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鏽的金錢劍,用法:任務參與者先塗一點自己的血上去,然後金錢劍會自動開光,開光之後的金錢劍,對邪物的傷害極大,甚至有可能直接將邪物殺死,不過,那是沒有生鏽的金錢劍,生鏽的金錢劍威力不大。”

“金錢劍”,李天他簡簡單單的就說了三個字,而他的心裏面則是在想,或者說是,在幻想,幻想以前看過的殭屍電影中的畫面,接下來馬上就要變成自己是主角了,心裏那個激動,真的是,想想都激動。

衆人終於已經都各自選好了,李肅選擇的是破爛的桃木劍,陳婷選擇的是破碎的八卦鏡,薛美美選擇的是方向感不穩定的羅盤,蘇姍選擇的是未完全染好的墨斗線,劉美熙選擇的是硃砂,李天選擇的是生鏽的金錢劍。 “大家都選好了嗎”,過了一點時間,李肅他想確認一下,估計大家此時也應該都選好了。

王者風暴 “嗯,我選好了,我選了一把機吧金錢劍”,李天他這次沒有說自己是老子了,也真是難得,但說話還是有點不文雅,長的又還不錯,可說話爲什麼偏偏就那麼的,那麼的不注意公衆場所呢。

“我也選好了,我選了墨斗線”,蘇姍她倒是也知道,這是在任務世界裏,自己不再是那個千金大小姐,也不再會有爸爸保護自己,在任務世界裏,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得靠自己了,當然,還有同學們。

但在蘇姍的心裏,她知道,萬一要是真的遇到危險了,那同學們也不再管用了,到那個時候,就真的只能靠自己了,完完全全的靠自己,而自己恰好又是最弱的那一個,好倒黴啊,蘇姍她真的是很無奈,很無奈。

“我看那硃砂還不錯,我就選硃砂了”,劉美熙邊走邊說,她自身也不算是很弱,至少體力方面,要比蘇姍她強上不少,脂肪便是能量嘛,她也還是有肉的,甚至可以說,她比在場的其他女生,肉還是要多一些。

只是,她沒有薛美美那般的完美,薛美美是,哪裏該多,哪裏就多一些,哪裏該少,哪裏就少一些,擁有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這講的就是薛美美她,絕對的尤物,只可惜,李肅他不懂得去用,去享受。

“羅盤可以知道危險在哪裏,所以我選了個羅盤”,薛美美她絕對是話中有話,她在嫉妒陳婷,嫉妒陳婷可以感應到危險的所在,所以,她纔要選一個和陳婷能力差不多的道具,那麼,羅盤絕對是最合適不過了。

“我選擇了桃木劍”,李肅他剛說出這句話,薛美美便馬上就搶着說:“哇,肅哥,那我們在一起就天生一對了,我知道鬼怪的所在,然後肅哥你就可以用桃木劍將它們都給消滅了。”

聽起來好像是有點道理,靈媒和獵手的組合,但是,李肅他會接受嗎,他會同意嗎,如果是別人,或者是李天的話,那麼,應該會舉雙手雙腳同意,但如果是李肅他的話,那結果就有點懸了,弄不好不會同意。

“薛美美,好的,我們不僅僅要自保,我們也要保證其他同學們的安全,這次遇到這種事情,我希望大家都團結在一起,我們現在不僅僅是同學,也是隊友”,李肅他話沒有全部說完,故意留了一半,也就是想大家。

想大家自己去好好的想一想,這不是在原來的世界裏,這是在任務世界裏,又危險又可怕的任務世界裏。

衆人心裏面也清楚,死一個有可能就會全部的死掉,全部的死掉,自然也就是包括自己在內,不能死,一個都不能死,要想活下去,最好是大家都相互幫助,你幫助我,我幫助你,在有危險的時候,不能是各自逃命。

“我選擇了八卦鏡”,最後陳婷她也將自己選擇的道具給說出來了,那麼,接下來就該團結一致了。

有李肅在,薛美美她也不好對陳婷做什麼,儘管要打起來,那薛美美是一定可以完勝陳婷的,但也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去打人吧,更何況,李肅還在,雖然薛美美她心有嫉妒,但還是不敢當着李肅的面去打陳婷。

“好安靜,這周圍也太寂靜了,我感覺,接下來會有事情發生”,李天他一邊說,手裏還一直不停的切換手勢,弄得像一個神棍一樣,如果李天他真的能算,那還會等到現在,還會傻不隆冬的想要去旅遊。

還害了李肅、陳婷等人,他丫的就是不會算,要是會算,只怕早就不會說,想要去旅遊了,乖乖的在家裏面,或者在學校裏面玩玩王者,不多好,那麼,李肅、陳婷、薛美美、蘇姍、劉美熙五人,也就不會像現在這樣。

