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當初認爲這個女孩死了,所以他親手造出了我。

現在這個女女孩回到了帝都,主人知道她沒死,我也就沒有了存在的必要,所以主人曾經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親手殺了我。

假的楊暖暖一直都無法忘記在她有了屬於人的意識之後,頹廢的阿king一把擁住了她。

阿king抱的是那麼的緊,他的心情是那麼的激動……

阿king的枕頭下還有許多楊暖暖的照片,照片拍攝的角度都是偷拍的。

當初阿king曾經派人監視過楊暖暖,監視的過程中留下了許多關於楊暖暖的影像。 在初相識得知楊暖暖就是三年前那個女孩之後,阿king曾經特意派人監視過楊暖暖。

理由很簡單,龍少決作爲阿king最強的對手,他想要找出龍少決的弱點。

而楊暖暖無疑是一招擊敗龍少決的捷徑,可惜監視的結果很不盡如人意。

在阿king監視楊暖暖的那一段時間裏,龍少決和楊暖暖一次面都沒有見過。

正因爲如此阿king放棄了楊暖暖這條捷徑。

阿king的人監視了楊暖暖半個月留下了很多視頻影像資料。

一開始阿king並沒有在意,在那次從江城回來之後,他像發瘋一樣的翻開了那些落了灰的資料。

阿king親手打印出了楊暖暖的照片,不管清晰與否,有她的身影,他便會把相片打印出來。

答應出來的照片也全部放在了自己的枕頭下,不分白天黑夜,他經常性的把照片拿出來看。

“楊暖暖”從阿king的枕頭下拿出一疊照片,她一張一張的翻着看。

她看着看着居然笑了起來,她臉上的那抹笑容看起來甜美動人,內裏卻是邪氣漫天。

原來我的主人不喜歡我都是因爲你!

“楊暖暖”把照片一張一張的放過,她彎腰整理好阿king的牀鋪。

“楊暖暖”整理好牀鋪她緩緩地走出阿king的房間,回到自己的房間的“楊暖暖”站在梳妝鏡前。

“楊暖暖”站在梳妝鏡前,她安靜地的盯着自己的眼,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中帶着冷漠陰森的笑意。

她伸手拿起梳子,用梳子一下一下的梳着自己披在身後的柔順烏黑的長髮。

她的頭髮又黑又亮,柔順絲滑的就像是絲綢一般。

一開始阿king做出這個楊暖暖的時候她的頭髮是紮起來的,楊暖暖經常把自己的頭髮紮起來。

讓楊暖暖一天到晚披散着頭髮她會瘋的,因爲她的頭髮頗長,很容易被風吹亂。

而且楊暖暖一天到晚還有做不完的事情,披散着頭髮真的很誤事,真的很耽誤她做事。

這個“楊暖暖”有了自己的意識之後,她覺得自己的頭髮散下來比紮起來好看,所以她的頭髮再也沒有紮起來過。

“楊暖暖”對着鏡子梳了好半天的頭髮,她拿起梳妝檯上的髮圈,動作流暢的把自己的頭髮紮了起來。

紮好頭髮她走進衣帽間,她的衣服大多是白色的,白爲純淨之色,像她這樣有意識的活紙人最渴望的就是純淨。

“楊暖暖”從衣帽間的角落裏找出了一套休閒的衣物。

白色襯衫,藍色牛仔褲,一雙亞麻色球鞋,還有一件厚實仿舊的牛仔外套。

“楊暖暖”站在落地鏡前她慢慢地脫-下自己身上的白色長裙。

一具白皙細嫩的少女胴-體出現在鏡子中,她盯着鏡子看着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

主人,我的身體是這麼的完美,充滿誘惑力,你爲什麼從來都不碰我一下呢?

真是暴殄天物!

阿king從莊園走出去,出了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片盛開的薔薇花海。

阿king擡眼看了一眼天空,遠處西邊的天空還剩下半輪火紅的夕陽。

瑰麗的橘紅色光輝染紅了一大片天空,夕陽下一行雪白的鷺鳥遨遊於廣闊無垠的天地間。

阿king望天辨別方向,他曾喝過楊暖暖的血,想要辯知楊暖暖的方位並不難。

就在阿king確定了楊暖暖的大概方向之後,他邁腿就想走。

但是在阿king準備離開的一瞬間,那個異常詭異的黑袍人憑空出現。

黑袍人攔住了阿king的去路:“今天你不能出去。”

阿king冷言道:“我今天必須出去。”

楊暖暖今晚可能遇險,阿king必須出去,他不能見死不救。

黑袍人恭敬地道:“少爺,你今天不能出去。”

阿king冷漠地看着這個全身上下都被黑炮罩住的人,他似乎在考慮要不要直接打翻這個攔路的不速之客。

黑袍人如同能探知阿king的心思一般。

黑袍人朝阿king走了一步,ta安靜地說:“即便你現在打死我,我也會告訴你今天你不能出去!”

