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姨,我爹爹和孃親呢?”蘇齊着急的問道。

落霞一臉疑惑。

爆寵萌寶:財神娘親要逆天 黎小暖快速地解釋道:“孃親,剛剛小暖在淺語灣遇到夫人和聖主了。” “淺語灣?”落霞快速的蹙眉,出現在那裏可不簡單!

“小暖,齊兒,你們不要着急,淺語灣離這裏很遠,走,我帶你們過去。”

若是他們是從淺語灣來的,那麼,他們是通過時光通道而來的。

那裏有很多年很多年沒有人來過了。

落霞快速化爲原形,蘇齊和黎小暖快速的騎了上去。

落霞的速度非常的快,所有的小魔獸和蛟龍見到了她,都飛快的的讓開了一條道路。

它的身上,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在藍色的大海里異常的耀眼奪目。

蘇齊心裏激動不已,他那水亮的大眼裏,都快要瞪出眼眶了。

可是周圍,除了花花綠綠,五彩繽紛的小魔獸和海生物,根本就見不到人類的影子。

孃親,你在哪?

齊兒好想你!

蘇齊在心底喊道。

他感覺自己的心都在顫抖着。

“公子,你不要着急,淺語灣離這裏有些距離,獠牙叔叔是帶着夫人她們是走過來的,這會可能已經到半路了,我們過去也許能遇到。”

似是看出了蘇齊心裏的着急,黎小暖快速的說道。

她心裏很是心疼他。

公子因爲夫人的事情,一直很傷心。

這一年多來,到處遊歷。

他這次能來看自己,她真的很開心。

而且公子在這裏陪了她半個月了,這是一年多以來,她過得最開心的幾天。

她心裏更是對他心存感激。

“黎小暖,你確定自己沒有看錯嗎?”蘇齊在次問道。

他不是不相黎小暖,他只是有些不相信自己聽到的消息。

“公子,你又不相信小暖了,小暖會騙天下的所有人,就是不會騙公子你。”

黎小暖一臉委屈,公子爲了這件事情一直很傷心。

她又怎麼會騙公子呢?

即使是她看走眼了,獠牙叔叔不可能看走眼吧?

落霞聽着他們的對話,在心裏笑了笑。

“齊兒,你看看,我家小暖說這話多讓人傷心呀!你呀,彆着急,我們快到淺語灣了。”

“是,落霞姨!”

蘇齊讓自己靜下心來。

可是,心裏太激動,他的心,一直激動的跳個不停。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見到孃親和爹爹。

過了許久,依然沒有到,蘇齊皺眉,感覺這段距離就像幾年那樣遙遠。

落霞姨的速度已經是神速了。

可是,他依然覺得很慢,很慢!

“落霞姨,能在快一點嗎?”蘇齊的話脫口而出。

“齊兒,我已經很快了,我們已經到了淺語灣附近了,你不要着急,你孃親和爹爹來到這裏,絕非偶然,他們一定是進入了時光通道了。”時光通道只有淺語灣纔有。

只有它們蛟龍國的人才知道。

一般都是有緣人才能進入時光通道。

這裏,可能是有他們要找的東西。

不過能再次見到他們,她也挺開心。

上一次,帶着小暖匆匆忙忙的回來了,都沒來得及好好的感謝一下他們,這次他們來,正好可以盡一盡地主之誼!

“落霞姨! 力氣太大只能種田 齊兒心裏着急見她們。”蘇齊小臉上失去了往日的笑容,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滿是着急。 “齊兒,落霞姨明白你心裏感受,在過一刻鐘就能到。”

落霞安慰着蘇齊。

這孩子,有一年多沒有見到他孃親了,心裏該有多思念。

一刻鐘。

這三個字激盪着蘇齊的心。

他閉上眼睛,在心裏默默估算着這一刻鐘的距離。

沐雲軒在渡了一些玄氣給蘇紫陌以後。

蘇紫陌中途醒了一次,可是依然很困。

她想等着見兒子,卻敵不過沉重的雙眼。

“陌兒,困了就先睡,等你醒過來,就能看到齊兒了。”

沐雲軒低頭,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蘇紫陌點了點頭,沉沉的睡了過去。

“走吧!”獠牙大哥看着蘇紫陌是睡着了,倒也不擔心了。

沐雲軒將蘇紫陌抱入懷裏。

剛剛要走,落霞帶着蘇齊和黎小暖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公子。”黎小暖回頭看了一眼閉着眼睛的蘇齊。

她笑得一臉燦爛。

“黎小暖,我們到了嗎?”

