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兒。”

蘇紫陌點了點頭。

走到他的身邊,不一會,周圍站着不同的穿着黑袍的巫師。

沐雲軒目光越發的冷冽,握住蘇紫陌的手緊了幾分。

周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城主感受到這股冷意,微微一驚,好強大的氣息。

“公子,夫人長得這麼漂亮,只是一抹魂魄,真是可惜了!”

周圍的巫師們一聽,黑夜裏燭光中那一雙雙閃閃發光的眼睛裏,流露出殘酷、詭異的光芒。

“看來,城主已經等不及的想要拿我去煉丹了。”蘇紫陌的眼中閃耀着奇異的光芒,那抹絕美的笑容,在燭光裏異常的燦爛。

聽蘇紫陌說得這麼直白,城主也不太吃驚!

畢竟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

她得意的笑看着蘇紫陌,一副天生的優越感看着比平常高貴了幾分。

“夫人真會開玩笑,你的夫君坐在這裏,這個主意本城主一時半會不敢打,所以……”

城主話說一半,把目光投向了沐雲軒。

沐雲軒那冷漠的目光中,似乎突然燃燒起了火焰。

“所以你想怎麼樣?”沐雲軒猛地一擡眸,如利刀般的目光注視着城主。

城主瞳孔微微一縮,被沐雲軒這突如其來的眼神嚇得有些心虛。

不過一想到寡不敵衆,她也不覺得那麼怕了。

“想讓公子給本城住做女婿,不知公子意下如何?”城主突然認真的看着沐雲軒。

“你也配?”沐雲軒譏諷的看着城主。

他冷漠的眼神,就像一把刀子割這城主的心。

犀利的語氣讓城主目光中滿是寒氣,怒聲問道:“公子這是看不起我們這小小的寒煙城了?”

“本座的雲城要比你這寒煙城大十倍,要比你這裏豪華百倍,這小小的寒煙城,在本座的眼中也不過爾爾。”

“雲城,那是什麼地方?”城主突然很好奇那樣的地方,看她的穿着,十分講究,他穿的布料,是他們這裏沒有的。

“一個你永遠也去不到的地方。”

沐雲軒冷冷地回答,她若是今夜敢動手,今夜這裏就是她的墳墓。

“呵呵!一個我永遠也去不到的地方?”城主停頓了一會,猛地看向沐雲軒,“應該是公子永遠都回不不去的地方了。”

城主對着自己的三個女兒搖了搖頭。

她三個女兒的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一個個不捨得看着沐雲軒。

“麗音。”

城主突然叫了一聲,回頭,她用嚴峻的眼神逼視着沐雲軒。

“若是公子不願意做我的女婿,那就只有得罪了。”

沐雲軒不多想,瞬間將蘇紫陌送回空間指環戒裏。

一臺眼眸,周圍的場景瞬間變了。

四周都是黑沉沉的,一塊塊礁石散發出惡臭。

沐雲軒冷冷一笑,他們要玩什麼把戲,他一清二楚。

就這樣的結界,休想困住他。

他拿出赤烏,快速的擊退周圍的結界,在設結界的巫師沒有察覺時,他早已經離開了結界往正廳而去。

“怎麼回事?那個女人呢?”城主看着倆人一起消失,瞬間變得暴怒起來。 “城主,我剛纔分明把他們兩個分開設下結界的,那個女人不可能憑空消失了。”

麗音也覺得不可思議!

“可她現在已經憑空消失了。”城主怒吼道!

今夜的事情,只能成功,不許失敗。

否則被巫神知道,她們都沒有好果子吃。

“立刻起壇,看看她在不在周圍,畢竟只是魂魄,也可能會隱藏起來。”

城主立刻吩咐道。

“是,城主。”

衆巫師正想起壇,突然發現,自己的巫靈裏的修爲沒有了。

她們分心,連一盞茶茶的功夫都不到,巫靈就在她們身邊的禁壇上,怎麼會突然沒有了。

“我的巫靈裏的修爲沒有了。”

“我的也沒有了。”

“我的也沒有。”

驚叫聲一聲接一聲,二十幾個巫師的巫靈,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怎麼可能?

個個巫師的眼中都充滿了驚恐!

城主大驚失色!

