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夏風空洞的眼神終於泛起了光芒,他看了一眼頭頂宿舍樓門口的大燈:“光明,使我感到安全。”

娘希匹的,至於這麼害怕?

白小鳳癟了癟嘴,仔細一看馬夏風的手機,登時眉頭一擰,神情嚴肅起來。

手機裏,赫然放的是一部島國大片,裏邊的劇情已經發展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女的已經被男的吊起來打了,打得老慘了。

但,馬夏風依舊巍然不動,絲毫沒有看手機的意思。

這一刻,白小鳳看馬夏風的眼神一下子變得不一樣了,甚至還有些佩服。

他驚歎道:“徒弟,你這膽子也太大了,剛打了一場實戰,轉眼就繼續學習經驗了呢?”

馬夏風顫抖了一下,淚水,終於忍不住從眼角滑落下來,顫抖着聲音說:“師父,我,我好像廢了。”

“廢了?”白小鳳愣了一下。

馬夏風悲傷地低頭看了看褲襠:“從你離開後,我就下樓坐在這了,看了三部電影了,毫無感覺……”

嘶!

這下麻煩大了!

敢情這傢伙不是膽子大,是想試驗一下自個還有沒有用呢?

白小鳳眉頭一擰:“不會吧?或許是你的電影大片沒找對。”

馬夏風搖搖頭,淚水不停地流下:“廢了,真的廢了呀,看的都是我多年珍藏的電影……但我的內心毫無波動,靜如止水……”

說着,馬夏風的嬌軀就顫抖了起來。

他好痛苦啊!

苦練絕學十八載,沒等縱橫江湖呢,就武功盡廢了。

這種感覺,誰能懂?

彷彿這一刻,他感覺所有的妹紙都離他而去了。

白小鳳一陣愧疚,嘆道:“唉……都是我的錯,對不起,早知道你定力這麼差,我就該提前阻止的。”

“……”

馬夏風嘴脣顫抖了一下,登時嚎啕大哭起來。

無恥啊!

喪良心啊!

這和定力有關嗎?

那麼恐怖的畫面,就算是換成島國大片裏那些身懷絕世修爲的男主角來了,也絕壁扛不住啊!

一想到剛纔女鬼在他身上動的畫面,他就感覺下邊越來越無力了……

白小鳳見馬夏風哭的傷心,內心越發的愧疚起來。

他撓撓頭,安慰道:“別哭了,或許睡一覺明天早上就恢復過來了呢?”

“沒用的,真的沒用的……”馬夏風絕望地搖搖頭,身爲一個男人,在青春年少的時候就廢了一身修爲,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以後,還怎麼泡妹紙?

總裁引妻入局 連修爲都廢了,泡妹紙將毫無意義啊!

以後,還怎麼傳宗接代?

連修爲都廢了,傳個溜溜球啊!

看着馬夏風悲痛欲絕的樣子。

白小鳳愧疚的臉都漲紅起來,無比同情,以前師父告訴過他,廢人修爲,等同於殺人全家。

這事,簡直大發了!

他撓撓頭,忽然想起了在山裏的時候,在師父抽屜裏看到的藍色小藥丸。

他當時把小藥丸放到老村長的茶壺裏,可把老村長厲害壞了!

他登時一喜,忙說道:“我有辦法了,明天要是真不行,我就帶你去買靈藥。”

“真的?”馬夏風淚眼朦朧,驚喜的看着白小鳳。

白小鳳一臉傲然:“那是當然,本大爺不會騙你的,走,睡覺去。”

說着,他就把馬夏風扶起來,往女生宿舍樓裏走。

馬夏風愣了一下,咦!怎麼又回宿舍樓了?

咦!怎麼又到四樓了?

咦!咦個mmp喲,又到這間鬧鬼的宿舍了!

馬夏風嬌軀一顫,轉身就走:“師父,我覺得咱們可以去樓下找幾個有妹紙的房間睡覺,順便我也可以再驗證一下自己的武功到底還在不在。”

他很方啊!

