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師傅嗯了一聲,眉頭緊鎖的樣子,許久,我師傅嘆了口氣“咱們必須得將這背後之人給揪出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了一眼此時的天色,在看看大家一臉狼狽的樣子以後,長嘆一聲“走吧,咱們先回去休息吧!”

柳三爺點點頭以後,我們幾個人便轉身離開了,大家衝着山下的路就走了,離開了這山洞的時候我總是有一種不自在的感覺,總感覺好像背後有一雙眼睛在盯着我們一樣。

我們幾個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雖然說這金甲屍已經被除掉了,但是這肉頭的形成是誰都沒有想到的,而且至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的肉頭,我就有些不太明白了,畢竟我對於金甲屍的事情也是從我師傅他們口中得知的,想要知道這肉頭的事情怕是還是需要問一下我師傅。

而柳三爺和我師傅此時的臉色都不是特別好看,很明顯現在不是問這些事情的時候,想到這以後我便沒有說話,懷着心裏的疑惑隨着我師傅他們一起回到了村子裏。

我要做超級警察 到了村子裏以後,我和林一林二到了村子的時候,天色已經微微有些泛出微涼的光芒了,折騰了一晚上大家也都很累了,而且除了我,每個人都受了傷了。

走到旅店的時候,旅店的老闆娘已經趴在櫃檯上睡着了,我們幾個人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並沒有驚醒老闆娘,要不然這老闆娘看見我們幾個人如此狼狽的樣子非得嚇壞不可,到時候免不了又要解釋一翻了。

好在我們回去的時候動靜很小,並沒有將老闆娘驚醒,柳三爺和林一林二因爲受傷太重,三個人都已經是光着膀子了,我師傅從自己的包袱裏拿出來藥膏扔在了他們的面前,看着他們說道:“先擦藥膏吧,小心到時候傷口感染了就不好了。”

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把藥膏放在了他們的面前,幾個人拿着藥膏開始擦拭了起來,我師傅這個時候從自己的葫蘆瓶裏拿出來自己的一個補血丹吃了下去,吃下去以後,沒過五分鐘,我師傅的臉色已經漸漸的有了血色,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也就放心了不少。

這個時候我師傅看着柳三爺說道:“老柳,今天白天睡一白天,到了明天早上的時候咱們回林子裏看看吧。”

柳三爺一邊擦拭這藥膏一邊對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

我這個時候忍不住了,心裏實在是好奇了起來,便開口問道:“師傅,你說的那肉頭是什麼東西啊?”

我師傅這個時候擡起頭看着我說道:“肉頭?”說到這以後我師傅苦笑了一下說道:“那是金甲屍身體裏的一種東西,年代久遠了,至於是什麼東西已經無可追溯了,但是據說這肉頭是養屍人的精血,他將自己的精血附在了金甲屍的體內,隨着養屍的時間增加,這血液就會慢慢的變成一團肉,時間久了,就成了這金甲屍體內的肉頭,而且這肉頭只要不滅,那就隨時可以在煉出來一具金甲屍,所以剛剛沒有將這金甲屍體內的肉頭炸掉,留下了禍害,就會很危險的。”

我聽到這的時候忍不住開口問道:“那我們剛剛爲什麼不追上去呢?”

柳三爺這個時候在一旁笑了起來“小貴,你還是太年輕了,我和你師傅都已經受傷重傷了,如果當時追上去,且不說天太黑能不能追到,就算是追到了,那操控肉頭的人道法也不在我和你師傅之下,受了這麼重的傷和那人鬥法,實屬不智,所以沒必要了,而且那肉頭煉化成金甲屍可不是短時間就可以做到的,他一時半會是沒有機會害人的。”

我聽到這以後大概也明白了許多,緊跟着我衝着柳三爺點了點頭,沒有在說話了。

隨後他們在擦拭藥膏的時間,我便回房間打坐去了。

我打坐完以後已經是清晨了,但是我師傅他們此時都已經睡着了,我也跟着忍不住那陣睏意躺在牀上睡了起來。

大概是下午四點多,我們睡得正香的時候,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了起來,我聽到這個敲門聲的時候,跟着踢了一下被子,迷迷糊糊的說道:“開門去!”

緊跟着一個生氣的聲音說道:“小貴,我是你師傅,長幼有序,你讓誰開門呢?”