這樣的有性命之憂了,這一切,歸根結底還是要怪李天他,就是他說的要去旅遊,結果還叫了這麼多人陪他一起。

“切,你就巴不得我們接下來會有事情發生就好了,李天,你安的什麼心啊,一看就知道,你沒安什麼好心”,要如果說,蘇姍她剛纔說的這些話就算是比較針對李天了的話,那麼,接下來劉美熙她說的話,就是直指李天了。

“蘇姍說的沒錯,李天你就是沒安好心,要不是你說什麼要去旅遊的,害得我們現在這麼慘,你自己說,你是不是故意的”,也不知道劉美熙她是真生氣,還是假生氣,但說話的語氣,的的確確還是有點怪李天的意思。

李天他也是沒想到,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這都已經是第二次任務了,怎麼大家心裏還記得是自己,當然,李天他在心裏想,主要還是,大家怎麼好像還有怪自己的意思,之前李肅他不是才說完,大家要團結一致的嗎。

“我特麼,老子故意個毛線,老子要是知道會是這樣的情況,老子打死也不想去旅遊了,劉美熙,你特麼說話注意一點,老子現在對你很不爽,你知道嗎”,李天他也是發飆了,被人冤枉的滋味,確實是不好過。

李肅知道,如果在這個時候,自己還不出言制止的話,那麼之前所說的,所說的話,也就全白費了。

“停一下,你們兩個聽我說,之前的所有事情,我們就不要再去計較了,以後,我們誰要是再提起,那就是誰的不對,這樣子,大家覺得怎麼樣”,李肅他心裏感到既好笑,又悲傷,好笑是因爲,衆人現在還有心思去吵架。

悲傷是因爲,接下來還有多久的時間可以活,這個暫且都不知道,就算爭贏了,吵贏了,那又如何,輸的是感情,贏的是悲哀,真的有必要,一定要去分個誰對誰錯嗎,李天他自己也是不知道,之後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一次旅遊,驚心動魄倒還沒有真正開始,但內部的爭吵,倒是頻頻出現,另一個隊伍,他們表現的要好太多了。 隨着吵鬧聲,李肅等人現在也已經走出去了幾裏遠的路程,但離目的地,那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你們說,這任務世界裏怎麼連一個人都沒有,除了是鬼,那還是鬼”,李天他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現在又開始找其他人說說話了,雖然看上去,他像是在自言自語,但其實,他也是想有個人來回答自己的問題的。

“我覺得,我們現在沒有遇到人,或許是一件好事,就怕到時候真的遇到人了”,李肅他心裏清楚,像李天這性子,遇到了人,一定會問這問那的,到時候只怕會提前觸發危險,第六感中的畫面,一直在提醒着李肅。

這個李天,他絕對是個定時炸彈,一切都是他弄出來的,就連這觸發危險,也是他的所爲,讓人不得不提防他。

如果在這個時候,李肅他還不長個心眼的話,那麼到時候,下場絕對會是團滅,希望老天爺能夠保佑自己等人,幫自己等人度過這難關,李肅在心裏默默唸道,求神拜佛現在已經是來不及了,接下來則需要靠運氣和智慧了。

“咦,前面有兩條路,我們該往哪條路走”,又走了一段路程,衆人此時看到了前方有分岔路,儘管總共只有兩條,但正確率還是在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的機率,不算很小,但也不算很大,還是有一半的機率走錯。

正當衆人心裏面不知道該往哪條路走的時候,這時,突然從後面跑過來了一位大叔,是個中年大叔,四、五十歲左右,“喂,前面的小友們,你們是不是要到老屍村去啊”,那位中年大叔,突然喊出這樣的一句話來。

聽到這喊聲,李肅他心裏面猛地震了一下,“後面來的,應該就是第六感中的那隻老屍了,沒想到來得這麼快”,危險已經出現了,暫時,還只有李肅他一個人知道,知道這件事情,千萬不要問是不是老師啊。

李肅他現在心裏面最擔心的就是,李天,李天他會去問那個中年大叔是不是老師,第六感畫面中,就是因爲李天他問了這句話之後,那位中年大叔就突然的變成了老屍,雖然只是第六感中的畫面,但李肅他還是,心裏面很緊張。

後面的那個中年大叔,接着很快就走到了衆人的身後,這時,大家也都看到了那個中年大叔,樣子是人類,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但也就只有李肅他知道,這個外表,只是它現在暫時的,之後,一旦觸發限制。

那麼,它便會立刻化身老屍,很恐怖的老屍,會吃人的老屍,李肅一點都不敢怠慢,時刻注意着老屍的動作,第六感有時候和現實,多少有點差異,就怕現在,不用觸發什麼限制,它也能立刻變身爲老屍。

