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一落,整個大廳空間頓時鎖定,唐宋順勢往後退到珠兒身旁。

一幫人臉色大變,駭然的運轉丹田掙扎。可是空間被層層疊疊的封鎖,他們元氣竟然沒辦法釋放出來。

唐宋滿是嫌棄撇嘴:「我都還沒出手,你們就沒力了,這還怎麼打?秦家主啊,要不你回去叫你們秦城老祖,或者直接到大秦城喊人。就你們這些實力,真不是我的對手。」

這逼裝得,他自己都有點飄。實際上,完全是依靠珠兒對空間的掌控。

說來也是神奇,經過黑風谷之後,珠兒對空間的控制越來越強,唐宋隱約感覺她的實力很有可能快要恢復了。

除了震驚就只剩下震撼,大廳內一幫人都在掙扎,包括張家主在內,全都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唐宋。

要知道大廳內足足有十個人,全都是四十級以上,居然瞬間動彈不得。可是,唐宋明明才四十二級,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掌控力?

很快珠兒撤掉空間封鎖,一般人的元氣順勢迸發,大廳內頓時轟的炸起來。唐宋帶著珠兒往後倒飛,大聲喊著:「握草,秦家也太囂張了,居然把張家都給炸了。不行,必須得賠,要不然誰也別想走!」 當初陳柏說讓我到嵩山來的時候,我早就應該想到,難道他說讓我修煉體術的地方就是嵩山少林寺?

“李施主,怎麼了,我看你的臉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和尚看着我,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趕緊擺了擺手,說沒有,問他怎麼知道我的,是不是陳柏告訴他的。和尚笑了笑,說是他師父受陳柏所託,然後他師父就讓他來負責接我,把我帶回去。

“其實不用誰說,李施主你的消息在術士界已經不算是什麼祕密了,我也知道一二。”和尚對我說道,接着又說。“對了,還沒向你介紹自己,貧僧法號慧覺。”

“你好,我是李啓明,那現在我們要去哪?”我有些尷尬,問道。

他說他師父已經在等着我們了,讓我跟着他回去就行,只是路程還算遠,讓我倆簡單吃點東西再出發。走出機場,和尚跑去買了幾個饅頭,和兩瓶水,於是我倆邊吃邊走。

離開機場之後,我倆就搭上車,前往嵩山。一路上慧覺都是閉着眼睛,嘴裏小聲的念着佛經,根本就不和我說話,我只好無聊的拿着手機隨便亂翻。

等到了嵩山腳下,大家都下車了,這裏人很多,都是來旅遊的遊客,挺熱鬧的。

本以爲我們是要跟着人羣上山的,可慧覺卻帶着我往人少的地方走去,我疑惑的跟在他後面,發現他領着我走到了人煙稀少的地方,然後帶着我開始往山裏走。

他帶我走的地方,從地上野草的生長情況來看,應該是沒什麼人走過的,我心裏納悶於是問道:“慧覺師兄,我們怎麼不跟着那些人走正常的路,非要往這裏走,難道走這邊比較近?”我的第一反應就是他要帶我抄小路走,他們常年待在這裏,也不是不可能。

“李施主說笑了,哪裏有什麼近道,只是我們與他們的去處不同而已。”慧覺回過頭來,對我笑了笑,說道。

我愣住了,心裏納悶,那邊明明就是去少林寺的路,怎麼可能和我們不是一個去處。“我們不是要會嵩山少林寺麼?”我繼續疑惑問道,感覺情況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慧覺搖了搖頭,說當然不是。我急了,問他那是要帶我去哪,這裏看起來不像是正常的路。我開始警惕起來,謹慎的盯着他看,還不是的往四周瞟,注意着四周的情況。

“李施主不用慌張,這正是要去我們寺廟的路,嵩山可不止少林寺一座寺廟。”他回過頭來,似乎發現了我的想法,開口解釋說道。

我愣住了,問他那他們的寺廟在哪裏,爲什麼沒有個正常一點的路走,他帶我走的地方明顯不像是經常有人走的路,而且看上去這裏都是樹林子,一點也不像是有寺廟的樣子。

他笑了笑,十分耐心的繼續向我解釋說道:“本寺是雷雲寺,在術士界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佛寺,不過在普通世人的耳中就是個聞所未聞的佛寺。但這正合適不過,因爲這樣正適合修行,免得被人打擾,所以一般人很少知道嵩山裏還有我們這麼一座寺廟。”