看得出來我師傅此時也很困,我一聽見我師傅的聲音以後,整個人就清醒了,趕忙起身了,揉了揉眼睛以後,感覺沒有那麼困了,便拖着疲憊的身子去開門了,開了門以後,我揉着眼睛打量了一下來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村長。

我突然對這個村長有些反感了,這個村長每次來敲門的時候,都是我們在睡覺的時候,想到這以後我看着他問道:“你有什麼事情嗎?”

“小師傅,你師傅在嗎?村裏出事了!”村長臉色焦急的說道。

我跟着聽到出事以後,眉頭微皺,看來今天又不能睡覺了,跟着點點頭,便讓村長進來了,我回過頭的時候我師傅已經坐了起來,正準備拿着毛巾洗臉呢。

村長看着我師傅趕忙央求的說道:“邱師傅,邱師傅,詐,詐,詐屍了!”

我聽見詐屍兩個字的時候頓時一陣激靈,我師傅此時臉色也清醒了許多,看着村長說道:“你先坐下,先坐下!”

村長看着我師傅這幅淡然的樣子,也有些焦急的說道:“邱師傅,真的詐屍了,真的詐屍了!”

我趕忙在邊上倒了一杯水以後,放在了村長的面前,村長這個時候嘆了口氣坐了下來,我也趕忙去洗漱了,因爲我知道,馬上就又該出門了,今天這個覺估計也就睡到這了。

而這個時候我一邊洗臉的時候就聽見了村長和我師傅的對話。

村長對着我師傅說道:“邱師傅,邱師傅,我們村老田家的孩子不是前幾天死了麼,可是,可是,今天他們家老田的墓被人盜走了!”

我師傅聽到這以後看着那村長說道:“什麼意思?”

“老田家的兒子死了,但是他們沒有火化,將屍體偷偷地埋了,這事情我也是剛剛纔知道的。”說到這以後村長也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誰知道,他們家今天去看棺材的時候,發現那棺材被人敲開了,屍體也沒了。”

我師傅聽見了這句話以後,跟着嘴裏忍不住大罵了一句“胡鬧!”說完以後我師傅看着村長說道:“我當初有沒有告訴過你們,要火化的?”

村長一臉愁雲慘淡的樣子嘆了口氣說道:“我也是這麼跟他們家裏說的,可是,可是誰知道他們家裏人嘴上答應的好好的,還是騙了我呢?”說完以後村長忍不住拍着自己的腦袋。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命令道:“小貴,去把三爺他們叫上!”

我緊跟着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以後,便轉身去了隔壁的房間,等我叫醒了他們幾個人的時候,幾個人也都是一臉沒睡醒的樣子走了進來。

柳三爺也知道此時事情的重要性了,緊跟着點了一支菸抽了口煙以後看着我師傅說道:“行了,現在急也沒用。”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看着村長問道:“村長,那你知道,這事情是什麼時候發現的不?”

村長歪着腦袋稍稍想了一下,跟着點點頭說道:“下午三點多他們來找的我,跟我說了事情以後我就馬不停蹄的過來找你們了。”

我師傅嗯了一聲,看着村長開口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今天白天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情,這種東西最多也就是在晚上。”

我聽到我師傅的這句話以後,心裏不禁有些擔憂了起來,這老田該不會也成爲金甲屍了吧?想到這以後我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柳三爺,柳三爺只是衝着我微微一笑,並沒有解釋什麼。

跟着我師傅開口說道:“行了,咱們現在出去吧,你帶我們去看看那棺材在哪裏,我要去現場看看。”說到這以後我師傅跟着嘴裏冷冷的說道:“我倒是要看看是詐屍了,還是誰盜走了屍體!”

說完這句話以後,村長連忙點頭哈腰的帶着我師傅走了出去,我和柳三爺走在後面,我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這事情你怎麼看啊?”

“睜着眼看唄,還能怎麼看?”柳三爺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128 活屍

我聽見柳三爺這句話的時候險些被這老頭子氣的吐血,我也沒說讓你閉着眼睛看啊,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看着柳三爺好聲好氣的問道:“三爺,那這到底是詐屍了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比如說盜墓什麼的?”

柳三爺摸着自己的鬍子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看了我半天,終於開口說道:“應該是詐屍了,如果是盜墓的話,你會來這窮鄉僻壤盜走一個不值錢的屍體嗎?”

