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天和李晴雪立刻朝秦穆然車子走來,滿臉賠笑。

「秦先生,您在叫我嗎?」

李洪天對秦穆然的態度,變化極大,從稱呼到語氣,充滿了敬畏。

「哈哈……李老爺子,咱們兩個還用這麼客氣嗎?你還是叫我穆然就可以,畢竟你是長輩兒。」

秦穆然笑道。

言罷,秦穆然推開車門,請李洪天上車。

上車后,李洪天笑道:「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客氣了,以後還叫你穆然,這樣顯得咱們兩家親切。」

「李老爺子,我想請你幫個忙,如何?」

秦穆然笑道。

「好,有什麼需要,你儘管張口,只要我們李家能辦到的,我李洪天義不容辭,絕不推辭。」

李洪天豪爽道。

秦穆然算是李家的恩人,秦穆然張口,李洪天自然不會拒絕,更何況,秦穆然的實力這麼高,李家巴結還來不及。

「李老爺子,我想讓你幫我約一個人,這件事情對你來說,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秦穆然言道。

「什麼人?」

李洪天驚奇問道。

「李家聚龍閣大酒店的經理,王銳。」

洋城老兵退役金的不翼而飛,這件事情和洋城陸家有著必然聯繫,但是秦穆然需要證據。

而據陳雅玲所言,王銳的老婆在陸家財務當會計,秦穆然需要藉助這層關係,收集到陸家吞噬洋城老兵退役金的證據。

聽秦穆然言罷,李洪天雖然猜不透秦穆用意,卻還是一口應諾了下來。

「沒問題,明天上午你來李家,我讓王銳在李家等你。」

「好,那就麻煩你了。」

秦穆然笑道。

「這點兒小事情,談不上麻煩。」

……

深夜,王家別墅內,王金虎面容憔悴,躺在床上,四周圍著十幾個斧頭幫骨幹成員。

「虎哥,下命令吧!明天斧頭幫全體出動,我們還有七大宗師,幾十名高手,難道還怕那兩個混小子嗎?」

夏侯傑冷聲言道。

今晚在宴會廳上,夏侯傑被石大壯秒掉,他至今心有不平。

「這兩個人實力強悍,咱們不能輕舉妄動。」

王金虎面色陰沉,冷聲回道。

「虎哥,那就這麼便宜那兩小子嗎?還有,老街拆遷的收益,幾乎可以維持咱們幫會一年開支,這件事情,咱們也真的不做了嗎?」

夏侯傑說道。

在夏侯傑看來,自己雖然敗在了秦穆然小弟手下,可那又如何?

強龍不壓地頭蛇,他秦穆然再強也是外來人,在洋城無依無靠,沒有根基,出動整個斧頭幫的勢力滅掉秦穆然兩人,這一點自信他還是有的。

「我已經和金龍打電話了,他馬上就會從淵國坐飛機回來,而且還會帶幾個西方朋友,艾麗莎的哥哥也在其中,等他們到了,咱們再出擊,務必做到不出則已,一擊必殺。」

王金虎言罷,繼續問道。

「艾麗莎的情況如何了?」

網游之全能煉金師 「虎哥,艾麗莎小姐被姓秦的那一擊,傷勢嚴重,正在隔壁養傷,我請了幾名特護,您放心。」

夏侯傑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王金虎電話響起,是王金龍打來的電話,電話接通,傳來聲音。

「爸,我的航班馬上就要到洋城機場降落了,還有三個西方朋友陪我一起回來。」

「好,金龍,待會兒我親自去接你。」

王金虎激動道。

自己兒子這次回來,帶了三名西方朋友,王金虎很清楚,這三人的實力,絕對都是像艾麗莎這樣的高手。

有了這三個西方援兵,他王金虎今晚丟掉的面子,就有機會再找回來。

「快,安排車,跟我去洋城機場!」

王金虎神情激動萬分,彷彿抓住了反敗為勝的救命稻草。 “你來?”

黃大師驚訝道,周圍的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蘭天。

蘭天點點頭,說道:“恩,既然你們都擔心被那怪物所傷,那還是由我來吧!”

衆人皺了皺眉頭,蘭天說的是沒錯,不過未免也太直接了些,讓他們都有些受不了。

落跑媽咪:大亨的小逃妻 “等等,我也去!”

正當衆人沉默時,原本倒在地上的蔣舟舟舉起手,弱弱的說道。

“小徒弟,你傻了吧?你現在傷成這樣,還怎麼去救人?況且咱們師徒兩個已經煉製了萬靈丹,可以說是做到仁至義盡了,其他人甚至都沒有處理,咱們何必在如此折磨自己呢?”