這個,儘管機率很小,畢竟這還只是第二次任務,但還是不得不防,因爲危險已經出現,作爲唯一知道真相的人,自己絕對有責任注意這一切,不僅僅是自己的生命,同時,還有同學們的生命,李肅在心裏如是想道。

“小友們,你們是不是要到老屍村去啊”,走近之後,那個中年大叔又再次的向李肅等人問道。

本來他不說,李天也準備問他了,“是啊,大叔,你知道這老師村應該往哪條路走不”,蘇姍很有禮貌的向中年大叔問道,李肅見狀,並沒有出聲,先看看,但任務倉庫裏的桃木劍,李肅他已經隨時準備拿出來了。

“知道啊,我這就是要到老屍村去呢”,那個中年大叔,好像很興奮的樣子,別人可能不知道他在興奮什麼,但李肅他卻知道,這個中年大叔,他之所以會這麼興奮,原因就是因爲,它看到了活人。

或者說是,食物,要更貼切一點,它渴望着血肉,只要限制一旦解除,那麼自己就可以大吃一頓了。

不興奮纔怪,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儘管自己表現得很興奮,但在這些任務參與者們的眼中,也只會是以爲自己人很好,很和藹,不會往那方面去想,但是,它錯了,因爲它不知道,這些任務參與者當中,有一個。

有一個叫做李肅的任務參與者,它更不知道,這個叫做李肅的任務參與者,他擁有極強的第六感,並且,這個叫做李肅的任務參與者,已經在第六感的畫面中看到了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也看到了限制是什麼。

但俗話說得好,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就算李肅他一個人再怎麼樣厲害,但只要李天他一個嘴快,那麼,就全完了,此時,要賭的,就是能夠及時的阻止李天他去問那個問題,李肅心裏着急的就是這個。

“那大叔帶我們一起去唄”,見中年大叔人還挺好的,蘇姍她也沒有多想,她一股腦的就只想快點正確的去老屍村,路又怕走錯,現在好了,可以跟着眼前的這位大叔一起去了,不用再擔心路會走錯了。

他人說什麼,李肅現在暫時不管,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看住李天,就怕他到時候亂來,一個問題可是能要了全部人的性命,不看住不行的,“好好,那小友們就跟我一起走吧”,中年大叔人倒是也爽快,立刻就答應蘇姍了。

“一起走,未必見得就是好事,只怕到時候,會出兮兮”,心事重重的李肅,知道接下來的路,一定沒有那麼的好走,暫且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但是桃木劍還是時刻準備着,就怕到時候出現個萬一。

兩條路,老屍帶着衆人向左邊的那條路走去,應該,左邊的路是正確的,老屍它沒理由帶大家不去老屍村那條路,除非是,還有其它的限制,只能在途中才能解除,一旦到了老屍村,反而就不能解除了。

但,真的有這種限制嗎,如果有,那會是什麼樣的限制,只能是在途中才能解除的,不過,就算是這樣,那老屍也沒必要帶大家去錯的路,因爲,距離老屍村,現在可是還有很遠的一段路程,時間應該足夠了。 足夠它設計讓衆人解除掉限制,李肅擔心的,倒不是這個,其他人心裏面擔心的,也不是這個,衆人現在最擔心的,還是到了老屍村之後,到底會遇到什麼,會不會遇到厲鬼,或者是其它的什麼邪物,妖魔。

“對了,小友們,你們去老屍村做什麼啊,那裏現在已經沒多少人住了,地方又比較的偏僻”,走在路上,那個中年大叔突然的向衆人問道,至於他爲什麼要這樣問,估計它已經有點不耐煩了,迫不及待的想用餐了。

“那個,我們是”,聽蘇姍像是要把真實目的說出來一樣,李肅趕緊的搶道:“那個,是這樣的,我們幾個人這次是想去老師村玩玩,順便採訪一下住在老師村裏的人們”,李肅果然不是撒謊的人,像這樣的謊話。

估計就是小學生都能聽得出,這是假的吧,但好在,那個中年大叔也沒有戳穿李肅他,大家都是心照不宣,李肅知道老屍心裏在想什麼,老屍同樣的也知道,不過,現在老屍對李肅有點好奇了,這個任務參與者好像有點。

老屍在心裏想了想,但也沒怎麼把李肅當回事,這個任務參與者頂多就是稍微有點頭腦罷了,不過,說謊話的功底還是太差了,要不是自己也是有目的的,非得和他再好好聊聊不可,但眼下自己要做的事情是。

