,還捨不得我了?”狄澈見了她搖頭的動作,就笑着打趣了兩句。

“沒有沒有。”

一聽要留下來,那還了得,趕緊撇清了自己的關係。

緱明姿話一說完,又覺得自己這樣是不是太狄清了點兒,便補充到,“這裏本來人就不少,我又不太明白怎麼照顧人,留下來估計還要你們分神照顧,我就先回去了

啊,對了,澈,你如果有事情要我幫忙的話,可一定要告訴我啊。”

緱明姿到底是緱明姿,腦子轉得也夠快,很快就說了一段漂亮的場面話。

只是,她這麼段場面話,也就哄哄黎姿的料子,狄澈,是向來不屑這樣的場面話的。

這樣的話,他每天也不知道要說上多少次,怎麼可能因爲緱明姿這樣說就感動了,就覺得她當真是個好的了。

這不科學。

因此,當緱明姿做出這樣的反應的時候,狄澈的第一反應並不是感動,而是覺得事情有異:“也好,你就回去休息吧。”

雖然覺得事情有異,但是狄澈倒也不會就這樣自亂陣腳的,還是很鎮定地,讓緱明姿先回去。

緱明姿得了狄澈的話,想到方纔那個拿槍的人,哪裏還有心思在,就算有那麼一點點的不捨,那也沒有自己的命重要啊。

億界淘寶店 因此,慌張告別以後,就離開了。

緱明姿走得匆忙,根本就不知道,她這麼慌慌張張地離開,讓多少看着她的人,心中生出了異樣的心思。

“那個,狄先生,您的手術。”

緱明姿這麼一出去,倒是將被保鏢圍起來的地方給弄出了一條通路,因此,醫生和護士和緱明姿正好是相反。

緱明姿着急出去,而他們,則是着急進來。

“開始吧。”

狄澈好脾氣地點了點頭,示意邊上的小萬不要添亂,原本小萬是真的有話要說的,看見狄澈這個胸有成竹的樣子,也不好說什麼了,再有什麼事情,那也是一定要等到他從手術室裏出來了再說。

取個子彈而已,能有多複雜。

小萬這樣想着,和狄澈相互對往了一眼,就送狄澈進去了。

而地球另外一頭的黎姿,這個時候,正好是被朋友們押解到了牀上,怎麼睡都睡不着的樣子。

她想狄澈了,很想很想。

不管狄澈到底怎麼看自己,她想他了,哪怕他不會再看自己,也不會再原諒自己,但是,總會接電話的吧?

就是怒斥自己這個根本就不合時宜的電話,那好歹,她也聽到了他的聲音了。

黎姿就這樣想着,左右看看房間裏只有自己一個人,便將手機拿了出來,給狄澈打電話。

狄澈,我只要能夠聽見你的聲音,我就滿足了,如果你再能對我說上兩句好話,我就能快樂得飛到天上去了。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黎姿帶着滿心的期待,等着電話被接起來,結果卻在那頭聽到了小萬的聲音。

小萬原本是根本就不打算接這個電話的,但是剛纔緱明姿的表現,終於讓這個澈集團的第一祕書,明白了點兒什麼

他看見來電的號碼是黎姿,再給他八百個膽子,他也不敢不接黎姿的電話啊。

於是電話就這樣被接起來了。

“黎小姐,我是小萬。”

如果小萬早知道這個電話會弄出來的事情,那他是死也不會將這個給接起來的。

不過就是一個電話而已。

當初他接這個電話的時候,還真就沒有想到那麼多。

“小萬?”那邊黎姿還沒來得及開心狄澈很快就將電話給接起來了呢,那頭的聲音就告訴了自己,接電話的並不是狄澈,而是另有其人。

是因爲那頭的是小萬,所以纔會這麼快就將電話接起來的。

黎姿沉默了一會兒,就算知道狄澈不在聽自己講話,還是忍不住就放低了聲音:“小萬,那個……狄澈呢?”

手術室裏呢。

小萬看了看那門面上掛着的“手術中”的燈,他有心直接告訴黎姿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狄澈卻是不允許他這樣做的。

“狄總現在不方便接電話。”

他只能這樣回答,很官方,聽起來一點錯處都沒有的樣子。

小萬覺得自己回答得沒有問題,並不表示,那邊的黎姿聽起來覺得沒有問題。

在黎姿的耳朵裏頭,就覺得,根本不是狄澈現在是有事情不方便接電話。

而是,他根本就不願意接自己的電話。

至於爲什麼不接自己的電話,狄澈都和緱明姿在一起了,怎麼還會想到要和自己說話呢?