往正廳裏跑去。

在沐雲軒離開的瞬間,正廳的門瞬間被人踢開。

城主走到禁壇,看到淨水中的巫靈已經變成了黑色。

“啊!”她瞬間癱坐在地上。

“孃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蕭瑩兒跟着跑進來,看到淨水中的巫靈已經失去了光澤,她漂亮的臉上瞬間失去了血色。

“快!快走,去園中看看。”

城主起了兩次,才支撐着自己的身子起來。

可見失去巫靈,對她的打擊有多大。

沐雲軒快速的回到院中的結界裏,今晚收穫頗多,他剛剛出結界的時候,發現每個人禁壇上都有巫靈,只是修爲不同而已。

可赤烏只要是巫靈,就來來者不拒,收集巫靈的速度非常快。

欲速則不達,爲了等這一刻,他讓陌兒等了太久了,陌兒最近睡得早,走的時候,岳父告訴他,陌兒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看着手中的赤烏越來越光華,他的雙眸中閃爍着奇異的光彩。

“陌兒,在等一等,你很快就會醒過來的。”

現在即使是每夜擁着陌兒入睡,他每晚的夢裏,依然會出現她全身是血,掙扎着不想去而想陪着他身邊的樣子,每每一想起,他的心就痛得無法呼吸。

感覺時間差不多,沐雲軒迅速破了結界。

在結界被破的瞬間,剛好看到回來的城主。

看着面無血色的城主,沐雲軒心裏冷笑,自作孽不可活。

她想要陌兒的命,他就先要了她們的命。

猛然看到沐雲軒站在原地,城主也是驚了驚!

麗音巫師身子也抖了抖,她引以爲傲的結界,卻困不住他半柱香的時間。

“你怎麼會在這裏?”

那城主不可置信的問道,他在這裏,那那些巫靈,到底是誰偷走的?

而且還是在她們的眼皮子底下偷走的,其她的巫師修爲不及她,可是她至少要要發現一些端倪纔是,可是他被困在麗音的結界裏,偷走巫靈的人是誰?

“城主就是這樣招貴客的嗎?還真是特別,本座真是長見識了,既然用這等卑鄙的手段,還妄想控制住本座?”

一時間,兩人針尖對麥芒。

城主心裏非常疑惑,目光認真的看着沐雲軒,可那深邃的眼底,絲毫看不出異樣。 “是不是你,偷走了我們的巫靈?”

城主試探着問道,一雙激動的眼眸裏泛着敏銳的光芒。

“城主,你的人把本座困到結界裏了,你覺得本座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做這樣的事情嗎?”是他偷的又怎麼樣,只要她們沒有動陌兒的念頭,他就不會動她們的巫靈。

城主一聽,死死的握緊拳頭,今夜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人沒有抓到,反而賠了自己畢生心血,她的可是十五級巫靈呀!就這麼沒了,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既然城主這裏不歡迎本座,本座就告辭了。”

沐雲軒不想在多留,他擔心陌兒會擔心他。

“等等,今夜你若是不把你的妻子交出來,就別想走。”城主目光陰沉的看着沐雲軒。

沒有了巫靈,不能再放走那個女人。

“敬酒不吃吃罰酒!”沐雲軒冷叱一聲,手中赫然出現讓人驚恐的幽冥劍,劍尖直指城主。

而城主手中也迅速出現了巫杖,她舉起巫杖,飛身攻擊沐雲軒。

在劍杖相碰的瞬間,“啊!”只聽城主痛得悶哼一聲。

城主的身子直線飛了出去,撞到走廊上的柱子上,又瞬間被彈回了地面,撕心裂肺的痛意襲來,她差點暈了過去。

其她巫師見狀,紛紛出手攻擊沐雲軒。

沐雲軒握着幽冥劍的手腕處一緊,一股強大的金光隨着鋒利的劍氣縱橫波盪出去。

“啊……!”那些攻擊過來的巫師硬生生的震飛出去。

園子裏的假山,花草樹木,瞬間被這股強大的玄氣波及,滿園狼狽不堪,巫師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地。

“現在還想要本座的妻子嗎?”

“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大的修爲?”城主怒吼着問道,趴在地上起不來。

“若是不想讓巫神殺了你們,今夜的事情,城主最好不要走漏風聲的好。”

沐雲軒沒有回答城主的話,而是警告城主。

今夜這件事情,她也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任她在怒在氣,她也只能打碎銀牙往肚子裏吞。

和巫神搶人,頗有幾分破釜沉舟的想法。

可若是被巫神知道了,她們只有死路一條。

“你……”城主此刻不知道該說什麼?她的額頭上早出現了一層薄薄的冷汗,我她的三個女兒,早已經嚇得花容失色。

她總覺得,他似乎什麼都知道。

“哼!”沐雲軒陰冷的看了城主一眼,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只留下一個個滿臉蒼白無力的巫師。