就是快點讓他們把自己的限制給解除掉,這麼多美味可口的食物,想到這裏,老屍嚥了咽口水,不過,即便老屍它做得再刻意隱藏,但還是被李肅他給觀察到了,“嚥了咽口水,它是想”,李肅在心裏生怕老屍它忍不住。

不過,只要是現在的這種形態,那還是不足以對自己等人構成什麼危險,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大叔,又不是那種經常鍛鍊的練家子,那麼,李肅覺得自己一個人足以將其吊打了,完全沒壓力,就是李天他,也差不多可以了。

吊打不成問題,怕的就是,待會它變成了老屍的形態,那麼,就有點不好對付了,被它咬一口,鬼知道會怎麼樣,它的牙齒應該是有毒的,所以,到時候千萬不要讓它給咬到,最好是,一切都順利吧,李肅在心裏想着。

對於李肅他沒有說真話,這一點,衆人倒是也沒有怪他,知道他是在爲大家好,這畢竟是在任務世界裏,有時候還是不要說真話的好,再說,這個中年大叔,雖然表面上看上去像是一個好人,但,他真的就是一個好人嗎。

沒把他當鬼就已經很不錯了,陳婷她,就是覺得有一點很奇怪,爲什麼這個中年大叔靠近自己等人的時候,自己沒有感應到任何的危險,難道是自己多慮了,這個大叔,他真的只是人而已,陳婷心裏有話,但她又不好開口。

不好開口向大家說,她現在唯一就是把希望寄託在李肅的身上,希望李肅他的第六感能知道真相,然後保護好自己等人,雖然是這樣,但陳婷她還是抱有一絲希望,希望眼前的這位大叔,他真的只是人,不是什麼厲鬼或其它。

又走了一段路,那位中年大叔這時又說道:“老屍村裏面好像也沒什麼好玩的,小友們是怎麼想起要到老屍村去玩”,“大叔,問你個事,你對老師村熟不熟悉”,李肅先發制人,沒有去回答中年大叔的問題,而是。

而是自己發起了一個新問題,這種時候,第一:怕李天他多說,多問,第二:怕其他人說出實話,所以李肅他纔不得已搶着發問,同時,也就不用再去回答中年大叔問的那個問題了,一舉兩得,任務世界還是太危險了。

就連李肅這樣的人,也知道要用點手段了,到底是環境改變了人,還是人改變了環境呢,人是什麼,環境又是什麼,這個問題,如果覺得不好回答,那麼就還是先聽聽中年大叔他的回答吧。

“老屍村,熟悉啊,怎麼了,小友,你怎麼問起這個了”,李肅的一個問題,那個中年大叔同樣用其它的問題來回答,“噢,沒什麼,就是隨便問問,那大叔你,是住在老師村裏面嗎”,李肅心想。

心想有些問題,如果自己不去問的話,那麼其他人也會因爲好奇去問的,索性自己就乾脆把它問了得了,“是啊,小友,大叔我是住在老屍村裏面”,見李肅好像很有興趣一樣,中年大叔也一時覺得機會要來了。

任務參與者越是和自己多說話,那麼自己的機會就越大,怕的就是任務參與者不和自己說話,沒想到這個任務參與者他還話挺多的,之前中年大叔還以爲李肅這個任務參與者有點頭腦,現在立刻就把李肅更加的不當回事了。

看到老屍對自己鬆懈了,李肅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接下來,只要和李天再說一次,要他不要問那個問題,還有儘量的不要說話,相信其他人也不會多問多說的,然後自己再好好的和他說道說道。

爭取一下時間,也爭取一下將它搞暈掉,讓它自己忘記自己到底要幹嘛,老屍心裏有老屍它的想法,而李肅的心裏則是有李肅他的想法,至於到了老屍村之後,會遇到什麼,會發生什麼,那是之後的事情了。

現在得保證,不能解除了眼前這隻老屍的限制,要不然的話,自己等人會有很大的麻煩,李肅他自己清楚,自己要做的就是這個,穩到老屍村再說,“那老師村裏面有些什麼好的風景地方沒有”,李肅又接着問道。

“有啊”,中年大叔也挺來話的,回答得很快,但他心裏面卻是在想,“好的風景,用餐時的風景是最好看的,希望你們到時候也會喜歡”,老屍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但也只是一瞬間,接着便消失了。

這絲詭異的笑容,李肅他沒來得及注意到,因爲剛纔,他在想另外一件事情去了,要是說,第六感中的畫面是真的,那麼,自己等人到了老屍村之後,不就會全部都得死掉,李肅他突然想起了這個很嚴重的問題。 “到底應不應該去老屍村,但它給的任務提示,就是要到老屍村去,不去,能行”,不去老屍村的話,那下場直接就是被抹殺,不去就不可以的,在心裏排除掉不去的可能,李肅又想了想,“那還有其它的辦法嗎。”