武功就是在這宿舍裏被廢的,萬一睡進去了,又來一個自己會動的妹紙怎麼辦?

“少扯淡,這麼晚了,你去溜女生宿舍,那些妹紙還不得直接給你格嘰格嘰了,到時候連根基都沒了。”白小鳳一把將馬夏風拽回了宿舍裏。

然後關上門,他就直接躺在了牀上,又扭頭對驚恐地馬夏風說:“放心吧,鬼都被本大爺宰了,沒事的。”

馬夏風愣愣地點點頭,含着淚光,走到了旁邊讓他廢掉武功的牀上,坐了下來。

天才小葯妃 白小鳳也沒多說,忙活了一晚上,也累得慌,就直接閉眼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醒了過來。

睜眼一看,馬夏風這小子竟然還坐在牀上,手裏捧着手機,帶着耳機,眼含熱淚的四十五度仰望着上鋪牀板。

“徒弟,你一夜沒睡?”白小鳳疑惑的問道。

馬夏風回過神,點點頭,帶着哭腔道:“試驗了一晚上了,毫無感覺呀……”

喪心病狂啊!

這傢伙在這宿舍裏,還敢繼續試驗一晚上?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不行,必須儘快幫這傢伙恢復才行,不然鬼知道馬夏風會喪心病狂到什麼地步。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拿出了諾基亞手機,給陳正德打了過去。

原本是想去找陳正德的,可他沒想到的是,陳正德竟然在電話裏告訴他,他和陳靈兒正在來學校。

也難怪,畢竟學校死了人了,他這個老總怎麼也得來了解一下情況的。

掛掉電話後,白小鳳就帶着馬夏風一起離開了女生宿舍樓,朝校長辦公室走去。

校長辦公室的門正打開着。

一到門口,他就看到陳正德已經在裏邊了,正坐在校長的椅子上,而王校長則在一旁恭敬地站着。

“小鳳,快進來。”一見到白小鳳,陳正德就忙站了起來,帶着王校長迎了上來。

進了屋,坐下來後,陳正德就急忙問道:“事情怎麼樣了?”

他昨天聽過王校長的彙報,只是當時手裏還有太多的事情,來不了。

後來聽陳靈兒說白小鳳已經開始處理這件事了,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忙趕了過來。

“已經解決了。”白小鳳說道。

陳正德登時鬆了一口氣,一旁的王校長也是神情一鬆。

但,白小鳳摸着鼻子忽然笑了起來,問道:“陳叔叔,我聽靈兒說,以前青藤藝術學院修建的時候,你是請過風水大師看過風水的吧?”

“對,那風水大師還幫我佈置了個風水大局呢。”陳正德點點頭,有些疑惑道:“你怎麼突然問這事?”

“那風水大師告訴過你,佈置的什麼風水大局沒有?”白小鳳繼續問。

“好像叫什麼陰煞逆轉風水局。”陳正德沉思了幾秒鐘,說道。

緊跟着,他又激動地笑了起來:“說來也是那位風水大師幫了我大忙,自從那個風水大局佈置好後,我的人生簡直就是扶搖直上了。”

果然!

白小鳳眉頭一擰。

娘希匹的!

虧了,虧大發了!

白小鳳怒了,騰地一下站起來,怒喝道:“陳叔叔,你還有那個龜兒子風水大師的電話沒?立刻給他打電話,讓他龜兒子到本大爺面前來,本大爺保證不打死他,這個大坑比,把我坑的虧大發了……”

陳正德被白小鳳的反應嚇得一愣,忙說道:“小鳳,那風水大師是你師父啊。” 「我最擔心的就是秦黎辰發現你裝失憶,到時候誰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瀾兒,你真的不跟我走?」秦驍拉著她的手。

