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聽我這般說道,感覺現如今也只能如此,所以我們三人再一次加快了速度沿着通道不斷前行。

可是這通道好似很長,而且不斷延伸向上,我都開始懷疑,這通道是不是延伸到了山頂。

不過還好,就在我出現了這個想法後不久,我們終於見到了一抹光亮。

我們三人急速前行,轉眼之間便逃出了通道。

可當逃出通道,便被眼前的景色給震驚了。

出了通道之後,我們來到了半山腰的位置,而這裏卻好似一個花園。

我來到這放逐之地這麼久,今日竟然在這裏看到了花花草草,甚至還有一棵小樹苗。

不僅如此,樹苗上還有三顆果實!

在這裏竟然約有五十平米的位置長滿了各色花草的時候,除了我露出一臉驚訝之色以外,龍辰和柳如煙更顯震驚。

他們來到這裏快四百年了,別說各色花草以及長有果子的小樹苗。

就連一根雜草都沒見到過,這裏陰山背後除了黑色石頭,就是黑色泥土。要麼就是各種害人的黑水湖,血湖什麼之類的東西。

農門丑妻 如今在見到久違的花草之後,我們三人心中都流露出興奮之色。

不過後有追兵,我們不敢久留,於是只聽我低吼了一聲:“我們沿着山壁往下跑,爭取逃離此地!”

說罷!我便第一個衝向了二十多米外的巖壁,畢竟我這會兒是鬼,我可不怕那巖壁有多高,反正摔不死我。

二人見我奔跑了過去,也都不敢怠慢,全都在第一時間跟了上來。

當我跑到那片五十平米花草園中間的時候,那小樹苗上的三顆紫色的果子卻吸引了我。

看着那晶瑩剔透,散發着陣陣幽香,三顆紫得發亮的果子。身爲鬼的我,竟然有了一絲食慾。

這可是我下地府開始,第一次有想吃東西的感覺。

雖說我不認識那紫色的果實,但能在這裏長出樹苗,最終結出果實,想必不會是什麼凡品。

這會兒也不管三七二十幾,都來到這裏了,多少也得帶些戰利品回去不是?

想到此處,我直接給它來了一個順手牽羊。

重生之都市仙尊 可就在我栽下那三顆果實的時候,黑蓮的人追出了通道,見我正在採取那三顆紫色的果實,當場便被嚇得變了臉色。

只見一個老頭很是慌張得大吼了一聲:“不要!”

聽到這個撕心裂肺,帶有一絲哀求的聲音,我鳥都懶得鳥他。

一把就摘下了最後一顆果實,然後很是囂張的對着通道里最先出來的一批人大罵道:“一羣傻逼,老子就栽了,你們能那我怎樣?”

說罷!我揣好三顆紫色的果子就往山壁邊上跑。

而龍辰和柳如煙已經來到了山壁前,早已做出了往下跳的姿勢,見我跟了上來,只聽龍辰當即便大吼一聲:“李兄,快跟上!”

說罷,只見龍辰牽着柳如煙的手,便躍下了山壁。

他們剛跳下山壁,我便來到了山崖近前。見這山壁也就幾百米的高度,雖然往下看,下面的一切事物都變得很小很小。

老祖渡劫失敗之後 但我是鬼,根本就不怕被摔死,所以我毫不在意,直接登上護欄,當場便跳了下去。

這一跳,竟讓我想起我縱身躍下陰山山上巔的那一刻。這一跳,還讓我想起了上官仙。

一想到上官仙,我的心便入刀絞般疼痛。

八千年,她要在十六層火山地獄之中煎熬八千年方可重生!如果可以,我真想替她受罰。

但這會兒我卻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想那些,因爲我已經找到了逃出陰山的線索。

因此,我和上官仙還有見面的機會,所以我不能死,我現在必須逃出這裏,得保住我的性命。

只要我還活着,八千年後,我們依舊可在再次重逢,而且我們下一次的重逢,必定是永生永世……

想到這兒,我便已經墜落在地。

而同時間,天空上出現了數十個黑點,那都是跳下了崖壁的黑蓮成員。

柳如煙和龍辰二人急忙將我扶起,然後也不廢話,扶着我就往這座大山的外圍跑。

而此時,只聽“踏踏踏”的馬蹄聲突然出現,同時身後傳來的一聲聲大吼“站住”!