“那你們那裏有些什麼樣的風景啊”,見李肅沒有出聲了,蘇姍她一時興起,便問了問中年大叔,本來這個問題,李肅他也是可以問一下的,畢竟,都已經問到這裏來了,順帶問一下,也只有那麼大的事。

“我們那裏有,有”,沒想到蘇姍她的這個問題,倒是一下把那個中年大叔給難住了,但李肅覺得,這不見得就是好事,俗話說:兔子急了也會咬人,更何況這還是老屍,李肅小心翼翼的觀察着老屍,就怕它突然暴起。

“哎,各位小友到了,就會知道了,這一下子說也是說不清的,到了就知道了”,中年大叔見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蘇姍,便只好這麼說道,不過,對於李肅他來說,中年大叔的這個回答,倒也挺好的。

對老屍村裏的風景,李肅他是真沒有什麼興趣,活下去纔是最重要的,風景什麼的,看不看,那倒無所謂。

見中年大叔這樣回答道,之後蘇姍她也就沒有再問了,李天、劉美熙、薛美美三個人表現得倒還挺好的,沒有多問,也沒有多說,至於陳婷,她是不管怎麼樣,不管什麼情況,什麼場所,她的話從來都是不多的。

旁白:最近旁白好像出現得很少了,不對,好像都沒有出現過了,這到底是爲什麼,放棄旁白了嗎。

衆人走的速度也不算是很慢,這一下子又走出去了幾裏,現在離目的地近了一些,再就是,也不用擔心會走錯路了,天黑之前必須要趕到老屍村,不然的話,就全完了,但願第六感也有出錯,不完全正確的情況。

李肅在心裏想道,“這位小友,你身上有錢嗎”,中年大叔突然向李肅說道,“奇怪,他問這個幹嘛,搶劫那他一個人也搶不過我們六個人啊,那麼他是”,李肅一下子沒回答中年大叔,而是在心裏想,他爲什麼突然問起這個。

“錢,我們身上沒有,怎麼了”,李肅沒有回答中年大叔,這時李天倒是站出來回答了那個中年大叔。

“沒事,我就是隨便問問,畢竟出門在外,身上總得帶些錢,什麼,小友你剛纔說什麼,沒帶錢”,中年大叔好像突然想起了這個,“沒錯,我們身上是沒有帶錢”,李天又補充了一句,其實哪裏是沒帶錢,而是。

而是現在自己等人是在任務世界裏啊,錢根本就帶不進來,反正大家進來的時候,身上是沒有一分錢在身上的。

“大叔,怎麼了”,這時蘇姍她也有點着急,難道進入任務世界,身上還需要帶着原來世界裏的錢,不是吧,原來世界裏的錢,在這裏能用,開什麼玩笑,原來世界裏的錢,估計就算是帶進來了,那也不能用吧。

其它的先別說,就說,想用那也得有個超市什麼的啊,這裏雖然不是寸草不生,但是,還真心沒有看到有個啥的超市、網吧、ktv什麼的,在這裏不會感覺到餓,估計就是因爲這裏也沒有東西可以吃,所以纔會如此吧。

“沒事,沒事,我就隨便問問的”,就算衆人都看着中年大叔的時候,大叔這時也乾脆的回答道了。

本來還真以爲會有什麼的,結果聽到大叔是這般的回答道,衆人一時也就覺得,這個大叔實在是太無聊了,之後便不怎麼想理他了,要不是看在自己還得靠他帶路的份上,不然都想和他分開走了。

分開走,李肅是最想這樣做的,但是現在,爲了以防萬一,還是跟着他一起走,就不怕天黑之前到不了老屍村了。

那個中年大叔也能看出,李肅等人不怎麼想和自己說話了,於是,心裏面也稍微的有點着急,着急自己的限制不能夠解除掉,但是,看現在這情形,恐怕要想解除掉限制,有點難了,但,還是得想個辦法。

“對了,小友們,你們知道老屍村裏面什麼東西最多嗎”,中年大叔這時又向衆人問道,“什麼東西最多,那肯定是老師啊,老師村老師村,那當然是老師最多啊,不過,你問的包不包括人。”

李天一股腦啥都沒想,就這麼的回答道,中年大叔一看,這李天好像是上鉤了,於是立刻又說道:“包括,當然包括,凡是老屍村裏面的,就都包括”,李肅見狀,知道事情有點朝着不好的方向發展了。

之前好不容易把情況穩定下來了,現在看來,這隻老屍也真是不簡單啊,李肅他明明知道,眼前的這位大叔,它是老屍的可能性很大,甚至說,它丫的就是老屍,只是現在還沒有變身而已,但是現在,李肅他可以。