媽咪,不理總裁爹地 「好不容易得到他的信任,這個時候離開,那不是前功盡棄嗎?秦黎辰多疑,很難得到他的信任。我相信你們應該派了不少人過來,但是沒有誰能得到他的信任是吧?現在我做到了,怎麼能放棄這大好的機會?」蘇雯瀾看著他。「我知道你接受不了我和他朝夕相處。有時候為了讓他相信我,甚至還要共處一室。可是我有分寸。他也為了彰顯自己的君子風度,沒有成親之前不會碰我。」

「沒有成親之前不會。那他現在已經在籌備成親的事情了。你還真要嫁給他?」秦驍見她沉默,臉色難看。「你真的要嫁?」

「如果那時候還沒有得到有用的消息,這好像是唯一的法子可以更親近他。那時候他肯定徹底地信任我了。我說不定有機會接觸到他更隱密的行動。」蘇雯瀾看著秦驍。「為了大局著想,這樣的犧牲……唔……」

秦驍緊緊抱著她,吻住她的唇。

她這樣的話讓他的心像刀割似的。

他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的發生。

不管為了什麼原因,絕對不會允許她做這樣的犧牲。

待秦驍冷靜下來,蘇雯瀾推開他:「我這裡也不安全。你先回去休息吧!」

「我明天再來找你。」秦驍也知道自己情緒失控,這個時候不應該再呆著,否則很容易傷著她。

蘇雯瀾看著秦驍跳窗離開。

直到夜色回歸平靜,她才躺下去。

這次她很快就睡著了。

「小姐。」紫娟端著點心過來。「昨天晚上睡得好嗎?」

蘇雯瀾看著紫娟手裡的點心,說道:「大清早的就給我吃點心啊?沒有早膳?」

「不是。這點心是我為了找借口和廚房裡的小容說話才取的。」紫娟神秘兮兮地說道:「你知道嗎?昨天晚上抓到一個刺客。」

「刺客?」正在梳頭的蘇雯瀾心裡一慌,手裡的力氣突然失了準頭,梳齒把頭髮颳了好幾根下來。

「是呀!所以剛才奴婢問你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要是你沒有聽見刺客的響動的話,想必是好的。如果聽見外面有異動,那就是沒有睡好的。」紫娟說道:「小姐你知道嗎?那刺客長得還挺好看的,還很年輕。」

紫娟這樣說,蘇雯瀾的心裡更加不安。

「別說這些有的沒有的,先把早膳擺上來吧!」蘇雯瀾說道:「還有,有些話不要去傳,免得惹禍上身。」

「知道的。」紫娟笑眯眯地說道:「奴婢沒有這麼傻的。」

「我瞧著你傻呼呼的。」蘇雯瀾失笑。

用了早膳,蘇雯瀾去了秦黎辰處理政務的地方。

「蘇小姐,皇上現在正在和大臣商量事情,請你去偏殿等一下。」守在外面的太監客客氣氣地說道。

蘇雯瀾揚了揚手裡的湯:「我給皇上送湯。冷了就不好喝了。這樣吧!你把湯送進去。」

太監接過來,說道:「是。小姐放心,奴才一定把湯送到皇上手裡,絕對不會讓皇上少喝一滴。」

「你叫什麼名字?平時不是王公公伺候皇上嗎?」蘇雯瀾微笑。「今天怎麼沒有見到他?」

「乾爹今天病了,由奴才當差。乾爹說了,別人要見皇上,那得皇上允許才行。蘇小姐想見皇上,要是皇上不見客的時候,那就請蘇小姐去偏殿等侯。要是皇上不忙,直接請小姐進去就是了。現在正不巧,皇上確實有重要的事情。」太監恭敬地說道。

「我知道的。王公公也好,你也好,看得出來你們都很忠心。這樣我也放心了。聽說昨天又抓到刺客。從我來這裡到現在,隔三差五的出現刺客。我也擔心皇上的安危。」蘇雯瀾說道:「這刺客到底是怎麼混進來的?莫不是我們這裡有姦細?皇上查出來了嗎?」