我扭頭望去,見是一二百個黑蓮騎兵追了過來,心裏不由的“咯噔”一聲。

在這地兒,鬼魂是不能飛行的。所以只能用兩隻腳跑,可我們兩隻腳怎麼跑得過四條腿?

在這種嚴峻的形勢下,我們只有一個選擇。不是戰鬥,而是奪了對方的坐騎,繼續逃跑,看是否能逃生。

雖然逃跑很窩囊,但不逃跑我們就只能死在這裏。

畢竟這裏全都是黑蓮的人,我們三人修爲即使在高,也難以打過數以千計的黑蓮成團。

想到此處,我當即便對着龍辰與柳如煙開口道:“我們就這樣逃跑不是辦法,必須強了他們的坐騎,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二人聽我這般說道,也都點頭答應。這種情況之下,唯有如此纔能有機會逃生。

所以我們又往前跑了幾十米,並沒有直接回頭選着奪馬!

如果直接轉奪馬,那樣的成功率會很低,我們得迷惑敵人。讓他們以爲我們被嚇破了膽,然後肆無忌怠的衝上來。

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定然能一擊必勝。

隨後,我們大約在跑了一百多米之後,追我們的黑蓮騎兵果真加快了速度。

他們可能還真以爲我們被嚇傻了,一個個騎兵的距離拉得很開,爲我們奪馬創造了很是有利的條件。

大約十幾秒之後,六名先頭騎兵追到了我們身後,準備一刀斬了我們三人立下頭功。

可是我們三人會束手就擒?我們等的就是他們…… 看着背後疾馳而來的黑蓮騎兵,我們三人並沒有慌了手腳,而是佯裝出一副恐懼的模樣往身後望。

就在此時,六名黑蓮騎兵殺到,每一人都舉起了手中的長刀,想將我們三人當場砍死。

不過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我們等的就是此現在。

見長刀襲來,我們三人全都冷哼一聲,在同時間猛的運轉道行。

一陣陰冷的氣息猛然在我們三人間爆開,如同漣漪一般撞擊向向我們動手的黑蓮騎兵。

除此之外,我們三人都在第一時間反身出手,這一切來的都太快,那三個黑蓮騎兵根本就沒有料想到,我們竟然還有這麼一手。

他們想收回大刀回擋,但我們三根本就不會給他們這樣的機會。

龍辰和柳如煙直接拔出了腰間的軟劍,“唰唰”幾聲便刺死了四個黑蓮騎兵,然後迅速翻身上馬。

而我也不怠慢,體內猛的運轉至陽氣,一掌拍出,當場就拍死一個黑蓮騎兵。

同時間,另外一名騎兵向我殺來。

見到這兒,我跳起一腳就踹那馬的腦袋上,那馬魂連同黑蓮鬼兵,當場就被我一腳踹翻在地。

見最先衝上來的六名黑蓮騎兵全都被我們撂倒,我也不想在耽擱,直接爬上了馬背。擰緊繮繩,便領着龍辰和柳如煙飛馳而去。

不過黑蓮騎兵也不是吃素的,不斷在我們身後追趕,一副不殺了我們誓不罷休的模樣。

我一邊擰緊繮繩,一邊拿出那張地圖,這放逐之城的外圍全都是奇門陣法,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陷入其中,所以必須參考地圖方能安全離開此地。

因爲我們在第一時間搶到了馬匹,而且在黑蓮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便騎着馬遠離了放逐之城。

所以整個黑蓮的防禦系統還沒有完全啓動的時候,我們便已經騎着快馬遠離了放逐之城約兩千米遠。

不過當下最讓我頭疼的還是身後的一羣黑蓮騎兵,這數量少說也有四五百。

如果被其追上,我們根本就打不過,甚至還有可能陷入苦戰直至死亡。

而我們此刻穿梭在一座座迷幻陣之間,只有徹底的通過了這些迷幻陣,我們才能遠離黑蓮組織的核心基地,放逐之城。

要不然逃跑與不逃跑,幾乎沒有什麼作用。

顧忌了一下時間,我們已經逃跑了半天。

而看看地圖,我們也即將逃出防禦放逐之城的奇門陣法。

不過這一切都不能讓我們心喜與高興,因爲我們身後一直都纏着數百騎黑蓮騎兵,這樣下去即使逃出了這些奇門陣法,也終究會被追上。

見身後黑蓮騎兵越跟越緊,我當即便向龍辰和柳如煙問道:“龍辰、如煙,這樣下去我們早晚被被追上。你們知不知道,什麼地方有險地或者殺地!”