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確定了,確定眼前的這個中年大叔,它就是老屍,這個時候,要做的,不僅僅是穩定情況,還有一個就是,不能說出來它真實的身份,它真實的身份,那就是吃人的老屍,就怕李天忘記了。

“那就是老師了”,聽到中年大叔這麼說道,李天他瞬間也就確定道,一定是老師,“對了,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一下”,李天說完又馬上說道,“小友請問”,老屍知道,機會已經來了,就等李天他接下來問自己了。

“那個,老師村裏面的人,都是老師嗎”,儘管問題不是那個最終的問題,但老屍聽到這個問題,心裏面還是蠻高興的,因爲它知道,接下來不久,李天他就會問自己,那自己是不是老屍了。

“是的,老屍村裏面的人都是老屍,就算不是老屍,也會變成老屍”,中年大叔也是如實的回答了李天,確實,老屍村裏面的“人”都是老屍,就算是有活人,那麼,也會變成老屍,要麼就是被吃得連渣都不剩。 “不是老師也會變成老師,這是什麼意思啊”,李天心想,難不成還有把人直接變成老師的這種情況,不是吧。

重生之夫榮妻貴 “好了,李天,我們不要一直問這位大叔了,趕路也辛苦的,讓大叔休息一下吧,有什麼要問的,我們等下再問”,李肅見狀,趕緊叫停了李天,再由他這麼問下去,那之後絕對會問到那個問題去。

“你怎麼了,你忘記我之前和你說的話了”,李肅把李天拉到了一旁,然後再次的提醒李天道,“放心好了,我不會亂問的,我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李肅,你不用太擔心”,說得好聽,李肅他不擔心纔怪。

“我不是擔心,我而是很擔心,這可是關係到我們所有人的性命,李天,我希望你要有點分寸,這真的不是在現實世界裏,你要明白這一點”,李肅苦口婆心的向李天解釋道,同時也希望他要有點分寸,這種時候不是。

爺的掌刑女官 不是鬧着玩的時候,稍有不慎,可能就會掉命,在現實世界裏,隨你李天怎麼玩,都不關衆人的事情,但在任務世界裏,你想死,別人還不想死呢,很明顯,蘇姍、劉美熙、薛美美,她們幾個女生就都不想死。

也幸好李肅他把李天打斷了,要不然那隻老屍這一下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至於之後李肅又把李天拉到一旁,那隻老屍也沒有太過於在意,心想只是任務參與者還是有點不簡單罷了,它的任務是。

在李肅等人趕到老屍村之前,只要限制解除掉了,那麼就可以動手開吃了,而李肅等人到了老屍村之後,則沒它什麼事了,它是不能進入老屍村的,這是“它”的設定,但這隻老屍,它還有一個作用就是。

就是給李肅等人帶路,防止萬一因爲路走錯了而耽擱時間,沒有在天黑之前趕到老屍村,這,“它”當然也是設定好了的,總有“人”帶路才行嘛,不然萬一走錯了怎麼辦,豈不是,死得很冤枉,“它”也沒看到好戲。

叮囑了李天之後,衆人便接着又開始趕路了,畢竟時間也不是很寬裕,天有時候說黑就黑了,還是趕緊走吧。

“大叔,你們老師村裏面有村長嗎”,走了將近兩、三里路,李天這時又忍不住的問了老屍一句,“有啊,我們老屍村裏面,就村長最大,其他的村民都聽村長的”,老尸解釋得也非常清楚了,老屍們都以村長爲首。

那麼,到時候如果真的打起來,是不是就只要殺掉村長就好了,李肅在心裏已經開始考慮這個問題了,殺掉村長是不是就安全了,還是,更危險,老屍,到底是什麼生物,不是人,也不是厲鬼,更不是妖魔,那麼它是。

是殭屍,不對,殭屍不會說話,眼前的這隻老屍,它明顯看上去,哪怕就是化身爲老屍了,估計它也能說話,那麼,老屍到底是屬於什麼邪物,或者說,它們是怪物,李肅在腦海中想來想去,還是沒能想到老屍到底是什麼來。

“算了,先不去想了,先把李天注意好再說”,李肅不僅僅要考慮到老屍村之後的事情,還要時刻的注意着李天,就怕他一下子沒忍住,就亂問了,老屍村,既然名字叫做老屍村,那麼,村子裏應該都是老屍。

李天一聽有村長,一時又來了勁,接着又問道:“那,村長年齡多大了”,有時候,李肅和其他女生們心裏面真搞不懂,怎麼李天他有那麼多的問題要問,好好走路不行嗎,等到了老屍村再問不行嗎。