空間指環戒裏,蘇紫陌一直強打着精神不讓自己睡,這一兩天來,她很容易困,爹爹說,這是正常的,讓她困了就睡。

可雲軒還沒有回來,她不放心,便硬撐着。

沐雲軒一進空間指環戒,看着她坐在軟榻上,她頭一點一點的,連他回來了,她都沒有察覺。

沐雲軒滿眼心疼,快步走過去,“陌兒。”

他輕輕抱起她,蘇紫陌聽到熟悉的聲音,惺忪着眼眸看着沐雲軒。

щщщ¤ ttκǎ n¤ ℃O

她那宛若鮮花般嬌嫩的朱脣,緩緩勾起一抹溫暖人心的笑意。

“雲軒,你平安回來,我就放心了。” 時間一晃而過,蘇紫唸的孩子出生快有一個月。

蘇齊知道,若是孃親不能去,心裏一定會很難過。

他一個人去了黎夏國,替孃親去看了滿月的弟弟。

衆人看到只有他一個人來,都是說不出的心酸。

也順便參加了舅舅和撒悅如的婚禮。

蘇齊也變得忙碌起來,剛剛參加完舅舅的婚禮,又迎來了姑姑和夜叔叔的婚禮。

在蘇清絕成婚三日後,他又風風火火的趕回了皓月國,正好,他已經好有好幾個月沒有見過孃親了。

這幾日,蘇紫陌和沐雲軒依然白天趕路,晚上休息。

不買生活用品的時候,兩人儘量不會走有人煙的地方。

“雲軒,姐姐的孩子已經滿月了,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蘇紫陌腦海裏勾勒出孩子的畫面。

孩子的出生,總是讓人很幸福,她的三個孩子出生的時候,她深刻的體會到,三個孩子的到來,就像是上天派來安慰她心靈的小天使。

“陌兒要是想姐姐家的孩子,等回去之後,我們就是黎夏國看孩子。”

沐雲軒把頭靠在她的肩膀上,不管在哪裏,他的眼裏心裏都是她。

“那個時候,孩子應該會叫人了,我們的三個孩子,是齊兒先開口說話的,馨兒說的最晚,櫟兒從小脾性就像你,小小年紀就不愛說話,不愛笑,只有我逗他的時候,他纔會笑一笑,齊兒和馨兒,老白和爹爹都帶着他們睡過,唯獨櫟兒,從來不和他們一起睡,很是粘我,櫟兒從出生到兩歲半時,都是在我背上長大的,那個時候的我,很忙很忙,但卻很幸福,有的時候後面揹着櫟兒,前邊抱着馨兒,齊兒從小很乖,可越長越調皮。”一想到他們兄妹三人,她都會覺得非常幸福。

“陌兒,等你醒來之後,我們在生一個孩子,好不好?以前你生櫟兒他們時,我也沒有陪在你身邊,也沒有陪着他們一起成長。”每次一聽到這些,他就很心痛,他就非常後悔,自己那一夜沒有拉住她。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蘇紫陌心裏其實很奇怪,後來他們在一起都很長時間,她也沒有過孩子,可能要靠緣分吧!

“都依陌兒。”他在她的臉頰上輕輕落下一吻。

“陌兒,赤烏已經修復了一半,還有一半,這一路到了皓月之顛,也能完全修復好了,等赤烏修復好了以後,我便可以藉助赤烏的力量,達到瞬間移動的速度。”

“這樣好呀!像爹爹的水晶球,他想去哪就去哪?這個世界以前對於我來說,真的是太深奧太神奇了。”

“嗯,這裏其實還有很多我們未知的東西和力量存在。”

“我們現在正在探索呀!”蘇紫陌回頭,開心的看着他。

兩人的脣捱得很近,沐雲軒趁機揩油,快速的吻上了那微笑着的紅脣。

突然,周圍傳來一股奇怪的氣流,沐雲軒雙眸猛地一凜,依依不捨的放開蘇紫陌。

“陌兒,回空間指環戒裏去。”看着眼前的場景,沐雲軒的眼底瞬間閃爍出一層風暴。 沐雲軒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些黑色的礁石,礁石鋪天蓋地的朝着他席捲而來,強烈的氣勢似乎要把整個大地掀起一樣。

“九翼,飛高。”

“是,主人。”九翼發出長長的龍吟,似乎帶着幾分憤怒!

身體直直的往上飛去,直入雲霄。

沐雲軒瞥了一眼不遠處,手上沒有絲毫停頓,不斷的擊退周圍不斷飛過來的礁石,但眼神中的輕蔑之意,顯而易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