阿king問:“你又占卜出什麼了?”

這個黑袍人曾是歐洲最知名的占卜師,她精通古今中外各種奇聞雜學,但相貌卻長的極其醜陋。

Ta的模樣曾經嚇死過很多人,至於到底有多醜誰也說不清楚。

黑袍人搖了搖頭道:“不,我沒有占卜出你今日的運勢。”

黑袍人的聲音尖厲難聽,分不出男女。

阿king表情沒有變化,他那雙冷漠的如同覆蓋着冰霜一般的眼睛越發寒澈透骨。

“你看。”黑袍人伸出了手,ta的的手掌黑黢黢的,如同被火炙烤過的碳一樣。

那隻手又黑又幹,皮膚像是碳化了,一條條血管佈滿手掌,血管凸起,醜陋的像一條條趴在手上的蚯蚓一樣。

黑袍人攤平自己的手,ta的掌心裏靜靜地躺着兩塊龜殼。

龜殼是ta占卜時的靈契,而現在這塊龜殼卻在ta占卜的過程中破碎。

這說明什麼呢?

黑袍人道:“我的水晶球也已經碎成粉末了。”

“大凶之兆?”阿king問。

黑袍人動了動,看那姿勢應該是擡起了頭。

黑袍人隔着一層黑紗盯着阿king,ta看着阿king道:“不,是天滅地毀之兆!”

阿king道:“我管不着天地覆滅之事,別攔着我,我今日必須出去。”

黑袍人說:“楊暖暖是楊修的親孫女,她自有神靈庇護,你,救不了她。而她,卻會親手毀滅你。”

黑袍人盯着阿king,阿king看不到ta的眼神表情。

就憑你還想去拯救楊暖暖,她不需要你救,你應該想方設法的自保纔是,終有一****阿king必定會毀在楊暖暖的手裏。

阿king輕狂的反問黑袍人:“被她毀滅又如何?”

黑袍人語塞,ta盯着阿king看。

好半天過去,黑袍人讓開阿king前進的道路。

黑袍人長袍拖地,ta步履蹣跚,一邊往莊園中走,一邊搖頭。

黑袍人幽幽地道:“當真是無可救藥,你強大他強大,世間最強大的竟是男女之間的愛。可笑,可笑至極,神啊,毀滅吧,憤怒吧,你的子民太不識好歹了。” 楊暖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是在顧栩的後背上,她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片深秋豐收的場景。

我這是這哪?

楊暖暖動了動身體,她閉上眼睛,適應了一下夕陽的餘暉,她睜眼,注視着前方。

現在楊暖暖的眼前時一片黃燦燦的水田,田裏的水稻已經成熟,靜靜地等着主人的收割。

稻田旁種着各種各樣的果樹,秋天是豐收的季節,果樹上碩果累累,掛着了新鮮的桃子,蘋果,柿子。

顧栩揹着楊暖暖奔跑在田野邊,他的腳步很快,身型很穩。

楊暖暖的視線移到了顧栩的身上,她看着顧栩的後腦勺安靜地問:“我們逃脫了嗎?”

顧栩邊跑邊回答:“沒有,嚴錫還在身後。”

楊暖暖說:“你把我放下來吧,我能自己走。”

“我揹着你,這樣我們可以跑快一點。”

楊暖暖問:“你不累嗎?”

“不累。”

楊暖暖說:“哦~sorry啊,我忘記你不是人,是鬼,既然是鬼,我怎麼能用人的方式來衡量你呢。”

也不知道楊暖暖是無心,還是故意報復說給顧栩聽的。

顧栩腳步一滯,他因爲奔跑而變得紅潤的臉龐刷一下變得慘白。

顧栩楞了三秒鐘,他再次揹着楊暖暖開始奔跑。

顧栩邊跑邊說:“是,我就是鬼,我是一隻已經死了一百多年的鬼,有問題嗎?”

楊暖暖不再說話,楊暖暖從來都不想傷到任何人,但人有時候被逼急了,真的是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

又跑了大約五公里,顧栩楊暖暖從田野裏跑到了一處古樸的村子裏。

顧栩放慢了腳步,楊暖暖以爲顧栩是累了就道:“你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了。”

顧栩動作很輕的把楊暖暖放到地上,楊暖暖雙腳落地,她站在顧栩身側,看了看四周的低矮的民房。

楊暖暖打量了一下自己現在身處的環境,她動了動嘴巴想要說話。

就在楊暖暖即將發聲問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的時候,顧栩忽然緊張的轉身,他一手摟住楊暖暖,另一隻手緊緊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顧栩盯着楊暖暖,眼神警惕,他對楊暖暖搖頭輕聲道:“別說話,有危險。”

楊暖暖看着顧栩,她眼睛眨了兩下,楊暖暖點頭回答顧栩,我知道了,我不會說話的。

顧栩拉着楊暖暖的手,他一路小心翼翼的帶着楊暖暖往後退。

天色逐漸的在變黑,在顧栩的帶領下,楊暖暖有驚無險的從那個村子裏退了出來。

顧栩看了眼四周,眼尖的他一眼就看到村子旁有條小河,河邊正好有艘破舊的竹排。

顧栩看着那條河,心生一計。

顧栩道:“我們走水路。”

楊暖暖看着顧栩,眼神帶着詢問,我可以說話了嗎。

顧栩道:“你可以說話了。”

楊暖暖手指着身後的寂靜的村子問:“村子裏有鬼對嗎?”