柳三爺說完話以後,我想了一下,顯然不會,而且這老田家也不是什麼有錢人家,自然沒人會盜走他的屍體,如果真有人盜走屍體的話,那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他們家肯定是得罪了誰,人家纔會讓他死都不能安生的,但是這種可能性很小。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說道:“行了,這個事情你就別想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情,等着咱們待會到了那裏就什麼都知道了。”

我聽見柳三爺這句話的時候有些無奈的看着他說道:“三爺,這屍體都跑了還不算大事?”

“自然不算!”柳三爺摸着自己的鬍子說道。

林一和林二也在一旁笑着說道:“既然三爺說了不算大事,那肯定就不是什麼大事情。”

我跟着湊到了柳三爺的身旁繼續問道:“三爺,那這老田會不會也變成金甲屍啊?他不是被金甲屍吸過血麼?”

柳三爺聽見我這句話以後,顯然有些無奈的笑了一下,跟着林一和林二回過頭看着我也笑了起來,我看着他們的笑容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感覺。

只聽見林一這個時候對着我耐心的解釋道:“小貴,你是不是恐怖片看多了?你以爲是電視裏演的啊那樣啊,被咬一口就變成金甲屍了?”林一這句話說完以後,邊上的林二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在遺忘的時光裏重逢 我跟着擡起頭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們問道:“那爲什麼還會詐屍?”

“被金甲屍咬過,那隻能說明一點,他身體裏有了金甲屍的毒素,用玄學的話說是金甲屍的身體裏有怨氣,怨氣通過牙齒進入到了那個人的身體裏,然後產生了異變,但是他最多不過是能咬個人,而且不會有多大的危害,但是這種東西存活的時間也會非常久的,所以於情於理雖然他不厲害,但是他產生的危害還是很大的,所以肯定要除掉的。”林一講完了以後看着我問道:“聽懂了嗎?”

我聽完林一的話以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那也就是說,被他咬一口也不會有什麼事情?”

“對,一般來說是這樣,他不過是佔了金甲屍身體稍有的屍氣和怨氣,所以沒有你想的那麼厲害。”林一一邊往前走一邊對着我說道。

我聽完林一的話以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跟着我們的腳步也加快了許多,走出村子以後,村長帶着我們已經走到了一片墳地之處。

這片地裏基本上都是村裏的墳地,村裏誰家死人了都會埋在這裏,而這個時候村長一邊走一邊對着我們說道:“村裏的人現在都埋在了這邊,這墳地有幾十年了,村裏誰家死人了都會葬在這裏。”

我師傅跟着點了點頭看着村長說道:“那叫老田的棺材在哪裏呢?”

村長跟着指了指前面不遠處,回過頭對着我師傅說道:“就在前面,前面那片玉米的那邊就是老田家的墳頭子,他們家的人都葬在那裏了。”

我順着村長的指的方向看過去以後,只見那裏圍着很多人,還有一陣陣的叫罵聲,我師傅聽見了這陣叫罵聲以後微微皺眉,看着村長問道:“就是前面嗎?”

村長聽見了那陣叫罵聲以後,看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可能是老田家的人又在鬧呢。”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沒有說話,快步的走了上前,我們也跟着快步的走了過去,走到了人羣之中的時候,村長把這些人都扒拉開了,我們幾個也走了過去。

只見此時一個老婦女坐在地上,嘴裏不住的叫罵着“這是哪個天殺的,偷走我兒子的屍體了!”說着話那婦女嘴裏還罵罵咧咧的說道:“今天,我就咒他,咒他生孩子沒P眼!”

村長這個時候看了一眼邊上的一個年輕人說道:“來順,把她拉回去,瞎胡鬧什麼呢!”

那老婦女一聽村長的話,頓時就不樂意了“村長,你必須爲我家兒子討回公道,要不然我今天就不起來了!”說着話那婦女一臉刻薄的樣子坐在了地上。

我看到這種人的時候,心裏也屬實特別的無奈,這樣的人確實在哪裏都會給人添堵的,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嘆了口氣。 大唐第一敗家子 129 對付活屍(上)

聽到柳三爺這一陣得意的口氣以後,我心裏也明白了許多,隱隱之中感覺這活屍應該沒有想象中那麼難對付的,也許是我想多了吧。

柳三爺這個時候看着村長笑了笑說道:“村長,你快去吧,我們今天晚上忙完了,明天就要離開了,在此期間,也算是多有叨擾了。”

村長聽見柳三爺的話以後趕忙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沒事,我這就回去通知去!”說着話村長衝着我們幾個人做了一個抱拳的手勢以後,便轉身快步的離開了這裏。

而這個時候天色還沒有到晚上,甚至連傍晚都沒到呢,距離晚上還是有一段時間的。

這個時候林二撓了撓頭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憨厚的說道:“三爺,邱爺,咱們現在是不是沒什麼事情了?”