說着,他讓我倆加快速度,以免無法在天黑之前到達寺廟。

我跟着他在山裏七轉八轉的,頭都快轉暈了,再加上這裏的山路不好走,我腳已經有些痠痛了。不知道走了多久,慧覺終於停了下來,回頭對我說道。

“這裏已經到了我們雷雲寺的範圍了,我們繼續走吧。”說完,他又繼續帶着我往前走。

忽然,我感覺到一絲不對勁的氣息,仔細觀察了一會,才發現這裏被人佈下了陣法,我們現在正走進陣法裏。“這裏有陣法?”我皺着眉頭,問道。

慧覺說沒錯,就是他師父佈下的陣法,爲的就是防止有人迷路,不小心發現了有雷雲寺的存在,這個陣法普通人是走不進來的,只會迷路,就算是術士界的人來了,沒有他們寺里人的指引,也很難通過這個陣法到達雷雲寺。

跟着他走了一會,終於是看到了他們雷雲寺,寺廟看着挺大,但是剛剛從陣法外面看,根本一點寺廟的蹤跡都看不出來,這裏果然很隱蔽。

走到寺廟門外的時候,看到一個小和尚正拿着掃帚掃地,小臉紅彤彤的,佈滿了汗水,掃地的動作很忙,好久才掃了一小塊地方。我心裏奇怪,這小和尚怎麼看着連掃地都不會。

見到我和慧覺,小和尚露出了崇敬的神色喊道:“大師兄,你回來啦。”

“慧悟,你動作可要快點,小心晚飯都吃不上。”慧覺臉上掛着和善的笑,說道。

被稱作慧悟的小和尚,說了句知道了,繼續低頭掃地,不過動作依舊緩慢。我正看着這小和尚,慧覺喊了我幾聲。“李施主,我們進去吧,師父還在等着呢。”

我應了一聲,趕緊跟在他後面進去了,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叫慧悟的小和尚,心裏納悶。奇怪的小和尚。

走進寺廟之後,一路上遇到不少和尚,他們都對慧覺十分的客氣,看來慧覺這傢伙作爲大師兄很得人心。走走繞繞的走了一會,在一個廂房外停下來了。

只見他對着廂房行了一個禮,然後開口說道:“師父,李施主被我帶回來了。”

過了一會,廂房裏才傳出來一個蒼老的聲音。“進來吧。”

於是慧覺推開門,帶着我進去了,走進廂房裏我看到一個面容和善的老和尚在蒲團上打坐,等我和慧覺進來了,他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李施主,我們又見面了。”老和尚微微一笑,看着我說道。

我愣住了,仔細一看,頓時嚇了一跳,沒想到竟然是他,我記得上次見他是在術士界的商議大會上,當時他和另外兩個老和尚一起,我記得他應該叫善妙。

“沒想到是善妙大師,晚輩失禮了。”我趕緊向他行了個禮,沒想到陳柏讓我來找的竟然會是他。

當時在商議會上我倆還對視過,他還對我微笑點了點頭,似乎認識我的樣子。於是我好奇的開口問他,是不是在商議會之前就認識我,因爲我對他也有種若有若無的熟悉感覺,很奇怪。

善妙撫摸着自己的白鬍須,微微一笑,飽有深意的說道:“我們應該就只有在商議會上的那次一面之緣,但是我一見到你就知道我倆的緣與往事有關,你今天能來找我也是這個原因。”

我疑惑萬分,往事,什麼往事,到底是什麼意思?

“大師,你說的往事到底是什麼?”我忍不住開口問道。

善妙笑着搖了搖頭,緩緩說道:“不可說,一切早已註定,施主只要靜候就行,很快你就會得到答案了。陳老讓你來這的目的相信你很清楚,我會盡力幫你,慧覺他們也會,不過一切的造化還是要看你自己。慧覺帶他下去吧,從今天開始他就和你們一起修行。”

“是,師父。”慧覺點頭回道,正準備帶我出去。

“等等。”我急忙開口說道,然後看向善妙,有些擔心的問道。“善妙大師,我應該不用剃頭吧?”