剛剛一走近村子裏楊暖暖就覺得不對勁,直覺告訴她那裏不乾淨。

顧栩回答道:“對,那是一個空村,村子裏有兇鬼作惡。不知道是哪位高人設了**陣,把那兇鬼困在了村口。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村子的正中間一定有棵大槐樹。”

楊暖暖問:“兇鬼真的那麼厲害嗎?”

顧栩回答:“曾經住在這個村子裏的所有村民都死在那隻兇鬼手下,有滔天的怨氣滋養,兇鬼的有多厲害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楊暖暖情不自禁的翻白眼看了一眼顧栩,她就想問問顧栩顧大影帝你是有多弱。

顧栩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感情全天下的鬼都能打敗顧栩嗎?

顧栩低眼,看到楊暖暖的小表情,他輕笑。

顧栩道:“你不用這麼看着我,我不願意死,自然不願意爲鬼,我的確很弱,但我比他們都要長壽。”

如果沒有嚴錫的從中作梗,就算到了天地毀滅時,顧栩也不會死。

楊暖暖問:“你是想讓我死嗎?”

顧栩立刻回答:“不,我一點都不想你死。”

“你說你弱,我這個活生生的人自然比你還要弱。既然如此,你這麼弱還帶着我一個拖油瓶逃命,你該不會是想和我同生共死吧。”

顧栩笑了笑,他沒說話,轉身凝目盯着已經廢舊的村子。

楊暖暖的視線跟着顧栩一起移到那村子上。

顧栩腦海中靈光一現,他眼眸熠熠生輝。

顧栩扭頭看着楊暖暖道:“暖暖,我想到了一個拖住嚴錫的辦法。”

楊暖暖轉頭她看着顧栩,面露不解。

楊暖暖問:“你該不會是想把我扔在這裏拖走嚴錫吧,我不行的,要是嚴錫來了,他都不用動手,吹一口氣我就死翹翹了。”

顧栩說:“這村裏有隻兇鬼。”

楊暖暖點了點頭:“我知道啊,你已經說過了。”

楊暖暖上句話的話音還沒落地,她一下子明白了顧栩的意思。

楊暖暖興沖沖的道:“你的意識是用那隻兇鬼拖住嚴錫?”

“對。”

“那嚴錫又不傻,你都能感到村裏有鬼,並且立馬退出來了,嚴錫的目標是我們,他怎麼可能會傻不拉唧的進村呢?”

興奮之後,楊暖暖覺得這個辦法很不可行。

顧栩說:“正因爲嚴錫的目標是我們,所以他纔會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

楊暖暖看着顧栩,她的表情一知半解的。

楊暖暖猶猶豫豫地說:“你的意思是……讓嚴錫認爲我們在這裏面?”

顧栩點頭:“恩。”

楊暖暖問:“那我們要怎麼做出我和你被困鬼-村的假像呢?”

顧栩說:“很簡單,你給我一點你的血頭髮指甲就可以了。

嚴錫的主要目標是你,要是讓他覺得你被困在村裏了,並且村裏還有一隻兇鬼的話,他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衝進去。

因爲在嚴錫的心中,你是他的食物,獸都有護食的習慣。”

“好。”

楊暖暖自己啃下指甲,顧栩拿偃月劍割下楊暖暖的一縷頭髮。

顧栩從自己的衣服上割下一塊布,他把布塊拿在手裏,楊暖暖低頭把指甲吐在布上,顧栩把頭上放進去,包好,他擡頭看着楊暖暖。

現在就差楊暖暖你的血了。 顧栩帶着楊暖暖一路逃跑,嚴錫跟在他們身後一路追擊。

顧栩和楊暖暖趕在天完全黑時來到了一座村子附近。

顧栩剛開始太過緊張揹着楊暖暖直接就跑進了村子裏,可是剛進村他就察覺不對勁。

於是,顧栩又拉着楊暖暖一路有驚無險的從村子裏全身而退。

那是一座廢村,村子裏原有的居民皆葬身在鬼手之中,村裏有兇鬼作亂,幸而遇到一位不知名的高人,將兇鬼困於廢村之中。

顧栩告知楊暖暖村裏鬧鬼,其實楊暖暖一進到哪村子裏就察覺到不對勁,她的直覺是準確的。顧栩楊暖暖二人知道村裏有鬼之後並沒有着急離開,顧栩心生一計,打算用村裏的兇鬼暫時的拖住嚴錫。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