周圍人聽到黃大師說話,皺起眉頭,這黃大師說的比蘭天要過分多了。

不過他們卻又無從反駁,畢竟他們不想去面對那巨大的怪物,並且確實不知道做些什麼好。

蘭天看到他們尷尬的表情,擡頭望了已經面目全非,渾身由觸手構成的大將軍一眼,嘆了口氣,然後又看向衆人,說道:“要不你們去將其他人從培養基中救出來吧!”

“爲什麼?”諸葛第一反駁道,她很不喜歡被蘭天指揮的感覺。

蘭天道:“現在鬼胎成熟在即,如果我成功不了的話,恐怕這些培養基中的御鬼士們都將會成爲那鬼胎甦醒後的營養品,所以最好的辦法未雨綢繆,先釜底抽薪,斷掉他的營養物質,以免他變得強大!”

“你認爲會失敗?爲什麼?看不起我煉製的萬靈丹?”黃大師氣呼呼的說道:“還是你說去制止鬼胎只不過是做做樣子?”

這話一出,周圍幾人立刻用不善的目光看向蘭天!

他們雖然不想去面對大將軍那怪物,但是卻都想將趙小川救出來,自然不想蘭天只是應付他們。

“放心吧!我既然答應了,自然會全力以赴。”蘭天嘆息道。

衆人長出了口氣,像他們這種身份的人,自然不會說謊,但是他們也好奇蘭天爲什麼會這麼沒有自信。

蘭天看到衆人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轉頭看向依然有些憤憤不平的諸葛第一道:“諸葛第一、星兒,你們還記得我剛和你們說過的預見未來的事情麼?”

諸葛第一和星兒對視一眼,然後星兒驚訝道:“難道說你之前說的預見裏就包括這件事情會失敗?”

蘭天沉默一會兒,然後輕嗯一聲,道:“沒錯,我確實預見了未來,而且鬼胎也成功的孵化了出來,而我..而我卻死了!”

衆人震驚的看着蘭天,以爲自己聽錯了。

“等等,你是說你知道自己會死亡,但是還要去哪裏?”

過了片刻,諸葛第一清醒了過來,震驚的問道。

蘭天點點頭,說道:“沒錯,這一切都是天註定的,我改變不了!”

天註定的? 若愛能不朽 天意難違!

衆人聽到蘭天的回答,一時間有些惆悵。

因爲蘭天可是輪迴境的強者,要比他們強大許多倍,如果說蘭天都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那他們又算得了什麼呢?”

“盡人事,聽天命!”蘭天深吸口氣,對衆人說道:“我以前太小看這個天下了,到現在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但是我希望更多御鬼士可以走下去,改變這個世界!”

衆人神色在蘭天的勸慰下再次鼓足了勇氣,然後相互對視一眼,衝着蘭天微微點頭。

星兒道:“蘭天,你放心吧!其餘的御鬼士就交給我們了!我們一定會救出他們的!”

說完,星兒轉身離去,其他人見狀也各自化爲黑影向着四處奔去。

一時間,場中只剩下了蘭天、胡籽、牧童、黃大師和軒轅鐵!

“你們怎麼還呆在這裏?不要忘了你們身上也有輪迴之力,說不定容易被牽連進去。”黃大師好奇的打量着剩下的幾人問道。

“哼!我們怎麼樣?還不用你這個黃皮子指手畫腳!”胡籽冷笑道,然後看向蘭天道:“走吧,去解救趙小川吧!”

“你也要去?”蘭天驚訝道:“那可是九死一生啊!”

胡籽沒有說話,一旁的牧童開口了:“趙小川是輪迴者,算是我們的宿主。如果他死了,我們自然也活不成,所以我們與其縮頭縮尾,還不如助你一臂之力!”

蘭天微微點頭,認同了對方的說法,然後將目光又轉向軒轅鐵:“那你呢? 法官大人,接招吧! 你爲什麼要留在這裏?”

“我想要見證趙小川是不是真的值得我軒轅鐵效忠!”軒轅鐵硬邦邦的說道。

牧童眼中寒光一閃,瞬間化作一道幻影移到他的身邊,然後一把卡住了他的脖子。

“果然,你之前只不過是在利用趙小川,包括在門那裏,趙小川也是受到了你的挑撥!”

牧童不知道從那裏得知了“門”那裏發生的事情,咬牙切齒地說道。

軒轅鐵臉色漲紅,手腳掙扎,想要擺脫對方,然而卻一點作用都沒有。

就在這時,一聲巨吼在天空中傳來!

蘭天等人立馬轉頭望去,看到一個個觸手忽然間漫天飛舞,同時那黑色的培養基上金色的字符發出耀眼的光芒,然後空間震顫,那黑色的培養基竟然緩緩地打開了。

“好強大的靈壓,好恐怖的氣勢!”