善妙先是一愣,隨後搖了搖頭說不用,我是陳柏的弟子,不是他們的佛門的人,這次是受陳柏所託而已。我鬆了口氣,然後和慧覺一起走出去了。

晚上吃過晚飯,我們很早就睡下了,寺廟都是粗茶淡飯沒有半點油水,我吃着還行,就是不知道連續吃幾天會怎麼樣。

第二天天還沒亮慧覺他們就都起來了,我爬起來,正準備和他們一起,卻被慧覺給喊住了。“李師弟你等等,你和慧悟一起去掃師院吧。”經過昨晚的相處,他已經改口叫我李師弟而不是李施主了。

“爲什麼?”我疑惑,問道。我是來修煉的,又不是來幫他們打掃的。

慧覺也不解釋,讓我聽他安排就行,這都是善妙吩咐下來的,說完,他就走了,讓那個叫慧悟的小和尚照看我。

於是我不情願的跟着慧悟,走到了放掃把的地方。“李師兄,你拿掃把的時候小心一點,以免受傷了。”慧悟指着掃把,叮囑我說道。

我有些無語,不就是個掃把麼,怎麼還會傷到,真是笑話。於是走過去,一隻手想要把掃把拿起來,誰知道掃把竟然紋絲未動,我頓時呆住了,心裏驚愕不已。

臥槽,什麼情況?這掃把怎麼這麼重,至少也有個幾十斤吧,這也太扯了! 刷!

空間再次被封鎖,空氣中還不停的涌動著所有人都元氣,可是他們卻動彈不得了。

這下眾人更是駭然了,一個個冷汗直冒。要說剛才是毫無防備,現在每個人都保持警惕,依然被封鎖。這實力,不是人!

唐宋其實也有些驚訝,沒想到珠兒現在這麼厲害。也沒多想,再次走到秦家主跟前,撇嘴道:「秦家主你看,張家損失重大。你這麼囂張,到人家家裡把桌椅都給炸了,總該給個說法吧?今天你要是不給個說法,我只能把你們都抓過來打一頓。」

秦家主眼珠子轉動,額頭冷汗直冒。不是說這小子才四十二級嗎,為什麼如此恐怖?

唐宋繼續道:「不過看在秦家跟張家以後再無往來,我也就打你了。但是你得賠,怎麼也得三百兩。現在馬上拿錢出來,要不然一個都別想走。」

珠兒心領神會,再次將空間釋放,秦家主等人趕忙將元氣收起,一個個臉色發青。

空間封鎖,把他們徹底定死,這也太誇張了!

秦家主緊咬著牙,背後涼颼颼的。偏偏,明知道被敲詐,他還得給錢,要不然真死在這就麻煩了。

硬著頭皮,秦家主什麼也沒說的從儲物空間拿出三百兩放在桌上,轉身就走。秦家一幫人慌張的跟上,屁都不敢放。

唐宋很是滿意的揚起手喊著:「再見,以後可不要出現在東蘭城,要不然我會打你們的。」

秦家一般人真的很想罵娘,可他們不敢。剛才那兩下讓他們一個個靈魂出竅,就差沒成鬼了。

張家主幾人也是目瞪口呆,死死的盯著唐宋,腦子嗡嗡的。

能煉製四級丹藥,還能把十幾個四十級以上的高手瞬間鎖定,這唐先生到底有多瘋狂?

絲毫不顧他們的眼神,唐宋拿起錢袋看了一眼,相當滿意的拿出一半,沖著珠兒笑道:「今天隨便逛,帶你去吃好吃的。」

珠兒微微翻白眼,撇著嘴:「你當我是豬……不過,我想換衣服。」

「啊哈,」唐宋爽朗笑著,「張家主,這裡沒我什麼事了,我就先告退。走走,一百兩,足夠我們逛一天……」

張家主幾人愣是沒回過神,獃獃的看著他們離開,腦子依然空白。打死也沒想到,秦家居然還被賠償三百兩。

本以為將會是一場惡戰,可現在反轉好像有點突然,搞得他們措手不及……

出了前院,唐宋不由低頭問道:「珠兒,你的實力是不是恢復了?」

珠兒卻搖頭:「沒有,但我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掌控空間。估計,只要不超過八十級,應該還是沒問題的。超過八十級,可能效果不是很好,但也會阻礙。」