黎小暖點了點頭。

“公子快睜開眼睛吧。”

蘇齊內心激動得無法剋制,他緩緩睜開眼睛。

看到自己的爹爹正含笑的看着他。

“爹爹。”蘇齊聲音裏帶着一絲顫抖。

他不敢眨眼睛,他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美好的一切就會消失。

“齊兒,過來。”沐雲軒輕聲喊道。

靈魂聚齊以後,他一直渴望見到他們兄妹三人,讓他完整的靈魂得到安慰。

“爹爹,真的是你們。”蘇齊激動從落霞的身上飛下去。

看到爹爹懷裏的孃親,他水亮的眼眸瞬間變得害怕起來。

“孃親,孃親怎麼了?”

蘇齊跑過去,看着孃親沉睡的容顏和水晶棺材裏的一模一樣。

他的心,瞬間跌入谷底。

“齊兒,沒事,你孃親是太累,睡一覺就沒事的。”

沐雲軒細細的看着,一年多未見,他長高了不少,越發的英俊。

蘇齊緊緊的盯着孃親看,“真的只是累了嗎?”

他的白皙小手,顫抖的伸出去。

輕輕的握住蘇紫陌的手,那冰涼的感覺讓他心驚膽戰!

“爹爹,孃親的身子爲什麼會這麼冰?”

“齊兒,你忘記了,你孃親現在是用精元支撐着魂魄的,你孃親沒事,只要睡一會就沒事了,她醒過來,見到你一定會非常的開心。”

沐雲軒溫和的笑看着兒子。

“嗯!”蘇齊激動的點了點頭。

拉着蘇紫陌的手不肯放手。

“聖主,歡迎來到蛟龍國。”落霞化爲人形,笑意燦爛的看着沐雲軒。

“蛟龍王,這一切都是這樣的巧,我們夫妻二人本在很遠的地方,沒想到卻來到了蛟龍國。”令沐雲軒高興的是,他見到了兒子。

“你們是不會就這麼巧的進入時光通道的,只怕,我這裏有你需要的東西,歷來通過時光通道的來蛟龍國的人,都是因爲有需要的東西,纔會來到這裏。”落霞解釋道。

“原來如此,本座想帶陌兒到淺語灣採珍珠,沒想到卻進入了時光通道。”

“無妨!既然來了,就會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先跟我回去吧!”落霞說完,讓獠牙大哥回去。

她在前邊帶路。 紫韻宮,金碧輝煌,琉璃瓦,重檐屋頂,一棵棵巨大的紅柱上,盤旋這栩栩如生的蛟龍。

用海底的各種東西做裝飾,呈現出一座五彩繽紛又奢華的宮殿。

宮殿的周圍水波粼粼,漂亮至極!

落霞給蘇紫陌和沐雲軒安排了一個很大的房間。

房間裏的白玉牀榻上,蘇紫陌靜靜的沉睡着。

蘇齊緊緊的握住蘇紫陌的手,一直都沒有放開過。

而沐雲軒,坐在蘇齊的身邊陪着他。

“齊兒,你怎麼會來這蛟龍國都的?”沐雲軒輕輕拉過他的另一隻小手,心裏無比的滿足。

蘇齊看向沐雲軒,大眼裏噙着晶瑩的淚光,可是硬是沒有掉下來。

“爹爹和孃親都不在家,齊兒太想念你們,這心裏,總是非常的難受,就出來遊歷了,這次本就是想來看看黎小暖的,齊兒做夢都沒有想到會遇到爹爹和孃親。”

誘惑的溫柔 蘇齊到現在都有些不相信,他真的遇到孃親和爹爹了。

他甚至在夢裏都很少夢見孃親。

沐雲軒輕輕握緊他的小手,輕聲道:“齊兒,你知道嗎?你孃親是聽得到你們說話的,你每次出去遊歷,她都很擔心你,雖然你的修爲不低,可在你孃親心裏,你終究還是孩子。”

蘇齊眨了眨大眼,非常的驚訝!