爲什麼偏要在走路的時候,去老屍村的途中問這麼多,旁白:這就不懂了吧,這就是實力坑隊友啊。

“李天”,李肅這時立刻出言制止,然後又對中年大叔說道:“大叔,不好意思,我這位同學,他就是問題多,您不必理會他”,李天問的問題,有時候,老屍還真的未必能夠回答得上來,還好,有李肅在。

爲老尸解圍了,老屍一聽李肅這麼說,一時心裏面還有點感謝李肅,心想,這個任務參與者,問題還真的是有點難啊,我不過就是想,吃飽一點,怎麼就這麼困難,這還讓不讓老屍活了,現在的任務參與者啊。

老屍心裏很無奈,遇到了這樣的任務參與者,一直不問那個問題,卻偏偏問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看來,又要捱餓了,接着,之後李天也再也沒有多問了,李天沒有主動說話,老屍則也是一樣,沒有再主動說話了。

一路上,倒是安安靜靜的,路邊的花草,不是很多,但多少還是有一點的,任務世界裏的空氣,更是沒話說,實在是太好了,太清新了,可能是人少的原因,也可能是沒有受到污染的原因,也可能是,人又少,又沒受污染的原因。

衆人走了不知道多長時間,這時,隱隱約約的,看到了前面有一個村莊,村子看上去不是很大,但也絕對不小,不知道那會不會就是老屍村了,“大叔,你看前面的那個村莊,它是不是,就是老師村了。”

李肅最先看到前面的村莊,於是,便向中年大叔問道,“沒錯,沒錯,前面的,那就是老屍村了”,中年大叔回答道,“就要到了,哎,看樣子要捱餓了,不行,再賭一賭,最後和他們說一下話”,老屍的心裏也是不甘心的。

這近在眼前的美味食物,等下就要白白的送給村子裏的那些老屍了,自己還辛辛苦苦的給他們帶路,“小友們,你們看,我像什麼”,正當衆人還在心裏面慶幸終於快要到了的時候,老屍這時又出聲問道。

聽到老屍突然這樣問道,李肅心裏有點不安,是不回答它呢,還是不回答它呢,李肅現在想的是,自己等人都不要回答它,這種時候,它一定是想,時間不多了,到了老屍村它就沒機會了,所以,才突然這樣問道。

“像人咯,像大叔咯,不然還像什麼”,李天丫的,這個時候,還去回答什麼老屍的問題,一旁的李肅,心裏一直保持着緊張、謹慎,就怕老屍突然暴起,或者限制解除,化身爲恐怖吃人的老屍,到那時就完了。

還好,在李天說完之後,中年大叔並沒有變成吃人的老屍,“那個,我就不跟你們一起去了,你們先去吧,我還有點事情,晚點再過去”,不知道老屍是怎麼了,突然想到要離開,不過,老屍要離開,李肅覺得。

覺得倒還好一些,反正前面就是老屍村了,自己等人也知道怎麼走,天,這一下還不會黑,“大叔”,看到老屍要走了,衆人還是叫了一聲大叔,老屍走得不慢,很快就消失不見了,“鬆了一口氣”。

“只是接下來,老屍村裏會有多大的危險,哎,不去想了,等到了自然就知道了”,李肅在心裏想道。

“終於要到了,走了這麼久了都”,李天滿口的埋怨,可不知其他人都沒有說什麼,不是你李天,大家會這麼慘嗎,只是不想去計較,看在都是同學的份上,李天也是,根本沒考慮這一點,自己闖了這麼大的禍。

“老屍村,我擦,是老屍村啊,不是老師村嗎”,到了村口,李天看到了村口旁邊寫着三個字“老屍村”,突然之間,也就恍然大悟了,不是全部都是老師,而是全部都是老屍,李天他驚訝了,他知道自己錯了。

“任務提示:任務參與者李肅、陳婷、薛美美、蘇姍、劉美熙、李天,馬上進入老屍村,在老屍村裏待上一個月,任務便算完成,期間不可以離開老屍村,期間離開老屍村的任務參與者,將直接被抹殺。”

沒等李天他驚訝多久,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出現了,或者可以說是,終於出現了,等了好久了,衆人這時才終於聽到了那個聲音,之前很害怕的聲音,現在卻是變得那麼的和藹,它就像是,在指引衆人正確的方向。

“走吧,我們先進去,暫時應該不會有危險的”,李肅他敢保證,此時,大家絕對是安全的,因爲,任務從現在開始,纔是正式的開始,衆人沒有意見,尤其是李天,他現在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再像之前那樣了。

村子很古老,看上去都不像是有人住一樣,旁白:本來就沒人,要是有,那也是老屍啊,這都不知道。

走了幾分鐘,這時衆人的周圍,開始出現房子了,房子是那種很矮很小的房子,三室一廳是想都沒想了,晚上,估計就要在這樣的房子裏安頓了,李天他心裏是這樣想着的,當然,他也希望,前面會有稍微好一點的房子。