二人聽我這般問道,都不知道我想幹嘛!皆露出一臉的疑惑的表情,而龍辰更是直接開口說道:“李兄,爲何要找這樣的地方?”

“如今被黑蓮騎兵纏上了,我們只有進入這些地方,方能擺脫他們!”

話音剛落,柳如煙也開口道:“這樣豈不是很危險?如果一旦進入險地或者殺地,我們自身也不一樣會陷入生死邊緣之中?”

柳如煙說得沒錯,如果進入什麼險地或者殺地,我們都會陷入危險之中。

當傲嬌太子穿成超萌書童 但此時我們能有更好的辦法逃離這裏?顯然沒有,所以唯一的出路便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我接下來簡單的解釋了幾句,說明我們現在的處境,以及爲何我們要去險地與殺地。

二人聽我一番解釋之後,只見龍辰的臉色當即便陰沉了下來:“事到如今,也只能聽李兄的了!”

龍辰的話音剛落,柳如煙也開口說道:“我知道一處絕地,但我們去哪裏可能會很危險!”

此刻我還管什麼危險,我們此刻已經很是危險了!

想到此處,我直接對着柳如煙開口說道:“我們都已經被幾百個黑蓮騎兵追了,還怕什麼危險。說說,那是怎麼樣的一處絕地!”

我的話音剛落,柳如煙便開口答道:“黑水瀑布!”

“什麼?黑水瀑布?不行,不可以去哪兒。”龍辰在聽到黑水瀑布之後,反應很大,直接就拒絕了。

不過龍辰剛一反對,柳如煙便開口道:“這裏除了黑水瀑布離得近以外,難道還有其它絕地嗎?”

龍辰聽柳如煙突然反問,一時間竟然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

我回頭望了身後一眼,發現追兵已經離我們越來越近,而且這些追兵之中,我竟然發現了黑蓮聖女的身影。

只見她的坐騎是一頭白色的馬魂,高大神駿。

見到這兒,我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然後壓低了聲音對着柳如煙和龍辰開口道:“龍辰,如煙。事到如今,我們已經沒得選擇了,黑蓮聖女已經追了上來,我們要是還甩不掉他們,我們就逃不掉了!留給我們的只有死路一條,進去絕地上可有一線生機。”

二人聽我這般說道,都不由的扭頭望了一聲身後,除了緊追着我們的四五百騎以外,遠方更是黑煙滾滾,顯然是更多的黑蓮騎兵追了出來。

龍辰在見到這場面之後,也是不由的嘆了一口氣兒。

柳如煙見龍辰嘆氣,當即便開口問道:“李炎我們還有多久能逃出這裏的奇門陣法?”

我看了看地圖,發現我們距離出口已經很近了,於是我迅速的開口答道:“快了最多還有十分鐘。”

話音剛落!我們三人再次催動坐騎,讓其加速行駛。

十分鐘後,我們終於逃出了防禦放逐之城的奇門陣法。

我們三人剛一逃出這奇門陣法,柳如煙便對我和龍辰開口道:“隨我來!”

說罷!柳如煙一拍馬屁股,當即便引領着我和龍辰前往了她口中的黑水瀑布。

因爲我對黑水瀑布不瞭解,我便開口詢問。

龍辰和柳如煙見我詢問,也不隱瞞,簡單而且快速的說出了黑水瀑布的厲害。

說這水瀑布其實是陰山後的一條黑水河流淌到一處大裂縫的時候,形成的一條黑水瀑布。

而黑水河在流入大裂縫的前幾公里地,是一處泥沼之地,以及一條很寬的淺灘。

我們想擺脫身後的追兵,就必須先進入泥沼之地。

在哪裏如果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陷入泥沼之中,而且那些泥沼內有很多陷入其中的遊魂惡鬼。凡事落入泥沼,即使沒有陷入泥底,都有可能被亡魂給扯進淤泥之中。