“那……緱小姐呢?方便接電話麼?”其實黎姿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問出這樣的話來,但是她看着天花板,想着自己呆着的,狄冰冰的臥室居然也就忍不住,這樣問了出來。

“緱小姐?”小萬簡直反應不過來黎姿這麼跳躍的思維方式,愣了愣,只能回答,“緱小姐現在也不在啊,不方便接電話。”

“哦……”黎姿的聲音聽上去,越發地低落起來,基本上也是什麼都聽不出來的樣子,“我知道了,那就這樣吧,再見……”

小萬雖然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後面黎姿的低落倒是聽了個分明。

難道,是因爲出了什麼事情嗎?

他心中緊張,但也沒有辦法啊,狄澈現在還在手術室裏頭躺着呢,他就算緊張,也不能現在就將狄澈從手術室里弄出來啊。

人越是緊張的時候,就覺得時間過得是越來越慢了起來,明明就沒有什麼要緊的傷勢,愣是讓小萬在手術室的外面,等出了坐立難安的感覺來。

他站在樓上的窗口往下看,本來是想緩解一下自己的情緒,沒想到,卻看見了很不錯的東西。 珍妮弗?李,不是那個新進了澈集團的設計師麼?爲什麼會跟緱明姿在一起說話呢?

距離太遠了,他聽不清他們說話的聲音,只能叫了個保鏢過來:“你,把手機開着,然後偷偷弄到她們身邊去。”

兩個女子是站在醫院的花園中聊天的,本來就有不少的小孩子在她們身邊跑來跑去的,加上兩個人說的又是中文,也不怕被人聽了去,所以根本就不介意周圍有人

有人怎麼了,有人才能顯得她們兩個坦坦蕩蕩不是?

灼愛 緱明姿打算得很好卻不知道,有一個接通了電話的手機,被一個玩皮球的小孩,偷偷地放到了兩人談話的花壇邊上的花叢裏頭。

小孩抱着冰淇淋心滿意足地走了,而小萬,則聽見了電話裏面傳來的有些含糊的爭吵。

“你當初不是這樣說的。”

這個聲音不太熟悉,應該是珍妮弗?李吧,小萬想着。

“我當初答應什麼了?我只答應了讓你可以順利的近澈集團而已。

人不要太貪心了。”

緱明姿的聲音的出現,讓小萬瞬間集中了注意力並且按下了手機上的錄音鍵。

“你還得再給我稿子,你得給我。”

珍妮弗?李是真的急了。

她進入澈集團,本來就是通過不光彩的手段,甚至可以說是,頂替了畫那條裙子的設計師的位置。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那個設計師,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

如果不是因爲那份設計稿,珍妮弗?李幾乎不會記得還有這麼一個人的。

也正是因爲這份設計稿,讓珍妮弗?李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個捏着把柄的靠山是可以仰仗的。

她到澈集團的時間並不長,但是她來的時候,帶着那樣的作品,自然就會被別人給看高了一頭。

可是除了她能說簡單的中文,身上一半炎黃子孫的血統意外,珍妮弗?李並沒有什麼作服裝設計的天賦。

王妃每天想和離 所有人都期待着她還能拿出更多,很更精美的作品,讓珍妮弗自己都飄飄然了起來。

但是她的的天賦,讓她就算再怎麼飄飄然,也不可能拿出和之前的裙子一樣的設計圖出來了。

因此,人們對她的期待越來越高,而珍妮弗這個傢伙,在飄飄然之中,野心也就越來越大。

她和緱明姿得了認識是意外,因爲很意外,所以她並不知道,原來緱明姿在中國還有很不錯的背景。

她自以爲,自己拿住了對方的把柄,因此,一找到機會,就毫不猶疑地,過來希望緱明姿能夠繼續給自己提供設計圖。

“你必須給我設計圖,不然的話,我混不下去了,我會把你給說出去的。”

珍妮弗知道緱明姿不會那麼簡單就答應,自然還是準備了一些後手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