我師傅和柳三爺笑了笑,點了點頭,柳三爺說道:“走吧,咱們先去吃飯吧,我都餓了一天了,這幾天也算是受累了!”

我師傅也跟着點了點頭,林二一聽頓時就來了精神了,語氣中透着興奮的說道:“走着走着,我也是這意思,媽的,餓死了都快!”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們幾個人便轉身離開了這墳堆之處,走到了村裏以後,我們幾個人在村裏吃了點飯,算是墊吧了墊吧肚子,吃飽喝足以後我們抽着煙在村裏開始溜達了起來。

不知道爲啥,看着我們幾個人吊兒郎當的這副樣子,我突然覺得我們幾個走在這這個村子裏面反而更像是小混混了,再看看我師傅和柳三爺倆人,一副爲老不尊的樣子,嘴裏叼着煙,走路也沒個正型,倒是林一和林二還有點樣子。

要說樣子最好的應該是我了,至少我現在沒有抽菸,也沒有像我師傅和柳三爺那樣,倆人一副小眼睛東看看西看看的,也不知道尋摸啥呢。

到了旅店的時候,我師傅看着林一和林二說道:“林一,林二,你們晚上就在這好好休息吧,剩下的時間讓我和柳三爺去處理就行了。”

聽見我師傅的話以後我隱隱之中有些得意了起來,忙活了好幾天,我也想晚上好好睡個覺呢,正當我沾沾自喜的時候,我師傅突兀的說道:“小貴,你晚上跟着我和你三爺,讓林一和林二好好休息!”

“啊?”我頓時就有些不情願了起來“師傅,你不是說這種東西都是小東西麼,不用我的麼?”

我師傅聽完以後,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說得好像,碰着大東西的時候,你能解決似的。”

柳三爺跟着在一旁插了一句嘴說道:“小貴,你師傅的意思是讓你晚上跟着我們,到時候也算是歷練歷練你,今天晚上你就跟着我和你師傅吧,多見識點東西沒啥好處,知道不?”

聽見柳三爺都這麼說了,我也自然不好再說什麼了,只得不情願的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我師傅這個時候在一臉滿意的樣子衝着我點點“行了,你現在睡會吧,晚上了我叫你!”

“哦!”我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我師傅瞅着我,伸出手衝着我的腦袋嘩啦了過去,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小子,什麼本事都沒學呢,還想犯懶?我告訴你,以後你要做的事情多了去了,要面對的事情也多了去了,我和柳三爺遲早有一天會不在你身邊的,到時候很多事情還得你自己解決的,知道嗎?”

我師傅說到這的時候好像還想說些什麼,但是沒有說出來,被柳三爺打斷了“小貴,去房間休息吧!”

我跟着點點頭,轉身回了自己房間。

躺在牀上看着這旅店老舊的房樑,我心裏自然也清楚,想想這些日子的經歷,我心裏久久不能平靜,也許我師傅那句話說的對,既然我選擇了這條路,以後要面對的事情還有很多呢,甚至還有一些需要自己面對的事情,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也稍稍的平靜了一些。

跟着我閉上了眼睛開始睡覺了,這一覺睡得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是睡得時間太短還是怎麼回事,被我師傅叫醒的時候我的腦袋還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覺呢。

而我起來看着窗戶外面的時候發現天已經黑了,柳三爺和我師傅兩個人已經坐在沙發上抽着煙呢,我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以後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問道:“咱們現在出發嗎?”

我師傅看了看旅店房間的鐘表以後點點頭,說道:“走吧!”