在過了泥沼之地後,我們會進入一條淺灘。淺灘的水不深,但卻爬滿了厲鬼。他們全都想爬到一邊的岸上。

所以我們在進入淺灘之後,不僅要防止被厲鬼拖下水,還要以防被黑水衝下大裂縫之中。

而過了淺灘之後,我們又會進入泥沼之地,大約一公里後,我們就可以安全通過黑水瀑布了。

此刻聽完龍辰與柳如煙的解釋,我不由的打了一個哆嗦,那地兒被叫做絕地果真不爲過,其危險程度可想而知。

但事到如今,我們早已別無選擇。

至此,我們三人只能加快馬速往黑水瀑布急速而去。

雖然那是一處絕地,但卻也有鬼安全的通行過黑水瀑布。

而且在這安全通過黑水瀑布的鬼當中,柳如煙這其中之一。

當我聽到這話之後,那叫一個興奮。柳如煙安全的通行過河水瀑布,那麼這次我們照着她上次通行的路徑走不就得了?

可我剛說出這話,柳如煙卻苦笑着搖頭,她說她通過黑水瀑布的時候已經是五十年前的事兒了。

當時她們是一個五十人的團隊,當真正通過黑水瀑布的時候,卻只剩下五人。

見柳如煙說到此處,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傷感之色。

見這她般,我當即便對她說道:“如煙你別難過。這一次,我們三人全都會安全的甩掉身後的追兵,以及毫髮無損的度過黑水瀑布!”

柳如煙聽我這般說道,不由的對我“嗯”了一聲,然後便不再說話。

隨後,我們被身後的“黑蓮狗”追了一天一夜,身下的馬魂都已經跑得四肢發軟沒有了力氣。

就在那些黑蓮騎兵距離我們不足百米的時候,我們終於趕到了黑水瀑布這片絕地。

看着這片泥濘之地,以及那些稀泥之中伸出的一條條不斷揮舞着的手臂,我只感覺後背一涼。

百聞不如一見,看着方圓幾公里的地兒全都是稀泥,以及一條條從稀泥中的伸出的人手,我終於知道龍辰在聽說黑水瀑布之後,爲何要果斷拒絕了…… 在這裏,沒有哀嚎、沒有嘶吼,有的只是水流的“嘩嘩”聲。

不過即使如此,這裏也讓我們望而生畏。看着淤泥沼澤中伸出的一條條人手,我感覺全都麻了。

這麼多的人手,這片沼澤的淤泥下,也不知有多少的厲鬼遊魂陷入其中。

看到這兒,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竟然緩緩的升起了一絲畏懼之心。

不過聽着身後不斷傳來的馬蹄聲,以及不斷逼近的黑蓮騎兵,留給我們抉擇的時間也越來越短。

雖然我心中有一絲畏懼,但我知道,如果我們留下來,必定被黑蓮騎兵纏住,我們三人也會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所以,唯有強闖這滿是厲鬼手臂沼澤泥潭。唯有如此,纔能有一線活命的機會。

至此,我的臉色都是猛的一沉。當即便對着龍辰和柳如煙說道:“二位,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龍辰和柳如煙聽我這般說道,也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都點了點頭。

見龍辰與柳如煙都已經做好了準備,我也不在停留,當即便催動坐騎猛衝泥潭。

龍辰和柳如煙見我催動坐騎,衝向了這片不知淹沒了多少厲鬼的沼澤地,也都猛夾馬腹,第一時間就跟了上來。

至此,我們三人全都騎着馬衝進了這片滿是人手的沼澤地。

不過說也奇怪,在我們衝進這片沼澤地之前,這些人手只是微微的在半空之中搖擺,動作很慢很輕。

可我們騎着三匹馬剛一進入這片沼澤地,那些人手就好似打了雞血一般,不斷在空中搖晃,同時拍打着水面,發出“啪啪啪”拍水之聲。

不過還好,我們的坐騎夠強壯,而且這片沼澤之地並不是那種淤泥深潭,所以我們駕馭着坐騎還勉強能在這泥潭中前行。

但即使如此,我們行走的速度卻很是緩慢,完全可以用寸步難行來形容。

不僅如此,我們還必須不斷用手中的武器劈砍泥潭中的鬼手,避免這些鬼手把拉住馬腿。

畢竟在沼澤泥潭中前行,根本就不能有絲毫停留。

只要停留超過了五秒以上,就會陷入泥底之中,難以拔腿而出。即使淤泥中沒有惡鬼,也難以安全脫身。

而如今我們面臨的困境更是出奇的艱難,周圍不僅有無數雙手想拉住馬腿,而且越是往前行,馬腿被淤泥覆蓋的部位也就越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