而李肅,他現在想的是,這些房子,它們的“主人”去哪裏了,是已經死了,還是躲在什麼地方,躲在某個看不到的地方嗎,從進村到現在,李肅他時刻注意着,就怕突然衝出來很多的老屍,像第六感畫面中的那樣。

危險,有時候是看不到的,但不代表,它就不存在,這一點,如果想不明白的話,那麼,在任務世界裏是很容易死的,詭異恐怖的聲音說,期間離開老屍村的任務參與者會被直接抹殺,那麼,意思就是說。

這次任務,不會再是,死一個就團滅了,李肅在心裏已經猜到,應該就是這樣,或許是,只有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的任務參與者,纔會是那樣的設定,從第二次開始,就會變成是單獨的,每一個任務參與者都是單獨的。

“大家小心一點,我總感覺有點不對勁”,李肅這時,彷彿就好像看到了有老屍躲在暗處一樣,心裏十分的緊張,“陳婷,你能感應到危險嗎”,這種時候,也只能問問陳婷了,或許她能更好的分析眼下的情況。

“有是有一點點,但是不是很多”,陳婷她不可能說假話的,那麼,就是現在,確實是安全的,老屍們不在這裏,那麼,如果它們不在這裏的話,那它們此時在哪裏,不可能整個老屍村裏面沒有一隻老屍吧。

不不不,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就是在路上,衆人都遇到了一隻老屍,那麼,進入老屍村之後,老屍只會更多,而不是沒有,這一點,李肅他想得很明白,也很清楚,眼下的情況,或者說,就是一種假象,給自己等人。

給自己等人故意放鬆下來的假象,危險,在暗處,“我們大家走慢一點,前面的房屋好像是更多了,我怕會有危險,大家儘量小心一點”,在這種時候,李肅他還是時刻不忘提醒着大家,要注意安全,小心謹慎。

最重要的是,大家現在也都很聽李肅他的話,知道李肅不會害自己,也知道李肅他是爲自己好,各人手中的保命道具,也是時刻準備着,就看到時候,管不管用了,李肅的桃木劍,陳婷的八卦鏡。

我的婚姻高八度 還有薛美美的羅盤,蘇姍的墨斗線,劉美熙的硃砂,以及李天的金錢劍,硃砂可以直接撒出去,效果就要看運氣了,桃木劍需要近戰,太遠了,打不中,八卦鏡的攻擊距離,可能和硃砂差不多,要比桃木劍遠一些。

羅盤在這裏,估計是最沒用的,因爲一旦打起來,危險都是看得見的,那麼,羅盤就等於是廢了。

薛美美之前,選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想那麼多,只想選一個和陳婷能力差不多的道具就行了,現在,等於是浪費了一件道具,不過,少一件,多一件,關係也不是很大,還有其他的隊友在,到時候只有靠他們了。

蘇姍她選擇的墨斗線,攻擊距離不是很近,但也不是很遠,還有一定的機率失效,到時也得看運氣去了。

李天選的金錢劍,也是一個次品,要是真正的金錢劍,那麼威力就大了,只可惜,是生鏽的金錢劍,那麼,威力就不知道能有多大了,搞不好就是給邪物撓癢癢,對了,使用的時候,還需要把自己的血給塗上去。 小心自然是要小心,但問題也還是有的,今晚大家在哪裏過夜,總不可能把危險留到天黑吧,要是真的把危險留到了天黑,那麼,事情只會變得更危險,甚至是,衆人過不了今晚,過不了今晚就得全部的死在這裏。

雖然不用吃和喝,但是,大家也還是想洗個澡的,畢竟,要在這裏一個月那麼久,不是三、兩天的事情,洗個澡,人還是要舒服一點,不會感覺到餓,但好好的睡一覺,也還是挺重要的,李肅等人。

李肅等人儘管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心裏面還是不忘要好好的對待自己,不能讓自己的身體吃虧,只是,現在真的不知道有沒有地方可以讓自己等人洗個澡,還有就是,舒舒服服的睡上一睡,會有這麼好的事情嗎。

“幾位小友,你們好啊”,進去老屍村差不多半里左右的地方,這時,一間房子的門突然打開了,然後走出來了一個人,是個差不多六十歲左右的老人,特別旁白:六十歲姑且算作是老人吧,也差不多就是了。

老人走出來之後,看到了李肅等人,接着就說道,聽到聲音,衆人朝着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隨即李肅便回道:“大伯,您好”,其他人這時沒有出聲,李肅他一個人回答了就等於是自己等人都回答了一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