柳三爺點點頭,兩個老頭跟着就把自己手裏的香菸掐滅了,我也沒顧得上洗臉什麼的,跟着我師傅他們一起走出了房間,走到樓下的時候,老闆娘還坐在櫃檯玩手機呢,看見我們來了以後,笑着打了個招呼。

我們也笑了笑,沒有說太多便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我師傅看着柳三爺說道:“走吧!”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和柳三爺以及我師傅便一起衝着老田家走了過去,至於我師傅和柳三爺怎麼知道老田家的,那就是他們的事情,我的任務只需要跟好他們就行了。

大概走了十幾分鐘的路,在村裏的衚衕裏來回拐了幾圈以後,我們便到了老田家,老田家此時已經是大門緊閉了。

我正準備走上前去敲門的時候,我師傅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咱們就在這裏等着就是了,最多到子時他就來了!”

而此時已經是十點半多了,距離我師傅說的子時也就是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子時也就是夜裏的十一點到一點之間,這段時間被稱作子時。

子時也是陰氣最重的時候,尤其是在月圓的子時,是這一個月裏,陰氣最重的時候,因爲月圓的時候,月亮將正面太陽的陽氣都遮住了,陰氣隨之慢慢變重了就。

而像老田這種被金甲屍咬死的人也只能在子時的時候出來,因爲不是子時,陽氣太重,他的體質不是靈體也不是金甲屍那種身體,所以相對來說,他也只能到子時在出現,因爲子時陰氣重,適合他,否則不在子時出來,陽氣就足夠讓他化成灰了。

當然,這些也都是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對我說的,而我在後來的事情裏也漸漸明白了,子時對於這些怨氣屍氣重的死屍有多重要了。

我們幾個人就坐在老田家的門口,傻坐着,等着老田的出現,一直到了十一點的時候,老田還沒有出現,我心裏不禁有些疑惑了起來“師傅,三爺,這活屍是不是不來了?”

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他在哪裏躲着呢,咱們再等等看吧。”

我此時心裏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緊跟着開口說道:“師傅,這活屍會不會已經進去了?或者直接跳到自己家裏了?”

柳三爺在一旁笑了起來,忍不住誇讚道:“小貴思想還是有進步的,不過這活屍沒有那麼大的能耐,他不是殭屍,他只是一句活屍,一口怨氣撐着的活屍,他的彈跳力沒有那麼強悍的。”

我師傅嗯了一聲,說道:“你三爺說的對。”

我跟着撓了撓頭,有些尷尬的樣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柳三爺這個時候從自己的身上摸出來一包煙遞給了我師傅一支,看了我一眼一根菸遞了過來,我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也不知道該不該接。

我正在猶豫不決的時候,我師傅突然說道:“想抽就抽吧,但是要少抽點。”

我聽見我師傅的聲音以後嘿嘿的笑了笑,順着柳三爺的手裏接過了煙擡手點上了煙,深深的吸了一口,感覺舒服多了,好久沒有抽菸了,而且這幾天都跟着我師傅,根本不敢抽菸。

柳三爺在一旁笑了起來,倒是也沒有說什麼。

我們幾個人正在抽着煙打發時間的時候,突然一陣陣的陰風颳了過來,我隱隱之中已經感受到了那活屍的存在了,他來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師傅,他來了!”

“我知道。”我師傅淡定的抽着煙,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

柳三爺也是如此,兩個人都是不慌不忙的抽着煙,好像並沒有把這活屍放在眼裏。

就在這個時候那活屍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裏,蹦蹦噠噠的就過來了,他的身體好像有些僵硬,倒是和我想象中的殭屍有些像,只不過他沒有穿着清朝的衣服,而是穿着一身壽衣,那壽衣想來也是他死的時候,家裏人給他穿上的。

果然,那活屍看見我們以後,眼神之中又好像沒有看到我們一樣。

我跟着心裏噗通噗通的跳着,雖然我師傅說這玩意很容易就解決,但是我看到的時候心裏還是有些緊張的,而就在這個時候柳三爺對着我說道:“這活屍現在只能聞到他家裏人的氣息,只要咱們不去主動招惹他,他便不會來招惹咱們的,當然如果他吸過人血的話,就不一樣了,他就會有了感知,現在他的感知非常的弱,所以只要你不去招惹他就沒事的。”

“那咱們要是招惹了他呢?”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130 對付活屍(下)

“廢話,你要是招惹他了,他感知就算再差勁也能找到你的。”柳三爺非常淡定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那活屍好像真的沒有看見我們一樣,只不過我這個時候才徹底看清楚那活屍,他臉色煞白煞白的,而且臉上還有那青色的屍斑,屍斑在臉上看着非常的詭異。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那活屍已經靠近我們了,雖然蹦躂着過來的,但是速度也不比正常人走路慢多少。

“老柳,該動手了!”我師傅說道。

柳三爺點點頭,將手裏的香菸扔在地上以後狠狠的踩滅了以後,說道:“你出手,還是我出手?”