“孃親居然能聽到我們說話?那麼,這樣說來,齊兒有一次聽到孃親的聲音,不是幻聽,而是真的聽到了孃親的聲音了。”

蘇齊激動的問道。

“嗯!”沐雲軒點了點頭。

“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你也就聽到了那一次,之後……”沐雲軒溫和一笑,眼底閃過一絲亮光。

“齊兒,來,摸摸你孃親的肚子。”

說着,沐雲軒將蘇齊的小手拉到蘇紫陌的腹部。

圓潤的觸感讓蘇齊驚喜連連。

他十分驚訝地問:“爹爹,孃親這是……這是有身孕了?”蘇齊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水亮的大眼裏更是百般道不明的激動。

孃親有身孕了,他們兄妹三人很快就會有一個小弟弟或者是小妹妹了。

激動!

震驚!

開心!

今天這一天,真的讓他驚喜了。

“嗯!但是你孃親體內的玄氣不夠用,這幾日經常嗜睡,爹爹打算帶你孃親去希冀山,那裏的玄氣充足,能讓你孃親安全生產,解咒石也要等你孃親把孩子生下來以後,才能拿到,所以我們可能還需要一兩年的時間才能回去。”

沐雲軒目光略帶內疚的看着蘇齊,他們,也許真的需要幾年的時間。

蘇齊一聽,心狠狠的一顫,還需要幾年的時間?

“爹爹,爺爺說,孃親最多隻有十年的時間。”他那幽幽閃亮的眼底滿是擔憂。

沐雲軒舒眉一笑,說道:“齊兒,爹爹會等你孃親生了孩子以後,纔去拿解咒石,而且爹爹已經走了一次時光通道,下一次,不可能在走時光通道,這回去的時間就需要一年多。”沐雲軒細心的解釋,齊兒他們一直很擔心,相信齊兒把這個消息帶回去以後,大家都會非常開心的。

“爹爹,齊兒要和你們一起去。”蘇齊掘強的說道,他不想再和孃親分開了。

他那流轉的眼波里,有着所有的思念和難以掩飾的不捨之情。

他太想孃親了,孃親已經離開他們一年多了。

“不行,齊兒,爹爹和你孃親去的地方都非常的危險,你不能和我們一起去,而且,爹爹要你把這個消息帶回去,讓大家不會擔心。”沐雲軒快速的拒絕兒子的提議。

這一次去希冀山,更危險!

他不會帶着齊兒一起去的。

“爹爹,不要,齊兒不要和你們分開。”蘇齊不依不饒,他就是死纏爛打,他也要和孃親在一起。

“齊兒,你已經是要當哥哥的人了,要聽話。”沐雲軒愛憐的揉了揉他柔軟的頭髮。

提起這件事情來,蘇齊大眼裏洋溢着開心。

“爹爹,大家知道了都會非常開心的,特別是馨兒。”

“嗯!”沐雲軒點了點頭,想起女兒可愛的樣子,他心裏一片溫意。

“爹爹,馨兒的病,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她現在很健康,在三清山裏很努力的修煉,個子也長高了很多,活脫脫的一個小美人,可惹人喜歡了,爹爹和孃親要是再等幾年回去,馨兒都要嫁人了。”

蘇齊垂眸,心裏有千般的惱怒以幽怨,都是巫族那個老巫婆,害得他們一家聚少離多的。

沐雲軒腦海裏勾勒出女兒的樣子,心裏洋溢着幸福。

“齊兒,你可要保護好妹妹,不能讓她被人欺負。”沐雲軒叮囑道。

蘇齊一聽,小臉上的表情瞬間蔫蔫的,眼底閃爍着深深的憂愁和寂寞之以,爹爹是鐵了心的不讓他跟着去。

他等一下和孃親說,他可以帶小寶寶的。

這時,牀榻上的蘇紫陌慢慢轉醒,她眨了眨大眼,眼底有些模糊,卻還是看到了兒子的身影。

“齊兒,真的是你?”蘇紫陌快速的從牀榻上起來。

蘇齊也快速的爬到牀榻上,快速的抱住蘇紫陌,“孃親,齊兒好想你。”

直到此刻,他眼中的淚水才簌簌流下,所有的思念都在這一刻得到了釋放。

“孃親,孃親…..”蘇齊一連喊了好幾聲。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