太監朝四周看了看,沒有看見其他人,壓低聲音說道:「那太監懂得易容之術,換成大家都沒有想到的人的樣子,自然沒有查出來。要不是他昨天晚上來刺殺皇上,只怕到現在還沒有人查出他的身份。」

蘇雯瀾想到昨天晚上秦驍的神情。

她說有可能犧牲時,他那幅恨不得吃人的樣子。越想越覺得他有可能會做這樣的傻事。

「小姐,小姐……你在想什麼呢?」太監叫住蘇雯瀾。「奴才叫小李子。小姐要是有什麼跑腿的活兒,只管使喚奴才。」

「那就麻煩李公公先把湯給皇上送去吧!我去偏殿等皇上忙完。」蘇雯瀾微笑。

宮女帶著蘇雯瀾來到偏殿。

偏殿就是秦黎辰平時休息的地方。

蘇雯瀾在那裡找到一本書,隨意翻了一下。結果從裡面掉出來一件東西。

布兵圖?

這麼重要的東西夾在這裡面?壹號小說

秦黎辰把它忘了?

蘇雯瀾將布兵圖夾了回去,再把那東西放回原位。

從始至終,她的神情平平靜靜,沒有任何異樣。

沒有別的書,蘇雯瀾趴在軟榻上睡了過去。不知睡了多久,有一雙手推攮著她。

「唔……辰,你別鬧。我還想睡一會兒。」

「小懶貓,現在都快午膳了,怎麼還睡?」秦黎辰溫柔的聲音響起。

蘇雯瀾慢慢地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秦黎辰。

「午膳了嗎?這麼快嗎?我明明剛吃了早膳就過來的。」

秦黎辰將她拉起來,語帶抱歉:「對不起,我太忙了,一時顧不上你。你不會生氣吧?」

「那倒不會生氣。只是有些擔心。」蘇雯瀾揉了揉發疼的脖子。「以後我們成親了,你還是這麼忙嗎?」

「就算還是這麼忙,我也會讓你陪著我。」秦黎辰說道:「不會讓你無聊的。」

「所以,你現在不相信我,所以不讓我陪著,是這個意思吧?」蘇雯瀾不高興地甩開他的手。「不相信我就別娶我來了。」

「沒有的事。我嘴笨,不會說好聽的話。瀾兒就別和我一般見識了。」秦黎辰笑鬧。

蘇雯瀾本來也沒有生氣的打算。他三言兩語就把她鬨笑了。

「對了,有件事情我要說一下。」蘇雯瀾從旁邊拿起那本書,抽出裡面的布兵圖。「你怎麼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放在這裡?幸好今天是我看見了,要是別人看見了,只怕這東西已經暴露了。」

「這是……」秦黎辰蹙眉。「我怎麼把它放在這裡了。」

「原來你也有馬虎的時候啊!」蘇雯瀾打趣。「我看見那些線線框框的標記就馬上合上了,不敢再看。你也知道我的記憶好,對這種布兵圖更是過目不忘。我不敢看仔細,就怕記下了那些圖,以後再落到別人的手裡,受不住刑罰把所有的一切都招了,你就要哭了。」

「你……你沒看?」秦黎辰將圖紙放進自己的衣袖裡。

「對啊!我沒看。不,看了一眼,發現這東西不得了,趕緊收起來了。」蘇雯瀾說道:「怎麼了?你還不相信我啊?」

「當然不是。只是覺得你沒有必要這樣草木皆兵。這東西雖然重要,但是只要是你的話,看看也無防的。」

「還是算了吧!這麼重要的東西可不能亂碰。」蘇雯瀾說道:「我不想到時候成為你的拖累。」

蘇雯瀾站起來,走向不遠處的桌子:「我去泡杯茶水。睡得太久了,有些口渴。你先等我一會兒。」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