黑色培養基打開的一瞬間,一股黑霧立刻從中泄出,充斥着整片天空。

空中立刻變得陰沉沉的,銀蛇電舞,鬼魅橫行,將周圍襯托的好像是世界末日一般。

原本還在仰天嘶吼的李若曦看到眼前的變化,頓時閉上了嘴巴,縮頭看着眼前的培養基,神色之間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同時她腹中的鬼胎髮出的烏光也漸漸淡了下來,並且似乎受到了對方的影響,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不好,看起來王教授口中的萬副院長已經融合了本源輪迴碎片,現在他就要將自己的靈體注入到李若曦的體內了!”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蘭天看到眼前景象,大聲驚叫着。

像是在迴應着他的話,那黑色培養基中翻滾出的黑霧裏,猛然間亮起了一對綠油油的眼眸,向着四周掃視一圈後,最後定格在李若曦的肚子上。

蘭天幾人見狀,大驚失色,來不及做太多的猶豫,直接沖天而起。

而原本還抓着軒轅鐵質問的牧童也甩手將軒轅鐵扔了出去,向着空中飛去。

“噗~”

軒轅鐵在地上跌了幾個跟頭,狠狠地吐出一口鮮血,但他立刻又爬了起來,連忙看向天空中,生怕錯過些什麼。 深夜,洋城國際機場,一架大型波音787客機,從黑暗的夜空中緩緩著落。

艙門打開,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戴著一副墨鏡,從艙內走出,身後還跟著三名金髮碧眼的西方男人。

「Mr龍,這裡就是你們夏國南方最大的都市,洋城嗎?」

「不錯,艾爾德先生,歡迎你和兩位朋友來到我的故鄉——洋城。」

王金龍笑道。

艾爾德是艾麗莎的哥哥,作為一名西方異能者,站在夏國的土地上,他始終昂揚著自己的腦袋,以此展現自己的高貴和對東方的不屑。

而跟在艾爾德身後的兩名異能者,也算高手。

他們是艾爾德手下的得力助手,庫克和喀爾瑞。

四人走出機場,夜色下的機場外,十幾輛豪車,早已等候多時,王金虎親自帶著夏侯傑前來迎接。

「老爹,你怎麼還親自來接機了?」

王金龍詫異道。

「哈哈……金龍,老爹可不是來接你的,而是來迎接這幾位遠道而來的西方朋友。」

王金虎笑道。

言罷,王金虎目光看向艾爾德等三名西方異能者。

「艾爾德先生,歡迎來到夏國,我是金龍的父親,王金虎,也是洋城第一大地下幫派的老大,在洋城有什麼需要,你們儘管張口。」

王金虎言罷,請王金龍等人上了一輛賓士商務車。

……

「老爹,今天是你五十生辰,生日快樂。」

王金龍笑道。

「唉……」

王金虎深深嘆口氣,想起今晚的生辰宴,心裡再次憋起一肚子氣,神情極為不悅。

「老爹,好端端的嘆什麼氣?對了,艾麗莎呢?她怎麼沒跟你一起來?」

王金龍明顯感覺自己父親不對勁,狐疑問道,他並不知道今晚的事情。

王金虎沉默不言,他不知道該如何跟自己兒子提起今晚的事情。

作為洋城第一大幫的大佬,在自己生日宴上,被兩個毛頭小子給實力打臉了。

這種話,王金虎實在沒臉提起。

「夏侯傑,我老爹到底怎麼了?是不是又有哪個不長眼的世家,挑釁咱們斧頭幫了?」

王金龍厲聲言道,年輕的眉宇間,透出一股犀利的殺氣。

坐在駕駛位上的夏侯傑,額頭淤青未消,聽到王金龍的話,也怒露於臉。

「少爺,別提了,虎哥今晚的生辰宴,被兩個毛小子給攪了,那倆小子還威脅虎哥,說再惹他們,就滅咱們全幫。」

夏侯傑回道。

「哇靠!洋城哪個不怕死的,敢在咱們斧頭幫面前這麼狂?弄死他們了嗎?」

王金龍怒道。

昨天他還接到消息,自己的女朋友艾麗莎幫著斧頭幫滅掉了同門會,洋城現在已經是斧頭幫的天下,今天就有人敢鬧事情?這不是找死嗎?

「少爺,他們功夫了得,我們打不過,連艾麗莎小姐也都被那小子打進ICU了。」

夏侯傑言道。

聽到夏侯傑的話,坐在後座的艾爾德按捺不住,驚訝一聲。

「What?」

「怎麼可能?我妹妹艾麗莎,可是我們布朗家族的高手,夏國還有人能傷得了他?」

艾爾德神情,有些難以置信。

在艾爾德和艾麗莎這些西方異能者看來,他們印象中的夏國,不過都是一群東方閉關鎖國的小民,根本沒有資格,也沒實力跟他們這些西方異能者一決高下。

「艾爾德先生,實在抱歉,沒有保護好令妹,我王金虎有責任。」

「但是,那兩個小子的功夫,確是太厲害了,他已經先後擊敗了我們斧頭幫兩大宗師……」

王金虎解釋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