“一起吧!”我師傅說道。

跟着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師傅順勢從自己的身後掏出來一張黑色的剪紙,那剪紙我見過,是噬鬼菩薩的剪紙,這種噬鬼菩薩是專吃小鬼和惡鬼的,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過於兇猛的惡鬼,這種剪紙根本對付不了,這點我心裏還是比較清楚的。

就在活屍還沒有靠近的時候,我師傅一道剪紙扔了過去,那剪紙隨着嘰嘰喳喳的聲音過去以後,順勢貼在了那活屍的身上,活屍當即就被剪紙貼的一動不動了,而柳三爺看了我師傅一眼以後,跟着拿着自己的符紙順勢衝着那活屍的身上就貼了上去。

那活屍剛剛碰到柳三爺的符紙以後,一下子就被彈飛開了,但是他卻動都不動了,就在這個時候那活屍一二惱怒了,急的嘴裏發出嗚嗚嗚的聲音,聲音聽起來有些嘶啞。

而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你要看好了!”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柳三爺說道:“老柳,你停手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了。”

“好!”柳三爺痛快的答應了。

跟着我師傅順勢將自己的剪紙拋了出來,嘴裏默唸了幾句口訣以後,那些剪紙變成黑色的小人衝着那活屍的身前飛了過去,只見那紙人飛過去以後,直接貼在了活屍的身上。

重生之庶不爲後 而那些剪紙的動作像是在死咬着什麼一樣,漸漸的,我看到了,那活屍身上的壽衣都被這黑色的小人咬破了,我師傅跟着猛地一跺腳,嘴裏大喝一聲“阿曼誅邪!”

跟着這句話口訣唸完以後,那些小人突然像是發了瘋的一樣,拼命的撕咬着那紙人,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沒有想到這剪紙居然還有這本事。

我師傅跟着走上前以後,那活屍還在拼命的掙扎着,奈何他身上有一張噬鬼菩薩鎮住了他,讓他動彈不得,他也只能晃動着身子,但是這些動作也都毫無用處。

隨後,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過來!”

我跟着走過去以後,只見那活屍此時躺在地上已經一動不動了,我看着我師傅納悶的問道:“師傅,這活屍就這麼簡單就被解決了?”

柳三爺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看着我點了點頭說道:“已經被解決了,這活屍對於你師傅來說不算什麼,你師傅用的剪紙是咬人剪紙,具體叫什麼名字你得問你師傅了,這剪紙就是咬着這活屍的身體,將他體內那一口屍氣給咬出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如果是我們道家人的話,怕是真的做不到這一點,這屍氣如同怨氣一樣,必須吸出來纔可以讓他徹底的死去,因爲這種活屍和殭屍一樣,就是靠着一口氣活着的。”

我聽到這以後不禁有些驚訝的看着我師傅,我師傅衝着我笑了笑說道:“咱們巫術剪紙厲害的可比這多了去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行了,你先去敲門吧,讓他們家裏人出來吧,待會把屍體給燒掉,這屍體不能活在這裏。”

我跟着點了點頭以後,轉身便跑到身後老田他們家去敲門了,敲了半天以後,終於有人出來了,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他出來以後看了我一眼,很快,他就看到不遠處自己兒子的屍體了,跟着老淚縱橫的說道:“我,我兒子!”

下午看到的那個中年婦女聽見他的話以後也從房間裏跑了出來,他們走出來以後,話也沒理我,衝着他們兒子的屍體跑了過去。

我也跟着快步走了過去,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他們兩口子說道:“這屍體必須燒掉了,在不燒掉,真的會出事的。”

那中年男人顯然很識大體,他看到眼前這黑色的剪紙,還有自己兒子身上的符紙以後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臉上一臉悲傷卻難以掩飾。

而那中年婦女擡起頭看着我師傅有些不死心的問道:“專家,我兒子的屍體真的要燒掉嗎?” 131 神祕的南傲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