很難得,居然一下子說這麼多。

唐宋輕抿著微笑:「看樣子,你的實力遲早都會恢復,你的記憶也可能會恢復。」

珠兒沒回答,經歷過彩虹的事情之後,她已經知道自己以前肯定經歷過很多,也知道自己應該曾經很強很強……

回到後院,張老爺子迎上來,兩眼直勾勾盯著珠兒,苦笑道:「唐先生,想不到你們都這麼,妖孽。」

唐宋黑了一臉:「老爺子你這話說的……其實也沒那麼誇張,只是一些特殊能力。不管怎麼說,秦家吃癟,下一步就看他們怎麼做了。」

張老爺子拱手感激:「多謝唐先生。」

現在就看秦家了,他們如果按照約定與張家斷了聯繫,那就相安無事,唐宋也有時間煉丹;如果他們選擇攻擊,張家也不會吃素。

其實唐宋很清楚,秦家肯定會選擇第二種,只是不會那麼明目張胆而已。剛才的動靜,一定讓他們有所忌憚。

這也是唐宋想要看到的局面,讓秦家處於被動,讓他們主動出擊,這樣一來他才有更多的機會反擊……

這一天倒是平靜,秦家還真沒再來人,倒是讓唐宋意外。難不成,他們真要上報大秦城?

午後時分,唐宋幾人在東蘭城內逛了一圈回來之後,唐宋又開始煉丹了。儘管不太喜歡煉製低級丹藥,可為了照顧張家,他還是煉製了一大批的一級二級丹藥。

當然,這也讓周錦非常不滿,覺得他這樣會影響平衡。唐宋卻總是說,他有分寸,會補償,她也沒辦法。

到傍晚時分,閑來無事,唐宋將心神沉入到自己的世界內。剩下的藥材還不少,從黑風谷得到的樹木藥效非常強,煉丹效果相當好。

正打算整理藥材,唐宋忽然想到什麼,不由將注意力放在昨天埋下的那一顆綠豆上。

泥土依舊覆蓋,唐宋小心翼翼的將神念沉入。泥土下,綠豆居然已經開始裂開,準備發芽了!

這發現,讓唐宋差點沒興奮的叫起來。如果真能發芽,他的世界會提升一大截,實力很有可能也因此提升一大截。

不行不行,得確保發芽成功。創造的泥土沒有養分,肥料,得弄點肥料!

強壓著內心激動,唐宋開始盤算,將自己擁有的藥材弄成肥料。 萬古主宰 那些藥材一旦不被保護就乾枯,那就直接焚燒,然後再混合……

折騰許久,唐宋還真弄了不少農家肥,小心已死的灑在泥土裡。

隨後唐宋又想,會不會那些能釋放元氣的樹木也能在這裡生存?

嘗試的將一根樹枝撤掉保護,驚喜的是,還真沒有直接乾枯。不過唐宋能看得出來,沒有自己的能量保護之後,樹枝在氧化死掉,速度就跟正常的樹枝差不多。

但不管怎麼說,這對於唐宋來說應是天大的好消息。於是乎,他便化身農夫,在自己的世界開荒,種樹!

樹枝沒有根,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只能說盡心儘力。反正,唐宋將很多藥材變成農家肥,相當的奢侈。

等唐宋從世界退出,天色已經昏暗。鬆了口氣,剛要出去,心神一動,遠處順勢傳來嘭一聲悶響。

喲呵,秦家高手還真來了,跟張老爺子正打得火熱呢!

勾著冷笑,唐宋拉開房門出去,珠兒等人在院子里看著黑夜。見到他出來,珠兒低聲道:「要出手嗎?那個人實力很強,比張家強了不少。」

唐宋玩味的挑著眉頭:「不,我們去秦城……」 嘭嘭……

東蘭城外的天空不停迸發悶響,張老爺子跟對方不斷地對轟。那個對手比他強,可張老爺子並不含糊,竭盡全力攻擊。

下邊兩群人圍觀,一群是張家,一群是秦家,雙方也都在對峙著,氣氛尤為壓抑,隨時都可能爆發一場戰爭。

然而,沒人注意到,唐宋跟珠兒無聲無息的繞過人群,出現在秦城內了!

秦城比東蘭城大得多,進入城池之後唐宋立即釋放神念探查,目標鎖定在城主府。帶著珠兒閃身過去,很快便到秦家大院裡邊。

秦家居然全部出動,連個高手都沒剩下……咿不對,剩下兩個四十級左右,正守在一個密室前邊。

唐宋眉頭一挑,帶著珠兒閃身過去。兩人很快察覺到他們的到來,警惕怒喝:「你是何……」

話都沒等說完,珠兒已經將他們周圍的空間封鎖切斷,聲音戛然而止,兩人頓時就不能動了。

不顧兩人的眼珠駭然轉動,唐宋走到石門前邊,天眼透視,差點沒笑出聲。

是煉丹房,準確的說應該是倉庫!

天眼掃視一份,很快唐宋便找到開關,在兩人的注目下打開石門。一股藥材的香味撲鼻而來,讓人神清氣爽。

珠兒沒進去,站在門口看著。唐宋可不含糊,閃身衝進去,想都沒想的開始收刮。

東西還真不少,有丹藥,有藥材,也有兵器。只要看著不錯的,唐宋都收到自己的世界內。甭管有沒有用,先拿了再說……

「來人啊!」

還沒等收完,外邊忽然傳來驚叫,唐宋趕緊閃身衝出去。院子門口有個人被珠兒控制住了,只是聲音已經傳播出去。

「得了沒有?」珠兒擰著眉頭。

唐宋沒回答,拉著她的小手閃身離開。守門的兩人被釋放,立即大聲嘶吼:「有人襲擊倉庫!」

聲音極為洪亮,穿透整個秦城。

整個秦家頓時熱鬧起來,好多人急匆匆朝著倉庫飛奔而去。

唐宋並沒有直接離開秦家,而是帶著珠兒翻過屋頂,很快又到一個院子,煉丹房!

冷麪夫君惹不得 直接破開屋頂落下去,裡邊還有兩個丹師,驚駭的往後退。 武煉巔峰 沒給他們多說的機會,珠兒又把人控制住。唐宋左右看了一眼,目標很快鎖定在裡邊的書架。

那些煉丹筆記才是最重要,他來到這個世界那麼久,對這個世界的丹藥還停留在一級丹藥的認知。昨晚雖然能煉製出四級丹藥,完全是依靠自己創造藥方……

粗略翻閱,確認是煉丹筆記,唐宋又扔到自己的世界里,帶著珠兒又跑了。

咻,咻……

遠處一道道人影快速飛回來,正是秦家家主等人。唐宋帶著珠兒一邊飛一邊回頭看,黑夜下分明看得到一幫人火氣衝天的追過來,就連跟張老爺子打鬥的那個高手也追上來了。

勾著陰險的嘴角,唐宋低聲道:「今晚要大幹一場了,不打不行。」

珠兒在後背上斜眼:「你把人家的家底都掏空,不打可能嗎?不過,一旦打起來,你跟秦家的矛盾就徹底了。」

唐宋不以為然:「反正遲早都要爆。」說話間,唐宋忽然停下來,冷然盯著前方。

此時他依然在秦城範圍內,對面秦家主等人衝過來,火氣衝天怒喝:「你找死!」

呼!

話音未落,後方那個黑衣高手已經出擊了。巨大的掌印撕裂天空,毫不留情的朝著唐宋兩人轟過去。周遭空間被鎖死,不愧是七十幾級高手!

唐宋只覺身體瞬間被壓迫,還好珠兒反應快,抬起雙手開始控制空間,抵抗對方的壓迫。也在這一瞬間,轟過來的掌印被凝固空中。

吸血寵兒誤闖美男學院 偷偷鬆了口氣,唐宋將珠兒放下。右手橫著墨俠,左手握著三叉。那黑衣老人飄在對面,頗為震驚的看著被漸漸吞噬的掌印,陰沉道:「將東西都還回來,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則,死!」

唐宋咧著嘴:「可以啊,但我有個條件。」

黑衣老人瞳孔緊縮:「說!」

勾著皎潔的嘴角,唐宋故作深沉道:「你代表整個大秦家,保證以後不再找我麻煩。怎麼樣,很簡單吧?「

聽起來確實很簡單,可黑衣老人卻感覺有些奇怪。對方提到大秦家,而不是秦城……

猛地想到什麼,黑衣老人臉色極為難看:「你便是在飛揚城殺我秦家之人的那小子?!」

唐宋沒有絲毫意外,早就料到秦家肯定會把消息傳過來,秦家主等人沒主動找自己的麻煩他就已經覺得奇怪。一個大家族,消息傳遞不可能那麼慢。

「沒錯,就是我。」唐宋陰險的挑著眉頭,「只要你們秦家保證不找我麻煩,我也不會針對你們秦家。」

黑衣老人卻是冷笑:「難怪你如此厲害,原來是依仗那小丫頭體內的寶物。呵,我還想著去找你,不曾想你竟主動送上門。」

語氣猛地一變,拉開嗓門低沉大喝,「秦家弟子聽好了,一定要將他拿下。 總裁,我要離婚 那小丫頭身上有天大的寶物,得到便能直接成為八十級以上的高手!」

嘶!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